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千手剑》

第二十四章 一战余威慑盗魁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南幻岳目光一瞄,不由笑了,道:“哈,原来是吕花吕大姐。”
  潘巧怡急忙仔细瞧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想不到天下竟会有吕花这样丑恶粗陋的女人,简直就是传说中“无盐”“膜母”的化身了嘛!
  “金扣草鞋”吕花的那张又老又粗的面孔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瞧上去却显然比南幻岳初见她时更丑了些,也更苍老憔悴些,她睁着那双邪怪又混浊的眼睛,打量着南幻岳,又端详着潘巧怡,好一阵子没有开口。
  南幻岳有些不耐烦的道:“看够了吧?我们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不?”
  吕花哼了哼,嗓子沙沙哑哑,却痛恨至极的道:“南幻岳,算你有种,竟敢找上我们 ‘浮图岗’来……”
  南幻岳笑笑道:“你们‘浮图岗’是什么?阎罗殿?玉皇宫?我有什么不敢来的?而且,你们全很清楚,我早晚也会来!”
  “咯登”一咬牙,目花脏上的肌肉抽搐着道:“我恨那天晚上投有活剥了你——”
  南幻岳摇摇头,道:“你们没有,你们也不能,我承认那夜我的伤势不轻,但我有了代价。吕花,可要我为你算一算那代价有多大?”
  吕花咆哮道:“不用卖狂,姓南的小兔崽子,你也并没有占什么大便宜!”
  南幻岳哧哧一笑,道:“我受了伤,但你们死了多少人呀?多少好手命丧黄泉,你们的瓢把子可不也成了独臂神仙?还有你,吕花,身上的疤痕怕是很难看吧?”
  说不出吕花的表情有多么愤怒,多么怨毒,又多么激动,但她在竭力的压制下终于将泣祷汹涌的情绪平静下去,她阴狠的道:“南幻岳,‘浮图岗’的人不是这么好欺的,‘浮图岗’的招牌更不是这么容易摘的,咱们走着瞧吧!”
  南幻岳微笑道:“不必‘走着瞧’,吕大姐,眼前就解决了吧?你们恨我入骨,我对列位也一样没有好印象,就是现在,便于此刻,我们再来拚一次——”
  顿了顿,他又道:“你们也是报仇,我也是报仇,正好各遂所愿,吕花,这道我若不将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畜生全都斩尽杀绝,我就不叫南幻岳!”
  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吕花已震慑于对方凶厉狞猛的神色之子,她干涩涩的咽了口唾液,犹在硬着头皮摆场面:“老娘……岂含糊你?”
  南幻岳大笑如雷,道:“很好,叫齐用斗和你们那些自认为能手的伙计们通通滚出来受死,老于不耐烦一个一个打发!”
  吕花慑窒的道:“你……跋扈什么……么?”
  南幻岳一指吕花,腕上缠绕的“寒水红”映日生光,他厉烈的吼道:“妖妇,现在我第一个就宰你!”
  吕花惊慌的再度跄踉后退,叫道:“慢点……你……慢点!”
  南幻岳粗暴的道:“什么慢点快点?我要割你的肉,挑你的筋,剐你的骨,我要叫你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吕花抽噎一声,整张面孔歪曲了,她恐怖又畏惧的尖叫:“暂莫动手……暂莫动手……南幻岳,我的小祖宗,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南幻岳心里不禁感到纳罕,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个窝囊怯懦法,和他们往昔的张狂凶悍之态完全不同了——难道说,就这几句恫吓胁迫之言,便惊破了整个“浮图岗”人马的胆了!
  南幻岳疑惑的说道:“吕花,你他娘的就这么好说话?”
  “金扣草鞋”吕花惶恐的道:“咱们谈谈条件吧,南幻岳,先别急着动手……”
  南幻岳目光环扫,发觉围立四周的百几十名大汉也一个个呆若木鸡,面无表情,生似也都寒进了心……
  南幻岳轻轻吁了口气,道:“谈条件?谈什么条件?”
  吕花余悸犹存,前倨后恭的道:“说真的,南幻岳,你那身功夫之了得,我们全自心里有数,要和你碰,实在没有取胜的把握,你是赤脚的,我们是穿鞋的,你乃单身一人,我们有基有业,犯不上和你这种难缠的人物结怨……”
  叹了口气,她又讷讷的道:“况且,我们的老窝在这里,跑得了神走不了庙,你却独来独往,高兴了来捣杀一通,捣杀完了远走高飞,长此以往,我们防不胜防,挡不胜挡,这岂是个办法?所以,当家的回来后和大伙——再商量,决定还是算了,南幻岳,我们彼此间的梁子自此一笔勾销,互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大家以后河水不犯井水,行了吧?”
  南幻岳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条件?”
  吕化点点头道:“不错——你还待怎的?南幻岳,你可要搞清楚呀,吃亏的是我们,你知道我们咬了多少次牙才做下这个痛苦又难受的决定?我们的名声被玷污,威信一落干丈,尊严道到损害——还有弟兄们的血债深仇,我们全不顾了,当家的忍痛决定这个措施之后,整整有三天三夜后悔得没睡着觉,也一再自怨自艾,说他对不起弟兄,对不起‘浮图岗’多年创下的声威……当家的甚至连他自己断臂之仇也不记了……”
  南幻岳冷冷的道:“本来,你们就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不堪一击!”
  吕花十分难堪的道:“姓南的,你又何必说得那么难听?杀人不过头点地嘛,我们自认吃亏倒霉算了,你占了便宜还说什么风凉话?”
  南幻岳哼了哼道:“齐用斗呢?你们其他的首要人物呢?都到哪里去了?怎么光叫你一个人出来顶锅?”
  吕花沉默了一下,低哑的道:“好吧,我便老实告诉你,南幻岳,如今,我们的确再没有力量与你抗衡了……唉,从在‘大理府’郊外那一战之后,我们的精英几乎丧尽,好手十去七八,大当家回寒一急一怒,加上伤势本就不轻,这一下便中风不起,直到现在还躺在榻上,半边身子也全瘫痪丁,大少爷齐超雄也被当家的一顿痛斥软禁了起来,整个‘浮图岗’上,业已是一片愁惨委顿,不复有昔日生气了……’甫幻岳琢磨了片刻,认为极可能也是实情,当日在“大理府”郊外那一场血战,他自己虽说受伤颇重,但对方“浮田岗”却更是伤亡累累,一片凄惨,非但“浮图岗”的大当家“秦广王”齐用斗断手成残,诸如“浮图岗”其他好手,“白幡魂使”钟良、“黑心棒棰”赵根、“独眼狼”孙傲、‘黑白无常”方梏、包承才……等,全在他的“寒水红”之下送了老命,包括眼前的“金扣草鞋”吕花也道至不轻的创伤,那一战,可以说确是将“浮图岗”的好手,宰杀得差不多了,也将他们的心都杀寒了……
  这时,吕花又一副可怜相道:“南幻岳,凡在外头跑的,都得留条路给人家走,不要过分的赶尽杀绝了,我们业已忍辱忍气,甘愿化仇解怨,莫非你还真得逼我们上吊?”
  南幻岳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大对劲,但他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可是本能中,他感到对方似乎太软弱了点,软弱得全不似吕花本人的个性,全没有一点“浮图岗”原来的味道了……
  潘巧怡一侧悄声道:“幻岳,到底你打什么主意,可是得回句话呀!”
  南幻岳“嗯”了一声,道:“吕花,这么说,这件事你可以完全作主喽?”
  老母鸡啄食似的连连点点头,吕花忙道:“当然当然,当然,我完全可以作主,这也是我们大当家交待下来的,南幻岳,我们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我们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我们晓得,你迟早会来的!”
  南幻岳笑笑道:“你先前的形态可是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呢……”
  吕花尴尬的咧咧嘴,道:“你要我怎的?一见了你面便叩头求饶?对你的这档子纠葛,我们决定可是这样决定了,但心里却总有口冤气结着……”
  南幻岳点一点头,道:“唔,这倒也是人之常情。”
  淡淡的,他又道:“好吧,大家的仇恨便勾销了!”
  吕花大喜过望,笑得全身肥肉乱颤的道:“嗳,南老弟,你果是个气度宏宽的英雄人物哩……”
  南幻岳摇手道:“你且慢高兴,我的吕大姐,还有件小事得麻烦你交待一下——如果交待不清,那么抱歉,我仍要和你们血刃交挥!”
  吕花怔了怔,像是十分疑惑的问:“又是什么事啦?你可翻脸翻得真叫快呀……”
  南幻岳慢吞吞的道:“你回忆一下,我为什么和你们在‘大理府’郊野厮杀起来的?”
  吕花讷讷的道:“为了‘黑白无常’方浩、包承才的过节呀,你在‘大理府’潘老三家里伤了他们,可不是?”
  南幻岳似笑非笑的冷冷道:“但我为什么伤了他们?”
  吕花眼珠子转了转,无可奈何的道:“因为你上潘老三家里强要一个名叫狄十娘的女子,他两个出面拦阻你……”
  南幻岳哧哧一笑,道:“对了,正本清源,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吕大姐,若不是为了那狄十娘,我们彼此之间,也不会流血搏命了,因此,仇断怨消,狄十娘呢?我要带她回去,让她父女团圆……”
  吕花吞吞吐吐的道:“可是……可是……你不能带她走……”
  南幻岳脸色一沉,怒道:“为什么?”
  吕花惊惶的急忙道:“唉,你先别冒火嘛,大家有话好说……”
  南幻岳大声道:“好说什么?从头到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和你们流血拚命,天皇老子也不能拦着我带她回去!”
  吕花赶忙道:“南幻岳呀,她已是我们大少爷的偏室了,已是齐家的人了,你怎能说带就带走了呢?”
  南幻岳勃然大怒,厉声道:“鸟的偏室,狗屁的齐家人,完全是污七八糟,瞎扯卵蛋!哪个承认她是齐家人?这只是你们强抢民女,胁迫威逼下的结果,自己关上门起来起你娘的道号,管个屁用?女方根本不情愿,人家生身之父更是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岂能成立?娘的,你们敲诈勒索,劫人逼淫,拆散人家父女,破坏人家家庭,更放火烧了人家居室,迫得人家走投无路,全是一群理该千刀杀,万刀剐的狗娘养!”
  吕花大惊失色,恐惧的道:“你冷静一点,南老弟,冷静一点呀……”
  南幻岳狠毒的道:“吕花,我告诉你,极其慎重的告诉你——如果你不马上把狄十娘交出来,我就血洗你们‘浮田岗’!”
  吕花进退维谷,异常为难的嗫嚅道:“这……唉!这事真叫人‘坐蜡’啊……”
  南幻岳冷酷的怒声道:“‘浮图岗’上你们的生命、基业和狄十娘,你们自己琢磨着,挑选一样吧!”
  吕花干咽着口水,讷讷的道:“可是……可是狄十娘她——”
  南幻岳大吼一声,叱道:“没有‘可是’,马上把人交出来!”
  潘巧怡悄悄的道:“给她限定时间!”
  南幻岳粗暴的道:“吕花,要就现在,我没工夫和你们磨蹭,他娘的!”
  吕花叹了口气,期期艾艾的道:“这样吧,南老弟,我先进去和当家的商量商量……”
  南幻岳摇摇头,大声道:“老子不中你这个缓兵之计,现在,否则你先死!”
  吕花全身一震,骇然惊叫道:“你怎能怪在我身上?我——”
  南幻岳阴沉的道:“全是一丘之貉,‘浮田岗’的人没有一个是玩意!”、吕花又是畏缩,又是委屈的道:“南老弟,我也得先进去请示——”
  甫幻岳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道:“不必你去,派个小王八蛋进去带人,否则,你们通通到阴曹地府报到——老子说得出便做得出!”
  吕花呆了一会,万般无奈的回头吩咐道:“吴少群,你进去向大当家的禀告一声,转达南幻岳的要求……”
  南幻岳“呸”的吐了口唾沫,道:“不是要求,是你们活命的唯一交换条件!”
  于是,一名瘦长汉子回应了一声,匆匆奔进寨内,南幻岳却微退半步,忖度好了周围形势,一边悄然道:“宝贝,随时准备动手!”
  潘巧怡轻轻的点点头,精灵的道:“我早等着了。”
  两个人就并肩挺立在“浮图岗”所属的数百大汉重围之中,默然不动,暗地里却蓄聚功力,随时准备暴起发难——这个局面十分微妙,被围着的感受远不如围人者心头来得恐慌!
  片刻后——
  那叫吴少群的汉子又再急匆匆的奔了出来,他凑到吕花耳边,又低又快的咕哝了一阵,而吕花恐惧的表情却随着他的低语逐渐化解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如释重负的笑意……
  等那叫吴少群的汉子退下之后,吕花连忙笑对南幻岳道:“行了,南老弟,算你又胜了一回,我们大当家的,已经忍痛答应啦,狄十娘马上就会送出来……”
  南幻岳深沉不悦的道:“你们更该庆幸老命得保才是,否则,狄十娘一个人的问题就要牵累你们几百各性命了!”
  吕花不悦的道:“你何必句句话都带着要挟的口吻?”
  南幻岳笑笑道:“一点也不是‘要挟’,吕花,这极可能形成事实,我告诉你,方才那一阵等待,我甚至已忖量好了先割你那块肉,切你哪块骨头了——假如狄十娘不交出来的话!”
  吕花心头发毛,背脊泛寒,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未免……未免太过……过分!”
  南幻岳冷笑道:“你尚未看到我真正过分的时候,吕花,那样你更会吃惊了!”
  吕花局促不安的频频回望,喃喃的道:“怎么还不出来?怎么还不出来?”
  南幻岳轻轻舐舐唇道:“对了,你早就该比我更着急才好,此事牵连你的性命——而非牵连我的性命!”
  吕花焦灼惶急的神色,那么毫无保留的流露在吕花的那张丑脸上,她却又强持镇定,像对南幻岳,又像对自己说道:“她会出来的,很快就会出来的……”
  南幻岳似笑非笑道:“你多祷告吧,吕大姐,狄十娘最好能快点被送出来,要知道,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呢……”
  潘巧怡又在旁边细声道:“幻岳,当心他们掉花枪!”
  南幻岳低声道:“如果他们要这样做,他们便需付出极大代价,而这代价却是大到他们几乎付不起的,看看对面,我们吕大姐业已紧张得要尿湿裤啦……”
  潘巧怕粉面飞红,难为情的道:“你说话稍微文雅点,行不?”
  南幻岳笑道:“我这个说法不够雅致,我知道,但却最恰当的,是不?”
  潘巧怡妖嗔道:“不跟你说了——越讲越不像话!”
  对面,“金扣草鞋”吕花搓着一双粗手,展露出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惶悚不安的道:“快出来了,南老弟,你再稍等一等!”
  南幻岳点一点头,冷冷道:“我会再‘稍’等一等。”
  吕花慌张的道:“你放心,我们当家的一言九鼎,他只要说送狄十娘出来,就一定会送出来,别说狄十娘只是他儿子的偏房,就算是他自己的偏房,也会照样送出来交你带走!”
  南幻岳嘿嘿笑道:“我却只要狄十娘,如果齐用斗自己的恃妾,反倒不稀罕了,你说是不是?”
  这时吕花实在笑不出来,却又硬生生持面颊的肌肉往后拉扯想挤出一抹笑意,吕花的表情显得有些狼狈又滑稽,就在她这无以为答的尴尬时节里,寨门起了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响,紧接着,两个腰粗膀阔,浓眉大跟的老妈子已挟持着一个纤细娇弱的女子快步行出,那女子一身荆钗布裙,发间除了一根玉簪之外,什么装饰也没有,显得颇为朴实无华,典型的小家碧玉模样。
  她深垂着头,被那两个牛高马大的老妈子左右拥持着几乎足不点地的到了外面,在那两个粗女人猛然松手之下,又差点滑跌一交!
  那个翻唇黄牙的老妈凑上前来,向吕花禀报道:“大阿姐,狄十娘那贱人已经带出来了啦,你发落——”
  吕花尚不及朝这老妈使跟色,南幻岳已不怀好意的笑道:“喂,你这粗手大脚,又老又丑的丑八怪,狄十娘岂是你骂的?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做下人奴婢的婆娘居然尚有此等的威风,倒是颇出我的预料,你家主子管教既是如此不严,我便来替他立下点规矩——”
  吕花赶忙一把拉开那犹在那愣头愣脑的老妈,一边叱道:“哪个叫你在这里多嘴多舌乱讲话?还不马上给我滚进去?”
  那两个老妈噤若寒蝉般急忙往回退下,吕花又立即装上一副笑脸:“嗳,南老弟,人哪,业已给你送出来啦,你又何苦去生这两个下人的气?太不值得嘛,喏,请你验明正身,看看是不是狄十娘,那两个不懂事的浑婆娘待我回去再替你斥责一顿……”
  南幻岳目光悦利的注视着眼前这纤弱又似十分惊惶的女人,他低沉的道:“狄姑娘,请你抬起头来。”
  嗯,仰起来的脸蛋是一张多么惹人怜爱疼惜的面靥,那是张清水脸儿,白净净的,柔嫩嫩的,五官细匀而精致,非常娇媚,而她的神色却是惶恐的,忐忑的,委屈悒郁的,宛如——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
  南幻岳端详了一会,和气的道:“姑娘,敢问可是狄老丈狄修成的千金十娘?”
  那少女惶遽的点一点头,惊疑的,低幽的问道:“你是——?”
  南幻岳笑笑道:“我姓南,叫南幻岳,是令尊的至交好友,我受令尊重托,前来救你脱离虎口,接你回去与令尊团聚。”
  狄十娘似是不大相信,她疑虑的道:“他们,……他们会放我走?”
  南幻岳颔首道:“当然。”
  朝吕花一笑,他又道:“你们放她走么,吕大姐?”
  吕花连连点头,一叠声的道:“放,放,放,哪有不放之理?”
  狄十娘望了吕花一眼,喃喃的道:“我……我觉得好像是在做梦……”
  南幻岳不解的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决不是梦,狄姑娘。”
  吕花也胁肩谄笑道:“是呀,哪会是梦呢!恭喜狄姑娘,贺喜狄姑娘,你这就可以回去和你老太爷团圆聚首,重享天伦之乐了……”
  狄十娘退后一步,惊悚的道:“不要靠近我,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你……你也曾帮着他们来欺悔我,这个岗,这个寨,简直是活地狱,你们也全是些魔鬼,天下最坏的魔鬼……”
  吕花呆了一呆,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嚷:“嗳,嗳,狄十——狄姑娘,可别这么说呀,我待你可是一向不错的哪,我赌咒役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嘴下积德,大家也留个见面的余地呀……”
  狄十娘又是憎恶,又是恐惧的道:“不,我恨你,恨你们这些人,我永远也不要再看见你们,永远不要——”
  她的情绪似是十分激动,说着说着,已经泪如泉涌,哽咽起来。
  吕花紧慌的道:“帮帮忙,我的好小姐,我的好姑奶奶,帮帮忙,别哭,别嚷,嗳嗳,这是何苦嘛?他们纵有不是,我可没得罪你呀,我是一片善心,我——”
  南幻岳老实不客气的打断了吕花的话:“你个狗熊,你们通通都不是玩意!若非我有言在先,如今我又忍不住那三昧真火了!”
  吕花双手乱摇,颤悚的叫道:“喂,南老弟,说话可得算话,你反悔不得啊,人给你交出来了,你千万莫要扯破脸毁诺呀……”
  南幻岳向潘巧怡使了个眼色,潘巧怡会意的快步上前,亲热又体贴的挽着狄十娘,就像一个好姐姐待妹妹一样拥着她走了回来。
  望着狄十娘粉颊上的晶莹泪珠,望着她那凄苦和委屈交织的表情,南幻岳不禁爱怜的安慰着她:“放宽心吧,狄姑娘,我们也知道这些日子你受了多少惊恐,又担了不少屈辱,可也真难为你了……别再悲伤,那些痛苦的日子全已过去,永不会再来啦,狄姑娘,我向你保证,你仍有一段美好的未来岁月在等待你去度过……”
  狄十娘抽噎着,仍在默默啜泣,泪水搀着双衅中的怨意与悲哀,便越发显得她楚楚可人,又楚楚怜人了,用什么来形容呢?晤,梨花带雨,可不就是她如今这柔弱模样的最佳写照?
  一边,潘巧怡抽出她自己的翠绿丝绸来,轻轻的为狄十娘拭去泪水,一面低声呵慰着她,劝导着她,更将她搂得紧紧的……
  朝着吕花重重的道:“你们‘浮图岗’,可也真够很了,这么些日子,就连一套衣裳,一件装饰也没为狄姑娘办备?我看,她身上的衣裙恐怕还是她自己的吧?”
  吕花一叠声的喊起冤来,急得口沫四飞的道:“南老弟,南老祖宗,你这可是冤死我们啦,你问问狄姑娘,我们为她预备了多少华美的衣裳,精巧珍贵的饰物,她却一件也不要,原封堆在屋里,这叫我们又有什么法子呢?”
  南幻岳“嗯”了一声,不禁对狄十娘那贞烈的气节感到钦佩,他缓缓的道:“这就是告诉你,吕花,人与人也是不尽相同的,有的有气节,像她,有的没气节,似你!”
  吕花脸上一阵紫红下不来台,又窘又迫的道:“这也不对,那又不是,做也也错,不做也错,而你这张尊口,唉,又老是绕着弯子损我……我今天算是叫你骂惨了……”
  南幻岳平静的道:“为了老命,也就顾不得脸面了,挨几句骂,总比割掉身上几块肉来得容易忍受,你说是不是?”
  吕花吸了口气,忍着那股子冷嘲热讽,讷讷的道:“老实说,她在这里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及委屈……”
  甫幻岳皮笑肉不笑的道:“假如非要五马分尸,凌迟碎剐才叫‘虐待’和‘委屈’的话,她是投有受到!”
  吕花激灵灵的一颤,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她尴尬的打子个哈哈:“南老弟,人已交给你啦,咱们之间可是恩怨了了,再无纠葛啦,你可别又乱找麻烦啊……”
  “只要你们守信,我即守信,吕花,你们耍‘杂碎’耍惯了,却不要视天下人俱属尔等同类!”
  吕花咽了口唾液,难堪的咧了咧嘴巴:“唉,又损人……”
  南幻岳道:“我们走了,吕花。”
  吕花顿时如释重负,怪模怪样的检衽为礼,眉开眼笑道:“走啦,慢走啊,南老弟,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南幻岳笑道:“我们之间,最好还是少见面,‘常见不如怀念’,避着点好,否则会有邪的,哦,代我问候齐大当家,齐少当家。”
  吕花满心不是味的干笑着,道:“放心,我一定会转达尊意……”
  回过身,南幻岳在前,潘巧怡揽扶着独十娘在后,笔直向坡下行去,四周围立的几百名持械大汉立时纷纷让开,闪出一条路来任他们过去。
  注视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吕花那张丑怪腔孔上的神韵慢慢转变,转变得无比的狞厉,又无比的凶恶,黄浊的双眸中,闪耀着一种叫人看了心里打结的邪毒又得意的光彩……
  ㊣OCR:大鼻鬼㊣
  ≈阅读最新章节请前往http://210.29.4.4/book/club/index.asp≈下了“浮图岗”,潘巧怡向南幻岳道:“我们现在上哪儿去呀?”
  南幻岳舒畅的道:“当然回‘莫尘山庄’。”
  顿时感到一阵醋意,潘巧怡板着脸道:“可真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得懂,是不是?”
  南幻岳怔了怔道:“什么意思?”
  潘巧怡哼了哼,悻悻的道:“你是迫不及待了,杨玲在‘莫尘山庄’,大约也‘吟郎归’吟得望眼将穿啦,好一对令人羡慕的鸳鸯侣啊……”
  不由啼笑皆非,十分尴尬,南幻岳连忙望了一边的狄十娘一眼,这位看上去朴实又纯洁的姑娘正以一双迷茫的目光,怔瞧着他们,形态仍显得局促拘束……
  甫幻岳“嘘”了一声,忙道:“宝贝,快别吃飞醋了,我们好不容易费尽心力救出了狄姑娘,不送她马上回 ‘莫尘山庄’干什么?还带着她闯江湖不成?”
  潘巧怡一听这话,总算是消了几分醋气,却仍是恨声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可别想冷落我I”
  南幻岳急道:“老天在上,我哪敢?”
  狄十娘似是鼓足了勇气,怯怯的问:“南——南大哥,我爹在哪儿啊?”
  南幻岳笑道:“你爹狄老丈就在‘莫尘山庄’——我住的地方等着你呢,我们这就送你回去与他团聚了。”
  狄十娘点点头,像是十分疲乏的道:“我好想爹,南大哥!”
  南幻岳忙道:“他也想你,想你想得快疯了,现在好啦,你与狄老丈马上就可以父女团圆,聚享天伦了。”
  狄十娘苦涩的笑笑,幽幽道:“可是,我又怕见爹……”
  南幻岳睁大了眼,迷惑的问:“为什么?”
  狄十娘摇播头。垂下目光,
  “我……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了……”
  南幻岳与潘巧怡俱不由一愣,齐齐脱口:“你是说——”
  狄十娘眼圈一红,盈盈欲泪,哽塞的道:“我没有脸见爹……我对不起爹……父母给我的清白身子……我……我未曾好好护惜……却让……那个豺狼……给……糟塌了……我满身污秽……这肮脏,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南幻岳与潘巧怡全在暗中吁了一口长气,南幻岳和颜悦色的道:“不要这么想不开,狄姑娘,没有人会责怪你,轻视你,因为你的道辱受屈乃是在暴力胁迫之下身不由己的事,你本身并没有丝毫责任,相反的,大家更佩服你,敬重你,你在他们的淫威兽行压制中表现出你的贞烈节操与不屈之气,在在证明了你是一个如何端庄娴淑又格遵庭训的女子……不要再去回忆那些不愉快的过往了,自今以后,展现在你面前的必是一条光明和祥的坦途!”
  狄十娘激动的啜泣着,抽噎着道:“我恨……恨不能死……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去死,死了倒来得干净啊……”
  潘巧怡拉过她来,一边为她拭去泪痕,一边柔声道:“傻姑娘,你怎么会有这种傻念头?刚才南大哥不是告诉你了?没有人会责怪你和轻视你,大家更会敬佩你,敬重你呀,这件麻烦的发生又不是你自己甘愿的,你是被强迫的啊,谁再会这样没良心去责备或讽笑一个心灵道到伤害的女孩子?快别胡思乱想了,如果你有了意外,你爹怎么办?叫他孤苦伶仃的在这人间世上度那残年余生?或是叫他跟着你一遭去死?妹妹,就算你自己不想过了,也得替你盘算盘算,不孝之名可是背不得的哪……”
  南幻岳连连颉首道:“巧怡说得对,快别伤心啦,狄姑娘,收收泪,将心情开展,让欢笑浮上你的脸,给你爹看一个快快活活的女儿,不要叫他见到一个愁苦凄郁的女孩……”
  潘巧怡轻轻抚摸着狄十娘柔滑的面颊,笑道:“是呀,妹妹,振作起来,重新开始,瞧你,多俏多美的一个小妮子,不知有几许年轻小伙子梦寐以求,有多少欢乐时光等着你去享度呢……”
  狄十娘抹去泪,强颜一笑,低低的道:“南大哥,潘姐姐——多谢你们解教了我,又这样苦口婆心的劝导我……我……我试着去像你们所说的方向去做……”
  ———————————————————————————
  潇湘书院扫描、独家连载 大鼻鬼OCR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