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生死锤》

第十一章 荒林血战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卫浪云望望陈京儿,道:“陈京儿,你号称‘索上飞莺’,生得又是娇小玲珑、美而动人的模样,不论你于什么行业,也必是顶尖好样的,何苦偏投向飞鹊门赚取肮脏银子,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女人呀!”
  陈京儿面色—寒。道:“人各有志,你少说教!”
  淡然一笑,卫浪云道:“我今命人替你治伤,且放你走人……”
  尖声笑着,陈京儿道:“姑奶奶不作妄想,你们会轻言放人?”
  卫浪云道:“当然,我也有相对的条件提出。”
  陈京儿“嗯”了一声,道:“你的条件也必是你的阴谋。”
  陈京儿的话令赫连雄冒起火来,宛如小棒槌的食指已点着陈京儿的顶门,骂道:“小浪货,别忘了你眼前死活可是操在他人手上的……”
  卫浪云一怒,道:“陈京儿,我不妨老实告诉你。在这座刑屋里最爽快的刑就是老醋泡辣椒倒往鼻孔灌,你自认承受住几回灌?”
  陈京儿怒道:“别拿行刑吓人,且说出你的条件来!”
  卫浪云道:“我要你去找‘不老婆婆’朱玉如。”
  陈京儿道:“朱掌门早已去了大漠。我到哪儿找她?”
  卫浪云道:“我相信也只有你才能找到朱玉如,当然,这也是你唯一的保命机会。”
  陈京儿疲惫不堪的闭上双目,却又喘口气,道:“好吧!我答应你试试去找找看!”
  卫浪云道:“你若找到朱玉如,就由她指定个地方我们会面。”
  陈京儿道:“你不怕我一去鸿飞冥冥……”
  卫浪云哈哈一笑,道:“别忘了我是当今江湖盟主。”
  陈京儿冷冷道:“是的,你只要发出江湖檄,大小通邑,水旱码头,全得听你的,是吧!”
  卫浪云道:“不错,而且你在吕家集也应该看到那大刀社大当家对我的恭顺。”
  冷冷的一撇嘴,陈京儿道:“但那暗中一批攻击你们的人呢,你为何不发江湖檄?为什么?”
  卫浪云淡然的道:“平静的江湖,不能因为出了几个跳梁小丑再度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老实说,他们逃不了的!”
  赫连雄道:“兄弟,你真要放这贱货走人?”
  卫浪云点了头,道:“先替她治伤,完了放她走人!”
  赫连雄回头对石林道:“松绑!找个大夫替她治伤。”
  于是,卫浪云与赫连雄二人相继走回前面大厅中。迎面,一个大夫急急的走来……
  卫浪云忙迎上前去,道:“吕首座……”
  那大夫抚掌称庆道:“活了,活过来了!”
  卫浪云几乎是飞入大厅内的,房间里他扑近床前急切而又激动的叫道:“吕首座!吕首座!”
  “玉面屠夫”吕迎风施力的想把眼皮睁开来,但也只是睁了个细缝,涩的道:“盟……盟……主……吗?”
  卫浪云低声在吕迎风耳边,道:“迎风、我是!”
  吕迎风再次张开干裂的嘴唇,道:“属……下……该死……”
  身后面、赫连雄已急问道:“吕迎风,夫人呢?”
  眼皮再向上睁,吕迎风出气有声的道:“夫人……夫人……怎么……样了?”
  吕迎风重伤昏死过去以后,他自然不知道那帮神秘人物会对水冰心如何,如今见问,这才想到夫人可能未死在那帮人物手中。一连喘着气,吕迎风道:“属下……同那帮家伙交手,夫人一直坐在车内未有任何行动,直到……直到……”
  卫浪云道:“直到你伤重昏死夫人还未出手?”
  无力的喘口气,吕迎风道:“情形是这样。”
  赫连雄道:“那是一批什么样人物?”
  吕迎风连摇头的力量也没有,道:“他们……认识……我……我……我……却无……无法看……出………他们……”
  皮四宝闻得吕迎风醒来,早跑来探视,这时他突的沉声叫道:“吕阿哥,你再撑把劲,说说看那帮人是他妈拉巴子的什么德性!”
  吕迎风头不动眼睛转的道:“阿宝吗?唉……那……些家伙……穿……戴的………也真……怪……紫……头巾……黄……上衣……黑……裤…子,面上……还蒙上……蒙上个……血红面罩……”
  这时那大夫走近来对卫浪云禀道:“盟主,吕首座不能再多说了,且叫他再服药后歇着,他能说这么多话,那已是奇迹了!”
  卫浪云轻拍吕迎风,道:“迎风,好生养着,珍惜自己,就算是为我吧!”
  吕迎风似是眼角滚泪,卫浪云伸手替他拭去,这才对那大夫,道:“细心给吕首座疗治!”
  赫连雄陪着卫浪云走出房来,另一面,皮四宝一把扣住那大夫。匆匆走出大厅廊前。
  皮四宝焦急的问:“大夫,你给我说实话,吕爷他是不是回光返照?”
  那大夫笑笑,道:“我说过,吕爷身子骨超人。毒蒺藜未要得了他的命,严重的是内伤,只要腑内淤血散去,休养个三两月也就没事了。”
  皮四宝喜孜孜的跟着卫浪云与赫连雄走入“肝胆楼”,“盟主。我问大夫了,吕首座可并非是回光返照呢!”
  赫连雄已大怒,道:“滚一边去,你不会捡好听的说就别说!”
  “原本我也有这层忧虑;听四宝这么说,算是放心了。”
  就在这“肝胆楼”内大厅上,卫浪云沉痛的道:“听吕首座这么说,大概他也只知道那么多,冰心显然是被那帮家伙掳去了。”
  赫连雄以拳击掌,骂道:“我真恨,妈拉巴子的,这帮家伙就像是幽灵一群,东飘西荡的不似过去拼杀,紫凌宫和皇鼎堡,彼此下个战书便能拚出个结果,可是这……”
  卫浪云面色沉重的道:“从大哥这边出的几次事情看来,全是出在扩大的地盘内,换句话说,在往年江湖未统一时候。‘蝎子’组合的地盘内尚未出事。”
  赫连雄道:“在原有的地盘内,人头熟,兄弟们走的勤,风吹草动自然立刻会知道……”他叹口气,又道:“那年檄传天下立盟之后,蒙兄弟所赐把蝎子地盘扩大到几近千里,单就水陆码头就快二十个,开销虽多,收入更大,实对兄弟言。蝎子正计划扩大人事呢,不料突然冒出这么一批王八蛋一搅和,许多事情便停顿下来了!”
  卫浪云思忖一阵,道:“大哥,你会体谅兄弟不檄传江湖的用心吧?”
  赫连雄点头,道:“大哥知道,还没有到那种严重地步,还有……”
  皮四宝忙道:“盟主夫人被掳还说不严重?”
  卫浪云道:“实情当然严重,但我把这件事当成是对我这位盟主的一种挑战,既是挑战,就不能逃避,我想冰心必定同意我这种做法的!”
  赫连雄沉痛的道:“兄弟。六顺楼那面,总得去说一声吧!”
  卫浪云摇头,道:“不,我不能让岳父以为堂堂江湖盟主竟连自己老婆也保护不了,大哥,兄弟承受不了别人这么说的!”
  赫连雄点头,道:“兄弟,我的好兄弟,大哥理会,唉;可也苦了你呀!”
  皮四宝咬牙骂道:“妈拉巴子的,我们来个兵分五路,分途去找!”
  赫连雄怒道:“到哪儿去找?方圆千里大、就算我们千把人马全出动又有何用?能行动我早就出兵了。”
  卫浪云道:“我们不檄传天下;但却得暗中传书南北各路绿林帮派,堂口香坛,水旱码头。要他们暗中派出人手刺探,如有消息,立刻送到‘蝎子’来!”
  赫连雄道:“这件事就由书案去办,‘蝎子’原也遵从二爷交待,他面大,为了消息灵通,也养了些鸽子,就着人分送往各路堂口去。”
  皮四宝道:“这事那就去交待他们快办!”
  这时卫浪云又对赫连雄道:“大哥,派出一批兄弟立刻往吕家集方向赶去,要他们行动隐秘,且带个信鸽。”
  赫连雄道:“兄弟,你打算先从陈京儿身上下手?”
  卫浪云道:“是的。如果陈京儿不在吕家集停留,而直接往西北走,她的话便值得相信,‘飞鹊门’便没有参与这种暗中对我们下毒手的行动,否则……”
  赫连雄点头,道:“既是如此,那得尽快把这贱人放了!”
  卫浪云点点头,道:“陈京儿伤在右臂,但她的轻功还是了得。只要调治得法,大约明日她就可以上路。”
  赫连雄道:“如此说来。我们的人得马上出发了。”
  卫浪云道:“越快越好!”
  赫连雄道:“去年‘蝎子’组合因为地盘过大又添了‘水蝎旗’与‘土蝎旗’,‘土蝎旗’由‘双节鞭’段泰率领,他对西北那面比较熟悉,就由他率领手下兄弟先去吧。”
  卫浪云道:“段泰武功不错,人也义气,由他去也算适当。”
  “蝎子”那个高大的围墙外面、皮四宝站在一匹跛脚马旁望着从围墙内走出来的陈京儿,笑道:“陈京儿,到现在皮爷还是不相信你会走出蝎子庄,可他妈的我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你晃里晃荡的还是出来了。”
  陈京儿冷哼。道:“姓皮的。你给姑奶奶记住…”
  皮四宝一捋鼠须,道:“记什么?”
  陈京儿咬着贝齿,道:“你皮四宝欠姑奶奶一条臂!”
  皮四宝双肩一耸,笑道:“你可是怕嫁不出去?当真没人要,皮爷就当破铜烂铁的收下如何?不过……不过你得告诉皮爷,嗯,你……你果真还是闺女处子身?”
  陈京儿骂道:“你给姑奶奶滚远,就算有一天嫁人只怕也轮不到你这猴崽子!”
  皮四宝笑嘻嘻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如要找皮爷报仇,你唯一的机会便是跟了我,哈……”
  双腿一弹,陈京儿已落在马背上,左手握住缰绳,陈京儿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骑着那匹跛脚马走了……
  后面,皮四宝同两个“蝎子”兄弟全哈哈大笑起来……
  阳光带着金黄的芒彩自那谣渺的远空中洒落,大地是一望无垠的平坦荒野,西边,蒙蒙的有了山峦起伏,便在这种多变化的景色里,陈京儿缓缓的朝着那片山坳中驰去!
  跛马,加上疲惫的马上人儿,看起来是沮丧的,但若仔细看陈京儿那双眸子,便不难发现她目光中有着一种强悍与阴毒厉芒……
  染血的红衫绿裤。长发一束的拖在后背,右臂仍然痛得不时令她低头“啊”一声!
  马鞍上一袋干粮与一个水袋,那是卫浪云交待为她准备的,但在她的心中没有感谢而只有仇恨!。
  蹄声“哒哒”的已进入山道,她知道明日便可以赶回吕家集了,但她所担心的并非是大漠找门主,因为门主根本已不在大漠———
  想及此,陈京儿放眼四处观察,因为她还真担心“蝎子”方面会有人跟踪。
  就快驰出这段山路了,前面便是一片起伏不平的低洼荒地,官道变得窄狭的绕向一片荒树林!
  陈京儿抬头望望天空,落山的夕阳只剩下余晖而染红了半边天空。就在这时候,林子里突然一阵急骤声音传来!
  声音来得突然,陈京儿立刻目望过去,是有二十个身穿怪衣骑在马上的大汉,一个个面上蒙着血红面罩,那比天空的红色还红上—倍的面罩抖动中,—个大汉沉声道:“可是‘飞鹊门’的陈京儿?”
  陈京儿一怔,道:“各位是……”
  中间马上大汉沉声道:“是我在问你!”
  陈京儿想起卫浪云说的那批神秘人物,看来这面前的二十个身穿怪衣的大汉,必然就是了!
  陈京儿—念及此,遂点点头,道:“不错,我是‘飞鹊门’陈京儿。”
  只见那大汉手一举,当先缓缓向陈京儿接近,手中的大铁棍闪耀着乌光,看上去足有鸭蛋粗丈五长。陈京儿并未稍动,望着大汉等过来,面无表情的道:“各位怎知我陈京儿?”
  那大汉仔细看了陈京儿一眼,道:“你不必问得太多,跟我们走吧!”
  陈京儿道:“各位可知这儿是‘蝎子’组合地盘,在这里活动就不怕被‘蝎子’的人兜上?”
  大汉冷哼一声,道:“快走!”
  陈京儿拍拍坐骑,道:“朋友,怎么个快法子,没看我骑的是匹跛足马?”
  不料那大汉暴伸铁棍指向陈京儿,道:“抓住!”
  陈京儿一见,伸出左手,她不等那大汉挑起铁棍,拧身一跃,人已弹落在铁棍上,只见她单足一点,身似穿林乳燕般落向大汉的身后马上!
  哈哈一声雷笑,那大汉反手摸摸身后的陈京儿,道:“不错,朱玉如没吹牛,你的轻功是高绝!”
  要知“索上飞莺”陈京儿身轻如燕,可立于人掌之上连连空翻,加以武功精湛,若非右臂断残,她不定还不把这大汉放在眼中!
  一听大汉说起朱玉如,陈京儿立刻问道:“我只听说门主已由大漠回来中原,尚未见她的面,听口气你像是知道我们门主去处了?”
  大汉拍拍搂在腰上陈京儿的左手,道:“别问了,我这是带你去见朱玉如的。”
  陈京儿一喜,道:“那就快走!”
  那大汉刚拨马回头,突听得一声冷喝道:“走?妈的往哪走?”
  那大汉浓眉一扬,环视荒林四周,杂草矮林丛生中未见一人。不由得举头望向树顶,但也未见可疑之处。早听得另一大汉高声道:“出来吧,别装神弄鬼了!”
  握着铁棍大汉这时双手端棍,阴沉沉的骂道:“鼠辈,出来受死!”
  坐在他身后的陈京儿在他脑后低声道:“朋友,你有必胜把握?”
  大汉突的回头,喝道:“住嘴!”
  陈京儿小嘴一嘟,道:“好嘛,不说就不说,你吼什么!”
  这时大汉伸手高举。叫道:“落马!”
  立刻二十名怪装大汉各握不同兵刃落在马下。马匹向外,人却被马围在中央,光景是在躲避暗中敌人偷袭了。于是,马匹渐渐分成两行走在外面,人却走在两匹马中间,缓缓向荒林边移动……
  突然,那声音又传过来:“妈的,走得了吗?”
  大汉铁棍一顿,突然腾空而起直往发声处扑击过去“沙”的一声,铁棍挥起荒草一片,臂粗的树枝被他那一棍砸断三枝!
  便在这时,附近“噗噜噜”一声响中,一只金眼鸽冲天往东飞去,一行人还以为是大汉一棍惊起林中野鸟呢。于是,附近已有了声音,音响来自树枝的抖动……
  只见一团树枝人立而起,两团,晤。一大片树枝,全人立而起,然后这些树枝纷纷被抛在地上而露出了一帮人来,一帮穿着黑色软皮紧身衣靠大汉……
  不错,正是“蝎子”组合“土蝎旗”“双节鞭”段泰,率领着旗下五十名弟兄早一天便赶来这荒树林中了。现在----
  那怪衣大汉双手端着大铁棍立在马队前面,放眼四周尽是黑软皮劲装的“蝎子”儿郎!
  段泰与“水蝎旗”“双枪小霸王”马超风二人原是关洛道上人物,二人是在“蝎子”组合地面扩大以后投入“蝎子”,论武功二人不比“蝎子”其他首要们差。这时段泰手握双节大钢鞭,豹目怒视着面前大汉,沙哑着大嗓门,道:“奶奶的,这半年来踹我‘蝎子’堂口钱号,烧毁绸缎行的人物,原来是你们这群蒙着王八面的狗东西呀!”
  大汉“嘿嘿”一声笑,道:“从你小子手中兵刃上看,大概你就是这两年才加入‘蝎子庄’赫连雄手下的段泰了?”
  搔着粗胡短胡茬子,段泰厉笑着道:“关洛道上人称‘双节鞭’的就是我,我就是段泰段大爷,娘的,真英雄是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大脸上挂着招牌走路。不像你们这群龟儿子,缩头缩脑的见不得人,弄那么一块女人月经布帖在大脸上,算他妈的什么玩意!”
  这时“土蝎旗”二把头秦二壮一旁骂道:“大把头你看,陈京儿那个贱女人果然是这批家伙的同路人,可见她对盟主所说的话全是假的!”
  段泰冷哼一声,道:“臭婊子,压根老子就不信她的!”
  陈京儿尖声骂道:“姓卫的又算什么玩意儿,他明着是大方的放我走,暗中却派你们这群狗杂碎埋伏在半道上,把姑奶奶当饵呀!”
  突听得大汉沉声道:“可惜计谋虽高,但在大爷眼中全是一堆废料!”
  段泰冷厉的道:“好一群牛鬼蛇神,武林顽凶,挟着自以为武功了得,加上杀了就走人,半年来嚣张霸道,颟预一通的竟是你们这批混帐东西在暗里兴风作浪!”
  神色冷沉,秦二壮小声道:“大把头:你可看清对方份子复杂,他们手中的家伙全不一样,他们的组合又算什么玩意!”
  大汉突的耸肩大笑,道:“不错,爷们是没有根据地,但天下任何地方也是我们的根据地,甚至东海勿回岛、富陵镇的蝎子庄,都可能是爷们的根据地,有一种战法,你们不会懂的!”
  段泰当然想知道对方的战法,因为半年来,“蝎子”损失不轻,分派出去的人无法掌握敌人动向,而敌人在袭击一处地方时候,手段残忍毒辣;一个活口也不留!
  现在,段泰在听了对面大汉的话以后,立即沉声道:“什么战法,他妈的不过是小老鼠战法,偷抢偷挖那么一点便撒腿逃去,还论他娘的什么战法!”
  大汉冷厉的目芒怒视着段泰,道:“你小子可曾听过‘游击战’?”
  段泰—怔,道:“游你妈的什么击?”
  大汉得意的道:“便是—个个把你们全游击到阴曹地府的战法,哈……”
  段泰怒道:“别他妈的得意,似你们这种作风,太也不够光棍。”
  大汉笑容一收,道:“什么叫不够光棍?”
  段泰道:“当今江湖已一统在‘勿回岛’的大旗之下;四海升平,江湖无波,即使你们心中不服,也该明敞着叫阵,然而你们正途不走,却专门暗中施狠,我的儿,你们这算什么江湖英雄!”
  大汉嘿嘿笑道:“你们英雄?英雄个鸟!弱肉强食的手段充分被你们发挥出来,你们地盘扩大了,银子也捞饱了。至于那些小门小户小堂口小帮派的哥们就惨了,不是吗?单就你们‘蝎子’的地盘就已伸展到千里外,这怎么说?”
  段泰怒道:“不错,我们的地盘是扩大了,但那也是兄弟们的血肉换得的”…”
  哈哈一笑,大汉道:“那么你们就用血肉来保护你们的既得利益吧!”
  段泰双节棍高举过顶——
  “蝎子”儿郎们已纷纷拔出青月刀,每人左手更顶着皮盾,就等段泰发出攻击令了。
  突然间,又一阵铁蹄声传来……
  段泰心中一紧,暗叫不妙,因为金眼鸽虽及时送消息,但那是在百里外,不可能就会把自己的人召来。那么这群人物又会是谁?
  马蹄声戛然而停在树林外,立刻便见一个方面大耳,隆准海口,容貌伟岸老者,抖着一头苍苍白发走进林中,他一身紫袍,未扎头巾,三尺长发盘在头上,以一只绿玉簪插着,行态优闲。光景是入林散步的样子。
  段泰不识此老,但一群蒙面大汉可识得。
  双手揣着大铁棍的大汉早竖起铁棍,弯腰施礼,其余的也相继对此老弯腰——
  白发老者伸手一拦,道:“敌前不必多礼!”说着,又看看“蝎子”的人群,点点头对大汉道:“也就是这么几个人物,还耗在这里做甚?”
  那大汉忙应道:“属下立刻下手!”
  望向林外二十骑,二十个与面前这些人物穿戴相同的人物,段泰沉声喝道:“老头儿,报上名号上来!”
  白发老人猛的一偏头望向段泰,双目几乎射出电来,鼻孔一哼,道:“老夫公冶龙。”声音铿锵,犹似一声雷鸣,说完似是不屑的背负双手大步走出林子——
  段泰正惊异于老者功力深厚,突听得林外蹄声雷动,刹时间林外的二十骑怪装人马已同那者者消失在远方。这时大汉已高举精钢棍,缓缓向段泰迎去,边嘿嘿然道:“段泰,我实在不知道你能接下大爷几棍!”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二把头秦二壮厉喝一声。斜刺里挥动青月刀迎击而上,边破口骂道:“老子劈了你这王八蛋!”
  “唿”的一声急闪如电,精钢棍变横为竖,直向秦二壮急砸而去。
  秦二壮认得真切,左手皮盾硬往对方砸来的钢棍力迎而上一—
  “嘭”的一声,秦二壮错身劈出一刀,却因为对方力道奇猛而和身平飞在三丈外,一条左臂几已抬不起来!
  段泰一见,双节鞭一挥,高声道:“杀!”
  看来这是一场混战——
  混战在这片荒林之中。
  “蝎子”组合的兄弟们的杀法有序,他们五人一组,相互配合,彼此支援,青月刀如星芒银河,配合皮盾,一开始便对那二十名怪衣大汉们形成包围状。
  却不料二十个怪衣大汉似是早已洞悉“蝎子”的战法,二十人一致行动中立刻便形成个圆圈。林中虽有树木不时的阻隔,却无碍于这些人物的灵活身法。
  一时间“蝎子”的人虽超出对方一倍以上,却还是个僵持局面-----段泰便在这时已同那手握精钢棍大汉拚了近三十招。另一边泰二壮的左臂已活动开来,抄起皮盾,立刻指挥着五十名“蝎子”兄弟,对二十名怪衣大汉们展开冲杀!
  就在秦二壮的指挥下,“蝎子’兄弟个个奋不顾身猛烈往对方圈中冲进——
  于是,刀光血影中已开始了叫骂与尖嚎声,荒树林中,残酷又疯狂的杀伐热烈的进行着-----鲜血不时的喷溅在树干上,跟着便见有人东倒西歪的露出一脸凶恶模样躺下去。……有时在鲜血外溅中尚带着—种怪异的“噗”声,是狂溅,也是标射所挤压的东西,但不论如何,那总是含着猩赤而令人颤栗的恐怖意味……
  人体在遭受痛苦的时候,有一种人们意料不到的怪异反应,外表会变得惊惧木呆。眼神更充满了厉烈的异样光芒,脸上的皮肉会缩,会扭曲,且又变得失血似的苍白泛黑,然后全身痉挛,咽下最后一口无奈何的气!
  只是在末咽那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便只有把心横了,因为只有这样才或能争得活的机会!
  这道理谁都知道。
  “蝎子”组合的人知道!
  当然这群来历不明身份特殊的人物更明了!
  就这样,双方舍死忘生的砍杀拚战得昏天黑地……
  每个人的眼已红,脸泛青,吼喝的叫骂三里外便能听得见,而双方的人全豁上了。
  谁也想不到“蝎子”的哥们剽悍,而这批人的心更狠!
  荒林中吹起了风,是腥风,同时也下着雨,但那是血雨,啊,还有雷声,但却是人们疯狂的叫骂与金铁撞击的连续声,地上……已倒下不少人了!
  突然间,手持精钢棍大汉狂叫道:“段泰,你再接老子三棍!”
  就在他的叫声中,空中传来一声暴响,段泰的双节鞭与精钢棍正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大鸣……
  只见段泰突的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大汉的第二棍又挟着雷霆之势击下来——
  斜刺里,秦二壮看得真切,猛的掷出手中青月刀,口中大骂,道:“你妈的……”
  不料那大汉怎也了得,他下击的钢棍不变,左足暴抬,“叭”的一声已把青月刀踢飞上树,紧接着,又是一声撞击传来,段泰的双节鞭已脱手飞去!
  托地一个翻滚,段泰就地拾起一把青月刀,拚着内腑受伤,一举青月刀,直往大汉怀中穿去——
  一旁的秦二壮更疾快的捡起一把青月刀悄无声息的猛往那大汉的背脊劈——
  虎吼一声,大汉腾空而起三丈,头几乎碰到上面树枝。半空中一阵钢棍飞旋而下,“咔嚓”一声把秦二壮连人带刀砸扁在树根上!
  望着血肉一堆的秦二壮,刚刚一扑而空的段泰,双目亦焰迸洒的骂道:“段大爷同你拚了!”青月刀划空激荡中,一团刃芒已自冲入大汉怀中。“嘿”的一声,精钢棍盘绞急拦,便听得一阵“叮咚”脆响,火花血花狂溅中,段泰已气若游丝,顶门开花的跌坐地上!
  那大汉手捂胸前。低头看,不由冷笑着把黄衣掀开一角,只见一块水牛皮已破裂,血也自那洞口流出来……
  大汉猛吸一口气,一挺胸,显然他未伤及要害。猛的一声大吼;大汉叫道:“放暗青子!”
  怪衣大汉们也只余下一半,闻言各自腾身而起,刹时漫天毒蒺藜打下来——
  皮盾上迎,死伤大半的“蝎子”兄弟各个忙闪身躲避,不料大汉早挥起精钢棍顺势狂扫中,早把近前的五人击倒在血泊里!
  突然间,“蝎子”阵中有人大叫道:“把力量扭起来,同这批狗杂碎们拚了!”
  “杀!”
  也只余下十几人的“蝎子”再次合力拼杀而上,一个个全不再有丝毫闪躲之意,更不把对方兵刃当成要命家伙,一心就是要与敌共存亡了!
  于是,一阵金铁撞击之声再起,只见四五个面上被毒蒺藜击得血糊淋漓而又面目全非的“蝎子”兄弟,狂叫着拚出最后一口气飞斩而上,厉烈的流出他们最后一滴血,才无奈的倒下去!
  突然。有人高叫道:“快退!把情况回报盟主呀!”
  所余不到十名的“蝎子”兄弟,闻言却没有愿意退下的,另有人早吼骂道:“兄弟们就这么的躺在血地上,奶奶的只有拚命一途,相信盟主与大当家他们会为我们报仇的,杀!”
  另一面怪衣敌人这时也似疯虎般分途击杀“蝎子”所余兄弟,这些人的武功若一对一。只怕“蝎子”方面还真难找出几人是他们对手!
  这时那率领这批怪衣人的大汉;已自看准情况,不由得走近自己座骑前面—一马背上,陈京儿这时已笑眯眯的道:“佩服!佩服!硬是要得!”
  大汉仰头望着陈京儿,道:“你倒是轻松!”
  陈京儿见大汉伸手往鞍袋取出一包药材,知道大汉身上受伤,拧腰离鞍跳下马来,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那大汉伸手拉开黄上衣,立刻露出那个牛皮背心。侧面解开绳子,已见他那坟起的黑呼呼毛胸膛上一道刀痕,鲜血仍然在流……
  陈京儿自大汉手上取出药粉敷在大汉伤口,笑道:“若非这块牛皮背心,只怕…”
  大汉冷冷道:“传言勿回岛蝎子与花子帮的人拼起命来全不要命。今日果然这样,妈的,怪不得他们称霸江湖!”
  陈京儿笑笑,道:“江湖—碗饭,谁狠谁来端,如今你们不是比之他们更狠吗?”
  大汉—笑,陈京儿已帮着大汉把胸前缠起来;回头看向拚斗的地方,“蝎子”的人已全被放倒在地上,而怪衣大汉也只有六名向大汉走来一—
  伸手抓起钢棍,大汉道:“我们的人不论死伤全捆驮马上,行动要快,老爷子可不耐烦我们拖泥带水的办事!”
  六个怪衣大汉立刻在荒林中把所有自己的人全部扶驮马上。
  突又听大汉道:“仔细再看一遍,不能留下—个活口!”
  于是,六个大汉拎着各种不同兵刃便在荒林中一个个的把“蝎子”兄弟翻转验看,稍打气息的,便一脚踢了个脑袋开花,直到全部验看完毕一—
  天已经黑了!
  只是这片荒林中野鸟不敢飞进来……
  直到那大汉沉喝一声:“走!”
  马仍然是奔驰的……
  奔驰向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陈京儿心在激荡着,她发现这帮人比之东海“勿回岛”的人可残忍多了!
  那个叫公冶龙的又是什么样人物?大汉为何对他那么的毕恭毕敬?
  于是,陈京儿搂着大汉的左手更见用力了。
  她甚至也把面孔紧贴在大汉的背上。
  那支粗钢棍,挟在大汉的左腋下,穿过陈京儿的左腋,而令她觉着冷嗖嗖的不是滋味,因为那支钢杖上面似乎还粘叽叽的有着血,有着“蝎子”兄弟们身上淌的血!
  金眼鸽直飞蝎子庄,寻思在天刚黑的时候便飞回来了,段泰搞了一只这种鸽子,不用在上面留什么字来,只这金眼鸽,一飞回来,便是他们发现陈京儿的同党出现,“蝎子庄”便会立刻派人赶去增援了。“蝎子庄”上那位专伺金跟鸽仁兄见段泰带去的鸽子飞回来,立即赶到“肝胆楼”内禀报。赫连雄闻听,对卫浪云道:“兄弟,陈京儿这贱货果真有同党,我们上当了!”
  卫浪云道:“金眼鸽飞回,不只是说明发现敌踪,而且段泰必然难以应付才放出鸽子。否则他不会轻易把金眼鸽放回的!”
  赫连雄点头,道:“既如此。大哥带人连夜赶去!”
  卫浪云道:“我同大哥一齐去。”
  于是,“蝎子庄”大队人马便出动了……
  潇湘子扫描 THXDE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