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金家楼》

第十二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展若尘拍马驰出龙泉镇,官道上初时还有着矮树长草,只待他往西北方转出二十余里,前面已是黄沙遮天的沙丘,阵风呼啸,卷起一股股冲天灰沙,烈阳斜照,已是酷热难耐了!
  官道便在这时候若隐若现似干又枯的野草,了无生气的随风倒向一边。就在展若尘不疾不徐的往前驰着,突然间,远处传来马嘶声,引得展若尘引颈望过去……
  可也真够玄,只见一道沙脊上面,尘烟滚滚中一行马队宛似腾云驾雾般出现在那儿,看起来马队去的甚缓,便绕绕行行之间,时而出现一道朦朦马墙,是那么的神秘而又怪异。
  展若尘立刻拍马往那面马队追过去,不料他的坐骑驰上一道沙丘,便立刻发现前面一道道宛似海浪般的沙丘,一望无际似的令他一怔。
  马队消失了,展若尘感到十分奇怪,便只好再回到官道上,沿着官道又向西北方驰去。
  不料,他只驰了半个时辰,前面一道黄土破墙边,断坦残壁下正栓了七匹健马,两个灰衣大汉高高站在断墙上,双手叉腰,冷哈哈的直视着骑马而来的展若尘。
  还以为是歇脚行旅,但当他走近,才发现墙下面有五个大汉,其中一人长的短小精悍,面上似罩上一层水雾,笑起来不见上齿只见下牙。
  展若尘只看他们的装束,便知道今日运气不错,敢情正是骷髅帮的人物出现了。
  —笑,展若尘立马道边,道:“敢情各位是等在下了?”
  中间那矮子嘿嘿一声枭笑,那种笑模样虽有几分滑稽,却也令人讨厌,展若尘便有这种感觉。
  矮子说笑就笑,不笑便有一股慑人气势,沉声道:“不错。”
  展若尘举头望望墙上站的两个壮汉,遂笑笑,道:“有何见教?”
  矮子一声冷哼,道:“看你的模样,听你的口气,你好像是‘金家楼’的那位相当惹人讨厌的人物吧?”
  展若尘双眉一扬,似笑不笑的道:“我姓展……,叫……”
  “展若尘,‘屠手’展若尘。”矮子立刻接上口。
  展若尘面无表情的续缓下马,道:“消息真灵通,你们已经知道了!”
  矮子双手挽在胸前,淡淡的道:“从你的气度上,再听得商弘的死讯,便不难知道你阁下已入大漠了。”
  展若尘冷冷的道:“你们的消息还不算太灵通,因为昨日我还在龙泉镇北边杀了全尔明。”
  矮子大笑,道:“怎会不知道?你骑的马不就是姓全的吗?”
  展若尘这才知道,昨夜房子上面的仁兄竟然是这位矮子,人哪,可真不能貌相。
  展若尘缓缓把马拉到路边,回头笑道:“朋友,我小觑你了。”
  矮子那长长的下巴往前一送,道:“你姓展的手风很顺,一入大漠便连连得手,我为你的成就贺了。”他的手往额头上一放……
  展若尘双肩上扬,道:“对于你们盟友的死,阁下好像并不放在心上嘛。”
  矮子耸肩一笑,道:“我们祈望这些不团结的人死绝。”
  展若尘不肯放弃机会的立刻问道:“看来阁下知道的还真不少,请问阁下在贵帮是什么个了不起的身份?”
  仰天一声哈哈,矮子皮笑肉不动的道:“骷髅帮腥风护法‘生死判官’伍才便是我。”
  展若尘心中一喜,忙涎脸一笑,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大护法到了。”
  伍才沉沉的道:“本护法并非为你,昨日天黑前必须办一件更重要的事,无意闻得知你姓展的已入大漠,伍某人不愿当消息不灵者嘛……嘿……”
  展若尘淡淡的道:“刚听你的口气,似乎贵帮对于几批关内来的人物并不表示欢迎,这是怎么一回事?”
  伍才唇下立刻又把一排下牙托出嘴巴外,下牙碰着上唇,可就是没有笑出来,道:“这批家伙都想当皇上,也不评评自己几两重,本来他们联手在大漠,等候金家楼的人物到来,便一举加以歼灭,可他妈的好,我们的人已包围了金家楼,他们就在大漠闹窝里反,各行其事的分途去了。”
  一笑,展若尘道:“阁下为何不去辽北……”
  矮子突然一声冷叱,道:“展若尘,你不赚问的太多了?”
  展若尘摇摇头,道:“伍大护法也有顾忌?”
  伍才一声怪叫,道:“姓展的,我要当面问你一件事情。”
  展若尘一声笑,道:“请讲。”
  清脆的一声错牙声,伍才挽在胸前的双手叉着腰,面上阴暗得泛青的道:“王八蛋,你可要实话实说。”
  展若尘忿怒的道:“出言不逊的代价,往往十分昂贵。”
  伍才肩一横,弓眉上扬,道:“消息传来,有人杀了我帮副司刑‘拘魂爪’常冬,这个人可是你?”
  展若尘立刻想起与那邢独影比斗之前,自己是杀了姓常的……不,而是姓常的以化骨毒粉,企图与自己同归于尽,等于是自杀。
  于是,他轻摇着头,道:“伍护法,你说错了,姓常的是自戕而亡,非是死于展某刀下。”
  伍才阴气浓重的面上肌肉抽搐着,道:“你放屁,好好一个人他为什么要自戕?妈的,好玩啊!若非是你小子逼得他走头无路,常副司刑绝不会一去不还的死在辽北。”
  展若尘十分坦然的道:“我是个极不愿动刀杀人的人,那种血腥与残酷,总是令人产生厌恶,但是往往又无可奈何而必须以血肉来换取胜利的果实,因为我需要胜利,只有胜利才能达到我的目的,姓常的不合作,可也无法逃出我的掌心,于是他选择了一条路,也是唯一表现他忠于贵帮的决心,所以他作了自我牺牲。”
  伍才闻言大怒,骂道:“真是狗屁,转弯抹角的说了一堆废话,还不是被你逼死的?”
  展若尘淡然的道:“我无能为力?就如同现在,我仍然抱定一项惯有的想法希望能从你这里找出我们楼主的下落,伍大护法,你该不会太令我失望吧?”
  伍才忽的仰天哈哈狂笑起来……
  展若尘也笑,但笑的相当含蓄,也笑的有些冷酷……
  笑声在空气中荡漾,笑声也充满了血腥……
  伍才突然止住笑,面上还真有一层冷霜,宛似阴司判官般,冷沉的道:“展若尘,你该弄弄清楚,这儿是什么地方?”
  展若尘立刻道:“大漠不毛之地。”
  伍才的下唇一咧,冷冷的道:“所以我不相信你敢在这里撒野。”
  展若尘已变得冷酷的道:“可是展某已经找上门来了。”
  伍才嘿嘿一声怪笑,道:“我要教训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狂徒。”
  横站的身子未动,反手之间,“生死判官”伍才的手上已多了一支枯骨头壳,另—只手上也拿了一根尺半长的枯骨棒……
  就在这时候,六名灰衣大汉纷纷拔出背上枯骨爪,六人立刻把二人围在中央……
  展若尘—声浩叹,道:“伍大护法,我必须在搏杀之前把话说得更清楚些!”
  伍才怒叱一声,道:“我不能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最后要求,也拒于千里之外,你有遗言,便直说出来吧!”
  展若尘鼻吼冷哼了一声,道:“伍大护法,你比贵帮副帮主‘哭王’戈超生如何?”
  伍才似是一怔,双手抱拳,恭谨的道:“我帮戈副帮主自然是才高八斗,武功盖世。”
  不屑的再一次冷哼,展若尘道:“可也被展某杀得抱头鼠窜,你又算得了什么?”
  双目中闪泛着血漓漓的光芒,伍才怒叱道:“王八操的,老子不信邪。”
  他“邪”字出口,人已腾空而起,枯骨棒敲击着枯骨头壳,发出清脆的呜声,几乎分不出他的身子是横着扑将过来,或是一头冲过向展若尘!
  狂暴的大旋身,展若尘轻易的闪过敌人迎头一出,他的霜月刀未出,因为他深知敌人手上的那个枯骨头壳里面一定装着歹毒的东西。“生死判官”伍才似乎是一双弹簧腿,只见他一记扑空,双腿点地再起,空中一声大喝,道:“孩儿们,圈紧了杀,若不宰了此獠,大家便全部死在这里吧!”
  六名灰衣大汉便在伍才的扑击下出手子……
  伍才的话等于是在敌人面前的一种誓言,他们谁也清楚伍护法这几句话的严格性与其残酷处,骷髅帮的徒众对于这等命令只有奉行,伍护法的话是说出做得到的,便真的能有什么反应吧,那也是这六名大汉的冷然与麻木,个个面上—无表情……
  展若尘当然明白敌人在摸清自己底细之后要拼命了!
  几乎就在伍才相距三尺之地,另外六名灰衣大汉已自六个不同角度一拥而上,枯骨爪盘头劲旋下击,纵横扫抓,厉烈无比。
  展若尘再一次闪过伍才—击,“霜月刀”青莹莹的光影猝映下,三把枯骨爪已飞上了半天,鲜血只是空中一现,他已脱离敌人的包围,闪跃在三丈外。
  枯骨头壳空中连连闪晃,一蓬枯骨钉真的从空中射飞过来,下面,另三把枯骨爪接头打到,空气中充满了“嗖嗖”与“咝咝”声。
  展若尘冷酷的抖出“霜月刀”出手便是七十七刀布成一道刃墙,便听得连续不断的“叮当”响声,连接的是一名灰衣大汉“啊”了—声,旋着断去一臂的身子,在标着漫天的血雨,摔倒在五丈外的断墙下面,当场昏死过去……
  三名手上已失去兵刃的灰衣大汉,像喝醉酒似的,从一个方向往展若尘扑拒过来……
  落地的伍才尖啸着,更扭曲着面孔,凶悍的吼叫:“杀!”
  “霜月刀”击飞了无数枯骨钉,展若尘仍然不对伍才卜杀着,他—个空中怒翻,平着越过三人的头上,就在这时候,“霜月刀”以无比的闪电也似的手法洒出一片浩翰刃芒自三人头上带过……
  三声怪异的惨叫合为一声,三名妄图楼住展若尘的灰衣大汉,已是面目血糊难辨的四仰八叉倒向地上。
  伍才仍然发现展若尘对他的扑至绝不还手,他尚以为敌人畏他三分……
  此刻,他见敌人三个照面便放了手下四人的血,不由得把一张狞怖的面孔扭曲的变了形,他以一种特异的阴冷腔调道:“不可急进,觑准了下重手,死活不论。”
  欲扑至的另两名大汉,便立刻分向两边闪,他们对倒卧在血海里的兄弟,连正眼也不去看一下,就仿佛“哭王”戈超生曾说过的—句“名”言,死并不可悲,谁会不死?
  这话固然不错,便骷髅帮的儿郎能被调教得视死如归,必然有其蛊惑的一套绝招。
  此刻,便“生死判官”伍才也不再轻易冒进,他冷目泛血,面容似鬼,侧身缓步游走不已……
  展若尘双手下垂,面无表情,冷漠的连头也不转动一下,脚下不丁不八,一副气定神闲样子……
  未见预示,“生死判官”伍才突然上升三丈,他人在空中,那把枯骨棒劲急的暴甩,一道匹线便往展若尘打来,展若尘上身—偏,忽然发现敌人的那支枯骨棒只是个刀鞘,一把泛青的尖刀下自挟着—道闪电也似的毫光,直点向眉心而来……
  展若尘倏然斜退三尺,他身形微斜,“霜月刀”猝映如一抹彩芒,伍才的尖刀顿时便像指向一座刀山般的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碎芒点点中,伍才的尖刀寸寸而断,展若尘仍然未伤及敌人,但却突然一个大回转,鬼魅似的交叉越过另外两名摸近身来的大汉。
  听吧,那两声撕裂人心肺的尖声嗥叫,几乎震破耳膜,那标溅的鲜血,立刻把一道断墙染成一幅极不调合的图案,骨折声与浆糜内,乱七八糟的冲成一堆,于是,生命便是这般的结束了。
  “生死判官”伍才狂怒的大喝道:“姓展的,你如此作践人的杀法还有人性吗?”
  展若尘冷哼一声,回身往伍才逼去,道:“骷髅帮也侈谈人性?”
  右手枯骨连连虚晃不已,伍才并未稍退半步,他的六名手下之死,似乎更激厉了他拼命的决心,只听他沉声冷哼,道:“展若尘,你果然是名符其实的‘屠手’,残暴不仁的猛兽,不过,你别得意,千万别得意……”
  展若尘知道敌人手中的枯骨头壳中,除了暗器,尚有毒物,也许……也许就是沾肤便会化浓血而死的化骨毒粉,戈超生有,常冬有,这位大护法伍才也会有……
  于是,他的双目直视敌人的右手……
  由于之间的搏杀,对于制放机先,往往便是料准对方出手之前的刹那间“动向”,只要认准这—“动向”,就能在敌人的招式尚未递出来,或是出招一半,便与以有效的迎击,这正是最重要的契机。
  展若尘逼视着敌人右手,口中却又轻松的道:“伍大护法,你应该知道我为何没有搏杀你的原因吧?”
  伍才面色一紧,沉声叱道:“你吹牛,杀我的手下是一回事,想在伍爷面前使横,姓展的,你还差那么一小节。”
  展若尘不屑的道:“你应该心中明白,我一直不曾对你还手,是因为我要活捉,如果我要想找上贵帮总舵,你便是最好的带路人,这话说的够明白了吧?”
  伍才大声枭叫的道:“我‘生死判官’伍才极愿领你上路,不过可并非是往我们总舵,而是幽冥之路。”
  展若尘面色更寒的道:“是吗?姓伍的,倒要领教了!”他一顿,又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相信你是无所遁形,只有尽展你的所学,免得被我制住以后就来不及了。”
  “生死判官”伍才神色凄怖,挫着露出嘴巴外面的一排下牙,不顾一切的扑向了展若尘,他双手兵器,交互闪出,一砸一劈,搂头盖脸的罩上敌人……
  “霜月刀”旋劈宛似东山彩霞,“嗖嗖”声里出手便是三十一刀反袭敌人,而伍才枯骨头壳与尖刀并展,声势雄浑暴厉,完全拼上老命的毫不稍让,两人倏接倏退,匆匆交叉闪掠,刹时间拼杀得尘沙飞扬,鬼哭神号。
  是的,伍才已把他压箱底的“回旋十八劈”与流星十八砸”全使展出来了。
  别看他身材矮小,这时发起狠来,动作疯狂,膂力惊人,完全一副拼命搏命,同归于尽的打法,在“气势”已委实先声夺人,极富震慑力量,十招已过,展若尘竟未对他怎样!
  其实展若尘有所顾忌是真,加上要将其活捉,便在出手之间打了挚肘而难以施出杀招。
  又是一连串紧密与急快的相互劈砸搏斗中,两人再一次纠缠又倏分,伍才开始再一次抖动手上那只枯骨头壳,只见他右手尖刀圈出一道光弧,“嗖”声不绝的直往敌人推去,就在双方快要接触的刹那间,忽见他右腕力震,枯骨头壳暴闪三尺,有一股灰而泛黄的粉状物流瀑般的直往敌人身上飞上,伍才的身子却往侧面劲旋,抢向上风头。
  狂野的怒喝如雷,展若尘的身子平空拔起三丈余,半空中他看着那股灰云自脚底板疾飞而过……
  这种毒粉他太熟悉了,先是常冬,后有戈超生,现在又是伍才使出来。
  空中拧腰挺胸,一招怪异的“苍鹰搏鬼”,展若尘人未到口中已沉声道:“你逃不了的。”
  “生死判官”伍才人刚落地,眼巴巴望着“化骨毒粉”消失于无形,而展若尘已到了头顶……
  一声怪叫,尖刀上迎,枯骨头壳尚未再及时挥出,—道寒芒其快无比的闪过去,刀芒已失,才听得“唰”的一声响,伍才便随着这声尖厉的凄叫,旋转着标血的身子直往断墙边冲去……展若尘落地,也不得不叹服伍才这位大护法反应之佳,那一刀明明是送上他的右腕,敌人竟然拔高三尺,使得肩背处挨了一刀……
  更令展若尘惊异的,则是“生死判官”伍才并未冲向断墙,他却顺着旋转的势子绕到了断墙外,刹时不见踪影,宛似根本没他这号人物……
  展若尘绝对想不到伍才会遁去……
  于是,他腾身而起,扑向断墙外,不料墙外接着的是—块黄土地,地上有血迹……
  于是,展若尘—声冷笑,顺着血迹往前行去,不几处已是黄沙一片,那不整齐的,宛似一座座小丘的沙包,—望无垠的,难辨东西……
  展若尘清晰的看到地上血迹在一堆沙丘后便断了,虽然地上仍然有一滩鲜血,但却不见人影,甚至连个足印也没有。
  展若尘惊异的立刻伸手去挖地上堆沙,然而沙窝再深,下面仍是黄沙……
  展若尘不向得一声浩叹,自忖:“难道‘生死判官’伍才真有钻天入地的邪门功夫?”
  这是一场不见胜利果实的搏杀,展若尘有些不信邪,他举步走到路边的几道断墙下,十分细心的查看—遍,墙边除了几株枯黄泛青的小草之外,并无任何疑状,遥望着滚滚黄沙,轻摇摇头,这才拉马准备走去,忽然间他望着那匹坐骑一怔……
  于是,他缓缓走到那匹马前面,审慎的细细查看每匹马的鞍袋里除了水袋与干粮外,并无别物。
  展若尘难以抑制忿怒的情绪,立刻解开马缰绳,一阵吆喝,把七匹健马哄跑,这才无精打采的骑马往“勿归店”方向驰去。
  泛红的日头已快罩向头顶,沙漠中惯有的热浪才开始滚滚而来,展若尘骑马越过一道沙丘,却发现一道沙丘包上有点点影子出现,那些黑斑影子顺着口光照射,看的十分清楚,那绝对不是石头。
  顺手一横马首,展若尘拍马直驰过去,越近他越是震惊,只见竟是一批尸体,便在这些尸体之间,当有十二匹死骆驼。
  十二匹骆驼……
  于是展若尘记起昨日初到“龙泉镇”的时候,在那口“龙泉井”边遇见的提水老者。
  急急落下马来,展若尘细看每一具尸体,果然,就在一匹骆驼肚子上,正有个老者双手抱着被开肠破肚的尺长伤口,仰面无奈的睁着—双大眼睛,风沙几乎把他的眼睛遮盖得泛黄,那副惨死模样,果真触目惊心……
  有此老者,展若尘立刻又想到那两位姑娘,记得有个十分惹人怜爱而又相当美的姑娘,她尚且好心的要照顾自己与她们同行,而当时如果接纳她的善意邀请,这时候便不会发生这幕惨事,至少自己会出手相助。
  带着一份歉意,含着一股子悲忿,展若尘立刻在沙丘上再一次的细细查看死者……
  直到他一具具尸体查看完毕,才深课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没看到那两位姑娘,那么标致的姑娘,谁又忍得下心肠去杀死她们?”
  终于,展若尘又骑马走了——
  然而,就在他驰出二十多里外,官道边的那片断垣残壁一角,那堆沙包上尚有一撮枯草地方,已被人推移开一个二尺见方的地洞,一个矮子带着一身鲜血从洞中爬出来,只见他深深的喘下一口大气,骂道:“姓展的王八蛋,只要你深入大漠,早晚看老子收拾你吧,妈的!”
  不错,这矮子正是下牙碰着上唇的“生死判官”伍才!
  原来他发现展若尘一心要活捉他,心中多少还是产生恐惧,—旦落入姓展之手,就算姓展的不杀他,想他的身份——骷髅帮大护法,又怎能把姓展的带上“大漠骷髅帮”总舵所在?
  其结果便只有一死!
  于是,他凭着轻功,疾飞向一处沙丘之地,那儿正是一道地道出口,木板便埋在沙包下面——
  就在展若尘十分笃定的缓步走向沙丘,伍才已钻入地下顺着地道潜到了断壁下面,那儿正有一间地下室,他便忙着把伤处敷药包扎,直待外面已没有动静,直待马蹄声走过,他才自墙角走出来——
  现在——
  日头正开始偏西,大漠中一片燠热难耐,展若尘的坐骑口吐白沫,便他自己也口干舌燥——
  取出手袋,他先自喝了两口,又喂坐骑吸了几下,抬头望向远处,心中思自思忖,义母如今不知身陷何处,而“金家楼”如今有潘二当家主持,应可以对付外来的入侵者。
  坐在马上,展若尘撕吃着干粮,他心中琢磨,“大漠骷髅帮”在大漠的势力相当庞大,他们的手段十分毒辣,只怕很难打探出他们的总舵所在地,自己如果不使些手段,怕这趟大漠之行将无功而返了!
  展若尘吃完干粮,又喝了几口清水,更把剩下的半袋水喂了坐骑,在他想来,九十几里大漠之路,只不过几个时辰便赶到了!
  不料沙漠的酷热,虽只几个时辰的路,也是令人难挨,尤其他骑的马而非骆驼,那匹大红马已是汗出如浆,白沫唾滴,远处仍是一片沙丘黄土飞扬!
  一边绕过七个沙丘,前面,竟然出现—道黄土坡,有一棵弯腰驼背大树,稀稀落落的树叶掩遮下,有个老太婆靠坐在树下边,一张小凳子上面摆了一只木桶,一只木碗倒扣在木桶上。
  这个老太婆包着头发,便口鼻也用布巾包扎起来,粗黄布衣裤下面露出一双大脚丫子,一双手背上满是灰沙,直不楞的望着这处。
  另一边,有个老者,看上去五十来岁,手上拄了一根拐杖,他双腿分岔,跌坐在一边,口中不时的念叨上几句,但谁也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远处,展若尘已拍马驰过来了!
  这时候人是一身汗,马也是一身汗,汗水搅和着罩上身来的黄沙,伸手一把脸庞已不是仅仅汗水,而是有些和稀泥——
  策马上的黄土坡,展若尘只见老者取过木碗舀了一碗清水喝了一口,又把剩下的倒入木桶里,展若尘伸出舌头舐了—下嘴唇,缓缓下得马来,前途尚有三十里路程,自己虽能越过去,坐下的马却不能太委屈,大漠中有个代步的四条腿,是比两条腿舒坦多了!
  拉着大马走近前去,自己拔出布巾抹了一把汗,不太浓的树阴下,仍比暴晒舒服多了!
  展若尘边擦拭着汗水,指着木桶,道:“老大娘,这水可是卖的?”
  坐在树下的老太婆瞪着双目点着头,道:“一个制钱一碗,你要多少?”
  展若尘心中在想,这个老大婆的声怪怪的,仿佛有人掐着她的脖子般。
  另—边,那老者也伸手抹着额头,笑道:“大漠里白天晒得慌,这时候喝上一碗井中凉水,能从嘴唇凉透到心口窝——”
  老太婆取过木碗掀开桶盖,伸入里面舀了满满一大碗出来,展若尘伸手接过来,先是往木碗仔细看了一眼,皱起眉来,道:“老大娘,这水怎么有些混沌?能喝吗?”
  老太婆冷冷的道:“为什么不能喝?你大概才入大漠不久吧?要是再过些时日,你一定会遇上有人淘沙窝吸取带沙混水,还不是照样的喝了?”
  展若尘一声苦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也信得过有此一说!”
  身边的健马已在展若尘身上蹭,心想——自己可以不必喝,三十里赶到‘勿归店’便有的是清水!
  于是,他托着一碗水送到了马嘴巴下面,马儿大概真的渴了,伸头便饮,涎液四溅得洒了一地,可也喝了大半碗,却忽然在刨蹄不已——
  老大娘的神色—凛,要阻止却已是慢了一步,便立刻叱道:“喂,客官,我这凉水是给人喝的呀,你怎可以拿去喂牲口?你……”
  一边说着,伸手枪过木碗,急急忙又舀了一碗,送给展若尘,道:“快喝!快喝!只此一碗,再也不卖给你了!”
  展若尘不由得接近木碗,他并不准备喝,觉得只要马喝足了,一阵疾驶,要不了—个时辰就会赶到“勿归店”,于是,他又要把木碗送往马口——
  不料那老大娘一声喝叱,尖声吼叫道:“好嘛,你这客人是来同我捣蛋的,你再给马喝,我这碗还用不用?”
  展若尘一声笑,道:“一只木碗能值多少?我把水让马儿喝了,它可是要尽快赶脚程,送我去‘勿归店’,你别嚷嚷,我出价赔你的不就结了?”
  不料,老大娘双目一厉,叱道:“就此一碗,弄脏了我还得走回去拿,难道……”
  展若尘再好的耐性,这时也有了火气,他面色—寒,道:“加上你这桶水,一共能值几两银子,我照赔!”
  老太婆冷冷的道:“客官,你很慷慨,但我要告诉你,我老婆子卖水图个温饱,目的是在此做善事,积阴德,救救那些需要水的行路人,也罢,我也不与你计较,再送你一碗,喝完你便立刻上路!”
  便在这时候,—旁的老者已沉声对老大娘叱道:“你可也真罗嗦,天下哪有不是的客人?人家这是在照顾我们生意,没得倒受你的气?
  还不快把一碗给客人吃,真要惹火客人?”
  展若尘刚把第二碗凉水让马喝下去,真是令人大吃一惊,只见那匹枣红大马双目往外溢血,也只唏哩一声,便全身一阵抽搐,前蹄上扬一半,后蹄已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旋即打横倒了下去!
  脑子里猝然灵光一现,展若尘退闪五尺,双手下垂,冷冷的直视着树下面的老太婆——
  那老者立刻扑过马前,伸手扶着马首,十分悲怆的狂叫起来,道:“好可怜哟,这是火压水,暴毙了呀!”
  老太婆重重的道:“都是你,这牲口走的渴了,少喝一碗也许不碍事,偏就要它多喝,惹得个火压水而死!”
  冷冷的,展若尘道:“什么叫火压水?”
  老者回头解释,道:“客官,当一个人全身燠热难耐,突然这时候往河里跳去,便很容易死在河里,那种情形便叫火压水,牲口也是一样,它一肚皮的酷热,你却猛叫它喝凉水,水火难以相容,它的心不跳了,自然便会死,不信你来看它的眼睛便知道了!”
  展若尘怔怔的道:“会有这种事?”
  老太婆沉声道:“怎么没有,大漠中屡见不鲜!”
  展若尘缓步走近马首,只见马的—双眼睛睁得奇大无比,鲜血自眼角外溢,这明明是中了毒——
  就在他还注视着马的眼睛的时候,那老者的左手食指尚且指向马眼,而展若尘已从马眼睛中发现另一种景象——有个人的映像在马的眼中反映出来,那个人正是老太婆,而老太婆手上正举着一柄尖刀,那把尖刀闪耀着刃芒,相当惹眼的向他刺来——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手指向马首的老者,也骤而缩曲左肘,另—只手则疾快无比的搂向展若尘的蜂腰,原本是个普通老者,却突然变得狮虎般的狂猛——
  变异是如此突兀,又是如此短距离下,其情势之险恶无言可喻,供给展若尘思考对策的时间几乎便完全没有,就在他刹那的惊愣里,反应便全凭直觉与本能,一种人类自然的本能,加上他经验所累积的直觉!
  展若尘的左臂已被搂住,老人正往他的腰际抱来,老太婆的尖刀还往他的后颈抹来——
  一声暴喝,就在这千钧一发中,他的右臂倏抖,长袖中寒芒眩闪,老人首先抖着右臂,涂着一溜赤漓漓的鲜血倒翻出去,他的上身前扑如飞,平着越过马尸,飘飘的长衫下摆便立刻发出—声裂帛似的响声,他知道,那必然是尖刀划破衣衫所发出来的声音!
  如果展若尘往上或左右,他都将逃不过老太婆那要命的一刀!
  错牙切齿的展若尘落地之后尚且往前扑了二丈,猛的一个回旋,宛似一阵旋风般扑到了老太婆的面前,“霜月刀”一个“夜挑花灯”,“嗖”的便将老太婆的面巾挑落——
  于是,他怔住了!
  “是你?”
  老太婆连头发也—把抓了下来,她冷沉的失声道:“展若尘,算你命大,逃去我黄萱的一次毒杀!”
  是的,这老太婆还是黄萱改扮的,她把老父送走以后,自己决心留在大漠,找机会向展若尘下手!
  女人的拗劲,她算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这时展若尘却直视着那老儿,冷冷道:“阁下该不会是她的第四任未婚夫吧?”
  老者突的戟指展若尘,叱道:“你放屁,老夫年已五十,怎会是她的未婚夫?”
  黄萱失声叫道:“展若尘,你这杀千刀的,难道连三龙会总堂执事“快刀”邢汉冲邢老爷子也不认得?”
  展若尘似是听说过“三龙会”有这么一号人物,可也并未曾见过,这时却冷冷的道:“他这种人物,展某不屑于认得!”
  “快刀”邢汉冲的山羊胡子抖动不已的道:“你说什么?”
  展若尘淡淡的道:“认识有这号人物,没得倒惹得一身霉气,况且以三龙会总执事之尊,伙同—个女子干起下五门的勾当,说了出去,怕不笑掉人的大牙!”
  邢汉冲怒气冲天的双手力抖,同样也是两把尖刀分握在手中,重重的吼道:“姓展的,你的名号太大,姓邢的如雷贯耳!”他指着倒地的红马,又道:“昨日你杀了我们二当家,今日便骑上他的坐骑,我只—看便知道了!”
  展若尘嘴角—撇,道:“可惜它被你们毒杀了!”
  黄萱已尖吼道:“应该死的是你,展若尘,你听清楚了,是你该死!”
  展若尘怒目直逼黄萱,叱道:“黄萱,你叫仇恨蒙昏了头,你老父为你而拚命,而受伤,你不在他的身边侍候,反倒抛下—个老人于不顾,一心要寻找仇家拚命,试问,真的如你所愿杀了我展若尘,你又得到了什么?”
  黄萱厉吼道:“我会得到此生中真正的伙乐,无比的安慰!”
  展若尘冷哼—声,道:“可惜你没有机会快乐,也永远得不到那种残酷的,充满血腥的安慰!”
  突闻得邢汉冲怪模样的道:“想不到,真想不到你小子的命如此大!”
  展若尘冷冷的道:“总执事,我的命大,也只怕你的命就不长了!”
  邢汉中老脸一仰,表情阴寒的道:“今天遇上,姓展的,我与黄姑娘也做了—番最巧妙的打算,你可千万别得意过早,我们便拚了,前途还有人在等着你侍候你上路,唯一的分别便是迟一步与早一步,而你的走入大漠,只怕消息已传遍大漠,截杀你的人怕已分途上路了!”
  展若尘沉沉的一哼,道:“牛鬼蛇神我见的多了,谁要我的命,我便也毫不客气的索他的命!”
  邢汉冲的面上凝固着—种阴影,阴影之下一片狠毒,他那—只泛黄的眸瞳透着近似狼一般的冷芒,道:“展若尘,三龙会已去其二,丧命在你们金家楼人之手的是我们三当家,上官二当家又形同废人,单就这笔帐,我们之间就算不清!”
  展若尘笑笑,道:“黄萱心里有数,从前她父黄渭邀约了那么多顶尖高于.其中,嗯,当然也有上官卓才—份,尚且没有奈何展某,眼前单凭你二人?”
  黄萱大叫道:“那次若非金寡妇中途插手,我相信你死定了!”
  这话不假,连展若尘也是如此想——
  展若尘淡然的道:“你的话诚然不错,但昨日—战,你们当时有四位,而今也只有两人,我以为你们绝不无生还之理!”
  邢汉冲暗自吃惊,他知道黄渭加上“皮肉刀子’杜全,再搭上二当家,是比眼前的实力大得多,那么,姓展的话便不是在吹牛唬人了!
  黄萱已尖叫道:“展若尘,你想怎么样?”
  展若尘沉声道:“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下次再遇上我绝不饶你,才一夜之间,你便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是设下毒招,干起下五门勾当的想毒死我,只此一桩,我便不会饶你!”
  这时候黄萱也是全身一震,她再度狂叫道:“展若尘,你出手吧,你已杀了我两个未婚夫,更加上个丈夫,然后再是我黄萱,你这个嗜血的屠夫!”
  疯子便是她这模样,展若尘如是想着……
  ----------------------------------------
  潇湘子 扫描,勿风 OCR,潇湘书院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