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十二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此刻,山风徐徐吹来,一股股沁人的清香随风吹来,关夫人脸靥上虽然有点苍白,但她却丝毫没有惧意,望着仇独那种世故精明的样子,暗暗的叹息了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一头畜牲……”
  仇独嘿嘿地道:“敢问夫人可是姓关……”
  关夫人点头道:“我是姓关,少年人,老身是个女流,在这里逸情淡志,不问世事,你带了这么多人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仇独往关夫人脸上一瞄,心里忽然一跳,久闻关夫人是个美人,今日一见果然不错,虽然数十个寒暑已在这妇人脸上刻下了缕缕痕迹,可是依然掩不住她那份秀丽和艳媚的漂亮之色,仇独嘿嘿地道:“夫人,在下姓仇……”
  关夫人神情一变,道:“姓仇,江湖上姓仇的只有一家,你是仇亦森的儿子……”
  仇独一震,点头道:“不错,仇亦森正是家父……”
  关夫人哼声道:“又是三绝帮,我丈夫已死多年,仇老大还不放过我这老太婆,难道非置我老太婆死地而后甘……”
  仇独摇摇头道:“夫人,这事跟家父没有关系。”
  关夫人怒声道:“既不是仇老大的意思,你来找我干什么了”
  仇独长吸口气,道:“我们想请夫人帮个忙……”
  关夫人冷冷地道:“我是个女流之辈,先夫当年人在江湖之时,我从不过问江湖中事,你今日找我帮忙,哼,仇公子,你这不是拿我老太婆开玩笑?”
  仇独想不到关夫人口齿这般犀利,淡淡一笑道:“有个人夫人一定很想知道……”
  关夫人摇摇头,淡漠的道:“自老夫死后,我不再见客,除了我的姊妹神玉夫人和我还略有来往之外,其他的……”
  仇独冷冷地道:“令郎,你总想知道吧……”
  关夫人神情一变,道:“山月,他在哪里?”
  仇独得意的大笑道:“神玉夫人没告诉你?”
  关夫人摇摇头,道:“我那结义妹子怕我伤心,从不谈先夫和小犬之事,我也从不打听这些事。”
  仇独面色掠过一丝深沉的笑意,道:“令郎关山月杀铁绝顾斌,斩季豪,修理浮游神屠玉,他不知明哲保身,处处与三绝为敌,家父很生气,要请夫人帮个忙。”
  关夫人闻言叹口气,道:“这孩子,怎么又走上他爹的路子……”
  她嘴里虽在叹息着,但心里却相当的振奋和高兴,想到自己孩子突然有了消息,在那苍老的心湖里顿时浮起一股无限的希望,脸上顿时显出一丝骄傲的笑容……
  梅香高兴的道:“夫人,少爷有消息了……”
  关夫人嗯了一声道:“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
  仇独冷冷地道:“这点夫人可放心,他长的健壮如牛,和我差不多,只是手段太狠了点,处处与三绝作对……”
  关夫人冷冷地道:“我儿子与你们过不去,你们应该去找他,老身与他自小分开.连他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用?难道……”
  仇独嘿嘿地道:“家父的意思是想请夫人随我回总坛走一趟……”
  关夫人冷笑道:“令尊可真会设想,他杀我丈夫,毁了铁血门,这本是仇深似海的事,如今他居然连我这个老太婆都不放过,姓仇的可真狠呀……”
  仇独目光一寒,道:“家父决定的事只怕很难更改……”
  关夫人面上寒意一浓,道:“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去。”
  仇独得意的一笑,道:“夫人,你只怕没有选择了。”
  关夫人追随关天威闯荡江湖,历经多少艰险和风浪,她见仇独用这胁迫的手段要挟她,心里一直暗暗冷笑,她瞄了四周的汉子一眼,道:“你要用强的……”
  叶震—晃手中短刀,道:“夫人,这刀子是不长眼睛的,我希望夫人能识得叶震手中的飞刀,它是无情也无眼……”
  关夫人大笑道:“你这孩子真是不长眼睛,在我面前玩刀弄枪,当年比你狠,比你凶的人,他们都不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叶震,你吓不住我……”
  叶震一震道:“夫人是练家子……”
  关夫人摇摇头,道:“我不会……”
  叶震闻言怒声道:“妈的,你不会武功居然也这样狂……”
  他在愤怒之下,忽然一振手腕,那柄飞刀有若脱线的急矢般照着关夫人射去。
  关夫人却仿如未视一样,根本不理会那柄飞刀向自己飞来,她不但不闪避,反而有意向飞刀迎去,叶震哪知道关夫人经过这许多年的忧患,早已萌了死念,飞刀疾射而至,对她来说根本不知道害怕。
  仇独一呆道:“小叶……”
  说真的,仇独还真怕叶震一刀射死关夫人,因为目前要对付关山月,这是一张唯一能克制住他的王牌。
  哪晓得小叶的刀是射出去了,但那柄刀却忽然消逝了,秋月的身手太快了,快的一伸手将那柄刀抓在手中,冷冷的一挥手,将那柄刀掷在草丛间。叶震心弦剧烈的一颤,他虽然没有真杀关夫人的意思,但,能一伸手接住飞刀的人,在江湖上还不多,而秋月只不过是个侍女,居然有这种令人想不到的身手,的确使他震惊不已。
  秋月惶急的道:“夫人,你为什么不闪不避……”
  关夫人苦涩的道:“秋月,你太多事了,我这个老太婆能让叶震一刀戮死,那是我前世修来的,自从老爷子死后,我就不想活了,谁叫你出手的……”
  秋月颤声道:“夫人千万不能死,咱们还要见少爷呢……”
  关夫人长长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说话。
  叶震嘿嘿地道:“真想不到一个丫头也有恁高的身手。”
  秋月满脸怒气的道:“你们立刻滚下山去,如果你们妄想凭武功来这里撒野,哼,休怪我不再客气……”
  叶震大声道:“仇兄,听见没有?看样子咱们要请这老太婆跟咱们回去,还要先将这位俏丫头摆子不可……”
  冷面公子仇独那张原来无甚表情的脸上,刹那时罩满了一片寒霜,他双目其冷如刃,嘿嘿地道:“不错,这丫头留在这里的确很碍手……”
  只听一个生冷的话声,道:“既然仇公子不喜欢这个女人,何不赏给我做老婆,我阿三长大至今还没有女人肯嫁给我,今日有这么俏骚的娘们,嘿嘿,那可真对了我的胃口……”
  说话的是个赤胸露骨的粗壮汉子,他虽然穿了件黑衫,但胸膛却露在外面,一撮黑长的胸毛露了出来,双眼有如铜铃,拳头大的像个蒲扇,好威武的个头。
  叶震大笑道:“好呀,老何,这娘儿们可真对了你味儿,江湖上都知道‘娘儿们进了老何手,十九乐了不想走’,老何,听说你的功夫好,女人都会爱死你,这女人交给你吧……”
  秋月怒声道:“住嘴!”
  何三介一瞪眼,道:“怎么?发威了,姑娘,有多少女人在我面前都凶的像头母老虎,可是上了床,嘿嘿,那就叫俺爹啦……”
  秋月面上杀机一涌,道:“在我们夫人面前,你居然这样下流……”
  何三介嘻皮笑脸的道:“唉,姑娘,下流就是水往下面流,难道你的水还会往上喷呀……”
  他这话立刻惹的那些汉子哄然而笑,秋月却没想到这个令人厌恶的汉子如此无耻,气的全身都在抖颤,她粉靥苍白,一股杀气突然涌上眉睫,叱道:“你无耻!”
  在那声娇叱中,她欺身猛地跃了过去,手掌一翻已悄无声息的拍向阿三介的身上,何三介虽然嘴里不干不净,但那身武功可也不含糊,一矮身已闪过这一掌,伸手反抓秋月的小腹之处。
  秋月忽然一个翻身,右脚已瞬快的飞了起来,她动作还真快,仅那么一拧身的功夫,那一脚已踢在何三介的长脸上。
  哎呀一声大叫,何三介的身子已凭空飞了出去,满脸都是鲜血,还有一大片肉随着秋月的小脚而踹裂下来,她那一脚还真厉害,居然将何三介踢的爬不起来。
  仇独咦了一声道:“莲花脚……”
  谁也没想到秋月的小蛮鞋上装着铁钩,这一脚正好钩破了何三介的脸,叶震怒声道:“妈的,你还真行呢。”
  秋月不屑的道:“对付无耻的人,只有用非常手段……”
  仇独冷冷地道:“姑娘,你是找死……”
  他忽然掠身扑了过去,秋月哪想到他会连招呼都不打已跃了过来,在仓促间,已有点慌了手脚,方挥掌迎去,身上已被仇独那快速的手法点了穴道,立刻钉在地上。
  梅香叫道:“秋月……”
  她跟秋月自小一块长大,两人的武功还是老梅指点的,自会武功至今尚未与人交过手,今日突然遇上仇独这样的高手顿时就失了先机,仇独是武学的大行家,一见秋月踢出的势子,就知道是出自何人传授,暗中一声冷笑,已点了秋月的穴道。
  梅香脸色苍白,却没勇气出手。
  仇独嘿嘿地道:“老梅居然还传你们武功……”
  那个何三介缓缓自地上爬起来,捂着那一脸的血渍,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狠厉的道:“妈的,这女人交给我……”
  叶震冷冷地道:“你想干什么?”
  何三介愤愤地道:“我老何自跟着仇少爷混世面至今,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付我,想不到这娘们居然敢这样伤我,叶公子,少爷,今日如不将她交给我,我老何咽不下这口气……”
  叶震目光一闪,道:“老何,你要报复……”
  何三介点头,道:“我要将这娘们的衣服剥光了,先奸了她,再慢慢的折磨她,让她知道我老何不是好惹的……”
  梅香气的全身发抖,叱道:“你敢这样对付她……”
  何三介大笑道:“我有什么不敢?在我们少爷面前我怕谁?”
  他说的没错,自从仇独踏入江湖,他就跟随着仇独闯南到北的侍候着他,仇独的衣食住行全由何三介负责安排,如仆人般的跟在仇独左右,仗着这份交情,何三介的气焰要比别人高,何三介有这份仗恃,他胆子也愈来愈大。
  仇独眉头一皱,道:“老何?你要怎么报仇我不管,不过你可不能在我面前做那种事,不然,我也不能饶你……”
  何三介擦擦脸上血渍,嘿嘿地道:“当然,前面有块林子,我会把这娘们带到那里乐去,少爷,谢啦……”
  他大步往这里走来,梅香已拦在前面,唯恐何三介伤了秋月,她心里焦急,暗中运功恨不能一掌劈了这个何三介。
  叶震忽然一脚踢出去,道:“丫头,少管闲事……”
  他站在梅香的左侧,梅香只顾应付何三介,那晓得叶震会突然出手,哇地一声已被踢在凉亭的柱子边,尚未站稳,叶震已如幽魅样的移来,一柄小刀已抵在她的喉结之处,森冷的道:“你若再动一下,我就割断你的喉管……”
  梅香何曾经过这种场面,虽有点武功底子,也不禁被那柄刀子吓得手脚发软,依靠着那根柱子不敢动弹。
  何三介得意的道:“妈的,你们狠呀,怎么不狠了,婊子……”
  他伸手将秋月抱在怀里,目中闪进一抹阴狠之色,顿时发出一串令人闻言恶心的长笑…
  秋月愤怒的眸中有若喷火,可惜她没有办法动弹,只是含恨的瞪着眼前这个禽兽……
  “唉——”
  突然,关夫人长长叹了口气,道:“仇公子,你真要姓何的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坏事,你不怕江湖公理容不下你们这种行径……”
  仇独面色一冷,道:“夫人,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立场不同,她伤了我的人,我的人报复一下,那跟江湖恩怨并没什么分别……”
  摇摇头,关夫人苦涩的道:“淫人妻女,这是犯天怒……”
  仇独嘿嘿地道:“让老何舒解一下总比杀了那丫头好,女人嘛,本来就是给人玩的,夫人,你还是少管……”
  关夫人怒声道:“老仇在江湖上也是个人物,想不到他的儿子这么邪恶,居然纵容手下奸淫妇女,这样看来先夫关老爷子并没有做错什么,铁血门和三绝帮为敌,秉持的就是正义……”
  叶震哼声道:“老关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个死了的臭虫,怎能和仇老爷子相比,关夫人,今日你摆不出当年的威风,当年的铁血门如今已烟消云散……”
  关夫人气的身子直摇,道:“你羞辱先夫……”
  叶震得意的道:“那还是客气的,我还没骂他是老贼呢……”
  关夫人何曾受过这种气,叶震的几句话已将她气的张嘴咋舌,只会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冷面公子仇独嘿嘿地道:“小叶,别把关夫人气坏了,咱们还要用她对付关山月呢……”
  叶震连声道:“是,是。”
  半晌,关夫人喘声道:“好,上天有眼,明察秋毫,你们会得报应的……”
  何三介可没那么多的耐心再等待,他抱着秋月直往斜坡的林子里行去,虽然他满脸的血渍,但谁都看的出他那副得意和残酷的笑容,是多么令人恶心……
  关夫人惨声道:“放下她……”
  可惜,她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妇人,本身没有练过武功,眼见自己的侍女秋月要落进何三介的手里,却无能为力的只有惨呼,此刻,她才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学习武功,如果自己有功夫,秋月便不会被欺侮了……
  何三介得意的朝身后的那些汉子道:“兄弟,等我老何办完事,哪个有兴趣的大家一齐来,我老何决不会占为已有……”
  随着他的话声,他已转进了林子里,寻了个干爽的地方,将秋月掷在地上,双目燃烧起令人骇惧的欲火,他嘿嘿地道:“骚货,你还踢不踢老子啦……”
  秋月身上穴道受制,但她脑子里却极清醒,一见何三介那副厉怖的样子,双眸中已沁出了泪影,只见她全身不停的抖颤,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听天由命的任何三介摆布了。
  但她心里却在暗暗的叫道:“禽兽,你会遭报应的……”
  何三介先摸摸她那张惊惧的脸靥,然后慢慢去解她衣衫的扣子,他那只毛茸茸的大手已伸入她的胸前,秋月苦于无法挣扎,那眸子里几乎要将所有的怨恨喷洒出来,泪水如银珠的滚在脸上……
  何三介得意的大笑道:“妈的,老子操死你……”
  他突然去解自己的裤子,那黑长裤刚刚褪到膝盖处,丹田的欲火已使他受不了了,他自言自语又道:“咱们先不用急,慢慢来……我包你痛快……”
  蓦地——
  他觉得耳边有一股凉飕飕的寒意,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朋友,干嘛,找乐子呀?”
  他头也没抬,嘿嘿地道:“兄弟,别闹,老子解了恨,任由你玩……”
  他还以为是自家兄弟来凑热闹呢,心里还老大的不高兴,但当他蓦一抬头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僵硬了,那条黑裤子再也脱不下来了。
  只见在他眼前站着两个陌生人,那么冰冷而不屑的望着他,最令他寒惧的是那个年轻人,目中的冷光有如利刃般的穿进他心底,他哆嗦一下,咽了口水,道:“朋友,哪条道上的……”
  那年轻人不屑的负着手,望着天边的白云,根本不屑于答复他,而那个较老的人呸了一声,道:“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要问我们是哪条道上的,瞎了狗眼的东西,居然伤害夫人的丫头秋月……?”
  秋月知道遇上了救星,她一眼就认出了老梅,心里顿时如牛皮筋样的松了下来,她虽然不认识那年轻人,但却知道他一定与老梅同道的,老梅会救她,决不容这头畜牲再伤害自己……
  那年轻人双目一冷,道:“老梅,她是秋月?”
  点点头,老梅恨声道:“不错,关夫人身边的秋月……”
  关山月不禁气的一声冷笑,道:“朋友,你的色胆真大。”
  何三介急欲穿上裤子,可是一双手有点不听使唤,怎么拉也没拉上,硬扯之下居然扯破了裤裆,他嘿嘿地道:“少说你何大爷,我们公子就在外面……”
  关山月不屑的道:“你是指仇独……”
  何三介大声道:“既然你知道我们仇公子的大名,你就该识相点赶快绕路滚蛋,待会儿,我那帮子弟发觉了,嘿嘿,朋友,只怕你俩吃不完兜着走……”
  关山月冷森的道:“别说是仇独,就是他老子来了又怎么样?朋友,你是自行了断呢,还是由我动手?”
  何三介忽然退了几步,他可没想到今日真倒霉呀,先让秋月给踹了一脚,将整个脸给毁了,如今又遇上这样的煞星,心里怒火一冲,怒声道:“妈的,我先宰了你……”
  嘴里虽然说的凶恶,可是身子却没动一下,因为他的裤子还没穿好,没穿好裤子根本用不上劲,腰带没扎紧如何施力?这道理他懂,所以他赶紧扎上腰带……
  伸伸手,老梅解了秋月的穴道,道:“丫头,起来吧。”
  秋月穴道解了,但是没有起来,捂着那张含泪的脸靥在哭了,她愈想愈伤心,居然哭的很大声,这哭声传到林子外面,那些何三介的兄弟还以为何三介得手了呢,个个面带着淫邪的笑意,伸头向林子里看……
  秋月颤声道:“我不想活了。”
  关山月长吸口气,道:“别人给你一点羞辱你就不想活了,秋月,羞辱是可以洗刷的,你为什么不洗刷这份羞辱呢……”
  秋月目中含泪,突然抬起头,颤声道:“洗刷羞辱最好办法就是杀了他!”
  关山月点头,道:“那就杀了他吧。”
  何三介拔腿往林子外奔去,他知道今日的报应是什么,此刻他只恨自已的腿少长了两个,恨不得赶快脱离这个林子,本来他还以为花前林下干那种苟且之事,本是件风流快活的事,现在他却觉得这是个令他恐怖的地方。
  老梅冷冷地道:“朋友,别走太快了……”
  他的剑刷地挥洒了出去,根本不容何三介跑出去,锋利的剑刃在何三介的背上划开一条好宽的血口,他惨叫了一声,背上的肉全开了,裂成两半,鲜血已涌了出来,血肉中骨头全露出来了。
  但他还是往林子外奔去,只是身子在摇晃,那瞪大的双目中包含着太多的厉怖和惊恐。
  叶震一震道:“老何,怎么回事?”
  他根本不知道何三介身上已中一剑,只见何三介衣衫不整的往这里狂奔,身后尚溅扬着鲜红的血……
  何三介颤声的道:“少爷,我……”
  他一头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这时大家才看清楚他已中了致命的一剑,那一剑深可见骨……
  叶震不变色,道:“妈的,那丫头难道是被老何解了穴道?”
  他们并不知道林子里尚隐伏着杀手,在他们想象中,一定是何三介玩玩秋月之后,一念之仁解了她的穴道,而她为报被辱之恨,拿剑杀了他……
  仇独面上忽然凝重的罩上一层寒霜,道:“去将那贱人抓回来。”
  在人影闪动中,已有三个黑衫汉子向林子里扑去,他们身形快速,去似闪电,分自三个不同的角度,自三个方向搜索。
  但,他们进了林子之后,再也没有一点声息,仿佛投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海,那么无声无息的失了踪影,仇独的脸色变了,叶震也觉得不安起来,他俩互相瞄了一眼,对林子里可能发生的事,有着几种不同的猜测。
  叶震凝重的道:“仇兄,不对呀……”
  嗯了一声,仇独沉思道:“那丫头会有那么高的身手么?”
  秋月的功夫他们都见过了,虽然尚能差强人意,但要她一举连杀三大高手,至少她还没有这份功力,刹时,他们想到另有其他人隐藏在林子里,那会是谁呢?
  叶震晃身道:“我去看看。”
  仇独摇手道:“不可去,‘逢林莫入’这句话你忘了?”
  叶震停下身来,道:“难道我们就这样跟他耗着……”
  仇独面上闪过一丝笑意,道:“如果他是冲着咱们来的,他们一定会出来,我倒不信他们会永远躲在那里……”
  果然,秋月衣衫凌乱的走出来了,她手里握着一柄剑,面上涌现着一股逼人的杀意,而在秋月的身后,紧紧跟着关山月和老梅,仇独的心弦仿佛被拉紧了一样,他双目如刃的凝注在关山月身上,只觉这个人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叶震嘿嘿地道:“好呀!老梅,居然是你……”
  老梅面上一阵抽动,道:“姓叶的,咱们又见面了,不过这次见面与上回略有不同,上次我老梅是在你们的胁迫下受制,现在,嘿嘿,我们总要将这笔旧帐算算……”
  仇独森厉的道:“老梅,你真要跟我为敌?”
  老梅面上掠过一股恨意,道:“姓仇的,你用我的家人胁迫我说出关夫人的藏处,以谎言骗取小倩的无知,而泄露了关夫人的行踪,朋友,你可知道那孩子得了什么样的惩罚……”
  仇独一怔道:“你老梅也是老江湖了,在那种情形下小倩就是不说,我也会问的出来,老梅,小倩是为了救你们才泄漏了关夫人的行踪,难道你杀了她……”
  老梅面上一阵抽搐,道:“不错,我是杀了她……”
  这结果早在仇独的意料之中,但他为了表现自己是不得已的,面上故意流露出那种令人怀疑的同情之色,他啊了一声,显得有点不信和难过,道:“老梅,你真狠,居然杀了自己女儿……”
  老梅恨声道:“那是为了江湖上的一点义气,是不得已……”
  关夫人全身竟泛起了剧烈的抖颤,当她知道一个稚龄的孩子为了自己而惨死在自己父亲的手下,那种痛苦就像利刃剜割着心脉一样的难过,她颤声道:“老梅,老梅,你这是何苦……”
  老梅面上流闪着一股坚定的神色,道:“夫人,关老爷子将你托付给我,我有义务要保护你,我女儿不能维护这个秘密,她是应得这个结果,天幸,我和令郎已赶来这里,尚没造成更大的憾事……”
  关夫人只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陌生中又有点熟悉,绝没想到他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她双目泪光闪烁,不瞬的盯在关山月的脸上,而关山月也被眼前的情景所惑,他自幼即幻想母亲的影子,在杂乱的拼凑中思索着母亲的样子,却始终找不出那种形象,如今,当他的亲娘就站在他的面前时,他竟不知如何来接受这个事实,望着关夫人那张凄楚的脸,半天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关夫人颤声道:“老梅,你说什么?”
  老梅大声道:“他就是你儿子关山月!”
  这三个字从老梅嘴里进落出来,不仅关夫人震荡不已,连仇独和叶震都骇惧不已,虽然他们早在狼谷见过这个年轻人,可是历经这些日子的转变,他们根本认不出关山月就是当年那个黑黝黝的狼童,关山月杀铁绝,修理浮游神,毁煞星堡的种种事迹早已传遍江湖,“关山月”三个字就像代表一股力量般的令人震骇,仇独和叶震刹时凝重起来,他俩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
  关山月目中也有些润湿,道:“娘……”
  这个字在他舌尖上打转,叫的真艰辛,多少年来,他渴望这份亲情,渴望着母亲的温馨,但他都是在冷清孤裘下独自而眠,多少个午夜梦回,多少个寒冷孤夜,他都在凄冷低泣中度过,而梦中的呢喃他向遥远的母亲倾诉自己的思念,低语那份渴望和企求,而他却从未真正喊过“娘”,那个“娘”字离他好远好远……
  关夫人激动的扑过去,道:“儿子——”
  她那纤弱的身子向前扑来,却被叶震的身形拦住,叶震手中的小刀已扬起,厉声的道:“不准动。”
  这柄小小的飞刀已将他们母子隔绝在两个地方,虽然近在咫尺,却有如天边那么远,无情的刀阻断了母子相会的感人情景。
  仇独冷冷地道:“小叶,不论是谁,只要想接近关夫人,你的刀就不要留情……”
  关山月忽然冷静了下来,他面上恢复了那原有的冷漠和孤傲,他长吸口气,淡淡地道:“仇朋友、叶朋友,还记得我么?”
  叶震一愣,道:“咱们没见过……”
  关山月哈哈大笑道:“两位真是健忘呀!在北地狼谷,两位和一些自认为是生死交的朋友,对付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对付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老疤,这些事在你们来说,已忘的一干二净,在我个人却是永生难忘……”
  叶震愣愣地道:“你是……你是……”
  他忽然想起那个狼童黑仔,一个尚不解事的野种,如今那个不起眼的孩子,居然就是铁血门的少主,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的手忽觉得很冷,心也似在凝结……
  关山月冷声道:“想不到吧,咱们还有见面的一天,各位对付我义父老疤的手段,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时时刻刻都想着各位,很幸运的,我见过花无情……”
  仇独面如死灰的道:“花无情怎么样了?”
  关山月满脸不屑的道:“你冷面公子的朋友都是些不要脸的东西,老花居然勾引杜三恨的老婆,不幸的很,老花碰上了我,我让他做鬼也风流去了……”
  那是很明白的告诉他俩,花无情已做了风流鬼,叶震和花无情的私交一向很好,一听到自己的老友居然死在关山月的手里,心里就有股子愤恨和难过,他挥舞着手中的飞刀,恨声道:“妈的,姓关的,我会宰了你……”
  关山月淡淡地道:“你或许能,但决不是现在,我劝你放下那柄小刀,否则,你往后连用刀的机会都没有了……”
  冷面公子仇独闻言大笑道:“朋友,你好大的口气……”★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