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如来八法》

第一○二章 血影战魂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点击: 
   在前奔跑的蓝衫青年,步履踉跄不稳,胁下鲜血淋漓,背后的衣棠被撕裂了一道尺许长的口子,形态狼狈已极;他怀中紧抱著一个少女,那少女头发披散,双目紧闭,面庞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不错,这蓝衫青年正是侯英,而他怀中所抱著的,则是他的妻子华小燕。
  在后面追赶的金衣大汉,江青一眼即已看出,乃是金衣帮内三堂白龙堂堂主,大力韦陀鲍恒山!霎时,一抹陋夷的笑意浮上江青唇角,他向冲来的六指行者汪明挑逗地勾了勾食指,微一滑步,已如一片云彩般来到了侯英身前。
  当侯英那双惊恐过度的瞳孔映入江青身影的一刹那,他有如在汹涌的浪涛中抢到了一块木板,慌忙声嘶力竭地大喊:“师兄……救我……”
  语声未息,已经一跤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著气,那双抱著华小燕的手臂,尚在微微抖嗦。
  江青怜惜地望了自己这位师弟一眼,低沉的道:“师弟,你放心,一切都有师兄在此。”
  说话中,大力韦陀鲍恒山已偕六指行者汪明自两个不同的方向冲到,六指行者一言不发,抡起手中的行者棒便打,鲍恒山在急促中却与江青打了个照面,他只觉得心腔“砰”的一跳,连忙大叫道:“汪堂主,且慢!”
  汪明“嘿”了一声,收臂挫腕,硬生生转出三尺之外,却十分不悦的道:“鲍堂主,这小子十分扎手,此时不拾夺他,更待何时?”
  大力韦陀没有回答,一双利眼却直直的注视著江青,缓缓的道:“好朋友,会泽一别,瞬息两载,朋友你却越来越跋扈了。”
  江青笑吟吟的踏上一步,道:“那时你们人多,在下又是初履江湖,是以不愿与尔等缠战,但是尔等也伤不了在下一根汗毛,至于现在么,嗯,情形却大相迥异了。”
  大力韦陀狂笑一声,道:“火云邪者,火云邪者,今朝你便看看,到底是怒江派占得便宜,抑或是我金衣帮大胜而还?”
  六指行者汪明大吃一惊,错愕的道:“什么?这小子就是火云邪者?”
  他正说到这里,那边已传来一阵哗叫与怒骂声,紧跟著惨号连连,激斗中的人群霎时乱成一片,眼看已占尽优势的金衣帮帮众纷纷四散奔逃。穿著蓝色劲装的怒江派弟子,在一个白袍老者及中年儒生的率领上乘势反攻,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大旋风!”
  大力韦陀饱恒山目光一扫之下。蓦然怪叫!
  六指行者气得一跺脚,厉吼著急速奔去。江青平静地向四处一瞥,只见整个凌云山庄都已投进了这场激战的漩涡中,到处都是穿著金衣与蓝衫的人们在舍生忘死的拼斗、杀喊,脚步纷沓,光影幌闪,血洒著汗淌著;躯体在旋转、在奔舞,瞬息前践踏在别人身体上的胜利者,也许在瞬息后同样地被别人所践踏,触目心惊的尸体狼藉遍地,残断的肢骸抛置周遭,火苗子又起了多处,但是,这血战却只近在山庄的边缘,金衣帮所属被堵截在庄外,始终未能突破对方的防线。
  于是,田野里、树林中、草丛间,金色的人影奔扑著,自四面八方蜂涌而来,又在一条条必经的通路上,在一处处的扼要地区,被一些他们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所率领著的怒江派弟子抵制住,几乎不能稍越雷池一步!
  几座散落在庄沿的房舍已然烧起,火光熊熊,金红色的光芒,映在人们那张张扭曲得变了形的面孔上,益发显得凄厉而残酷!
  江青极快的下了一个决定,他慢慢行上一步,沉冷的道:“鲍恒山,可惜金衣帮创立不易,就要在今朝冰消瓦解了。”
  大力韦陀鲍恒山呸了一声,气冲牛斗的大吼道:“江青,还记得本帮前任总执法查百川的一条腿么?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结算!”
  江青冷冷一晒,道:“嗯,查百川已经退出总执法之仁了?也罢,所有金衣帮上下所属,都将于今日以后完全逊退,永远冥迹江湖!”
  鲍恒山双目倏而闪出一抹凶光,但是,他却好似十分忌讳江青,不敢立即助手,焦急的向左右瞧视著。
  江青深沉的一笑道:“老朋友,要帮手么?还是自己先享受一番的好。”
  “好”牢出口,千百只掌影已蓦而如瑞雪飘舞,自四面八方罩向大力韦陀,劲气尖锐,纵横呼啸,有著天裘云起的威势。
  大力韦陀惊得一窒,不遑多想,脚步一旋,已狠狈的跃出五尺,江青“嗯”了一声,跟著就是一招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之一:“掌不刃血”!
  扇形的光芒及竖立的铁掌,交织成一片凌厉而冷酷的影像,大力韦陀猛吼半声,双掌倏然自胸前推出,臂肘一抖,又在刹那间化掌为指,闪幻不定的点向江青全身十二要穴!
  像煞一阵狂风,江青神色冷漠,身形“呼”的一声贴向地面,如蛇也似的一揉一滑,幽灵似的转向敌人右侧。就在他猝而站起之际,又是一记“阴冥阳关”,金风霍霍,狂飙旋回,紧接著另一式“苦海无边”也已闪电般连续施出。
  大力韦陀鲍恒四乃金衣帮内三堂白龙堂堂主,在金衣帮中地位之高,较之六指行者汪明更尊,但是,他虽在金衣帮中是强者,是高手,若比起江青那一身惊天动地的艺业来,却又相差得太远了。
  江青绝招连展之下,大力韦陀已在瞬息间改变了四种不同的武功应敌,当他的“荡天三环手”化为“拒拒中式”再转“倾塔九掌”时,仅堪堪险极的躲架过了对方“掌不刃血”及“阴冥阳关”两大散手。及至江青却快逾电光石火的“苦海无边”如雷轰云滚似的逼到时,在一连串的空气爆裂声中,大力韦陀的“黑魔十二击”掌式己致完全击溃;叶飞枝折中,他那魁梧高大的身舛有如怒海中的一叶孤舟,歪斜踉跄地退出七步之外,黝黑的面孔在抽搐,颔下短髯颤动抖索,双瞳里映出一股晦涩而无助的神色,只在这一刹那,强弱已经明显的分了出来!
  江青冷眼望著大力韦陀急剧起伏的胸口,绵软垂落的左臂,淡漠的道:“饱恒山,你的一身外家功夫甚是不弱,内力亦可说十分深厚,然而你却犯了一个错误,不该与江某硬打硬封,现在,只要在下再进一招,你大约便得尸横就地,你走吧,否则,便是一死!”大力韦陀鲍恒山心中明白,自己内腑已经受到了严重震荡,而那条左臂更已折断,对方的武功,实在是令人胆裂魄散的啊!可是,你叫他现在独自逃命么?不要说他的自尊心与道义感不容许他如此做,便是为了今后的颜面与立足也不可能如此做,但是,另外一条可容选择的路却只有死!
  “死”,这个古今以来,多少英雄豪杰都难以勘破的一关,多少超人贤士都惧怯的一关,说来轻易,做起来又是如何地沉重与艰辛啊!
  这位金衣帮的高手,绝望地向四周频频乞视,而周遭的战斗正炽热的进行著,杀得日月无光,天怒地惨,没有人注意到他,更没有人来协助他,即便是有,又会增加什么效果呢?
  就凭金衣帮,那一个人会是江青的对手?
  倏然,江青不耐烦的道:“鲍恒山,此刻不走,只怕你永远也不能走了,就像昨晨路上那虬发的朋友一样,不过,你却没有陪葬者。”
  大力韦陀喘息中神色倏变,他声嘶力竭的大吼:“好,江青,昨晨本帮黑狮堂方悟堂主原来是死于你手工江青,江青,方堂主与本帮数十名弟子的性命,你都要一一偿还!”
  江青在内心深深叹息,口中却冷酷的道:“江某既然做得出,就接得下,可是阁下此刻已然自身难保,要谈报复,只怕须待异日了。”-在一刹那间,大力韦陀鲍恒山蓦然似疯虎般猛冲而至,抖右掌,迳劈江青天灵,斜切颈,挂两肩,双腿飞起如电,连环不息的蹴向江青小肮丹田,在他的掌力中,早已倾注了全身所有的真力!
  暴叱随著江青的身形闪移半尺,就在这狭窄的半尺间隙中,就在那有如春雷滚动的叱声才起之际,五大散手之“尸解八块”已渗合著“并天指”同时涌出!
  像煞长蛇一般的凝形白气在空中如硬矢般射出,彷佛魔鬼的诅咒,那纵横交错的掌影自冥渺中飞来*宛如追魂使者黑色的面纱,是那么残怖而凄厉!
  于是──大力韦陀掌腿猝然落空,一股成形劲气已适时贯穿了他的脸庞,就在他的惨号尚未出口的当儿,锋利的掌影已将他凌空兜起九尺,血雨迸散中肢体霍然分解坠落,似一块块的腐肉,鲜红而又翳白!
  但是,他的头颅却连著那失去四肢的躯骸,令人不可思议的笔直朝江背飞来,在这短短的距离中,江青清晰地看见大力韦陀那已扭曲得不成人形的面孔,呲著白森森的牙齿,瞪著一双突出眼眶的眼珠,那双瞳仁之中,已没有任何意识,可是,却有著啮骨噬心的深刻仇恨!
  地下的侯英,目睹这惨布之状,不由骇得面青唇白,全身抖颤,慌忙闭眼伏在华小燕身上──
  江青冷冷的哼了一声,脚步微移,一掌将那具残骸震飞五丈之外,满天的肚肠血肉,加杂著金色的衣衫碎屑四散纷飞如雨。
  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江青轻轻地一拂衣柚,那双洁自修长的手上没有一点污迹,他静静地回头注砚著侯英,缓缓的道:“师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师妹伤得可重么?”
  好一会,侯英才稍稍恢复了神智。他哆嗦著道:“可怕……真可怕……啊,师兄,你杀的这人,是金衣帮白龙堂的堂主……他的武功可高强得很……”
  江青平静的道:“我知道,师弟,我在问你,师妹伤得可重?”
  侯英咽了一口唾液,吃力的道:“还好,她只是被那大力韦陀点了晕穴,又被掌风横扫了一下,我是为了抢救她,才又被大力韦陀伤了……”
  江青猝然掠向前去,双掌在华小燕背后用力一拍,又将她猛的提起,顺势在胁下一点,华小燕立时应手尖叫出声。
  于是,就在侯英尚未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华小燕那纤弱的身躯已倒进了他的怀抱,江青的身影却已在六丈之外,遥遥说道:“扶师妹去休息,别再伤了她。”
  余音尚在空中□绕,江青已如一头大鸟般飞跃到白孤等人的头顶之上,这时,白孤正力敌六指行者汪明,芦屋寒士郑三诗却率领著怒江弟子,一步步地逼退金衣帮的各人,显已占了上风。
  六指行者汪明与白孤功力原在伯仲之间,但是二人的身法挪移之术,大旋风白孤却较汪明来得灵活狂猛,是而激战之下,六指行者虽有兵器在手,却丝毫占不到便宜,加以他心焦气浮,更是越打越乱,险象环生。
  江青始才扑到,已大叫一声道:“二哥,速战速决!”
  江青的语声才一入耳,六指行者汪明宛如在骤然间被人打了一棒,他心弦一震,踉跄后退,惊恐欲绝的吼道:“江青,本帮鲍堂主何在?”
  江青身形一闪一旋,狂风暴雨般就是二十九掌十二腿,边冷冷的接道:“此刻怕已到了阎罗殿上。”
  六指行者汪明悲厉的狂吼连声,行者棒展开“翻龙十六棍”法,棒影有如一条云里乌龙,翻翻滚滚罩向江青!
  大旋风白孤长笑一声,一个大旋转,两名金衣帮帮友已满口鲜血的凌空飞出,他双掌一搓,微斜身,冲入金式帮人群中,掌劈指戳,拳打脚踢,真是虎入羊群,所向披靡,双掌到处悲嗥不断,人仰马翻!
  六指行者汪明看得心如油煎,他两眼圆睁如铃,光头油亮,汗珠顺颊而下,在这须曳之间,他已倾注了全身功力于手中*行者棒玷起如带黑芒、如侍、如林、如山,层层重重,无懈可击。
  江青的“如意三幻”已淋漓尽致的使出,看来就像一抹淡淡的影子在飘忽移游,捉不到,换不透,每每在发毫里脱颖而出,在瞬息间闪掠而过,行者棒更时常被他的掌力硬生生架开荡起,无所适从。
  于是,金衣帮方面倒下去的人更多了,惨叫声也更加震人心弦了。大旋风与郑二诗并肩而战,掌剑齐施,再配合怒江派弟子的锋利攻势,金衣帮已然完全处于极端不利的境地。
  六指行者汪明越来越形焦虑浮躁,蓦然间,他大吼半声,“翻龙十六棍”中最为精绝的“入云小九式”已经一气施出,棒端挽起圈圈弧扁,棒身颤抖如浪,这沉重的行者棒,好似在刹那间变成一条具有灵性的乌龙一般!
  江青哼了一声,不闭不退,反而挺身迎上,一记“掌不刃血”之后,跟著便是星光月弧齐飞,如一串电火般流泻向六指行者。
  随著招式的出手,江青身形仍在不停的移动,令人眼花撩乱地连连转变著位置,在眨眼前与眨眼后,攻击的角度及方向已然做了一个全盘的改易,几乎像一道流星到过长空的曳尾!
  六指行者汪明虽已使尽了混身解数,却仍连敌人的一根毫毛也伤不到,空自奇式连绵,棒舞如飞,只落得招招走空,气喘吁吁。
  两人已电光石火般交手了二十多招,江青目光游瞥,不愿再耗下去,当即大喝一声,那招“尸解八块”又倏而展出。
  那翻飞不已的掌势,以及那呼啸刺耳的锐风,俱都给予人一种有如力顶山岳般的难以抗衡的感觉。于是──
  这位金衣帮紫麟堂的堂主,不由面色全变,而就在他尚没有一个妥善的拆解方法在脑中深现之前,两条手臂已“霍”然与他的身躯分了家,带著满天血光飞出三丈之外,自然,那两只断落的手上还紧握著他的行者棒!
  六指行者汪明好似已可预感到他的下场,在他的两条手臂始才飞出的刹那,这位□悍的堂主竟一头向江青撞去,双腿有如铁桩般连环扫出,人影倏闪中,“嗤”的一声裂帛之声传出,六指行者已毫无动静的寂然仆倒在地。
  江青虽然以他举世无匹的“如意三幻”轻身术避开敌人濒死前之一堆,更将对方踹倒地上,但是,他那宝蓝长衫的下摆却被六指行者的利齿硬生生咬住撕下了一块!
  困猷犹斗,何况是人?假如六指行者咬的是江青的肉,那么,无可置疑的,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生咬下去!
  没有休息,没有观望,江青身形连闪,掌腿齐出,一口气被他劈翻了十一名金衣帮好手,双臂探处,又捷如魅影般飞入庄内。
  这时──凌云山庄四周的战局,已因江青这边的胜利而整个扭转了过来,金衣帮原先那股不可一世的气焰已消散了很多,但是,就在江青正向山庄内奔去的同时,四条金色人影已势如破竹般一连震飞了将近二十余名的怒江派弟子,所向披靡的直扑庄心,任是周遭隐蔽处弩箭齐发,却丝毫阻挡不了来人!
  在九天神龙华明轩的宅第前,邪神正冷然注视著向这边奔来的四条金色人影,世故的面孔上没有一点表情,夏蕙俏生生的立著邪神身傍,一双大眼睛却不佳的向各处游转,模样儿焦急得很。
  陪在邪神身傍的,是怒江派老一辈的高手“分浪客”马龙,他乃是华明轩的二师弟。九天神龙华明轩已往四处指挥调度去了,留下自己二师弟偕十余名弟子伴随邪神及夏蕙二人。
  江青此刻已经看到了那四名金衣人,但是,那四名金衣人却没有发现他,江青在脑中略一思忖,已倏起倏落的飞跃向邪神所在之处而来。
  那边──邪神轻轻的道:“蕙丫头,急什么,那不是青儿么?”
  夏蕙急切的移目望去,当她的瞳孔始才映入江青的影像时,江青已似自九天飞来一般落在二人身前。
  邪神向自己的义子微微打量一下,沉声道:“吾儿,衣裳怎的破了?”
  江青呼了口气,赧然道:“爹,庄东之危已解,好狠哪,困猷之斗,端的不可轻视呢!”
  夏蕙关注的道:“青,你没有事吧?”
  向自己的未婚妻挤挤眼,江青微晒道:“还好,金衣帮内三堂之白龙堂堂主大力韦陀鲍恒山,紫麟堂堂主六指行者汪明,却已自食其果,证道西去了,另外,还在我手下陪送了金衣帮十三名帮友。”
  夏葱倒吸了一口凉气,尚未及开口,一傍的分浪客马龙已惊异得过份的大呼道:“什么?大力韦陀及六指行者都钶在你的手中了?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吗?”
  江青连忙拜过自己这位二师叔,马龙一叠声的夸赞与祟佩,邪神不可察觉的撇撇嘴,道:“金衣帮又来了四个角色,看这四人身法武功,确属不弱,嗯,倒是可以拿他们试试手……”
  要知道,邪神乃天下武林之尊,在他口中说出一个人的武功“确是不弱”,那么,这四个人的一身艺业,就可想而知了!
  分浪客马龙细一注视,忽然恐惧的道:“回禀前辈,那当先之人,正是金衣帮龙头帮主『铁牌开山'吕宁!”
  江青傲然一笑,道:“爹,吕宁左边的那枯瘦老人,便是号称『南荒雾一煞'的南荒一煞孙奇!”
  邪神没有表情的牵动了一下嘴角,低沉的道:“那么,吾儿,这孙奇武功如何?”
  江青凝望著那四条已渐来渐近的人影,迅速的道:“此人功力奇绝,不比那吕宁稍逊,但他虽与长离一枭卫老前辈南北对峙,各据一方,实在比较起来,武功却比卫老前辈低了一筹。”
  马龙在傍有些忧虑的道:“金衣帮中人才辈出,却是以此人最为难缠……”
  邪神舐舐下唇,道:“难缠?呵呵,那只是对别人而言。”
  分浪客马龙心头一跳,慌忙道:“是是,这个自然……”
  说话中,四名身穿金衣的老人,已齐齐落在各人三丈之前,八只眼睛毫不稍瞬,冷酷而不屑地注视著他们。
  当先一个,正是那相貌堂堂,鼻直口方的金衣帮龙头帮主──铁牌开山吕宁,他的左边,就是那瘦小枯乾,双臂长垂膝下的南荒一煞孙奇;另外二人却俱是坐著一副猴儿脸,尖嘴削腮,双目如豆,看样子,像是兄弟两个。
  铁牌开山吕宁自鼻孔中沉哼了一声,目光投在分浪客马龙身上,轻蔑的道:“马龙,怒江派的威风何在?凌云山庄的盛名何在?华老儿何在?”
  分浪客马龙向邪神及江青瞧了一眼,壮著胆子道:“姓吕的,阁下且莫得意过早,哼哼,胜败之分,尚未知晓哩,须知我怒江一派亦并非如此好欺的。”
  吕宁蓦然仰天狂笑道:“好个利口匹夫,怒江一派瓦解在即,覆灭之运已成定局,可笑你犹在此处狂吹胡擂,真是可怜亦复可羞……”
  忽然,南荒一煞的双眼已盯住江青不放,他彷佛迷偶地猜疑了片刻,立即附嘴过去在吕宁耳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铁牌开山吕宁闻言之后,神色微变,亦仔细向江青打最起来,二人形态之间,都流露著疑惑与惊异。
  江青洒脱的一笑,道:“会泽一别,瞬息二载,大约列位尚未忘记在下江青吧?自然,更不会忘记那株价值连城的万钻朱兰吧?”
  铁牌开山面孔的肌肉一跳,然而却又故做大方的豁然笑了起来!
  “呵呵,好小辈,真个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相连,咱们又碰到一起来了,好,好,今日正好把那万钻朱兰的账加上本帮前总执法查老弟的一条左腿合并结算一下!”
  南荒一煞阴凄凄的道:“还有,为怒江派充做走狗帮凶,这件事也不能放过。”
  江青双手背负,神色自若的道:“在炷香之前,贵派的白龙堂韦堂主,紫麟堂汪堂主,亦曾说过与二位同样的话,但是,他们现在却永远不能再说了,或者,二位亦将如此。”
  铁牌开山吕宁面孔上的肌肉倏而一阵痉挛,他震撼的抖了一下,失声吼道:“小辈,你胡说!”
  南荒一煞孙奇在傍阴冷的道:“这两年来,姓江的,不错,你已靠著那不知钻到何处去的邪神老鬼虚名挣得个极盛的名声,但是,这却只可唬唬别人,要想吓住老夫等人却是做梦,大力韦陀及六指行者岂是你这小辈所能抗衡的?嘿嘿,真是可笑之极!”
  南荒一煞说得又张狂又得意,却把一傍的分浪客马龙惊得混身直颤,他呆呆的瞧著这位边陲枭雄,在意念上,好似已经看到他身首异处,血肉模糊了。邪神就在咫尺,他会轻易让人如此讽辱么?
  邪神捻著黑髯古怪的微笑著,神色幽邃宛得似一口无底的深潭,令人无可捉摸,无法猜测。
  于是,金色织锦的衣衫迅速散开,四个人分站了四个不同的方位,耀目的光芒闪幌著,怒江派的十余名弟子,在分浪客马龙的率领下亦极快的排成阵势,一场激战,眼看稍触即发。
  忽然──邪神扶著夏蕙,大剌剌的踏上一步,指著那两个猴儿脸的金衣客道:“你们两个姓什名谁?报报万儿给老夫听听。”
  这时,吕宁与孙奇等人才注意到这位一直默立一旁不甚起眼的黑袍老人,那两个削腮尖嘴的金衣客冷冷地望著邪神,又一起冷冷的道:“老杀才,你是第一个死,做为你不识『蟒山双奇'的薄惩。”
  这时,空气中顿时充满了杀伐之气,隐隐的,彷佛有著黑色的丧纱在四周飘动……
  邪神淡淡的一笑,回首问分浪客马龙:“马贤侄,此二人名声如何?武功如何?为人如何?”
  分浪客马龙恭谨至极的道:“回禀前辈,眼前的蟒山双奇乃贵州一带近年来崛起的黑道朋友,加入金衣帮任两大护坛亦是不久以前之事;二人乃同胞兄弟,兄为锺斌,弟为锺钰,武功俱属高强之辈,然而二人心性却极其残毒,贵州无辜生灵,伤在二人手中不计其数……”
  铁牌开山吕宁望著蟒山双奇一笑,面对分浪客轻蔑的道:“二位护坛,这位马老师查究二位字谱经历倒是十分详尽呢,此种人材做个武林中人未免不值,当个六扇门的鹰爪却是适合,二位以为然否?”
  蟒山双奇不约而同的咧开尖嘴笑了,越笑越狂,越笑越烈,老大锺斌指著分浪客合不拢嘴的讥讽,道:“姓马的,敢情尊驾尚有闺女未曾找得婆家不成?”
  老二斑钰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对我兄弟查探得如此明白作甚?看上那一个不妨明说,我兄弟将就一点也无不可,只是你这老丈人只怕难当了……”
  分浪客马龙气得面孔一阵青一地白,却强行忍耐著没有答腔,空自让早已握在手中的一对峨嵋刺在那里微颤不已。
  邪神冷眼注视,缓缓说道:“青儿,爹又看见了鱼眼。”
  江青神色一凛,低沉的道:“那就是了。”
  南荒一煞孙奇不屑的一拂那灿烂的金色衣袖,讽嗤道:“姓江的,别再与那老杀才卖关子演吧戏了,出手吧!”
  邪神轻拍江青肩头,悠然跨向前去──说他在行走,不如说是飘浮在空气中来得明确,于是──
  蟒山双奇同时暴叱一声,自两个方向猛扑而到,抖掌便劈,就在这同一时间,南荒一煞孙奇亦猝然如幽灵般射至。
  邪神清瞿的面容在刹那间浮起一丝残酷的微笑,他的双掌,极为缓慢──缓慢得任何人都可以看清他出掌的势子,斜斜斩向蟒山双奇的颈项,而黑袍的下摆,却倏而似铁板般反扬而起,兜向南荒一煞悄然戳到的右手二指。
  蟒山双奇只觉得在邪神出掌的瞬息间,天与地都骤然暴缩了,沉重得几可使血管破裂的压力自四面八方每一寸的空间挤来,而自己的四肢却使不出一丝力道,闪不开,躲不过,宛如在一个恐布的梦魇中,然而,这却又是活生生的事实啊!
  于是──像是电光倏闪,两颗尖削的头颅带著迸溅的鲜血飞起,南荒一煞怪叫如雷的倒窜而回,右手自腕以下,乌黑肿涨,簌簌直抖。
  宛如被人猛然击了一棒,娥牌开山吕宁被惊得呆在当地,双目怔滞地注视著邪神,大张著嘴,却喊不出一个字来。
  邪神若无其事的微拂黑髯,生硬的道:“吕宁,这是老夫生平的九大绝活之一,与老夫的『阿难神拳'有异曲同功之妙,它叫『魔邪手'。”
  “魔邪手”这三个字急速的在铁牌开山脑中翻滚,他苦苦思维著这似曾听闻,却又像是十分陌生的武功名称,一时做声不得。
  邪神瞥了一眼四间惊骇过度的各人,又看看犹在痛得直甩手的南荒一煞,淡淡的撇了撇嘴,道:“吕宁,假如你一时想不起,那么,老夫再告诉你,『天佛掌'『五大散手'都是老夫的绝活儿,与这魔邪手一样,全属邪神父子的独家招牌。”
  铁牌开山刹时面色全变,惨白如死,他震骇至极的哆嗦了一下,一步步退了出去,颤抖的道:“你……你是邪神?你……你果真是邪神?……”
  江青森冷的道:“吕宁,若非吾父,谁能一招之下便使你三大高手两死一伤?”
  南荒一煞早就傻了,他恐怖的瞧著邪神,连右手的痛苦也忘了,不自觉的随著铁牌开山倒退,甚至迎适才蟒山双奇的惨死──那深刻而尖锐的景像,也在这刹那间自脑中忘怀,眼前,他已完全被“邪神”两个字占住了全部的思想。
  邪神缓缓的道:“孙奇,你实在幸运,老夫的魔邪手未指向你,只以『铁袍卷龙'的功夫震了你一记,但是,这并非老夫对你有何锺爱,只是不屑下手罢了。现在,你即将为了方才对老夫的无礼付出代价,嗯,可能这代价真会钜大得使你后悔。”
  说到这里,邪神笑了笑,转头向江青挤挤眼,道:“儿子,这两个混账东西适才对你老父无礼,你就如此罢休了不成?”
  江青连忙躬身道:“青儿这就去教训他们。”
  邪神闻言一笑,道:“记著,辱骂为父之人应该受到什么惩罚。”
  江青正待行去,闻言之下却不由一凛,回首道:“爹,便放他二人一条生路……”
  邪神仍然微笑著,却道:“不。”
  江青又低沉而恳切的道:“爹,任此二人满手血腥,便饶恕他们一次吧……”邪神的笑容逐渐消失,仍道:“不。”
  江青嘴唇又待蠕动,邪神已冷如严霜的道:“不。”
  江青脸色有点苍白,嘴角微微抽搐,一傍的夏蕙怯生生的叫了一声,便待奔向江青,邪神微微一扶夏蕙肩头,缓缓的道:“吾儿,你不听爹的话了?这是爹第一次不依你的要求,但是,也是最后一次,儿子,相信爹爱你。”
  江青凄厉的长号一声,猝然翻身,无数的星芒月弧迳自飞向铁牌开山,满天掌影却罩到南荒一煞头上一个大偏身,铁牌开山吕宁的两面沉重铁牌已然握在手中,左架右拦,前跃后窜;南荒一煞身形如电,幌掠如飞,甫一反击,便是他名扬边陲的“青雕飞鹤手”!
  几乎没有一丝停息,江青如一只劲弩般自两面横砸的铁牌中穿过,迅速的十九掌硬硬架开了南流一煞的“扑冀奔云”“展翅扬威”“追星摩月”三天狠招,双臂伸缩间,五大散手之“掌不刃血”与“阴冥阳关”已倏而使出!
  南荒一煞只觉得漫空掌影,罡劲纵横,明明看到敌人的掌势来去,却又在刹那间力虚身滞,几乎难以躲闪──终于,他厉啸一声,倾力反击九腿三肘十六掌,藉著身躯旋回之劲,霍然脱出江青掌力之外,斜斜拔空五丈!
  在这瞬间,铁牌开山吕宁的沉重铁牌又悠悠而至,砸肩挂背,扫腿连胫,雄浑的劲力里,倘隐有他飘忽如电的连环三脚。
  江青不避不退,沉桩立马,面色竟透出一阵阵出奇的白,在那雪白的颜色中,更宛如晚霞流虹般掠过若有若无的嫣红,这神态奇妙极了,诡异极了,像煞一个识得人生六相的巫师,在生命之火前做著一种泣血的诅咒!
  这令人惊疑的静止,这带著极度恐怖的面孔神情幻变,都只不过是极其短暂的一刹那,可是,映在其他任何一个人的瞳孔之内时──不管是在动手的抑是观战的,全有著一种时光已忽然停顿于冥渺之中的感觉!
  于是,不可避免的,铁牌开山吕宁的攻击挟著雷霆万钧之势罩向江青。
  蓦然─似黄河的狂涛决堤奔流,更像九天彩云飘落散游,空气却又沉重得彷佛天地在瞬息间并为一体,一股白、红二色相绞合的凝形气柱,彷若滚桶般呼轰翻卷而出,沙石飞扬,气流旋荡,像煞一条在隐冥中倏而出现的真龙!
  “离火玄冰真气!”
  正待自背后挟击的南荒一煞,怪吼一声又亡命般飞纵而起,滴滴冷汗,在阳光下闪莹的洒落。
  不错,这正是邪神威震武林的九大绝技之一,普天之下,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任何人可以撄其正锋,更没有人能与之抗衡!南荒一煞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是而他避得也快,却将这沉重的压力交给了他的伙伴──铁牌开山吕宁!
  炎热揉合著寒栗,空气呼噜噜的滚动排挤,那条凝结成形的气柱却似怒浪般轰然冲向吕宁!
  于是,这位金衣帮的帮主,神色仓惶至极的怔了一下,又蓦而就地翻滚而出,左手铁牌,倾尽生平之力猛然抛去。
  铁牌与气柱迅速接触,就好似在狂涛中的孤舟一样,是那般毫无力量的急转翻滚,飘摇啊沉,“铮”“铮”的碎裂之声不断响起,大小迥异的铁块纷纷四射散落,像是无数双巨手在扯拉著一面烂絮,竟是如此摧枯拉朽的将这面精铁铸造的铁牌击得粉碎,将这吕宁扬名江湖的兵器消灭于无形!
  江青的离火玄冰真气遭到了这面以巨力抛出的铁牌,亦微微滞顿了刹那,又呼然伸卷,再度射向那犹在地上翻滚不停,满身尘土的钱牌开山吕宁。
  就在这紧要的关头,阳光下倏忽有一蓬细雨牛毛般的银芒,似满天花雨闪闪而下,尚带有轻微的呼啸之声!
  一傍──邪神面容平板,毫无表情,眼神中却流露出含蓄的欣慰之色,不知何时,长离一枭已与九天神龙华明轩来到邪神身傍,二人之后,侯英身上包扎著绷布,脸孔蜡黄的扶著形态痿糜的华小燕。
  那蓬银芒才出,长离一枭身形已微微一动,邪神却低沉的道:“不妨,青儿足可抵御。”
  丙然,邪神的语音未落,江青已闪电般仰身贴向地面──与尘土只差三寸,呼啸的气柱,却随著他身形的仰倒似游龙般“霍”然直冲霄汉,于是,那一片银芒便如烈日下的春云,在不及人们眨眼的瞬息间已经消逝无踪。
  狂笑著,江青声如金石般大喝道:“久仰了,南荒一煞的『密雨银芒'!”
  他双掌猛地分开,气柱倏而化为两股,分袭甫自空中落下的南荒一煞及才从地上站起的铁牌开山。
  钱牌开山吕宁此刻可说是狼狈已极,满身满脸却是汗水与灰土,但是,他的惊恐表情却较他身上的灰土更为难堪;他立名江湖的看家本领“沉雷十牌”已经反覆用了七遍,效果却是如此微渺。南荒一煞的“青雕飞鹤手”,看情形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现在,双方的优劣形势,即使是一个不懂武功的俗人看来,也会很容易分判出来的,多羞惭啊!金衣帮的两大高手。
  在顷刻间,铁牌开山吕宁的双瞳忽然射出一股异彩,他的牙齿已深深陷入下唇之内,面孔肌肉扭曲得几乎变了形,白髯抖索著,在江青的离火玄冰真气冲射到的一瞬间,他竟猝而向那气柱与地面的空隙中滚进。
  自然,像碰在一条强有力的弹簧上一样,吕宁被真气充斥在空隙间的无形劲网蓦地斜斜反震而出,鲜血狂喷中,裂肝撕胆的大叫道:“孙堂主,大业未成,老夫先走一步。”
  惨吼声中,他魁梧的身躯已似一块殒石般向下坠落,南荒一煞则险极的躲开了江青再一次的攻击,这时,任他名高技强,也是心寒暗颤,早已无心再斗,吕宁的凄厉惨吼,南荒一煞听得明日,他双臂凌空急振,倏然迅速拔升了六丈之高。
  江青眼梢子看见铁牌开山坠落,接著冷笑一声,似流星划空,猝然跃起,追向南荒一煞。
  就在他身形升跃的刹那──已经摔落在地面的铁牌开山吕宁却蓦地猛然窜起,抖掌劈向邪神扶著的夏蕙b右手铁牌却“呼”的抡起一道半弧,带著无比雄浑之力砸向九天神龙华明轩!
  这个突然的变化是出人意表的,因为,任何人都以为吕宁已经奄奄待毙了,谁也想不到他犹有力量再行猝击,而且,更是如此的狠辣凶猛,甚至连邪神也估量不到I当思维尚在各人脑中一闪之际,邪神已大喝一声:“好孽障!”
  左手一带夏蕙,右掌已运起“阿难神掌”倏而推出!
  于是──
  狂厉至极的劲气狂卷,金色织锦的碎屑在空中乱舞,骨骼的碎裂声刺耳的传来,铁牌开山吕宁已血肉。
  模糊的被震飞五丈之外!
  但是,就在邪神出掌的同时──
  吕宁那面沉重逾桓的铁牌,已挟著无可比拟的劲力砸向九天神龙华明轩,来势是如此之快,几乎不令人有思忖的余地,那里谈得上躲避?更何况这乃是一名武林高手倾尽浑身功力的一击啊!于是,长离一枭的混元气,稍差一线的自牌尾拂过,于是──华明轩双瞳扩睁,神色凄怖,须眉俱张的举起手中的“虎头刀”──自然,他也明白,这是不足以抵挡那面挟著雷霆之势的铁牌的。
  就往这眨眼间,华小燕尖叫一盘:“爹啊……”
  一条人影号叫著猛然挡住华明轩身前,几乎在他抢到位置的同时,那面铁牌已“噗”的一声击碎了这人的头颅,鲜血脑浆迸溅中,又是“当”的一声巨响,一柄虎头刀飞上半空,九天神龙华明轩双手热血淋漓的一跤跌倒地上。
  这些动作,都是在一刹间发生,又是在一刹间结束的,华小燕已经昏绝过去,扶著他的侯英亦面色惨白,楞骇过度,如同石塑木雕一般。
  舍生抢救九天神龙华明轩之人,竟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他是华明轩的二师弟──分浪客马龙!这位怒江派的老人啊!
  空气在顷刻间冻结了,血腥味弥漫四周,景象凄厉。
  邪神双目凝聚,隐约中,杀气盈溢,令人不寒而栗!
  江青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形,但是,他却不能罢手,眼前,尚有一个元凶大恶──南荒一煞未除啊!
  此际,南荒一煞已在空中连连飞渡九丈,江青紧紧尾随,如影附形,南荒一煞蓦地大叫一声,反手就是一蓬“密雨银芒”,寒光闪烁中,身形一弹一翻,“青雕飞鹤手”中的“雕冥鹤绝大三环”已倏而展出,不错,这乃是与敌同归于尽的狠招。
  江青没有丝毫闪躲,猛冲而上,劈掌击出一股劲风,紧跟著便是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掌不刃血”“阴冥阳钢”“苦海无边”“尸解八块”,尖锐如鬼啸魅号的风声倏忽在四周回旋响起,如泣如诉,当掌影狂飙尚在空气中纵横,五大散手的最后一招,也是最为歹毒的一招“千魂灭散”已紧接在前四招中一气使出。
  重重的掌,连叠的掌,万钧之力,雄浑的力,天空彷佛突然黑暗下来,冤鬼彷佛全自墓中爬起、排涌,大地在翻滚,空间全为纵横上下的锐风与掌影所布满,有如绵绵无际的利刃!
  于是──一连串的肉掌交击声传来,一块块的血肉横飞,带著血丝的骨骼,蠕动累历的肚肠……一个已不成人形的尸体,分做多处掉落地上。
  不用多看,那个尸体,是南荒一煞孙奇!
  江青神态憔悴,微带苍白的默立一傍,他的双手扭在一起,两肩插著十几只牛毛般的银针,宝蓝长衫破裂不堪,露出里面艳红的火云衣来。
  夏蕙颤抖的叫了一声,不顾一切的奔向江青,长离一枭却更快的闪身而到,以迅速的手法为江青拔针疗伤。
  江青剑眉紧皱,低哑的道:“前辈,可怜二师叔……”
  长离一枭细心为江青除毒敷药,叹息道:“困兽之斗,不可忽视,马龙兄忠肝义胆,舍生为仁,实堪钦佩,只可恨吕老匹夫也太狠辣狡诈,吾等却也过份轻敌自负……”
  夏蕙在傍边,怯生生的道:“哥,你不要紧吧?”
  江青沉默而深刻的颔首微笑,邪神已在那边平静的道:“蕙丫头,青儿不要紧,不过,老夫却希望这场杀伐早些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