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铁血侠情传》

第十三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瓦窑山”之所以叫“瓦窑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典故或是形势上的附会,只因为这座山的半山腰一片平阳地上曾经开设过一片瓦窑而已,如今,那片瓦窑早已坍废弃置,上下—片倾颓倒塌,野草埋蔓的遗迹了……山下,很容易就找到那间小小土地庙,土地庙也和半山腰上的瓦窑遗迹一样,残旧破落,意味凄清,连庙内供奉的土地公像,亦是黝黑模糊,不可辨认了。
  这地方非常荒僻.非常寂静。荒僻寂静到偶而出现个把山精魅客,妖魔鬼怪,也不算是桩什么出奇的事儿……那干绑匪,挑选了这么一处所在来交换肉票,真可谓慧眼独具,拣得合宜之极。
  一条静荡荡的驿道,便自瓦窑山南边的山脚下远远绕了出去,这条路修得实在绝,就好像瓦窑山带着什么邪气—样,仅是路的—个弯儿沾了沾就以那样斜折的角度跑开了,因此,瓦窑山也就更显得冷森、显得幽寂啦。
  敖楚戈他们来得很早,未到午时即已赶到了地头,一共六个人——敖楚戈、赵可诗、贾掌柜以及三辆驴车的三个车夫。
  三辆封盖严密的驴车,在解下牲口后。成一排并歇在那里,三个车夫聚在一起却不是聊天,只似三个呆乌般发着楞——当然,他们已明白这一趟不是好差事。
  靠在土地庙的半颓墙根上,敖楚戈的钢棒子斜支在残缺的一角的麻石阶侧。盛着“鬼泣环”的黑布套子便背在背上。现在,他一面啃着夹肉烧饼,一面就着左手羊皮囊中,清水送下壮去,吃得津津有味,—派意态悠闲……赵可诗可就沉不住气了,一会坐下,一会又站起来。不是伸长脑袋左盼右顾,就是心神急燥地来回走个不停,脸上的表情也时时变化,丰富得可以。
  贾掌柜是硬充者成,坐在一截树桩子上倒能稳得住,就是那股子假窘勉强的味道叫人看了难受,若是谁突然大喊一声,准能将这位老先生像受惊的兔子似地吓跑。
  来来回回走了半天,赵可诗再也蹩不住了,他凑到敖楚戈身边,用力挤出—丝笑意:“呃,敖英雄。那些人……怎的还不见来?”敖楚戈满嘴塞着夹肉烧饼,伊晤了半天,吞下肚去,方才透了口气道:“时辰未到呀,这岂不是最佳的理由?”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赵可诗抬头望望天色,呐呐地道:“哦。时辰未到……”敖楚戈笑道:“才过正午多久,赵老板,还有得等,人家信上定的时间是酉时,他们来,也恐怕要在太阳下山之、后了……”赵可诗又擦着汗,边道:“怎的非要挨到太阳下山不可?”敖楚戈道:“摸黑交易比较方便,于这种买卖的人,不到必要,他是不愿意让你认清他的庐山真面目的。”
  叹了口气,赵可诗道:“简直把人都等疯了,活了这大半辈子,至今才知道古人所谓的‘度日如年’的味道……”敖楚戈又咬了一口夹肉烧饼,嘴嚼着,含混不清地道:“不稀奇……有的人活上一辈子,没有这种体验的也多得很……人生在世,总不能般般件件的感受全品个遍……对不对?”赵可诗苦笑道:“这个当然……”咽下口中的食物,敖楚戈扬了扬吃剩—小半的夹肉烧饼道:“别干着急了,赵老板,不到时间,急也没用,你晌午没吃饭,先来上一套烧饼吧?酥软香甜的芝麻烧饼,夹的是五香卤牛肉,味道不错、只是稍嫌凉了点……”摇摇头,赵可诗愁眉苦脸地道:“你请自便,我这会儿……
  实在是吃不下去……”敖楚戈道:“我劝你还是吃一点,肚皮一饱,自然心平气和,五脏熨贴,除了想睡上一觉,就不会再想别的了……”赵可诗舐了舐肥嘟嘟的嘴唇,涩涩地道:“不客气,敖英雄,我是真吃不下;尤其这颗心就像被吊在半空中一样,悠悠幌幌的不着实,睡觉,更谈不上了……”喝了口水,敖楚戈同情地道:“真可怜,也真难为你了,所以说是‘天下父母心’啊,只希望你那少君平素懂得孝敬你才好,看他老子担的这份心,唉……”赵可诗忙道:“我那犬子笨头笨脑的,平时那个‘孝’字是谈不上,但他还算能顺着我就是了……”敖楚戈道:“那也就不错了,这年头。做儿女的有几个还能明白尊亲们的苦处?”说着,他又白干粮袋里摸出另—个夹肉烧饼来。
  咽了口唾沫,赵可诗羡慕地道:“敖英雄,你真好胃口。这业已是第五套夹肉烧饼了……”敖楚戈笑道:“我倒没算得这么清楚,只知道吃饱算数,如今,也才不过只是个六成……”“能吃也是福气,像我,想这么吃也吃不下……”本嚼着烧饼,敖楚戈边道:“你和我可大不相同,赵老板,你是家财万贯,有产有业又有人侍候,一呼百喏,争相奉承,我呢?睡下一身,起来一根,孤家寡人—个、天幸没病没痛,已是阿弥陀佛烧了高香,吃得睡得,骨架硬朗,就是唯一的指望,也是唯一的乐趣,像你,有个不适不爽还有人照顾,换成我,可又到那里喊天去?”望着敖楚戈嘴嚼的动作,以及两颚上下交合的肌肉牵扯,赵可诗无限向往地道:“敖英雄,你这讨身底子可真够壮实!”
  哈哈一笑,敖楚戈道:“回赵老板的话,我就是全靠这付身底才能挣口饭吃哪……”
  赵可诗搓着手,道:“敖英雄的本事大着,和一般只待着几斤粗笨力气的莽夫,可是大不相同……”敖楚戈也叹了口气:“都是靠劳力生活;相差有限。”
  那边,坐在树桩子上的贾掌柜也酸了过来,一开口就是奉承:“敖英雄,舍东主骨肉连心,业已坐立不安了,连老朽我一样也是强自镇定,总觉得神不定,气不宁,恍恍忽忽的,不似英雄你,那等的雍容稳重法儿,两相一比,我们委实惭愧……”敖楚戈淡淡地道:“没什么,这只是个经验的多少而已,练到眼下的这份火候,可也是担了若干惊,受了若干怕,水里去,火里来硬将胆气磨出来的!”
  摇摇头,贾掌柜道:“英雄说得好,可是这也得看是怎么块料,就以我来说吧,根本不是上供的果子,任怎么也拿不上台盘,硬要我去磨出胆量,怕早就连老命也磨掉了!”
  敖楚戈笑道:“掌柜的你不知道,人这玩意天生就犯贱,只怕不逼到那节骨眼,一旦逼得非在某一类环境里挣扎,否则便不能生活下去的时候,再不适应,也会慢慢适应了;有些走江湖耍马戏的班子里,养着一种叫做‘坛童’的畸形孩子,这种‘坛童’矮胖如坛,四肢幼细,颈窄头大,看上去就和一只酒坛子相仿佛;那种制造‘坛童’的方法,是将买来或拐来的幼儿养进坛子,整日喂以饮食,却不准离瓦坛,久而久之,幼儿的骨骼肌肉,便随着坛子的形状生长定型了,掌柜的,人会长成大坛状的怪异体形,照说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却做到了,畸形的孩子本心并不想长成那个样子,只因为他处在那种非生成那等形态不可的环境里,他便不能不生成那种形态,当然,这是很残酷暴虐的,比喻侧身江湖中的人们,也是由于残酷及暴虐逼使他们成为适应的形态,除非他不想活下去了……”贾掌柜沙沙地一笑,道:“我也听说过这种事情,可尚未曾伸引到这些道理上去,经英雄你这一指点,可不是?入的处境往往就是这么个悲惨法儿……”
  敖楚戈道:“想穿看透了,也就淡得不如一口清水啦……”赵可诗喃喃地道:“唉,这人间世上原本可以和和泰泰的,全叫人自己给弄得乌烟瘴气,诡异复杂了……”点点头,贾掌柜道:“可不是。”
  敖楚戈把咬了两口的夹肉烧饼顺手抛了,懒洋洋地道:“不提起这些事,心里还不烦,一提起来,不知怎的也就觉得沉甸甸,灰黝黝的了……甬再扯啦,二位可要暂且吨上一会?”赵可诗道:“我那还有心情合眼?”贾掌柜堆着笑道:“英雄约摸是乏了,请自个歇了吧,我这里且陪着舍东主挨时辰——”敖楚戈眉毛扬了扬,也不再多说什么,两臂作枕、斜躺向地上,就这样仰天酣睡起来。
  赵可诗嘴巴蠕动了几次,呆滞地摇摇头,与贸掌柜面面相视,互相作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苦笑。
  就这样,他们一直等待下去,这两位是愁肠百结,咳声叹气,加上说不尽的惶恐惊栗,那一位正是天下太平,高“枕”无忧,睡得可香可甜,对比强烈,但却有着滑稽突梯的味道。
  于是,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接近黄昏了……赵可诗焦急地连连向贾掌柜使着眼色,朝敖楚戈那边奴嘴,意思是时辰到了,要贾掌柜去把敖楚戈请起来。
  贾掌柜犹豫着,满脸的疑难之色,说实话,像这么一号有若老祖宗似的江湖人物,又在求帮于他,对方的脾气更捉摸不定,确然是招惹不起……急了,赵可诗一双猪泡眼不禁瞪了起来;比牛蛋子还大!
  吃人家的饭,就得听人家的使唤,贾掌柜的不敢再迟疑,他只好万分无奈地点点头,拖着重迂万斤的脚步磨磨蹭蹭挨向敖楚戈那边。
  就在他隔着敖楚戈还有五、六步远的当口,眼看着睡得如此沉酣的敖楚戈突然坐了起来,贾掌柜的正自吃了一惊,尚不待解释,敖楚戈已低“嘘”一声,冷静又平淡地道:“他们来了!”
  贾掌柜还没听清,呐呐地道:“天色晏了,英雄。躺在郊野泥地上容易受风寒,我正在想请你起身活动一下——”敖楚戈稍稍提高了嗓门:“我说,他们来了。”
  猛的打了个哆嗦,贾掌柜神色大变:“什么?他……他们来了?”那边的赵可诗闻言之下,也不禁抑止不住,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一面抖,一面仓惶四顾,两条腿踉跄不稳的移向了敖楚戈这边。
  敖楚戈目光沉凝,注视向庙前那条黄泥小径上;小径两侧的竹林子簌簌地随风摇幌,影绰声幽,越发令人疑神疑鬼。惊惶不可自己了。
  贾掌柜面色清白,眼珠乱转,结结巴巴地道:“在……在哪里?英雄?在……在哪里?有多少人?”挤在一边的赵可诗更是一个冷颤接着一个冷颤:“天……天爷,好像……
  来了不少了……竹林子里,我就看见很多入影在幌,看,又是一条影子窜了过去了……
  似乎是还听到那样张狂的笑声……”敖楚戈冷冷地道:“不要瞎扯,竹林子里根本没有人,体是心里紧张,神晕眼花,被幻觉惑住了。”
  脖子上一根老筋跳了跳,贾掌柜揣揣地道:“但人呢?英雄不是说他们已来了么?”
  形态萧索而酷厉,敖楚戈烦耳聆听,一双眼睛半开半合;惊悚的回顾,赵可诗上下牙床交颤不停,克克作响:“他们……怎的还不现身呢?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意图?”蓦的,敖楚戈叹了口气,表情沉重:“事情有些不大对,二位,请随我一起到银车那边去再说。”
  贾掌柜心惊胆裂地道:“不大对?什么事情不大对?英雄,可吓死人了……”赵可诗也几乎喘不过气似地道:“我们……全照他们信上所说的话一一做了……他们怎能不守信用?而且盗亦有道……江湖上,不是也有江湖上的规矩么?”双手各挽着—位,敖楚戈大步走向三辆车之前,迈步中,他低沉地道:“你们不要慌张,一切全听我的交待行事,天塌下来。我先使头顶着——目前别再提‘江湖规矩”了,江湖上的朋友们,有很多是不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法的。”
  银车前面,三个车夫早已满脸恐惧蹲到车辆旁边,三张面孔全在泛灰,但是。却没有—个人吭声一—道上的行规他们明白,受雇于车主夫役,不管车船力脚,只要在发生情况的时候不问不闻,保持缄默,车役守口如瓶,便大多不会遭到池鱼之殃。
  扶着两位已软了骨头的“东家”坐到车踏板上,敖楚戈将自家的钢棒子撑在身前,双手交叠棒端,一言不发。
  非常突兀,也非常诡异的,庙前竹林中间那条黄泥窄径上,也不知什么时候,从那里冒出十几条白色身影,像是飘在空气中,飘在沉沉的暮色中一样往这边移近,毫无声息,毫无征兆,只是猛然里,他们业已出现在眼前了!
  不但如此,土地庙背后的山坡林子里,也开始冉冉浮动着白色的影子,看那恍恍悠悠的一大片,怕没有几十条之多!
  是了,这却是敖楚戈刚才的意思——事情有些不大对!
  一般的绑匪,在点收赎金,交换肉票的时候,大多只是几个人出面而已,但来的人多少不关紧要,却全是隐伏着的,为的是越少叫苦主认出模样来越好,此外,也伯吓着了对方,不似眼前,居然突冗出现了这么多人,况且,来势不善,竟是采取包围的姿态!
  敖楚戈有些纳罕,有些迷惑,他搞不清那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但他负有谈判于旋的担子,此等阵仗,就和冲着他来的是一样!很快的,那些宛若鬼魅般的白衣人由几个不同的方向涌出来后,在不觉间业已凝成了一个圈子,—个不规则的,但却四面八方把持得死死的圈子:不是坐在车踏板上,几乎是瘫在车踏板上的赵可诗,双手紧抱着后车杠,哆嗦得不能成声地道:“这……这是要干什么?敖英雄……他……他们想怎么对付我们?”贾掌柜的干瘪嘴巴也扁裂着,齿缝里直往后吸气:“英……雄……看这光景……不会……出岔子吧?”敖楚戈低沉地道:“你们不要说话,让我来应付!”
  夜色已经笼罩下来,傍黑的时分,不像深宵那样黑暗一片,在摧沉的暮霭中,尚浮动着一抹淡淡的灰白,于是,山林旷野间,便似漾着一层蒙蒙的雾气了。
  在片刻的僵窒之后。
  围立四周的白衣人中间,突然有一人挺身站出几步,在朦胧幽暗的光影里,只见那是一个瘦长的身形,面孔的轮廓似是属于清瘤一类;他面对着敖楚戈,声音坚冷得像玄冰:“敖楚戈,你果然来了。”
  微微一怔,敖楚戈随即笑了笑:“不错,我来了,敢情列位早就知道我要来?”那人阴冷地道:“我们知道你贪得无厌!价值矩万的‘幻星’你想要,连区区一点帮场的酬金,你也舍不得不赚,我们未出预料,你正是这样的人!”
  那抹笑容顿时凝冻了一一敖楚戈吃惊不小,他聚集目力,仔细打量对方,仔细观查四周的一个个白衣人:他的心在一下强似一下地跳动着,喉咙里泛干泛苦,老天爷,这些人莫非是?”
  那人酷烈地一笑,道:“敖楚戈,是的,我们是‘十龙门’来的人,我是‘十龙门’大掌门摩下直属‘赤胆六卫’的头领,‘血判’柴云帆!”咽了口唾沫,敖楚戈暗地里叫苦连天,这辽阔江山,是何其大却又何其小?什么地方不好遇见“十龙门”的人?却端端在这等境况之下狭路相逢?柴云帆生硬地道:“姓敖的,严宜森与他的同党业已被我们废了,‘幻星’并不在他身上,所有的只是一双空然无物的斑玉球,可恨你勾结了严宜森、林翔等人,伙同你的旧党章涂、武海清、白羽、萧铮、唐全五个,潜入‘十龙门’总坛之内盗出异宝‘幻星’,却而诡计陷害了严宜森与林翔等人,更假借我们的手来替你完成阴谋的过程,只怕你那五名旧党也遭到你同样的暗算亦未可言——敖楚戈,你真正是个心狠手辣的匹夫!”
  敖楚戈耸耸肩,道:“别说这么难听,我并没有你口里形容的此般坏法……”柴云帆肃然地道:“少说废话,敖楚戈,你是自跟我走呢,还是要我们抬着你走?”舔舔嘴唇,敖楚戈道:“这样看来,你们今天在此地出现,至少有一半是冲着我来的了?”冷冷一笑柴云帆道:“一半?不,你错了,我们今日来此,全是为了你!”
  敖楚戈迅速思考着,有些不解:“全为了我?”柴云帆尖锐地道:“‘十龙门’是一个严密又有功效的组合,强大而威武,它恩怨分明,利害分辨得极其清确,它拥有各式各样的人才,因此便也设下了这个圈套来叫你往里钻,不错,姓敖的,你果真把脖颈伸得好长!”
  敖楚戈无奈道:“我只是嗅着了银子的味道才来的,却做梦也想不到这竟是早已经设好的圈套,尤其更没想到居然是‘十龙门’设下的圈套!”
  柴云帆不屑地道:“你该想到的,我们已留下一个引使你想到的暗示,可惜你愚蠢,你不会运用你的脑子及连想力,你毫无警觉的本能!”敖楚戈摇头道:“我怎糟到了这步田地?”轻蔑地笑了,柴云帆道:“那封信,料想赵可诗已拿给你看了?回亿一下,信的留款是一朵云。”
  敖楚戈哼了哼,道:“就算那写得拙劣无比的玩意是一朵云吧,怎么样?”柴云帆缓缓地道:“云破龙现,敖楚戈,云破龙现!”
  喃喃念了两遍,敖楚戈懊恼地道:“娘的原来竟是这么一个含意,可不是?云破龙现,真的我一点也没想到这上面去!”
  柴云帆冷森地道:“先由你的挑拨,你的贪婪,你的恶意侵犯,再由你的愚昧,敖楚戈,目前就是你需要偿付代价的时候了2”敖楚戈艰辛地道:“那么,这桩事,从头到尾,全是你们为了诱我入壳,方才设计而成的陷井?”柴云帆道:“不错,只为了你2”
  敖楚戈叹了口气:“也真难为你们,其实,何须绕这么大的圈子?”柴云帆冷凄凄地道:“‘十龙门’行事,一向讲求完美,敖楚戈,不要忽略了‘完美’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那是像征着愉快的成功以及功效,不似你们那般浮躁唐突,杂乱无章又破绽百出;如果你们也晓得如何达到‘完美’的境界,今天,‘幻星’的被盗,‘十龙门’便不会有线索可循了,这是你们的愚昧及不幸,在‘十龙门’来说,却是一种意外的收获!”
  敖楚戈摇头道:“你们耗如许心血,布置了许多情况,动员大量人力,其实全不需要,假若是我,对着目标去圈起来不就结了?”傲然一笑,柴云帆道:“姓敖的,你把我们看得太简单.将你自己也比喻得太生嫩了,如果我们大举出动来圈擒你,你只怕早已得着风声远扬天涯,岂会坐以待毙更自投罗网?但是,我们做了这种安排,你却会在毫无警觉的情形下顺理成章落入我们的掌握之中,敖楚戈,你江湖跑老了,‘十龙门’更全是些才智超人的老行家,要和我们玩手法,你的火候还欠纯呢!”敖楚戈敲敲脑门,道:“可是,赵可诗的儿子——”柴云帆缓缓地道:“赵可诗的儿子的确被我们绑了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在绑了那赵根泉以后,我们又向开设驴马行的魏黑子施压力,或者说是加以恫吓亦无不可,我们强迫魏黑子去游说赵可诗,叫姓赵的设法请你出来同我们谈斤两,当然,我们知道赵可诗一个生意人,怎会与江湖上的角儿,尤其是你这样的角色有交道?但没关系,我们却清楚魏黑子认识孙道朋,‘小无影’孙道朋,魏黑子和姓孙的有过来往,又去游说赵可诗找你出来,很自然的,魏黑子便要去请孙道朋搭桥了——我们在进行这个计划之前,曾对目标的选择下了一番功夫,在选择的条件上做过多方面的比较与深入查访,有关对象的家世、渊源,地方背景,财产状况,甚至个人的习性、嗜好,为人等也都测探得一清二白,了若指掌,我们一层层的往内排,一圈圈地向上套,便形成了这天衣无缝的计划,你阁下也就自动自发地坠入陷阱中了!”
  敖楚戈吸了口道:“你们是怎么威胁那魏黑子的?”柴云帆淡淡地道:“姓魏的开驴马行,做的是旅途生意,干这行营生,必须同江湖道上的朋友有来往,而我们在附近地面上有一点影响力,如果他不照我们的话做,只要我们点点头,他的生意就砸啦——
  更休提我们可以直接摘下他的脑瓜子了!”
  敖楚戈沉重地道:“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魏黑子认识孙道朋,而孙道朋又认识我?”冷笑一声,柴云帆道:“这是最容易不过的事,只要随便一问魏黑子驴马行中的伙计,以及同魏黑子打过交道的江湖朋友,即可知道魏黑子平素的来往,关系一一而姓魏的并非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日常之间,他已把我们想知道的问题说得太多了,因此,我们得悉他有那些江湖关系,然后,再查询这些人当中有谁和你相识,交情如何?于是,孙道朋即脱颖而出,当这些情况全在掌握中之后,我们马上便向赵可诗下手了,不错,我们在向赵可诗下手以前,自是已将他同魏黑子彼此间的关系,同时查得清清楚楚;这连串的环结,套成了一个铸定的形势,再由铸定的形势开始演变为一完美的计划,每一步,每一着,俱在我们预料之内,我们知道你会来,我们所要做的事,只是等待而已,敖楚戈,果然你来了,准确无比!”喃喃地,敖楚戈在咒骂:“娘的,真是大意失荆州了……”柴云帆轻藐地道:“也别把你自己拾得太高,大意?纵然你不大意,亦一样逃不出我们精心编制的罗网!”
  注视着对方,敖楚戈平静地道:“对你而言,柴云帆,我并不陌生;我会在潜入‘十龙门’盗取那‘幻星’的时候暗中见过你——当然你没有发现我——那时,我就觉得你不简单,好像我没有看错,你确然是有几下子!”
  柴云帆冷冷地道:“过奖了,‘十龙门’中似我这样的人物,车载斗量,数不胜数!”
  笑笑,敖楚戈道:“也没有这么个‘玄’法,姓柴的,别高帽子给你一扣,你就腾云驾雾,飘飘然上了南天门啦!”柴云帆生硬地道:“任你俏皮吧,只怕也俏皮不了几时!”
  敖楚戈忽然一挺胸,大声道:“柴云帆,我与你们‘十龙门’之间的梁子是一回事,人家赵可诗的儿子你们绑了票又是一回事,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两桩事不能混成一团,我问你,那赵根泉你们打算怎么办?”柴云帆重重地道:“按规矩办!”
  微微一怔,敖楚戈道:“按规矩办?按什么规矩办?”柴云帆狠酷地道:“不要装迷糊,姓敖的,赵根泉的身价是纹银三万两,我们点银子交人,半点不留难,但是,少了一文也就甭谈!”
  敖楚戈怒道:“你们绑了赵可诗的儿子,只是为了籍以将我引来,如今我来了,你们就该放人才对,哪还能再要赎金?赎金多少原来就不是你我的目的,你们‘十龙门’家当丰厚,也不是靠这一行维生——”柴云帆强硬地道:“我们花费的心血与劳力须要报酬,这就是了;我们主要的猎物就是你,但三万两银子也是附带的收获,‘十龙门’富有,不错,可是银子也永远不会嫌多,敖楚戈,你就把这件事当成真的绑案来看好了!”
  敖楚戈火辣地道:“既然叫我当成真的绑案来看,行,今天我出面了,你们总该给我一个交待!”
  柴云帆怪笑道:“什么‘交待’?”
  敖楚戈暴烈地道:“我这脸面值多少?你们要折个价!”
  柴云帆揶揄地道:“姓敖的,你是迷糊了,我们主要的就是拿你的人,想想看,连你的人我们都要带走,更何况你张脸面值多少?岂不是笑话,你说,看还能值多少?”
  咆哮着,敖楚戈道:“你的意思是分文不减?”用力颌首,柴云帆道:“正是,分文不减!”
  敖楚戈愤怒地道:“姓柴的,你他娘也不要恶劣到这步田地,我敖楚戈纵说不成材,却两肩担得起一个‘义’字,任是钢刀架颈,也不会对你们这种霸道行为低头!”
  柴云帆冷笑道:“好气魄,敖楚戈,只希望你这股气魄要有始有终才好!”
  背后,早已吓瘫要车踏板上的赵可诗,勉力挣扎着往前凑,伸长了脖颈,抖抖索索地道:“英……英雄……别……别再同他们……争,到最后……就怕……大家的性命……
  全难保……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吧……”贾掌柜也哆嗦得宛似打摆子地道:“是……东翁……说的是……英……雄,好汉……不吃眼前亏……凑合着忍这口气……
  三万两……就三万两……强似……赔了财……又赔上命!”
  敖楚戈大吼道:“柴云帆,你们不给我留面子,可是认为姓敖的可欺?”赵可诗惊得就差尿了一裤档,他脸色青白,近乎哀求地道:“别……别……再吃喝了……英雄……
  万一激怒对方……我们就得全跟着……你陪葬在这里……英雄……可怜我有家有人……
  可是死不得碍……”贾掌柜也声泪俱下:“求求你……英雄……好歹放我们过关……你就点了头吧……我六十多岁的人……一辈子积德行善……总不该落个横死碍……英雄……
  银子我们照付……更不会为了此事低看你……你自然是我们心目中的……第一条好汉!”
  上下牙床交颤,在连串的“克克”声中,赵可诗要能站起来,早就下跪了:“英雄……
  孝敬你的份子……一文也不会……少就算……再多加一点也行……我们还是……尊敬你……
  佩服你……只求你……别再逞能了……”满面激动之状,敖楚戈暴跳如雷:“奶奶的我敖某人走三江、过五湖,肩膀上立得人,胳膊上跑得马,水里来,火里去,上刀山,下油锅,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什么样的险恶没经过?谁敢给我姓敖的钉子碰?哪一个又胆敢冒犯于我?今天可好,‘十龙门’居然明着扫我的脸面,我他娘是王八好当气难受,说什么也不成,我拼了!”
  嘿嘿冷笑,柴云帆道:“好一套说词,姓敖的你真会装扮,可就伯吓坏了出钱雇你的主儿哪!”
  敖楚戈怪吼:“老子豁上这条性命,拼了!”
  车踏板上,贾掌柜滚跌下来,他爬着,撑着,抱住敖楚戈的两条腿,老泪纵横地哭叫:“英雄……敖英雄……我们服了你……怕了你……求你别再将我们一起……拿鸭子上架了啊突然一一赵可诗扶着车尾杠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像疯子—样呼出:“各位好汉爷,刀下留人碍……我们答应啦,三万两银子全在驴车上……请各位好汉爷照数点收……
  我们连驴车也一起奉送,只求放了我的犬子,放了我们……”行了,敖楚戈的目的就是要造成这样的气氛,在一方的极度栖惶,一方的极度轻蔑,迅速交银赎票,等打发过这档子事,剩下他自己来应付以后的场面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目前,三万两银子赎票是一文少不掉的,至于以后如何再找回这场“过节”这是以后的事了。
  在敖楚戈来说,事态的发展当然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他根本没有想到绑票的主儿是‘十龙门’,更没想到这桩绑票的勾当澈头尾澈就是冲着他而安排下的圈套,如今,交多少银子赎票已是次要的问题,主要是他自己如何脱险突围;他相信,只要他走得掉,迟早能把这笔冤枉银子找回来,怕就怕连他自己也过不了关,而眼前的颜面是否好看,业已不在考虑之列了!
  这时,柴云帆昂首道:“你怎么说?姓敖的?还要居中作梗么?”咬牙切齿地,敖楚戈大叫:“好.好,你们两个无用的老东西,你们既然不照我的话做,竟然擅自与对方妥协,老子也就撒手不管这档子驴事了,随你们的便去,不要说拿给他们三万两银子,那怕献上你们的全部家当,老子也权作不见!”一边叫骂,他一边走向十几步外,愤恨的仰头望天,不问不闻,不看不视。
  抹着满脸涕泪,贾掌柜呜咽着道:“各位好汉……银子便在车上……敬请各位好汉点点数收下……”柴云帆威仪十足地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包围四周的白衣人当中,立时抢出了二十余条大汉,他们动作熟练俐落,套车、紧辔、扣帘,直到扬鞭而去,从头到尾,也不过是眨几次眼的时间,那么快,三辆驴车已被赶进了沉沉的夜黯之中,车上的三万两白花花纹银,也就泥牛入海,无形无影了。
  目注着那好似自身上割下来的肉一样没入夜色里的银车,赵可诗忍住了眼眶中的痛泪,抖索索地道:“好汉,三万两纹银业已如数奉上,我那犬子……”柴云帆一探手,冷冷地道:“来了。”
  接着他的语尾,就在土地庙后面,一大团黑影凌空飞起,又一个漂亮无比的跟斗翻落于地。这黑影之所以是一‘大’团,因为那是两个人体连在一起的缘故——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
  柴云帆头也不回地道:“许老铁,把肉票放了!”
  那块头粗大,黑暗里看去横眉竖眼,满脸凶像的“许老铁”回应一声,一把拎起了背上背着的“肉票”,三把两把解绑之后,又取下塞在那人嘴巴里的一团布絮,然后,用力在对方背上拍了一记,喝声“滚”,那位仁兄便一如狗吃屎般抢跌出五六步远,同时杀猪也似的哭叫出声:“娘碍……”父子天性,骨肉情深,赵可诗一待认出那是他的宝贝独生儿子之后,便也不雇一切的冲了上去,父子相拥,哭作了一团:敖楚戈端详着那个“赵根泉”,二十来岁的年纪,却生了一付胖敦敦的身材,肥头大耳,颇得乃父真传,模样倒是相当“福泰”,只是,眼下那涕泪交流。惊吓得连哆嗦都走了样子的窝囊像,却委实可怜得不堪一瞧。
  贾掌柜的赶紧踉踉跄跄,走了上去,一面劝一面求,好不容易总算把父子两人分了开来,这位老贾掌柜的又叫过来瑟缩在那边的三个车夫,帮忙搀扶,在向柴云帆不停地打恭作揖之后,—行人惶惶然有如丧家之犬般落荒而去……于是,敖楚戈长长吁了口气。
  注意着敖楚戈的动作,柴云帆阴沉地道:“敖朋友,我们也该上路了吧?”敖楚戈放作愕然之状:“上路?上什么路?”柴云帆厉声“少装佯,姓敖的,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嘿嘿一笑,敖楚戈道:“别他娘给我来这一套,哗哗喝喝的。你想唬你那个爹?我一不违圣旨,二不犯国法,三不逆纲常,凭什么要跟你走?”柴云帆粗暴地道:“姓敖的,你侵犯了‘十龙门’的禁地,盗取了‘十龙门’的珍宝,勾结匪人,暗中挑唆本门故友背义求利,利用情势戏弄本门十魁,借刀杀人,更伤害了本门之无数弟子,凡此种种,任是那一样也足够令你分尸八段,化骨扬灰!敖楚戈道:“胡说,这一切都是故意栽诬,有心编排,我完全否认!”
  柴云帆狞厉地道:“铁证如山,只怕不容你狡赖!”
  敖楚戈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含血喷人,胡说八道,简直一派浑话!我潜入‘十龙门’干那当子熊事,乃是受了严宜森、林翔等人的逼迫,我也没有勾结什么‘匪人’,只不过几个老朋友适逢其会,替我帮个场而已;严宜森同林翔他们见利忘义,是他们自己没肝没心,关我鸟事?你们那十条草龙去追姓严的又怎能说我‘利用形势’?
  腿生在他们身上,我又不会来邪法,他们若不动,我吹口气能动他们?杀害你们的手下,是那帮混球想收拾我们,我们为了自卫,不得已才采取的下策,火拼之下,刀枪无眼,他们自己学艺不精,能怨得谁来?如今那‘幻星’也不在我身上,是叫严宜森独吞了,或者他隐藏起来,或者你们业已搜回,却故意在这里喊冤,意图弄个双份本利亦未可定,总之,我绝不承认你们对我的无理指控!”
  真真假假,敖楚戈是一概不管他个羊上树,通通往外推得干净,他也知道今天的场面不可能善了,而既不可能善了,他承认也是那个结果,否认也是那个结果,何不干脆—推六二五,来个死不认帐?一刹间,柴云帆的面孔都气成了铁青,他粗浊的呼吸着,嗔目切齿地道:“敖楚戈,便是你舌上生莲,有一百张嘴,也无法为你的罪行辩解,不论你如何推搪,如何狡赖,我们有凭有据,有人有证,断不会容你开脱,叫你这首恶罪魁逍遥于‘十龙门’的惩治之外!”
  敖楚戈大吼:“娘的皮,你们冤枉老子,还硬要强迫老子,‘屈打成招’?柴云帆,莫说你只是个毛人,就算你是大罗金仙,我也不低这个头!”
  柴云帆冷森地道:“我看你今夜还有什么邪门道可使!”
  “呸”了一声,敖楚戈叫道:“老子受冤受屈,老子就不会服贴,老子就要反抗!”
  柴云帆阴侧侧地道:“你是受冤受屈!姓敖的,你方才的狡辩,多有前后矛盾,无以自圆其说之处,总言之,你是罪魁祸首,头上生疗,脚跟流浓,你已坏到透顶;我不问你所谓的几个‘老友’为何恰巧‘适逢其会’,不问你他们肯替你‘帮朝却不肯替你抗拒严宜森、林翔等人胁迫的因由,我也懒得详告你那些‘老友’被擒后招的是些什么话,严宜森遭虏后如何吐的实?我只凭你擅闯‘十龙门’禁地,盗取本门珍宝,又敢害本门弟子等事,便要拿的问罪!”
  敖楚戈大刺刺地笑道:“行,老子也豁上了!”柴云帆幽冷地道:“如许场面便是全为你安排下的,敖楚戈,你不豁上也不行,而你豁上,结果不会有二致!”
  钢棒子上肩,敖楚戈汕笑道:“假设就是列位这些角儿的话,我不是放句狂话,就伯交手以后的结果就会大大出乎你们的想像了!”
  哼了哼,柴云帆道:“你并不是拔尖儿的,我们也不是三九流的,所以;敖楚戈,你的狂傲与嚣张便愚昧幼稚得可笑可悲了!”敖楚戈笑道:“灵不灵一试便知,我说柴老儿,你要是轻估了我,就是你的霉运到了!”
  柴云帆冷硬地道:“姓敖的,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一挺胸,敖楚戈道:“不错,我就正是这么付贱毛病,问题是,柴老儿,你倒要摆出一具棺材叫我看看呀!”
  柴云帆阴沉地道:“你就会看到的,敖楚戈,就会了!”那边的“许老铁”大吼道:“柴头儿,还与这厮多说什么?下令做翻了他万事皆休!”敖楚戈正眼也不瞧过去,轻藐地道:“姓许的,你省点力气吧,我知道你的跟斗翻得好——适合耍猴戏!”
  那“许老铁”顿气涌如山,破口大骂:“狗娘的敖楚戈,你竟敢嘲笑我?我活劈了你这畜生!”
  伸出左手小指头勾了勾,敖楚戈眯着眼,道:“姓许的,我们打个赌,如果你有种先与我单挑,我就给你叩个响头,而且,我一手掐着老鸟一手陪你玩几趟!”
  一下子红了眼,那“许老铁”大吼着疯虎一样往上冲:“狗王八蛋,我这就劈死你——”敖楚戈嘻嘻笑着,但双目森酷如刃,他右手握棒的五指淬然紧缩——猛然往中间一拦,柴云帆暴叱:“站住!”
  “许老铁”被柴云帆挡住去路,不禁又怒又躁地跺脚吼叫:“头儿,柴头儿,你听听这灰孙子说的话,可是些人种说的话?再不教训他’,他就骑到我们头顶上来啦,你别拦着我,让我来收拾他!”
  柴云帆萧索地道:“退下,不要乱了我们预定的步骤!”
  “许老铁”才待抗辩,围立四周的白衣人忽然齐齐躬身垂手,在—片突兀凝成的凛烈涩窒气氛中,朝着黄泥小径那边的包围圈并立时,分开一道缺口,十条白色身影,徐徐又肃穆地鱼贯而入。
  -------------
  大唐中文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