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四十八章 别后重逢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微微一顿,又道:“至于昭妹的话,她师父‘碧池玉莲’易前辈,有封书信,要她面交邪神厉前辈……”
  长离一枭接口道:“不错,秋妹、昭妹‘师出有名’,可以跟小兄弟结伴同行前往‘长离岛’……”
  一指墙沿处的倩倩姑娘,问道:“战兄,倩姑娘又如何呢?”
  倩倩脸上又红又热……一抬头,很快又垂了下来。
  红面韦陀战千羽,两条浓眉微微掀动……又沉思了下,才道:“卫岛主,这件事你我两个老哥哥,要替小兄弟辛苦一次……待四弟、秋妹、昭妹从‘长离岛’回来,看他们情形如何,你我二人结伴往‘长离岛’一行……倩姑娘和四弟的婚事,咱们两个老哥哥,向‘邪神’厉前辈婉转面陈。”
  经过数天的准备,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战千羽两个老哥哥,决定明天送小兄弟姜青,和秋妹、金昭两人,往海口“大浪岩”下船……
  他们正在谈着时,老门房战贵急匆匆的奔进大厅,忘了上前施过一礼,结巴巴的向战千羽道:“老……老爷,老……老太爷来……来啦……”
  战千羽一瞪眼,道:“战贵,我看你越来越糊涂了……‘老爷’就是‘老爷’怎么是‘老老太爷’……”
  战贵指了指大厅外,比手划脚道:“一……一点不错,是老……老太爷……,就……就是上……上次来的那位老……老太爷……”旁边姜青听到这话,突然想到那回事上,就即向战贵问道:“战贵,是不是上次赏你们,每人一块六角形蓝宝石的那位老人家?”
  战贵连连点头,道:“不错,正是这位老人家……可能是从‘长离岛’来此,后面还有夏姑娘、金姑娘……她们臂……臂弯里都抱了一个孩子。”
  战千羽倏然从坐椅站起,大声吩咐战贵道:“战贵,传话下去,三进大门全开,恭迎‘邪神’厉前辈……”
  转过脸,向厅上众人道:“我等快去恭迎他老人家进来!”
  外面传来格格格张开三进大门的声音。
  由红面韦陀战千羽带头,姜青、长离一枭卫西、大旋风白孤、彩莺于秋秋、银枝寒梅金昭、玉面罗刹谷真、祝颐、和鲍玉两对太妇,和倩倩姑娘等众人,纷纷出大厅恭迎邪神厉勿邪。
  战府大门前,站着一位老人家……
  这位黑袍老人,清瘦而坚毅的面庞上,有着一片令人颤栗而浩然的光辉,那双眸子开合之间,精芒闪闪,如金蛇电光……这正是天下武林一代宗师“邪神”厉勿邪。
  邪神厉勿邪后面,站着两个年轻美丽的少妇,各人臂弯抱着一个粉搓玉琢,哑哑欲语的幼儿……
  这两人正是金玲玲,和夏蕙……她们臂弯里的孩子,就是姜青的宁馨儿。
  红面韦陀战千羽率领众人出来外间,向邪神厉勿邪跪地恭迎……
  战千羽跪地一礼,道:“晚辈战千羽带领武林同道兄弟妹子,叩见前辈江伯大人。”
  邪神厉勿邪连声道:“快起来,快起来……战贤侄,老夫不敢受你们这等大礼。”
  众人起身,站下一边。
  姜青走近前道:“爹,您老人家好,青儿好久没有向您问候!”
  邪神厉勿邪呵呵朗笑道:“青儿,爹一点不怪你,你不是在你大哥家中闹着玩着……掌管天下江湖‘飞燕楼’的文秋尘,回来‘长离岛’向爹说,你在江湖做下轰轰烈烈的事,这就难怪你不能回‘长离岛’了。”
  文秋尘是长离一枭卫西重用的一位居士,筹划江湖各地“飞燕楼”大小事件。如若长离一枭卫西离开“长离岛”就由文秋尘替代执行一切事宜。
  是以,姜青和长离一枭虽然不在“长离岛”,但邪神厉勿邪对两人在中原江湖的情形,却十分清楚。
  邪神转过身,指金玲玲、夏蕙两人笑道:“青儿,玲丫头,和蕙丫头,替你生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娃娃!”
  姜青急步走来两位娇妻前……
  金玲玲笑着一努嘴,道:“青哥,你出来外面,就忘了咱和蕙妹啦!”
  姜青含笑道:“你刚才不是听爹说了!”
  姜青走来夏蕙这边,逗弄她臂弯里的孩子。
  夏蕙道:“这孩子叫‘瑜儿’,比玲姊的小宝贝‘琪儿’小十天,他是弟弟。”
  “‘琪儿’……‘瑜儿’……”姜青轻轻念出两个孩子的名字,脸上漾荡出初为人父的笑意。
  金玲玲嘻的一笑,道:“两个孩子的名字,都是爹取的。”
  邪神向三人道:“青儿,玲丫头,蕙丫头,有话慢慢再谈,咱们进去里面……”
  红面韦陀战千羽等众人,肃容请邪神厉勿邪,进入大厅。
  金楚楚牵了巧手鲁班鲍玉,急急上来见过姊姊玲玲。
  邪神厉勿邪坐下大厅座椅,战千羽把未曾谋面见过的人,替邪神一一引见介绍……
  “彩莺”于秋秋上前一礼,道:“于秋秋见过厉老前辈……”
  邪神厉勿邪看到这年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含笑道:“你就是‘彩莺’于秋秋?”
  秋秋裣衽一礼,道:“是的,厉老前辈。”
  厉勿邪笑道:“‘飞燕楼’文秋尘回‘长离岛’,几次曾提到你,说你功夫了得……你师承何人?”
  于秋秋道:“晚辈师承浙西天目山‘卧云岩’‘梅甸庵’‘玉真师太’……”
  “梅甸庵”……玉真师太……这七个字,听进邪禅厉勿邪耳里,骤然间,似乎时光倒转,跌进一页悠远的回忆中……
  他要获得一个具体、完整的事实,直唤于秋秋名字,问道:“秋秋,你……你师父俗家姓什么?”
  厉勿邪向于秋秋问出这话时,秋秋突然想到一件事上……
  当初自己随同青哥离“梅甸庵”时,师父交下一只翠绿玉镯。
  师父曾经这样叮咛:“日后见到邪神厉勿邪,他会告诉你,这只翠绿玉镯的来历。”
  于秋秋见邪神问这话,轻轻回答道:“恩师曾经告诉晚辈,她老人家俗家姓‘梅’,‘玉真’二字,亦是恩师原来名讳。”
  “‘梅玉真’?”邪神轻轻唤出这一名字,脸色神情接连数变……困惑、迷惘、苦涩,却又有一丝丝的甜意,轻轻自语道:“果然是她……她还在……”
  秋秋又道:“秋秋离‘梅甸庵’时,恩师交下玉镯一枚,说是日后见到邪神厉老前辈,他会告诉秋秋此玉镯的来历……”
  厅上众人静静听着……谁也不敢插嘴,谁也不愿意插嘴……不错,人生悲欢离合,都会发生在偶然的一刹那之间。
  邪神失去了原有的矜持,微微震荡了一下,道:“玉镯……秋秋,是不是一只翠绿色玉镯?”
  秋秋从贴身衣袋取了出来,双手呈上,道:“是的,厉老前辈,就是这只翠绿色玉镯……”
  邪神接过玉镯,掌腕微微颤抖。
  秋秋轻声道:“厉老前辈,能否告知秋秋,此玉镯的来历?”
  邪神俗语还休,最后,简短的道:“秋秋,此一玉镯,是昔年老夫给你师父的……”
  这两句简短的话中,却孕含了浓浓的“情”,苦苦的“意”……不堪回首话当初。
  他话题移转,问道:“秋秋,你口称‘恩师’,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秋秋轻声道:“秋秋自幼失怙,以师门为家,是恩师将秋秋抚养长大的。”
  邪神把手中玉镯,轻轻抚摸了几下,又交还给秋秋……
  驱散脸上的一层愁意,微微一笑,道:“秋秋,你离师门后,就跟你青哥一起,游侠江湖?”
  秋秋朝姜青这边望了眼,脸一红,轻声道:“秋秋离‘梅甸庵’时,恩师曾经说过,秋秋跟青哥在一起,相信以后厉老前辈不会见怪。同时,他老人家会替秋秋出个主意。”
  邪神轻轻“嗯”了声,朝抱着幼儿的玲玲、夏蕙两人看了一下,点点头,自语似道:“不错,这些年来,玉真应该取得她的‘补偿’,秋秋是她唯一的爱徒……”
  邪神目注秋秋,换了个称呼,道:“秋儿,老夫昔年亏欠了你师父,这是你师父的意思,老夫不想再次亏欠她……不错,你和你青哥,老夫应该出个主意!”
  秋秋脸蛋红红的,想说的话都已说了,缓缓移步,退到边上。
  银枝寒梅金昭近前一步,裣衽一礼,道:“晚辈金昭见过厉老前辈……”
  邪神含笑点头,道:“你是‘银枝寒梅’金昭,文秋尘回‘长离岛’也有提到你……江南武林‘红袖盟’掌门,一代前辈‘碧池玉莲’易道友的传人……”
  金昭脸上扬起薄薄的红云,轻声道:“回厉老前辈,家师有书信一封,吩咐金昭面呈你老人家……”
  邪神听来感到有点意外,就即问道:“金姑娘,令师嘱咐你传书老夫,为的何事?”
  金昭道:“家师禅房修书,并未说出信中内容,只吩咐金昭面呈厉老前辈……”
  邪神缓缓一点头,道:“你拿来我看……”
  金昭取出书信,双手呈上。
  邪神接过书信,拆开看去,脸色神情接连数变……似乎面临到一件十分意外,从来未曾想到过的事。
  抬脸一招手,道:“卫贤侄,战贤侄,且请过来!”
  两人微微一愕,移步走近前!
  邪神把手中信交了过去,道:“两位贤侄,这是‘碧池玉莲’易道友,给老夫的信,两位不妨出个主意。”
  金昭心中暗暗称奇……
  师父吩咐自己面交厉老前辈之信,这位老人家怎么又把此信传阅卫前辈、战大哥二人?
  两人前后把信看过……
  长离一枭哈哈一笑,道:“厉前辈,此事问到晚辈卫西身上,卫西认为‘天假其缘’有何不可……”
  红面韦陀战千羽朗声笑道:“不错,不错,难得,难得……厉前辈,‘千里姻缘一线牵’,‘碧池玉莲’易前辈有此美意,难道您拒之千里之外?”
  邪神沉吟了一下,道:“只是——”
  朝金玲玲、夏蕙、于秋秋三人投过一瞥。
  长离一枭一笑,道:“厉前辈,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吾等又何必‘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邪神缓缓一点头,向金昭问道:“金昭,你师父易道友信中,有意将你许配给我义子姜青,你可愿意?”
  金昭红着脸,轻轻道:“回厉老前辈,师父之谕,不啻父母之命,金昭听凭师父和厉老前辈之意。”
  邪神沉思了一下,把姜青叫近前,道:“青儿,刚才话你都已听到,现在问问你意下如何?”
  姜青脸上有点发热,旋即朝玲玲、夏蕙两人望了眼,道:“爹,青儿一切由您老人家作主……只是玲妹,和蕙妹她们……”
  邪神一点头,道:“不错,听听这两个丫头的意思如何?”
  夏蕙低头沉默不语。
  金玲玲轻轻接口,道:“爹,咱和蕙妹全由您老人家意思……”
  他们在谈时,大厅墙沿有个怯生生的人儿,不时地朝这边看来……她是倩倩姑娘。
  一个年轻女儿家,除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外,自己哪能启口说这档子事?
  长离一枭见秋秋、金昭两人之事,获得一个圆满解决,旋即朝红面韦陀战千羽投过一瞥。
  战千羽接触长离一枭卫西投来视线,已会意过来。
  两人在邪神面前,双双跪了下来……
  邪神诧然一怔,道:“两位老贤侄,有话只管说,何必行此大礼?”
  长离一枭道:“‘君子成人之美’,望厉前辈玉成其事……”
  红面韦陀战千羽接口道:“吾等忝到小兄弟姜青‘老哥哥’,关心到另外一位姑娘身上!”
  邪神一惊一奇,扶起两人,道:“卫贤侄,战贤侄,青儿还有……”
  长离一枭点头道:“是的,厉前辈……”
  战千羽把倩姑娘叫近前,指着黄倩倩,说出姜青当初舍命相救,后来黄家老夫妇替姜青立下“牌位”恭祭,女儿倩倩奉父母之命抱“牌位”成亲,以报答姜青从暴徒手中,救下一家三口的大恩……
  长离一枭接口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后来小兄弟又遇到黄家老夫妇,和倩倩姑娘,老夫妇俩才知道小兄弟当时并未坠山而死……”
  微微一顿,又道:“倩倩姑娘原是抱小兄弟牌位成亲的,老夫妇见小兄弟活生生尚在人世,就提到这件婚事,由于厉前辈尚未知道此事,小兄弟不敢答应下来……”
  红面韦陀战千羽接口道:“‘一龙五凤’,平添人间一桩美事,请厉前辈玉成倩倩姑娘与小兄弟的这件婚事。”
  黄倩倩脸蛋儿羞得红红的,抬不起头来。
  邪神缓缓一点头,向倩倩问道:“倩姑娘,青儿前后已有四房媳妇,你可愿意做他妻子?”
  倩倩红着脸,轻轻道:“倩倩但愿白头偕老,长相厮守,不计名份。”
  邪神目光投向姜青,道:“青儿,倩姑娘有这份心意,你的意思呢?”
  姜青脸一红,一笑道:“青儿谢谢爹,也谢谢倩妹。”
  凑成小儿女之间这桩美满良缘,邪神厉勿邪含笑点头……
  老人家突然收起脸上笑容,向长离一枭卫西道:“卫贤侄,为了青儿婚姻之事,要你和战贤侄多多费神,现在老夫要谈到你自己一件事上……”
  长离一枭微微一怔,问道:“不知厉前辈所指何事?”
  邪神道:“你是东海长离岛第一代岛主……有了第一代,显然有第二代,第三代,连绵不绝……”
  目注长离一枭,问道:“卫贤侄,你是否已有第二代继承者的准备?”
  长离一枭虽然话已听进耳里,但无法会意过来……这位厉前辈所指的用意何在。
  可是不能不给这位老人家一个回答……一副无可奈何,却又乐天知命的神情……一笑道:“多蒙厉前辈的关注,卫西福悭命薄,虽然年岁七十有余,却无后人……长离岛第二代岛主,也就随着烟消云散了!”
  邪神微微一笑,侧过脸,道:“蕙丫头,你过来……”
  夏蕙似乎已知道怎么回事,臂弯抱着瑜儿,含笑走近过来。
  邪神一指夏蕙怀中宁馨儿,向长离一枭卫西道:“这孩子原来姓‘江’,老夫之意将他易姓为‘卫’,亦即是日后长离岛第二代岛主……”
  长离一枭卫西,悍然震住……敢情他虽绝世聪明,却也未曾想到这样一件事上。
  邪神向边上姜青问道:“青儿,你是瑜儿之父,他娘已经答应,你意下如何?”
  姜青未作短暂的迟疑,连连点头,道:“爹,您老人家所说,青儿也正有此意……卫前辈对孩儿,似弟如徒,青儿视卫前辈,亦兄亦师……”
  邪神含笑一点头,道:“这就行了……”
  视线移向长离一枭卫西:“卫贤侄,这孩子现在由他娘蕙丫头照顾抚养,等瑜儿人事开窍,再回到你身边……”
  扑通一声……长离一枭卫西,在邪神厉勿邪面前跪了下来……
  垂首嗫嚅道:“厉前辈,您对卫西这等恩慈,这等照拂,卫西不敢挂于嘴唇,心头永存‘感激’两字!”
  邪神把他挽起,含笑道:“‘人之予我,我之予人’……卫贤侄,你对青儿的照顾、关怀,今日老夫有此主意,说来并不过份。”
  长离一枭走来夏蕙跟前,朝他臂弯里的宁馨儿,看了又看……
  最后,很费力的道:“蕙丫头,孩……孩子让咱卫西抱一抱,好吗?”
  夏蕙脆生生一笑,把怀里的瑜儿送了过去。
  长离一枭把瑜儿抱进怀里……
  敢情,长离一枭卫西曾用一把不起眼的纸扇,把“鹿鸣帮”掌门人“獠牙文魁”曲池,杀个马失前蹄,倒挂阵头!
  但,眼前怀里抱着瑜儿,却是感到笨手笨脚,“艰辛”
  无比。
  搂得紧了,怕伤了孩子的嫩骨……抱得松了,又怕孩子会滑落地上。
  长离一枭小心翼翼,慎审无比,把瑜儿兜在怀里。
  孩子小脸上,绽开天真无邪的笑容……长离一枭乐了……
  轻轻拍着瑜儿,道:“孩子,你快快长大,你是‘长离岛’的第二代岛主,义父将毕身绝技,传授于你,‘长离岛’发扬光大,在你身上。”
  这边姜青和金玲玲,在喁喁轻语,似乎在商量一件事,两人谈过一阵后,决定下来,来到邪神跟前……
  姜青含笑道:“爹,您老人家姓‘厉’,但孩儿却是姓‘江’……青儿跟玲玲的意思,您老人家的小孙孙‘琪琪’,让他姓‘厉’……”
  邪神听到这些话,感到很意外。
  边上玲玲接口道:“爹,琪儿姓‘厉’后,您老人家有厉家后代了。”
  邪神厉勿邪,见夫妇二人想出这样一个主意,听来十分感动……
  沉思了一下,道:“青儿、玲丫头,这是你们两孩子的一番孝心……但你们两个娃儿都归了外姓,将来谁续江家的香火?”
  姜青和玲玲尚未回答……
  旁边大旋风白孤,冒出一句,道:“厉前辈,你别想得那么远,老四有了五个老婆,还怕不下十个八个‘蛋’?”
  玲玲听来脸上一阵红热。
  姜青点头接口道:“爹,二哥说得很对,青儿以后不愁没有江家的香烟后代……”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厉前辈,这是四弟和玲妹的一番心意,您老人家答应下来才是。”
  邪神缓缓颔首,道:“难得你们有这份孝心。”
  大厅上谈话的话题,渐渐移转……
  邪神道:“上次文秋尘回‘长离岛’,说是‘天地门’给你等一举歼灭……”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却是美中不足……‘天地门’掌门‘梵谷樵翁’耿策,给他漏网逸去……”
  长离一枭卫西,把耿策逸走九华山莫怀谷后的情形,说了一下,接着道:“据‘鹿鸣帮’掌门‘獠牙文魁’曲池所说,耿策已去点苍山落雁峰‘玉泉洞府’,他师父‘魔圣’乙休子那里……”
  邪神厉勿邪道:“‘天地门’歼灭,小老儿耿策挨上这记闷棍,现在找去他师父乙休子处,这件事就不能算完的了。”
  长离一枭点头道:“厉前辈说得不错……”
  大旋风白孤道:“厉前辈,咱们把‘魔圣’乙休子这个贼魔头除掉,那才算天下太平啦!”
  长离一枭又道:“小兄弟姜青本来准备明天启程‘长离岛’,觐见厉前辈,把最近江湖情形告诉您老人家……您老人家和玲妹、蕙妹二人却来了。”
  邪神厉勿邪道:“六十年前,‘菩提会’这桩公案未了,乙休子这魔头,让老夫来收拾他……”
  话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上,朝“彩莺”于秋秋这边望了眼,问道:“卫贤侄,据你等估计,若乙休子师徒等找来杭州,该在什么时候?”
  战千羽接口道:“其中主要‘点子’是乙休子么徒‘玉哪咤’金羽,三年多前,在‘大渡口’跟四弟结下仇恨……”
  一顿,又道:“据我等所知,‘玉哪咤’金羽去了青海密鲁山‘无云谷’……”
  他把金羽和“梦涛居士”唐豪之间的情形,简要的说了一下后,又道:“金羽虽然会遭‘梦涛居士’唐豪所拒,但他从青海回来江湖,需要一段时间……”
  邪神接口道:“战贤侄,照你如此说来,乙休子师徒等三人,短时间内,还不会露脸?”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不错,晚辈有这样的想法。”
  邪神厉勿邪视线投向姜青、秋秋两人身上,道:“青儿、秋儿,明天你两人陪伴老夫出去一次……”
  两人听到这话,感到有点突然……
  姜青不禁问道:“爹,明天你去哪里?”
  邪神厉勿邪若有所思的顿了顿,才指向“彩莺”于秋秋这边,道:“去浙西天日山‘卧云岩’一行……看看秋儿的师父梅玉真……”
  现在于秋秋与姜青之间,已有了个名份,秋秋跟着姜青的称呼,向邪神道:“爹,你去‘卧云岩’‘梅甸庵’见咱秋秋的师父?”
  邪神点点头,带着一丝伤感的口气,道:“是的……秋儿,岁月的消逝,你师父年寿,已在百龄之上了……”
  姜青诧然怔了一下,道:“爹,玉真前辈一点没有老态龙钟的模样,看去像个五十左右的妇人家。”
  邪神厉勿邪道:“梅玉真内家修为,已达炉火纯青之境,才使她驻颜不衰。”
  三人取道往浙西天目山而来……
  邪神厉勿邪含笑问道:“秋儿,你如何会认识你青哥的?”
  秋秋见厉勿邪问到这件事上,头垂得低低的,脸蛋儿火辣辣红热起来。
  姜青一笑,接口道:“青儿第一次见到秋妹,开口就是‘臭小子,野男人’……手上缅刀一闪,一招‘眉中点赤’,照准青儿眉心点来……”
  虽然已是一页逝去的往事,但听进邪神耳里,亦不由诧然怔了一下……瞪直眼问道:“秋儿这是怎么回事?”
  于秋秋羞涩一笑,道:“爹,这是三百年前老帐,还提它干吗?”
  姜青把当时迷失天目山,误入卧云岩,遇到秋秋师徒两个的经过,告诉了这位老人家。
  邪神含笑问道:“秋儿,现在你会不会再使出‘眉中点赤’一招,向你青哥眉心点去?”
  秋秋脆生生笑道:“才不会啦!”
  晓行夜宿……这日,三人攀登天目山而上。
  于秋秋在天目山卧云岩,消磨了十六年岁月,显然对这里一带的形势,山径十分熟悉……
  遥手一指,道:“爹,再往西行,不久就是‘卧云岩’啦!”
  邪神厉勿邪轻轻“嗯”了声……
  虽然一个年寿两甲子的老人,已是“古井不波”,但此番天目山之行,却在古井中抛下一颗细石,泛出皱皱浪波来。
  三人并未施展轻功,但以他们轻快的脚程,似乎没有多久,已来天目山的西端……
  秋秋朝向峰腰一座苍翠浓荫处一指,道:“爹,穿过下面那树林,就是卧云岩的‘梅甸庵’啦!”
  邪神厉勿邪微微点头,替代了给秋秋的回答。
  三人来到峰腰越过树林……前面幽静清雅,世外桃源的“梅甸庵”,已遥遥在望。
  于秋秋一个箭步,身形荡空激落处,已抵“梅甸庵”前,推开庵门而入。
  不多时,秋秋手挽一个年纪五十左右,脸肤嫩白红润的尼姑出来……就是玉真师太。
  也就在这时候,邪神厉勿邪和姜青,已走近前。
  玉真师太虽然脸上带着一缕笑意,嘴唇微微起了颤抖,轻轻吐出一缕声音,道:“刚才秋儿说,你来了……还有青儿……”
  邪神厉勿邪含笑点头道:“是的,秋儿说后老夫才知道你的情形,所以前来看看你……”
  姜青上前向玉真师太见过一礼。
  玉真师太一份浓浓的感触下,轻声道:“天松、青儿,里面坐……”
  姜青这时才知道,义父原来名字是“天松”,并非现在“勿邪”两字。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