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天宝志异》

第二十九章 土崩鱼烂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钱来发试着以他特殊的身法来迷惑敌人的注意力,当他的躯体连续展现出虚实不定的数条幻影时,石樵农立刻老辣的将攻势变做了守势不对任何闪动间的影像轻举妄动,这样一来,钱来发就大大辛苦了。
  突兀间,那边的楚雪凤娇叱一声,缅刀斜飞,“当”的弹开了一双不知来自何处的没羽钢箭,而刀锋尚在回卷的须臾,方熙的银竿已乘机穿刺,尖端抖起,竟自楚雪凤的左臂上带起一溜血水!
  钱来发身形晃闪如电,口里大叫:“小心埋伏,楚姑娘,这是‘冥箭’柴邦那兔崽子使的坏,没羽钢箭上淬有奇毒,可千万不能沾肌!”
  缅力奋力抵挡着长竿的攻击,楚雪凤的额头鼻尖也已见汗,她微喘着回应:“你自己也要多留神,大佬,姓柴的能暗算我,就少不得暗算你。”
  铜锣便在这时抹着钱来发的脖颈削来,他的左臂竖起硬接,右臂抛了一个半弧反斩,但石樵农手中的鼓槌蓦地翻敲,双方出式尚未相触,也已化解!
  三点乌光,便凑在这个节骨眼上倏射而至,钱来发脚步闪错,斜闪六步,还来不及破口大骂,石樵农的鼓槌斗然划映出七个小圆,照面圈到。
  形势已演变到这个地步,钱来发明白非要拿老命来搏一搏不可了,他知道,只有他这一局赢了,整个战况才有胜算,否则,后果还真不堪设想一一那七团黑黝黝的光圈炫游不定的飞来,铜锣则已璀璨的扬在头顶打转,对方是个什么心狠手辣的打算,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就在电光石火般的接刃之前,他弓背曲腰,猛一低头抢迎上去,同时长身扭转,右臂一伸倏夹,竟然硬生生,夹住了石樵农刺来的鼓槌,这当口,他更用力向对方贴近,以减少铜锣造成的伤害。
  旋飞的铜锣,是必然会对钱来发造成伤害的,他的动作甫于瞬间展现,亮黄的光环已经切落,光环划过钱来发的背脊,任是他皮粗肉厚,他顿时翻绽开一条尺多长的血口子,嫩红的肌肉与腻白的脂肪相映颤搐,又马上被鲜血溢满。
  石樵农拼命后退,下垂的铜锣“嗡”然震响中二度上扬,但是,钱来发已不可能再给敌方第二次机会了——他上半身猛向前俯,左臂暴起,刹那间做了十二次幅度极小却速度极快的挥斩,于是,石樵农喉咙更发出一阵宛如塞痰般的呼噜声,躯体骤然连连打旋,每一旋转,都洒出—轮血雨!
  在承受痛苦的过程间,石樵农的反应显然与众不同,一般人是无有皮相的征兆,才继之以声响的配衬,可是这位“魔锣”的情形却完全相反,他是先有声响的表达,才有皮相的应和,然则不论过程的正反,事实永远是事实,他败了。
  此时此地,失败只代表了—个意义一—死亡。
  石樵农的全身上下,纵横布列着七条可怕的伤口,条条都是要命的伤口,在那一瞬之间,他仍然躲过另外同时发动的五次攻击,虽然结果未变,却足以证明他的火候精到!
  钱来发以大回转之势借力蹦开,他这一走一带,劲力强猛,不仅扯脱了石樵农手中的鼓槌,更将这位“魔锣”原本挺立不倒的身子拖翻,躯体仆倒的沉闷声响,仿若是一把尖刀剜绞着“邪竿”方熙的心,凄厉的长嚎声出自方熙的嘴里,人便同一时疯狂的野兽般扑了过来。
  钱来发非常欢迎姓方的有这种激情表现,因为他十分清楚,被盛怒或冲动所淹没的人,理智便相对的减少了,理智减少,任何措拖即不够谨慎,高手搏杀,需要的正是敌人这种缺点。
  长竿抖映着漫天的星芒洒落,钱来发突兀身形晃移,由一个体形幻做了三条影像,方熙啸吼着挥竿罩卷那虚实不定的三条影像,于是,三条影像猝归为一,选择竿力最弱的侧角暴弹而起,方熙大喝,塌肩抽竿,却只能追上钱来发的衣袂,“连臂蓝”的莹莹冷光,已在钱来发飞掠方熙头顶的刹那间闪溜过这位“邪竿”的后颈。
  嗔目切齿的人直往上抛起,不知是由于锋刃的拖带之力抑或腔内鲜血的推涌之力,一颗脑袋就这么情景怪异的蓦然腾空,正与“三枪成劫”厮杀中的“驼虎”简翔,睹状之下甫在颤栗,屠无观伺机已久的点钢枪也已老实不客气的戳进了他的肚腹!
  钟沧两眼尽赤,面孔扭曲,不待屠无观的点钢枪鬼嚎不绝的简翔肚皮内拔出,他的一对大号判官笔已交并挺刺而去。
  屠无观拔枪的动作并不很快,甚至可以说,他故意并不很快,好像在等候钟沧的攻击而预期有所配合一—晶亮的笔尖眼瞅着即将沾触到屠无观的背脊,九步之外的巫子雄倏忽伸枪拄地,人便在枪尖点地的—刹借力翻滚,半空中立时寒芒飞曳,直到钟沧腰肋。
  钟沧约莫真是豁出去了,险况骤生,他居然仍不放弃对屠无观的刺杀行动,仅只左笔反挥,意图攻守两全。
  变化是异常快速的,钟沧单笔反挥,屠无观的点钢枪立刻石火般倒挑而出,力沉劲猛又迅捷无比,“当”的一声竟:重重砸掉了钟沧右手上的大号判官笔,更把这位“飞蛇会”的瓢把子带了个踉跄。
  破绽便在这个踉跄里了,巫子雄双手握枪,吞吐宛似蛇信,三枪并做一刺,钟沧大吼着倒退,胸膛上也已现出了三个等距相偌的血孔。
  屠无观手腕倏抖,又是一枪刺出,欲仆未仆的钟沧身躯突的一僵,枪尖已从他的前心透穿!
  一双没羽钢箭乌光微闪,快不可言的射向屠无观双眉之间,他抽枪急挑,已是不及,斜刺里,巫子雄纵身而上,枪尖点拔,险极的适时挑开,他这一纵一挑,却未曾留意自己露出的破绽,另一双没羽钢箭便在此际猝飞而来,正正射中他的左胸!
  巫子雄中箭的同时,一声惨嚎也出自西边三丈外的那幢石屋檐顶,只见鲁元标的身影起伏闪动,生铁扁担连番挥击,一个躯体便手舞足蹈的摔跌下来,落地的一刹,更碰撞的鲜血四溅!
  屠无观忽地狂吼如雷,长枪脱手飞抛,那边厢正和曲还生打得灰头上脸的“瘦鹤”武青,在尚未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已被飞射过来的长枪兜胸刺穿,强劲的冲力带扯他的躯体连枪七步,才连人加枪一起钉死地下!
  惨烈的搏杀起子预料,却在俄顷间中止,不免给人一种难以接受的怔悚与空虚,周遭—片冷寂,一片僵凝,好像觉得眼前的事实总泛着幻异的味道,不全是真的……
  沉寂中,屠无观拖着蹒跚的步子过去探视侧卧在地的巫子雄,半晌,他站起身来,对着钱来发微微躬腰。
  “来发爷,子雄已经向你老尽忠了……”
  钱来发鼻端一酸,语声沙哑。
  “是我的疏失,竟没来得及救他——”
  屠无观站得直挺挺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来发爷别这么说,子雄的牺牲,正是我们兄弟三人时常自期对你老回报的境界,求仁得仁,子雄必当瞑目。”
  用手背拭拭眼角,钱来发伤感的道:“我们早该揪出躲在暗处施救冷箭的王八羔子才对,—时抽身不出,却造成此般遗憾,真是叫人好恨!”
  楚雪凤走上前来,轻声道:“大佬,放冷箭的人已经被鲁元标从屋顶上砸下来了,他和巫子雄,仅只一个前一步,一个后一步,巫子雄没有白死,眼前就已有了报偿……”
  钱来发注视着石屋下那具血糊淋漓的尸体,神色间透自内心的憎恶:“世道总是轮转的,存恶念、施恶行的人终究免不了自食其果,这个家伙叫柴邦,是“飞蛇会”的一名把头,素以阴着下毒手见长,我已领教过他好几次,悔只悔没我没找着机会早早将他除掉,害我白白折损了一个好帮手……”
  楚雪凤温婉的道:“你也别太难过,大佬,你没机会做的,鲁元标已替你做了。”
  屠无观从武青尸体拔回他的点钢枪,快步走到钱来发身边,模样就和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故一般,冷静得出奇的道:“来发爷,‘飞蛇会’是一个帮口,除了眼前就歼的—干死敌,应该还有其他人在,我认为这场拼杀只是暂时中止,并非结束,请示来发爷,我们是等待对方展开第二波攻击,抑或主动反扑?”
  钱来发双目灼灼的向四面搜视,活却说得慢条斯理:“你只讲对了一半,屠无观,如果端以‘飞蛇会’而论,这场火并算是结束了,但整个状况却仍有延续的可能——”
  屠无观不解的道:“尚请来发爷明教。”
  钱来发凝重的道:“我的意思很简单,‘飞蛇会’的首要人物全已死亡,连他们请来助阵的几名高手也一个不存,所谓蛇无头不行,剩下的一些小虾小蟹根本发生不了作用,我猜这批喽罗早已闻风逃散,不敢回头,‘飞蛇会’算是土崩鱼烂,彻底瓦解了,而留着一条尾巴在那里的并非‘飞蛇会’,乃是‘九贤堂’,到现在为止,‘锈刀落魂’司马驭龙及‘驼怪’尚三省皆未露面,他们这些日来,一直和‘飞蛇会’的人搅和在一起,遇上这个大节目,岂有置身事外的可能?其隐匿行藏的目地,必然别有所图,因此,我们与‘飞蛇会’之间的阵仗已经了结,但整个战况并未结束!”
  楚雪凤道:“说不定司马驭龙他们一看情形不对,他和那些小角色—样脚底抹了油……”
  摇摇头,钱来发道:“你错了,他们不是这种人。”
  哼了哼,楚雪凤道:“大佬,‘九贤堂’那几块料我也见识过,未必有你想像中那样三贞九烈,骨节硬朗,明明大势已去,莫不成他们还会不惜牺牲的孤注一掷?”
  钱来发发叹了一口气:“此事不关格节,楚姑娘,乃是仇恨,你知道,仇恨往往会使人心胸狭窄、理路歪曲,有时候更形成一种压迫使得人去做—些原本不想做的事。”
  楚雪凤闻言嗒然一一她是过来人,自则明白仇恨本质的恶毒与可怕,仇恨兴起的时候,不止像一把烈火燃烧着心肝五脏,犹似连灵魄都置于煎熬中了;沉默半晌,她无奈的道:“假若确是如此,司马驭龙他们为什么还不露面?他们要等到什么辰光才打算用行动来复仇雪恨?”
  钱来发道:“楚姑娘,你不要忘了,司马驭龙和尚三省是什么出身!”
  楚雪凤唇角微撇:“拿杀人放火来糊口的货而已,还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出身?”
  钱来发颔首道:“对了,他们既是职业杀手的底子,便习惯在紧要关头上用他们传统的方式行事,我判断他们不会以正面对仗的方法下手,大概将采取狙袭的手段,从现下开始,我们都该加以小心了!”
  楚雪凤恨恨的道:“这是阴毒小人,武林败类,我们看他们是什么卑鄙的手段的事都干得出来!”
  钱来发咧嘴一笑:“你说得一点不错,他们确然是如此!”
  拄枪侧立的屠无观接口道:“来发爷,下—步我们应该做什么?等下去、或是离开?”
  楚雪凤抢着道:“还是走吧,这个鬼地方叫人多待一刻都嫌恶心,尤其大佬受了伤,早点回去,也好早点医治……”
  钱来发尚未及说什么,另—幢石屋顶上人影晃闪,卢毓秀已俨然掠到,他急步趋前,形色略带迷惑的道:“大爷,我们也该收兵了吧?这里已经变成一座空寨,—片鬼虚啦!”
  “哦”了一声,钱来发道:“你和鲁元标搜查过了?”
  卢毓秀道:“当大爷、楚姑娘、和屠老兄三位得手的时候,马上便有几十个‘飞蛇会’的喽罗各从不同的掩隐处急匆匆落荒奔逃,我为了预防万一,跟在后面又很快逐屋搜索了一遍,俱是人去屋空,连鬼影都不见一条,原以为就要收兵了,却不知大爷为何尚在这里盘桓下去?”
  钱来发道:“本来还想再接一仗,看情形,这一仗要挪地方了。”
  卢毓秀迷惘的道:“再接一仗?大爷,和谁接仗呀?此地除了我们,没有半口活人……”
  钱来发耸耸肩:“你忘了‘九贤堂’的司马驭龙及尚三省?我本来认为他们—见‘飞蛇会’落败,便将豁力而出,难得竟沉住了气没有伸头,大概是想另找机会下手。”
  卢毓秀平静的道:“他们的机会不多,大爷,而且胜算更少,气数尽了便是尽了。”
  钱来发乾笑道:“只怕那两块东西不是这么想,我们总归谨慎防范为要;毓秀,去招呼鲁元标来帮屠无观哥俩一把,准备下山吧!”
  下山的行列很短,算起来只有五个人,但步履移动间,却充满了悲凝肃穆的气氛,巫子雄的遗体,单由鲁元标—个独立肩扛,看得出他是非常虔挚诚的在为巫子雄尽这最后一点心意,生铁扁担沉重的顿拄于地,发出极有节奏的“咚”“咚”闷响,恍惚里,便似—声一声敲着丧鼓了。
  楚雪凤傍着钱来发并行,偶一窥视,发觉这位“报应弥勒”竟已热泪满眶。
  ★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