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十章 盒中杀机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姜青困惑问道:“哪里来的两条人命?”
  马七道:“就是丧命在你姜大侠剑下的‘镇山狼’田方,和‘冥殿修罗’宫宇……”
  一笑又道:“人命关天,廖荣春哪里再敢出声,提到那三千两银子事上……这一来,‘金石坪’镇上‘偷鸡不着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们正在谈着时,附近桌座过来一位中年文士,向姜青抱拳一礼,道:“敢情你这位是‘火云邪者’姜大侠?”
  可能刚才燕尾手马七跟姜青谈话时,用了姜大侠的称呼,听进这人耳里,才上前动问的。
  姜青微微一怔……见此人年有四旬,个子颀长,还带着几份书卷气,回过礼后,道:“正是区区在下,不知兄台有何见示?”
  中年人含笑道:“吕某此地遇到姜大侠,就不必再赴鄂东英山九回坡了!”
  姜青所来不由一奇,一愕……
  自己与秋秋两人,此番随同“铁翎”岳奇,往鄂东英山九回坡行踪,知道的人不多。
  此人素昧生平,如何会知道?
  莫非——
  姜青心念闪转,问道:“兄台贵姓?不知如何称呼?”
  那人一笑,道:“在下‘吕彬’,武林同道戏称‘翠竹’两字……”
  “‘翠竹’吕彬?”姜青试探问道:“吕兄可识‘长离岛’卫岛主?”
  “翠竹”吕彬笑道:“姜大侠才思敏捷,一猜便着……不错,吕某长离岛‘飞燕楼’弟子,奉卫岛主谕示,前来寻访姜大侠。”
  姜青请吕彬同桌座下,把“彩莺”于秋秋,“燕尾手”
  马七引见了下后,就即问道:“卫前辈偏劳吕兄赴英山找姜某,可知是为了何事?”
  吕彬道:“详细情形吕某不甚清楚……卫岛主谕令‘飞燕楼’弟子,见到姜大侠后,请姜大侠前往杭州‘红面韦陀’战千羽府邸一行……”
  燕尾手马七来“华新饭馆”,是告诉姜青有关“八里坑”的情形,他这件事已有了个交待,就向众人告辞离去。
  姜青对“翠竹”吕彬这个回答,已感到十分满意……
  长离岛“飞燕楼”弟子,遍散江湖各地,卫前辈要寻访自己,显然不可能说出其中详细的内委情形。
  翠竹吕彬一笑,道:“姜大侠,这次你在‘八里坑’一展虎威,惊破了‘天地门’中的胆……”
  姜青诧异问道:“吕兄如何知道此事?”
  吕彬道:“吕某是皖南秋浦县‘飞燕楼’分舵弟子,江湖中风吹草动之事,传闻极快,何况就在咫尺之间……”
  移转到刚才那话题上,又道:“姜大侠将‘天地门’中忠堂堂主‘镇山狼’田方、‘冥殿修罗’宫宇两员大将送上路,‘天地门’咽不下这口气,可能再会采取一次行动……”
  姜青一笑,道:“姜某就等着他们……”
  倏然接口问道:“吕兄,‘红袖盟’在皖南一带,动静如何?”
  翠竹吕彬道:“并未有所传闻……”
  吕彬话到此,他已将岛主谕示吩咐的事,转知姜青,匆匆就要告辞。
  姜青对这位“翠竹”吕彬,虽然是初相识,已留下很好的印象……含笑问道:“吕兄此去回皖南秋浦?”
  吕彬脸上浮起一层阴霾,轻轻吁吐了口气,道:“吕某有一亲戚,住在离此不远的‘七旗口’,这位老人家病卧床上有十多年,此番吕某来此,顺便去探望他一次……”
  女孩子心细,突然想到一回事……秋秋朝姜青望了眼,接口道:“吕壮士,令亲患的是甚么病?”
  吕彬沉重地道:“这人是吕某族中伯父叫‘吕永清’,他原来做些小买卖为生,十数年前突然全身浮肿,也识不透是什么病,此后就病卧床笫,靠了亲友赈济度日子……”
  于秋秋侧脸问道:“青哥,吕壮士的亲戚,全身浮肿,不知你那个有没有效?”
  姜青已听出秋秋所指的“那个”,就是金剑啸虹魏正所赠的“子午龟甲锭”,沉思了下,道:“有效没有效,现在也无法把握……但是,至少不会危害病人的身体……”
  翠竹吕彬听到这话,已知道两人有治救之方,是以接口问道:“姜大侠、于姑娘,你两位有治救舍亲的药物?”
  姜青就将“凌霜会”掌门金剑啸虹魏正,赠“子午龟甲锭”的经过,简要说了下,接着道:“此‘子午龟甲锭’,乃是名贵珍药,用‘雪莲’、‘红葛’等稀世之物配制,即使未见功效,相信也不致会危害病人……”
  吕彬连连道谢,道:“难得两位有如此菩萨心肠,‘七旗口’小镇离这里不远,请姜大侠、于姑娘一行如何?”
  姜青点头道:“是的,吕兄,你陪伴我两人去‘七旗口’一次就是。”
  秋秋道:“青哥,从魏大哥所说的情形看来,这‘子午龟甲锭’用在吕壮士亲戚身上,可能会有效果!”
  姜青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有这样想法!”
  三人午膳过后,往‘七旗口’而来……
  “七旗口”是一处小镇,乡民百来户,仅是一条直街,几条横巷而已。
  三人来到镇上,于秋秋问道:“吕壮士,令亲住‘七旗口’何处?”
  吕彬一指前面,道:“就在前面不远……”
  他陪着两人,由直街拐进一条横巷,就在一栋泥墙斑剥、木板门的屋子前站停下来。
  吕彬弹指轻扣几下门板,里面传出一缕苍老、嘶哑的声音,道:“门没有上闩,进来吧!”
  一响“格格”声,吕彬将木板门推了开来……
  两人衔尾进入屋里,触鼻就闻到一股霉湿的怪味……
  里面桌椅歪斜,锅炉参错在地。
  墙沿竹床上,白发皤皤,躺着一个身体犹若牯牛般大的老人……
  老人很费劲的缓缓把身体转了过来,一面在问道:“谁啊?”
  吕彬走近前,道:“永清伯,是我……彬儿来看你了!”
  老人声音虽然还是嘶哑,枯涩,却是带着喜悦的口气,道:“彬儿,你坐……你自己把地上椅子移过来……”
  吕彬含笑道:“永清伯,我陪来两位朋友,他们会医治你身上的毛病……”
  床上的吕永清,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对英姿俊逸的年轻男女,他身体浮肿,动弹困难,目光投向吕彬道:“彬儿,你替我接待一下……”
  两人走前一步,向床上的吕永清施过一礼。
  吕永清向床边的吕彬,道:“彬儿,难得你有一番心意,请了朋友来替老夫治病……只是咱老头儿得了这个怪病后,自己知道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了……”
  老人在床上嘀咕时,姜青向吕彬悄声道:“吕兄,你去找只干净的海碗来,里面盛下离碗底寸来高的清水……”
  吕彬连连点头,道:“好的……姜大侠只是麻烦你了!”
  他找来一只盛下清水的海碗,放到桌上。
  姜青从袋囊取出“金剑啸虹”魏正所赠的“子午龟甲锭”……
  右手握着“龟甲锭”,左手捧起海碗,像砚台上磨墨似的,在海碗的清水中碾磨。
  边上于秋秋朝海碗里看去,碗中盛的清水,渐渐转成红色,缭绕起缕缕冥香。
  吕永清身体肿得像头牯牛,艰困地坐起身,诧异问道:“彬儿,你们在干什么?”
  吕彬注视渐渐已转成红色的清水,转脸一笑,道:“水清伯,这是我朋友带来的‘秘方’,可以治救你身上的毛病……”
  他用“秘方”两字,替代了“子午龟甲锭”。
  “子午龟甲锭”在海碗里磨过一阵子,海碗里的水,已变成粘粘的“红汁”。
  旁边秋秋道:“青哥,看来差不多了……把碗里‘红汁’给这位老人家喝下行了。”
  姜青向吕彬道:“吕兄,你把这碗里的‘红汁’,给这位老人家喝下。”
  吕彬接过碗,来到床边,把碗里的“红汁”让吕永清服了下去。
  吕永清喝下带着浓浓香味的红汁,心里虽然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知道这是彬儿朋友带来的“秘方”,是治救自己怪病的。
  红汁服下,吕永清肚子里一阵“咕咕”怪响……经过盏茶时间,似有呕吐情形……
  眼前屋子里三人,谁都没有开腔说话,注视着床上的老人。
  吕水清突然一张嘴,“哇”的吐出大堆带有腥臭怪味的墨水……这口呕吐出来后,已制住不下接连“哇!哇!”直吐……床边的地上,几成了一口小“池塘”。
  这阵呕吐过后,吕永清似乎疲惫已极,倒下床,晕睡过去。
  吕彬从墙角找出扫把,清理地上污水,姜青也望着他处理。
  于秋秋两眼直愣愣的,望着昏睡床上的老人……
  蓦地一声惊叫,道:“嗨!你们快来看……”
  两人站在床边看去,这几乎是桩不可思议的怪事……
  吕永清原来这副睡得像牯牛似的身体,这时像破了孔的皮球,慢慢地,慢慢地瘪了下去。
  秋秋喃喃嘀咕地道:“青哥,‘子不过午,午不过子’,服下‘子午龟甲锭’,要在六个时辰之内有效……这位老人家这么快,服下还不到半个时辰……”
  姜青一笑,道:“秋妹,就在这个‘内’字上作解释……半个时辰,也在六个时辰之内……也可以这样说,六个时辰内不见效果,那是‘子午龟甲锭’对这病患者,已无法治救……”
  两人谈着时,吕彬两眼一霎不霎注视着床上的吕永清……吕永清原来那张灰白的脸孔,渐渐泛出一层红润润的色彩。
  吕彬那张凝得紧紧的脸,也展出一缕笑意来。
  床上的吕永清,“唔!唔!”的哼了几声,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他那副“肥硕臃肿”的身体,现在落进人家眼里,却成了“削瘦零仃”的模样。
  吕彬走近床边,问道:“永清伯,你现在感觉到怎么样?”
  吕永清坐起床,道:“彬儿,咱老头儿刚才吃下的,难道是仙丹灵药……现在只觉得肚子里空洞洞有点饿外,已没有什么不舒服了……”
  于秋秋咭地一笑,道:“吕老丈,刚才你吃下的,本来就是仙丹灵药呀!”
  吕永清下了床,要拜谢姜青绝症治愈之恩……
  姜青急急阻止,道:“吕老丈,姜某与吕兄是同辈兄弟,不敢受此大礼……
  只要你老人家身体康复过来就行了。”
  翠竹吕彬见姜青在永清伯跟前,说出“同辈兄弟”四字,脸上不禁微微一热……
  这位叱咤武林的“火云邪者”姜青,与长离岛岛主卫西,才有“同辈兄弟”之谊。
  姜青向吕彬含笑道:“吕兄,现在令亲病势已经痊愈,姜某与于姑娘也要告辞了!”
  翠竹吕彬道:“姜大侠侠胆义肠,吕彬不敢言‘谢’,但愿来日方长……”
  姜青一笑,道:“吕兄,你言重了!”
  吕彬一指吕永清,道:“他老人家病势初愈,身体亏弱,吕彬要留下照顾,也就不挽留两位了!”
  两人离“七旗口”吕永清家……秋秋脆生生一笑道:“青哥,这个‘子午龟甲锭’真个仙丹灵药,吕彬的那个亲戚,患了这种怪病,半个身体已埋进泥地了,却不到一个时辰,居然把他治愈过来。”
  姜青轻轻吁了口气,道:“金剑啸虹魏大哥以此灵药相赠,我实在受之有愧……”
  秋秋道:“青哥,你不必耿耿于心,感到不安……你只要认为是替魏大哥行功积善,在替他做功德善事,心里就不会感到不好受了。”
  姜青点头道:“秋妹说得有理……吾等以此‘子午龟甲锭’,替魏大哥行功积善,日后他会有个善果善报!”
  两人路上谈谈说说,并不寂寞,没有多少时间,已由东门追入杭州城里……
  秋秋东张西望,目不暇接,嘴里喃喃在道:“哎!青哥,这里好热闹,好繁荣……”
  姜青一笑,道:“秋妹,你有没有听到过这句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两人来到庆春门后街倒数第二家……红面韦陀战千羽府邸……
  于秋秋诧然站停下来,悄悄道:“青哥,这条街家家闭上大门,只有这家大门张开,就像迎候贵宾似的……你别把地方弄错啦!”
  姜青当然不会找错战大哥的老家……他先时也不禁微微一怔,但倏然已想了起来……这是“巧手鲁班”鲍玉的杰作“折角了望镜”。
  他转脸一笑,道:“秋妹,他们已知道我二人来了……”
  秋秋脸上一副百思不解之色,姜青话还没有说完,大门里响出一阵朗爽的笑声……
  于秋秋看得眼花缭乱……出来好多人,只认出其中一个是长离一枭卫前辈。
  这些人看进姜青眼里,却是感到亲切,温馨……里面有长离一枭卫前辈、大哥战千羽、二哥白孤、三哥祝颐、三嫂裴敏、鲍玉和楚楚两口子,还有怯生生站在最后面的倩倩妹妹。
  姜青不及施礼,脸一红,嗫嚅地道:“你们都出门来相迎,姜青如何敢当?”
  红面韦陀战千羽呵呵朝声笑道:“四弟,你别在自己脸上贴金了……吾等出来相迎的不是你,是这位秋秋妹妹……”
  于秋秋心里又惊又慌,脸上又红又热……这位红面老人家是谁,怎么出来迎咱秋秋,叫咱“秋秋妹妹”?
  长离一枭走近跟前,把众人替秋秋一一引见介绍,数到黄倩倩时,含笑又道:“秋秋,这是倩倩姑娘,以后你们要多亲热亲热!”
  秋秋心里不禁又是暗暗一奇……这位倩倩姑娘又是谁,干吗咱秋秋要跟他多亲热亲热?
  众人群星拱月似的,把两人迎入大厅……
  一抹娇小的人影一晃……小娟儿乳燕投环似的投进姜青怀里,一仰脸,一努嘴,道:“姜爷爷,你坏,你出去不带小娟儿一起去!”
  姜青含笑道:“小娟儿,姜爷爷下次带你出去……”
  小娟儿一指旁边的秋秋,道:“姜爷爷,这姑姑是谁,好美!”
  边上长离一枭接口道:“小娟儿,现在你叫‘姑姑’,以后改口要称‘姑奶奶’……”
  小娟娟无法理会其中的含意,两颗灵活的眼珠儿一转,道:“哪有这么年轻的姑奶奶!”
  秋秋心窝里又羞又甜,脸上却是火辣辣红热起来。
  坐在墙沿处的倩倩姑娘,看了看姜青,又朝秋秋这边看来。
  楚楚指了指大厅外,含笑道:“小娟儿,快去骑你的小红马,别给人家拿跑啦!”
  小娟儿嘻嘻一笑,奔出大厅而去。
  姜青向长离一枭,道:“卫前辈,姜青在‘石牌亭’,遇到‘飞燕楼’皖南秋浦分舵的‘翠竹’吕彬,才知道你传讯‘飞燕楼’中弟子,要姜青回来大哥家……”
  长离一枭一笑,道:“小兄弟,你离走多时,吾等几个哥哥都在牵记你……”
  战千羽接口道:“四弟,有人送来一只铁盒,一封书信,指名是交给你的,卫岛主想知道其中的内委情形,才叫你回来大哥家……”
  “‘一只铁盒,一封书信’?”姜青淋了一头雾水,愣了下,道:“姜青不知道此事……是谁送来的?”
  长离一枭道:“是有人叫穷家帮中弟子转交来的,却不知道送铁盒、书信的是谁!”
  大旋风白孤吭声哇哇道:“叫老四看过那封信后,不就知道啦!”
  战千羽从里间,取出一封书信来:“四弟,就是这封信!”
  姜青接过书信,拆开看去,信笺上寥寥数字:“姜大侠,侠名威震宇内,区区送上武家秘籍一部,聊表敬意。”
  下面并未具下写信人的姓名。
  姜青一声轻“哦”,道:“信笺上没有具名,这是谁送来的?”
  长离一枭接过信笺看后,交了给战千羽……众人看过此信,各个诧异不已。
  姜青向战千羽道:“大哥,那只铁盒现在何处?不知送来何等样一部武家秘籍?”
  旁边“巧手鲁班”鲍玉接口道:“襟兄,这只铁盒,兄弟我将它置放在马厩后面的空地上……”
  姜青听来出奇,不由道:“如何放在马厩后面空地上?”
  战千羽道:“四弟,鲍兄弟这番考虑,非常有理……这人有东西送来战府,即使素昧平生并不相识,也不必委托了一名要饭的,可以堂堂正正,登门拜访……”
  微微一顿,又道:“虽然信封上指名道姓,是你四弟的名号,但铁盒密密封口,不知铁盒里放些什么东西……所以鲍兄弟的意思,暂时置放在马厩后面空地,等你回来再作处置……”
  鲍玉接上道:“这只铁盒有一尺多长,宽七八寸,有两寸来厚,份量沉重……生怕铁盒中藏有玄机,战府人丁众多,我就把它放在马厩后空地上。”
  姜青颔首道:“这是鲍兄考虑周密的地方……”
  一顿又道:“但是,总得把铁盒揭开,才知这里面放些什么?”
  鲍玉道:“是的,兄弟我也曾想到这上面……马厩后面空地,有十多丈见方,铁盒置放在空地中央,我设计了一副‘伸缩铁手’,灵活非凡,可以伸展到五六丈处……”
  一笑,又道:“用‘伸缩铁手’来处理这只铁盒,即使里面暗藏玄机,已有五六丈距离的相隔,至少可以有个防范,不致会发生意外了。”
  “‘伸缩铁手’?”姜青从“巧手鲁班”鲍玉嘴里,又听到一个怪名称。
  众人来到战府进深尾端的马厩,马厩后面是一块占幅辽阔的空地……
  空地中央,有一只黑乌乌,长方型的铁盒。
  战千羽遥手一指,道:“四弟,就是五丈外的那只铁盒……”
  “巧手鲁班”鲍玉,还有他那口子楚楚,两人小心翼翼抬来一件“东西”……
  那“东西”底座有两三尺见方,看去是一座构制精密的“铁架”……这就是鲍玉所称的“伸缩铁手”。
  两口子把“伸缩铁手”放到空地边沿……鲍玉朝众人回顾一匝,道:“吾等防其万一发生变故,各位以蓄势待敌的心情,注意那只铁盒,兄弟我用‘铁手’砸开铁盒……铁盒砸开,如果里面真是藏的武家秘籍,也不致会受损害!”
  “巧手鲁班”鲍玉说过这话,按下“底座”两枚钮锤……
  “嗒!嗒!”声中,跟着“吱!吱!”两响声起……底座铁架弹射而出!
  铁架弹起凌空,就像人体上的掌,腕、肘、臂,成了弧形之状……
  前端铁掌虽然是“掌”,但人手上不会有这等大的“掌”……鲍玉按下第三枚钮锤,铁掌五指箕张,伸展开来,足足有两三尺见方,就在空地中央,铁盒上空,缓缓而下。
  张开的铁掌,触着地上铁盒,鲍玉熟练的接下第四枚钮锤……
  铁掌一卷,已把铁盒抓入“掌心”!
  在“巧手鲁班”鲍玉的操纵下,“伸缩铁手”缓缓凌空升起……
  升起有两三丈高时,座架处的鲍玉,按下其中一枚钮锤……一声“嘣”的暴响,铁掌“掌指”一松,铁盒从凌空跌落地上。
  就在这同一个刹那间,站立空地边沿的众人,各个蓄势待“敌”……迎待这个无法预测的变故。
  “巧手鲁班”鲍玉,虽然身怀之技并不出众,只是平平而已……
  但是,他有超人的智慧,敏锐的反应……对事物的演变,可以捕捉到准备的答案。
  铁盒“嘣”声坠地,盒盖弹开,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唰唰!唰唰!唰唰!”破风锐响声起……
  一蓬幼细如针,色呈绿油油渗毒的暗器,漫天花雨似疾飞而出!
  这蓬渗毒的细针,并不射向固定一个角,而是像腊月新正放烟火似的,四下闪飞……宛若冷电游空,快速无比!
  如果不是“巧手鲁班”鲍玉暗示警告,在室中揭开铁盒盖子,饶是武技再高,也得遭其所害……室内人数多寡,由于距离接近,可能无一幸免。
  围立空地边沿的众人,红面韦陀战千羽,首先朝空地中央激厉一掌劈出……
  此“首先”也只是发丝间隔而已……长离一枭卫西,一记“七旋斩”打出。
  也就在同一个刹那间……大旋风白孤的“卷龙掌”,姜青的“五行二仪掌”,已劈向蓬飞而起的渗毒细针。
  这些都是当今武林绝世高手……
  他们经“巧手鲁班”鲍玉示警,蓄势待敌,有备而来这蓬渗毒细针虽然剧厉,阴歹无比,但撞在他们威猛掌劲之下,纷纷坠地。
  架边的鲍玉、楚楚俩口子,见大功告成,忙着收起“伸缩铁手”。
  长离一枭走近前,拍拍鲍玉肩膀,道:“鲍兄弟,这一次你至少救了战府三个以上的人的性命……”
  “巧手鲁班”鲍玉一笑,道:“卫前辈,这是兄弟我的小玩意儿。”
  长离一枭道:“鲍兄弟,在你说来是小玩意儿,但吾等要想出这样一个‘小玩意儿’,就不容易了。”
  众人来到外面大厅……
  红面韦陀战千羽,脸色凝重道:“居然有人将这等歹毒的杀人利器,送来战宅……”
  姜青怀着内疚的心情,道:“大哥,这件事是由四弟我而起来……”
  大旋风白孤,一瞪眼,接口道:“老四,你的事就是咱们一伙儿的事,怎么能怪到你身上……”
  长离一枭道:“战兄,避免以后再会发生类似的情形,吾等设法找出这只铁盒的来龙去脉,揪出其中的主谋元凶!”
  战千羽道:“当时老门房战贵,捧了铁盒与书信进来时说,是个要饭的送来的……”
  姜青倏然想起,道:“战大哥,如果找着那要饭的,不难指出那送铁盒来的人庐山真面目。”
  战千羽缓缓颔首,吩咐把战贵叫来大厅。
  战贵进来大厅,向战千羽哈腰一礼,道:“老爷传小的进来,有什么吩咐?”
  旁边姜青接口问道:“战贵,那天送铁盒、书信来战府的要饭的,你还记不记得是怎么样一个人?”
  战贵想了下,道:“嗯……年纪有二十多岁,是个一拐一拐的瘸子……个子瘦瘦的……”
  姜青缓缓一点头,道:“有这些特征,不难找到那个要饭的……”
  战贵知道问的就是这件事,话落,悄悄退出大厅。
  于秋秋道:“青哥,那些要饭的不少都是拐子瘸子,再说要饭的十有八九都是面黄肌瘦……”
  战千羽颔首道:“秋妹说得有理……四弟,这不能算是特征。”
  姜青一笑,道:“大哥,四弟我可以找到这个要饭的……”
  他朝厅上回顾一匝,突然问道:“三哥呢?”
  战千羽道:“在‘了望镜座楼’……找他有什么事?”
  姜青含笑道:“吾等去大街闹处,找一家饭馆酒楼午膳。”
  战千羽微微一蹙眉,道:“四弟,你是嫌大哥家里的酒菜不好……才始回来,就要去外面用膳!”
  姜青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别误会,兄弟不是这意思……要找那个瘸子要饭的,去饭馆酒楼才能找到……”
  众人听得困惑不已……
  秋秋脆生生一笑,道:“青哥,你还是用那办法?”
  姜青含笑点头,道:“不错……找穷家帮中弟子,只有这个办法。”
  众人虽然不清楚其中内委,但从他们两人谈话中听来,姜青要找那要饭的,似乎有一套办法。
  长离一枭、战千羽,和白孤三人,陪同姜青、秋秋来大厅闹处一家“南湖楼”酒店……
  众人正要跨进酒店门槛,姜青突然道,
  “慢着,你们暂且稍等,让姜青看过再说……”
  他走向酒店大门边沿的一扇扇窗栅看去,半晌,含笑走近过来,道:“吾等就在这家‘南湖楼’行了!”
  众人走进“南湖楼”酒店,店伙殷殷接待上楼厅雅座,姜青一指靠窗栏边一张空桌座,道:“就是那张桌座行了!”
  众人坐下,战千羽点了些酒菜。
  大旋风白孤,两眼直直地问道:“老四,你在玩什么玄虚,把二哥搞糊涂了!”
  姜青一笑,道:“二哥,不是‘玄虚’,等一下你就知道……”
  店伙酒菜端上……姜青突然向那店伙道:“店家,劳你驾,再添上一壶酒,和一双筷子!”
  店伙怔了下……
  客人好喝酒,再添上一壶酒……可是他们桌座上是五位客人,怎么要六双筷子?
  店伙虽然暗暗称奇,但这是客人吩咐,于是又添上一壶酒,一双筷子。
  姜青把其中一壶酒面盖揭起,上面放上一双筷子,把这壶酒安置在窗栅处。
  长离一枭看到这一幕时,已有若干会意过来。
  战千羽看到这情形困惑问道:“四弟,那个瘸子要饭的会找来这里?他怎会知道吾等在‘南湖楼’喝酒?”
  姜青含笑道:“大哥,你很快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有多久时间,他们桌座边站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穿着一套打补钉的短衫裤,但洗得却是十分干净。
  他向桌座众人,抱拳一礼,道:“穷家帮杭州分舵主‘玉笛郎’胡睁,见过众位大爷,姑娘。”
  姜青转过身,向“玉笛郎”胡睁道:“‘枝头喜鹊叫’……”
  胡睁殊感意外的一怔,恭手接口道:“‘富贵门中到’……”
  姜青又道:“‘盘根结蒂处’……”
  胡睁应道:“‘店门酒幌飘’……”
  接着,拱手一礼,道:“请尊下示下名号,小的胡睁可以有个称呼。”
  姜青微微一笑,道:“‘火云邪者’姜青。”
  玉笛郎胡睁脸色倏然数变,才道:“原来是威震宇内的姜大侠,难怪才会用了帮主颁布谕含的暗语……不知姜大侠有何吩咐,小的玉笛郎胡睁,听候差遣?”
  座上大旋风白孤,看得两眼直瞪出来……老四这套名堂,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姜青吩咐店伙,添上一副杯筷,移来一张椅子,请胡睁坐下……
  接着,把长离一枭、红面韦陀战千羽、大旋风白孤、和彩莺于秋秋引见介绍了下。
  姜青替胡睁斟下酒后,道:“胡分舵主,姜某想请教你一件事……”
  胡睁欠身一礼,道:“姜大侠,‘请教’不敢,如有差遣小的之处,只管吩咐就是!”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