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如来八法》

第六十四章 是友犹敌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点击: 
   龙虎追魂束九山亦下意识的往侧旁稍稍移出两步,丑陋而狰狞的面孔上,有着一丝迷惑,他也同样的揣测不定,面前这位名震江湖,对自己亦恩亦仇的火云邪者,到底存着什度企图?
  自然,束九山不会忘记,首日挫败於江青手下的一幕,这深印在他心版上的烙痕,是多度鲜明啊!
  缓慢的,江青终於行至二人中间,他勉强自嘴角挤出一抹晦涩的微笑,语声有些亚的道:“二位,死者已矣,万事俱了,难道早年的陈债旧怨,至今还不能化解麽?”
  束、裴二人,料不到江青会说出这句话来,因为,照二人与江青的恶劣关系看来,他原该袖手旁观,隔山观虎斗才对啊!
  君山独叟裴炎暗中吁了口气,稍然以袍袖拭去鬓角的汗渍,在无形中,他已对江青生出一丝好感。无论如何,对方总是在千钧一发的关头,将他自生死边缘上拉回来的,而且,言词之中,好似并没有含着显明的恶意。
  龙虎追魂束九山独目倏睁,疑虑的道:“江青,老夫闯荡江湖数十年,阵仗也见得多了,却不用阁下前来教训,咱们昔日旧账,暂阁一旁,你突然至此,到底是何用心?”
  江青剑眉微皱又舒,沉声道:“束九山,你与君山独叟之事,本来与在下毫无牵连,在下原可袖手一旁,任由二位相残至死,但是,在这白雪皑皑的地面上,染上太多的血腥却与武林中冤冤相报的怨仇一般,显得太过残酷与愚蠢了些,如能了断这一笔事过境迁的旧怨,不是比那杀戳流血要来得祥和得多麽?”
  束九山闻言之下,额际青筋暴起,仅存的独眼中凶光隐射,语声中充满仇的道:“姓江的,你说得倒轻松,老夫这一只招子,便如此平白吃裴老兄剜去麽?”
  君山独叟裴炎不甘示弱,怒道:“束九山,你休要出口伤人,本教主向来不吃这一套!”
  龙虎追魂束九山大吼一声,双臂猝挥,龙虎双矛宛如骤起的数十道电光,怪蛇般复又溜泻向裴炎身上。
  横在中间的江青,几乎在束九山动手的同一时刻,两手十指应势弹出,十道晶莹的剑形劲气,亦适时迎上,而这时,君山独叟方始舞起手中的“红玉锁骨鞭”急挡。
  在一连串的紧密暴响过後,龙虎追魂束九山已踉跄跄退出叁步,他口中粗厉的叫道:“好哇,江青,你果然帮起裴老儿来了,妈的,这也算是你成名江湖所做的手麽?老子心意已决,豁出这条命也要斗斗你这乘人於危的鼠辈!”
  江青以一招天佛掌法中的“金顶佛灯”击退束九山,却并未趁势而进,他冷冷一哂,道:“束九山,你用不着如此大呼小叫,江青如若存心架梁,大可单独寻你比试,凭我火云邪者,大概尚无庸以二敌一吧?”
  束九山微微一征,尚未及答话,江青又冷然道:“做事不可太狠,逼人不能过绝,束九山,江某与那位裴大教主亦有旧隙未清,并非为他出头顶碴,江某如此行事,只是不愿眼看二位这身辛苦多年练成的绝技,为了一点仇恨而永埋黄土!”
  龙虎追魂束九山目中凶光又炽,满口钢牙咬得格格直响,但是,他这次却没有贸然行动,气极大吼,道:“江青,你这叫行侠仗义,还是叫大发慈心?难道老夫一只招子,竟如此不值钱麽?”
  江青微微摇头,束九山又叫道:“姓江的,老夫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那几手功夫,老夫我自认不足比拟,但却决不含糊,阁下如有兴致,尽避挑个地方,老夫我准定舍命陪君子,刀山剑林也去玩一趟,不过,老夫与裴炎这剜目之仇,却请你千万不要插足其中,这种慷他人之慨的方便,实不是大丈夫的磊落行径!”
  束九山语气之间,难然仍透着狠辣,但已有一丝缓和的意味。
  江青移目一瞥默立於傍,面上毫无表情的君山独叟,沉声说道:“束九山,假如你已取回代价,是否便可以罢手不战?”
  龙虎追魂东九山闻言之下,不觉有些迷惑,他稍微迟疑了片刻,始道:“这个自然,但是老夫却并未取回代价。”
  江青冷冷一笑,道:“尊驾这只招子的代价,须要如何偿还呢?”
  束九山毫不考虑的脱口吼道:“简易之至,只要裴炎老鬼一命相抵!”
  君山独叟勃然色变,浓眉怒剔道:“容易,容易,老夫一命在此,束九山,你有能耐,便不妨过来取去。”
  不过君山独叟裴炎心中甚是雪亮,他知道在十年以前,龙虎追魂束九山的武功已自非同小可,与自己亦仅是一线之差,十年後的今天,龙虎追魂於绝岭苦练的结果,实已超出君山独叟之上。
  这也是说,君山独叟若非有意外的奇迹,落败於敌人之手,只不过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而裴炎更明白,此次“失败”的意义,则定然是生命的结束但是,以君山独叟横行江湖数十年的威望来看,利刃相加亦不能稍有合糊,否则,他日後焉能再有颜面见人?
  江青早就看出君山独叟此刻实已色厉内荏,但是,在江青的内心沃深处,却蕴孕着另一计划,於是,他迅速站立到一个可以同时拒退二人的角度,冷然道:“束九山,阁下那只眼睛,所索求的代价亦未免太大了。”
  束九山怒瞪了君山独叟一眼,悻道:“姓江的,这他娘的又不是做生意,岂能讨价还价?你又何苦非要淌这趟混水?”
  江青双眸倏睁。大声道:“束九山,尊驾可以自去,十年之仇,尊驾早已报还。”
  龙虎追魂束九山不由满头雾水,他惊疑了一刻,忽然破口大骂道:“江青,你纵然武功高绝,也不该如此调侃老夫,妈的,裴灸尚好生生的站在那儿,老夫几时报过仇了?”
  江青望着束九山唾沫横飞的大嘴,慢条斯理的道:“七环手武章已死於你双手之下,赤阳判官郭芮亦重创成残,难道说,这一条半人命,尚抵不过你一只眼睛麽?”
  束九山一时语塞,面孔涨红,他嘴唇翕合了几次,始大叫道:“好,好,江青,你如想横里插入老夫与裴炎这件恩怨之中,亦不用如此转弯抹角,来吧,二位便一起上,我姓东的认了!”
  江青面色逐渐转寒,他生冷的道:“束九山,你果真要一意孤行麽?你毫不感念以前江某未乘人於危之举麽?”
  东九山全身一震,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他喃喃自语:“是了,是了,我曾说过再次相见,必然报答他那次不杀之义…………但是…………但是我的眼睛…………被裴炎活生生剜出的眼睛…………这十年的仇恨煎熬…………便如此平白了断不成?”
  江青实在是不得已,他原是个最不甘示思於人的俊彦,但是,目前不甩比法,怎能阻止眼前这场一触即发的流血事件?又怎能达到他内心深处那个企望呢?
  江青知道,龙虎追魂束九山,难然恶名远播,以手沾满血腥,然而,却是个恩怨分明,一诺千金的江湖硬漠,只有以恩相挟,方可能环转这场无法避免的血战。
  雪地上。站着这叁个人,没有一丝声息,谁也没有说话,但是,显然空气中充满了紧张与沉闷………
  叁个人有叁个不同的想法,有叁种回异的心情,而最难於抉择和激动的,便是龙虎追魂束九山。
  缄默,寂静,清冷,紧张,混合着寒风,在四周飘拂,游移,蓦然一条鲜红如毒蛇般的光影,疾如西方天际的闪电般,迅捷无匹的点向正垂首深思的龙虎追魂东九山背心的“志堂穴”。
  来势是如此迅速,几乎在光影闪晃的同一时尚,那雕成骨骼形的沉重鞭头,已到达束九山背後寸许之处。
  夜空中的流星。也不及江青的行动快捷,他脑中突然掠过一个奇异的念头,而在这意念尚未再次通过他的大脑时,双掌已骤然展出。
  一溜闪烁的星芒,渗合着如满月也似的银弧,如神迹般自江青的掌势中飞出,击向那条宛如怪蛇似的红影之上。
  “蓬啪”一声脆响过处,那条红色长鞭已猝然吃江青掌力震起叁尺,而执鞭突袭之人君山独叟裴炎,亦同时悉哼了一声。
  仓促中,龙虎追魂拚命跃出叁尺,他措手不及之下。形感显得十分狼狈。
  束九山身形始出,脚尖一点地面,滴溜溜一个大转身,两条寒芒随着他身躯的回转,立时射至君山独叟身前!
  江青双目微转,故意大呼道:“喂!停手,停手…………”
  二人那里肯听,瞬息间,已如电光石火般互相攻拆了十馀招之多!
  龙虎追魂束九山此刻暴怒若狂,招狠式猛有如江河决堤,滚滚不绝,口中亦在不住的大吼道:“江青,你亲眼看到了,这便是灵蛇教教主的君子作风与手段,妈的,卑鄙龌龊,下流无耻………”
  君山独叟裴炎原想於束九山分神思虑之际,猝起难发头,以期一举得手,永绝後患,但是,如今却事与愿违,反而更加触动了对方的仇恨与愤怒。君山独叟这种举止,在武林道义上是绝对说不过去的,他这时理亏於人,只有硬着头皮,倾力与束九山相搏。
  白雪在二人逐渐沉重的脚步下四散飞杨,这两位名重一时的黑道高手,此时头顶上俱是热气腾腾,他们已将全身功力贯注於四肢之上了。兵器的光影成片、成线、成点,腿势如山、如椿、如环、如弧,在连绵不绝的疾攻猛打中,有着狂风暴雨般的威势。
  五十招过去
  江青双目一瞬不瞬地,盯在二人几乎已不可辨认的奇妙招式上,红的鞭身,在两道弯曲的矛光中纵横、翻飞。忽地龙虎追魂束九山身形腾空而起,口中厉啸连连,龙虎双矛精芒大盛,有如蓦然闪射的电光,奇速无比的攻向君山独叟喉头要害,双足倏起,才紧接着瑞向敌人腹部“坚络叁焦”。
  这乃是束九山苦研的龙虎双矛法中,最犀利的招式之一,“极西神火”!
  君山独叟裴炎骤觉满目寒光闪掣,锐风如锥,不由大喝一声,偏身外掠,右手“红玉锁骨鞭”,抖得笔直,一式“大罗一现”戳向束九山前胸,左掌中指突出,点向敌人仅存的右目!招式歹毒之极!
  江青神色一凛,急忖道:“是时候了!”
  身随意动,他那瘦削的身躯,立即有如鬼魅般飙然潜入战斗龙虎追魂束九山的语声,亦同时厉的响起!
  “呵呵,久违了,又是定坤指!”
  刹那间,人影横飞,呆响不绝,狂笑、闷吭、冷叱,混成一片。
  半晌。
  龙虎追魂束九山愕然立在地上,两手所执的龙虎双矛,在他双臂的垂直下,泛着寒森森的光芒,而他面孔上的神色,除了惊愕外,显然尚包含有感激与欣悦一种满足後的欣悦。
  君山独叟裴炎,却以左手紧捂腹部,面孔因痛苦而扭曲着,原先的冷酷与严酸,已全然被一层焦黄的颓容所掩盖。
  於是,站在二人中间的江青,洒脱的一挥手,道:“束九山,你满意了吧?这剜目之仇,还有馀恨未消麽?”
  束九山忽然抢前两步,深深一揖,语声有些激动的道:“江青,老夫老夫对尊驾的大恩永难忘怀…………老夫万难逆料,尊驾竟会在老夫生死一发之际,赐於援手,适才老夫那招藏於“极西神火”之内的“丹顶脚”,虽可取去裴老匹夫狗命,但老夫这仅存之目,亦必然会伤在他那定坤神指之下………尊驾竟於此危急当儿,出手挡开裴老匹夫之定坤神指,使老夫能报此十载深仇,实令老夫感激莫名…………”
  江青用左手搓揉着右腕,微微一笑道:“罢了,适才在下以一记“铁横锁”挡开那定坤神指,到现在为止,腕骨尚疼痛欲裂哩…………”
  束九山连忙褪下套在手上的双矛,又自怀内摸出一包药粉,急步行上,诚挚的道:“江………兄,老实说,老夫直到现在还摸不透尊驾出面干预老夫与裴炎所结仇怨之事,其真意为何,但老夫绝不妄加揣测,尊驾先後二次赐惠老夫,已足令老夫终生铭感,消除一切旧怨…………”
  江青回头一望此时已坐倒地下,满面痛楚之色的君山独叟裴炎,微微摇头一叹,接着说道:“束兄,在下本意,原是想要化解兄台与裴老儿的这场仇恨,但却不想这裴炎恁般狠毒,竟以卑陋手段,自背後突袭兄台,老实说,在下实与兄台素未交善,但却对兄台那磊落心性十分钦佩,故而危急之下,稍加援手,兄台却无庸如此客套,这裴老儿虽为一教之主,与兄台之光明行径相较,又不知相差几许了。”
  束九山闻言之馀,心中十分受用,呵呵笑道:“兄弟,咱们真叫不打不相识,若非兄弟你出手相助,老夫那“丹顶脚”怎能蹴中裴老匹夫?呵呵,又怎能保住这仅存的一目?若非兄弟你临危赐助,老夫尚真不敢相信兄弟你会与老夫站在一方哩…………”
  他说罢,眼看到手中药粉,不由啊了一声,笑道:“呵呵,老夫几乎忘了,这包药粉乃是老夫精心自制,对活血凝骨俱有奇效,兄弟,你快敷上。”
  江青笑着接过,边问道:“束兄,那裴灸向有活命之望麽?”
  龙虎追魂束九山闻言,回头怒瞪了已然面如金纸,浮气如丝的君山独叟裴炎一眼,傲然笑道:“兄弟,你休要看斐老匹夫此际尚能呼吸,呵呵,不出一时叁刻,他便会七窍流血而亡,老夫这“丹顶脚”异常狠辣,乃是专挑敌人下腹阴脉,死状宛如中了天下剧毒“丹顶红”,裴老匹夫或者尚可多挨片刻,但是,亦丕过多受些活罪罢了。”
  江背微微一哂,又道:“他好似连话也说不出了?”
  束九山大笑道:“中了老夫『丹顶脚'之人,只想多喘两口气,那里还会有精力讲话?”
  江青将纸包内的黑色药末敷於右腕之上,装做漫不经心的问道:“束兄,大仇已报,未知束兄今後有何打算?”
  束九山忽然叹息一声,仰望灰黯的云天,悠悠说道:“不瞒兄弟,老夫对江湖生涯,早已厌倦,此次复出江湖,全为报那十年前叁芝山下剜目之仇,如今仇湔恨雪,心事已了,老夫即日便要赶至塞外长白山,与一故友相偕隐居,终老天年…………”
  江青深深颔首,沉声说道:“但愿束兄此去,能使游林泉之间,饱览山川之胜,以塞外大漠平原,冰河莹雪奇影,涤净束兄胸中块垒,更为修心养性奠定良基。”
  束九山如有所思,若有所悟,沉思片刻,他忽然道:“兄弟,此间已经无事,吾等何妨寻一酒肆,对酌几杯?一面消消寒气,更可把晤长谈,只怕日後你我相会之期,迢遥难定了。”
  江背正待答话,忽然掠身而起,跃至倒卧丈许之外的赤阳判官郭芮身前。
  束九山正自瞠目不解,江青已太息一声,道:“束兄,赤阳判官已然死了。”
  龙虎追魂束九山不由微凛,急步上前,道:“奇怪,老夫仅将他剌伤成残,并未予以致命之击,为何竟然死去?”
  江青缓缓蹲向地下,略一验视,摇头道:“他是咬断舌根自绝的,唉,这赤阳判官性烈如火,想是自知成了残废,悲愤过度,不愿苟生下去其实,我辈习武之人,皆将一身所学,视为第二生命,一个习武之人在骤然间变为残废,即等於剥夺了其一生作为,活着尚有何意义?唉,死了也罢,死了也罢…………”
  龙虎追魂束九山被江青说得一阵讪然,他低头一看赤阳判官那青絮的面孔,怒突的双目,已知毙命多时了,而在此刻,束九山又能说什麽呢?
  江青用手抚合了赤阳判官怒睁不眼的双眸,站起身来,向束九山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苦笑。
  束九山微微移目他视,低声道:“兄弟,咱们走吧?”
  江青向倒在地下的叁个灵蛇教高手一望,目光极快的扫过尚在出气如丝的君山独叟裴炎,又落在束九山血渍斑斑的肩头上。
  他轻轻说道:“束兄,你肩头的创伤?”
  束九山笑道:“不妨,这是以裴炎一条性命换来的,何况又仅是表皮之伤呢!”
  “束兄,气温酷寒,是麽?而且,只怕又快要下雪了。”江青淡淡的说。
  束九山不明江青语中含意,茫然点头。
  江青沉声道:“束兄,在下祝你一路顺风。”
  束九山征愕的望着江青,诧异的问道:“兄弟,你不与老夫同饮一杯麽,咱们此别之後,只怕再会之机很渺茫了。”
  江青让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这笑意是奇特的,有一种微妙的情感渗杂其中,但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了悟这奇妙的微笑内包含了什麽?
  於是,江青行近两步,诚挚的握住束九山的双手,道:“束兄,冰天雪地,寒风眨骨,在下实不忍这叁具也暴置冰雪之上,而在下日来连遭变故,心绪烦乱,更不宜与束兄合饮扫兴,别矣,别矣,但愿束兄今後能长忆你我今昔之情谊,缅怀之馀,时时以上天好生之德为念,莫再起杀戮之心。”
  龙虎追魂束九山怆然卓立,白发萧萧,目光黯淡,他好似感触到很多,又好似十分空虚。
  良久
  束九山用力与江青互相紧握,语声微颤的道:“兄弟,我去了,愿你珍重”
  江青恳切的道:“是的,你也珍重。”
  於是,龙虎追魂束九山那魁梧的身影,倏而飞掠五丈之外,回头挥手,又疾奔而去,瞬息间,就消失在雪地冰天中。
  江青默默独立,目注束九山身影消逝之後开始吁出一口深深长气,他又伫立了片刻,忽然跃身而起,在四周急速的绕行查视起来。
  四周仍是静寂的,除了地下的躺着的叁个人,除了江青,没有任何一个人影,甚至连一只微小的生物也法有。
  於是,江青满意的笑了,大步往君山独叟卧身之处行来。
  天空仍是灰黯而阴郁的,而北风,却吹拂得更起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