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火符》

第十八章 全义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从这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那八角形营盘的侧面,以及高耸的旗幡、林立的灯笼杆;这里,是一道生满杂草的突起麦地,严格算起来,已经是“妙香山”
  的范围了。
  谷唳魂伏身在杂草中,手托着下巴凝望了一阵,又吃力的翻仰过来,在姿势的转换间,他尽量小心不碰触到身上的伤口。
  神色有些委顿的玄三冬半张着眼皮,无精打采的问道:“怎么样?可看到什么动静?”
  谷唳魂怔怔的仰望天空,而天空是一片亮丽的湛蓝,几缕云絮那么洒逸的舒展在高处,显示着恁般无忧的爽朗,但他的心情却刚好与此时的天候成反比,竟是如此阴霾密布,沉晦滞重,秋高气爽的景观,在他眼中,已完全失去景观本身的意义了。
  爬近了一点,玄三冬以为谷唳魂不曾听到他的问话,嗓门略略提高:“我说,可看到什么动静没有?”
  谷唳魂摇摇头:“没有。”玄三冬沙着声道:“辰光也已不早了,谷老兄,也不知道卜大兄那边到底应付过去没有?表面上又半点征候不现,这不叫急死人么?”
  谷唳魂低沉的道:“对卜天敌,我极有信心,照目前的平静情况看来,他似乎已经瞒过了严渡——”玄三冬却忧心忡忡的道:“姓严的老奸巨滑,手段狠毒无比,就算他发现了破绽,亦必定会阴着下手,不见得露出什么端倪,你别看眼前平静,说不准姓严的已将卜大兄制住了亦未可言!”
  半坐起身子,谷唳魂缓缓的道:“你还不大了解卜天敌的为人个性,他不但机敏果敢,反应尖锐,更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当他答应了你一件事,便绝对会有交待,玄兄,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玄三冬不以为然的道:“万一他吃姓严的做翻了,便想对我们有所交待,却又如何交待法?”
  谷唳魂严肃的道:“症结就在这里,玄兄,万一卜天敌失算失败,他也会给我们一个警兆,无论以任何方式,他都将竭力表达出他想告诉我们的某些意念—
  —”玄三冬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姓严的已经要了他的命呢?”
  谷唳魂阴凄凄的笑了:“即使如此,卜天敌也会显灵给我们看,至少,他在精神上会给我们若干感应,用一切超乎自然的法子来点化我们、提示我们……”
  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玄三冬觉得背脊上一股凉气沿升:“子不语,怪刀乱神,我说谷老兄,你可千万别相信这些鬼魂显灵的传说,人他娘一朝死了就是死了,哪来的精魄可言?这种子虚乌有的事,你要当了真,未免就透着笑话啦!”
  谷唳魂叹息一声,道:“我并不迷信怪刀乱神之说,但我却相信心灵上的感应,直觉上的沟通,玄兄,那是情到深处的契合,爱到极致的回响,是一种灵魄间超越时空的呼唤……”
  玄三冬脸色发青,愣愣的瞪大眼睛望着谷唳魂:“谷老兄,你、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谷唳魂苦笑道:“你以为我有些失常?不,玄兄,我比任何正常的人都正常,比每一个清醒的人都清醒,更不是因为在形势横逆之下而有所幻想,我只是要向你说明,人,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构体,有时候人的精神力量往往会有难以思议的实质表现,那也是意志的发挥、信念的延伸,你看不见,但它的确在那里……”
  摸摸自己的额头,玄三冬打着哈哈:“我真被你弄迷糊了,好在卜大兄不一定就出了事,咱们可不能在这里老替他朝坏处盘算,搞不好,他还当在咒他哩!”
  谷唳魂静静的道:“我心中十分坦荡,我不认为卜天敌会出事,起码,他现在还没有出事。”
  玄三冬道:“谷老兄,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你身上的伤,碍不碍事?”
  谷唳魂道:“你要听实话?”
  玄三冬道:“当然。”
  低头瞧了一眼自己身上斑斑的血渍,而血渍早已干涸,凝结成紫褐色的痂块,谷唳魂的唇角痉挛了一下,沉重的道:“要是再有像‘闸刀隘口’那样的拼杀,恐怕我就搪不过了,这身伤牵筋动骨,最少影响到我平时所能发挥的四成功力!”
  玄三冬呆了一阵,道:“这不比我预料中的更要糟?”
  谷唳魂道:“到了关口上,或者由一股气撑着,能表现得强一点也不一定。”
  玄三冬悠悠一叹:“谷老兄,你太苦了,‘大虎头会’只要多一个似你这般赤胆忠肝之士,事情便不会闹到这步田地,老天的眼,可要善恶分明碍…”谷唳魂笑了笑:“天助自助之人,玄兄,眼下还得靠我们自己挣口气才行!”
  玄三冬脸色晦暗的道:“你放心,谷老兄,我一条命,横竖是交给你了,咱们一起豁吧!”
  谷唳魂深沉的注视着玄三冬好一会,才又翻伏回去,探望着下面营盘的动静——营盘附近,仍旧是那么安静、那么僵寂,甚至连一条人影都看不见,但谷唳魂知道,营盘里正匿藏着他两个最亲近的人,他的父亲、他的挚友;营盘像是一座八角形的巨墓,却不知将他最亲近的这两个人安置在什么角落。
  时光总是留不住的,它总是在悄悄的消逝,终于——玄三冬的声音响起。
  “谷老兄,和卜大兄约定连络的时间,就快到了!”
  是的,秋日苦短,先前还那么亮丽的蓝天,此时已自西方浮现出层层霞霭,而白絮般的云缕,不知何时也扩展成一抹抹的灰翳;又起风了,秋风不但寒峭,尤其萧索,驰马挥刀、饮血搏命的情景,不是大多发生在这个时令中么?
  极西的霞彩辉映着枯树萎草,染上那种若真似幻的血红,荒烟迷漫里,酷厉的氲氤笼罩着人心,不须有瑟缩的秋风唱合,境况已泛着惨烈悲凉;每到黄昏,象征着一日的结束,而每在黄昏,又何尝不表示着许多事物的终了?
  回头眺处,故人何在,如今,卜天敌正有着这样落寞忧伤的情怀。
  时间已经越来越迫近了,但他依然一筹莫展,在严渡的严密防范之下,他仍不知谷唳魂的老父身在何处、仍不知对方的虚实深浅,更甚者,他连对方将他以什么身份看待都不能确定,他只是独自待在这里,形同软禁。
  事情到了这等地步,时机逼到目前的光景,他实在想不出要用什么法子不露痕迹的去达成目的,多少年来,他是头一次困惑了。
  再三考量又再三筹思,终于,他咬了咬牙——除了硬豁出去,别无良策,虽然,他比谁都清楚硬豁出去的后果可能代表什么,但舍此之外,决无希望,他不能老是呆在茅屋里,他回来的任务不是只叫他缩处一隅的。
  深深吸了口气,他大步走到门边,刚刚伸手推门,斜刺里一条人影窜了上来,冲着他微微躬身,口词十分尊敬的道:“掌门有事?请吩咐小的侍候就行。”
  来人是勇杰,卜天敌内心冷笑,这不真成软禁啦?姓勇的不是在监视又是什么?他表面上却声色不露,和颜悦色的道:“你倒殷勤,老弟。”
  勇杰哈着腰道:“堂主有交待,要小的好生侍候着掌门,小的不敢怠慢。”
  招招手,卜天敌笑道:“有点小事想问问你,勇杰,你进屋里一下。”
  勇杰脸上木然的道:“恐怕小的所知不多,会引得掌门生气。”
  卜天敌故作豁达的道:“我不是那么没有涵养的人,而且,我只是闷得慌,想找个人聊聊天罢了,你知道的便说,不知的莫讲,我怎会怪你?”
  当勇杰跟着卜天敌进了屋里,神态上却是一派谨慎戒惕的凝结,卜天敌看在眼里,不觉好笑,他敢打赌,这姓勇的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待干的是什么勾当。
  往竹床上一坐,他闲闲的道:“把门关了。”
  勇杰略一迟疑,还是过去将门掩上,然后,垂着双手站在床边,模样似在静候发问,骨子里却早已揣摸停当了回答的内容——他两眼望着地面,好一副笑里藏刀的奴才相!
  卜天敌神色安详的道:“勇杰,你一向来都跟着严堂主的么?”
  没料到人家会有这么一个问题,勇杰迅速的考虑了一下,认为无妨直言:“是,小的一向是追随在堂主左右。”
  卜天敌道:“有好些年了吧?”
  点点头,勇杰道:“算起来,再有两个月就满七年了。”
  “哦”了一声,卜天敌笑吟吟的道:“如此说来,你算是严堂主的心腹啰?”
  眉宇间极快的掠过一抹得色,但这勇杰却赶紧端整面容,小心翼翼的道:“回掌门的话,小的不过是堂主身边的一个跟班,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侍卫而已,说到心腹二字,小的如何够得上格?”
  卜天敌两手交叠腹前,慢吞吞的道:“心腹就是可以共机密、委私隐的人,倒不在乎地位高低、职务大小,而越是对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的大人物,他的隐密才只有他身边的人能以知晓,比如说,皇帝身侧的太监、小姐使唤的丫鬟,或者是替账房先生端洗脚水的童厮,这些人,出身极低,但份量却重,往往与他们的身份成反比……”一番话听在耳中,勇杰有些不大是滋味,然而却不敢形诸于外,仅有唯唯喏喏的回应:“是,是,掌门的说法,自有道理……”卜天敌道:“所以说,我把你视为严堂主的心腹,并不为过,其实,你若不是严堂主的心腹,他也不会把这件大事,一力交付你办了!”
  微微一怔,勇杰警觉的道:“掌门高抬小的了,小的尚不知堂主曾将何桩大事交付小的去做?”
  卜天敌笑得十分和蔼的道:“就是这件事呀——叫你好生监视着我,你说说看,这还不算件大事么?”
  猛的退后一步,勇杰脸色已变,却仍强持镇定,吸着气道:“掌门误会了,也言重了;掌门乃是堂主礼聘来此、相助一臂的高人上宾,堂主一心巴结奉承都恐不及,如何敢于如此冒犯?这是大忌讳,堂主决无此意,小的亦不敢苟同——”
  卜天敌淡淡的道:“果真如此么?”
  勇杰额头见汗,他赶忙道:“堂主对掌门倚重甚深,礼遇逾常,掌门通达人情,洞烛世故,应能体察,小的敢说,堂主断无丝毫不敬之意……”卜天敌道:“假如这样,何不开诚布公?”
  勇杰不免迷惑的问:“小的不知堂主对掌门何时何事有过避讳?”
  卜天敌单刀直入的道:“比如说——为什么不告诉我谷唳魂的老父如今囚禁何处?不公开说明我方实力布置的情形?这种种般般,显然严堂主是有心隐瞒不提,也就是对我不够信任,大家同属一个团体,一个阵营,却如此疑神疑鬼,处处设防,更且派人假侍奉之名行监视之实,这还叫什么待如上宾、礼遇逾常?勇杰,你亦是个老大不小的人了,岂不觉得这等说法形同笑话?”
  抹了一把汗水,勇杰连连后退:“掌门果是误会了,堂主如此施为,缘因顾及全盘行动的保密,里外计划的周全,不独是对掌门,任何人亦无以窥悉整个大局详情,掌门宽谅,小的已经说得太多,尚容告退——”卜天敌人坐床沿,神清气闲的道:“你要走了?别这么急,再聊一会才去向严堂主密报我们谈话的内容也不叫迟,我保证,没有人会去抢你这件功劳!”
  勇杰脚步不停,形态仓皇:“小的不敢,堂主亦不曾有此交待,掌门包涵,小的还有事要办——”卜天敌微微一笑,目注将到门边的勇杰,不紧不慢的道:“我没有叫你退下,你就不准退下,勇老弟,在我同意以前,你以为你真出得了门?恐怕连你们严堂主也不敢打这种包票!”
  蓦地打了个冷战,勇杰宛如全身触电般顿时僵立当地,他面容扭曲,双目鼓瞪,像是自己在和自己挣扎着,连舌头都打了直:“你……掌门,卜掌门……你想干什么?”
  卜天纹丝不动的坐在原处,正眼也不看向勇杰,只冷冷的一句话抛出:“回来!”
  就如何受了魔制,勇杰心里是一千个不甘、一万个不愿,却是身不由主,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般,一步一步磨蹭着走回卜天敌面前。
  卜天敌的目光已变得冷锐与阴寒,视线投在人身上,活脱就像两把利刃,足以穿心透骨,他瞅着勇杰,腔调僵硬得令人头皮发麻:“勇杰,我们也不必兜着圈子打哑谜了,大家实话实说,我问完了我该问的,随你怎么办都行,但只要你有一句谎话,我就会叫你死得尸骨不存,我的意思你明白不?”
  勇杰暗里错着牙,表情却是诚惶诚恐:“掌门,你有话尽管问,小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掌门无须如此声严厉色,以掌门与堂主的关系,小的又何敢稍有隐讳?”
  卜天敌冷冷的道:“不用给我来这套片儿汤,是怎么回事你自家心里有数,我话已经说在前面,勇杰,到时候你想玩花样,可别怪我言之不预!”
  勇杰还待打马虎眼拖延时间:“掌门,但恁我们堂主同你的交情,小的也知道掌门不会过于难为小的——”哼了哼,卜天敌道:“我和你们堂主,除了钱上没有交情,现在连金子银子我都不要,就更无交情可言了,你要搞清楚这一点,眼前便能少吃许多苦头,勇杰,犯不着自己替自己找罪受!”
  勇杰脸孔泛青,结结巴巴的道:“掌……掌门,这算怎么……怎么回事?你怎的,呃,忽然就变了?”
  卜天敌重重的道:“小废话,如今是我来问你,轮不到你来发问;头一桩,谷唳魂的老父现下人在何处?”
  惊恐的看着卜天敌,勇杰大张着嘴巴,一边面颊不住的抽搐:“你,你问这些作甚?莫非……莫非……你,你和姓谷的同一条路,是来此卧底的?”
  卜天敌阴森的道:“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勇老弟,谷唳魂的老父如今人在何处?我决不再问第三遍了!”
  拼命吞咽着口水,勇杰的身体难以自制的簌簌颤抖着,他的一双眼珠子却连连打转,神色也在迅速变化,显然,他是另有打算!
  卜天敌当然不容他另有打算,但见卜天敌坐在床沿的身子往上一起,勇杰才待跃闪,疾风拂处,不知怎的一条左臂已到了人家手里,姓勇的闷嗥半声,右膝一弓,暴顶对方下裆,而卜天敌双手倏撑猛扭,“喀嚓”一声便生生拧折了勇杰的左臂——勇杰那只弓顶的膝盖,也只是才起便又瘫垂下来!
  那种锥心断肠般的痛苦,使得勇杰张口就待呼嚎,关节却拿捏得这么准,一团撕裂的床褥迎口塞进他的嘴里,塞入的势子是如此急速踏实,褥布深入喉腔,不但将呼嚎窒逼成了呻吟,差一点更将勇杰憋过气去!
  十二记耳光融为一响,打得勇杰口鼻喷血,碎糜纷溅,卜天敌随手扯出勇杰嘴里的褥布,抬脚把人踹翻,然后,他坐回床沿,轻拂衣袖:“骨折的痛楚,仅在于折断的那一刹,过了那一刹,便较容易忍受,勇老弟,此刻你应该觉得舒坦些了,也不会再有叫喊的欲念,嗯?”
  勇杰跌坐地下,头发披散,满脸是血,他的左臂形状怪异的扭曲着,软搭搭的吊悬摇晃,面孔五官歪斜,一边拉风箱似的在喘着粗气,鼻涕口涎更不停的往下流滴……这副模样,乖乖,算他还是个活人吧,看上去亦只是个半死的活人了!
  卜天敌恍若不见,目光平视向草墙上的某一点:“早警告过你,别想玩花样,莫动歪脑筋,你打谱试上一试,这就是结果了;假设你自认有种,愣要装好汉撑到底,也行,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少牵扯肝肠的零碎玩意可以拆卸,你不怕受罪,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勇杰偏过头去,拿一脸的血污涕泗擦在自己肩头,喉咙间呼拉着一口痰,光景是随时都可咽气的德行,端的扮出那份奄奄一息!
  卜天敌冷峻的道:“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便是你另一条手膀子!”
  抖索了一下,勇杰的痛苦不止写在脸上,也流露在眼中,他颤着声道:“卜掌门,有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我们堂主?光是作践……作践我们这些小角色,称得起哪门子……英雄?”
  卜天敌道:“我没有时间和你扯闲淡,姓勇的,你既不说,我也决不多求,你就带着你对严渡的赤胆忠心,到阿鼻地狱去表二十四孝吧!”
  说着话,他霍然站起,伸手就按上了勇杰的右肩,这俄顷间,勇杰像是一下子泄了气,整个人显而易见的委顿下来,嘴唇翕动着,有如一条涸辙之鱼:“好,好……我说,你不要再折磨我……我说就是!”
  卜天敌生硬的道:“你已经耽误了我不少辰光,勇杰,我没有耐心让你再玩任何花巧,你千万记住,实话实说,要不然,连老天爷都不知道你会落个什么下场!”
  勇杰打了个哆嗦,吸着气道:“那谷老头……人还在这里……”卜天敌紧张着问:“什么地方?”
  吞了口唾液,勇杰艰辛的道:“就在营幕内左手第三个间隔里……”眼神倏冷,卜天敌的语声迸自齿缝:“勇杰,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不相信你的话——第一,我和严渡曾在营盘内交谈很久,正好面对那三处间隔,但从头到尾,就不曾闻及其中有任何声息动静传出;第二,三处间隔位置既不隐密,亦不坚固,以谷老爷子的重要性,严渡断断不敢如此粗心大意,漠然处置,你拿着这等粗编滥造的谎言来欺骗我,未免把我看得太肤浅,也将你自己估得过于高明了——”骇然摇头,勇杰急忙分辩:“掌门,卜掌门,小的所说,句句是实、字字不虚,小的可以赌咒起誓,以性命担保,小的绝对没有欺瞒于你,卜掌门,你若不信,可以亲往察看……”那抹笑像渗着血,卜天敌道:“我会去察看,勇老弟,在宰了你之后,我当然会去察看!”
  勇杰的面孔似是变了形,他匍匐在地,嘶声低嗥:“我说的是真话……卜掌门,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说的全是真话碍…”卜天敌的两眼中闪动着赤漓漓的光芒,他俯视勇杰,缓缓的道:“真话要有合理的支持,你无法解释其中疑点,就是谎言了!”
  猛然仰起头来,勇杰似在悲嚎:“是你逼我说的,卜掌门,那谷老头,已经死了!”
  宛如当顶响起一记焦雷,卜天敌不由全身震晃,眼前发黑,他僵窒了片刻,才勉强控制住情绪上的激荡,声音空洞的问:“你是说,谷老爷子他……死了?”
  勇杰抖索索的道:“死了,是前晚上死的,嚼舌自尽,一口浓血呛进咽喉,连救都来不及就咽了气……”卜天敌双手冰凉,脸庞苍白,一时间,他竟觉得如此虚脱,如此飘浮:“也好……死了也好,对他老人家,对谷唳魂,都算有了解脱……”勇杰没有细听卜天敌的呢喃,只顾着怎么证实自己的话不假,借而保住性命:“卜掌门,这总该可以解开你的疑窦了吧?一个死人当然不会发出声响,对一个死人亦无须加意防范——刚才我不敢明说,是怕你迁怒于我,拿我泄恨出气碍…”卜天敌沉沉的道:“那严渡,真是深沉阴险得可怕,这一桩血腥惨事,他竟仍能泰然自若,丝毫不显于神色……”勇杰半跪地下,仰着脸呐呐的道:“我们堂主一向如此,天大的事,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定了定心神,卜天敌道:“这‘妙香山’前的一关,严渡都邀了些什么角色在此?”
  勇杰好像在思索着脑海里存记的那些个人头人名,他身体微一蠕动,正待开口,茅屋草门已无风自启,迎门而立的,赫然是严渡那魁伟的身躯与重枣般的笑脸——丝毫不见恶意、宛似春阳融雪的笑脸。
  于是,勇杰的四肢突兀拳曲,全身抽筋也似缩成一团,人不止在颤抖,更在痉挛,一张面孔白中透灰,鼻口间“吁”“吁”出气,那情景,非仅像个半死的人,简直就和个死人差不多了。
  畏惧是人性的弱点之一,对某项或某些事物,因人各不同而产生迥异的畏惧心态,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一个人怕一个人怕到这般地步,却未免过份了,也因为如此,越见严渡的控制手段与统御伎俩是如何狠毒残暴,天底下,除了以生命要挟、用酷役驱策,还有什么更能将人操纵到这等程度?
  卜天敌两眼毫不稍瞬的凝视着当门而立的严渡,形态并不激动,更不惊恐,流露在他脸上的,只是憎恶,只是痛恨,由衷的憎恶、至极的痛恨。
  两人对视了一会,严渡忽然叹了口气,背着手走进屋里,他看也不看蜷曲地下,吓得半死的勇杰一眼,管自十分惋惜的冲着卜天敌摇头:“想不透,卜兄,真叫人想不透,像你这样有名望、有地位的人物,又是我们重金礼聘而来的帮手,怎么会和谷唳魂扯上牵连?这简直是做梦都没法梦上的事,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谁向我提我都绝对不会相信!”
  卜天敌平静得超乎异常的道:“你太谦了,我并不认为你对我有这么完美的信任,我也并不认为个人的行止底蕴掩饰得如此天衣无缝,严渡,你说是么?”
  严渡以一种充满恳切的形色道:“老实说,卜兄,不只对你,对任何人我们都无法完全加以信任,人心易变,人性无常,有太多的因由来改变或引诱人的意志与信念,所以不论对谁,我们必须预留退步,避免肘腋生变,应付不及,在此之前,你是过于敏感了些……”卜天敌淡淡的道:“难道说,你对我从‘闸刀隘口’回来之后的说词,毫不生疑?”
  严渡双手互握,和缓的道:“当然不会全盘相信,但也只是怀疑你老兄在拼斗的细节或临场的功过上有所饰言,却不曾联想到你根本的企图与身份;我已经派人前往隘口附近寻找麻无相他们几个的尸体,由他们身上的伤口来查证卜兄你的说词正确与否,如今派出去的人尚未回转,你这里——唉,却已给了我们答案……”卜天敌幽冷的道:“大概是我逼问勇杰的时候泄了底?”
  点点头,严渡道:“不错,这里是荒山僻野,声浪容易远传,况且地方不大,你隔壁的茅屋又住得有人,像老兄你如此肆无忌惮的严刑逼供,除非我们又聋又哑,岂会毫无所觉?再说,勇杰照规定该守在你门外七步左近,离开的时间不准超过炷香辰光,他人逾时不在位上,你房里又一片鸡毛子喊叫,我能不来看看?
  没有料到的是,我这一来看,竟看到这么一个令人伤感的结果……“略略一顿,他又接着道:“形势有这样的演变,卜兄,只怕亦是你未曾料及的吧?”
  卜天敌不带丁点笑意的一笑:“我如此施为,你当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不,我当然知道。”
  严渡看着卜天敌,道:“照你所说,你是有意暴露你的身份及目的了?”
  卜天敌轻喟着道:“虽非有意,却无从选择;用这种方式探索我想获知的消息,固然稍嫌粗鲁急切,而且不可避免的带着泄底的危险,但无庸置疑,这却是最快速又直截了当的法子,严渡,我想知道的事,至少已知道了一半!”
  阴鸷的笑笑,严渡道:“那另一半——我方实力深浅及布署情形,你不打算知道了?”
  卜天敌道:“你会告诉我。”
  严渡眉梢微扬:“我会告诉你?卜兄,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必然紧张,却不该紧张得想入非非,有关这等机密,我怎会自己泄漏给你?”
  卜天敌沉着的道:“来这茅屋之前,严渡,你可能独个挂单而至么?你一定早已调兵遣将、有所准备,因为你也料到事情有变,不会是个好收场,而要对付的目标是我,你更不敢掉以轻心,由是在你认为有把握、有份量的角色,就顺理成章的摆直出来了,这不等于你亲自告诉我你的实力内涵了么?”
  怔了半晌,严渡才惋叹的道:“卜兄,你委实不简单,也的确是个人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钻这种牛角尖,走向这条绝路!谷唳魂与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我亦不相信他有能力许你比我们更高的好处,我们合作得一向愉快融洽,这不是挺完满的么?
  你老兄半截腰上却玩了这一招,不但令人遗憾、尤其为你不值……“卜天敌肃穆的道:“人世间有许多事不能用有形的价值去衡量,人世间也有许多人采取了各种不同的报酬基准;严渡,财富是好东西、是好条件,但人与入之间的回馈内容还有别的,譬如说,情感、道义,以及惺惺相惜的敬爱等等,我和谷唳魂,便有着这种精神上的契合。”
  严渡摇头道:“说这些,你不嫌过于空洞?财富可以给你看得见、摸得着的享受,财富可以为你重建人生,而情感、道义、同什么惺惺相惜的敬爱,又值几个钱一斤?”
  卜天敌道:“这就是我们互不相容的地方,严渡,我们的想法南辕北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吁了口气,严渡道:“有件事我想弄明白,卜兄,你与谷唳魂,看来还真有几分交情?”
  卜天敌道:“情谊至深。”
  拍拍自己脑门,严渡喃喃的道:“我却被蒙在鼓里,一点也不知道,这不是请鬼上门是什么?”
  卜天敌道:“智者千虑,亦有一失,严渡,你很聪明,但却并非你想像中那样顾虑周全!”
  沉默片歇,严渡苦笑道:“你要做的,已经做了,卜兄,我却不知道经过这番辛苦,你又能有什么收获。“卜天敌道:“至少我已获悉谷老爷子的死讯,以及大概明白了你这边有些什么人手。”
  严渡道:“卜兄,恐怕你知悉了也是白搭,因为你不可能有机会把消息传送出去。”
  从床沿上站起来,卜天敌形色凛然的道:“或者不能把消息全部送出,然而只要能表达一个信号,足以令谷唳魂趋吉避凶,不致坠入你布下的陷阱,我的心愿就算完成了。”
  严度凝注着卜天敌,久久无语,脸上的阴霾却越来越浓重了。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