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天宝志异》

第十一章 冤冤相报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占地挺大的一座宅院,位置虽在城里,却有闹中取静的清幽,宅院共分前后四进,从外面看去,已颇显格局了,丁雅筠就住在这儿。
  夜深沉,宅子内外一片漆黑,这辰光,也该是寻梦的时候了,不曾寻梦的却是钱来发与楚雪凤,他两个正蹑手蹑脚的靠近墙根,又悄无声息的飞掠过去。
  不知楚雪凤本人来过这个地方,抑或她也只是听人描述此处,总之是一样的轻车熟路,只弯两转,已把钱来发带到后进房屋的一个窗口外面,指指窗口,她双臂环胸,管自靠向墙壁。
  钱来发低声问:“是这个房间,没有错?”
  楚雪凤阴冷的道:“我曾来这里捉过奸,怎么错得了?这狗窝即使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事到临头,钱来发反倒迟疑起来,他搓着手道:“你想沈落月会不会也在房里?”
  楚雪凤的面颊抽搐了一下,声音进自唇缝:“他要在屋里岂不更好?这才是名符其实的一石两鸟!”
  钱来发踟蹰的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姓沈的也在屋里,场面就尴尬了……”
  唇角一撇,楚雪凤道:“左右不过是一男一女躺在床上,有什么好尴尬的?钱来发,你杀人都不眨眼,这点小事还难得住你不成?”
  钱来发搔着脑袋道:“应该多带一个人来才对,有个人陪着办事,也免得被怀疑图谋不轨,有采花之嫌……你知道,夜入女人闺房,最易夹缠不清!”
  楚雪凤哼了哼:“你的顾虑也太多了,像丁雅筠那种贱货,低三下四、朝秦暮楚,招蜂引蝶唯恐不及。要是你真想采她的花,只管勾勾小指头,她就会投怀送抱了!”
  钱来发摇摇头道:“我现在才明白,你可是真恨她—一”
  楚雪凤盯着钱来发道:“人已到了地头上,你到底是动不动手?坦白说,无论屋里有什么人在,有什么下作风光,全和你没有关系,碍着的怕是焦二顺那条命!”
  钱来发硬起头皮道:“好,我他娘进去就是!”
  于是,他轻轻推窗,窗没下栓,一推即开,身子微侧,人已飘进屋里。
  脚才沾地,钱来发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摸出火摺子抖亮,不管芙蓉帐里的人有什么反应,先把桌上的银烛点起。
  晕黄的烛光溢满室中,帐子后响起一阵轻微塞宰声,有个虽然惺忪含混却好甜腻的声音传了过来:“谁呀?”
  钱来发干咳—声,以眼观鼻:“是我。”
  “呼”声—响,帐子立被掀开,露出—个女人的上半身来,她惧悸的看着钱来发,惊疑不定的问:“你,你是谁?”
  钱来发随着声音望过去,床上那个女人正好与他四目相对,嗯,长得确实不赖,白中透红的一张瓜子脸儿,俏鼻子,小嘴巴,尤其是身材丰满,凸凹分明,十足肉感风情,引入遐思;他赶紧清清嗓门,扮出笑颜:“姑娘姓丁?”
  床亡的女人伸手拉紧胸前的睡衣领口,强持镇定:“我是丁雅筠……”
  钱来发道:“沈落月不在?”
  丁雅筠硬着声道:“他身子不便,正在养伤,已经好几天没来了,你要找他?”
  “不,我要找你,如果要找沈落月,我知道去什么地方找。”
  身子往里缩了缩,丁雅筠的不安已经明显的流露在脸孔上:“找我?你找我干什么?我确定我不认识你,从来也没见过你!”
  钱来发和悦的道:“人与人之间假设有了麻烦,不须要彼此认识就可以直接登门算帐,因为这不是讲究礼数的事,也就难以按照正常程序而行了,丁姑娘,我很抱歉在这种情形下打扰。”
  丁雅筠惊恐的道:“你,你是说,我们之间有麻烦?”
  钱来发道:“虽不是直接有麻烦,却间接有麻烦。”
  丁雅筠大睁着双眼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更不知道我与你麻烦何在?直到现在,我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钱来发笑道:“事情很简单,问题出在你的……呃,好朋友沈落月身上。姓沈的日前设计掳劫了我一个伙伴,闻说他有意拿这个伙伴来向我勒索,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不得也要弄走他身边某个人做为质押,以便相互交换。经过再三考虑之余,我认为偏劳姑娘你走—遭最是恰当……”
  丁雅筠过了好一阵子才算弄清楚了,她不禁颤栗着道:“你……你要绑架我?”
  钱来发道:“不,不要说绑架,这个名词多难听,我只是烦请了姑娘挪个地方歇息几天,而且保证招待周到,无虑安全,事毕之后,必再护送姑娘回来,姑娘何不看开一点,权当去渡假散心就行!”
  胸口急速起伏着,丁雅筠吃力的道:“我,我如果不答应……”
  钱来发笑眯眯的道:“这件事,恐怕由不得姑娘你的意思,答应不答应,全是一个结果。”
  丁雅筠惶然道:“你要用强?”
  钱来发温文有礼的道:“最好不要逼我那样,丁姑娘,假如你不肯合作,我就无从选择了。”
  咬咬牙,丁雅筠道:“落月不会放过你的!”
  钱来发笑道:“我知道沈落月不会放过我,就如同我也不会放过他一样。”
  瞠目注视钱来发,丁雅筠蓦地全身一机伶,脱门惊呼:“你是钱来发——‘报应弥勒’钱来发!”
  微微躬身,钱来发道:“惭愧惭愧,正是老汉。”
  丁雅筠拖起床上的夹被围住身子,神态上充满着愤怒,似乎已经忘记她现在的处境,竟有扑上前来的架势:“就是你,钱来发,落月就是被你们打伤的,还有杨大哥,鹰师叔……你伤害了这么多人,如今又想来绑架我,你,你真狠毒啊!”
  钱来发有些不快了,他重重的道:“他们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我,丁姑娘,奉劝你也慎加检点,切勿自找麻烦,对于你,我可是够客气了。”
  丁雅筠光着脚板站到地下,她的反应突然强硬起来:“我不会跟你走,打死我电不会跟你走,钱来发,宅子里还有其他人住着,你胆敢用强,我就出声大叫一—”
  钱来发缓缓的道:“你可以叫,丁姑娘,你可以试试看,但我向你保证,我能够在你的声音逼出喉咙之前就令你吞回去,—丝不漏的吞回去!”
  丁雅筠喘息着道:“你敢……”
  钱来发只一伸手,丁雅筠的身子猛然痉孪,两眼上翻,人已软软踣倒,而不等她身躯沾地,钱来发业已—把抱起,软玉温香搂个满怀,乖乖,还真不轻哩。
  先丢—封信到桌上,再顺着窗口翻出,不等钱来发招呼,楚雪凤早已闪来近前,她抓住丁雅筠的头发往上掀起,目光瞥处又骤然松手,任由丁雅筠的脑袋打晃,只阴寒的道:“不错,就是这个烂货!”
  钱来发忙道:“姑奶奶,你手脚放松点,别伤到她,我已经点了她的晕穴啦!”
  楚雪凤冷冷的道:“怎么着?你心疼不成?”
  钱来发哭笑皆非的道:“唉!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又不是沈落月,心疼什么?我是怕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情不自禁的下了重手,这就不合规矩了!”
  楚雪凤板着脸道:“走吧,万一被人看见,就更不合规矩了!”
  夜色迷蒙中,两个人像来时一样,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出宅院之外,只是钱来发肩上多了个累赘。
  山庄的二楼上,钱来发容光焕然,神采奕奕,他刚用过—顿丰盛可口的早膳,正在品尝着一杯香茗;这几天,他算是彻底歇息过来,多睡多吃,什么心思都抛开一边,如今人就像经过一番仔细润滑,自己也觉得爽朗极了。
  轻轻的叩门声响起,褚兆英跟着推门而入,手上还拿着—封褐皮加印大红框的信件。
  舌尖在茶香中转了—转,钱来发伸了个懒腰,气定神闲的问道:“谁的信?”
  褚兆英上前几步,双手把信封呈上,边道:“信是给大爷你的,上面写着由大爷亲启,落款是两个姓,一帅一沈,大爷,约摸是‘反璞堂’有消息回过来了。”
  钱来发接过信,问道:“他们是用什么法子投递的?”
  褚兆英道:“阿贵在早晨开店门的时候,发现这封信就插在门缝里,没有人看到投信的人。
  信封上的红框格里只粗字大笔的写着“钱来发亲启”,下左方落款两个并排的姓氏,一帅一沈;钱来发拆封看信,一张纸上仅写得潦潦草草的半行字:“七月二十三正午北里桥换人”,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说明,他放下信,掐指—算:“七月二十三不就是后天么?日子很近了,兆英,咱们得准备准备。”
  褚兆英已经瞄清了纸上那半行字,他道:“北里桥隔着我们这里不远,最多十几里地,骑马去,不过顿饭工夫,大爷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钱来发道:“你相信他们真有诚意换人?”
  褚兆英迟疑的道:“那丁雅筠是沈落月的宠侍,如今人在我们手里,姓沈的莫非还敢玩花样?”
  喝了口茶,钱来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老觉得这件事办得未免太顺当了,而帅孤侠与沈落月两个又向来桀骜不驯,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吃了这个亏,岂肯如此忍气吞声,俯首听命?”
  褚兆英颔首道:“大爷这—提,我也觉得事有蹊跷,事情只怕不这么简单……”
  钱来发道:“好在丁雅筠那娘们掌握在我们手里,扣着人,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反正你有你的千般妙策,我有我的不变之规,没见着焦二顺,老子高低不放丁雅筠!”
  褚兆英道:“大爷,这件事,我看还得找楚姑娘商量商量,她主意多,又深悉‘反璞堂’的内情,请她出出点子,包管错不了!”
  钱来发道:“好,你这就去请她上来一—”
  不等褚兆英挪步,门儿开处,一股香风袭人,嗯,是“紫鹂花”的味道,浓馥又强烈,楚雪凤一身白衣,飘然而来。
  钱来发起身相迎,呵呵笑道:“楚姑娘,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里才叫褚兆英去请你,你却适时到啦……”
  楚雪凤脸蛋泛红,轻啐一声:“少贫嘴,谁和你心有灵犀一点通?也不怕人家听了笑话?”
  招呼楚雪凤落坐之后,钱来发指了指小几上的那封信:“‘反璞堂’回消息了,说是后天正午在北里桥换人,楚姑娘。你倒是合计合计着,这里面有没有花巧?”
  拿起信来匆匆看过,楚雪凤反问:“你认为呢?”
  钱来发抚着肥大的肚皮,慢吞吞的道:“我看没这么简单,帅孤侠和沈落月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他们栽了这个斤斗,必然于心不甘,亟思报复,怎会这么忍让服贴?”
  楚雪凤道:“你说得不错,其中绝对有诈!”
  钱来发道:“不过人在我们手中扣着,料想对方也玩不出花样来,我是不见兔子不撤鹰,姓帅的和姓沈的再奸再刁,总还得投鼠忌器吧?”
  摇摇头,楚雪凤道:“话不是这样说,假如他们用法子叫你相信他们乃是诚意换人,事后再动手脚,你又拿什么理由:当场推拒?我打个譬喻,双方来到北里桥上,他们把焦二顺也带了来,更让你验明正身了,下一步就轮到你闪出丁雅筠,这时,你该怎么办?”
  钱来发慎重的道:“你的意思,我只要一交出丁雅筠,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楚雪凤道:“我正是这个意思,而你在那种情势之下,又能以什么借口不交人?”
  钱来发摸着下巴,道:“所以,我请了你来,正就为了这个问题要听听你的高见!”
  楚雪凤沉吟着道:“我也得仔细想想才对,钱来发,你别把我当成诸葛亮了!”
  哈哈一笑,钱来发道:“你客气,女中诸葛,楚姑娘你足可当之无愧。”
  —边,褚兆英凑趣的道:“大爷,上回大爷待请楚姑娘小酌,因事未成,扫了你老大的兴,我看今晚上光景正好,是不是该补回来?”
  钱来发兴致勃然的问楚雪凤:“怎么样,晚膳就开在我这里,叫他们选一坛陈年好酒,做几样精美小菜,请你移玉赏光,也算是就便一慰日来辛劳?”
  楚雪凤十分大方的道:“只要不太打扰,我无所谓。”
  褚兆英不待吩咐,连忙哈腰退下,自去张罗晚间“小酌”的各项内容,实际上,他倒没有其他意思,只要钱来发高兴的事,他这管事的总得勉力凑和着哪……
  “北里桥”是—座石砌的长桥,桥下是“北里河”,河水流连湍急,波涛涌现,漩涡相连,黄浊混沌的河水看上去十分凶险,奔腾的水流声犹如瀑泻,颇带几分撼人心弦的力道。
  钱来发独自斜倚在桥头上,他的爱骑“招财”徜徉于三丈之外,正在意态悠闲的噬嚼着地上青草,—人一马,模样儿倒像是郊游来的。
  日正当中,该是午时了。
  —阵擂鼓似的蹄声便在此刻遥遥传来,路前尘头起处,骑影幢幢,片歇已至,钱来发心里一数,哈哈,竟有十数乘之众!
  十余骑中,带头的一个年近四旬,国字脸膛,浓眉巨目,行色之间英气逼人,却也流露出一股说不出的锐利之势,仿佛他只要往前一站,人们就非得矮他一截似的。
  在这人后面,紧跟着沈落月,其他的人,钱来发可就眼生得很了。
  马蹄凌乱的敲击着石质的桥面,应合着流水的声音,有一种逼人而来的气势,钱来发站直了身子,先堆起满脸的笑容,摆出一副“恭迎大驾”的姿态。
  十余骑众,在距离钱来发丈许之前纷纷停住,为首的那人端详着钱来发,神色透着三分冷凛,语调傲岸的道:“看你的卖相,大概就是钱来发了?”
  钱来发不知道自己的“卖相”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个人还挺觉得满意,对方出言轻蔑,他却不以为忤,只嘿嘿一笑道:“我是钱来发,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定是‘反璞堂’的瓢把子帅孤侠?”
  马上的人俯视下来,果然有着那种高高在上的味道:“算你还有几分眼力,认得出我帅孤侠;钱来发,对你,我有一句评语,你实在胆子不小!”
  拱拱手,钱来发笑嘻嘻的道:“不是我胆子大,这完全是叫人给逼出来的,伸头一刀,缩头仍然一刀,要不豁上,行么?”
  帅孤侠目光一冷,道:“人呢?”
  钱来发愕然道:“人?什么人?”
  帅孤侠脸色沉了下来:“不要装蒜,钱来发,我们今天来此,所为何事你心里有数,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丁雅筠,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钱来发装做恍悟的“哦”了一声,边探头探脑的道:“原来我们是要交换人质的,不过,我怎么也没有看到焦二顺?”
  帅孤侠怒道:“只要你交出丁雅筠,我们自然会还你一个焦二顺!”
  钱来发笑哧哧的道:“这就难了,你们人多势众,我仅单枪匹马,到时候我若交出丁雅筠。你们却不放焦二顺,又叫我到哪里喊冤去?”
  双眉骤然吊起,帅孤侠重重的道:“帅某人向来一言九鼎,钱来发,你竟敢怀疑我的信诺,轻藐我的人格?”
  钱来发非常谦恭的道:“话这样说,未免说远了,帅孤侠,我们就事论事,用不着牵扯上其他的问题,目前情况,正是尔虞我诈,各怀鬼胎,谁也不相信谁的时候,你所说我骗你,我又何尝不怕你诓我:只有大家开诚布公,在平等互惠、无所猜忌的局面下,事情才淡得拢,办得妥……”
  孤帅侠背后,沈落月阴沉的道:“好—个刁狡的老匹夫,又不知在弄什么玄虚,老大,我们不可信他!”
  钱来发冲着沈落月一龇牙:“沈老弟台,恕我疏忽,直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同你打招呼,怎么样?你腰上的瘀伤好些了吧?”
  沈落月两眼泛红,暴烈的道:“你不要得意,过了今天,尚有明天,钱来发,我们之间的旧帐还有得算!”
  钱来发笑道:“不急,不急,沈老弟台,且等把人交换过,难不成怕我跑了?”
  帅孤侠形色肃煞的接口道:“照你的意思,钱来发,你待怎么办?如何才叫开诚布公、无所猜忌?”
  钱来发搓着手道:“首先,你们先把焦二顺交出来,等我验明正身,证实无讹之后,自会将丁姑娘双手奉上,而且保证活蹦乱跳,毫发无损!”
  帅孤侠道:“这就叫‘开诚布公’?”
  钱来发一本正经的道:“不错,对我而言,正是如此,别忘了你们人多,我人少,就算我吃了狼心豹子胆,在中间搞鬼玩花样,事后我却往哪里走去?为了个人安全,我岂会自己挖坑朝里跳?”
  想想似乎有理,帅孤侠头也不回的道:“老二,你看如何?”
  沈落月面无表情的道:“我不信任他!”
  浓眉微皱,帅孤侠道:“我也不信任他,但事情总归要办,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意见么?”
  沈落月憋着气道:“老大做主就是,我没有意见。”
  钱来发笑道:“大家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照程序进行,就绝对错不了,沈老弟台没有意见是对的,意见太多步骤自乱,原来简单明了的一件事,就会无端变得复杂了……”
  沈落月冷哼一声,脸孔上如凝严霜,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帅孤侠厉声道:“我要告诉你,钱来发,如果在我交出焦二顺之后,你胆敢耍任何花样一一哪怕是—丁一点,也休怪我帅某人下手无情!”
  钱来发忙道:“你宽怀,我不会活腻味,何苦替自己找个麻烦?再说我留着丁雅筠干什么?我又不是沈落月,有那等兴致……”
  沈落月气极大吼:“姓钱的,你想找死——”
  摆摆手,帅孤侠冷沉的道:“忍着点,老二,你说过,错开了今天,还有明朝,用不着着急。”
  说到这里,他又向后发话:“贾彬,带人。”
  骑士中一个彪形大汉回应一声,随即长身而起,落在桥面,他顺着桥头方向往回点数,点的是桥栏凸起的柱头,当他点到其中—个,立时奔近,双掌互击三次,怪事便发生了:先是两条身影从桥底下的横梁间隙中出现,接着又从里面扯出—个人来,这个人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东西,先出来的两个挟持着五花大绑的这—位往上推,由贾彬接应着自桥栏中空处拖拉,片刻后,已像拖死狗似的将人拖上桥面。
  不错,这人正是可怜的焦二顺!
  ★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