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江湖之狼》

第八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宝膳坊的酒香能传千里,它的酒香四溢,远远就能闻到,所以有人说酒香传千里,其实这只是说宝膳坊的酒好,能很远就品闻到,并不是真的能传千里,宝膳坊的酒好,菜肴更好,醇酒佳肴,使宝膳坊的生意兴隆起来,每日客来客往,座无虚席,许多慕名的雅士豪客俱聚集在这里豪饮作乐……
  在宝膳坊的珠缘房里,杨燕儿满腮艳红的举着杯子,向他的恩公——关少主举杯说道:“少主,承蒙援手,小女子……”
  布衣刀客摇手道:“别来这多客套,我们少主不喜欢……”
  关少主点头道:“燕姑娘,自助人助,这是令兄临终所托,虽然我们在敌对间,可善恶曲直,总有个是非,令兄临死能明了这个道理,颇甚安慰了。”
  云鹏连干了三杯烧刀子,道:“少主,咱们虽然在刚开始给了三绝帮一个下马威,但,那并不表示是咱们的胜利,我们必须要慎防他们的报复行动,江湖上都知道三绝帮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他们只要有机会报复,决不会轻易放过……”
  关山月沉思道:“我明白,咱们从不低估敌人,也不高估自己,但历经血连环和顾斌两件事,我相信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一定在等待最恰当的时机……”
  布衣刀客沉思道,
  “少主,咱们的人手是否太单薄了点……”
  关山月淡淡地道:“兵不在多,在精,能干的只要有几个已经足够了,铁血门重开山门,决不是滥收兄弟,咱们宁缺勿滥……”
  云鹏嘿嘿地道:“有许多江湖朋友已要求加入铁血门,咱们少主始终没有答应,主要的是要召集当年的老兄弟……”
  关山月长长一叹道:“老兄弟并不多了,死的死,老的老,要使铁血门恢复当年那种盛况只怕不容易了……”
  他双目倏地一寒,突然道:“门外站着什么人?”
  随着他的话声,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掀门帘子走了进来,这少年长的眉清目秀,双目溜圆有神,未语先笑,那洁白的脸靥上,有种令人神逸的笑意,他畏缩的走了进来,低声道:“诸位,让我躲躲……”
  云鹏一怔道:“光天化日下你躲什么?”
  那少年苦笑道:“有个很讨厌的人,盯着我不放,我被他追急了,所以才来这里……”
  布衣刀客呵呵地道:“你一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然那个令你讨厌的人为什么会紧追不舍?”
  那少年点点头,道:“不错,我只不过是偷了他们家那么一点东西……”
  云鹏大笑道:“你是做贼的?”
  那少年苦涩的道:“那不叫偷,是叫拿,如果我是贼,那浮游神屠玉又是什么东西?”
  云鹏双目一寒,道:“你是从浮游神屠玉那里来的……”
  那少年冷冷地道:“在这百里之内除了浮游神屠玉还值得一拿之外,我再想不出有哪家值得我去动手……”
  云鹏冷冷地道:“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哼了一声道:“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人家叫我小纪……”
  云鹏呵呵地道:“你要在这里避难,我们并不反对,不过能偷浮游神的东西的人,必定是天生大胆,那位屠玉的手段可是人见人畏,小纪,你到底偷了他什么东西?”
  小纪淡淡地道:“没什么啦,只不过是颗金边红眼石,传说这颗红眼石是藏区喇嘛庙里护庙神石,我看它挺漂亮,所以就顺手牵羊……”
  云鹏大笑道:“你倒很识货,金边红眼石天下就这么一颗,是喇嘛庙的至宝,浮游神屠玉为了它曾死了十几条人命,你将它偷来,只怕浮游神屠玉不会饶了你……”
  小纪却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当他鼻子里的哼声已逝,远处已响起吆喝的人声,只听一个粗犷的声音,道:“各位乡亲请原谅,我们是来找一个小姑娘,打扰之处尚请原谅,如果有哪位不肯买帐的,嘿嘿,屠家随时欢迎你来问罪……”
  这是威迫利诱,关山月闻言直皱眉头,小纪却神色苍白,他嘴里虽然说的挺硬,但真正听到人声后,又有点畏惧了。
  关山月轻轻一笑道:“小纪,我看你是躲不掉了……”
  小纪哼了一声道:“我才不怕呢!”
  关山月一怔道:“你不怕?”
  小纪一昂首道:“我怕什么?有你们几个在,浮游神屠玉也奈何不了我,不信,我召他们过来……”
  这个少年还真任性,话一说完,朝外叫道:“勾鼻子瞎眼的,我在这里……”
  他一叫无异将浮游神屠玉的手下全召来了,关山月绝未料到这个年岁与自己相仿佛的大孩子这么刁蛮,居然有意将他们扯进这个圈子,他眉头一锁,道:“小纪,你是想害惨我们……”
  小纪哼哼一声道:“我就是喜欢热闹,光我一个人唱独脚戏那多乏味,有你们几位那场面就不同了,至少浮游神屠玉的人不敢随便动我……”
  仅这几句话的功夫,门帘已被掀了开来,只见一个高大的汉子,浓眉大眼的往里面一站,目光正落在小纪身上,在这汉子身后尚有七八个执剑汉子守在门外。
  这壮汉嘿嘿地道:“你跑呀,纪小湄,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纪小湄呸了一声道:“马回回,别当我怕了你,要不是我有意让了你,凭你那双狗腿子哪能追上我……”
  马回回朝屋里一扫,道:“各位和这位纪小湄可有关系……”
  关山月摇头道:“没关系。”
  马回回一抱拳道:“得罪了,这个人是我们屠大爷的要犯,我们是奉屠大爷之命要将她带回去……”
  布衣刀客冷冷地道:“你们屠大爷要带谁我们不管,可是这是我们喝酒的地方,却不能让人随便给坏了酒兴,姓马的回子,此时此刻你最好让出去,等大爷们喝完酒……”
  马回回变色道:“你们不给屠爷面子……”
  云鹏冷哼道:“浮游神屠玉是什么东西?难道人人都要给他面子,他为什么不给我们面子?”
  马回回嘿嘿地道:“朋友,别为了一个娘们惹了一身骚,得罪屠家就等于得罪了半边江湖,往后你们走的路愈来愈窄……”
  关山月不悦的道:“你这是警告我们?”
  马回回嘿嘿地道:“我这是善意的提醒诸位。”
  关山月冷冷地道:“谢啦,姓马的,立刻滚出去。”
  马回回愤怒的吼道:“妈的,给脸不要脸。”
  随着他那愤怒的叫骂声,一缕刀光有若星空中闪过的疾电,蓦然自门外划了进来,这人刀法精准,瞄准关山月的肩上劈落,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布衣刀客的刀更快,在刀影一闪的刹那,他的刀已封了过去,叮然声中,已将那砍来的刀挡了回去,门外一个冷酷的中年人,淡冷的道:“想不到在这里会碰上玩刀的高手。”
  布衣刀客哼地一声道:“蜀燕三把刀,你大概就是三刀之首李灰灰了,不错,你刚才那一刀是很快很准,可惜你对错人了……”
  李灰灰目光闪亮,道:“能接我一刀的人不多,能讨了我这一刀更不简单;朋友,先报你的名……”
  布衣刀客冷冷地道:“那只怪你眼瞎了,李灰灰,带了你兄弟快滚,这档子事凭你们三把刀挺不下来……”
  李灰灰嘿地一声道:“我不信……”
  随着他的话,三柄寒光泛冷的刀有若殒落的星石般自三个不同的方位向布衣刀客挥斩而落,布衣刀客却在沉喝中,将手中的大刀闪颤出七朵明艳的刀花,硬是将这三刀给封了回去。
  马回回嘿地一声道:“想不到这里还真有高人呢……”
  他的手掌蓦地斜倒的拍出去,别看他个子高大,出手倒是很利落,那一掌看似柔弱无力,却将布衣刀客打的一个跄踉,几乎要摔倒地上。
  布衣刀客哪曾想到这个回子出手这么狠厉,更想不到他的出手那么没有声息,他愤怒的一挥刀,道:“妈的,你偷袭老子。”
  刀影泛起一片冷芒,从七个不同的方位罩向马回回,老马还真有点玩意,一个侧身已翻出刀幕之外,云鹏眉宇一皱,道:“怪不得屠玉敢这么嚣张呢,手下还真有几个人手。少主,咱们既然惹上了,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随你吧。”
  他举杯又啜了一口酒,然后又倒了一杯给纪小湄,举着杯子,道:“谢谢你给我们带来这么热闹的场面……”
  纪小湄忽然不好意思的道:“祸由我起,该由我承担……”
  云鹏却已长身而起,挥掌道:“老马,我看你是练的阴掌。这玩意很毒,武林中并不多见,咱俩都是玩硬功的,我来领教一下……”
  他的出手更快,更让人意想不到,马回回突然凝重起来,急忙推掌硬接云鹏这挥来的一掌,啪地一声轻响,两只手掌居然合在一起……
  马回回只觉胸前一阵翻涌,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他步子一阵浮动,咚地一声坐在地上,面容刹时苍白,李灰灰急忙上前,道:“老马……”
  马回回挥手道:“速回去告诉屠爷,咱们栽了。”
  李灰灰已挥起刀来,他身后的几个汉子全要往这里面闯,布衣刀客将门挡住,挥出两刀,连伤两个汉子,立刻阻止了他们的硬闯。
  他们这一吵一闹整个酒坊的客人纷纷逸去,店家一看是浮游神屠府出来的人也不敢上前干涉,李灰灰抱起马回回急忙退向门口,交给了另一个汉子,道:“速送老马回府……”
  那汉子抱着马回回就走,他走了一半又回身叫道:“屠老爷子来了。”
  云鹏的脸上忽然凝重起来,别人不清楚浮游神屠玉,他可清楚得很,人家的名可不是吹出来的,手底下还真有几下子,江湖上都知道屠玉是一方的霸子,否则凭他的恶行,只怕是早给干掉了。
  屠玉是个微胖的中年人,穿着一身黄缎子丝袍,面色红润的像个姑娘,他领着他那些手下,仅略略瞄了受伤的马回回一眼,道:“对手很硬……”
  李灰灰点点头道:“不知是哪里来的……”
  屠玉嗯了一声道:“能将老马伤成这个样子的人一定是个有硬功夫的,在地面上这种人物不多,纪小湄找这种人当靠山,所以才敢动咱们家的脑筋……”
  他边说边走了进来,一抬眼看见了布衣刀客守在门口,手中横着一柄长刀,眉宇不禁一锁,但他却没有停下身子的意思,依然含笑而行。
  布衣刀客冷冷地道:“我们少主在此,请勿乱闯……”
  他的刀已斜着划了出去,那是阻止屠玉的前去,谁知屠玉那微胖的身子只不过是移闪了一下,随意的避过这一刀,而右手略略那么一挥,竟逼的布衣刀客只有退后自避,而屠玉却已进了屋中。
  云鹏嘿嘿地道:“好身手,屠玉就是屠玉,出手就不一样了。”
  屠玉啊了一声道:“云鹏,原来是你,嘿嘿,回子这回输的不冤,他要跟你玩硬的,那是自讨没趣,嘿嘿……”
  他目光刹时落在纪小湄身上,继续道:“我屠某人的东西岂是随便拿的?你就是跑到天边,我还是能追你回来,女娃儿,跟我回府吧。”
  纪小湄呸了—声道:“别人怕你,我们纪家不怕你……”
  屠玉朝云鹏一拱手,道:“云兄弟,这个人我能带走么?”
  他真是个老狐狸,此刻绝口不提马回回受伤之事,反征询云鹏的意见,那是他厉害之处,云鹏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以屠玉此刻在江湖上的行情,他确实不愿意树立这样一个强敌。
  云鹏尚未答话,关山月已冷冷地道:“纪姑娘此刻是我的客人,如果她和你们屠家有何纠葛,也得等我们散了筵席再说。”
  屠玉双目一寒,道:“对不起,我尚未请教这位小哥……”
  关山月淡淡地道:“关山月……”
  屠玉心里忽然一沉,这真是人的名树的影,仅仅几个月的时间,硬挫血连环,计杀顾斌,夺回季宅的关山月,铁血门的少主有了威名,他呵呵地道:“原来是关少主……”
  关山月拱手道:“哪里,哪里。”
  浮游神屠玉双目一眯,道:“关少主,姓纪的丫头可是个攻心计的人,她故意找上这里避难,就是要我屠某人和你为敌,嘿嘿,我相信关少主也知道我们屠家在这一带的分量,咱们双方何必为这样的一个女人翻脸……”
  关山月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屠家在江湖上有多大的分量,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和自家兄弟在喝酒,你们那个马回子带了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要砍要杀……”
  他这番话可是实情,但在浮游神屠玉的耳里却觉得这少年人太狂妄了,居然不给自己这个面子,他神情—冷,嘿嘿地道:“少主既然不买帐,老夫只有自己拿人了。”
  关山月淡淡的道:“屠玉,别认为在你的窑口里,就可以这般自大,要拿这位姑娘,首先要问问我答不答应。”
  屠玉冷冷地道:“年轻人,你应当看看情势,在我后面站的有三把刀,另外还有颜仲、黑敖和老夫;虽然你们也不是弱者,拼斗起来,只怕是很难定论……”
  关山月嗯了一声道:“屠朋友是用人压我……”
  屠玉咽了一下口水,道:“不,我只是要你了解,今日形势对你并不利……”
  关山月长笑道:“那你错了,我关山月从不仗恃人手多少,但凭一股不惧不怕的脾气,任是千山万水也难不住我……”
  只听屠玉身后的黑敖怒叱道:“屠爷,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靠了云鹏给他撑腰,所以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我黑敖最看不惯这种毛头小子的习性,让我教训他……”
  在黑敖的眼里云鹏才是个真正难缠的人物,关山月不过是云鹏捧出来的毛孩子。他雄霸西川有年,江湖上提起川西黑敖谁不畏惧骇怕,他和屠玉同生共死多年,屠玉对他身手相当了解,一见他要出头,嘿嘿地道:“老黑,可要小心了……”
  黑敖嘿嘿地道:“屠爷,你连我都不相信么?”
  云鹏移身道:“让我来接你几招。”
  黑敖一挥手,道:“云鹏,你急个什么劲,这位关少主嘴皮子既能硬的像块烙铁,手底下一定也不会含糊,难不成他是个金钢嘴子豆腐手,光说不练……”
  眉宇皱了皱,关山月冷冷地道:“黑敖,贫嘴的结果会送命。”
  黑敖哼声道:“如果我黑敖死在你手里,嘿嘿,屠爷不必替我寻仇报复,因为我是学艺不精,怨不得人……”
  关山月点头道:“好气魄,有胆识。”
  黑敖哼声道:“少他妈的逞能。”
  这个黑敖在江湖上翻滚了几十年,但火气丝毫未灭,他打心眼里没将关山月放在眼里,右手五指一并,以掌代刀,运足了劲力向关山月劈去。
  关山月坐在位子上,他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找死。”
  他右手迅快的迎向黑敖,屠玉看的心里一动,觉得这年轻人的胆子太大了,黑敖的功力他非常的清楚,尤其他的手刀,更是威力雄浑,江湖能接他手刀的人不多,而这年轻人居然不闪避,反而迎了上去,他知道关山月要吃大亏了。
  两只手掌迅快的交触在一起,砰然声中,黑敖突然一声惨叫,那只手臂顿时垂了下来,额际上登时淌下了汗珠,他疾速的一退,道:“屠爷,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屠玉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黑敖苦笑道:“指骨全碎了,内腑受了伤,屠爷,真想不到姓关的年纪不大居然有那么深厚的内劲,往后要交手,咱们的人可要特别小心……”
  屠玉哼了一声道:“高手制胜并不靠几分蛮力……”
  关山月哈哈两声道:“屠爷有兴趣,在下愿意奉陪。”
  屠玉冷冷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好过,关山月,你不是聪明人,刚得罪三绝帮又惹我浮游神,嘿嘿,江湖上只怕容不得你混下去了。”
  他双目寒光毕露,道:“颜仲,你缠住姓云的,李灰灰带着你的兄弟截住布衣这小子,其余的抓那纪小湄,务必擒住她……”
  此人不愧是一方的枭雄,虽然折了一名手下,但头脑冷静,指挥若定,处理事情十分利落,他身后十几名高手,闻言之下已应诺一声,全展开了身形,各自拥上来。
  关山月立刻道:“布衣,掩护杨飞燕撤走,这里由我和云鹏来应付……”
  布衣刀客挥起刀影,道:“好。”
  他有拼命在即的脾气,应着满含杀机的李灰灰劈出—刀,急速的跃身抓起杨飞燕的手,往外冲去。
  李灰灰沉声道:“哪里走……”
  此时李灰灰和他另两个兄弟李勾勾和李和善合称三把刀,个个都是玩刀的行家,三柄刀迅快的合在一起,将布衣刀客困在中间。
  杨飞燕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早已吓的面若死灰,全身哆嗦,还是纪小湄冲过去扶着她,紧贴在布衣刀客身后,才没吓软了身子。
  关山月沉声道:“老屠,你要记住今日之事,铁血门错过今日决不会善了此事。”
  屠玉嘿嘿地道:“姓关的,今日你还想走的了么?”
  浮游神屠玉能在地面上称雄道霸,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一出手便知道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几招攻抢,关山月顿感压力很大,挥洒的掌劲中有着无比的杀机,但关山月却也不含糊,交手中依然逼得屠玉无法占便宜。
  云鹏对颜仲就轻松多了,他将颜仲逼的有点慌乱,颜仲的目的是缠住云鹏,尽量不与云鹏正面冲突,但云鹏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几下子已打了颜仲一掌。
  蓦地——
  空中寒影闪颤,关山月的铁血剑有若银弧闪烁样的挥了出来,屠玉在剑光下,面色苍白,他立刻自腰中解下一条长鞭,迎着关山月的长剑攻上。
  两人都是以快制快,俱施出了全身劲道,忽然半空中响起一声大响,紧接着是一阵浓烟火光,攻守在门外的屠玉手下发出一阵惨嚎,只听有人叫道:“全部住手,霹雳堂的人在此……”
  屠玉急速一退,道:“住手。”
  关山月冷冷地道:“咱们胜负未分,为何住手?”
  纪小湄已欢呼道:“好啦,我老哥来了,姓屠的再狠也发不出来了。”
  随着纪小湄的语声,只见一群全身红衫的汉子在一个威猛的年轻人率领下,朝这里行来,纪小湄高声道:“哥,我在这里。”
  那红袍汉子冷冷地道:“又是你惹的祸,若不是爹叫我找你,我才不会大老远的跑来这里。”
  屠玉嘿嘿地道:“你就是霹雳神火纪杰?”
  霹雳神火纪杰淡淡地道:“你屠大爷,咱们久仰了,承你这样照顾我妹子,霹雳堂没有什么好礼物送你,给府上送了几颗霹雳弹,如果屠大爷不乐,尽可找我们霹雳堂……”
  浮游神屠玉一震,道:“什么?你烧了我的房子……”
  屠玉正在骇震之时,已有一个家丁模样的汉子神色慌张的冲过来,高声道:“屠爷,不好了,咱们家给几颗火弹烧了,大奶奶,二奶奶,三奶奶全在呼天抢地的要你快回去……”
  浮游神屠玉跺脚道:“妈的,纪杰,这是血债呀!我浮游神屠玉和你何怨何恨,你居然烧了我的屋子。好,好,错过今日,我姓屠的一定去霹雳堂找你们兄妹算帐……”
  霹雳神火纪杰哈哈两声道:“随时欢迎,屠爷,我也告诉你,纪家的人不好惹,霹雳堂更不好斗,你最好是仔细想想……”
  浮游神屠玉已顾不得发狠,恶狠狠的瞄了关山月和纪杰一眼,挥挥手,带着李灰灰等人匆匆离去。
  霹雳神火纪杰拱手道:“舍妹顽皮捣蛋,承铁血门仗义援手,在下纪杰在这里见过各位……”
  关山月拱手道:“哪里,哪里。”
  纪小湄双目一闪,道:“哥,这位关少主的功夫可好着呢!你老妹子如果不是他帮忙,这一刻你再也见不着我啦!”
  纪杰笑道:“见不着你最好,省的烦心……”
  纪小湄摇首道:“好呀,老哥,你还真巴不得我死在姓屠的手里,看我回去不告诉爹才怪……”
  纪杰朝关山月道:“大恩不言谢,今日隆情厚谊,霹雳堂将永记心头,他日有能效劳的地方,定当义不容辞……”
  关山月笑道:“纪兄,太客气了。”
  纪杰双肩一轩,道:“霹雳堂还有事情要办,暂时告辞,改日由我纪杰作东,定和各位痛饮几杯……”
  霹雳堂的兄弟俱是年轻汉子,个个精神奕奕,全都是红袍罩身,冷剑斜背,整齐而有精神,纪杰领着他们闯东走西,的确闯出一番名声,纪小湄随着他哥哥身后向关山月挥手道:“关少主,我会再来看你。”
  关山月呵呵地道:“铁血门随时欢迎你。”
  云鹏望着他们渐去的身影,道:“霹雳堂威武勇猛,一手火药遍传江湖,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门派,只是这位霹雳堂少主纪杰今日看来似有相当的隐忧,仿佛有着很大的心事……”
  关山月沉思道:“咱们应和这种人多交往。”
  布衣刀客道:“江湖传这霹雳堂三爷霹雳苍龙人落煞星堡手中,霹雳堂久攻不下,可能还是为了这件事情……”
  关山月沉思道:“有机会咱们就帮他们一点忙……”
  他脑子里此刻忽然浮掠起纪小湄的影子,只觉这女孩子刁蛮可爱,有种令人难忘的思念……★潇湘子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