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铁血侠情传》

第二十五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漫漫雨雾中,自四面八方闪出了人影,朝敖楚戈四周涌来,血,沿着狂泻的雨水流下来,那被雨水冲洗的伤口有着—股子难以言喻的痛苦,他望着那些渐渐靠近而模糊的人影,发出一连串不屑的微笑,虽然他受了伤,他也不愿矮一人截,昂然的屹立着,企待着最后的一击……。
  桑小乔惊悸而警觉地抬起头来,仅淡淡地瞄了那些人一眼,急忙撕裂自己长袍的一角,十分仔细地将敖楚戈的伤口包扎好,他那难以掩饰的歉意,明显的可以从他双目中看出来。
  紧紧的扶着敖楚戈,苍凉地道:“老友,你忍得住么?”“忍——”敖楚戈仿佛那雄长的豪情突然间流泻出来,居然不顾伤口的巨痛,仰天哈哈一阵大笑,张着口,让雨点滴进嘴里,咀嚼这雨的滋味,他洒脱地道:“这点伤能难倒我?哈哈,老友,你也太小看我了,你看看,这阵风雨,人生有几回能在风雨里这样凉快,哈哈,我记得小时候放牛的一刻,就是这样的雨,我—个人在半山上和牛为伴,天空里雷雨交加,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我只好躲在牛肚子里,一直等雨过去……”.闻言心中一酸,无限的往事片片断断地展现在桑小乔的脑子里,这种小时野外放牛的情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自己是个牛郎,知道牛郎的痛苦,茫茫草原中,自己像个孤寂的游魂,守着几只牛,望着朝晨的寒露,看着满天的云朵,数着空中的归鸦,在晨昏中。这种日子永远不变,不管是冷是暖.是晴是雨,他的生命里只有牛,牛是主人.牛是生命,—天三餐,永远是咸萝卜干,黑窝窝头,有时还会挨上主人的白眼或毒打、仿佛自己是个没有用的废物,只会吃和偷懒……。
  苍苍凉凉地一笑,桑小乔苦涩地道:“你会不会吹那一首放牛郎……”晨昏间,这些牧童唯一的消遣就是吹笛子,那是他们仅有的娱乐,也是打发时间的享受,所以牧笛在他们生命里有着相当的份量,几乎是人人都会吹笛子,笛子从来都不离身。
  涩涩地,敖楚戈苦笑道:“我没钱。连个笛子都卖不起,我曾自己做过几支,音律始终都不对,当然那首牧牛郎对我并不陌生,我曾一遍一遍地听别人吹奏过,但我会捉蝉,捉蝉的本事我比人强,因为除了玩蝉外,我只有在溪里头捉虾吃……”那是同样的命运,在同一命运中,桑小乔又觉得自己比敖楚戈强多了,至少他还有一根属于自己的笛子,而敖楚戈却连根笛子都没有,苍苍凉凉地笑了一笑,桑小乔道:“老友,请听我一曲!”大雨中,他从腰里解下了二根油油光亮的笛子,那是他从不离身的东西,从他懂事开始,这根笛子在他生命里就占有了相当的时间,每当他抚摸这根笛子的时候,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忆总是件美好的事情……缕缕笛音随着狂乱的风雨响起,袅袅的音律有节奏地扩散着,那美好的音响,使两个年轻的朋友全沉醉在过往的忆思里,两人的精神全凝注在笛声里,回忆中,对身边的敌人有如未觉,全然不放在心上。
  这种洒脱的气质,这种傲然无惧的精神,顿时将四周的人看楞了,在耐心和毅力中。
  崔三姑首先蹩不住了,她哼了一声,道:“这倒底是友是敌?”金锁子冷冷地道:“有点耐心,他们原本就是朋友,时间愈久,对我们愈有利,你没看见,姓敖的一直在流血,也许我们连手都不要动,他就因流血过多而躺下了。”
  一曲放牛郎在拖长的尾音中而消逝,暂短的沉默中,两个人似有重获知遇之感,紧紧地握着手,此刻,两个人已因这曲放牛郎而将他们之间的友谊更上一层,桑小乔扶着敖楚戈道:“走给你疗伤去。”
  摇摇头,敖楚戈道:“只怕那几位朋友不答应……”鼻子里传出一声轻哼,桑小乔道:“他们拦不住我俩。”
  崔三姑大声道:“桑小乔,你居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姓敖的称兄道弟,哼哼,三尊虽然对你另眼相看,只怕也不会原谅你!”这种冷言冷语的话传进桑小乔的耳里,有着相当的不满和愤怒,他斜阴了远远站在一边的金锁子、银练子和铁箍子一眼,脑海里极快的盘旋着脱身之计,但他如意的主意,早落在那三个老江湖的眼里……。
  他长吸了一口气,道:“谁要拦住我,我姓桑的第一个饶不过他……”崔三姑有意潦泼,道:“那就要看金、银、铁三位是否答应……”桑小乔冷冷地道:“三位有何高见?”金、银、铁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都很明白桑小乔在三尊心目中的地位,虽然他们是三尊跟前的红人,但和桑小乔一比,又稍为逊色一层,三人中,以金锁子居首,他是个老狐狸,善于运用心机,沉吟道:“三尊有令,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一怔,桑小乔道:“三尊有令,那好,我和他一块走!”金锁子阴沉地道:“不,你自己离开,姓敖的和三尊有过节,这里的善后就由我们三个替你处理,这样谁也不会怪你了不屑地冷冷一笑,桑小乔道:“这算他妈的那门子狗熊,别人受了伤,不但不予同情,反要趁火打劫,他妈的这许多年的江湖是怎么混的,难道真的愈混愈回头,愈混愈不要脸……”这几句话可将这群自命是个人物的人骂傻直了眼,他们虽知桑小乔狂妄的有点离了谱,但他还不至于当着他们的面损他们,俗语说,人要脸树要皮,这种直接了当的臭骂,任谁也挨不过,连崔三姑在内全变了脸,每个人老脸煞白,愤怒的眼神,已从眼珠子闪露出来。
  桑小乔得理不饶人,见他们不吭声,又骂道:“三尊门下如果全是偷鸡摸狗之辈,三尊如何去领袖群伦,你们这些个自认是人物的东西,除了砸三尊的脸门外,别无所长,我看你们趁早让开,免得丢人……”沉寂不语的银练子终于按耐不住了,怒骂道:“放肆,姓桑的,三尊给你的任务你不但不执行,居然吃里扒外,护着姓敖的,好,既然你不把三尊的命令放在眼里,显然是有意背叛了,这是给你一次机会,立刻走人,否则,咱们不会再顾念过去那一段……”淡淡散散的敖楚戈他们这群邪枭凶霸,始终没有表示意见,他此刻已将血止住,一见桑小乔不惜和他们闹僵,不禁有着几分感动,拍拍桑小乔的肩道:“老友,他们找的是我,不是你,你站在一边,看看他们能拾了什么便宜。
  再说,你也不适宜护着我,那样会落个骂名……”金镇子嘿嘿地道:“对呀,这才像个人物,总不能—辈子装熊,当乌龟,桑小乔,人家都不在乎,你又何必……”桑小乔瞪了那个金锁子一眼,恨恨地道:“不要逞强,老友,凡事都要一个理字,他们是些既不顾义,又不讲理的人,无法和他们讲道义,我虽然是三尊的手下,但却从不和他们为伍,我生平最恨就是这种人,专打落水狗,有种的单打单挑,看看谁死谁活……”银练子愤怒地道:“金大哥,铁三弟,你们他妈的瞧瞧,这是什么话?敢情这小子得了他妈的失心症,连他妈的好歹都不知道,咱们这样苦口婆心地劝他,为了啥?还不为顾念昔日那份交情,你瞧瞧,他不但不感激,竟然还吼起我们了,我们就是块木头,是他娘的熊,也不能让他张狂下去,今几个他听也罢了,不听也罢,咱们先将姓敖的小子搁倒,然后再和他到三尊那里评理去。”
  他粗中带细,虽然愤怒到了极点,但本份上还算守得着,并不敢和桑小乔正面冲突,这正是他精明的地方,他知道桑小乔在三尊面前的份量,那不是他一个人能惹得起的,除非三尊支持他们……。
  金锁子沉思了片刻,道:“成,咱们先送姓敖的上路——”敖楚戈轻轻推开桑小乔,道:“老友,你站一边去。”
  桑小乔一呆道:“你的伤……”
  敖楚戈洒脱丫笑,豪迈地道:“挂点彩算什么?从我踏进江湖开始,什么样的场面我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伤没受过,今天。
  若不和这几位朋友交换两手,只怕他们不死心,你说对不对?”一摇头,桑小乔道:“不对,这不公平。”
  敖楚戈拍拍身上的雨水。笑道:“公平?这种人会讲公平?老友,你也未免太抬举他们了,他们只知道弱肉强食,以大压小,对付这种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谁的剑强谁占上风挺立在地上,有若一尊神般,威武得令人不敢逼视,他的无双剑剑柄已很明显的从外衣里露出来,敖楚戈峙岳似地凝注在金、银、铁三人的身上,—股浓烈的杀机随着他那挺立的姿态而迷漫开来,他慢吞吞地道:“三位,是一起还是单斗崔三姑道:“还有我……”银练子沉声道:“滚开!”崔三姑像是被人重重敲了一记闷棍一样,空有一肚子的怨气和不悦,默默地退在一边,不再吭上一声……。
  铁箍子嘿嘿地道:“雨大风大,谁有那个耐心在这里干耗着,喂,敖楚戈,咱们哥三个也不跟你客气,干脆,大伙一起上,谁倒下去谁倒霉,谁叫他自己找死呢……”闻言冷冷一笑,敖楚戈不屑地道:“说的比唱的好听,真他妈的有屁有眼的,真逗,朋友,你的面子比屁股大,所以才会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怪不得三尊在江湖上能自成一流呢,原来都是这种货色,老友呀,我原来看他们跟你一路,还以为是个人物呢,那里想到他们连婊子的嘴都不如!”连指带臭,真亏他们还能站在那里,只气得直了眼,闪了舌,桑小乔心里不是味,嘴里却骂道:“这叫做婊子卖唱——上下一齐来,不要脸到家了。”
  铁箍子嘿地一声道:“姓敖的,滚你妈的大洋蛋,我今日若不砸碎了你那身骨头,秤一秤有几两重,看看你倒底是嘴硬还是骨头硬,兄弟,我先上了。”
  他身形一移,手里一柄铁扇子已刷地扬了开来,在空中画了个半圈,锋利无比的扇面,狠毒地朝敖楚戈的身上面来。
  一缕剑影随着敖楚戈颤动的身子洒落出来,有如羚羊挂角,无影无迹地挥去,又神绝幻化自各处闪过,那飘渺的剑影,不仅仅将铁箍子的铁扇温了回去,铁箍子只觉寒气逼人,森森剑风拂面,冷得有若冬天里的冰渣子。
  而敖楚戈长剑柱地,面上浮现着一层不屑的冷笑、—缕发丝随着冷风吹落地上,骇得铁箍子—摸自己头顶的发丝,只觉一大截头发已被那冷冽的剑刃削掉,若不是他自己的头发被风吹落,他还不知道自己在死亡线上转了一圈。
  他面色苍白地道:“你……”
  敖楚戈淡冷地道:“这是警告,再动手,你当心自己的脑袋。”
  铁箍子在江湖上并不是个弱者,那里会在一招之下,被对方削了半截头发,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这么无能,他怒冲冲地道:“你别他妈的占了便宜便卖乖,我不信这个邪。”
  银练子从身上解下一柄通体乌黑的大铁锤,道:“老铁。咱们合手斗斗这个按子养的。”
  铁箍子精神一振,道:“好。”
  敖楚戈瞪了银练子一眼,道:“你的嘴不干不净,当心我撕了你那两张猪皮。”
  银练子听得怒火焚烧,大铁锤一扬,呼地一声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砸了过来,他力大无穷,一柄大铁锤少说也有百来斤,挥洒开来,隐隐生风,颇有劲头。
  铁扇子一开一合,铁箍子借机欺进,锋锐的扇面上薄利的照着敖楚戈的胸前画下。
  两种不同的武器,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攻来,那威势上当真勇猛无比,敖楚戈两面受敌,并不慌乱,长剑在半空中一翻一绞,先化开那大铁锤的沉猛,再逼退铁扇子攻击,身子溜溜了一转,立刻向银、铁两人各攻了一剑。
  但他忽视了那个最富心机的金锁子,此人一见敖楚戈背朝自己,眼珠子一转,悄无声息地冲前,嘿地一声,一只手掌有若幽灵般的拍向敖楚戈的肩头,正是他受伤的那只左臂,敖楚戈斜移半尺,只听啪地一声,扫中他伤处,他痛得一个踉跄,面上刹时苍白。
  金锁于得意地道:“怎么样?姓敖的,那味道如何?”敖楚戈哈哈大笑道:“并不怎么样,卑劣的朋友,你要当心哪一一——”他剑若雷动,连着劈出七剑,将铁箍子和银练子逼得倒退好几步,一沉肩头,一点黑影自臂肋间飞洒出来,金锁子一招得手,觉得敖楚戈也不过尔尔,畅快欢愉的笑后,借敖楚戈攻击银、铁两人的刹那,挥掌攻来,但,当他发觉一缕黑点闪电洒来的时候,他旋身移位,运掌朝那黑点拍去,他也未免太小看敖楚戈了,当他惊觉自己上当的时候,那暗器已嵌进他的胸肉之中。他啊地一声,抱胸疾退,痛苦地抖颤着。
  “鬼泣环。”
  那几乎是数个人同时发出的惊呼声,每个人的神色都变了样,目光全投在金锁子身上,金锁子颤声道:“鬼泣环,果然名不虚传,敖楚戈,今天老夫若不大卸你那身贼骨头,金锁子从此就别混了,嘿嘿,原来你是这么成名的,嘿嘿,兄弟,咱们剁了他。”
  淡淡散散地一笑,敖楚戈冷冷地道:“这是告诉你,偷袭者也要当心别人偷袭,姓金的,假如你还想多活几天,最好听话,乖乖的站在那里别动,鬼泣环的伤并不像普通刀剑之伤,愈动愈厉害。”
  他本身的伤并不比对方强多少,刚才那凌厉的一掌已打得他半条手臂发麻,血殷殷红红地流下来,染遍了大半的衣衫,目前他逞强地支持着、是有一股精神予以支柱,可是他心里明白,这伤支持不会太久,因为他眼前已有点昏花,那是血流太多的缘故……
  金锁子恨声道:“妈的,姓敖的,我将加倍偿还一环之赐。”
  一对无刃钩在他手中更见凶霸,那钩上散发着一层蒙蒙的青气,像毒蛇的眼睛般令人望而生畏,这种无刃钩属十八般兵器谱外的怪兵器之一,不仅阴毒霸道,最善于拿锁刀、剑、棍,遇上使这种武器之人,本身大多有着超越的武功路子,才能使得阴狠毒辛,江湖上使钩的入不多,敖楚戈双目—凝,心底立刻一沉。
  桑小乔焦虑地道:“老友,那是无刃钩,有毒——”敖楚戈不屑地说道:“不要紧,这种邪门东西,难登大雅之堂……”“呸”金锁子恨声道:“桑小乔,你这是哪门子交情,居然数说起大爷的武器来,嘿嘿,杀了姓敖的后,我拼着老命也要在三尊面前理论理论。看你在三尊面前会有什么样的说法?”桑小乔冷笑道:“三个无耻之徒,我根本看不起你们!”银练子吼道:“还跟这种人罗嗦什么?要动手,快——”展开那只沉重有大铁锤和铁箍子手中的铁扇子,双双自左右向敖楚戈的身前扑来,两人攻势凌厉,久经默契,这—进一攻,配合得天衣无缝,扇影和锤影交织,有如密集的锣鼓点般,雷霆般的攻泻而下,冷森的双钩借敖楚戈面对他俩的刹那。金锁子带着伤,悄剑在半空中一翻一绞,先化开那大铁锤的沉猛,再逼退铁扇子攻击,身子溜溜了一转,立刻向银、铁两人各攻了一剑。
  但他忽视了那个最宫心机的金锁子,此人一见效楚戈背朝自己,眼珠子一转。悄无声息地冲前,嘿地一声,一只手掌有若幽灵般的拍向敖楚戈的肩头,正是他受伤的那只左臂,敖楚戈斜移半尺,只听啪地一声,扫中他伤处,他痛得一个踉跄,面上刹时苍白。
  金锁子得意地道:“怎么样?姓放的,那味道如何?”敖楚戈哈哈大笑道:“并不怎么样,卑劣的朋友,你要当心哪——一一”他剑若雷动,连着劈出七剑,将铁箍子和银练子逼得倒退好几步,一沉肩头,一点黑影自臂肋间飞洒出来,金锁子一招得手,觉得敖楚戈也不过尔尔,畅快欢愉的笑后,借敖楚戈攻击银、铁两人的刹那,挥掌攻来,但,当他发觉一缕黑点闪电洒来的时候,他旋身移位,运掌朝那黑点拍去,他也未免太小看敖楚戈了,当他惊觉自己上当的时候,那暗器已嵌进他的胸肉之中,他啊地一声,抱胸疾退,痛苦地抖颤着。
  “鬼泣环。”
  那几乎是数个人同时发出的惊呼声,每个人的神色都变了样,目光全投在金锁子身上,金锁子颤声道:“鬼泣环,果然名不虚传,敖楚戈,今天老夫若不大卸你那身贼骨头,金锁子从此就别混了,嘿嘿,原来你是这么成名的,嘿嘿,兄弟,咱们剁了他。”
  淡淡散散地一笑,敖楚戈冷冷地道:“这是告诉你,偷袭者也要当心别人偷袭,姓金的,假如你还想多活几天,最好听话,乖乖的站在那里别动.鬼泣环的伤并不像普通刀剑之伤,愈动愈厉害。”
  他本身的伤并不比对方强多少,刚才那凌厉的一掌已打得他半条手臂发麻,血殷殷红红地流下来,染遍了大半的衣衫,目前他逞强地支持着,是有一股精神予以支柱,可是他心里明白,这伤支持不会太久,因为他眼前已有点昏花,那是血流太多的缘故……
  金锁子恨声道:“妈的,姓敖的,我将加倍偿还一环之赐。”
  一对无刃钩在他手中更见凶霸,那钩上散发着一层蒙蒙的青气,像毒蛇的眼睛般令人望而生畏,这种无刃钩属十八般兵器谱外的怪兵器之一,不仅阴毒霸道,最善于拿锁刀、剑、棍,遇上使这种武器之人,本身大多有着超越的武功路子,才能使得阴狠毒辛,江湖上使钩的人不多,敖楚戈双目—凝,心底立刻一沉。
  桑小乔焦虑地道:“老友,那是无刃钩,有毒——”敖楚戈不屑地说道:“不要紧,这种邪门东西,难登大雅之堂——。”
  “呸”金锁子恨声道:“桑小乔,你这是哪门子交情,居然数说起大爷的武器来,嘿嘿,杀了姓敖的后,我拼着老命也要在三尊面前理论理论,看你在三尊面前会有什么样的说法?”桑小乔冷笑道:“三个无耻之徒,我根本看不起你们。”
  银练子吼道:“还跟这种人罗嗦什么?要动手,快……”展开那只沉重有大铁锤和铁箍子手中的铁扇子,双双自左右向敖楚戈的身前扑来,两人攻势凌厉,久经默契,这一进一攻,配合得天衣无缝,扇影和锤影交织,有如密集的锣鼓点般。雷霆般的攻泻而下。
  冷森的双钩借敖楚戈面对他俩的刹那。金锁子带着伤,悄无声息地加入战围,三大高手的联手,那威势有若天罗地网,密张的等待着敖楚戈上当,敖楚戈在这刹那,真是出奇的冷静,他并不因为自己的三面受敌而有所惧,无双剑像幽冥中的灵魂,幽幽地洒了出去。
  冷艳的剑芒在空中连着幻化七八道光弧,避过那密集的攻击,他身子斜跃,直射而去,半空中,候地一个大转弯,沉声道:“朋友,别去啦——”铁箍子哪曾料到对方能在空中回旋般的攻下,尚没弄清楚怎么一回事,无双剑已穿进他的肋骨之间。
  血液鲜红地洒落地上,随着雨水流去……他颤声道:“你,呢,你……”敖楚戈冷声道:“你现在明白了,敖楚戈可不是好吃的!”无双剑疾切问抽了出来,一脚踢开的铁箍于的身躯,他只觉自己的真气一泄,眼前起了一阵晕眩,在他背后,银练子和金锁子已双目尽赤地冲了过来。
  那两般合而为一的兵器挟着排山倒海之势涌来,简直是锐不可当,敖楚戈眼前模糊一片,身子一个踉跄——惶惊的朝前扑去,桑小乔叫道:“老友,危险——”一种下意识的本能,促使敖楚戈运尽平生之力挥洒出无双剑,震开了那沉重的巨锤,他自己却一头栽在地上,捂着崩裂的伤口,剧烈地喘着气,对那无情的双钩恍如未觉般,眼看就射向他的身上……。
  一道耀眼的光影闪雷样的射至,金锁子只觉手腕一震,那神化的一剑,已震开了他的双钩,他怒声道:“你敢和我动手?”桑小乔疾入场中,道:“不准动他。”
  金锁子愤怒地道:“他眼看不行了,这个时候不杀他。日后只怕没有机会,桑小乔,你是昏了头,也不看看他是谁?”摇摇头,桑小乔道:“他是条汉子,对这种硬汉,我们不该乘他伤重之际下手,二位,若是有兴趣,日后他会和你们再见面——”说得铿锵有力,似乎不容对方有回拒的余地,他斜驭长剑,面上杀气密布,双目炯炯,硬生生地盯着金锁子,似在静静等待他的答覆。
  金锁子惨声一笑道:“他杀了铁箍子,仅此—桩,你桑小乔就不该再行插手,此刻姓敖的已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桑小乔,你离开这里,三尊那里,我决不说今日之事半句……”桑小乔哼声道:“别拿三尊吓我,敖楚戈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岂能任人欺负,二位,请回去,否则,将会有杀伐之事发生——”银练子怒骂地道:“姓桑的,你是他妈的什么东西?让你一尺,你进一丈,你还认为我们都伯了你,好,今天咱们就试试看,是你嘴皮子硬,还是手底下强……”他向金锁子施了个眼色,一展大铁锤,呼地一声朝桑小乔砸了过来,他此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那一锤甚有威力,桑小乔身形一动,挥剑砍向他的手臂。
  金锁子善于心机,并不伸手加入,他面上杀机一涌,朝崔三姑施了个眼色,崔三姑会心的一笑,道:“我明白。”
  身若轻风般的直掠而来,扬手朝喘息不定的敖楚戈拍去,这女人的功力虽然不高,但敖楚戈因流血过多,已是难以维继的情况,双目昏黄,眼前一片模糊,他倒底是个不同凡俗的高手,虽在这种情况,也能警觉出有人愉袭,他想挥袭对方,可是自己的手已不听使唤……。
  桑小乔目瞪欲裂,挥剑逼退银练子,吼道:“崔三姑,你敢。”
  跃身斜掠,挥剑冲去,金锁子挥起双钩一拦,道:“干嘛,桑小乔,何必这么激动——”砰地一声大响,崔三姑一掌重重地击在敖楚戈身上,敖楚戈被打得翻了一个身,惨声道:“好狠毒的女人——”一缕光影闪光般地从他怀里飞了出来,那黑影挟着一片啸声,劲激无比地射在崔三姑的身体上,崔三姑大叫一声,已惨痛的仆倒地上,血,沿着她的手指缝流出来。
  她颤声道:“鬼泣环。”
  身子一颤,已气绝身亡,而敖楚戈却因那奋力的一击,已昏倒地上,这变化太过突然,桑小乔有如疯狂一样的冲过来,置自己生死于不顾,那种拼命的神情,令金锁子和银练子一寒,不自觉的让开一条路。
  桑小乔抱着敖楚戈,道:“老友,你怎么样?”可惜敖楚戈此刻已是晕头转向,知觉全无,除了重浊有喘息外,连眼皮于都无法睁开,桑小乔心中一惨,道:“你若死了,我会替你报仇。”
  这话不知是说给敖楚戈听的,还是说给金、银二人听的,总之,金、银二人只觉心中一冷。
  互相望了一眼,金锁子冷冷地道:“桑小乔,将他交给我。”
  桑小乔冷冷地道:“你配么:金锁子,这个人我带走了,二位若要拦阻,尽管请,我桑小乔自信还有这份把握,对付你们不会太费事!”说着挟起敖楚戈,一手握剑,缓缓朝外行去。
  银练子沉声道:“放下他!”
  桑小乔摇摇头,一场剑道:“可惜,我手中的家伙不答应。”
  银练于双目通红,愤愤地道:“这算什么玩意,你他妈的连敌友都不分了,姓敖的是三尊的限中钉,若不除去,三尊怪罪下来,谁都担待不起。”
  沉思了一刻,桑小乔冷冷地道:“三尊那里我自有说辞,不劳费心,二位还是请回。”
  一移身,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挟着敖楚戈朗外行去,踏着那滂沱的雨水沙沙作响,银练子恨得牙齿格格作响,一晃大铁锤,金锁于摇手道:“让他去,反正姓敖的已活不多久了,三尊那里由姓桑的自己顶,咱们何不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一丝深沉阴冷的微笑,从他那弧形的嘴用上浮起,望着桑小乔渐逝的背影,不停地发出嘿嘿冷笑……那是一栋精致的小楼,斜飞的檐角,逞现着一片琉璃般的翠绿,红红的砖墙予人一种夺目的灼热,几株牵牛花盘旋的伸出墙外,这地方显示得突出和逸静,更有种种神秘的气氛笼罩在附近,传说小楼里住着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但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只见过一个少女的身影……。
  那小楼的窗子缓缓的底开了,一个少女的身影隐隐地透了出来,她似乎在企待着什么。
  眸光凝直的望着楼外的远山,茫茫的山影中,似乎弥漫着一层看不透的白雾,她看不明也摸不着,唯有那空镍的叹息声暮色霭合,天色渐暗的时刻,小楼里已亮起了灯影,那少女孤寂地坐在小楼一隅里,幽怨地瞪着墙上的一帧画像,那是个潇洒俊逸的年轻人,淡蓝的袍子,长鞋短袜,黑白分明的双目中透着智慧之光,鼻梁挺直有股坚毅之气,再配着那古斑色的长剑,此人当真是超逸不群,俊拔挺逸了,怪不得那少女会那么沉迷地望着他,他确有吸引人的地方,她望了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该来了,半年多,我用我的手,用我的笔,将你的人画出来,难道你真要做一个画中偶像,梦里情郎么?唉,桑,我的心事爹不知道,你难道也不知道么?”低低地诉语,在此刻听来幽幽的,哀怨的,有种回肠荡气般的凄凉,她抚弄着衣角,静静地连动都不动一下,眸珠里竟隐隐地闪出一丝清涩的泪影……。
  铃的一声响,惊扰了她那股子幽怨的沉思,道:“进来吧门没有关。”
  轻启声中,桑小乔抱着敖楚戈缓缓进来,那少女头也不回,身也不转,似乎是日常的工作一样,道:“东西放在桌上,我现在不饿!”她以为又是丫头送晚饭的时候,习惯地指示着,桑小乔略略地一扫,将敖楚戈放在一张丝级的软榻上,道:“你不看看我是谁?”这话音有若一道触电般的震颤着那少女,她霍地一回身,眸珠子睁得像两颗龙眼般大,楞楞地望着桑小乔,她咬了咬手指头,有股子痛苦,欣喜地道:“是你,是你……”桑小乔淡淡地道:“不欢迎,兰姑娘……”兰姑娘小嘴一抿,道:“请都请不到呢,我哪敢不欢迎,不过,你最好把称呼改一下,我叫兰婷,有名有姓,别兰姑娘长,兰姑娘短的听了怪别扭!”桑小乔点头道:“我同意,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今夜这小楼里只准有你,不准有其他人知道我来这里,尤其是你爹……”兰听婷心头砰砰直跳,她没想到桑小乔会这样直言无讳地说出来,刹时间玉颊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她羞答答,娇滴滴的低下头,一颗心紊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久的相思,长日的思念,使她那幽怨的情意抹上过多的喜悦,她感觉这份喜悦来得太快,使她有种不敢接受的幽情……。
  眸中闪耀着奇光,兰婶幽幽地直:“你是来看我?”摇摇头桑小乔沉重地道:“一个朋友受了重伤,任何地方都不安全,只有你这里最适宜疗伤,所以我带他来这里,请你帮忙。”
  那话声有种令人不能抗拒的力量,兰婷内心里突然沉重起来,她那股子喜悦随着桑小乔的话声而消逝,满以为桑小乔是专程来看自己的,谁知道他会带来个重伤之人,她眸中有股泪水,忍着不掉下来,凄苦的一笑,道:“那位朋友是怎么伤的?你不是来看我……”前话无心,后话有意,桑小乔听得出来,道:“两者都有,兰婷,你不介意?”
  心头较前舒服多了,兰婷眸光缓缓落向敖楚戈的身上,那斑斑的血迹,混含着泥屑,她神情一变,道:“他伤得很重,血流得太多了。”
  桑小乔黯然地道:“我已经给他止血了,但身子是虚了点,兰婷,今夜我想请你帮个大忙,令尊的‘血丹’是武林之宝,假如你肯帮忙,我这位朋友立刻就会复原……”
  颤了一颤,兰婶道:“血丹”,那是我爹的生命,当年是御医皇甫勉从皇宫中偷出来的,为了这颗‘血丹’死了不知多少人,如果这事给爹知道了,我虽是他的女儿,他也会杀了我。”
  一股坚毅不拔的神情从桑小乔的脸上浮现出来,道:“那我只有去偷盗了!”兰婷心弦一颤,道:“偷盗,你疯了,我爹的手段你应该很明白,他是个六亲不认的人,求求你,不要做那傻事,况且那‘血丹’藏处除了爹外,无人知晓,你又怎么下手?”桑小乔冷笑道:“我有办法。”
  兰停瞥了敖楚戈一眼,道:“这个人对你这么重要?你不惜和爹翻目。”
  一股怒火自心田燃起,桑小乔大声道:“你不懂,他不是个普通人,我和他最莫逆,朋友之义有如手足之情,他若不幸死了,我也不想独活人世!”楞了一楞,兰婷凄凉地道:“好,你既然这么看重你的朋友,我就试着去偷那颗‘血丹’来给你,桑,我很愿意为你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是失去了生命,我也不后悔,在我想,他活着,你才会快乐,你快乐,我也快乐,我只要能拥有这份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她轻轻地诉说着自己的想法,没有丝毫虚伪,天真的说出内心的话,有着舒畅的快意,桑小乔心湖激荡,只觉有股酸意迷漫心底,他不敢去看她那种如梦似幻的一双痴情的眸珠,那是—盆焰火,稍有不慎两人都会陷进去,他暗暗地叹了口气,悲凉地道:“兰停,我先谢谢你,不过我有句话要告诉你!”兰婷一摇头,道:“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你会说什么,别让我的梦幻灭,一个人有时候宁愿活在自己的梦里,而不愿醒,在梦里她有快乐,如果醒了,只有痛苦。”
  说完,眸眶已盈满了晶莹的泪水,她倔强的一甩满头发丝,转身奔出屋外,桑小乔望着她那逝去的身影,心中有种空空荡荡的落寞,长长叹息—声,黯然地摇着头。
  -------------
  大唐中文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