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十九章 旷古奇书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长离一枭目注赵玉,道:“我问你话照实回答,不然,你就像‘库房’里的‘材料’一样……”
  赵玉连连道:“是,是……小的不敢有半点隐瞒。”
  长离一枭简短问道:“路月奇师门是谁?”
  倒卧地上的赵玉,见长离一枭问出此话,脸色一怔,欲语还休,沉默下来。
  长离一枭冷然一笑,道:“赵玉,这是路月奇不愿给外间所知道的秘密,但你却知道,不敢轻易说出嘴来,是不?”
  赵玉呐呐道:“这位老……老英雄,小的追随路爷一二十年,路爷吩咐过,任何人跟前,不能提到他的师门来历……”
  长离一枭接口道:“不然呢?”
  赵玉道:“路爷知道此事,就没有命了!”
  长离一枭,一笑道:“赵玉,此刻你落入某等手里,你想死,想活?”赵玉脸肉起了一阵抽搐,半晌,才极不愿意的轻轻道:“路爷今年七十多岁,乃是早年一位武林前辈,‘魔……
  魔圣’乙……乙休子的入室弟子……”
  长离一枭听到这话,不由暗暗一震……
  如果现在赵玉所说,真有其事……那“天地门”掌门人“焚谷樵翁”耿策,“玉哪咤”金羽,跟此路月奇,是同门师兄弟。
  旁边姜青听到赵玉这一个回答,却是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三人找来这里,原来要除掉一个加害无辜,“杀生养生”的路月奇!
  却在阴错阳差之下,这个路月奇,原来还是“魔圣”乙休子的入室弟子。
  当然,长离一枭相信赵玉,不会替路月奇编造出这样一个师门来历。
  同时“魔圣”乙休子的年寿,和他武林中的辈份,和邪神厉勿邪相差无几,如果赵玉真是空穴来风,信口而出的话,不会扯到“魔圣”乙休子这样一个人物身上。
  长离一枭缓缓颔首,又道:“赵玉,老夫再问你一人……”
  赵玉瞪直眼,呐呐道:“谁……是谁?”
  长离一枭朝姜青望了眼,向赵玉问道:“你可知‘玉哪咤’金羽此人?”
  赵玉惘然摇摇头,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老英雄,小的知道的事,才能说得出口来……你所指的‘玉哪咤’金羽,这名号小的第一次听到,你不相信,小的也只有认命了!”
  长离一枭微微一点头……
  从赵玉说话的神情看来,不像是隐瞒不说……他已把视作禁忌的主人路月奇师门来历说了出来,关于金羽的情形,似乎没有隐瞒的必要。
  姜青接口道:“赵玉,现在某等再问你一件事,这个相信你不会不知道的……”
  赵玉眨动眼皮,问道:“少侠问的何事?”
  姜青道:“你主人路月奇,住在这座巨宅的哪一厢,哪一间房舍?”
  赵玉想了一下……
  一手指着“库房”通向进深处,道:“从那边一扇门出‘库房’,上面是一座庭院。庭院东端有扇月洞门,出月洞门有座楼房叫‘碧华楼’……路爷的书房,卧室,都在‘碧华楼’。”
  姜青见他有条不紊说出这些话,相信不会是假。
  赵玉话落,姜青一声:“谢了!”
  就在这“了”字出口的刹那,戟指疾吐,点上赵玉的“晕穴”。
  三人从“屠人场”的地窖,照着刚才赵玉所说,从另一条石阶拾级而上。
  梯口铁门并未上锁,悄悄拉了开来。
  三人纵目回顾一匝,星月光亮之下,是座美仑美奂,幽致清丽的庭院。
  于秋秋遥手一指,道:“卫前辈,那边有扇圆滚滚,张开的门,该是那赵玉所说的‘月洞门’了!”
  长离一枭道:“吾等走去一看……”
  三人走来月洞门,探头朝月洞门里端看去……
  里面是个花树扶疏,幽香轻送的花园,花园深处,有一栋二层建筑的楼房。
  长离一枭指着那栋楼房,悄声道:“那栋房子,可能就是赵玉所说的‘碧华楼’……”
  姜青投过一瞥,道:“卫前辈,楼上还有烛火光亮,从纸窗透出来!”
  长离一枭眼神闪转,略一思忖,道:“小兄弟,你与老夫入楼一探……”
  目光投向于秋秋:“秋妹,你在外间‘把风’……这里是杀人不眨眼,屠害无辜的‘人间地狱’,对付这等人,你下手不必容情……”
  于秋秋一点头,道:“卫前辈,咱知道!”
  手执“龙渊剑”,隐入在树后面。
  长离一枭和姜青两人来到“碧华楼”前,见楼上还亮着灯光,扶摇暴递而上,在绝无声息之下,已攀登回绕楼沿的阳台。
  长离一枭手指蘸上口水,黏上纸窗,剔开一口丸粒大的小孔,单目朝里面看去……
  这是一间书房,桌边太师椅上,坐着一个马头脸,年有七十开外,削瘦的老者。
  桌上摊着一堆文件,这老者似乎整夜在处理这些重要文件。
  眼前虽然没有人“引见介绍”,长离一枭看到书房里这老者,相信就是有“妙手回春”之称的路月奇。
  长离一枭伸出一掌,按上纸窗扣环,输出一股无形内家罡气,绝无声息之下,纸窗分向两边张了开来。
  静悄悄的夜晚,书房太师椅上的路月奇,居然毫无惊觉,房里已飘进两个不速之客。
  长离一枭轻轻“咳”了声……
  路月奇蓦然抬起头来,发现纸窗张开,书房里来了一老一少……
  那年轻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冷芒如电的宝剑。
  路月奇先是一惊一凛……倏然,朗声笑了起来,道:“两位夤夜来此,不知有何贵干……嘿嘿嘿,如有需求,只管示下,路某平素最爱交住江湖中朋友!”
  长离一枭,一笑道:“路大夫真个快人快语,某等两人来此,真是有所需求……”
  路月奇“嘿”声一笑,道:“多少?”
  长离一枭竖起一指,道:“一条……就够了!”
  “‘一条’?”路月奇听来称奇……金银不是以“条”称数,不禁问道:“尊驾所说‘一条’,又指什么?”
  长离一枭冷然道:“某等二人今夜来此,要你路月奇一条命……”
  路月奇一声轻“哦”,左手掌指,按下横桌一端……
  姜青戟指疾吐,一式“分筋错骨”,势若冷电,落到路月奇身上。
  路月奇一声轻吼,从太师椅滑落地上……
  姜青一手把他揪起,让他坐上椅子。
  眼前姜青出手的“分筋错骨”,跟过去两名“鹿鸣帮”
  中人的出手,显然不能同日而语……
  尺寸、部位、手法、轻重,都有一定准数……以姜青内家造诣,出手稍重,路月奇得活活受折膳而死。
  但,至少眼前,两人还不想马上取出路月奇的这条狗命。
  是以姜青这一出手,必须恰到好处……不能在路月奇忍受不住下,暴毙去世。
  路月奇掌指按下横桌一端,相隔不多久,楼下花园一响吆喝声起……
  接着,一阵凄厉刺耳,出自死亡前的哀叫声,响起,周遭又冷寂下来。
  路月奇靠坐在太师椅背上,熬忍着“分筋错骨”的折磨,额上汗水滴滴流下……呐呐道:“两……两位是谁?路某回忆中,还……还是第一次见……见面,因……因何要路某之命?”
  长离一枭道:“区区‘长离一枭’卫西,是东海‘长离岛’岛主……”
  一指旁边姜青:“他是区区小兄弟‘姜青’,武林中给他一个称号‘火云邪者’……”
  路月奇两眼直直地暴瞪出来,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嘴里在道:“‘长离一枭’卫西……‘火云邪者’姜……姜青……”
  长离一枭一点头,道:“不错……区区问你几句话,你如不想受活罪,干干脆脆回答,不然……”
  路月奇受姜青“分筋错骨”所制,两眼已失去往常的神采……眼皮眨动,道:“卫……卫道友,你……你要路某说些什么?”
  长离一枭道:“路月奇,你师承皖东点苍山落雁峰‘玉泉洞府’,‘魔圣’乙休子?”
  路月奇像胸窝结结实实挨上一拳,身形起了一阵震荡,本来想问:“你等如何知道?”
  但却改口点头,道:“不错,路某师父是这位老人家。”
  姜青问道:“路月奇,‘玉哪咤’金羽,‘天地门’掌门‘梵谷樵翁’耿策,是你同门师兄弟?”
  路月奇失神的目光,朝他望了一眼……点点头替代了回答。
  姜青又问道:“‘玉哪咤’金羽,现在何处?”
  路月奇迟疑了一下,才道:“小师弟金羽,已去青海密鲁山‘无云谷’,‘梦涛居士’康豪前辈处……”
  姜青故意问道:“你在此地杭州附近,又如何知道皖东‘玉泉洞府’情形?”
  路月奇眼前已受制于人,心里虽然不想回答,但知道活罪难熬,只有照实说了出来。
  “路某每年带些金银回‘玉泉洞府’,觐见师父一次……
  前些时候去‘玉泉洞府’,经师父说后,才知小弟金羽,已去了青海……”
  边上长离一枭听到这话,已知道路月奇在这里干此伤天害理勾当,可能出于“魔圣”乙休子的授意……是以路月奇才每年携带金银,回去“玉泉洞府”
  孝敬师父。
  长离一枭心念闪转,接口问道:“路月奇,你师承‘魔圣’乙休子,乃是武林中人物,何处学来这手杀人养生,天理难容的医技?”
  路月奇沉默下来……
  长离一枭一笑,向姜青道:“小兄弟,刚才你施屉的‘分筋错骨’,可能出手轻了些……”
  路月奇脸色骤变,一咬牙,道:“路某此番落在两位之手,知道难逃一死,我说就是……”
  轻轻吁吐了口气,又道:“早年,师父赐下一部‘天灯朝元录’秘籍,路某从这部秘籍中,学得这门医技……”
  长离一枭问道:“此秘籍现在何处?”
  路月奇一指墙沿书柜,道:“书柜最下层,有部杏黄色书面的经书,即是‘天灯朝元录’秘籍!”
  姜青用剑尖挑开书柜,从底下层,取出一部杏黄色书面的经书。
  长离一枭接过经书,翻开里面第一面,上面有“天灯朝元录”五个隶书……
  再翻开里面看去,上面有各式人体绘像,详细载明医治之术。
  长离一枭将“天灯朝元录”秘籍,放到这张坚实无比的檀木横桌上,右手按下经书封面,嘴里咒骂似的轻轻在道:“天下无辜苍生,遭你左道邪门所害,今日要你挫骨扬灰……”
  这个“灰”字出口,提起按下的右掌,檀木桌上这部“天灯朝元录”,已成一堆粉末。
  长离一枭出手上乘内家功力“混元罡气”,由掌指透入桌上经书,把这部“天灯朝元录”秘籍毁去。
  这一幕看进路月奇眼里,他虽然早年是“魔圣”乙休子入室弟子,亦不禁吸了口冷气。
  姜青一指路月奇,向长离一枭道:“卫前辈,是否送他上路?”
  长离一枭冷然道:“如果这样送他回去,如何使遇害九泉之下冤魂瞑目……未免太便宜他了……”
  太师椅上的路月奇,脸上泛出一层纸白。
  长离一枭走近跟前,道:“路月奇,你不能怪吾等出手狠毒,只奈你令人发指暴行,人天共愤……”
  话到此,戟指疾落……
  但,他并没有让路月奇死在自己掌指之下……路月奇神智清醒,跟常人一般,只是混身酥软,连手臂也无去挪移,瘫痪在太师椅上。
  长离一枭燃起火苗,书房涌起一蓬烈火,倏却和姜青飘落“碧华楼”。
  “碧华楼”前花园草地上,横着一具大汉尸体……那是刚才两人闯入书房,路月奇按“密铃”求救,他是路月奇的贴身护卫孟申。
  这孟申虽然是路月奇贴身护卫,跟彩莺于秋秋交上手,还不到一个回合,就丧命在她“龙渊剑”之下。
  这时,于秋秋从藏身的大树后面,一纵而出,向两人道:“卫前辈,青哥,你们把那路月奇斩了?”
  长离一枭道:“此人毒逾蛇蝎……惨害无辜,令人发指,死于掌剑,岂不便宜了他……”
  姜青接口道:“卫前辈点住他‘麻穴’,使他浑身酥软无力,不能动弹,神智却十分清醒……让他成一头‘烤猪’,葬身在书房里……”
  他们在谈着时,熊熊烈火,自“碧华楼”窗口,冒涌而出。
  长离一枭道:“可能会有人前来救火……吾等此刻不必露脸,回去吧!”
  三人纵上风火高墙,飘离而去。
  回来杭州城内庆春门后街战府,三人没有惊动睡去中的战千羽等众人,长离一枭进自己房中,“挥笔疾书”,写了一封信,又飞驰而出。
  长离一枭此去是杭州府台衙门……把书信悄悄投放府台大人卧室桌上……
  这封书信中指出,有“妙手回春”之称的路月奇,杀生养生,惨害无辜的罪状。
  路月奇的罪证,就是地窖“杀人屠场”,那是被害的无辜。
  长离一枭在这封不具名的书信中,向官家指出,路月奇的师门来历……他这封书信投出,回来战府,已是晨曦初曙的黎明时分。
  午膳过后,众人都在战府大厅,长离一枭把昨夜三人去“石桥镇”的经过情形,说了出来。
  他喟然又道:“朗朗乾坤,路月奇竟然做出这种天理难容,令人发指的暴行来。”
  红面韦陀战千羽感触的道:“路月奇叛天逆行,做出这种人天共愤的暴行,但最后,还是落得了一个报应……”
  大旋风白孤接口道:“卫岛主,你将路月奇点上‘麻穴’,书房扔下一把火……可不将他活活烧死啦?”
  长离一枭道:“不错,白兄……这就是刚才战兄所说,让路月奇落得一个‘焦尸’收场的报应。”
  战千羽目注姜青,道:“中秋为期不远,‘玉哪咤’金羽远去青海,来回这趟脚程,就需要数月……四弟,看来吾等不必赴‘落雁峰’,中秋之约了?”
  姜青道:“是的,大哥,姜青也有这样想法……”
  一顿,又道:“金羽一宕再宕,言而无信……路月奇说金羽青海之行,可能暗中有所阴谋……”
  战千羽想到一件事上,向长离一枭问道:“卫岛主,你过去是否听到过,青海密鲁山‘无云谷’,‘梦涛居士’康豪这样一个人物?”
  长离一枭颔首道:“卫某早年在武林中,曾听到过此人……”
  大旋风白孤道:“这人用了‘梦涛居士’之称,不像是出家和尚,看来倒是一位高雅中的文人……”
  姜青接口道:“当时路月奇用了‘前辈’的称呼……路月奇自己已七十开外,看来此‘梦涛居士’康豪,年寿也不小……”
  长离一枭道:“卫某从当时武林传闻听来……‘梦涛居士’康豪虽然并未削发为僧,但已是一位膜拜佛祖的佛门弟子,是以有‘居士’之称……”
  微微一顿,又道:“以这位‘梦涛居士’康豪的年寿算来,该与邪神厉前辈相差无几,也在百龄之上了。”
  战千羽道:“金羽此番青海之行,显然是奉师门之谕……”
  脸上现出一副困惑不解的神情,又道:“如果真若卫岛主所说,像‘梦涛居士’康豪这类的人物,如何会跟‘魔圣’乙休子有所交往?”
  长离一枭沉思了一下,道:“吾等现在所知道的,仅是路月奇提到此人而已,还不清楚其中内委情形……”
  大旋风白孤道:“卫岛主,你刚才说,路月奇那门‘杀生养生’的医技,来自一部‘天灯朝元录’秘籍……”
  长离一枭颔首道:“是的……据路月奇说,这部‘天灯朝元录’秘籍,是他师父‘魔圣’乙休子所赐……”
  静静听着的“巧手鲁斑”鲍玉,插嘴一句,道:“卫前辈,你有没有令路月奇交出这部‘天灯朝元录’秘籍?”
  长离一枭剑眉一轩,道:“这部秘籍乃是加害天下苍生的‘罪恶魁首’,老夫岂能容它留下……路月奇交出这部‘天灯朝元录’,老夫运用内家功力透过掌心,将此秘籍挫骨扬灰,震成粉末。”
  “巧手鲁班”鲍玉似乎有他的想法,一笑道:“卫前辈,‘天灯朝元录’虽然杀生养生,左道旁门,也是一部‘奇书’……留下带回来多好!”
  众人听得不由诧然!
  他那口子楚楚,一努嘴,道:“玉哥,你也想学那套邪门医技?”
  鲍玉道:“楚妹,天下任何一件事,决无十全十美,有利也有弊,‘利、弊’之处,在于自己如何选择……‘天灯朝元录’乃是一部旷古难求的‘奇书’,它虽然杀害了一个人,但毕竟治愈了另外一个人……”
  大旋风白孤,听得两眼直瞪……红面韦陀战千羽,若有所思。
  长离一枭听鲍玉说出这番见解,眉宇掀动,缓缓一点头。
  鲍玉又道:“虽然这门医技残忍无比,但自古迄今,天下芸芸众生,没有人述着第二部‘天灯朝元录’出来……秘籍所载杀生养生,但吾等不妨运用其他变通办法,股体取自牲口,或者取得官家同意,从‘死囚’身上找来……”
  长离一枭一点头,道:“鲍兄弟说得有理,这是一部旷古难遇的‘奇书’,老夫不该将它毁于掌下。”
  大旋风白孤,两颗眼珠朝鲍玉脸上直转,嘴里嘀咕的道:“嗳!鲍兄弟……怎么你脑袋里想的名堂,却是些古里古怪,跟人家不一样的?”
  姜青含笑接口道:“二哥,如果鲍兄平时所想的,都是跟我们一样,大哥府邸不会有出现‘顺风耳朵,千里眼’了。”
  红面韦陀战千羽含笑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事上,收起脸上笑容,向长离一枭道:“卫岛主,‘魔圣’乙休子给弟子路月奇这部‘天灯朝元录’秘籍,照此看来,路月奇敛财暴行,出于乃师的授意?”
  长离一枭颔首道:“不错,卫某也有这样的想法。”
  姜青想到那件事上,困惑问道:“卫前辈,凌晨时分,你送去杭州知府衙门一封信,这是怎么回事?”
  长离一枭刚才说出去“石桥镇”这段经过时,尚未提到这件事上,现在姜青问出这话,厅上众人都朝他这边看来。
  长离一枭道:“老夫送去这封书信,让官家知道,地方上发生这样一件事……并非无头命案,信中说出有关路月奇的来龙去脉。”
  大旋风白孤问:“卫岛主,送去官家的那封信上,有没有写上你‘长离一枭’卫西的名号?”
  长离一枭摇头一笑,道:“这就不必了。”
  众人正在谈着时,“了望镜座楼”里的祝颐,出来大厅,视线投向姜青,道:“四弟,‘红袖盟’中的女弟子,右手衣袖上,都缠有一块红色巾布?”
  姜青见祝颐来大厅,突然向自己问出这话,不由怔了一下,才点点头,道:“是的,三哥……”
  边上长离一枭,倏然已理会过来,接口问:“祝兄弟,你在‘了望镜’‘玻璃镜眼’中,看到这样年轻女子?”
  祝颐道:“是的,卫前辈,‘了望镜’中出现两个年轻女子,右臂衣袖上都扎着一条鲜红色的巾布……不知是不是‘红袖盟’中女弟子?”
  姜青道:“三哥,不会错,这是‘红袖盟’中人……待我前去一看,难道‘银枝寒梅’金昭又来杭州?”
  众人来到“座楼”,姜青坐下旋椅,调准距离,朝“玻璃镜眼”看去……
  突然一声轻“哦”,道:“原来是她们两人……”
  边上长离一枭,问道:“小兄弟,是谁?”
  姜青两眼注视着“玻璃镜眼”,道:“是‘红袖盟’中‘映月’蓝姑,‘飘雪’依翠两名女弟子……”
  战千羽问:“四弟,她们去向何处?”
  姜青回答道:“两人走向湖滨一带……”
  长离一枭听来感到奇怪,不由道:“走去湖滨一带,那里又有什么可去的所在?”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