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二十七章 雷电风雨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姜青微微一笑,道:“四位壮士示下名号,找上区区姜青,不知有何赐教?”
  刚才向红面韦陀战千羽招呼的中年人,道:“在下‘沉雷’洪峰……”
  接着指向同来的三人,道:“这三位是‘闪电’凌皓……‘飙风’阿木都……‘劲雨’堪布……”
  长离一枭听到这四人名号,不由暗暗感到诧异,称奇:“雷、电、风、雨”江湖传闻是“塞外四雄”,跟此地江南武林,遥遥相隔……难道跟小兄弟姜青,结下过节仇恨?
  “沉雷”洪峰又道:“久闻‘火云邪者’姜青,乃是一代前辈邪神厉勿邪传人,吾等四人来自大漠草原,此番前来一会,想在尊驾手下,走上几招!”
  战千羽听到这些话,心里却又一阵猜疑起来……
  这四个不速之客来到战府,难道纯然是“以武会友”,找上四弟的?
  姜青问道:“敢问四位,师承哪一位武林前辈?”
  “闪电”凌皓道:“吾等四人,在拳掌兵器之下,与尊驾见个高下,至于师承何人,就不必问了!”
  姜青微微一点头,但他跟红面韦陀战千羽,想法却是完全不一样……
  这四人行藏诡秘,不提师门,可能另有其他的内委曲折。
  “飙风”阿木都虽然穿的不是汉家衣着,一口汉语说得却是十分顺口……接口道:“咱们就在外间找个合适的地点,与‘火云邪者’姜青,手下走上几招……”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不必找去外面,战宅后面有块一二十丈见方空地,不妨就在那里见过高下……”
  长离一枭想到一件事上,向“沉雷”洪峰,道:“洪壮士,你等四位,我小兄弟姜青只是一人……如何照面交手?”
  “沉雷”洪峰还不知这个文巾儒衫的老者,口称“火云邪者”姜青“小兄弟”是何等样来历,是以直截地问道:“依尊驾之见……”
  长离一枭道:“双方各占四人,姜青也是四人之一,一对一,单独较量,如何?”
  “沉雷”洪峰目注“闪电”凌皓等三人一瞥,点点头,道:“不错,我等就是一对一,见过胜负!”
  红面韦陀战千羽带领众人,来到战宅尾端,“马厩”后面的空地上。
  这边长离一枭,把姜青、大旋风白孤、彩莺于秋秋,和银枝寒梅金昭四人,叫来一边,悄悄数语。
  四人似已领会,各个微微点头。
  “沉雷”洪峰等四人,也轻声谈了一阵。
  只见“劲雨”堪布,一提长可及膝的对襟褂子,微一掠身,身形已飞到空地中央……
  堪布使个“金鸡独立”之势,握一根“齐眉棍”在掌中,向战千羽等这边,施过一礼,道:“哪位要来领教?”
  战千羽等这边,只见行影闪晃,“银枝寒梅”金昭像头彩凤似的,已翩然而下……
  手中“青霜剑”一横,道:“‘银枝寒梅’金昭,前来一会高手!”
  “劲雨”堪布一声:“来得好!”
  把齐眉棍一提,一式“蛟龙入海”,直向金昭中盘点来。
  银枝寒梅金昭,不慌不忙!
  于是——“青霜剑”一沉,压住棍头,“嘶”的剑风声中,沿着棍把,直向对方腕肘虎口削去。
  堪布猛然一惊……
  急急一个转身,退后半步,就势一沉棍,“呼”的一声,朝向金昭脚踝处,横扫而来。
  金昭一提真气,足尖一顿,身形拔起七尺,堪堪避过一棍……
  嘴里娇叱一声:“着!”
  青霜剑向前一送,直向“劲雨”堪布咽喉刺来。
  堪布一棍扫空,已知形势不妙……
  他用了一招“倒栽垂柳”之式,用力封住对方剑身,就在扬棍一荡之下,自己可以蹿身闪开!
  但,“银枝寒梅”金昭,岂是江湖等闲之辈所能比拟,“劲雨”堪布这一招,用在别人身上,或许可以得逞,现在遇到金昭,就别想占到一点便宜……
  金昭这套“驭影回天剑”剑法,乃是学自师父武林一位稀古前辈“碧池玉莲”易玫,岂能含糊!
  金昭送前一剑,可虚可实,是个“投石问路”剑法……
  堪布才一扬棍,银枝寒梅金昭,皓腕倏然一沉一式“流水循回”递出……
  剑峰一划,横里一挑,“唰”的一声,“劲雨”堪布左肩处,连衣带风,划出一条“血槽”。
  诚然,这个“维吾尔族”的堪布,不会知道这年轻女子的师门来历!
  更不会知道银枝寒梅金昭,在江南武林中的身份、地位……
  她是天下武林最年轻,也是最美丽的掌门人……“红袖盟”掌门。
  堪布发现这年轻女子的剑法,如此神速,如此诡秘,想要闪身挪移,左肩头已划出一条三寸长的血槽。
  敢情,“驭影回天剑”剑法中“流水循回”这一招,是剑尖由敌人左肩,平向右肩……
  两肩之间是颗脑袋,这一“平”,这颗脑袋留不下来了。
  是以,“流水循回”是“摘脑袋”的一招。
  长离一枭等这边,都已知道银枝金昭,下手留情,点到为止……
  不然,“劲风”堪布,血溅七尺,身首异处,已横尸地上。
  “塞外四雄”中,“沉雷”洪峰与“闪电”凌皓两人,已看出对方这年轻女子,出手留情,不下毒手,招式一变,仅在他们四师弟肩上,划出一条血槽而已。
  银枝寒梅金昭见这维吾尔族男子,右手按上左肩受伤处,两眼直直地望着自己……
  金昭嘻地一笑,道:“你可以退下去啦!”
  她说过这话,娇躯一晃,翩然回到自己这边。
  堪布退下,“飙风”阿木都纵到场子中央,指着金昭这边,道:“那位姑娘身手不凡,咱‘飙风’阿木都,陪你走上几招……”
  阿木都话未了,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影一晃,站下一个俏生生的身形……身法之快,自己生平所未见。
  一缕脆生生的声音在道:“喂,阿木都,咱‘彩莺’于秋秋,陪你几招就是啦!”
  阿木都定眼看去,是个比刚才那个更年轻的女子……
  虽然尚未照面交上手,对方有这身轻功身法,显然绝非等闲之辈。
  一响呛啷啷之声,阿木都亮出随身兵器“链子锤”……
  链子锤顾名思义,是一条链子拴上的钢锤的兵器。
  阿木都一声轻叱:“姑娘,看招……”
  链子锤兜面一晃,一式“慧星赶月”,直向于秋秋面门打来。
  于秋秋一声:“来得好!”
  “龙渊剑”剑脊一格,一响“当”的金铁交鸣声,链子锤已挡了回去。
  阿木都发现对方这记硬招架上,自己肘腕发酸,虎口震得发热发烫,端的吃惊不已……
  对方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竟有这等威猛无比的劲力!
  阿木都腕把一沉,双锤齐发……一走对方胸腹,一袭“太阳穴”。
  彩莺于秋秋娇躯闪晃,一个流水步,腾向五六尺的后面!
  阿木都双锤走空……一声吼喝,链子锤再演绝招,翻翻滚滚,上上下下,舞了一个风雨不透。
  只见前后左右,都是一片流星锤的影子……朵朵金花,漫天飞舞。
  “彩莺”于秋秋,也把一套“寒水沉羽剑”剑法,施展出来……
  只见万朵金花,卷住一条银龙似的光影,挥挥霍霍,夺月生光。
  双方这一照面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战到炽烈之际,彩莺于秋秋突然卖个破绽,身形一纵,拔起一丈多高,落向场子一边。
  飙风阿木都以为对方后力不继,挡不住自己链子锤,怯战而逃。
  一声吼喝,一个连环跃步,蹿了过来……腕把一翻,链子锤疾如流星,直向凌空尚未沾地的于秋秋打去!
  这边金昭看得暗暗一怔……
  秋妹怎地突然把身形纵起这么多高,自露破绽,授人以隙,岂不吃亏?
  但彩莺于秋秋已胸有成竹,并非是银枝寒梅金昭所想的那回事——
  就在她身形纵起之际,已把当初“铁翎”岳奇所赠的仙家神兵“龙渊剑”,横锋紧握在手,一见对方链子锤电驰而到,立即“龙渊剑”横锋切下……
  这把“龙渊剑”吹毛截铁,犀利无比……平时秋秋用“龙渊剑”硬招架上时,生恐宝剑剑锋受损,都以剑脊挡上。
  这次使上断金切玉的“龙渊剑”剑锋,照准链子锤锤头削去,立即迎刃而断。
  那端断去的金锤,带着尺来长的一段链条,星飞电掣,划过半空而下。
  “飙风”阿木都,一锤断去,已无法再战。
  彩莺于秋秋,一个箭步来到跟前……
  阿木都生怕对方再招递出,连连往后跌退。
  于秋秋并没有衔尾再招接上,身形站定下来,努努嘴,道:“喂,阿木都,你手上兵器已给咱砸掉,咱不跟你再打啦!”
  娇躯一纵,退回场子边沿。
  “飙风”阿木都败在一个年轻姑娘家手里,如果对方宝剑再上一招,这条命就得留下……
  阿木都脸上一阵火热,也退了下去。
  “沉雷”洪峰看到这情形,心里起了一份感触,朝“闪电”凌皓注视一眼。
  闪电凌皓道:“师兄,这一场让咱凌皓来……”
  两臂一拱,已飘落场子中央……朝向长离一枭这边,拱手一礼,道:“在下‘闪电’凌皓,哪位高人前来一会……”
  长离一枭朝大旋风白孤一瞥,含笑道:“白兄,这一场由你来充数……”
  白孤见他话到这里,一点头道:“卫岛主,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咱白孤知道……”
  话到这个“道”字,身形恍若一头巨禽,暴递而起,飘落场子中,一笑道:“你叫‘闪电’凌皓,咱是‘大旋风’白孤,前来陪你玩几手……”
  凌皓对“大旋风”白孤这名号,听来并不陌生……昔年西南道上知名人物。
  一声:“有僭了!”
  双掌一提,身形微错,一式“金龙舒爪”,“砰”的一掌,直向白孤“华盖穴”劈来。
  大旋风白孤见此“闪电”凌皓,才一开步,一股绝猛无形掌劲,已飒然袭到,心头微微一怔。
  白孤江湖阅历,见闻老到……看到对方出手,架式,已知道这是一种外力见长,横练而成的“摩云穿山掌”掌法。
  白孤是个大行家……立即动用丹田一口真气,贯注全身,身形微微一挪。
  凌皓这记“摩云穿山掌”打出,正巧打上白孤前胸……
  一记硬招架上。
  大旋风白孤却是一丝一毫未见受伤,只是脚下马步,略略一晃。
  闪电凌皓,估不到这大旋风白孤,竟有此正宗绝顶的内家功力,不由猛吃一惊。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
  于是——
  白孤右掌冷电似的往上一穿……这一手叫“铁翎手”,专找对方脉门。
  如果闪电凌皓,一被沾上,他半个身体,立即交给对方,非仆即伤。
  但“闪电”凌皓,手上也有两下子……
  猛进一步,左手往上一扬,倏然身子一横,右手二指,骈列如戟,一式“老龙探珠”,向大旋风白孤“脉门穴”划到。
  这一招是以攻应攻,身手,部位若不灵活,受伤的还是自己。
  白孤果然抽身让步,同时脚下一错,“腾”的一声,旋风似的由凌皓左肩掠过。
  两人相隔丈外,凌皓用了这一手险招,才把自己救了回来。
  闪电凌皓,虽然知道“大旋风”白孤这一个称号,但并未照面交过手。
  这次照面对上,果然对方手法老练,名不虚传。
  大旋风白孤也发觉对方,身手还在刚才那两个“维吾尔族”年轻人之上。
  两人二次身形迫近,凌皓用了一手“雪梅缤纷”,虚向白孤面门一点一晃……
  掌锋才始发出,突然把身子一转,一阵旋风似的急转,左手一探,暗藏“摩云穿山掌”的劲力,直向对方下盘袭来。
  大旋风白孤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江湖”,当然不会让对方轻易得逞……
  一见对方转身,猛把身躯一煞,施了个“九品莲台”身法……右脚脚尖一旋一拔,身子跳后四尺,对方掌力又打了个空。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大旋风白孤一探身,反向凌皓猛截过去……
  左手三指成“铁扫帚”式,直点对方“曲池穴”。
  凌皓倏然一惊,急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扬,猛提内家功力,运布全身,挺起胸口,迎着对方三指撞去……
  打算运用自己横练的功力,把大旋风白孤的一只腕肘,腕骨震断……对方虽然不致丧命死去,也要落得一个终身残废。
  白孤见凌皓自持一身横练功夫,前来抵挡自己三指,却是来个将计就计……
  戟指向前一送,才始沾着对方胸前衣衫,倏然电掣似的缩了回来!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右手运用十成功力,成名绝学“卷龙掌”出手……
  一式“雪岭现虹”,由下而上,晴天焦雷似的劈出,“嘣”的一声,打个正着……
  白孤这一掌,力大无穷,浑劲十足,凌皓却是出其不意,身躯就若断线纸鸢,飞出两丈外。
  凌皓虽然练有一身横练功夫,没有伤着内脏,“砰”地摔落地上,却已跌得混身酸麻疼痛。
  大旋风白孤冲着凌皓,咧嘴一笑,道:“凌老弟,不会受伤吧?”
  两只手掌像沾上灰尘似的,挥了挥,回来自己这边。
  现在“塞外四雄”这边,只剩下“沉雷”洪峰尚未出手……
  洪峰来到场地中央,向长离一枭等这边,哈哈一笑,道:“‘大旋风’白孤竟有此本领,洪某佩服……‘火云邪者’姜青,你我兵器上比个高下如何?”
  姜青翩然而出,一笑道:“姜某不愿扫洪壮士雅兴,奉陪就是!”
  “沉雷”洪峰一响“铮锵”声,取出兵器……原来是一对海碗大小,金光熠熠的金环。
  姜青亮出“奔雷剑”,施个“朝天一枝香”之式,向洪峰道:“洪壮士赐教!”
  “沉雷”洪峰一声清叱,身形一长,旋风似的扑向姜青面前……
  右手金环平推,左手金环一递,虚实并用,直向姜青打来。
  姜青一声:“得罪!”
  微退半步,右手宝剑一穿一翻,猛向“沉雷”洪峰臂弯砍下。
  洪峰倏地一矮身,庞大的身躯一个扭转,抡起双环,反手直向剑身横崩过来。
  他这一下,要他姜青手中“奔雷剑”,崩飞脱手。
  姜青已知对方的这个打算!
  于是——
  剑身一沉,寒光一闪,落向洪峰下盘,剑尖猛扎对方小腹。
  洪峰双环走空,倏然右脚向前一探,旋风似的滴溜一转,闪到姜青背后,金环朝他后颈打来……
  姜青一缩身,闪开对方一招。
  双环一剑,打得火爆炽烈。
  “沉雷”洪峰要找回刚才三次败落的场面,把一身所学,集中在这对金环上……
  金光闪闪,上下翻飞,圆、转、磨、打、撞、勾、锁、破,一招一式,十分辛辣。
  姜青施展八八六十四路“玄门八卦剑”剑法,用来对付洪峰金环……
  这套剑法旋展开来,剑光如练……时而凌空高蹈,恍如神龙舞空,时而贴地流走,宛如银河泻星……
  身、形、步、眼、精、神、气、力,完全入了化境,用来对付这门外兵器的金环。
  双方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一连交手七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此刻,姜青闪身移向场子近边,洪峰由后面扑来,追到姜青背后……
  使个“蜻蜓三掠水”的身法,手中双环运足力量,双臂往外一抖,直向姜青背后打来。
  姜青身子还未闪转,洪峰双环已到……
  姜青使个“风摆垂莲”之式……底下马步原封不动,上半身悬空一扭,竟转了过来……
  手中“奔雷剑”,贴向对方双臂一卷……洪峰如不闪躲,双臂就要断去。
  洪峰闪身暴退!
  姜青剑走身前,转身一招,一个箭步朝对方当胸递去“玄门八卦剑”虽非快剑,但姜青这招出手,也是迅捷无伦!
  洪峰噔噔闪退,对方剑尖又电射而至……眼看已万难闪躲。
  姜青除非遇到杀不可赦之徒,非到万不得已,不妄开杀戒……同时,刚才已有长离一枭的嘱咐。
  于是——
  急忙用个“悬崖勒马”身法,硬生生收住宝剑,煞住踏出的箭步。
  姜青虽然收剑止步,“沉雷”洪峰的胸前,已经着上一剑,幸亏只是划破衣衫,只伤了少许皮肤。
  姜青纳剑入鞘,抱拳一礼,道:“洪壮士,姜某失手得罪了!”
  “沉雷”洪峰,对当前场面当然知道很清楚……对方剑下留情,点到为止。
  不然,此“火云邪者”姜青一剑递来,自己穿胸而过,已丧命在地。
  洪峰心念闪转,不禁喟然道:“姜大侠,某等技艺不如人,自取其辱……尊驾数位若非手下容情,某等已血溅七尺,命留此地了。”
  这时,长离一枭等众人,走近前来。
  红面韦陀战千羽含笑道:“洪壮士,‘以武会友’,不在胜负输赢,尊驾数位来自大漠草原,已是十分难得。”
  “闪电”凌皓等三人,也已来洪峰边上……
  凌皓听到战千羽这番话,不自禁之下,轻轻“哦”了一声……
  他感到十分意外,没有顾到长离一枭等众人在场,向洪峰道:“师兄,‘火云邪者’姜青等数位,不像‘玉哪咤’金羽所说的那种人物……”
  “闪电”凌皓此话,固然是向他师兄洪峰在说,但边上双方,都有听到……
  姜青听到从“闪电”凌皓嘴里,说出“玉哪咤”金羽这一名号,心头不禁暗暗一震……
  原来“沉雷”洪峰等四人,是经“玉哪咤”金羽的唆使,才找来杭州战府。
  金羽玩出这一套手法,跟“天地门”一模一样,同一“模子”。
  长离一枭哈哈一笑,向战千羽道:“战兄,洪壮士等四位,从远道而来,站着谈话,岂是待客之道?”
  战千羽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卫岛主说得有理……洪壮士等四位,大厅一坐如何?”
  洪峰抱拳一礼,道:“只是打扰尊府了。”
  战千羽等陪同洪峰四人,来到前面大厅,各个引见介绍过后,宾主坐下。
  长离一枭含笑道:“原来洪壮士等四位,是‘玉哪咤’金羽之友?”
  沉雷洪峰道:“金羽跟我等四人,谈不上这个‘友’字,只是见面认识而已……”
  姜青听到这话,又是暗暗嘀咕……
  仅是认识,并非有交谊的朋友,你等远自大漠草原,来此替他“卖命”?
  闪电凌皓一指姜青,换了个称呼,道:“我等奉师门之谕,来此探访姜大侠……”
  长离一枭正要开口问时,旁边姜青已接上问道:“凌道友,尊师是哪一位武林前辈……探访姜某是为了何事?”
  沉雷洪峰接口回答道:“家师结庐青海密鲁山‘无云谷’……号称‘梦涛居士’,名讳‘康豪’……”
  姜青听来大惑不解……
  “梦涛居士”康豪这一名号,自己仅是过去从“妙手回春”路月奇那里听到一次。
  据路月奇称,“玉哪咤”金羽去了青海密鲁山“无云谷”,“梦涛居士”康豪处。
  至于“梦涛居士”康豪其人,不但毫无恩怨过节,而且素昧平生,并不相识。
  现在康豪派了四个弟子,来杭州战府,摆出一副“兴师问罪”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敢情红面韦陀战千羽等,跟姜青也有同样的想法……
  战千羽问道:“洪道友,令师派下四位来杭州,探访战某四弟姜青,是为了何事?”
  沉雷洪峰怀着一丝感触的心情,道:“家师‘梦涛居士’康豪,是位仁厚善良,身怀绝技的佛门俗家弟子……平时少与外间交往、接触,我师兄弟等四人,是他老人家仅有的门人……”
  微微一顿,又道:“前些时候,‘玉哪咤’金羽携带他师父‘魔圣’乙休子亲笔书信,赴青海密鲁山‘无云谷’觐见家师……”
  长离一枭接口问道:“洪道友,金羽找去‘无云谷’康前辈处,是为了何事?”
  洪峰道:“‘玉哪咤’金羽呈上他师父亲笔书信……原来乙休子要请家师,传授他弟子金羽‘心门大法’……”
  “心门大法”这四个字,在场诸人中,可能只有长离一枭、红面韦陀战千羽和大旋风白孤三人,理会出其中含意。
  “心门大法”是以“心”驭“神”,一种超凡入圣的内家功力。
  “闪电”凌皓道:“‘心门大法’是家师秘门绝技,吾等四个师兄弟中,只有大师兄洪峰,学得‘心门大法’中,十之一二而已。”
  红面韦陀战千羽听来出奇,不禁问道:“凌道友,‘玉哪咤’金羽怎么如此冒失,携带他师父一封书信,要令师传其‘心门大法’?”
  长离一枭心念闪转之间,接口问道:“凌道友,令师‘梦涛居士’康前辈,与金羽之师‘魔圣’乙休子,早年是武林知己之交?”
  沉雷洪峰道:“家师曾向我等四名弟子,说出与‘魔圣’乙休子之间的渊源……”
  微微一顿,又道:“据家师说,‘魔圣’乙休子遍览古今奇书,精研岐黄之术……”
  长离一枭听到这话,突然想到一件事上……
  不错,当初“妙手回春”路月奇,这门杀生养生,惨无人道的医理,就是学自他师父乙休子所给的“天灯朝元录”秘籍。
  洪峰又道:“家师早年罹上一种疑难绝症,求医无助,后来是‘魔圣’乙休子治愈的……”
  凌皓接口道:“乙休子早年治愈家师疑难绝症,有恩于家师,是以吩咐弟子金羽赴‘无云谷’,要求家师以‘心门大法’传其弟子……”
  红面韦陀战千羽,听来感慨不已……
  “施恩不求报”……“魔圣”乙休子却是由于早年治愈“梦涛居士”康豪疑难绝症,竟吩咐弟子赴“无云谷”,学其秘门绝技“心门大法”。
  长离一枭问道:“令师是否答应‘玉哪咤’金羽,传其‘心门大法’之技?”
  洪峰道:“家师向我等四名弟子说……绝技一项,亦如武家瞩目,梦寐以求的仙家神兵,此乃‘怀德者居之’……如若操守不良,品德不全,即使学得稀世绝技,也会惹上杀身之祸……”
  长离一枭缓缓颔首,道:“不错,康前辈此话,真是金玉良言,武家应想到这一点。”
  洪峰又道:“家师对‘玉哪咤’金羽的要求,既未答应,也没有拒绝……问金羽,学得‘心门大法’后,又将如何?”
  姜青听到这里,已找出金羽向“梦涛居士”康豪的回答……
  那是旨在除掉金羽眼中钉,肉中刺的“火云邪者”姜青。
  他心念闪转,就即问道:“洪道友,金羽如何回答?”
  洪峰道:“金羽告诉家师,江南武林出现一批巨寇恶煞,江湖败类,但俱是身怀绝技之流……其中就以‘火云邪者’姜青为最!”
  姜青听到这话,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金羽学得绝技旨在对付自己。
  洪峰又道:“金羽向家师说,如能学得‘心门大法’将以‘替天行道’之心,除去这批江湖败类,澄清宇内,还我朗朗乾坤。”
  静静听着的大旋风,“哇”的冒出一声,道:“嘿,这小子,颠倒是非,诬陷善良!……”
  闪电凌皓道:“家师经‘玉哪咤’金羽说出这番话,听来确是入情入理,同时乙休子对他老人家,又有治病之恩……”
  红面韦陀战千羽道:“凌道友,任何一桩事实,又岂是乱朱成碧,将其是非颠倒过来的……来江南武林一探听,内委真相,不就完全清楚了!”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