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天宝志异》

第二十五章 刃寒风凄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柴老奶奶见状之下,追扑的势子急急煞住,并匆忙警告她的女儿女婿:“你两口子小心,姓钱的模样不对,恐怕又有花招要使。”
  原本就已心里发毛的程恕与柴蕙贞夫妇,立刻中止了拦截的动作,不但不向前挺,反而双双往后倒退,那种疑惧畏缩的反应,竟大大不似“柴家府”—贯剽悍作风。
  钱来发双臂平伸,有如巨鹏展翅,他神色冷凝的站在原地,仿佛完全无视于周遭的火爆情势,端等着随风直上九霄似的。
  柴老奶奶不由怒气上升,紧握着“凤头杖”缓缓逼近,一边不停咒骂:“姓钱的,你不用在那里装神弄鬼,摆个架势吓唬人,这种下三滥的把戏,我可看多了,黔驴技穷而已,还想我受你的门道?”
  突然间,钱来发身形暴起,怒矢脱弦般扑向柴老奶奶,柴老奶奶冷冷—笑,“凤头杖”倏抖直挥,正迎着钱来发的来势捣至,杖头带起一股回旋的力道,更逆气成涡,声威十分惊人。
  明明看到钱来发扑腾的身影,而扑腾的身影尚在凝形,他已猝向下沉,掠至柴老奶奶左肩后侧的死角——就如同一个人骤然间分化成两个一样,不但过程奇快,其演变之诡异犹为匪夷所思,柴老奶奶挥空的“凤头杖”虽然竭力往后带扫,却已稍慢半分,钱来发猛进暴退,柴老奶奶的臂膀上已洒起一溜血水!
  柴蕙贞看得分明,不禁脱口惊叫:“娘啊……”
  钱来发在退后的瞬息,跟着就是一个空心斤斗翻出,斤斗的落着点,正好是程恕的头顶;柴蕙贞那声娘还没叫完,交错奔流的蓝焰冷芒,已若狂风暴雨也似罩向程恕,力犀劲锐,活脱半边天都涵括在内了!
  程恕连一声骇叫都来不及发出,慌乱里长剑拚命挥舞,力图自保,柴老奶奶一看女婿危在旦夕,也顾不得自己刚刚挂彩,“凤头杖”随着身形同时横出,杖影如山,急卷钱来发。
  没有人察觉,钱来发的脸色在蓦然间转为僵硬,他并不曾完全受制于柴老奶奶的攻击而退避出去,他只是顺着原来的扑掠招式在闪躲,所以,杖影翻腾而来,他也仍然催动着刃芒冷电交织而下!
  利器的磨擦声尖锐刺耳,宛若绞剐着人心,程恕的长剑凌空抛起,人也鬼哭狠嚎着在地下连连滚动——钱来发并非不付代价,他的左颊、左胸两处都被柴老奶奶的“凤头杖”擦过,带走了手掌大小两片人皮,没流什么血是不错,却已紫中泛赤的浮肿起来。
  柴蕙贞一头扑向她的老公,搂着程恕下更惊天动地的号哭起来:“天打雷劈的钱来发,你好狠好毒的心肠唷……程恕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居然把他伤成了这个样?天哪,浑身上下的刀口子怕没有十好几道?整个人就像浴在血里一般了,娘啊,你老人家得赶紧想法子救救你女婿,再晚怕就来不及了……”
  柴老奶奶不只是感到心烦意乱,尤其觉得老脸无光,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女儿这一号一叫,扰乱军心不说,更落了敌人笑柄,混江湖,有这个混法的?她忍不住大吼一声,厉然的道:“小蕙住嘴!眼下正是双方豁命辰光,我们的人哪个不在拚死拚活,岂只你的丈夫而已?你且好生护卫程恕,等事过之后,为娘自有计较!”
  柴蕙贞尽力止住哭声,却心焦如焚的抽噎着道:“娘,女儿不是自私,程恕伤势严重到这个地步,实在不能延误就医的时间……”
  柴老奶奶咆哮着道:“你待叫我怎么办?”
  站在丈许之外,严阵以待的钱来发,突兀冷冷出声道:“柴大小姐,如果你急须送你丈夫就医,我允许你们离开现场,不加拦阻!”
  柴蕙贞蓦然抬头,又是意外,又是惊愕的适:“真的?”
  不等钱来发回话,柴老奶奶已连声破口大骂:“收回你的假慈假悲吧,钱来发,我们柴家人有骨气、有格节,不屑接受你这种虚伪的施舍;我们柴家人自有我们恩怨分明的做法,你流了我们的血,我们便会在你的血里索取代价,获至报偿!”
  钱来发大声道:“因此,虽死亦无憾?”
  柴老奶奶嘶叫着:“当然虽死无憾!”
  钱来发重重的道:“这个人可是你的女婿,太夫人,而原本他是可以不必死的!”
  猛—跺脚,柴老奶奶狞声道:“我们柴家的事,用不着你来管,你端等着挺尸就行!”
  钱来发故意提高了嗓音道:“叫你一声‘太夫人’,真他娘是高抬了你,你这老帮子,实在只是个冷血寡情的虔婆,心态异常的绝物,你害死了你女婿,叫你女儿当寡妇,你有什么好?莫非是你自己早年死了丈夫,巴不得要你女儿也跟着受这种苦?哼哼,我假慈假悲,我是伪善?至少却比你大锣大鼓堂而皇之的下这灭亲毒手要强!”
  差点憋得一口气没喘上来,柴老奶奶面色大变,举杖高呼:“含血喷人的恶毒东西,你你……你,你竟敢离间起我母女情份来?”
  —声凄惨的长号出自柴蕙贞口中,她涕泪滂沱,颤不成声的叫:“娘啊,女儿不孝?女儿什么都顾不得了……程恕流血不停,身子已经开始抽搐,再不马上施救,他就必死无疑,娘啊娘,天下只有一个程恕,他要死了谁能再还我一个夫君来?”
  钱来发打铁趁热,立即接口:“你老公若是死了,柴大小姐,你就只有自认倒霉,谁也没有法子还你一个同样的夫君,你娘单为了颜面着想,几曾顾虑到你的失夫之痛来?为今之计,三十六招,走是上着,我答应决不拦阻,早治早医,你老公尚有生望,再要拖拉下去,就保不得准了!”
  柴老奶奶狂吼一声:“小蕙,不要听他胡扯,我们好歹都要撑持下去,我们决不接受敌人的施舍,别忘了我们是柴家人—一”
  也不知柴蕙贞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猛一下便把程恕自地下肩扛而起,猛冲到最近的一匹马旁,将她老公朝鞍前一放,自己亦翻身急上——一切的过程尚在柴老奶奶瞠目结舌之间,一马双骑,业已泼风似的卷下坡去!
  就在柴老奶奶窒震的须臾,钱来发已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柴家人么?嘿嘿,恐怕出阁的姑娘早不自认为柴家人了!”
  “凤头杖”便在这时有如一条怒龙般挥舞过来,杖力如山似海,呼轰卷扬中,便包括了多少愤怒、多少啮心沥血的怨毒!
  钱来发猝迎而上,双臂运力截击,却在刃口沾上杖头的刹那又分幻为两条影子,由于受到“凤头杖”沾击之后的回弹力道,这虚实莫辨的两条影像幻化得更为快速,一条斜扑,一条上扬,柴老奶奶断喝一声,杖首点戮,同一时间里,尖锐的凤喙竟已分做两个相反的方向跳闪追袭,快狠无比!
  于是,上跃的那条身影,猝然又在一晃之下变成三条并排的幻像,“凤头杖”透过当中的一条虚影戳空,另两条影子倏合为一,蓝芒闪处,柴老奶奶已闷哼一声,踉踉跄跄抢出三步。
  正与楚雪凤杀得难分难解的柴化,可以无视于妹妹及妹夫的险状,却不能无视于老母的安危,他的红缨金枪急速吞吐飞刺,倒滑步,人已一个回旋抢到柴老奶奶身边,金枪长指钱来发,叠声问道:“娘,娘,你老人家伤得可重?”
  “凤头杖”用力拄地,柴老奶奶伸手往背后一摸,果然摸了一手又粘又湿的鲜血;她双目鼓瞪,牙齿错得“咯”“咯”作响:“这王八羔子,我被他糟塌够了,这一下,是第二记了!”
  柴化护在老娘身旁,金枪不停游走移动,又十分焦急的道:“娘,你老人家到底伤势如何?这可逞不得能啊……”
  柴老奶奶粗暴的道:“我只觉得背脊梁上一片火辣,伤口看不见,却怎知是轻是重?总之一时半刻还死不了,你不用管我,且去把那贱妇收拾了再说!”
  柴化犹豫的道:“可是,娘,你目前的情形——”
  打断了儿子的话,柴老奶奶恨声道:“我能否撑得住自己心里有数,你少磨蹭,办你的事去!”
  这时,钱来发已和楚雪凤双双逼近过来,钱来发皮笑肉不动的接口道:“不必走过来跑过去的多麻烦,二位,我们便移樽就教,近前服侍吧!”
  柴老奶奶深深吸一口气,眼睛死盯着钱来发:“姓钱的,看你一身肥肉,满腹油脂,想不到还被你练成了‘幻形大法’,不过,你瞒得我一次,却绝对瞒不了我两遭!”
  钱来发道:“不,太夫人,已经瞒过你两遭了,第一次在你手臂上做了点成绩,第二次刀口子便移到尊背之处,如果再有第三次,我敢肯定太夫人你的体能状况就一定乐观不了。”
  听到对方在计算割自己老娘几刀,柴化这股子难受就甭提了,他金枪一抖,霹雷般吼道:“钱来发,血债血偿,还不过来纳命?”
  钱来发淡淡笑道:“来了,柴大少,这不是已经送上门来了么?”
  柴老奶奶低促的告诫儿子:“千万注意,这姓钱的身手诡异,心性狠辣,常有些出人预料的花样施展,切切不可轻估了他,如今再加上那不知姓什名谁的贱妇为助,我母子虽然亦是联手,却也绝对疏忽不得……”
  柴化额头两侧的太阳穴“突”“突”跳动,面颊肌肉不住抽搐,他闷着声道:“孩儿省得——”
  “得”字才刚刚吐出唇缝,那边便蓦地传来—声哀号,和鲁元标、焦二顺接杖的三名“柴家府”朋友中,有一个正在四仰八叉的倒翻出去,只看那人踣地时身躯瘫沉的模样,就可断定不会还是个活人了。
  钱来发喝一声彩:“干得好,鲁元标!”
  当然他知道奏功夺命的人不可能是焦二顺。
  金枪的寒光有如星芒,猝闪之下已指向钱来发的咽喉,他卓立不动,左臂暴抬,“当”声—响便把枪尖震开,柴老奶奶的“凤头杖”由下上挑,立时夹攻过来,钱来发这次却不躲避,双臂贯力,猛然下压——竟是硬打硬接的招式!
  柴老奶奶没有想到钱来发放敢硬架,她是采取从下往上挑的路数,在力道的运用上先就吃亏,双方的兵器交触,“凤头杖”当场便被压低半尺,只此一刹,缅刀的冷电宛如匹练,抹颈斩到,犀利之极!
  柴化厉叱—声,金枪翻回,却飞劈不中,柴老奶奶气得破口大骂,却只好往后急退,她这—退,钱来发的“连臂蓝”便凝成一面光网,各式的线条灼亮炫丽,以恁般严密的组合罩卷柴化。
  楚雪凤的动作更为钻刁凶悍,当钱来发的光网罩落,她已贴地前滚,缅刀随着她身形滚动有如银波涌激,云霞片片,任是柴化自诩功高技强,在这上下交击之余,也顿时乱了手脚!
  斜刺里人影扑来,柴老奶奶再度回转,杖影纵横,气势凌厉,颇有拚命的意味一—果真是母子连心哩。
  钱来发轻喝—声:“拖闪!”
  人随声走,仿佛星坠光曳,打横里旋飞而去,几手在人们的视觉未及追摄之前,他的双臂已做了十三次交错挥掠,那力拚卢毓秀的四位“柴家府”长客里,块头最大的一位突兀喝醉似的踉跄歪出,人尚未曾仆倒,钱来发已凌空三个斤斗翻回原处一一在这一去—回之间,柴家母子也不过堪堪解围,甫始逼退了楚雪凤。
  卢毓秀的马刀闪过—度半弧,同时高声致意:“谢了,大爷!”
  钱来发脚尖沾地,哈哈笑道:“小意思,小意思。”
  柴家母子睹状之下,那份怨恨,那种气恼,简直到了无地自容的程度;凭他们母子联手之力,居然圈不住正面对杖的敌人,这犹不提,人家更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并在回转之余,顺手追魂夺命,这等光景,已不只是抹灰了柴家母子脸面,尤近乎视其母子如无物了!
  柴老奶奶杖圈杖扬,宛似排山倒海般冲卷而来,她的披风头罩早已抛向颈后,发乱拂肩,脸上的五官全扯歪了:“我要不活活打死你们这一双狗男女,我就自拆‘柴家府’的门楼子,永不再涉足江湖一步……化儿,杀呀,帮为娘的杀!”
  柴化的金枪闪闪,红缨收张仿若血斗,他的神色决不比乃母稍强,那种咬牙切齿的德性,活脱就待生啖了钱来发和楚雪凤。
  战况便在尖厉的嚣叫声里越趋激烈,而钱来发事先并不曾与楚雪凤有过任何并肩应敌的演练,但一朝到了拚命的辰光,两人竟有十分贴切的默契,进退攻拒间严丝合缝,涓滴不漏,彼此一个眼神,一个暗示,甚至某项动作的初期征兆,都能作为延续发展的搭配,也不知是什么因素使然,钱来发只觉得开心之极。
  柴家母子固然悲愤填膺,情绪昂烈,来势有如狂龙恶虎,但实际上,他们仍有他们的计较,决不是红着眼打混战来的——
  单由母子二人相距七尺,皆在长杖金枪互为掩护的范围之内,即可窥知其却敌之策已比先前谨慎得多。
  于是,寒光变幻着各种各式的形象,以迥异的色泽在炫耀穿飞,双方攻拒进退,快如电掣,举手抬足皆向要害,分寸之间便分生死,这一次的近身拚搏,两边全似豁出去了。
  另一头上——焦二顺的双刀,眼看着抖成两朵刀花溜旋到那手使伸缩长戟的朋友身上,那人却突然偏身斜进,灿烂的光影滚过他的肩背,戟尖倏挑之下,已穿透焦二顺的右大腿,更将这位包打听掀出三步之外!
  鲁元标狂吼一声,生铁扁担打横挥击,执戟的这个正待咬牙硬接,鲁元标却是粗中有细,别有计较——横击一半的生铁扁担蓦往下沉,瞬息里向后反挑,招式一变,另一个乘隙掩至,打算抽冷子检便宜的“柴家府”“长客”就倒了霉,手上那柄三尖两刃刀还不曾够上距离,当胸已先挨上一记,带钩的生铁扁担砸入他的胸腔,连骨加肉全与五脏六腑搅合成一团,人在朝后弓抛,而嘴里发出的嗥号声简直就同鬼号没有两样了!
  使伸缩长戟的这一个睹状之余,不由血脉愤张,睚眦皆裂,长戟闪飞,居中挺刺,鲁元标双臂贯力,扁担猛抡而起,就在双方兵器堪堪接触的一刹,那人忽地扬戟移步,左手抬处,一抹冷芒暴射而至。
  这个人固然颇富心机,但他却估错了鲁元标,以为鲁元标便只会直来直去,愣打愣干,他没有料到姓鲁的亦自有一套袖里乾坤——生铁扁划成—道弧线抡起,实则另含玄机,鲁元标人随劲发,整个躯体已倒翻而出,借着扁担由上垂落的力道,顺势一个斤斗石火般闪至敌人背后,不但躲过了对方在近处射来的暗器,扁担横弹的须灾,更重重切上了那位仁兄的脖颈!
  颈骨折断的脆响清晰传扬,鲁元标回带扁担,人已掠到焦二顺身边,尽管正痛得龇牙咧嘴,焦二顺仍不忘伸出大拇指,喝—声彩:“元标老兄,真有你的!”
  鲁元标得意洋洋,却故做谦虚:“小事体,小事体,嘿嘿,算不得什么,真个算不得什么……”
  他二人这边厢正在一唱一合,卢毓秀和敌人的拚斗亦已进入决定性关头,马刀的森森光华甫始抢在一对铁锏之前豁开了那人的肚腹,另—名“柴家府”的长客已揉身蹿扑,手中的一枝狼牙棒原本冲着卢毓秀天灵硒落,却在卢毓秀快速的收肩缩背动作下仅只擦过他的右侧腰胁,锥钉刮沿着大片血肉抛洒,卢毓秀竟咬着牙不吭半声,他的马刀化成匹练,仿佛卷裹着风雷,呼轰的破空声骤起,执狼牙棒的这一位业已脑袋搬家,大好头颅弹跳于空,滚烫的鲜血喷溅,有如飘起漫空的赤雾!
  就在这时,柴老奶奶突然抛下搏击中的钱来发与楚雪凤,杖首撑地,身形有如鸿掠鹰飞,眨眼间已扑到卢毓秀头顶,一杖捣出,其快恍似流光,凤喙划裂空气,响起的声音竟同啸泣!
  甫始歼敌得手的卢毓秀,连—口气尚未及回喘,劲道冲激,业已触体而来,急迫下,待要走避已自不及,他双目暴睁,两手握刀,借着身躯的半旋冲力狠命拦截,“吭当”—声震撞声里,柴老奶奶歪出四步,卢敏秀却踉跄后退,差点便—屁股跌坐在地!
  柴老奶奶银盆似的大脸扭曲变形,眼瞳中是一片火毒,她不管自己脚步尚未站稳弓背挺杖,又是—杖闪掣,直点卢毓秀胸膛!
  双方的距离极为接近,又在卢毓秀立桩不定的情形下,这一杖袭来,不啻有催魂夺命之威,但是,卢毓秀在刹那间亦似豁将出去,他竟不再迎架老奶奶的杖势,身向下偏,贴地斜进,马刀赛雪,猛戮对方肚腹!
  柴老奶奶猝然吸胸凹腹,杖影照旧闪飞,眼看着—副血淋淋的景象就待发生,钱来发已突兀自空而降,双臂贯力,横砸柴老奶奶的凤头杖!
  金铁的交击声随着一串火花爆现,柴老奶奶的杖首风喙洒起—溜血水,人也跟着往左抢出,卢毓秀捂住腰胁,连连打了几个旋转方始勉强站稳,手上马刀拄地,面孔已是灰里泛青!
  钱来发并不给钱老奶奶丝毫喘息的机会,他油汗满布的一张胖脸上凝布着浓重的肃煞之气,人往上跃,同时凌空折回,蓝汪汪的冷电精芒又已交织成网,漫天盖地的卷罩过去!
  柴老奶奶凄厉的狂笑起来,在恁般令人悸颤的笑声里,将她的凤首杖挥舞成层层密密的弧圈,弧圈在迎钱来发的一刹,倏然分聚为两股力道,恍若长江大河,滚滚投入那面芒彩掣闪的光网之中!
  于是,刀锋和钝气的磨擦声便几手绞断了人们的肝肠,光影流炫,风啸尘扬,钱来发粗壮的躯体平飞而起,却在沾地前的须臾换式落脚——他额头上裂开一条血淋淋的伤口,此外,只有他自己知道,恐怕肋骨又断了两根!
  柴老奶奶可就更惨了,她的右手固然还紧握着凤首杖,左手竟已齐腕削落,不但如此,全身上下纵横交错的创痕怕没有十来道?鲜血涌冒,衣裙尽赤。
  挺着金枪正与楚雪凤缠战中的柴化,见状之下不由心惊胆颤,五内如焚,却又偏偏抛不开半步不退的楚雪凤,只急得声声嘶号:“娘,娘啊……他们伤了你老人家,他们竟敢伤了你老人家……”
  斜刺里,蓦地响起一声虎吼,鲁元标形色狰狞的高举着他的生铁扁担,发了狂一样扑袭柴老奶奶,口中一边怪叫:“伤了这老帮子不算完事,宰了这老帮子才叫终局——”
  柴老奶奶神魂震荡,惊怒欲绝,刚待往后抽身,金枪扁扬回带,“呱”的一记,肩膀上一块皮肉已经血糊糊的飞抛而起。
  钱来发吸吸鼻子,适时出声:“且住,鲁元标。”
  隔着柴老奶奶还有四五步远的鲁元标,正在盘算着如何狠命一击砸掉柴老奶奶双手独擎的凤首杖,闻得钱来发的饬令只好紧急收手,他将扁担倏忽抡向一侧,人随抡转的力道回旋,抡出七尺之遥才算站稳了桩马。
  柴化看出契机,人在楚雪凤霍霍的刀光下匆忙游走,言语却赶紧拿了出来:“钱来发,钱来发,你叫这女的停手,我有话说——”
  钱来发微微耸肩,有气无力的道:“楚姑娘,你便歇一会吧。”
  缅刀怪蛇似的卷起,寒芒灿闪,随即敛形,楚雪凤眼波冷冽如同秋水,毫无表情的盯视着肩头流血、面色灰败的柴化。
  生恐楚雪凤抽冷子再行出事,柴化话是哑声哑气对着钱来发在讲,目光却不敢稍移的投注在楚雪凤身上:“钱来发,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颜面了,咱们是否可以打个商量?”
  钱来发慢吞吞的道:“打什么商量?”
  咽了口唾沫,柴化吃力的道:“呃,我们认输,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母子……”
  嘿嘿一笑,钱来发道:“你们本来已经输了,还用得着你来认吗?胜负之分即在眉睫,我为什么要纵虎归山,留卜无穷后患?”
  鲁元标跟着大声应和:“大爷,所谓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可别上他们的老当!”
  柴化急切的道:“钱来发,你如果有什么条件,不妨提出来彼此商量,只要你能够放过我们母子,一切都好斟酌——”
  钱来发望了望那边的柴老奶奶,这位象征“柴家府”权威的人物,仍然双手擎杖,颤巍巍的保持防卫姿态,然而其形容之委顿,气色之憔悴,显见已是强弩之末,再振乏力了。
  鲁元标又在气吼吼的叫嚷:“姓柴的,早不谈条件,迟不谈条件,到了这个关口,你才他娘的软了脊梁,扮一副缩头王八的模样,天下岂有此等好事?我们拿命换命,以血换血;没什么可说的!”
  柴化慌乱的道:“钱来发,杀人不过头点地,立身处世,总要留一步余路,我们‘柴家府’认裁服输,这还不够?你倒是掠一句话下来啊!”
  轻咳一声,钱来发道:“柴冲,我给你留—步余路,你可曾想到也给我留一步余路?”
  柴化只觉得唇干舌燥,喉咙里仿佛掖进一把沙:“有什么话你尽管摆明了讲,钱来发,能受的我—定要下……”
  钱来发凝重的道:“在此之前的事不必去提它了,柴化?假若我大发慈悲,放走你母子二人,莫非你们就会默而以息,不再找我寻仇?”
  柴化立时道:“只要你放了我们母子,钱来发,我可以向你保证新仇旧恨即此—笔勾销,‘柴家府’上上下下,决不会再行侵犯秋毫!”
  钱来发笑了笑:“此话当真?”
  柴化指天盟誓的道:“要是我心口不—,背信食言,便叫我五雷殛顶,不得好死!”
  “嗯”了—声,钱来发慢条斯理的道:“听起来像是不错,然而,你做得了主么?”
  柴化怔了怔,有些不解的道:“钱来发,你这是什么意思?”
  钱来发淡淡的道:“谁都知道,你们‘柴家府’表面上是你柴大少在主事,其实真正当家人乃是令堂柴老夫人,你的承诺眼下固然斩钉截铁,真心诚意,怕的是事过境迁之后,你令堂来个全盘推翻,死不认帐,到了那时,我们今晚上的一片慈悲,岂不都成了白搭?”
  柴化赶忙道:“你过虑了,钱来发,我娘一向尊重我的决定!支持我的立场,尤其这件事,我乃是为了大局着想,我娘必不致反对——”
  摇摇头,钱来发道:“话只是你在说,并非令堂亲口认定,我看,还得老夫人表示表示才好。”
  柴化咬咬牙,提高嗓门道:“娘,你老人家听到钱来发的话了,他既然要你老亲作承诺,你老就应了他吧。”
  柴老奶奶的断腕处,鲜血仍在滴滴淌落,且流得不多的原因,是她早已运用内力将伤口上缘的筋脉封闭,肌肉绷紧,但这并不是说就没有痛苦了,相反的,不仅痛苦依旧,更增加了贯气耗劲的辛劳;目前的状况,她自然看得十分明白,如想保命,就必须按照人家的要求亲口作下了仇息争停的应承,否则,必为死路一条,然而应承一句容易,这颜面及尊严的折损可就大了,要立时拉下脸皮,还真不那么简单……
  等候了一会,见老娘尚没有反应,柴化不禁急了起来,他焦灼的叫道:“娘,场面已经是这个样子,你老人家又受伤甚重,事情可不能再拖下去了,儿子知道你老的顾虑,也清楚娘的难处,可是人到屋檐下,安能不低头?求你老人家憋憋气,张张口,暂且委屈委屈,过了此关,便自海阔天空,虚名虚誉,到底比不上现在活命来得实际呀!”
  钱来发笑道:“这话倒是不差。”
  柴老奶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身子大大的摇晁了一下,她好不容易才努力撑持住,同时已警觉到体能情况不对了。
  深深吸了口气,她语声暗哑的开口道:“好,钱来发,我同意化儿对你所做的承诺……”
  钱来发重重的道:“什么承诺?”
  柴老奶奶的面颊肌肉微微抽搐,极为勉强的道:“只要你放过我们母子,新仇旧恨,一笔勾销,我‘柴家府’上下,与你钱来发自此秋毫无犯!”
  钱来发大声道:“一言为定?”
  柴老奶奶孱弱的道:“当然,一言为定。”
  猛一抬头,钱来发道:“二位,请便吧。”
  柴化望着面对面的楚雪凤,楚雪凤转身走开,柴化这才敢奔向他的老母,娘儿俩低促的说了几句话,柴化又急忙牵过两乘马来,与柴老奶奶分别骑上,不招呼,不回头,二人二骑很快便消失在坡下的夜暗中。
  朝着柴家母子驰离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唾沫,鲁元标悻悻的骂道:“也不知他们是哪辈子烧多了高香,今天才碰上这位活菩萨,若是换成了我,要不把他们母子毙在当场,我就不姓鲁!”
  钱来发皱着眉头道:“鲁元标,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还不快去看看卢毓秀的伤势如何,大伙也好准备上路了!”
  鲁元标嘴里仍在咕嚷,人已到了卢毓秀身边,他轻轻拿开卢毓秀捂住腰肋的左手,凑近察看,猛—下叫了起来:“我的天爷,姓卢的这道伤口,怕没有半尺来长?皮开肉绽,连肋骨都看见啦,亏得他还沉得住气,—声不坑……”
  钱来发平静的道:“毓秀,伤口深不深?”
  青白着面孔的卢毓秀提着气道:“还好,不算深……似乎没有波及内脏……”
  坐在草从里的焦二顺觉得受了冷落,不甘不愿的扯开嗓门嚷嚷:“来发爷,来发爷,我也受了伤啦,我这伤口可深了,那王八羔子一戟戳穿我的大腿,如今竟是连站都站不直了……”
  没有理会焦二顺的叫嚷,钱来发迅速指派鲁元标照顾卢毓秀,楚雪凤搀扶焦二顺,招过坐骑各自登鞍,朝着柴家母子离开时的反方向绕坡而去。
  ★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