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生死锤》

第七章 群英立盟勿回岛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银色的沙滩,茶色的礁岸,浓郁苍翠的峰恋叠嶂,有几只海鸥,晤,尖声叫的一群海鸥正绕着这座孤悬在海上的大岛来回的翱翔……
  海浪的拍岸与海鸥的尖鸣,给这座孤岛,奏起了另一种单调的乐章!
  嗯!这便是勿回岛。
  远处水线上面,火红得似要爆裂开来的晨阳,滚动如火轮般往天上移动着,便在这时,—艘三桅大风船缓缓的绕过勿回岛北口驶进一处海湾里。
  海湾里帆樯林立而井然有序,大群穿着黑浪衣的勿回岛弟兄们正在忙着搬运东西,见这艘三桅快船驶进湾里,不少人仰起脖子手搭凉棚望过去……
  于是,有人狂叫起来……。
  “少主人回来了,是的,还有少夫人哪!”
  “不错,我也看到了……”
  “你们看四宝也在船上呢!”
  “嗯,另一位……另一位不就是吕迎风吕爷吗!”
  一群人聚拢在—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忘了搬运东西了。
  三桅快船缓缓的落下主帆。船头在变换方向,然后顶着一堵石岸拢靠在岸边。
  这时上百名身穿黑浪衣的勿回岛弟兄早一拥而到了大船边,只听震天价一声喊叫:“少主少夫人好!”
  三桅大船上,正是“银雷”卫浪云水冰心小夫妻二人与吕迎风皮四宝。原来勿回岛与六顺楼携手合作之后扫除了紫凌宫与皇龙堡这两股江湖道上两大势力以后,勿回岛檄传天下江湖道入盟归属的大典日子尚未到来期间,那勿回岛岛主展履尘真怕闷着侄儿侄媳,便命吕迎风与皮四宝二人伴随,周游天下三个月。三个月时光对一对新人言,果真是悠闲中透着新鲜,轻松中也有刺激,不只是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意兴满怀的尽了兴,便吕迎风与皮四宝何尝不是大呼过瘾!
  是的,整日里刀口上翻滚的人,一旦如是悠闲自在上一阵子,两种迥异的日子,自然有着绝大的不同感受了。现在一一
  面对着弟兄们这种欢迎的场面,卫浪云一手揽着水冰心那纤纤的腰肢,另—于高高挥舞着,满面笑意而开心激荡不能自已。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人高声亢叫道:“兄弟,你们终于回来了!”
  卫浪云不用瞧就知道那是八拜金兰、结义兄弟、同生死共祸福、连心连意如手如足的大哥——“蝎子”大当家“无形手”赫连雄。猛力搂紧水冰心,两人腾身而起,水冰心似是双足离地般一闪而迎上了大步走来的“蝎子”瓢把子“无形手”赫连雄。高胖伟岸的身子在颤抖,大光头上似在冒汗,赫连雄双臂箕张的一下子搂住卫浪云,铜钤眼似见泪光的道:“好兄弟。这三个月你过的定是舒坦自在吧!嗯?”
  卫浪云偏头望向水冰心,笑道:“嗯!有句话是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小弟这三月过的日子大概就是那对令人羡慕的“‘鸳鸯’吧!”
  双手掀着卫浪云肩头,赫连雄笑望着水冰心,道:“是真的?”
  水冰心抿嘴一笑,羞赧的低下头……
  于是,一阵哈哈大笑声响彻石岸而掩去了附近的浪涛声,连搬运东西的人也全停下来笑了……
  拍拍卫浪云,又把卫浪云上下仔细打量一阵,赫连雄又哧哧的笑道:“嗯!只是稍见消瘦了,这也是新婚之后正常现象嘛,对吧?”
  卫浪云摸摸自己那光溜溜的下巴,笑道:“瘦了?”
  于是,就在赫连雄的捧腹大笑中,石岸边再次爆出一阵震天欢笑……
  便在这时,皮四宝走近赫连雄,施礼道:“大当家。皮四宝向大当家问安,当家的伤势……。”
  赫连雄只是斜眼偏头望了皮四宝而尚未开口呢,早听得卫浪云急急问:“大哥,你的伤可痊愈了!”
  捧腹哈哈一笑,赫连雄道:“兄弟呀!你该看出大哥与刚从紫凌宫回来时候的模样有什么不同吧I”他一顿又道:“那时候活脱臭水沟拖出来的一条死狗。如今你瞧瞧——”边一巴掌拍在胸脯上发出“吧”的一声响。一旁的吕迎风早哈哈笑道:“赫连当家原是铁打的汉子,如今早休养过来了!”
  赫连雄道:“勿回岛一统江湖,不论是勿回岛或蝎子。甚至花子帮的伤者,全都到了勿回岛,岛主一纸令,南北六省各召来了名医,如今大部分伤的人全好了,只等各路人马一到,这江湖道上大团结的入盟大典便将在这勿回岛上举行了。”
  “银雷”卫浪云大喜,道:“紫凌宫不再争霸,皇鼎堡烟消云散,六顺楼与勿回岛一统江湖,自今而后天下一统又见太平了,哈……
  赫连雄道:“最近两个月里已有不少江湖绿林帮派,堂口香坛,纷纷前来投帖拜谒,不少人留下来等候参加主盟大典,且要求加盟列名呢。”
  伸手搂住满面笑容的水冰心,卫浪云笑道:“走,我们快去见大叔、二叔去,二叔的伤势还真的令人放心不下呢!”
  赫连雄呵呵一笑,道:“兄弟呀,我说过,岛内来了那么多名医,你二叔早已活跳乱蹦的这时候在监督着兄弟们搭建立盟主彩台呢!”
  卫浪云—听,高兴的道:“冰心她爹可也在?”
  赫连雄等边走着,已见岛内果真来了不少江湖人物正四处游览这座名震武林的勿回岛呢。
  这时水冰心也急急问道:“是呀,我爹他老人家可也来了?”
  赫连雄边走着,回头笑道:“已经到了三天,他是率领着六顺楼的二司卫‘铁狮’李青与管庸等一众五百名属下来的。”
  水冰心笑道:“奇怪,大司卫谷宣怎的没来?”
  一旁卫浪云笑道:“石弓山下的六顺楼不能没人驻守。你爹一定是派谷宣在六顺楼那面照顾了……
  卫浪云正说着,突见水冰心面色一寒,俏嘴巴翘着不再走了。
  这光景连赫连雄也是不解的笑道:“哟,怎么了?”
  水冰心嘟着小嘴。道:“你爹,你爹,难道我爹不是你爹?”
  卫浪云闻言早哈哈笑道:“当然我也应叫爹啦!”
  赫连雄哈哈大笑,道:“当然,当然,澹台大楼主当然也是你爹了,哈…”
  水冰心这才破颜一笑,道:“等下见了爹,由你先叫着见礼。”
  卫浪云猛点着头,道:“到时候你瞧我的。”
  这时走在后面的“玉面屠夫”吕迎风与皮四宝二人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几人沿着海湾山道绕向一处山坳,便来到—片陡峭的山壁之前,一大片苍翠高大树林看去宛似树海,但就在这树林中央,层叠的房舍成排,有一座大厅十分豪华,雕梁画栋,犹似宫殿,这时就在那大厅正前面,近百名勿回岛弟兄们正赶着搭建一座高台。
  高台搭建在紧邻大厅,高台前面有着一片广场,足可容下五七百人。
  卫浪云等一进入广场,立刻引起在场兄弟们的欢呼叫声与问好声:“少主人好!”
  “少夫人好!”
  紧接着好一阵震天价拍手声……
  大厅上早听得田寿长叫道:“是浪云他们回来了,哈……也该回来了。”
  立刻,卫浪云一把拉着水冰心当先便往大厅上跃去,只见大厅上正坐满了人。只是二人不及细看的直走近中央偏右的那张豹皮太师椅前;而椅子上坐的正是澹台又离。
  只见他抚髯微笑中,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已双双跪在地上,卫浪云果真毕恭毕敬的道:“爹好!”
  水冰心跟着也道:“爹,你老人家好!”
  澹台又离既感动又高兴的哈哈笑得全身直哆噱……
  另一面,田寿长心里已不是滋味的干咳了一声!
  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尚未会过意来呢。那澹台又离已收住得意的笑,边指着田寿长与满面笑意的展履尘二老道:“只平安回来就好,快过去给你们大叔二叔叩头去,你们还没看见,你们二叔吃醋了呢,哈……”
  卫浪云拉着水冰心忙走向展履尘与田寿长及舒沧三人面前双双又跪下去。
  展履尘哈哈笑道:“孩子;你们玩的可尽兴?”
  卫浪云起身笑道:“是很尽兴,但却十分想念大叔二叔呢?”
  田寿长鼻孔一哼,道:“算是有那么一点良心。”
  卫浪云走近田寿长,笑道:“二叔,浪云已同冰心商量好了,只等立盟大会完毕,我二人不放二叔走,就在这勿回岛上侍候你老人家了。”
  田寿长又是安慰,又是愉快的笑了,喉头一乾,哑着声音道:“二叔知道你天性纯孝,重情义。同我过世的大哥卫浩一般样,唉!我们二老此生有你这么个好侄儿体贴的侍候着,比个亲儿子还好上多少倍,只是……”他又低缓的接道:“只是这岛上过日子我不惯,只等这里事情一了,我又得回内陆去了。”
  展履尘这时微笑着慈祥的道:“你们这是刚刚回来,这大厅上一众各路道上英雄你先见个礼,然后回你们新房歇着去吧!”
  一旁的“无形手”赫连雄早应道:“对,对。只见见这厅上的一众道上朋友们,你夫妻就先回新房吧!”
  不及细看,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抱拳冲着大厅上近五十位赶来加盟的道上朋友施礼,道:“卫浪云与妻子水冰心给各位见礼,勿回岛欢迎各位!”
  大厅上有一半不识卫浪云,但却早知道卫浪云是勿回岛少主人,这时全都起身还礼不迭!
  望着卫浪云往新房走去,赫连雄一把拉住皮四宝,道:“皮四宣,只有个你陪着去游历。我兄弟自是玩的高兴,不过你小子没有把人给带坏吧?”
  赫连雄当然十分明白自己手下的这位“人蝎旗”大把头皮四宝的习性,还真担心被皮四宝把卫浪云领到那秦楼楚馆去见识一番呢!
  皮四宝知道大当家的意思,忙低声笑道:“大当家可不能冤枉属下,人家小两口这三个月里每天俪影双双。粘糊的可紧着呢,属下哪有机会带少主人到那种地方闲晃荡的。”
  赫连雄道:“没有那是最好不过。”
  皮四宝笑道:“本来就没有,当家的不信只管去问吕迎风去。”
  大胖脸一仰,赫连雄笑笑,道:“这么说来,你同吕迎风二人也够辛苦了,去歇着吧!”
  就在这卫浪云与水冰心等回来第三天,勿回岛上的立盟大典便开始了。
  从停靠船只的海湾直到立盟那个广场——沿着山道全插着当前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代表旗帜,勿回岛正面大厅前面的大台子已扎成一座色彩夺目的彩楼。就在彩楼两边,更安排着座椅,对面,晤,尚搭建了一座鼓乐小楼,正有一批鼓乐手在里面坐着,小楼外面更站了五个大汉,各人手持一管三眼子冲天火炮,每个人手上还握着火绳,光景就等着时辰一到便要燃炮了。果然,就在东西山头上日头刚露个边的时候,首先便见那右面大汉举起火炮,‘嘭嘭嘭”连三响,紧接着第二个大汉又燃起了三眼火炮……
  直到第五个大汉的火炮放完,小楼上的鼓锣立刻齐鸣,刹时间只见赶来勿回岛参加立盟大典的一众江湖人物,相偕的走上贵宾席位。便在这时候。勿回岛上的弟兄们穿戴鲜艳整齐的大步走向彩楼前的广场上,顺序为:“黑鲸门”,由首座“大劈刀”修子雄率领。
  “九旭门”,由首座“无相刃”厉寒率领。
  “长风门”,由首座“大盾王”曹步前率领。“千涛门”,由首座“玉面屠夫”吕迎风率领。
  “青沙门”,由首座“金胡子”柴志贵率领。另外六顺楼也来了百名兄弟,由二司卫李青率领着,站在彩台右方。
  紧接着花子帮也有五十名兄弟,以及富陵镇来的蝎子旗下兄弟五十名。再看彩台上,两边赶来入盟的三山五岳江湖各派人物,总也有近百名分坐在彩台两边。
  又是三声击鼓,正面彩楼上展履尘当先举步走出来,跟在他身后的有“百窍心君”田寿长、花子帮的舒沧、六顺楼“大黄伞”澹台又离、蝎子旗大当家“无形手”赫连雄,而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跟在最后面。“月魔”展履尘只在台手中央一站,抚髯望向彩楼两边与台下一眼,早闻得台下一阵震天价欢呼之声响彻云霄,而使得展履尘频频点头不已——
  激荡的声浪随着海风飘向远方,展履尘这才高声道:“江湖一统,天下砥定,勿回岛愿与当今各门派共享这以兄弟们的血肉换得的成果——”
  他话才只说了这一句,全场立刻响起掌声不绝于耳点点头,展履尘又道:“往日江湖纷争,群雄并起,紫凌宫、皇鼎堡,甚至铁血会,这些与我勿回岛以及六顺楼之间,时起冲突,彼此拚命,不知死了多少好弟兄,而今勿回岛为了一统江湖,弟兄们舍死忘生的抛头颅洒热血,为的便是消弥彼此之间的争霸,用意在于保障江湖道上兄弟……”
  便在这时候,“大黄伞”澹台又离踏前一步,高声道:“六顺楼澹台又离今当天下英雄面前郑重宣布,拥护勿回岛展岛主为江湖盟主。以后一心一德,共为江湖而尽一己之力!”
  澹台又离话刚说完,就听得彩楼下面及百名六顺楼兄弟齐齐振臂高呼!
  展履尘早握住澹台又离的手,激动的直点头……
  于是,彩楼两边的近两百来宾中,早又有人高声道:“我们拥护展岛主为盟主,悉听差遣——”
  于是,立盟大会进入高潮。
  站在水冰心一旁的卫浪云,低头望着明媚秀丽,端庄娴雅的妻子。暗中捏着水冰心的手,于是,二人彼此满面笑意的轻点着头。不料就在一阵欢声雷动之后,展履尘突然双手示意叫大家安静下来……
  早见展履尘缓缓向卫浪云招手,道:“孩子,你过来!”
  卫浪云忙急步趋前,道:“大叔你吩咐。”
  拉着卫浪云右手,屉履尘高高的举起来,高声道:“自今日始,勿回岛由我这位侄儿卫浪云接掌了!”
  卫浪云好不惊异,却突又听得彩楼下面勿回岛与结盟的“花子帮”与“蝎子”组合狂叫欢呼起来……
  不旋踵间,在场所有的人也都欢叫起来……
  卫浪云相当惶恐的道:“大叔。如此重担,浪云怕难以肩负呀!”
  十分严肃的,展履尘道:“这件事在你同水姑娘婚后我便同你二叔商量好了,你二叔也十分同意——””
  卫浪云又望向田寿长,早见田寿长笑意昂扬的道:“孩子,自从你爹过世以后,我同你大叔竭力要把你调教成个人物,你没有叫我二老失望。也是大哥在天有灵,如今这可是我同你大叔这些年来苦心孤诣撑持到今日这种局面,对你来说,担子是重了些,但凡事都有起头的一日,你勉为其难吧!”
  展履尘也道:“我同你二叔全老了,也该心无牵挂的五湖四海去邀游一番了吧?”
  “扑通”一声,卫浪云当众跪在展履尘与田寿长二人面前,他双目含泪的道:“生我者父母,养我者大叔与二叔,此恩此德,浪云虽肝脑涂地无以回报万一,二老请受浪云大礼一拜!”
  一把掀起卫浪云,田寿长沉声道:“这是什么时候,你竟还要来这种俗不可耐的礼数,还不快向在场说几句江湖盟主的话!”
  田寿长以大鹰爪功抓住卫浪云肩头,卫浪云便想跪也无法跪下去,这时他十分激动的点点头……田寿长这才“嗯”了一声:“站到前面去说上几句吧!”
  卫浪云缓缓走至楼前面,光是望望彩楼下面勿回岛弟兄,再望望其余的众人,双手抱拳,高声道:“江湖乃江湖人的江湖,勿回岛立为盟主,他日必为江湖主持正义,维我江湖道统,祈望吾辈团结无间,同舟共济,在道义的大前题下生死与共!”
  几句话说得在场众人,立刻又响起一片欢呼声……
  一旁的水冰心早走上前去与卫浪云并站在一起。于是,连六顺楼主“大黄伞”澹台又离也抚髯笑了……
  当天,展履尘命勿回岛全体动员,热烈招待起来加盟的各门派贵宾,大宴三日,尽兴而归!
  时光匆匆中。卫浪云似是平安的度过两年多江湖盟主的日子,勿回岛也在水冰心的协助治理下,显出一派兴旺景象,六顺楼、蝎子组合、花子帮,也都扩大了地盘,江湖上看起来是平静了,然而却有一股暗流正在激荡不已,近来,连卫浪云也已觉察出来了。站在海湾石岸边,卫浪云遥望着远方,远方有着山峦叠蟑,隐隐然在水线上面。这时只见勿回岛岛使“毒龙”卜兴匆匆的走到卫浪云身旁施礼,道:“岛主,一切俱已妥善,只待启航了。”
  卫浪云点点头。一声喟叹的道:“半年来,道上的规矩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们‘勿回岛’自担任盟主以后,两年多来已替他们解除不少纷争,凭我勿回岛的旗号,最近竟然连着出了几桩不大不小的纰漏,非但劳动我们的人,今日竟连我这大盟主也得亲自出马,卜兴,你知道,这里面除了显示着江湖中仍有一干不开眼的角色外,还有什么可说的?”
  卜兴小心的道:“再不开眼,但比之当年皇鼎堡、紫凌宫来,他们又算得了什么玩意儿!”
  卫浪云摇头,道:“卜兴,你错了,要知跳梁小丑也会翻江倒海,这些人暗中在动摇我这盟主地位了。”
  卜兴呐呐的道:“那些人,准吃错了药,要不,便是有些迷糊了。他们应该明白勿回岛的声威,即使是蝎子组合或花子帮也足以令这些家伙不敢兴风作浪呢!”
  卫浪云冷笑道:“但他们还是在暗中兴风作浪了。是吧!”
  这时岛使卜兴更小心的道:“岛主,在走以前该向老岛主禀告一声吧?”
  卫浪云道:“我会的,两年多来大叔一向清静惯了,真不想无端的去打扰他老人家!”
  卜兴点头道:“不错,老岛主住在龙头礁过的可是闲云野鹤的日子,老人家甚至连问问勿回岛上事务也没有呢!”
  卫浪云望着海面,边缓缓道:“这是他老人家太信任我了,而我却在两年多的今天又要令他老人家烦心事,唉!真不知怎么说才好呢!”
  龙头礁就是勿回岛右面一处小孤岛,一处断崖相连状若龙头的小山头,每天当潮水升的时候,那片断崖便会被海水淹没,望之宛似一座小孤岛,但当潮水一落,就会看到一条百丈长的山道与勿回岛相连接。这里便是“月魔”展履尘隐居的地方。
  一明一暗的红砖小瓦房,适巧的建在这小岛的凹处,这里种了许多奇花异卉,有座花架下面挂了七八只鸟笼,全是展履尘心爱逗乐的对象。现在——
  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来到这小红砖屋外面,二人望着这位大叔逗着一只“八哥”,半响,卫浪云道:“大叔。恩,有件事情想向大叔禀告……”
  展履尘并未回头看卫浪云,只轻描淡写的道:“不论什么事情,你都该自己琢磨着办,别忘了你是勿回岛岛主,当今江湖盟主,应该有独断专行的决心才是,大叔是不便有所意见的!”
  水冰心忙笑着上前拉住展履尘左臂,道:“大叔,你怎的不关心浪云了?”
  展履尘道:“如果我再插手过问事务,那才真的是不关心他了,别忘了江湖盟主之位是如何的受人尊崇,我老头子可不想叫他有损盟主尊严。”
  卫浪云忙恭敬的道:“可是大叔你老人家……”
  展履尘伸手一拦。道:“去吧!该怎么做大叔一定支持你,放手去干吧!”
  水冰心这才笑道:“大叔既如此说,那就叫人放心了,我们……”
  卫浪云立既接道:“明日一早侄儿便亲自去一趟富陵镇了。”
  展履尘摆摆手并未再说话。
  于是,卫浪云与水冰心二人辞别走回匆回岛上。
  卫浪云回到大厅上,他黯然的对水冰心道:“自从接掌勿回岛岛主与江湖盟主以后,大叔也好,二叔也罢,似是全都变得陌生许多,不像过去他二老把我呵护有加,爱怜备至,唉!早知道当上这捞什子的江湖盟主二老对我会这般光景,卫浪云宁可不干!”
  水冰心一笑,道:“浪云。你错了,二老的这种表现我看得出来,他们在磨练你,一心要把你磨练成一位真实的,也是伟大的江湖盟主,切记,莫叫二老失望!”
  这时卜兴走来,卫浪云立刻命其把“千涛门”首座“玉面屠夫”吕迎风找来。大厅上卫浪云缓缓道:“为了争雄中土之事、先后我也经过不少仗阵、先是六顺楼,后是紫凌宫,到后来连番血战那皇鼎堡、铁血会,流马队、三羊山,流血流汗的争得这江湖盟主之位,该是多么不易之事呀……”
  水冰心喟然道:“创业维艰。但守成也是不易,大叔就是要你在守成上面多下功夫呢!”
  点点头,卫浪云道:“是的,创业维艰,守成不易!”
  这时吕迎风大步走进大厅来,施礼道:“岛主找我?”
  卫浪云点头,道:“明日一早你跟我去富陵镇。”
  “玉面屠夫”吕迎风道:“岛主可是为了蝎子辖内的几处堂口被人暗中下手倒旗之事?”
  卫浪云道:“赫大哥把信送上勿回岛,此事定然不小,否则凭‘蝎子’组合下的弟兄,当能轻易解决的;”
  “玉面屠夫”吕迎风道:“这事何需劳动岛主大驾,由属下走—趟就成了。”
  卫浪云摇摇头,道:“半年多未见到赫大哥了,趋此事件我哥们也好会会面叙叙旧。”
  吕迎风笑笑,道:“如是这样。属下便不再劝阻岛主了。”
  “明日也只带你一人前去,你早点去叨拾一下吧。”
  这时卜兴忙道:“岛主我呢?”
  卫浪云道:“你就同翼升及另外几位首座在勿回岛上着意的操练,我预感不定还真的会动员勿回岛弟兄上阵呢!”说着,他叹口气又道:“江湖上才平静不到三年,么魔小丑便又出笼了,这批人会是谁?”
  吕迎风道:“别管这些杂碎是哪个妖洞中出来的,只等我们兜上以后,绝不手下留情,岛主,这也是岛主立威的时候,正所谓杀鸡儆猴,此其时也。”
  卫浪云摇摇头,道:“我绝不会轻视敌人,因为敢于面对我们的敌人,必然也有其不可忽视的一面。”
  水冰心道:“我爹就常这样说呢!”
  卫浪云道:“上次听说六顺楼大司卫谷宣已脱离六顺楼了,不知谷宣为何如此,这次也许我顺道去一趟六顺楼看看。”
  水冰心道:“本来我也想去的,可是……可是……”
  卫浪云一怔,道:“可是什么?”
  水冰心有些娇羞的未开口,而令吕迎风与卜兴二人也感到这位岛主夫人透着神秘。卫浪云一急,立刻握住水冰心的手,低声在水冰心的耳鬓道:“究竟怎么回事?”
  水冰心睇视卫浪云一眼,悄声道:“我可能有了!”
  卫浪云一愣,道:“你有什么?”
  水冰心忽的起身道:“你去想吧!”说完竟走出大厅。
  卫浪云尚怔在椅子上呢,卜兴早近前施礼笑道:“恭喜岛主,夫人一定是有喜了呢!”
  “玉面屠夫”吕迎风突然一声欢呼,已自椅子上弹了起来,叫道:“天大的喜事,快报予老岛主知道呀!”
  水冰心与卫浪云结婚三年。今日才闻得娇妻有喜,欢愉之情溢于言表。早长身而起,直往水冰心去处追去——边高声道:“冰心!冰心!是真的吗?”
  勿回岛岛主夫人怀身孕,这在勿回岛而言,算得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展履尘早把未动身的卫浪云找到跟前:“孩子,听说冰心有喜,这可是真的?”
  卫浪云点头,道:“冰心这么说的,大概就错不了,哈……”
  展履尘庄严的走至门口。冲着苍天施礼,道:“大哥,你天上有灵,可要保佑你儿媳妇平安呀!”
  卫浪云深为感动的道:“大叔又为侄儿操心事了!”
  展履尘道:“我一直在操心,打从你与冰心二人结婚起大叔就开始等着抱侄孙了,可是一等三年才有消息,你说说看,大叔又岂不心焦急躁的。”
  卫浪云笑道:“冰心总算没叫大叔失望。”
  展履尘道:“这件事如叫老猴子知道;该不知他是如何的高兴了。”
  卫浪云笑道:“前两次去看二叙,他还骂我不管用呢,三年来一直在令他失望,这次我一定顺道去看二叔,也叫二叔好生高兴高兴!”
  展履尘当即道:“你应该把冰心送回六顺楼去,一个有身孕的女人不宜住在孤岛上,六顺楼那面的老妈子丫头最是多。有她们侍候应无问题。”
  卫浪云恭敬的点点头道:“大叔想的周到,侄儿明日便同冰心一起走。”
  展履尘又细心的嘱咐,道:“船到陆地靠了岸,可不能叫冰心骑马,还有……还有就是你夫妻也别来向我辞行了。”
  卫浪云点点头,道:“大叔你多保重,明日一早我们便走了。”
  展履尘摆摆手,愉快的叫卫浪云快回去照顾水冰心。
  蔚蓝天空,万里无云,一艘三桅快船刚靠上岸,没多久便见一辆双辔马车驶近船边来。赶车的穿了一身黑浪衣,一看便知道是勿回岛兄弟。
  一块大跳板担在船边、卫浪云小心扶持着水冰心往岸上走去,后面跟着“玉面屠夫”吕迎风。
  本来是要别派人手护送岛主夫人回六顺楼的,卫浪云却又决定自己亲送娇妻回六顺楼,形式上也倍觉慎重些。
  这时只见又一勿回岛兄弟牵着两匹宝马,其中一匹便是卫浪云的“狂火”宝驹。水冰心上了马车,绣着黑浪的车帘已垂下来,卫浪云回头望向大船,一众勿回岛兄弟们已躬身相送了。
  点点头,卫浪云一挥,车马立刻向前奔去,早听得二十几名船上兄弟齐声高呼:“岛主一路顺风!”
  卫浪云一行尚未进入富陵镇辖境,迎面山冈上已见数骑快马冲来。不等卫浪云吩咐,“玉面屠夫”吕迎风早拍马迎上前去。双方渐渐看清楚对方何人,来人已是欢畅的叫道:“好家伙,咱们又碰面了。”
  吕迎风也笑道:“好哇四宝,原来是你呀!”
  不错,来的正是“蝎子”组合“人蝎旗”大把头皮四宝。挺起身子往远处望去,皮四宝道:“马车上坐的何人?”
  吕迎风笑指马车,道:“岛主同岛主夫人全到了,你小子还不快去见礼。”
  皮四宝一听,立刻回头招呼他带来的四名手下。道:“下马!”
  只见皮四宝五人拉马路边站定。每人肃然恭敬的望着远方,而卫浪云与马车已缓缓的到了皮四宝几人面前。
  皮四宝忙拍拍身上的黑色软皮紧身衣,斜眼上翻金牙外露的左手一举,迈右腿单膝跪地,道:“皮四宝迎接岛主!”
  卫浪云马上笑道:“四宝,你怎的知道我来了?”
  皮四宝站起身来,道:“回岛主的话,我哪里会知道岛主大驾动向,只是……只是……”  ’突听车中水冰心道:“怎么不说了,皮四宝?”
  皮四宝一听,忙又抱拳施礼。道:“皮四宝忘了给盟主夫人见礼了。”
  卫浪云一笑,道:“多时不见想不到你学的懂礼貌多了,皮四宝,你有什么话还会把你噎住的,说吧!”
  皮四宝突然骂道:“妈拉巴子的,也不知从哪个黄鼠狼窝闯出一批泼皮货,尽在暗地里踹我各处盘口,这半年多我们蝎子组合已有七处钱庄被洗劫一空。两处缎庄也起了大火,唉……”
  卫浪云双肩一紧,道:“前后发生的事已有半年多了?”
  “不错。”
  卫浪云道:“赫大哥为何不早把情况告诉勿回岛呢?”
  皮四宝沉声道:“大当家碍于面子,总以为只是几个不长眼睛的小混球,只要暗中稍加注意,便不难把他们揪住的,可好,至今不但未揪住一个人毛,反倒是越来越嚣张,大当家这才一面把消息送上勿回岛,一面把八旗的兄弟们调派出去,我们便是被派出来在这一带活动的……”
  卫浪云这才点点头,道:“本来我是先要把夫人送回六顺楼再转往‘蝎子’的。既然在此地碰见你,可好,我们先到富陵吧!”
  水冰心在车中道:“浪云,你们去富陵办正事要紧,就让马车送我先回六顺楼吧!”
  卫浪云道:“回六顺楼必得我亲自送,这里先去一趟‘蝎子’总堂口,然后我们一齐回六顺楼。”
  水冰心道:“浪云,我先回六顺楼去,等你办完正事以后再赶往六顺楼;爹不会怪你的,再说我跟你去‘蝎子’,又不能帮你什么,反倒令你多操一份心事。”
  卫浪云一听,正自思忖。不料吕迎风对卫浪云道:“岛主先去蝎子总堂口,属下护送夫人回六顺楼去也是一样。”
  水冰心忙道:“不用了,吕首座还是帮着岛主办事去吧!”
  皮四宝忙近车前,道:“夫人,最近这一阵子地面上可比不得一年前了,也不知那里冒出那么一股‘阴兵’似的幽灵人物,尽在暗中造反啦,还是由吕首座护送着比较好呀!”
  水冰心笑道:“照你皮四宝这么说,江胡上平静三年;如今又将刀兵相连的不太平了?”
  皮四宝道:“夫人,差不多是这么个光景呀!”
  卫浪云道:“也好,就由吕首座护送夫人回六顺楼吧!”
  于是,马车驶向远方,吕迎风紧紧的跟在车后面……
  卫浪云立马遥望着……
  心情有些异样的几乎要叫住驶去的马车,但他还是未开口叫出来。潇湘子扫描 THXDE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