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如来八法》

第八十五章 旧恩情切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点击: 
   绝斧客陆海并没有因为这几句含有浓重挑□意味的讽言而即时愤怒,他深沉的一笑,面前的两个店小二却早已吓得语不成声,四只眼睛都发了直。
  于是,绝斧客大刺剌的转过身来,瞳孔中立时映入一个身著豪华锦衣,头扎文士巾的中年人。
  这人身材适中,面孔白晰而略带著一丝铁青,五官生得十分端秀,但是,却在一双眼睛里露出几分极。
  难察觉的狡猾与跋扈之气。
  此刻他正狠毒的盯视著绝斧客,待到绝斧客转过身来,当那冷森而威严的眼神与他相遇时,却不由令这锦衣的中年人心底暗暗一寒,面上的颜色也松缓了一些?
  绝斧客大马金刀的瞥了那中年人一眼,冷峻的道:“朋友,你适才是对老夫讲话么?”
  中年人忽然态度强横的哼了一声,撇著嘴道:“你这是明知故问,难道说,除了好汉你在这里吼叫骂辱之外,还有别的朋友做得出来么?”
  绝斧客已经看得出来眼前的中年人心里有些迟疑,但是,他却不明白为何在瞬息之间此人又张狂起来。
  那人又沙哑而不屑的冷笑道:“看你一把年纪,大约也在江湖上跑了两天,俗语道:入山谒寨,过境问俗。朋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姓胡的是吃那口饭的,居然在我胡某人背后妄加评辱,嘿嘿,这就应了士可忍孰不可忍那句话了。”
  绝斧客陆海忽而抚髯大笑起来,正当他笑声出口之际,一个猛厉的口音已在楼梯下蓦而响起:“老匹夫,给大爷闭上你的鸟嘴!”
  绝斧客笑声嘎然而止,双眸中煞气逼射,锦衣中年人却鄙夷的一哼,将目光自他肩头斜过,向梯下的人打著招呼:“师兄来得正是时候,咱们在道上跑了十来年,在叶家集混了牟辈子,不料今天却有人胆敢当面拂须,背地里秽语污言的胡说八道哩。”
  梯下之人嘿了一声,蹬蹬蹬的奔了上来,自绝斧客身傍擦过,正眼也不瞧一下的走到那中年人面前,沉稳的道:“贤弟,为兄到三师叔隐居之处打了一转,是而来晚了,倘望贤弟勿怪,叶家兄弟都来了不曾?”
  中年人笑道:“早就来了,还有毒□子蔡望民、九节银鞭魏一峰等也在,就专等候师兄你的大驾了。”
  二人一搭一言,意态洒脱,丝毫未把绝斧客放在眼中,举手投足之间,更是目无余子,狂傲得厉害。
  绝斧客陆海表面上虽然毫无显示,内心里却早已杀机填膺,愤怒至极,但是,坐在屏风那边的长离一枭并没有任何表示,因而绝斧客也不便贸然造次,在这酒楼上大打出手。
  与那锦衣中年人交谈的角色,是一个体格魁梧…长相威猛的紫脸膛大汉,年纪比那锦衣人稍长,约在四旬左右。
  这时,二人已谈得差不多了,紫脸膛大汉回过头来淡淡的扫了绝斧客一眼,冷漠的道:“老朋友,看你这身穿章打扮,不像是中原两道上的同路,离乡背井,最好少惹麻烦,在下『擎天剑'鲍能,适才出口虽然冒犯朋友,却也是为朋友你这条老命著想,我这贤弟太虚剑胡坤,还素来没有如此容忍过哩。”
  那锦衣中年人──太虚剑士胡坤,此刻面有得色,却故做坦然大量之状,一派“不与该辈一般见识”的模样,大剌剌的道:“算了,师兄,放他走吧,也真是,这年头人都狂得不知道自己是斡什度的了,忌弟若是与迫些人生气,只怕天天都气得吃不下饭呢──”
  “擎天剑”鲍能大笑道:“贤弟果然大人气量,对,一方豪雄便该有此气度,老朋友,你请便吧,那唱词的妞儿也叫她快滚。”
  两个堂倌早已直起腰来啦,一个媚笑著道:“小的就说嘛,谁不惹,偏偏专惹胡、鲍二位老爷子,唉,也真亏二位老爷子宰相肚里撑得船,又加以一向爱护小店,不然哪,可就真难说呢………”
  这时,打屏风里又出来三个中年汉子及一个油头粉面的年青人,一面大步迎上,一面轰笑道:“鲍大哥来晚了,该罚该罚………”
  这时,自梯下跑上来那肥得像个东瓜的红鼻子掌柜,诚惶诚恐,打躬作揖的向诸人请安,于是,店小二又开始神气活现的推著那可怜的一老一少往楼梯下行去。
  绝斧客陆海缓慢的梳理著他美丽的胡辫,看著眼前这一幕迹近可笑的闹剧,直待店小二再度开始动手拉扯那老人家及少女的时候,他才冷沉沉的一笑,往栏干上微微一靠,威狠的道:“夥计,拿开你那只脏手!”
  这句话有若一声霹雳一般,霎时,所有的谈笑声都停止了下来,每一双眼睛都惊讶而愤怒的向绝斧客瞧来。
  绝斧客毫不在意的笑笑,道:“擎天剑也好,太虚剑士也罢,包括你们这几个兔子王八贼全部在内,却是一窝杂碎,懂么?一窝杂碎!”
  擎天剑鲍能的紫色面孔在刹那间已涨得通红,他自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踏前半步,强□著怒火,道:“老朋友,你是真想在虎头上拔须不成?”
  绝斧客陆海傲然一笑道:“阁下,这句话原应该老夫说的,呵哈,当老夫宅叱江湖之时,只怕阁下你,以及你身傍这一群,都还在穿开裆裤哩!”
  太虚剑士胡坤蓦然大叫一声,吼道:“师兄,你还和这老匹夫扯个屁,走,咱们外面见真章!”
  那形似浮滑的青年,“唰”的一声脱去外罩蓝缎子长衫,露出一身紧扣英雄装束,怒叫道:“胡大哥,这老小子何值大哥你亲自动手?待我魏一峰剥他的狗皮!”
  另外三个中年汉子亦纷纷怒骂连声,磨拳擦掌,唾沫四溅,大有不噬此人誓不甘休之概!
  擎天剑饱能到底是见过一些场面,人也比较世故老成,他一摆手阻止众人喧叫,硬生生的道:“老朋友,你这是硬逼英雄上染山,恕不得我们给你苦头吃,走,到街上去较量较量,免得累及无辜!”
  绝斧客豁然大笑道:“老子把你们这一群疯狗好好整治一番,也好叫尔等知道江湖之大,你们这些窝囊废还登不上堂,入不得室!”
  说罢,他一捞灰色的毛氅,便待下楼──
  而在此时,长离一枭那瘦削而适中的身形已如鬼魅般飘出,嘴角上那抹古怪的微笑依然,洒脱地站在诸人右方三尺,淡淡的道:“陆旗主,你和他们动手动脚,岂非有失身份,教训这群废料也用得著下楼么?”
  绝斧客陆海恭谨的道:“是,岛主,请准许本旗主放肆。”
  长离一枭微微一笑道:“陆旗主。你下去请那位老先生与姑娘先入暂息,这些毛头小伙子由本岛主施以薄惩便了!”
  绝斧客答应一声,下去护著那一老一少行上楼来,一傍的两个店小二却吓得不敢稍作动弹。
  太虚剑士胡坤怪叫道:“这还得了?在叶家集竟容你们称强霸道了?我胡某人今日不把你们这两个老小子搁在此地,便算我姓胡的生错了八字!”
  长离一枭眼看著绝斧客已将那老人与少女护上楼梯,行向一傍,他才古怪而深沉的冷冷笑道:“小辈。在这区区的叶家集称强霸道也能算是人物么?呵呵,本岛主在天下也早已称雄道霸了数十年了。”
  那油头粉面的九节银鞭抢上一步,嗤笑道:“就凭你这连斗大的字都识不得三箩筐的酸丁么?”
  长离一枭不愠不火,依旧毫无表情的道:“年少时有点枉劲是好事,但是,小子,你这狂劲有些下流,现在,本岛主要给你四个巴掌?”
  那九节银鞭魏一峰双掌护胸,才待张口大笑,长离一枭的右手已经轻瓢瓢的,却又闪掣如电的伸到他的面前,四记耳光只有一个声音,好像仅只打了一下似的,“劈啪”一声脆响,这位九节银鞭已经满天星斗的披打得“蓬隆隆”滚落楼下!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声响才起,那油头粉面的朋友已然到了楼梯下面,一阵惊呼尚未于出口,长离一枭又已笑道:“你也魂游太虚一番吧!”
  擎天剑鲍能做梦也料不到眼前这才届中年的白衣书生会有如此惊鬼泣神的诡异绝学,他才觉不妙,己方两人已经著了道儿,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已不容他在脑中思考什么,一种本能的反应,促使他向反方向的栏干后跃身而起!
  长离一枭冷森森的道:“走为上著么?”
  说话中右手不停连探,左掌却迅如电闪般略一收缩,一阵劈啪响混合在咕噜噜的翻滚声中,余下三名中年大汉已堆做一口团滚下楼梯,擎天剑鲍能也被长离一枭的左手指尖点了一下,就彷佛吃了一根巨杵在脚跟捣了一记似的打了一个跄踉,一屁股坐倒在楼板上。
  这些仅仅是在瞬息问发生的事,而在人们的眼皮子尚未眨完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七名在叶家集响当当的武林人物,已完全尝到了生平未曾尝过的甜头。
  长离一枭甚至连身形也没有移动一下,他这时轻描而洒脱的一拂衣袖,冷眼注视著七条好汉自地上爬起,更漠然地注视著酒楼中早已鸡飞狗跳,乱做一团的食客们在惊呼避让。
  绝斧客陆海大笑道:“岛主好手法,只是本旗主却没捞住一两个玩玩。”
  长离一枭古怪的笑笑,道:“不用玩,早晚有得玩的。”
  此际──
  楼梯下的六个人已艰辛的站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却有一条红肿而鲜明的指印,嘴里的鲜血合著牙齿一齐吐了出来,身上的衣衫已撕破了多处,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胆子冲上楼来重新较量一番了。
  擎天剑鲍能咬紧牙关,一步一拐的走到长离一枭前,怒目瞪视著这位洒脱而秀逸的中年书生,狠毒的道:“朋友,你有种,今天鲍某等人算是瞎了眼,没有看出真人,栽得不冤,栽得应该,朋友,你留下个万儿来,鲍某日后也好报答于你………”
  长离一枭双手背负于后,两眼望著屋顶镶花的板梁,撇撇嘴道:“小辈,你称本岛主为朋友,只怕你要自恨晚生了三十年,本岛主的名姓,你还是不问的好,否则,你一定没有胆子来『报答'于本岛主呢!”
  擎天剑鲍能羞愧得额际青筋暴起,双目血红,他两手握拳,自齿缝中一字一字的迸出:“老匹夫”土可杀不可辱,无论你是何人,鲍某也要索还今日之赐!”
  长离一枭阴沉的道:“当真?。”
  鲍能用力点头,仇怨狠毒毕露无遗。
  长离一枭环目四顾,低吟道:“东海尊长离。”
  一语出口,彷佛是一声巨雷击在擎天剑头上,他全身猛然一震,面孔已经变得扭曲而惨白,身躯抖嗦著靠在栏干之上,半响不能出声。
  长离一枭毫不动容,宛如未见,是的,在他威震武林以来,听到他的名字而神色骤变,耸然动容的场合,他见得太多太多了,太微不足道了,又何况是眼前这位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
  绝斧容陆海在傍一晒,道:“现在,朋友,你可以回去召集人手,筹划如何报仇了。”
  这时──
  楼梯下面的太虚剑士胡坤已含混不清的哑著嗓子叫道:“师兄,咱们回去,这口气怎么说也咽不下,回去请三师叔他老人家作主!”
  提到了三师叔,擎天剑鲍能眼中一亮,他偷偷地睨了长离一枭一眼,态度已恢复了许多,他彷佛考虑了一下,又勉强壮著胆子道:“好,你等著!”
  长离一枭轻轻悄悄的起了一丝卑夷与不屑的微笑,这丝笑意虽仅淡然一抹,却有著极度强烈的深入力量,他静静的道:“这数天来,本岛主的心情较为平静,彷佛也看开了一点,否则,你们这几颗狗头,只怕已留不到现在了。嗯,与尔等江湖走卒,武林末流动手,实是本岛主之辱,回去把你们那位废料师叔叫来吧,本岛主正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擎天剑鲍能的紫脸膛又再度涨成褚肝色,他愤怒,却又掩不住内心浓重的畏惧,嘴唇嗡合了一下,掉头下楼而去,当然,踉跄而狼狈。
  绝斧容陆海望著这些锻羽而归的角色,低沉的道:“岛主,这几个小子武功并不算弱,只是他们却碰上了岛主,所以一个照面全成了滚瓜葫芦,本旗主曾仔细观察,若在一个较为宽阔的地方,最少那鲍能可以招架岛主三招以上。”
  长离一枭淡淡的笑道:“你看得对,不遇,换一个地方:那鲍能或者可以招架老夫三招,只是也要看老夫用的是那三招对付他了。”
  说到这里,他对那拉弦的老人微微颔首道:“这位仁兄受惊了。”
  老者慌忙拉著那青衣少女还礼,边惶恐的道:“英雄万莫如此称呼,老朽实在承当不起,不知英雄将老朽召回,有何吩咐,适才更蒙英雄仗义援手,在老朽今日穷途潦倒之下,犹信人间仍有温暖………”
  老人的语声颤抖得更厉害了,白发如霜,衬著他面孔上受过无数岁月摧残后遗留的皱纹,更显得多少凄伧。
  长离一枭行年七旬,世上的沧桑他见得太多,也经得大多,很多在别人认为值得动情的事,在他却只是包含在一笑之中,这时,他轻轻一扶老人沉稳的道:“兄台与老夫虽然不识,但老夫却有一位小老弟欲向兄台打探一件旧日往事,刚才的一切,不值兄台如此感怀的。”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欠身,自己领先行向屏风之傍。
  江青仍坐在原处未动,细如白玉的俊逸面庞上有著一抹红晕,虽然,这抹红晕并没有掩住他的樵悴神态。
  长离一枭过来后,向江青奇异的一笑,缓缓坐下,江青那清澈中带有愁意的目光,却一直凝注著站在桌前有些迷惑与惶恐的老人及那位少女。
  老人有些手足无措的尽是苦笑著,青衣少女却羞涩不安的深垂著头,一时之间,空气中弥漫著一层不调和的沉默。
  长离一枭低沉的道:“小兄弟,不请人家坐么?”
  江青没有说话,忽然,他与那青衣少女悄然抬起的双眸接触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中,有著极度的温柔与迷惑,还有一股令人不能移注的怜悯的意韵,这股意韵,似曾相诚啊!
  于是,江青宛如恍然大悟,蓦而站起,双手用力一拍,离坐行到桌前,又向二人脸上瞧了一阵,神情十分激动道:“数年之前,在滇边绝岭之上,有两位老人家及其爱女险遭绿林歹匪劫持,这位老人家,未知是否便是尊驾?”
  老人闻言之下,不禁全身一震,退后一步,双目睁得滚圆,右手执著的二胡也在微微抖动,他用一种沙哑而惊惧的语声问:。
  “这位公子如何知晓?”
  那青衣少女也紧靠著老人,俏丽而清秀的面庞上亦同时浮起一片畏悸与不安的表情,这表情是如此深刻,深刻得令人一眼即可明白她对昔年那件可怕的遭遇在记忆中留著多么强烈与鲜明的烙痕,是如何难以忘怀。
  江青满足的吁了口气,喃喃的道:“是了,果然是你们……人生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老人嘴唇又在颤动,他说话的声音却有些僵硬了!
  “公子,你………你也与那丧尽天良的狼山双友是同路人?”
  江青蓦然仰首长笑,笑声里有著一股发泄般的愉快:“老丈啊,老丈,你真的不认得在下了么?”
  老人震惊的望著眼前这位英俊秀逸的年青人,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曾在何处见过………
  忽然,江青停止笑声,深沉的叹息,他悠悠的道:“沧海桑田,世事多变,记得昔年在绝岭上见到二位之时,老丈尚是神足体壮,这位姑娘也是天真未泯,纤稚可喜,曾几何时,老丈已是华发如霜,连令嫒也似乎世故得多了………”
  青衣少女一直凝注著江青那双明亮而炯然的双目,她这时奇异的离开了老人身边,走到江青面前,良久,她羞怯而又激动的道:“这双眼睛,是这双眼睛,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以为这一生也不会再看见了……”
  说著,她以手掩面,喜悦得低泣起来。
  老人面部肌肉抽搐著,他瞪目注视著江青,又迷惑地看看自己的女儿,于是,他突然抢上一步,噗通跪倒在江青身前,语不成声的道:“恩人,恩人,老朽不料尚能再见到你,这多年来,老朽全家没有一时一刻不惦念著恩人,供著恩人牌位的香案已换了三张,全家的财物细软也被劫掠一空,但是恩人的牌位却未丝毫受损,老朽全家三人的性命,都是恩人所赐,皇天有眼,叫老朽在入土之前,能够再度见到恩人……”
  江青缓缓的扶起老人,绝斧客亲自端了两张坐椅请二人坐下,少女自襟上抽出一条手绢,柔顺的为老人擦拭面孔上的涕泪,但是,她自己亦不免哭得像个泪人儿一般。
  绝斧客又命早已吓得面青唇白的店家重新整治酒菜送了上来,亲自为一老一少布菜添酒,边笑道:“来来,先吃点东西再说,别再哭了,在这等情形之下,原该大笑才对啊。”
  江青这时第一次举起酒杯来浅契了一口,宽慰的道:“老丈,在下亦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遇见你们,唉,人海茫茫,在下亦以为难得再相见了。”
  青衣少女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著江青,她忽然低柔的道:“恩人,记得在四年之前,恩人把生命置之度外,施家父及小女子等以援手时,容貌彷佛不是眼前这样………”
  老人连忙著了自己爱女一眼,著急的道:“傻丫头,恩人那时一定是戴了面具,否则必定经过易容化装,你休要如此口无遮拦,恩人会不高兴的………”
  江青豁然大笑道:“不,姑娘说得对,但是,为何在下尚未确实道出实情,姑娘却已知道当年在绝岭出手之人便是在下呢?”
  青衣少女有些羞涩的道:“恩人虽未道出实情,但论情论理,恩人已等于说明了一样,况且………”
  江甘晒道:“如何?”
  青衣少女咬咬嘴唇,道:“在恩人为了救我们,与那个幸存的歹徒同时滚落断崖下的时候。在那一刹之间,恩人投向我们的一瞥,这一瞥是如此深邃,如此真挚,令我全身颤抖痉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一辈子存在我的心中……”
  说到后来,她那美丽的双目,又已含蕴了盈盈欲坠的泪水。
  江青十分感动的闭上眼睛,轻轻的说:“那时,我以为要向这丑恶的人世间诀别了,真的+我是那样以为………”。
  长离一枭此刻亦有些动容的望著那青衣少女,他料不到一个几乎坠落在风尘中卖笑的女孩子,会有著如此丰富的情感,自然,更有著这般的纯稚与爽落。
  青衣少女看看满桌的菜肴,又低声道:“恩人,你是个世间难得的好心人,阴间的鬼不忍拖你去的,假如这样,夭底下便没有公理了,世上有几个人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呢?更何况牺牲的对象又是与自己毫无关连的陌生人?”
  江青淡然的,却又是感怀良深的一笑,这一笑中有著泪意,他沉穆的道:“姑娘,你是个好女孩子。”
  他又向老人道:“老丈,请与令嫒先用点菜,待会在下将同二位拜谒老夫人。”
  老人双手乱摇,受宠若惊的道:“不,不,老朽怎敢劳动恩人大驾去看老朽那黄脸婆,再说老朽居处甚为不雅,恩人去了只怕有污尊体……只要恩人说一个地方,老朽即时带同全家前往恩人居处叩拜………”
  江青喝了一口酒,笑道:“在下只是经过此处,尚未决定是否留居,老丈又一口一个恩人,倒是叫得在下有些坐不住了。”
  老人有些尴尬的搓著双手,呐呐的道:“恩人,不如此称呼,又叫什么呢?”
  长离一枭在一傍插口道:“我说江青老弟,你到现在大约还不知道这位兄台的名字吧?
  又不给老夫引见引见,又不讲明你们到底是那一门子事,叫老夫冷板凳坐得好不难受。”
  江青连忙告罪,一面给二人引见,边歉然道:“在下尚不知老丈及姑娘大名如何称呼?”
  老夫与长离一枭及绝斧客见过了礼,边忙道:“不敢,老朽姓黄,草字为善,这是小女,名叫倩倩………”
  江青在口中反覆念了两遍,又似乎记起一件事情,沉声道:“黄老丈,在下记得在绝岭之际,虽然老丈全家三口几陷贼手,似乎财物尚未被劫去,怎的如今却须以卖唱渡口?”
  老人长叹一声,缓缓的道:“恩人去拯救老朽全家之时,老朽所带的两个家仆早已被那狼山双友杀死,老朽的随身财物,亦已被那狼山双友的一干爪牙先行劫走,狼山双友所以迟迟未去,完全是要以零碎手段,处置老朽夫妇,这两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更对小女存了非份之想………”
  江青又道:“那么,老丈居住滇边左近,又怎会来到千里迢迢的叶家集呢?”
  老人抹了抹眼际的残泪,道:“不瞒恩人,老朽原居之处,并非老家,乃是家祖早年为了一件事情开罪朝庭,被发配至滇境落籍,数十年来,虽然也在地方上混了个小小名望,却非长久之计,待到老朽一辈,日思归回故里,加以年事已高,落叶也该归根,是而变卖了家财地产携带全家起程,却不想行至绝岭,竟遇上了狼山双友那两个无恶不作的贼子。”
  他喘息了片刻,又道:“恩人与那贼子同落崖底之后,老朽之全部财物亦已被劫一空,几乎不能成行,在今日这般人情淡薄的世道之下,又能向谁求助?千里迢迢,不想法维持生活,又怎能回得到故土家园?老朽苦思之下,只有出来卖唱的一条路,好在老朽早岁曾为了自娱而学过一段时间的二胡,小女又略能唱些小曲,如此凑合。虽然吃尽了辛酸之苦,也能将就著过日子……”
  江青微喟一声,道:“以后,你们再也不用过这种日子了,唉,世道之险,确实有如洪水猛兽。”
  老人连忙感惭的道:“不,恩人对老朽全家已是大仁大义至极,老朽怎能再行拖累恩人?今日得见恩人,老朽此生心愿,已属了了………”
  他望了望身傍的爱女一眼,道:“小女年幼无知,在恩人神位之前,老朽已命小女………”
  说到这里,黄倩倩已羞涩无伦的深深垂下头去,江青正在迷惑的望著二人,长离一枭已摇头苦笑,心中忖道:“惨哉,可能又是一段儿女债了………”
  老人彷佛考虑片刻,终于红著脸道:“老朽为了我还恩人之洪赐于万一,已命小女于恩人神位之前立誓盟血,此生永不婚嫁,永侍恩人神位之前,焚香伴炉…………”
  江青做梦也没想到老人竟会对他感怀如此之深,闻言之下,不由目瞪口呆,老人又嗫懦的道:“老朽明知小女与恩人实难匹配,是而老朽自思,小女于阳世之上不得以身相报,而恩人那时滚落崖下,老朽以为恩人必已仙去,故令小女自立名份,异日会于地下,也好侍候恩人…………”
  江青慌忙双手乱摇,急道:“老丈,你这一著可差错了,休说那时在下生死不明,难谈婚嫁,便是令媛终生幸福,也会因此而断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却做出如此傻事来,实为不智,好在在下如今幸而不死,尚乞老丈尽速收回成命,不要为了这虚无瓢渺的恩义而耽误了令媛的青春,唉!幸亏在下碰著了二位,否则真是罪过深重了。”
  老人十分不安的看著自己的女儿,苦笑道:“恩人,一马不配双鞍,一女不嫁二夫,小女已在恩公神位之前盟誓许身,又怎能骤然更改?恩人不用娶聘,只收小女子为妾婢,能以侍候恩公左右,小女已是感激不尽了………”
  江青真有些手足无措了,他忙中有错的道:“不,不,老丈万不可如此,这乃是老丈片面之词,令嫒心中岂会赞同?须知这关系著一个女孩子的终生幸福………”
  黄倩倩抬起那张带有泪痕的清水脸儿,肯定而低柔的道:“恩人,这是我自愿如此,我早知道自己命相卑微,不配恩人,只求他日死后,能奉侍恩人于地下,天可怜见,恩人仍然健在人间,我生不能随侍恩人,只求留得一个名份已足。”
  江青长长吁了口气,有些傻了,他急得回头望向长离一枭,目光中充满了急切的祈求。
  长离一枭古怪的一笑,轻咳一声,道:“以兄台如此这般做法,足可见出兄台乃是一位重仁重义,受恩不忘之人,但是,受人之恩,却无须定要在形式上同报,心中铭忆,却较表面上的感激更来得深刻,况且,兄台为了报答江老弟,竟将自己独生掌珠许配给一个既不能言,又不能动的灵牌,这在实际上又于事何补?假如江青老弟那时真正不幸而亡,便是他的魂魄也会因此不安,兄台,你难道就不为令嫂的终生设想么?”
  他说到这里,清逸的面庞转成严肃,严肃得有一股萧煞之气,续道:“这样做,不是减轻自己的情感负荷,而且相反的加重,而且,老实说,江老弟姻缘早定,又怎能接受这桩完全是感恩而凑合的亲事?夫妇之间,主在有情有意,否则只是增加双方的痛苦,兄台,老夫再说一遍,施恩受德之间,唯在心中铭念,定要在表面上做出什么,那就未免落于俗套,有失原意了。”
  老人黄为善垂下头去,默默无言,神色陷入沉思之境,满脸孔的迷惘与迟疑,他首次在为自己这个举止感到它的确实性…………
  黄倩倩亦垂著头,脸烦儿泪痕斑斑,自侧面望去,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韵致。
  江青忽然站起,同二人当头一揖,诚挚的道:“适才卫老前辈讲的全是实言,老丈,真正的情感并非建筑在恩仇之上,老实说,在下亦甚为喜爱令媛,假如老丈不嫌冒昧,在下斗胆请与令媛结为兄妹……”
  老人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却有些见腆的道:“恩人,这却怎生使得?小女怎敢高攀?”
  其实,在刚才的一席话中,黄为善也想通了,任何一件事体,都不能有丝毫勉强,尤其是男女之间?
  包不可贸然从事,老人昔日所以如此,完全是为了江青对他的恩德无法报还,才使自己独生之女于恩人灵位前发誓相许,现在,恩人并未死去,又亲口解说此事。婚姻不比平常,要两厢情愿才行,既然施恩之人已经心领,假如再坚持下去,不仅是有些强人所难,更是有意造成罪疚了。
  江青转头笑道:“姑娘,只怕你不愿要我这个丑哥哥吧?”
  黄倩倩慌忙抬头,急促的道:“不,不,我只是觉得曾经立过誓……”
  江青大笑道:“傻丫头,那是你单方面的誓言啊,假如我死了你自然不能反悔,如今我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你如再坚持那对著木牌发过的誓言,不是就等于在咒我一样吗?况且我已经等于亲口解脱了你自立的誓愿,现在,你还等什么呢?”
  长离一枭微微一笑道:“黄姑娘,拜了这个义兄,你就知道你是如何宠幸了。”
  黄倩倩一咬牙,轻轻站起,又盈盈向江青跪下,绝斧客顺手举起椅上锦垫摆在黄倩倩膝前,二人已相对跪拜为礼。
  长离一枭与黄为善都已站了起来,一直注视二人行完了礼站起,愉快的笑道:“小兄弟,恭贺你有了一位如此美丽可爱的妹妹。”
  绝斧客亦道:“江大侠,别忘了收了乾妹妹,也要为乾妹妹多想想别的事。”
  江青回味绝斧客言中之意,大声回答明白,又向老人黄为善行礼,边道:“今日旅途于此,一切因陋就简,待在下身边事办妥之后,定然大大热阔一番。”
  他忽然看到桌上的酒菜都已凉了,而老人与黄倩倩却俱未动箸,不由说道:“老伯,你与倩妹怎的尚不用些菜肴,时辰也不早了,咱们稍停就去拜见伯母………”
  黄倩倩有些羞怯的道:“哥哥……我想……我想叫馆子的夥计将桌上的酒食包一点,带回去给娘,她老人家已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食物……”
  江青骤然觉得体内一热,他十分感慰的道:“好,好,真是个难得的好孩子,不用这样麻烦,你与伯父先尽量吃,离去时,我会另叫一桌酒席让这菜馆直接送到家中。”
  这时,黄为善才与女儿举起筷子,长离一枭及绝斧客二人也在一傍相陪,江青望著眼前这淳朴的父女两人。不由兴起无限感慨。是日,在这酒楼之上,谁又会知道能遇著昔日曾施以恩惠之人呢?江背一直未曾忘记过他们,因为江青不能忘怀这老人及他爱女给过他的,倚切、渴求、感激、没有一丝儿陋视的眼神,虽然在那时的绝岭之上,他们并没有讲过几句话,但老人夫妇及黄倩倩发自内心的关怀,已够使江青而足了,因为在那时之前,没有一个人见了江青的面孔不惊厌恶弃的,只有老人夫妇及他们的女儿给过他如此真挚的,出自人性本能的爱切,而不论当时他们的出发点是否为了感恩,这总是令江青永难忘怀的,自然,当江青的容貌恢复以来,他所得到的干万句称赞坷诀,却不及那时的感受于万一啊!
  黄倩倩的脸蛋儿已有了些微的红晕,她无意中回眸一瞥江青,又羞涩的垂下头项,江青有趣的一笑,而当他笑容始才在唇角展现──店掌柜已自楼下跄踉奔上,这般冷的天气,他竟然满额大汗,面色灰败,一见长离一枭,便“噗通”跪下,急惶得语无伦次的道:“爷,你快饶了小店吧……小店乃是血本经营呵……胡大爷小店实是招惹不起,现在……现在胡大爷已请得帮手快到来了。……大爷,要打架千万请换个地方,小店甘愿赔偿爷们的伤药钱……”
  绝斧客在傍大吼一声,吓得掌柜的一哆嗦,他狠席的道:“闭上你的狗嘴,你是来触谁的霉头?赔伤药钱培给你那老租宗姓胡的,却到这里发什么疯?”
  长离一枭微微笑道:“陆旗主,风范,风范。”
  绝斧客明白自己岛主之意,强忍住一口气不再说话,长离一枭自怀中摸出一锭黄金,约有三两多重,交到店掌柜手中,道:“掌柜的,你可以放心,老夫等不会将你这小小酒楼辟为斗场的,现在,江老弟,请黄兄与姑娘在此稍待,吾等去去便来!”
  黄为善与黄倩倩都惊慌的站起来,不知说什么好,黄倩倩低声问江青:“哥哥,你打得过他们?”
  江青大笑道:“放心,不会再像绝岭之上那样同归于尽的,你陪伯父在此好好休息,至多一个时辰为兄便可回来。”说罢,又安慰了二人几句,也不理那跪在地上发呆的掌柜,三人已不慌不忙的向楼下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