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铁血侠情传》

第二十三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朦胧的冷夜里,那颓毁的廊宇里凝结着一股迷漫的杀气,霜儿和乔晓福已被眼前的刀光剑影震慑住了,两人畏缩的站在一起,目光里尽是骇惧之色,乔忠毕竟年岁大了,斜柱地上,脑子里盘旋着许多的问题,他不解花娘子和伍彪为何反目,也更不懂胡花、翠月、碧环那奇妙笛子的功用,只觉得那是一种怪绝的音律,使人有血脉贸涨,难以自制的效用……敖楚戈的“无双剑”一出鞘,立刻使乔忠心底里松了口气,他虽不谙武功,但也看得出,只要“醉魂笛”不响,恁这年轻人的功夫应该能保护任他们……。
  旋转飞舞的六道铜环,一扑入剑影里,叮叮之声随之而起,火花四溅,响震不已,而胡花、翠月和碧环有若疯了一般,披散着长发,紧抿着嘴唇,纷纷赤手的扑向剑影中,剑影、环影、掌影、腿影交织在一起,那凌厉的身手,看得花娘子和伍彪俱都不敢喘口大气。
  花娘子颤道:“这是不要命的打法。”
  伍彪哼了一声道:“这是自寻死路!”
  一股无名火直冲而起,花娘子愤愤地道:“她们若有损失,倒霉的却是你。”
  目光略略一瞄两旁的那些“天戟门”高手,伍彪的脑海里意念流闪,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道:“花娘子,立刻给我解蛊。”
  花娘子一冷道:“你作梦呀。”
  伍彪嘿嘿地道:“咱们可以谈谈条件。”
  楞了一楞,花娘子不解地道:“谈条件,谈条件有谈条件的条件,你惩什么和我谈条件,门主,不要忘了,你身中蛊毒,天下唯我可解,听我的,你便能多活几年,否则,那后果你应该晓得。”
  伍彪恨声道:“胡花、翠月和碧环虽然是苗疆高手,但要和姓敖的争长论短,似乎尚差一大截,现在,我以‘天戟门’的实力和你交换解蛊之药,很简单,你交出解药,我命人助你毁掉敖楚戈。”
  话意很明显,花娘子是聪明人,哪有听不出话中之意、可是,伍彪也想得太简单了,花娘子不是省油的灯,这女人的心计犹在他之上,她闻言丝毫不气,反而有种朝弄的意味掠上眉梢,脑子里刹那闪过另一个歹毒的意念——花娘子嘿嘿一笑道:“不必了,伍门主,请你把‘天戟门’的令旗交给我。”
  伍彪一楞,道:“交给你……”
  “令旗”是“天戟门”至高无上的信物,此旗落在任何人手里,都有如门主亲临,凡“天戟门”门徒弟子无不恭身应命,谁也不敢有所抗违,花娘子伶俐乖巧,主意早定,一转念,已掌握了“天戟门”的命脉,这正是她高明的地方……。
  花娘子一笑道:“不愿意?”
  心里一沉,伍彪道:“休想。”
  花娘子不屑地道:“伍彪,我的话说尽,你就是不听,那好,我立刻发动蛊毒,看你姓伍的厉害还是蛊毒钻心刺骨厉害这娘儿们也不知是玩的什么把戏;嘴里念念有词,手里东画西指,仅这会。儿功夫,伍彪面上已冷汗直流,颗颗汗珠,豆大般流了下来,但他一身傲骨,加上武功根基尚厚,强自忍着,绝不吭出声来……。
  颤抖了一下身子,伍彪颤声道:“你……”霜儿惊悸地道:“爹,你……”阴狠的,花娘子道:“怎么样,那滋味!”乔晓福企求地道:“叔父……”乔忠长长的吸了口气,道:“晓福,别多说话。”
  一缕剑光颤空飞出,只听得一声大叫,碧环的一条手臂斜斜地落在地上,腹腥的血味随风飘来,碧环拖着那只断裂的手臂。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她颤声道:“我的手……”
  胡花愤怒地瞪着双目,叫道:“敖楚戈,我要你死——”敖楚戈淡淡地道:“我已放过你们不少次了,不然,你们那能活到现在。胡花、翠月,识相点,别自往鬼门里闯——”翠月叱道:“放你妈的屁,碧环的帐还没算呢。”
  胡花颤声道:“花姐,你出手呀。”
  花娘子回声道:“我要姓伍的出手。”
  淡淡散散的一笑,敖楚戈道:“我想烧了你们都不可能了,胡花,你们这群苗女遇上我,也是倒了八辈子霉。现在,要让你们晓得什么是‘毒尊’,什么叫‘一笑见煞’……”那飘逸淡散的笑意未逝,无双剑已在胡花和翠月的攻势中穿了过去,翠月那急扑的身子欲刹不及,哎呀一声大叫,无双剑已经穿进她的心坎里,胡花目睹翠月惨死,心中大寒,吓得倒跃而退,悸意末褪地道:“你……”效楚戈道:“你命大,下一剑就是你。”
  花娘子绝没想到自己手下苗女会败得这么快,她此刻倒不怨敖楚戈心狠手辣,因为武家原本讲究的就是狠准辛毒,留不得情,但她却将这股子怨气全渲泄在伍彪的身上,论情论理,伍彪问不能眼见自己这方失利而予袖手,自交手开始,“天戟门”伍彪就显得不积极,仿佛有意看她们笑话一样,如今,己方已躺下了两个最得力的助手,她不仅怨,使恨极了伍彪胡花愤声道:“花姐,难道我们能让姓敖的继续猖狂下去?”敖楚戈哈哈两声道:“只怕留不得你们了,我狂、我傲,那是我的本事,我惩一腔热血,冷剑飞环,怀着江湖义理,行遍天下,管不平之事,除无效之徒,这足以代表我猖狂的理由,你们这几个苗疆邪女,妄想与我争强论狠,告诉你,门都没有,你,胡花,也不过是个听命行事的跑腿子,既称不上名,也道不上号,论道行,尚差太远、我要是你,早就乖乖嫁个贩夫或走卒,安安稳稳的过一生……”这一番陈辞,慷慨激昂中又有几分真理,直说得胡花目瞪口呆,既气又恨,却亦悔,以往,没有人责她,驾她.更不敢说她,而敖楚戈责备中却含在真理,威愤中透着玄机,她只觉得脑子里空空洞洞,但心灵间却有股子被数说的畅快,不禁楞楞的僵立在地上……。
  花娘于叱道:“胡花,少跟这种人逞口舌之利,你过来。”
  茫然地望着花娘子,胡花道:“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花娘子怒道,“有个屁道理,碧环伤势沉重,翠月已死,你难道忘了咱们还要报执,难道忘了咱们来的目的。”
  寒悚地一颤,胡花道:“没有忘。”
  花娘子嘿嘿地道:“那很好,你过来,咱们先将姓伍的搁倒,再用‘天戟门’的力量杀敌楚戈、我已发动蛊毒,谅他支持不了多久。”
  胡花倒也听话,一句不吭的走了过去。
  敖楚戈摇摇头,道:“花娘子,这几个人中数你最坏,也最攻心机,可惜你刚才没下场,否则,躺下去的应该是你——”花娘子冷笑道:“少神气,我不过是损失个人才,并不意味着你已占上风,姓敖的.血债总要偿还的。”
  —抬眼,飞卷的眉毛—扬,敖楚戈道:“伍门主,你肚子?”
  那椎心钻骨的痛苦,有若缕蚁般啃啮着伍彪的骨髓和身躯各部分,任伍彪功力高绝,也不觉难以忍受,他全身有若汗湿,始终没有吭出一声,那群环立四周的汉于虽然在旁边着急,没有门主命令,谁也不敢插嘴一句——。
  霜儿哀声道:“爹,你怎么不说话?”
  黯然的摇摇头,伍彪紧咬嘴唇的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似乎正用自己的意志和蛊毒相抗拒……。
  乔忠摇摇头道:“霜儿,你爹不能说话?”霜儿一呆道:“为什么?乔大叔——”
  乔忠凝重地道:“他中毒很深……”霜儿哇地一声道:“乔大叔,你是神医,你该替他解毒呀。”
  乔晓福颤声道:“叔父,你……”
  乔忠黯然地长叹一声道:“孩子,我要和你敖叔叔谈谈。”
  敖楚戈一跃而至,道:“老爷于,什么事?”乔忠叹息道:“小哥,你可以看出来,伍门主是中了苗疆最毒的蛊毒,这种毒十分难解,除非是下蛊之人自已有解方,否则,只有供放毒之人驱使,花娘子不是善类,她对‘天戟门’门主似是早有图谋,这刻落在她手中……”敖楚戈笑道:“狗咬狗一嘴毛,他们这一伙原本就是互相利用,眼下他们窝里反,咱们隔岸观火……”乔忠颔首道:“话是不错,可是你看霜儿,毕竟还是个孩子,她善良纯真,满脑子的幻想和感情,如果她父亲一生为恶,对她心里上的影响很大,会毁了她的自尊心,及一生的人格行为,俗语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伍门主真有回头机会,我们不妨……”毕竟姜是老的辣,事理分明,有超远的见识,也有尊祟的理想,一席话,说得敖楚戈热血沸腾,他忽然觉得仗剑江湖,傲笑林泉,固然是件赏心而得意的事情,但若持善心而行善事,才是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他思路一转,道:“我毁了花娘子,伍门主不怕蛊毒了?”一摇头,乔忠道:“千万不可,花娘子善用蛊,一定将蛊神运驭得和她心灵结合,她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志而伤害中蛊之人,你若出手伤了她,只怕伍门主会被蛊毒啃咬心脉而死……”敖楚戈虽然行道江湖多年,阅历见识都高人一筹,但对苗疆这种域外之秘,也仅是耳闻,从没见过,乔忠条理分明的明陈厉害,吓得他一楞,道:“那怎么办?这种秘术我也不懂,要破解这种毒,除非另请高手,老爷子,咱们只怕白担心了。”
  乔忠正色道:“我想和伍门主谈谈。”
  敖楚戈眉宇一皱,道:“只伯不容易,他根本没说话的力气了。”
  乔忠道:“你有没有把握将花娘子逼出丈外?”敖楚戈点头道:“那倒不难。”
  乔忠道:“好,我先请霜儿帮个忙。”
  召召手,霜儿和乔晓福急忙奔了过来。
  乔忠问道:“霜儿,你知道令尊目前的环境么?”霜儿含着泪,点头道:“叔叔,我爹他……”
  乔忠偷偷塞给她一颗药丸,道:“把这个给令尊服下,先暂时减轻他的痛苦,不过你爹必须服下,因为令尊很恨我仍乔家,他未必肯服……”霜儿感激地道:“我会说服他,叔叔,你一定要救我爹!”乔忠摇头道:“我哪能救得了你爹,你要请敖叔叔帮忙。”
  霜儿噗地跪倒在敖楚戈的眼前,轻泣道:“敖叔叔,请救救我爹——”一扶霜儿,敖楚戈惶恐地道:“起来,我们都会尽力……”他缓缓一转身,朝花娘子和胡花走过去两只眼神炯炯有光,寒森森的落在花娘子身上,沉声道:“花娘子——”花娘子冷冷地道:“什么事?”敖楚戈哼了一声道:“限你马上离开伍门主身边。”
  伍彪似乎已忍受不住那锥心锤骨的痛苦,唇间已发出呀呀之声,他手舞足蹈的在地上翻滚,已渐力竭……。
  花娘子睹状,催促道:“交出令旗,免你一死。”
  伍彪只是摇头,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连血都咬了出来,但他不失是条汉子,这节骨眼上还没投降——。
  敖楚戈怒声道:“花娘子,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花娘子恨声道:“门都没有——”
  她眸光朗胡花身上一溜又道:“挡姓敖的一阵,我要搜令旗……”胡花一颤道:“花姐,我挡不住他,还是请你——”伸手给了胡花一巴掌,胡花一扬,道:“你打我……”花娘子恨声道:“如果姓敖的攻上来,咱俩都会没命。”
  胡花苦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是真的敌不过他……”花娘子愤愤地道:“没用的东西,伍彪交给你,十招之内你要搜到令旗,因为我们余下的时间不多,天微亮,姓伍的蛊毒就会催不动了,那时咱们只有再等一天。”
  随手一抖,一条黑乌乌的怪鞭子腾空甩了出来,这条鞭子与普通长鞭子殊异,前面居然是条昂着头的毒蛇,两只红红的绿豆般眼珠子,一眨一眨的,那细细的舌信伸吐问有筷子般长,在空中一幌,昂着头停立半空。
  敖楚戈一楞,道:“看不出你还有这么一件怪东西。”
  乔忠惊声道:“毒灵子——”
  花娘子一呆道:“你识得毒灵子?”
  乔忠冷冷地道:“苗疆有三种蛇是天下最毒之物,其一是毒灵子,通体如墨,有若长鞭;
  其二是青灵子,体若灵竹,柔腰若无,训练有素者,可当带子用;其三是铁灵子,通体似铁般的坚硬,笔直如杖,这三种毒物,在古书上都曾有记载,能见者少之又少,你居然能觅得此物而当武器,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花娘子得意地道:“看不出这瘸子懂得还不少,苗疆都少有人识得它,而你;居然能一眼看出来,哼哼。可惜咱们不是朋友,否则我会让你再看几件更绝的东西。”
  乔忠摇头道:“我可不敢有这种朋友,不然只怕明天看不见展间的太阳了,花娘子,毒灵子虽毒,却也有缺点。”
  花娘子一怔道:“什么缺点?”
  乔瘸子笑道:“他最弱的是眼睛!”
  花娘子叱道:“住嘴。”
  这正是乔忠高明的地方,几句话已点醒了敖楚戈,花娘子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知自己上了这瘸子的当,他是故意说给敖楚戈听,有意破除自己这条毒灵子。
  敖楚戈长剑一颤道:“天下最毒物,不能留……”花娘子恨声道:“先咬你一口。”
  那条毒灵子在她手里笔直如棍,朝前一昂头,眩目的快速般,劲激无比的朝着敖楚戈身前射来,又快又狠——冷芒剑气交织流泻,面对这种古怪刁毒的武器,敖楚戈真不敢稍存丝毫大意,迎着对方的攻势,倏然映凝生辉,宛如火树银花般,刹那间璀璨夺目,飞掣流空,光茫四射,形成了叠叠层层剑浪,朝那毒灵子卷去。
  他沉声道:“先毁了这东西。”
  那知这条怪蛇周身能软能硬,无双剑劈在他身上,也不过是它身上留条痕迹而已,而它毫无畏惧地昂头自攻,张开嘴,舌着信,朝敖楚戈咬来……敖楚戈一呆,道:“有这种事。”
  无双剑名列天下十大兵剑谱中占第七位,犀利无比,有削铁断玉之能,那想到这毒灵于身上居然不发生丝毫作用,岂非令他目瞪口呆。
  花娘子得意地道:“姓敖的,你也有今天……”她占尽兵器的便宜,加上毒灵于是条不同凡响的怪蛇,会自动攻击敌人,一时间,敖楚戈还真拿她没有办法,两人攻势凌厉,身法快捷,谁也占不着便宜。
  霜儿乘机跑到伍彪身边,道:“爹,你……”胡花道:“滚开。”
  霜儿怒道:“我看看我爹有什么关系?”伍彪似乎因为花娘子暂时不在身边,痛苦减轻不少.他长吸口气,颤抖的一拉霜儿,道:“霜儿,告诉爹,你是不是很喜欢姓乔的。”
  霜儿点点头,道:“呢。”
  伍彪抹抹汗珠,道:“不后悔?”
  坚决地摇摇头,霜儿道:“不悔。”
  伍彪叹声道:“好,爹答应你。”
  霜儿似有不信地道:“真的,爹……”
  黯然地一笑,伍彪沉重地道:“爹想过了,女大不中留,只要你幸福,爹不再过问这件事,哎,霜儿,爹怕看不见……”霜儿偷偷将那颗药丸塞进伍彪手中,他不解地道:“这是……”
  霜儿低声道:“乔叔叔的药……”刚刚要丢,霜儿企求的道:“爹,你……”任是伍彪金刚盖世,雄霸一方,毕竟逃不过儿女情长,他看见霜儿眼中那份楚楚可怜,企求希冀之色,心中不禁一软,虽然自尊上的倔强,他不想吞掉那颗药,但是他又不愿意太伤霜儿的心,他深知苗疆蛊毒无人能解,这颗药纵系神丹灵药。
  对他并不一定有什么助益,但为了霜儿,他只有勉强一试,不愿再让霜儿伤心……”
  一张口,那颗丹丸吞进了腹中。
  胡花发觉时已晚了,道:“你干什么?”冷冷地,伍彪道:“放心,不是毒药!”
  霜儿看见其父吞下了乔忠那颗丹丸,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她心中的愁云惨雾,刹时烟消云散,似乎乔忠就是大罗金仙,什么病,只要他肯洽,绝对会药到病除,是否真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呢,只有乔忠心里有数了。
  胡花将霜儿一推,道:“门主,我看你还是把令旗交出来吧,我保证花姐给你解药,如果你再倔强下去,生命会有危险……”伍彪哼声道:“最毒妇人心,你们果然是另有阴谋,我伍彪堂堂‘天戟门’第七代门主,岂可辱了‘天戟门’的威风,胡花,沟死沟埋,土死土埋,我认了。”
  胡花知道伍彪是位铁铮铮的汉子,不会俯首认输,她已被敖楚戈那儿句话勾起了无限心事,只觉前途茫茫,黯然无光,朝激斗的花娘子看了一眼,不禁长长叹了口气。
  毒灵子在花娘子手中虽然灵巧刁钻,但敖楚戈却非省油之灯,无双剑虽不能伤到毒灵子,至少也把它激得怪鸣愤恨,花娘子愈战愈急,饶是毒灵子威力无比,也伤不到对方分毫。
  敖楚戈的身子一移,瞬快的在地上抓了一把沙,乘毒灵子昂头攻向他面门的时候,陡然洒出那服沙于,蒙蒙的沙影有若一个罩子,直往毒灵子罩去。
  花娘子大骇,道:“你……”
  那毒灵子毕竟仅是条毒蛇,何曾料到敖楚戈有此一招,沙子像天幕般的罩下,它已惊惶的左右幌移,但敖楚戈是蓄势而发,毒灵子的眼睛已被沙砾击瞎,花娘子虽极力抢救,唯时间上晚了一步,她顾不得自己,提着毒灵于回身便跑。
  毒灵子负刨,候地回头逢物便咬,那一口正好咬在花娘子的肩头,惨叫一声,颤道:“胡花,快给我放血!”胡花还没弄清楚怎么一回事,已被花娘子那全身青紫的厉怖情景惊骇得楞了,她不知该如何下手,道:“花姐,我,我……”花娘子颤声道:“来不及了,毒已上心。”
  她似乎自知生还无望,愤怒地大叫一声,握着那条毒灵于,张口大吸毒灵于的头,毒灵子怪鸣数声,居然钻进了她的肚子里,只痛得花娘子在地上翻滚惨嗥。
  伍彪恨声道:“报应,报应……”
  乔忠急声道:“伍门主,在花娘子没有死前,老朽必须给你放蛊……”伍彪一怔道:“你会解蛊?”乔忠长叹一口气,道:“首年在苗疆采药之时,无意中救了一个苗疆老婆婆,她临时传了我一手,但不知道管不管用,蛊与人通,花娘子一死,蛊也会死,不过此物虽死,却万不能留在体内,否则;它的尸毒依然能害了你,刚才那颗丹丸是压倒毒蛊发作的时间,但并不能解,我必须先了解她下的什么蛊……”突然,胡花插嘴道:“回肠蛊。”
  乔忠哦了一声道:“花娘子是新手,只能在饮食中施手脚,好了,用一缸水,下加温火,我再给你放血……”胡花道:“这是笨法子。”
  乔忠点头道:“不错,因为我不是下蛊之人,无法引出益虫,只有用这办法,虽然笨了点,大致上还不会太离谱……”胡花嗫嚅地道:“我帮你。”
  乔忠一笑道:“有你帮忙,我更方便了,伍门主,你可以放心了。”
  伍彪感激的道:“谢谢,亲家,霜儿和晓福都是好孩子,他们的幸福,就是咱们老一辈的希望,我的确是老了……”花娘子痛苦的在地上翻转,她那张美好的脸颊已浮肿的全部黑青。
  因胡花和花娘子有八拜之谊,便道:“乔老爷子,请救救花姐。”
  乔忠长叹道:“医者——心也,镕者——仁也,我又何忍看她这么样痛苦?无奈毒灵子太毒了,无人能解也无人能救,她唯有等死,除非……”胡花颤声道:“我不要她再苦下去。”
  拾起一把长剑,照着花娘子心窝戮去,花娘子哇地一声大叫,人已断气而死,胡花也掩着脸哭泣起来,那情景看得旁人都为之鼻酸,谁也不忍看见这一幕惨剧。
  敖楚戈长笑一声道:“江湖子弟江湖老,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哈哈,乔老爷子,愿霜儿和晓福白头俏老,永结同心,后会有期。”
  随着那豪迈的长笑,他那魁武的身影渐渐远去。霜儿和晓福叫道:“敖叔叔——”
  那喊声随着他的人影传去,而他,早已走远了……”
  -------------
  大唐中文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