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铁血侠情传》

第 二 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往渤海的海口去,从这“泰和镇”出发,约摸要三天三夜的时间,这是指普通脚力而言,若是紧赶—程,三天两夜也就能到了。
  敖楚戈与李映霞各乘一骑,奔行甚速,但内行人—看即知,敖楚戈的马儿乃是万中拣一的龙驹之属,比起李映霞那匹寻常马儿来,要好上太多,因此这—路上,敖楚戈等于全在凑合着李映霞的坐骑往前赶,他的马儿根本没有发力奔驰。
  李映霞骑在马上,面庞紧绷,双眼直直注视前路,一句话也没有说。
  双骑奔了一程,敖楚戈开腔道:“喂!李姑娘,什么事惹得你心头不欢呀?自打镇上出来,你就不声不响,似是谁得罪你一样……”李映霞横了敖楚戈一眼,没有出声。
  手指头在缰绳上绕了几绕,敖楚戈笑道:“我在想,世上的事,时常总难免有些不合理的混帐搭配……”忍不注放缓了马,李映霞悻悻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敖楚戈—本正经地道:“譬如说吧:你那老子,在江湖上出了名的坏得透烂一一酒、色、财、气加上奸杀掳掠,可以说没有坏事他不会干过,而且黑吃黑,以强凌弱,无信无义,凶恶暴戾到极点,但是,却偏生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这不是匪夷所思么?也不知是他上辈子修了什么德,居然凭白拣了个宝回来:“李映霞大声道:“你不要瞎扯,我是我爹的亲生的。”
  哈哈大笑,敖楚戈道:“所以我说这样的搭配太不合理呀!
  李严良这种熊货,怎么该有像你这样天仙似的闺女?”李映霞狠狠瞪了敖楚戈一眼,咬道:“我不和你说了!”一抹去额上的汗渍,敖楚戈道:“别生气,我说这些话乃是有感而发的,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
  李映霞委屈地道:“除了嘲弄我,你难道没有别的可谈?”抚弄着马儿飞扬的鬃毛,敖楚戈笑道:“有,当然有——譬喻说,我还不知道你会不会武功呢?据我猜测,你该多少懂得一点。但是,只怕精不到那儿去,对不?”李映霞老老实实地道:“不错。至少比起你来,我所知的这点武艺,是不值一谈的。”
  说着,李映霞瞟了膘敖楚戈斜斜背在背后的那只黝黑色的钢棒。
  敖楚戈笑道:“我和你一样一——凑合着唬人罢了。”
  李映霞忽道:‘敖楚戈,你后面背的这只钢铁的棒子,可仅是一只钢铁的棒子?”
  敖楚戈道:“你说呢?”摇摇头,李映霞道:“我认为不会这么单纯。”
  眉毛一挑,敖楚戈道:“其实,如若你不曾听人说过。仔细看,也可以发现,这并不只是一根钢铁棒子而已。”
  这时,双骑并辔,已奔过一片起伏的荒野地面,前头,靠着几株合抱的大椿树下,正有一片茅顶酒铺,青布酒招,高高挂起,迎风招展。
  李映霞接着方才的话题道:“棒子中心,可另有兵刃?”敖楚戈一晒道:“你想看?”
  点点头。李映霞颇有兴趣地道:“想看。”
  朝前—指高桃的洒招,敖楚戈道:“先歇歇马吧,也跑了一下午了,到前面的酒铺子我们打尖,也好润润喉。”
  李映霞不放松地道:“但你可要让我见识一下,你那只铁棒子中间的东西。”
  敖楚戈道:“迟早你总会见得着的。”
  在那片酒铺子的旁边,有一道简陋的栓马栏,这种专做过路客商生意的酒铺子,大多有这样的设备;敖楚戈牵着两匹马朝栏前走,李映霞则独自一个人站在酒铺子的门前等他。
  酒铺里,刚好有两个牛高马大的彪形汉子走出来,看光景两位仁兄全喝了个七八成的醉意了,他们勾肩搭背地朝外走,—路跌跌撞撞,脚步舱跟。
  李映霞闻到了一股子冲鼻而来的酒味,便不禁厌恶地偏过脸去,同时,也往—边站出了好几步。
  两个大块头正朝外嘻嘻哈哈地撞了出来,李映霞这一躲让,反而引起了他俩的注意,于是,两条大汉齐齐站注先是醉眼迷糊地互觑一眼,两个人又同时哈哈大笑,那个满脸疙瘩的大汉,首先抛开了同伴搭肩的手臂,酒气熏人的走了上来。嘻皮笑脸地,淫声哼唱:“老酒一喝心开那里怀……妹呀子……怎的你才来……铺上的……呢!那个被褥你先摆好……”李映霞又退最一步,别过脸去,不理不睬。
  摸着脸上大小凸凹的骚疙瘩,一边用力的挤着褐黑色的小疙瘩头,这位满脸疙瘩的汉子,又在那儿口沫四溅的浪哼开了:“我说……那个妹子……呢!你别臊……说着,他的一只毛手便伸了过来,想要摸一模李映霞的下领。
  猛一迟,李映霞避了开去,粉脸泛音。
  另一个酒糟红鼻头的大汉,不禁哄声大笑,乐得又跳又叫。
  长着满脸疙瘩的这一位往前一扑,怪叫道:“你别躲呀!我的心肝妹儿……”闪身到了路边,李映霞嗔目叱道:“瞎了眼的臭男人,你想干什么?”呵呵大笑,疙瘩汉子厥起那张怪嘴,臭气冲天的往前伸:“来,香一个,香一个……”酒糟鼻子的那位嘿嘿笑道:“骚疙瘩,今天你若能把这娘儿带回林子那边睡一觉,我便输你三两银子。”
  长疙瘩的大汉挤眉弄眼地道:“你可当真?你他娘的红鼻子,你可不能瞎风凉,把说话当屁放?”叫红鼻子的大汉一拍胸膛:“要赌么?”长疙瘩的汉子大笑道:“赌!
  老子这就带她回去骑给你看,他娘的。”
  一转身,这位长疙瘩大汉眯着眼,摇摇晃晃地冲着李映霞道:“妹子,听见啦吧?
  我业已和我这位伙计赌上了:来吧,跟我到那边林子头去。呢!不远,走路么?顿饭时光也就到啦!
  去陪我睡上—觉……三两银子的赌注,哦,哦,我分你一两就是了……”李映霞气得双目似欲喷火,她尖厉地道:“不要脸的畜牲……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如此的侮辱一个单身女子,你简直是毫无羞耻,没有人格的坏东西!”
  大笑着,疙瘩汉子抹了一把口涎道:“鸟的个羞耻……鸟的个人格……我们俩相好一次去,才是他娘的正经……来吧!”
  红鼻子又在狂声怪笑。
  李映霞气得浑身颤抖,连话也说不出了,她目光急转,这一看,她更加怒不可遏—
  —原来,那边,敖楚戈斜倚栓马栏,笑眯眯地瞅着这边厢,敖楚戈这模样,就像在看一出好戏那般兴致勃勃呢。
  猛一跺脚,李映霞尖叫:“姓敖的,你还在做什么壁上观?你就任这两个畜牲欺负我,调戏我!”
  微微一笑,敖楚戈道:“你不会教训他们么?”疙瘩汉子色迷迷地道:“是呀!那位老哥开了腔啦!妹子,你就不会教训我们么?你那又白又嫩的小于,触在身上哪块地方,也都是叫入痒到心底,麻进骨髓里的哪……”李映霞厉声道:“你下流!”往前一上步,疙瘩汉子双手摸向李映霞的胸部,一边呵呵笑道:“上流的在这儿。”
  身形微弓,李映霞的左足倏弹,风声响处,疙瘩汉子险极的一个倒仰躲了开去。
  一侧的红鼻子拍着手大叫道:“好家伙,看不出这妞儿还会两下子呢!骚疙瘩,这就更够劲啦!”
  咆哮一声,疙瘩汉子怪吼:“你这臭按子.居然敢暗算你家大爷。”
  李映霞蓄势以待,极度鄙夷地道:“简直比狗都龌龊!”
  往右一晃,疙瘩汉子却极快的闪到左面扑上,双掌合击,两脚连扫,动作倒是俐落爽快。
  李映霞跃起三尺,凌空一个跟斗翻转,抖起一掌,“碰”地一声将那汉子打得往前抢出四、五步。
  就在这时。
  斜刺里风声疾劲,那红鼻子猛袭向李映霞的背后。李映霞扭腰移闪,那红鼻子又往后倒挫,反手掌,暴劈向李映霞的面颊。
  蹲身,仰头,李映霞手腕飞缠,刹时刁住了对方手腕,她奋力扯带,单足旋伸,那红鼻头。已一个狗吃屎的跌出了三尺之外。
  后面,疙瘩汉子疯狂了一样冲向李映霞。
  冷冷一哼,李映霞跳到一边。疙瘩汉子扑空之下,倏掀衣摆,寒光闪处.—柄鬼头刀已到了手中。
  红鼻.子也挣扎着从地下爬起来,满脸的灰土染沾着满脸的血污,连面颊上的皮肉也擦掉丁一大块,那个模样,好不狼狈滑稽。
  疙瘩汉子的醉意,此时也醒了一半有多,他恶狠狠地叱叫道:“红鼻子,今天非宰了这贱人不可,不出这口气,我一辈子也不得安宁。”
  一探腰际,“哗啦啦”暴响声中,红鼻子腰里别着的一条三节棍也撤了下来。他咬牙切齿地大吼:“我们先把这臭按子摆平,玩过后便丢到山坑里去喂野狗。这贱人今天是死定了!”
  李映霞冷冷地道:“你们两个畜牲上来试试看。”
  怪叫—声,疙瘩汉子挥刀立即劈来,但见冷电闪眩中,红鼻子的三节棍,已长蛇也似的由另一个方向暴响着当头砸下。
  李映霞飞快腾跃,同时立即出手反击。
  三个人走马灯一样团团簏战,只见人影翻飞疾掠,此进彼退,忽左忽右,倒也相当热闹。
  敖楚戈业已从栓马栏那边走进酒铺子里,他也没有理会早已吓得没有人色,浑身哆嗦的酒铺主人,管自取了一筒老酒,搬了张竹椅,坐到门口来,—边喝酒,一边翘着二郎腿观战。
  逐渐地,李映霞落了下风。
  那两个汉子功夫不弱,尤其那一股子狠劲更属锐不可挡,他们又都执着兵器,时间一长,李映霞便有些招架困难了。
  李映霞的兵刃挂在马鞍上。
  喝了口酒,敖楚戈笑道:“李姑娘,可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在刀光棍影中气喘吁吁地穿走闪挪着,李映霞恼恨地叫道:“你还在看什么光景?”摇晃着腿,敖楚戈好整以暇地道:“放心,你输不了。”
  连连躲过三棍一刀,李映霞翻掌斜劈对方,立即又叫着道:“快来呀!你!”
  又喝了一口酒,敖楚戈抹去唇角的酒滴,轻描淡写地道:“要我亲自来对付这两个饭捅?他们配么?”三节棍险险擦着李映霞的鼻尖扫过,惊出了她一身冷汗,侧滚中,又险极的让厂疙瘩汉子的一刀,她不禁气急尖叫:“你痴了!你还在犹豫什么?”敖楚戈笑道:“听着,照我的指示动作。”
  李映霞又旋身避开一刀,她急道:“见你的大头鬼!”
  敖楚戈清晰短促地道:“往右跃。”
  本能地朝右跳出。李映霞才觉侧面的棍风挥过,敖楚戈的声音,又及时地传入耳中:“旋滚三尺,出腿。”
  李映.霞如言侧滚三尺,双腿飞出之下,就那么准,刚好就赋上疙瘩汉子的背脊梁,将这坏东西一家伙踢了个大马爬。”
  “前扑五步,大旋身,双掌侧挥。”
  敖楚戈的声音急促连贯,李映霞立时动作,红鼻子楞头楞脑的挥出七棍便完全落了空。他正莫名其妙,李映霞已神鬼莫测来到身侧,双掌候到。
  弓背暴退,红鼻子的三节棍,“呼”的往上扬起。
  敖楚戈吃吃一笑:“帖地回转出掌。”
  李映霞随声进,红鼻子的三节棍凌空打虚,李映霞的右掌,却已斜斜地劈上了他的腰肋,将他打得一个旋转,横摔出去。
  香汗淋漓,李映霞却呆呆地站立着发楞,她简直不明白,自已是怎么样打赢这场仗的。
  敖楚戈舔舔唇道:“过来歇会吧!你胜啦!”
  怔怔地望着敖楚戈,现在,李映霞才知道人家为什么在江湖享有如此盛名,威声更是这般喧赫了——武学之道,竟然恁的虚玄,这略略的一点,却胜过比试者多年也悟不透的窍要,而且,更在动作上有着难以置信的奥妙发挥。
  敖楚戈眨着眼道:“你在发什么楞呀?”走了过来,李映霞面红如霞,微喘着,忸怩地道:“谢谢你了……”敖楚戈正想回话,却又伸手将李映霞拦到一边去,原来,刚才摔跌倒地的两位仁兄,业已爬了起来,两个人竟踉踉跄跄地走向这里。
  在六、七步外站定,那疙瘩的汉子嘶哑地吼叫道:“你这在阴处算计人的狗种,背后放冷箭不是英雄,有本事就面对面的硬干一常”眯上眼,敖楚戈道:“说的是我么,乖儿?”红鼻子怪喊着,三节棍又举了起来:“我操你的六舅,你还装你娘的那门子蒜?
  全是你暗里做的手脚,否则,这婊子凭什么能占得了上风?你给老子滚过来领死!”敖楚戈和气地道:“你们两位,还是转个身,迈开腿,拼力逃命去的好!你们要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否则,怕你们就一辈子也跑不动喽!”疙瘩汉子气冲牛斗,灰头土脸地咆哮:“放你娘的屁2我们要活劈了你这王八羔子!”
  红鼻子也跟着叱喝—一一边搓揉着方才挨了一掌的部位:“给老子滚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邪龟孙!”
  安坐不动,敖楚戈展颜笑了:“你这生了—个酒糟鼻子的猪头三,你注意了,我现在就干掉你。”
  “你”字尚跳跃在空气中,—溜冷电已笔直暴射,红鼻子但觉眼前一亮.连什么光景也没看清,整个人已窒息着倒仰出去,咽喉中血.喷如泉,三节棍脱手抛起了一个老高。
  疙瘩汉子在一惊之下才往旁躲,脑侧候凉,他的一只耳朵业已血淋淋的飞上了半天。
  敖楚戈仍然端坐椅上,就着竹筒喝酒,他是那么安详、从容,就好象他根本未曾离开过这张椅子一样。
  看得较清楚的是站在后面的李映霞,但是,她也仅只是发觉敖楚戈的身子只是向前微微的仰了—下而已,甚至连她也没察觉敖楚戈手上的那溜寒光,是怎么出现的?是怎么隐敛的?疙瘩汉子掩着伤口僵了一僵,却立即见了鬼似地狂号着。
  转身飞逃而去,他是跑得那等的快法,倒真的个如敖楚戈方才所警告他们的话——
  最好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吁了口气,敖楚戈看也不看那逃走的人一眼,悠然地道:“李姑娘,你不妨进去喝口水,净净脸,我们再歇一会就该上路了。今晚投宿三十里外的‘徐家墟’,那里我熟,可以找个合适的地方下榻。”
  神态中,敖楚戈就像完全不知道他刚才杀过人般,半点激动或怜惜的表情都没有。
  李映霞觉得喉咙发干,她涩涩地道:“敖楚戈……那人怕是死了。”
  笑笑,敖楚戈道:“一定死了。我出手之下,可以确定自己创敌的分寸,决不误失。
  方才.我原也未曾打算叫那猪头三活着迫遥的。”
  李映霞笑又笑不出来,她呐呐地道:“你出手,好快……”敖楚戈平淡地道:“半辈子功夫练下来,也无非是练的这个‘快’字。李姑娘,生死存亡,往往也就分别在那一发之微的快上,你千万要记住了。”。
  李映霞道:“我会记得。”
  敖楚戈安详地道:“与人对搏,不出手便罢,一旦出手,必须制敌机先,采取主动。
  不干便不干,要是干了,你就得横下心来,一路于到底。”
  不觉机伶伶地—颤,李映霞苦笑道:“我,我自己知道,我不是惯于杀人的材料。”
  微微一笑,敖楚戈道:“这样最好。其实杀人取命,亦非乐事,有更佳的消遣法,才是比较愉快的。”
  李映霞轻轻地道:“我们走吧。”
  敖楚戈问:“你不进去喝口水,擦擦汗了?”摇摇头,李映霞道:“不必了,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站了起来,敖楚戈在竹椅上放了—小块碎银,过去牵过马匹来,与李映霞双双上马,头也不回地奔向前面的道路。
  蹄声清脆地敲击着地面,一下一下地传向远处,鞍上,李映霞的形色,有些儿惶惶不安,她不时左顾右望,在探察着什么动静。
  敖楚戈懒洋洋地道:“不用看了,他们会来的。”
  吃了一惊,李映霞忐忑地问:“你是指……”敖楚戈笑了笑,低沉地道:“刚才吃了亏的那位朋友不会就此甘服的,他一定回去搬请救兵去了。你不记得他说过要带你到什么林子里?他还表示那地方离此不远,走路也只顿饭功夫便可到达。所以,我判断他们就要来了,或在前面,或者就在附近。”
  不自觉的地放缓了坐骑的奔驰的速度,李映霞有些不安地道:“你肯定—一那个登徒子真的一定会找人来向我们报复?”敖楚戈道:“这是无庸置疑的。”
  咬咬下唇,李映霞摇摇头:“真是无妄之灾。”
  敖楚戈笑道:“那两个不开眼的小子完全是自找的、在他们受到教训之前,原有很多机会给他们逃生,但他们自己放弃了,奈何?”李映霞轻声道:“我发觉,你对流血残命的事,好像天生成的无动于衷,一点也不认为那有什么不得了……”’微微一笑,敖楚戈道:“本来就是这样,流血残命又哪算得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李映霞喃喃地道、“冷酷。”
  敖楚戈道:“当你经历多见识多了,也就会和我一样的感觉麻木啦。”
  李映霞轻轻叹着:“这种事,不是没有见过,而且,说老实话,我也见得不少,但我却一辈子也不会习惯。叫我见人流血毫无感触,这是不可能的。”
  敖楚戈道:“你的令尊双手沾血,杀人如麻,他平时没教你怎么去适应这样的环境?”
  哼了哼,李映霞道:“我爹并不似你形容的那样恶劣!”
  敖楚戈哑然失笑:“当然.至少在你的立场上来说是如此。”
  抽了腋下的丝巾来揩揩鼻端上的汗珠,李映霞没好气地道:“敖楚戈,怎么每次和你说话,讲着讲着你就讽刺到我爹来了?”敖楚戈道:“这不是讽刺,我说的是实情。”
  一瞪眼,李映霞嗅道:“实情?见你的鬼,完全是歪曲事实!”
  敖楚戈轻描淡写地道:“你这样替令尊掩饰强辩,固然出自一片笃孝。但你心中却是虚惭得很,可是?因为你自己也明白,令尊的所行所为的确令人不敢恭维……”李映霞气咻咻地道:“姓敖的,请你不要老在这个无聊的问题上绕圈子了,行不行?”感喟地摇摇头,敖楚戈道:“真是江河日下,我……”疑惑地看了敖楚戈一眼,李映霞问道:“什么意思?”敖楚戈道:“本来,你称我为‘敖壮士’,后来又连名带姓地叫我敖楚戈,如今,干脆就吆喝着‘姓敖的’了,在你的心目中,我显然是越来越不值钱,越来越没份量了,这不是‘江河日下’又是什么?所以说,我似乎也真不懂得做人……”李映霞不禁粉脸微热,口中却强横地道:“这都是你自己找的——你不该随意污蔑我爹,更不该……不该提出那样混帐不要脸的臭条件来要协我,你既不自尊重,我就可以随便叫你!”
  敖楚戈笑笑,道:“令尊老大人素行如此,叫我如何为他美言承奉?而你我之间的约定也只是彼此交换的代价而已,蒙你允诺,又何谓‘不自尊重’?”窒了窒,李映霞道:“你是强词夺理!”敖楚戈闲闲跑道:“女人蛮横乱来,都是同样的莫明其妙,硬要将是作非,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水汪汪的凤眼斜睨,李映霞道:“听你口气,像是认得不少女人,而且颇有此项行径啦?”敖楚戈吃吃笑道:“浪迹天涯,这种艳遇有时是难以避免的。”
  李映霞俸然道:“不要脸!”
  敖楚戈道:“吃醋么?”
  李映霞咬着牙道:“我吃你什么醋?”
  哈哈一笑,敖楚戈道:“如果吃醋,便是证明你已对我产生情感了。有了情感,我相信,当你履行条件的时候,我们彼此间都能享受到更高的心灵上的升华。”
  脸儿倏红,李映霞又羞又窘地道:“你,你,你……你简直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
  敖楚戈平静地道:“狗嘴本来也不是长象牙的地方——就如同我不堪比拟正人君子是一个道理。但我却承认你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孩子……”李映霞忽道:“敖楚戈,假如——我在你救出我爹之后,不答应履行条件,你会怎么样?”吃吃笑了,敖楚戈道:“这话问在我尚未救出你爹之前,总算很不错,因此我也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你届时毁诺食言,我将会继在‘十一邪’之后再掳禁你爹,但那个时候,便将不是以你自己的身体可以交换得了的。你还不明白,如若我要糟塌一个人起来,我的方法是多得不胜枚举的……”暗中吸了口凉气,李映霞道:“但……假使你救不出我爹,或者救出之后你身受重伤又怎么办呢?”敖楚戈顿首道:“问出这两个问题,足证你还稍有头脑。当然,救不出你爹,你自不必履行条件,事实上,那时即使你想履行,也没有对象了。如果救出你爹之后,我却身受重伤了,不能接受你的诚意时,我当然自首放弃,算你白拣了便宜!”
  李映霞忍不住笑道:“你的回答这样干脆,倒像是早已胸有成竹!”
  敖楚戈道:“我做什么事不先有腹案?你以为我都是出于一时的冲动么?傻丫头!”
  李映霞厥厥嘴,道:“我不是傻丫头。”
  敖楚戈道:“很好,我比谁都希望你不傻。”
  -------------
  大唐中文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