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千手剑》

第二章 万难解困龙待腾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狄修成问道:“那姓古的就这么走了?”
  南幻岳咬着牙道:“在表露出他的龌龊心意之后,他老先生大摇大摆的从这里转了进去,里面还有—个洞室,他进去之后,仅有片刻,便拿着一只加匮铁皮箱走了出来,箱上布满污泥,锈痕斑驳,显然是埋在里面某个地方,而那个所在古潇然又定是老早便知道的。
  “他出来以后,望着我好久,日露负光,神色狰狞,他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便宜你多活几天’,立即便背着箱子爬出洞而去……
  “事后我回想起来,这桩生意从头到尾便是—连串的阴谋,从他找我合作,除掉红角狒狒,故意指引我陷入机关,再加上羊皮图上伪造的记号,他进入内洞取宝的迅速等等,在在全证明了他已明白这洞里一切的情形,包括何处有危险,何处有阻碍,何处藏宝,如何取宝……他是一切了若指掌的,就将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当作呆鸟来耍……”
  狄修成搓搓手,道:“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南幻岳喟然吁了口气,道:“古潇然获得的这藏宝秘图,乃是从鲁飞——对了,鲁飞就是死在这洞里的独脚巨盗的名字,他是从鲁飞一个第三代的侄儿手里取得的,当年鲁飞携带着他大半生的血腥财富来到这个古洞之前,业已中了他一个厉害仇家的毒药暗器,自知他活不长了,他临走的时候,便将藏宝的地方绘了一幅详图交给他的独生子,由此可见,这鬼地方乃是鲁飞早就挑选并布置妥当了的,以备他异日隐藏所需,在鲁飞走后,他那有点愣头愣脑的又体格孱弱加上喜好酗酒逐色的独生子却在一场酒醉后的豪赌中输得一塌糊涂,又将这张价值连城的秘图当作赌注押了出去,这件事,直到这愣东西在三个月后害了色痨要断气之前才吐露给他的一个堂兄弟知道,于是,他这位党兄弟不动声色,直待鲁飞这宝贝儿子死去之后,方始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深夜潜入那获有这张藏宝图的赌棍家里,先以酷刑逼迫那赌棍交出秘图,然后将这小子—刀子掉,拿到秘图的这位仁兄,曾经在他有生的几十年里,数次按图所载来找寻这个古洞,但俱未有所结果,据我判断,若非这家伙太笨,就是胆量不够,反正,他没找着,他临死前,又将图交给了他的儿子,也就是鲁飞的第三代侄儿了,这个宝贝更是不才,他竟连去找一找的勇气也没有,就一直摆在箱子底,如此又经过了漫长的五十多年,这老小子生活越来越过不下去了,便将这张秘图怀到古潇然那里去求押,哦,对了,古潇然住在‘流泉镇’,在那里,他表面上却是当地首屈一指的财主!姓古的一见此图,自是欣喜欲狂,立即出高价收了下来,然后,叮咛那老小子切勿声张,他立即悄然前来此地探查,于是,他发现了这近百年来的情迁物异,这鬼洞里业已盘据着四头红角狒狒了,姓古的自己一琢磨,独立恐怕吃不下来,是而便找上了我,然后将我利用了便抛掉……”
  南幻岳有些疲倦的休息了一下,又道:“上面这些情形,全是姓古的在找我帮忙时告诉我的,我想,大概都不假,假的只有三点:其一,他先前骗我说只来此处探查了一次,实则却有两次,别看这—次与两次之分,差别却甚大,第一次来,他只发现了红角狒狒的踪迹便悄悄退走,第二次,他业已将洞里的地形窥探清楚了。连在哪里叫我上当也忖度妥善,虽然他没有时间在第二次潜来时取宝,这匆匆的一进又出,已给了他足够时间将秘图上记载的机关及宝藏位置做一个对照,这是非常重要的……其二,他瞒住了我这几乎要了我命的阴毒布置,当然,他是一定不会先透露给我知道的,其三,姓古的暗自修改了图上藏宝的标记,叫我起了错觉,以为石壁密格里才是真正的藏宝之处,有关以上种种利害,秘图上全注记得很详细,当年鲁飞老鬼的用意是留给他儿子按图索骥的,自然不会给他亏吃,哪里藏宝,哪里有机关,说得清清楚楚,姓古的当然也就一目了然了,坑就坑了我一个人,他妈的,古潇然将原图仔细修改,注记涂消,害得我上了这黑天大当,把一张破图捧成宝,谁知图是真图,上头的记载却全变假的了,鲁飞老鬼阴毒歹恶,姓古的更是加上十成!”
  狄修成关怀的道:“小哥,你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田住多少年了?”
  南幻岳指着石壁上条条纵横的痕线,那些痕线密密麻麻,真是入石三分,指迹宛然,他道:“本来,我自捉摸时辰,大约以为过—天了,便在壁上用指头划一条杠杠,后来,一则这种捉摸非常不准确,二则心里烦闷,划了一段日子也就懒得再去数算啦……”
  狄修成愣了愣,惊问道:“什么?石壁上的痕印——是你用指头刻划上去的?这……这么硬的指头?”
  南幻岳淡淡的道:“你不懂,这就是武家的功夫所在了。”
  狄修成若有所思的,问:“对丁,小哥,你可记得你来此的那时,天下可曾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可以为你计算一下日子……”
  南幻岳猛一拍脑门,脱口道:“好主意,我想起来了,在我与古潇然那厮来此寻宝之前,正好遇着宫里崇和大太子的整十岁诞辰,各地的民众百姓全都张灯结彩的大相庆祝呢!”
  狄修成立即十分高兴的道:“这一下可以算了,小哥,祟和太子今年业已十三岁啦—一哦,你住在这里已有三年差不多了!”
  南幻岳闻言之下,长叹一声,表情怅惘,目光晦涩,喃喃的道:“三年了……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我已度过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子……一千多个孤独、寂寞、苦闷的日子,一千多个被痛恨、惶悔、仇怒所煎熬的日子……一千多个饥渴、又原始的日子……唉,好不漫长……”
  狄修成轻轻的,道:“小哥,你,哦,身子不能移动,这三年来,你靠什么东西活下去呢?”
  咧嘴苦笑,南幻岳的笑容一扯开却像在哭!
  “每次下雨,这石洞正上便会有细流沿壁淌下,没雨的日子,则靠着渗出壁间的湿潮之气所泄成的水滴,再不,就喝一些小禽的血……”
  南幻岳点点头,沙沙的道:“譬如说,蛇虫、蜥蜴,以及蝙蝠,偶尔也会有只把两只其他种类的鸟飞进来,如乌鸦、水咕嘟鸟(班鸠)啦,蓝珂鸟等等,这就是一顿罕见的美味大餐了,老头了,你可享用过这类佳肴?”
  狄修成干呕一声:“我……想呕!”
  “想呕?”南幻岳不禁失笑,他略微活动了一下手足,道:“老头子,当你渴得受不了饿得忍不住,再加上不想就这么死去,你就不会想呕了,非但不会想呕,当你吃喝起这些东西来,更反而津津有味,甘之苦饴呢。”
  狄修成强行吞了口唾沫,窘迫的道:“这……难说,恐怕不容易习惯……”
  南幻岳不以为奇的道:“天下没有人不能习惯的事,老头子,你只是还没有被逼到那个地步,如果到了那一步,你就会逆来顺受了,譬如说,你想自杀,这件事你莫非一向习惯?大概也是不会去喜欢的吧?一定是没有路可走了,才踏上这最没出息的一步。我和你不大一样,我决不肯向现实低头,更不肯自认失败而灰心气馁,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咬牙撑到底,除非我咽了气,否则,我啃石头,喝自己的血也要活下去,我还有我的抱负,有我末尽的责任,亦有我没有索完的债!我岂甘如此与草木同腐?带着满腔冤气与草木同腐?永不,一个人可以死,可以毁灭,但却要在他该临到的时辰,断断不会是像这个样子就甘认颓亡,尤其,不能在某种压力的逼迫下甘认颓亡,要不,人的所谓骨气未免就太也卑贱,太也不值了吧?”
  狄修成有点羞惭,又有点惊栗的低下头,岔开话题:“是了,小哥,你的本事既然这么强,难道就真弄不断手脚上的什么‘锁龙扣’?”
  南幻岳一撇嘴,道:“这玩意的强韧度简直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它坚牢无比,百摧不断,带着点小小的弹性,有至极的反抗力,老实说,凭我这身功力修为,光靠肉体的能量是无法弄断它了,我用‘金刚指’、‘血刃掌’、‘闪大雷’,以及我独具的‘黑龙真气’等功夫来破除它,均全未见效……”
  当然,南幻岳述说的这些武学名词,在狄修成听来是有些茫然懵懂的,他却不知道,在他面前的人,乃是天下武林中最负盛名煊赫的“七大煞君”之一,江湖两道上无出其右的剑道圣手——“剑之魂”南幻岳!
  南幻岳口中言及的这些门武功,任凭哪一样也是他的绝技,任凭哪一样也足可睥睨江湖,称霸一方!而他这几种修为的程度是登峰造极的,几乎已达到惊鬼泣神,无坚不摧的地步了,但是,却亦对服前制住他的“锁龙扣”没有办法,由此可见,这“锁龙扣”的强韧力量已到达了什么程度!不过,话又该说回来,古潇然十分清楚南幻岳的本领如何,如果他没有把握,也决不敢下手,而他既然寄望这“锁龙扣”能制住南幻岳,自然他对这玩意的功能早就了然于心了……
  这时,狄修成接口道:“真有这么厉害?那……你的兵刃呢?你一定有兵刃的吧?”
  南幻岳立时精神一振,慎重的道:“不错,你总算还想到了,我有,老头子,这是我唯一可以获救的希望,也是你唯一可以帮助我的法子!”
  狄修成忐忑的道:“哦,你说说看。”
  南幻岳凝沉的道:“我有一把剑,叫做‘寒水红’,长有九尺,宽只逾人中指,其软如带,可以缠绕于腰,此剑削铁如泥,斩石似粉,是柄上古留传下来的名器,为春秋时代铸剑名‘大愚子’所铸造的最后一把宝剑,这剑随我身畔一十三载,未尝稍离,只有在我与古潇然这次进洞求宝,谋杀了那四头红角狒狒之后,因为精神松懈,思维又全集中到取宝的念头上,才一时大意放置在石榻上面,我一旦受制,古潇然即取了此剑离开……”
  狄修成一下子泄了气,失望的道:“已然如此,还有什么用?”
  南幻岳冷静的道:“你听我说,姓古的并未将此剑带走,他一定还将这剑隐藏在洞口附近—一”
  狄修成忙问:“你怎知道?”
  南幻岳一笑道:“很简单,古潇然是个非常谨慎的人,谨慎得过了份,他十分清楚,我这柄‘寒水虹’的剑形,江湖道上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亲眼见过的亦不少,如果他给带出去,必然会落入人肯,而我一失踪,我的随身兵刃却在他手上,他陷害我的铁证就有了,我的一干朋友们是断断不会放过他的,这种傻事他决不会干。没有证据,他就可以推个一干二净,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晓得我曾和他一同出来寻宝,我未对任何人提起,他自然更不会说,况且连我们见面会合之处也是挑的一处荒岭破庙,没有给人看到,他有了这么完美的条件,岂又会拿着我的剑去自找麻烦?而他也不可能将剑带出去随手丢弃。因为那也不安全,虽说此处乃深山幽壑,但难保不有樵夫猎夫经过,一旦发现拾得,流传入一般扛湖人眼中,多少总有被人追探根源找着我的希望,这个险他也不会冒,所以,最可能的法子,便是仍然将剑隐藏洞内。此洞固在群岭叠峰之内,又处于绝壁之中,被发现的机会是十分渺茫的,忖量一下,还是放在洞里最可靠,我在受制之后,曾聆听他的行动声音,他大约在洞口附近逗留了盏茶时分,方始离开,若非有所举止,他断断不会逗留这么长久的时间,大可立即出洞,远走高飞……”
  狄修成道:“他会不会将这把剑毁了?”
  南幻岳摇摇头,道:“不可能,此剑几为神兵,柔可绕指,坚能断铁,除非用丹炉烈火烧炼十月以上,再倾以四十九种腐蚀药物,才可加以损毁,否则,任何石砸锤捣,全然无法伤之分毫,姓古的又哪来这样的时间、功夫,与耐性!”
  ㊣OCR:大鼻鬼㊣
  狄修成略略提起了点精神,道:“如果似你所说,就算真找着那柄剑,是不是就可以切断这手足上的‘锁龙扣’了?”
  南幻岳苦笑一声,道:“我希望是可以!”
  搓搓手掌,狄修成竟汗并涔的道:“假如……还是切不断呢?”
  南幻岳闭闭眼,缓缓的道:“那就想法子先将你脱险再说,我会继续留在这里直到我能找出第二个可行的方式。”
  狄修成忙道:“你也别灰心,不会想不出法子的——”
  他一咬牙,又激动的道:“如果真没法子……我就在这里陪你!”
  南幻岳豁然大笑,笑得脸孔涨赤,额浮青筋,笑得弯了腰,甚至,目眶中的泪水也在隐隐泛动了!
  “你?陪我?”
  惶惑、羡惭的,同时也是气愤的,狄修成颤巍巍的道:“你以为我是骗你?以为我做不到?以为我在讨好你?你不要小看了我,我——业已将什么全看透了!”
  南幻岳止住了笑,默默的凝视着狄修成,好半晌,他低沉的道:“我知道你是一片挚诚,出自肺腑,老头子,我没有小看你,相反的,我很感激,你是个好人!”
  狄修成有些失措的呆立着,讷讷的道:“你别……哦,小哥,别客气……”
  南幻岳深沉的看着他,静静的道:“老头子,你的确是个好人,不论今天你能否帮上我的忙,我都会报答你,一个真正的好人是不该受欺凌,不该道迫害的。”
  狄修成觉得十分腼腆的道:“哦,小哥,你是太夸我了……其实……我一无可取……”
  狄修成一仰头,深深吸了口气道:“现在,你可以开始去找了——不过,你愿意吗?”
  狄修成连连点头,忙不迭的道:“愿意,一百个愿意,救人一命,胜造七层浮屠呀,我怎会不愿意?”
  南幻岳露齿一笑道:“很好,希望我也能对你说这句话。”
  顿了顿,他又道:“老头子,找这柄剑并不困难,只要你知道它是藏在这里就容易多了,你可以试试石壁的隙缝,壁脚的间缝,注意地面有无被填过的痕迹,还有,垂挂的石钟乳之间,一盏茶的工夫,他做不出太完善的手脚。”
  狄修成顿首道:“我这就去,从洞口开始。”
  南幻岳坐了下来,边道:“如今光线黑暗,恐怕你要多靠手脚去摸索了。”
  一面朝外走,狄修成一面回道:“就算用鼻子去闻也得找着!”
  片刻后,洞里又沉默下来,只有南幻岳目光炯亮的一瞬不瞬注视着洞前的弯曲处,虽然他尽量控制面部表情,却依旧流露出强烈的期盼与焦灼神色来,是的,他知道,狄修成的成功与否,不啻是他自由或囹圄的宣判,生与死的分野,也可能他重见天日,也可能就要埋骨此洞了!
  可以清晰的听到狄修成双手的探索,摸触声息,也可以判明他的两脚在扫动,划踢的动作,时而传来他的粗浊呼吸,时而响起他的连续咳嗽,偶尔—声低呼,偶尔半句诅咒,但是,却俱为失望的喂叹。于是,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光阴也就这么一分一寸的流逝了,在焦灼中过去,在祖丧里逝了……
  南幻岳没有吭一声,他沉默着,独自凝视黑暗的转角,他脑海里如今是一片空白,心膈间却充满了翳闷,粘湿的汗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沾了满脸,混着那种泥垢,那种油污,那种熟悉的臭味淌向颈间,他觉得无限急躁,无限烦窒,加上无限的悔恼,希望没来时不觉得这些,而当有了一线曙光之际,意志反倒有些动摇,精神竟也仿佛紧张起来了。一千多个日子有如一千多个噩梦啊,而噩梦串连在数不清的仇恨上,一千多个日子也破灭了不少的希望,像幽幽的黑潭底下冒升起的泡沫,三年了,被囚在这个只囚了他一个人的人间地狱里,豪情幻向虚无,威武趋于暗淡,连那昔日的爽朗笑声也禁不住喑哑,这是一种什么生活?一种什么时光?像是用刀子在一点一点分割他的灵魂,以毒药在一点—点侵蚀他的心志,多长久的时间了啊,锁住满眼的青春绮华,不见云在蓝天窈窕,不见星在夜空妩媚,哪有横波的眼?哪有聚蜂的眉?芳泽如隔世,呢语似哭泣,心都阴郁得像压顶的雾震了……
  想着,越想越愁,过往的影子也越来越模糊,有些凄迷的意阚混合在苦涩里,摇摇头,南幻岳唇角的笑就像黄莲的苦,他从来没有想象过如果出不去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现在,他更不敢去想象了……
  时间像停顿在永恒,但却又似流水般那样过去,就这么怔怔忡忡的,朦朦胧胧的,一夜竟然消逝,不知何时,洞中已然透进了清晨的曙光……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冷瑟的空气,使南幻岳不由打了个寒噤,他如梦初觉,轻轻的叹息一声,忽然,他记起犹在外面找寻藏剑的狄修成来,好像有一阵子没听到他的声音了。坐直了腰杆子,南幻岳才待启声探问,蓦地,山洞转角处那边响起了一声又是兴奋,又是颤抖的大叫,接着,狄修成的声音发狂似的一路传了过来:“找着了,找着了……老天有眼,小哥,你的剑业已找着了!”
  南幻岳身子骤而一冷,激灵灵的一哆嗦,浑身血液都似凝冻了一般,他甚至忘记了呼吸,张大嘴巴,瞪大一双眼,直直的看着前面,蓬头垢脸,灰土满身的狄修成,已经步履跄踉,手舞足蹈,又笑又叫着像个老疯子一样奔了进来,他的手上,正高举着一条长长的,黑闪闪的东西,贸然一见,似是一条软软的垂晃着的懒蛇!
  南幻岳双目顿时灿亮,不由自主的微微抖索起来,他的瞳孔扩张,鼻孔掀动,嘴已干燥如火,颤巍巍的,他伸出那只空着的右手,宛如一个饿殍在接受一块香白的馒头一样,是的,那是他的剑,他的“寒水红”,也是他求生存求自由的唯一凭借了!
  狄修成一把将手上的细长软剑塞进南幻岳手里,南幻岳如获至宝,一下干抱入怀中,抽搐不停的用脸贴着,以唇吻着,那种饥渴之状,挚热之情,激奋之概,就仿佛拥着他的至亲伴侣,爱极了,也疼极了!
  狄修成喘着气,兴奋的道:“小哥,这条软蛇似的东西,是你的剑吧?”
  甫幻岳用右手食指挑着软剑的中段,无限感激的道:“正是它……谢谢你,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词来表达我心中的铭感,老头——不,老丈,这一生中,我会永远记得你给我的赐予,无论能否出此险困,我对你的感怀之忱全是一样深厚挚诚!”
  狄修成眨眨眼,有些忸怩的道:“不要客气,小哥,咱们同是落难的人,也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又何必这么生分呢?”
  南幻岳仰头低啸,状至欣悦,他目注狄修成问:“狄老丈,你是在哪里找着我这‘魂儿’的?”
  狄修成一愣道:“‘魂儿’?”
  南幻岳豁然笑道:“哦,就是我的这把剑!”
  狄修成恍悟道:“可是害惨我老汉了,我照着你告诉我的那些地方去摸索寻找,不论是壁隙,或地下隆起凹陷之处,我全是一点点的用手去挖探,要不就以脚去扫触,一会贴在石壁上,一会爬在地下,简直就和拥抱这冰冷潮湿的山洞一样了,满眼的昏黑,看也看得艨胧,就只靠摸索,可是,一直到快天亮也役发现什么,倒是挖出了不少虫蚁之类,我实在太累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竞倚在壁脚睡着啦……”
  南幻岳讶然道:“你睡着啦?”
  狄修成尴尬的一笑,又道:“还亏着这一睡,小哥,当我被洞外映入的天光搅醒,慌忙睁眼一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了?”
  “看到了什么?”
  狄修成满脸喜悦的道:“一条蛇尾似的东西垂吊在我头顶上的石钟乳中间,这东西约有尺许长露了出来,黑闪闪的,我大吃一惊,还以为是条蛇呢,当场就把我的瞌睡虫全吓跑了!”
  南幻岳一扬手中“寒水红”道:“是它吧?”
  狄修成点点头,笑道:“可不是,我猛的站起,心头跳十不停,哪知道这东西却静静的吊在那里纹丝不动,我镇定了一下,忖量着,莫非就是那话儿吧?但却怎么不是亮晃晃的反而是黑闪闪的呢?我慢慢走了过去,仔细一瞧,发觉这东西的黑颜色像是一种什么软皮,有着极细的纹理,还闪泛着隐隐的光泽,突然,我想到了,这大概是剑鞘吧?”
  南幻岳道:“不错,是剑鞘,它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黑翼蛇’蛇皮所精制,此类毒蛇其毒性剧烈无比,每条蛇所含的毒液足可毒毙百头壮牛!不过,它的皮却柔棉至极,皮表有玉纹似的理路,内层却软若绸缎,可护刃锋不道磨损,是制造剑鞘的上上专品,尤其适合我这种剑身!”
  狄修成愉快的道:“我一想到这上面,胆子就大了,幸而洞顶不高,只比人头超出三尺不足,那剑尾垂挂下来尺许,哈,我又跳了两次便一把捞着扯了下来,一见到它的长短宽窄,全是如你所言,再一注意它后头的光滑白玉把手,就完全确定是你的那柄软剑不错了……”
  南幻岳道:“剑柄是北天山特产的‘冻脂玉’雕就,坚硬,温凉,最主要的是润而不滑,祛汗著血,你看,玉柄的吞口上便雕楼着它的名字‘寒水红’三字。”
  伸头注视,狄修成果然看到那白玉剑柄的吞口正中,浮雕着三个小字:“寒水红”!
  将松塌塌的面颊肌肉搓了搓,狄修成问:“小哥,如今待要怎么切断这‘锁龙扣’?”
  南幻岳低头打量了一下,道:“希望能切得断—一用刀口慢慢的拉割吧。”
  狄修成自告奋勇道:“我来!”
  南幻岳点点头,却忽然目光一闪,注定前面的角隅,笑道:“老丈,你饿了不曾?”
  狄修成一听这话,不禁肚皮里咕咕噜噜的响了起来,他连忙吞了口唾沫,讪讪的强笑着道:“老实说,我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啦.”
  南幻岳悄悄的道:“你看那边,有只野鼠,又肥又嫩的野鼠。”
  狄修成不禁吸了口凉气,望了过去,果不然,在石壁下,正有只灰茸茸的野老鼠在耸动嗅闻着什么。
  南幻岳目光一眯,小声道:“好一顿早膳。”
  狄修成正待有所表示,南幻岳已突然哦了一声,那头野鼠受惊急奔,但是,却在它刚刚奔出的一刹那,南幻岳右手挥闪如电,中指暴伸,只听得“嗤”的锐响——仿佛是通红的铁条放入水中——那只灰色野鼠已蓦地飞弹起来,皮裂毛散,成为一只红墩嫩,颤缩缩的小东西,那么恰好的落向南幻岳手心中间。
  南幻岳露齿一笑,道:“金刚指。”  ’
  然后,他将手中的红嫩野鼠递向狄修成面前:“远来是客,老丈,你先请。”
  狄修成吓得连退两步.双手连摇:“不,不,小哥,我无法消受……真的无法消受……”
  南幻岳皱皱眉,随即展颜笑道:“老丈,你还没有被逼到那个茹毛饮血的地步,想当初,我那种恶心法比之你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当然,我不怪你,事实上这样的饮食也的确难得令人习惯。”
  望着手中的野鼠,南幻岳将它抛在地下,喃喃的道:“我也可以等一会再享用,如果我们出得去,就不必再强迫自己受这种不似人受的活罪……”
  一仰头,他将挂到肘弯上的“寒水虹”滑到手掌,轻轻一抖,鞘壳溜下,刹那间,一条锋利无比,有如寒江流水也似的刃带已展露出来,这剑的剑身闪泛着青森森的光芒,冷冽冽的,莹晶晶的,就像一泓秋波也似,将人映得毫发毕现,只要看上一眼,便可明白这是一柄如何罕异的兵刃了!
  狄修成不由脱口道:“好剑!”
  南幻岳笑道:“不错,是柄好剑——老丈,你来么?”
  狄修成点点头,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拈住薄薄的剑脊,席地而坐,开始在扣着南幻岳足踝上的“锁龙扣”上用力锯割起来。
  南幻岳注视着剑刃与黑环接触后的情形,不觉兴奋的痉挛了一下,他激动的道:“老丈,我们有希望!”
  狄修成望着剑刃业已切入了黑环的边缘,也欣喜不已:“是的,这环套好有韧劲,但你的剑已经割进去一点了!”
  南幻岳忙道:“慢慢来,老丈,一定可以将这玩意切断!”
  于是,两个人全怀着无限的期盼心情,开始工作起来,南幻岳专心凝神的注视着,狄修成则小心翼翼的往来拉动着剑刃,不错,这“锁龙扣”果然是坚韧又牢靠无比的,但“寒水红”却是上古神刃,锋利之极,在狄修成耐心的拉动下,刃口已经慢慢深入环口之内,虽然割切的速度十分迟缓,但总算已逐渐切进去了……
  狄修成一边上下拉动着剑刃,一边道:“小哥,那死在这洞里的大盗鲁飞,在百年之前是不是名头很大?”
  南幻岳颔首道:“当然,在北六省,他是个首屈一指的独脚巨枭,凶狠、暴戾、残酷,却又机智绝伦,他自来做案是不留活口的,财也要,命也要,是个无出其右的魔星,因此,他大半生所聚集的血腥财富,也就多得不可计算……”
  狄修成颇有兴趣地问:“可有个大概的数目?”
  南幻岳沉吟了一会,道:“这却不好估量,鲁飞这老鬼的财宝,有的是可以照目前行市来估价,有的却难以估算,除了他的一些特殊价值的奇珍外,光是他收藏着大部分珠宝约莫就值上足赤的黄金三万两以上!”
  一下子张大了嘴,狄修成惊愕的道:“三万两黄金以上!”
  笑笑,南幻岳道:“这还不算他那几件稀世奇珍在内,因为那几样东西是无行无市,没有价钱的,如果硬要估估价,恐怕再加上三个三万两黄金也不算多。”
  狄修成硬生生吞了口唾沫,呐讷的道:“我的天……”
  南幻岳笑道:“很诱人吧?否则,我焉肯上这个当?等闲千儿八百两黄金的财富我还真不放在眼里,若是没有这么大的利润,我才不来卖这个老命呢!”
  接着,他又叹了口气:“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两句话是一点不错的,人的贪婪本性是一大害,就为了这个‘贪’字,我几乎便送了命……本来,我个人的家当已经够得上丰厚了,我大可以安安逸逸的过这一辈子,只因一时贪念作崇,又想再多搞点横财,这才落了个身受囹圄……”
  狄修成安慰他道:“过去的事,也就不用再去想他了,当作,—次教训也好,以后你就不会重蹈覆辙啦……”
  南幻岳苦笑道:“就是剥了我的皮,我也不会再上同样的当了!”
  狄修成一边继续工作,一边道:“那鲁飞的财宝所值,小哥,你一定十分清楚。”
  南幻岳舐舐唇,道:“大部分是由古潇然告诉我的,有些是听到江湖上多少年来的谣传,反正不会差太远,我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习惯先探个深栈,不值得的事,我是不会贸然就去胡办的!”
  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问:“对了,老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自杀?”
  狄修成怔了怔,神色随即黯然下来:“唉,此事不说也罢……”
  南幻岳激昂的大声道:“老丈,你这样一来,就未免见外了,我们交于患难,互期至诚,莫不成你还信不过我?”
  狄修成怅怅的道:“说出来,我除了更痛苦,还会有什么补益?”
  南幻岳正色道:“老丈,你应该清楚在你面前的人是谁!不错,你看见我的时候,正值我陷入最艰困的绝境之时,但你要明白,我这一生也只就是这一次陷入绝境,并非经常这么窘迫的,老实说,我本身,或者我所能发挥的影响力是十分巨大的,这种巨大的力量恐怕非你所能了解与想象,老丈,告诉我你的困难,如果能出去,我将会尽量为你解决,我不敢说一定,但我会尽力,我不敢说是报答你跟前对我的帮助,至少,也略微表示我对你的一点心意,老丈,我素来为人爽直明快,一刀到底,希望你也不要拖泥带水!”
  狄修成一咬牙,道:“好,我说!”
  南幻岳赞道:“对,这才叫干脆!”
  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是一片怆然,一片凄苦,狄修成伤痛的启齿道:“我有一个女儿,今年刚满二十一岁,名叫十娘,在这个人世间,她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父母两个相依为命,一直过着清苦但却幸福的生活,我们没有侈望,别尤所求,只愿平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即已感到满足了……”
  双手仍在有节奏的拉动着剑刃,狄修成又唏嘘的道;“在‘大理府’的东大街尾,我开着一片杂货店,店很小,货色却足,生意也还不差,便由我和十娘两个照应着生意,将本求利,收入也够嚼谷了,一天天的就这么过,虽说枯燥了点,但十分平静安宁了,我和卜娘非常满足现状,因为我们原是那样本份知足的人……”
  ——————————————————————
  潇湘书院扫描 大鼻鬼OCR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