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二十四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神玉夫人满脸悲痛,那凄苦的样子看的人人悲伤,铁血门在场诸人没有一个不悲痛逾恒,关山月更是难过的满脸寒气,他忍住胸中疾涌的哀伤,双目在寒冷中透着杀机,长吸口气,道:“我想知道,这是谁干的?”
  神玉夫人哀声道:“别问了,除了梁三,没有别人。”
  梁三冷冷地道:“姓关的,人是在我这里自尽的,我已脱不了关系,但是,我要你仔细听着,这里是梁家庄,可不是铁血门,今夜你们居然来送死,那只怪你们没长眼睛,惹上我姓梁的……”
  关山月冷静的道:“你还是个人物么?”
  他强制压住胸中的悲痛,他知眼前的梁三是个极厉害的人物,自己要报仇,要替死去的母亲报仇雪恨,只有暂时将哀伤压抑住,否则会乱了方寸。”
  梁三冷冷地道:“我的名誉不怎么样,但,我这身功夫决不怕任何人来威胁我,这包括你姓关的,不信你尽量试。”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我相信,梁三,你的确有点本领,不过,你必须明白,铁血门的力量决不容忽视,我们复仇的手段跟浪涛一样,永不歇止,仅梁家一亩三分地,哼,我相信,铁血门能踏平它……”
  只听西瓜鼻子里哼地一声,提起嗓门,道:“好大的口气。”
  布衣刀客呸地道:“西瓜,你算哪棵葱,哪头蒜,在这里哼哼哈哈地,难道你喉咙里长痔疮,铁血门的主在说话,哪轮到你在这里发谬论……”
  西瓜嘿嘿地道:“老布,别在爷们面前乱盖,我西瓜早他妈的看不顺眼了,铁血门又怎么样,只不过侥幸的出了名罢了,那只能说是运气……”
  布衣刀客道:“我是刀客,玩的是西瓜刀,劈的正是你西瓜,有种说大话的人,就要付出爱说话的代价。”
  他早已红了眼,说完话,长刀蓦地向西瓜劈去,西瓜哪想到自己这一哼,哼出漏子,布衣刀客的冷刀却丝毫也不讲情义,刷地砍了过来。
  铁麻子叫道:“西瓜,小心!”
  他们也太小看布衣刀客了,那一刀,老布存心要西瓜的命,出手之快,玄中带疾,刀影乍现,西瓜已觉冷风扑面,晃身疾退,急拔长剑,但,老布根本不给他拔剑的机会,一柄刀已切进西瓜的脑袋上。
  哎——
  西瓜惨叫一声,半个头颅随着血光滚落下来,西瓜在地上翻滚,那惨状令人不忍目睹。
  钱麻子吼道:“老布,你杀了他……”
  布衣刀客双目赤红,叫道:“麻子,你要强出头,结果和他一样。”
  钱麻子嘿嘿地道:“老布,你不该杀他,西瓜虽然嘴硬了点,可是他毕竟是我麻子的人,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布衣刀客大笑道:“我没看到佛面,只看到你一脸大麻子。”
  这话立刻使钱麻子忍受不了,虽然他长了一脸大麻子,可是,他最讨厌别人叫他麻子,怒吼一声道:“你放屁!”
  在吼声中,他重重地捣出一拳,别看他其貌不扬,身手可真不含糊,那一拳居然含着风雷声,无形的拳劲暴裂般向布衣刀客撞去。
  布衣刀客点头道:“好。”
  一挫身子,那身子有如空中的柳枝般一拧,长刀已随着双方的攻势,沿着钱麻子的拳劲劈去。
  刹时,两个人交缠在一块,尽出高招。
  方捷眼见钱麻子已出手,向梁三使了个眼色,道:“老梁,抢剑……”
  她脑子里始终忘不了铁血门那笔财富,谁的生死全不在她心上,她要得到关天威的遗宝,必须将关山月的剑夺过来,所以她故意提醒梁三,别忘了那柄剑……
  梁三点头道:“我知道。”
  方捷哼声道:“那你还等什么?难道非等到姓关的跑了?”
  这女人不信邪,她不相信关山月年纪轻轻,真有多大本事,贪念使人狂,她要自己动手。
  于是,她双目盯着关山月,道:“关山月,留下你的剑,滚出梁家庄……”
  关山月眉头一皱,道:“前辈,我最不愿意见你,更不愿意和你动手。”
  方捷冷冷地道:“照辈份来说,你应该叫我师姑,我知道你不会认我这个师姑,但如果你不想跟我动手,就把剑交给我吧!”
  关山月淡淡地道:“很难。”
  方捷嘿嘿地道:“那我只有抢了。”
  关山月双眉一锁,道:“你知道,那会伤了情份……”
  方捷缓缓向关山月移去,道:“还有什么情份,铁血门本来也是我姓方的,结果你却占了门主之位,关山月,你老子和你一样,都是自私无情之辈。”
  关山月双目一寒,道:“请你说话留点口德……”
  方捷呸一声道:“这已是最客气的了,孩子,换了别人……”
  神玉夫人怒叱道:“不要脸的女人,还我老姊的命来。”
  她知道方捷心里在捣什么鬼,所以在言辞间毫不容情,方捷冷冰的瞄了她一眼,不屑的道:“你站一边去,这是我和关家的事。”
  神玉夫人长吸口气,道:“方捷,山月也许会念在你儿子的面子上,不愿意杀你,我不同,你害死我老姊,这股仇咱们算不完,现在,我恨不得一刀砍了你。”
  方捷冷冷地道:“你有那机会么?”
  神玉夫人长吸一口气,道:“你何不试试?”
  方捷不屑的道:“眼前我没时间和你蘑菇,我俩之间,早晚会有那么一天,不过,绝不是现在,因为我和关山月的事未了。”
  神玉夫人满面杀机的道:“方捷,可惜由不得你了。”
  她面靥一片苍白,那雪白的长袍在空中飘舞,一只手如玉般伸展在空中,在掌心中射出一道银光。
  方捷变色,道:“天杀手……”
  石玉猛地冲过来,道:“夫人……”
  神玉夫人叱道:“闪开!”
  石玉颤声道:“夫人,你要动手,由属下出场,千万不要用‘天杀手’,那样会毁了自己,夫人,属下求你……”
  神玉夫人冷冷地道:“我不杀此女,难解我恨……”
  石玉叫道:“我们可以选择别的方式……”
  摇摇头,神玉夫人道:“你知道,我没有选择……”
  方捷嘿嘿地道:“人人都说神玉宫有种独门功夫‘天杀手’举世无敌,我虽然听过,始终没有机会见识见识,今夜可真是好机会,我来领教领教……”
  石玉怒声道:“你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方捷呸声道:“还不知道是谁死呢。”
  神玉夫人怒声道:“石玉,站一边去……”
  石玉大声道:“不,我不能让夫人用这门功夫……”
  原来“天杀手”是神玉宫的不传绝学,此功乃集全身功力,以五昧真火淬炼出来的掌法,最耗元神,也最伤人,神玉夫人身体本来就不好,若以此功对敌,石玉担心神玉夫人的身体。
  神玉夫人吼道:“你再不走,我就杀了你。”
  石玉颤声叫道:“夫人。”
  他忽然跪了下去,近乎哀求的又道:“我宁可死,也求夫人……”
  神玉夫人长吸口气,道:“我心意已决,别再说了。”
  方捷哈哈两声道:“少来这一套,老娘就接你一招。”
  神玉夫人点头道:“希望你能接得住。”
  掌心中艳光大盛,一缕光晕在闪动中,向方捷的胸前挥闪而去,快的令人根本看不真确。
  方捷一扬掌,道:“来吧!”
  这女人一向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才是一流的高手,她不信神玉夫人的“天杀手”有多大威力,一提气,将全身功力运集在掌指间,挥掌迎向神玉夫人挥出的手掌。
  砰——
  两只手掌尚在空中,已传出气劲相触之声……
  一道闪光自双掌中进溅出来。
  神玉夫人身子一晃,又勉强站住,神色愈来愈苍白,但,她双目依然盯住方捷,一动也不动。
  石玉大叫道:“夫人……”
  方捷在寒颤中垂下了双手,她脸上还是那种笑容,可是嘴角上却渗出了血滴,半晌,她才吐了口气,道:“好厉害……”
  梁三叫道:“你没事吧!”
  方捷颤声道:“我……”
  忽然,她那满头乌亮的黑发在刹那间变的灰白起来,更怪的是她那张脸,原本清丽秀美,在这刹那居然满是皱纹,忽然老了几十年,那样子,使在场诸人俱吓了一跳,她由一个少妇在瞬间变成一个老太婆……
  梁三大惊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方捷颤声道:“我……”
  她用手摸自己的脸,看自己的手,那份惊骇令她忘了自己是谁,她伸手抓下把头发,只见灰白的发丝,使自己有若八九十岁,她大叫道:“镜子,给我镜子。”
  梁三摇头道:“别照了,照了你会受不了。”
  方捷眸中含泪,道:“我真变的那么老……”
  年轻是女人的性命,方捷有驻颜之术,虽然徐娘半老,犹如少女般那么动人,够味,她素以美艳著称,此刻忽然让她由年轻变老迈,她如何能接受这一种事实。
  神玉夫人冷冷地道:“你不但老的没人要你,还会继续衰竭下去。”
  方捷颤声道:“为什么?”
  神玉夫人叹气道:“这就是‘天杀手’与众不同的地方,你只要一触及这种掌,不论你多小,都会在刹那间老化,因为这掌会将你全身的精髓全部毁之无形……”
  方捷摇头道:“我不信,我不信!”
  神玉夫人冷冷地道:“这里的人眼睛全没瞎,你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眼前的你,有八九十岁那种老态……”
  方捷厉声道:“你何不杀了我?”
  神玉夫人不屑的道:“如果你想死,那也会很快,中了这种掌的人,生命不会超过五年,你的精血会逐日减少,一直到你老的不能活动为止。”
  方捷大叫道:“梁三,杀了她!”
  梁三摇摇头,淡淡地道:“别玩这套了,方捷,我现在看你像是老祖母。”
  方捷全身一震,道:“你难道不要那笔宝物了?”
  梁三嘿嘿地道:“没有你我一样能得到,方捷,省省吧!”
  方捷惨笑道:“好,好,这就是你们男人……”
  梁三冷冷地道:“不错,我梁三喜欢的是漂亮的女人,谁还会对一个老太婆有兴趣,你再也吸引不住我了。”
  方捷大笑道:“我瞎了眼睛!”
  她忽然仰天一声大笑,手中多了一柄匕首,在场中绕着圆圈走了几步,蹒跚的踱着步子,看了每个人一眼,惨然一声长笑……
  那柄匕首已举在半空,大叫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刀往自己的胸口扎去,她真是老了,连举刀的力量都几乎没有了,那样子还真可怜……
  蓦地——
  半空里响起一声巨吼,道:“娘……”
  一道人影似电光般的朝这里射来,一挥手,将方捷手中匕首拍落,抱着方捷,大叫道:“娘,不能死……”
  那是鲁浪,他满面泪痕的搂着方捷,双膝已跪了下去,在那稚雅的脸上,透着一抹关爱之色。
  方捷泣声道:“儿子,你怎么来了?”
  鲁浪泣道:“娘,我早来了,一直躲在远处,这里的一切我都看见了,娘,我们走吧!这样也好,儿子会奉养你……”
  方捷颤声道:“儿子,娘太丑太老了,你会讨厌的……”
  鲁浪摇头道:“子不嫌母丑,娘,我永远不会讨厌你。”
  方捷搂着鲁浪泣道:“儿子,好儿子。”
  鲁浪缓缓走到关山月面前,道:“师父,我先带我娘走了。”
  关山月叹了口气,道:“铁血门的碧血庄很适合你母亲居住,你带她去那里安养天年吧!这里的事你别担心,我会处理。”
  鲁浪点头道:“师父,你小心……”
  他这孩子天生纯厚,虽然母亲曾让他灰心难过,但,母亲毕竟是生他养他的人,不管母亲做了多少错事,他都会原谅他,容纳她,去敬爱她……
  方捷突然道:“慢着……”
  鲁浪一呆,道:“娘,你又要干什么?”
  方捷由鲁浪扶着向关山月行去,道:“少门主。”
  关山月连声道:“师姑,请说。”
  方捷眸中含泪,道:“我对不起你母亲,她的死与我多少有关系,我请你以铁血门的门规来处置我,唉!我忽然觉得做为铁血门的一员,是一件既光彩又骄傲的事……”
  关山月长吸口气,抑住悲伤,道:“师姑,人死不能复生,只望你能安享天年……”
  方捷激动的道:“谢谢你……”
  她愤怒的瞪了梁三一眼,咬牙切齿的又道:“这个人是色中之魔,见了女人,不分年老年少都要沾上一沾,不知有多少女子毁在他的手中。”
  点点头,关山月道:“今夜就是他报应的时候,我要为那些毁在他手中的女子报仇。”
  话语间,他已瞥见布衣刀客提着刀自远处走了过来,原来布衣刀客和钱麻子双方功力悉敌,在数十个回合中居然无法分出胜负,双方追逐奔驰,跑出老远,此刻似已结束,老布满身鲜血的走了过来。
  关山月淡淡地道:“老布,怎么样?”
  布衣刀客苦笑道:“钱麻子还很有功夫,好在属下没有辱没咱们铁血门的威望,我将他切成两断,踹烂了他那张麻脸……”
  嗯了一声,关山月道:“你歇歇待回儿还有更忙的时候……”
  他一瞪梁三,道:“姓梁的,是我俩动手的时候了。”
  梁三嘿嘿地道:“决不会让你失望……”
  红毛跃身过来,道:“梁庄主,我来自西域,目地就是要斗斗中原的真正高手,那个姓丁的不堪一击,这个姓关的交给我……”
  梁三点头道:“也好。”
  石玉猛地自地上跃起来,吼道:“我丁兄弟是你杀的?”
  红毛冷冷地道:“不错。”
  石玉吼道:“纳命来!”
  他胸中早已燃满了怒火,那股子杀机如沸腾的滚水,一听丁魁是死在红毛手中,他再也克制不住那股子怒意,抢身向红毛攻去。
  掌劲如刃,逼得红毛根本没有机会拔出他的武器。
  红毛单掌相应,时间上太匆促了,
  轰然一声中,两个人身形同时一分。
  石玉却如猛虎般又扑了过去,道:“再来。”
  红毛是西域的高手,虽然对敌红验丰富,却没见过这么勇猛的人,他以为石玉这一掌一定更形威烈,急忙去挥掌抵挡,哪知石玉居然没有施掌,一下子将红毛抱住了,两只手如铁钳子般将红毛的腰胸抱住。
  红毛一呆,道:“你……”
  石玉吼道:“我要你死。”
  神玉夫人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惊恐,道:“石玉,你……”
  红毛陡然感觉出浑厚的压力愈来愈炽烈,两肋间有若被插进了刀刃般的疼痛,他忽觉不对劲了,叫道:“这是什么打法?”
  石玉叱道:“要命打法。”
  两只手忽然格格一阵响,双手倏忽伸直,直接切进红毛的腹中,鲜血和肠子已被石玉硬拉了出来,那鲜红的血流了一地。
  红毛惨叫道:“你……”
  他被对方抱住,双手在空中挥舞,却击不到石玉的身子,惨叫之后,已被石玉摔在地上,石玉双拳直捣那两肋间的血洞,红毛居然被石玉活活的打死了。
  石玉大笑道:“老丁,我给你报仇了……”
  神玉夫人摇晃着身子,道:“石玉,别激动……”
  石玉双目赤红,道:“神玉宫的人决不容别人欺负……”
  神玉夫人连连点头,道:“好,好,神玉宫没丢人就好了。”
  梁三满面杀气的道:“今夜,不管你是神玉宫的人,还是铁血门的人,进了本庄,你们就别想逃出一个……”
  他朝四周一挥手,道:“兄弟们,给我杀,只要不是本庄的人,通通给我杀,跑了一个,你们往后就别呆在梁家庄了……”
  四野里传来轰然的应诺之声,只见数十道人影已朝这里,挥舞着刀剑,向他们扑杀过来。
  韩老爹吼道:“妈的,梁三,你连我们也要干……”
  梁三冷冷地道:“方捷已和本庄翻脸,你是她的姘头,当然该杀……”
  韩老爹一移身道:“好,铁血门朋友听着,现在形势已很明显,梁三那个龟儿子已吃干抹尽的要将我们全干掉,他要我们的命,我们当然也不会让他活着,我韩老爹手下有七八个人,虽然我并不喜欢铁血门的人,但,今夜我们却要和你们并肩作战……”
  云鹏呵呵地道:“欢迎加入!”
  关山月大声道:“冲着你姓韩的这句话,我们就连手干他们梁家庄……”
  他的剑在一阵寒闪中拔了出来,他双目透出了无尽的杀机,冷厉中显得那么无情,他的目标落在梁三的身上,眼中的余光,始终没离开过梁三的身影。
  梁三嘿嘿地道:“姓关的,你们这点人……”
  云鹏大声道:“少主,我们要杀了。”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杀吧!不必留情,这庄子在姓梁的领导下,不会有什么好人,出手愈狠愈好,不必客气。”
  云鹏一扬拳道:“放心,我会让他们一个个像捣蒜一样死的痛快。”
  此人豪迈磊落,在话声中,向布衣刀客招呼一声,已迎向那些扑来的梁家庄高手,拳掌闪动下,已击倒两个首先扑来的高手。
  布衣刀客那柄刀更不容情,挥斩的像在切瓜。
  石玉守在神玉夫人身边,道:“夫人,你没事吧!”
  神玉夫人虚弱的道:“你去帮他们吧,我还能照顾我自己。”
  石玉摇头道:“不行,我不放心你……”
  神玉夫人叹息道:“你守在这里并不能减轻关少主的压力……”
  正在这时,鲁浪扶着方捷飘了过来,将方捷藏在神玉夫人的身边,向石玉道:“石大哥,我们两个必须要有一个杀出去,这样吧,你帮我照顾着我娘,我去帮助我师父……”
  石玉沉思道:“好,这里交给我。”
  鲁浪挥起大铁棍,道:“谢了!”
  他是个憨厚的粗人,一想到铁血门的人陷入数十个梁家庄高手围困中,不觉热血沸腾,大铁棍在他手里如鼓棒般的飞舞,逢人就打,此人天生神力,一个身子又像铁塔般的壮硕,铁棒下,居然无人能挡他的锋芒。
  梁三霍地抽出一柄软剑,他四周一瞄,软剑在龙吟声中颤起八个剑浪,仅这一手剑式,行家便知道此人在剑道上有着相当的研究和磨练,是个不容忽视的敌手。
  关山月脱口道:“好剑法。”
  梁三有如幽灵般的闪过来,道:“没有三分三,能在道上混么?姓关的,我梁三敢大小通吃,就是凭了这手剑法,有多少不知死活的人要我梁三的这颗头颅,结果,他们却全死在这柄剑下。”
  关山月点头道:“我理解,你的确是个可怕的对手。”
  梁三嘿嘿地道:“你也一样,虽然我们还没真正的交手,但是我已感觉出你那股剑气,一个剑手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这股剑气,你已具备了,如不是站在敌对的立场,我还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关山月的剑已斜斜驭起,道:“谢啦!有你这个朋友只会增加麻烦……”
  两人都知道对方是自己生平所遇见的最可怕的对手,谁也不急着抢先出手,谁都知道以他们的身手和剑法,决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和大意,稍有不慎,都会在那毫差中败于对方之手。
  两人都将自己的火气压制住;而四目凝视在一起,似乎双方的眼神都在寻找对方的弱点。
  梁三嘿嘿地道:“我发现你害怕了。”
  关山月淡淡地道:“我无惧无忧,何谓怕?你果然沉不住气,先用心理战术,可惜,你遇到了我,这一着不管用……”
  梁三哼一声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关山月哦了一声道,
  “什么事?”
  梁三凝重的道:“你在哪里练剑的?”
  关山月淡然的道:“北地狼谷,你满意了吧?”
  梁三正色的道:“这已够了,北地狼谷,全是狼群,你能在那里练剑,果然选对了地方,那种环境下,才能练出好剑法。”
  关山月哼一声道:“你还不知道,我是跟狼群一块长大的……”
  梁三的目光一亮,道:“好可怕的人,狼性无情,剑尤须无情,关山月,你不仅可怕,剑法更是冷绝,我要小心应付了。”
  随着他的话声,他那柄软剑忽然弹了起来,他手中之剑是缅铁软剑,软剑的前半截忽然一软,如蛇头口中的舌信子,一伸一吐,迅快的向关山月的面门上点去。
  关山月连动都不动,对点来的剑刃恍如未见一般。
  果然,梁三的剑在半途中收了回来,道:“姓关的,你好大胆。”
  关山月哼一声道:“我料准你会收剑。”
  梁三诧异的道:“为什么?”
  关山月冷冷地道:“没有一个剑手会在头一招中施出全力,也不会有妄想一剑杀死对方的念头,除非对手是个不谙功夫的人,而与我这样身手动手的人,如果想在第一招上伤我,除非他是白痴。”
  梁三气的混身一颤道:“好小子。”
  他的身子忽然像散落在空中的棉絮般随着挥洒起的剑影自四处飘移,一点剑光的余影,有若流星般的向关山月的胸前划去。
  关山月吐声道:“好。”
  手中的血剑已在对方扑来的刹那间,有若羚羊挂角般的没有一丝痕迹,迅快的斩了出去。
  “当……”
  在撞击声中,那迅快的三斩,如叠起的层浪般向梁三逼去,剑气散发出两道青雾,那么盘旋荡绕……
  梁三的软剑忽然缠在关山月的血剑上……
  那是关山月的剑在空中由劈化为斩,在空中连续三斩,逼得梁三只有硬接这三斩,不得不硬缠上去。
  关山月手腕在翻转间,一抽一拉,居然将梁三往前一带,梁三的身子一个跄踉往前—栽,关山月的剑已如光影般切了过去。
  “哎呀——”
  梁三满身是血,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
  手中的软剑已缓缓往下垂去。
  他颤声道:“好快的剑法!”
  关山月冷冷地道:“你也不错,可惜你遇上了我!”
  他的剑又向半空中送去,指向梁三的咽喉。
  倏地——
  在关山月的剑势尚在运转之时,一缕剑影悄无声息的向他背后穿来,他疾切间收剑回身,硬将对方袭来的剑挡了回去。
  一个长得姣白的妇人,瞪着杏圆的双眸,幽幽怨怨的望着关山月,良久,她才低声的道:“他是我丈夫……”
  点点头,关山月道:“我明白。”
  那妇人冷哂地道:“我请你放了我丈夫……”
  关山月摇摇头,道:“他杀了我娘,这仇深似海,我无法原谅他!”
  那妇人叹了口气,道:“你杀了他,我便没了丈夫。”
  关山月苦涩的道:“他却让我失去了母亲。”
  那妇人幽怨的道:“事实既已发生了,你杀了他也无济无事,如今他已受伤颇重,就是活着也不能再玩剑了,关少主,你总不忍心看着梁家孤儿寡母的生活无依……”
  “哼!”关山月怒声道:“他为逞私欲,让我母亲自尽,又哪为别人想过……”
  那妇人叹口气道:“错不在他。”
  关山月闻言大怒,道:“好个刁滑的女人,你丈夫淫人妻女,毁人名节,这在江湖上是人神共愤,这种人死不足惜,你居然还说错不在他,难道所有过错都是别人……”
  那妇人手中握剑,全身泛抖,道:“这要怪梁家的老奶奶……”
  梁三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吼道:“贱人,你胡说什么!”
  那妇人幽怨的道:“我为什么不说,我再不说,我的丈夫就要死在别人手中了,没了你,梁家就全成了坤道,你不珍惜自己,我可不能眼看着你死在人家手里。”
  关山月冷冷地道:“只怕你救不了他。”
  那妇人哼一声道:“那要看我用什么手段,如果你听我的,立刻带你的人离开这里,也许你们还能全身而退,假如你咬着尾巴不放,梁家老奶奶来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关山月一怔道:“老奶奶?”
  那妇人嗯了一声道:“梁三的功夫全是他奶奶传给他的,而梁三也是被奶奶宠坏了,所以他任性、高傲、玩女人……”
  梁三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道:“颜素娥,你给我住口!”
  那妇人长叹口气道:“在他奶奶眼里,他永远是个孩子,做任何事情都不是错事,因为他还是个孩子,长不大的孩子,梁三在这种环境下,变得粗暴、蛮横不讲理……”
  点点头,关山月道:“这种人应有教训。”
  那妇人眸光一闪,道:“他已中了你的剑,这教训还不够么?”
  关山月鼻子里一哼,道:“毁人名节,逼人自尽,仅仅挨一剑,那太便宜他了……”★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