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火符》

第十六章 反戈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从微闭的眼睑隙中注视着范子豪前行的背影,卜天敌拿捏着时间,不紧不慢的冲着树顶上开口道:“麻兄,事情了结啦,你攀在那枝顶上也不嫌冻得慌?”
  一条白晃晃的人影从枝桠间飘然而下,连声音亦都白惨惨的透着那样的淡漠无味:“看你和范子豪谈得高兴,我就用不着在这一刻来凑热闹了。”
  卜天敌显得有些吃力的坐直身子,往隘口那边瞥一眼,只望着暗影中的麻无相:“好不容易交了这趟差,麻兄,大伙都该轻松轻松才是,你也可以宽心啰。”
  树底下的麻无相没有回答,深郁的夜色笼罩着他的面容,也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却缓缓走近卜天敌这边——虽是如此寻常的移动,竟然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慑窒气息,仿佛他人在哪里,一片肃煞便扩张在哪里了。范子豪来到隘口近侧,果然看到两个人一仰一俯的横在地下,他没见过谷唳魂,当然更不认得玄三冬,可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割下两颗人头回去交差,自有认得的主儿加以分辨。
  不自觉的露出狞笑,范子豪凑上几步,首先选择个子较大的身躯下手——正是屏息装死的谷唳魂——他腰背微弓,伸手拔刀出鞘。
  “铮”的一声脆响起处,铜鞘内的宽刃短砍刀固然蓝光闪泛的拔了出来,但就在暗簧响动的同时,范子豪骤觉握着刀柄的手心一麻,好像被什么尖细的针芒刺了一下,不很痛,然而感觉上却有些古怪!
  初起的反应是讶异,继之而来的就是惊疑了,他迅速以左手两指拈捏刀尖,接近眼前,打算仔细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扎了他这一下——仰卧于地的谷唳魂便在此时暴腾而起,压在背后的双刃斧瞬间凝成九道光带,九条光带又合为一束,狂猛至极的单劈范子豪!
  一边俯趴着的玄三冬更不犹豫,他贴地旋卷,手上的锥锋居中疾推,锥尖破空,甚至引发出“哧”“哧”裂帛之声。
  一刹那,范子豪什么都明白了,他出力大吼一声,却骤然发觉音带沙哑,喉咙里宛似被稀泥糊住了一样,他慌乱之下奋劲回转,谁知腰腿间一片僵木,滞重得像拖住一付千斤担,不仅如此,他手上捏住的砍刀也因为突兀的失力而坠落,他想伸手拔取肩后的“金背劈山刀”,任他在须臾里挣得冷汗满头,亦只能把手臂抬到耳边。
  仿佛是受到什么恶毒的禁咒,仿佛是遭到哪一个冤魂厉鬼缠住身子,范子豪斗然惊悟他竟无能为力了,对一切都无能为力了。
  血肉在斧刃的挥掠中横飞,在尖锥的刺戳下翻回,没有嘶嚎、没有悲喊,有的,端是刃器切肉时的悸心闷响。
  麻无相凝目注视着隘口忽起的一抹寒光,他两眼中的神色也立刻变得与那抹寒光同样的森冷凌厉。
  卜天敌的身形快不可言的逼近——似是他原来便在这么接近麻无相的位置一般,一对乌黑透青的大鹰爪无声无息的于眨眼下挑扣麻无相身上十二处要害,出手之精绝狠辣,纯系一些要命的杀着!
  魁梧的躯体猛然缩成一团——宛如一个突兀戳破的猪泡胆,那么大的一个身子,竟在顷刻间便蛰窝到恁般窄小的面积,抛弹空中,闪腾丈外。
  蒙蒙细细的像是一阵带着水份的雾气飘拂在头脸上,卜天敌知道这不是雾气,这是血丝,因为雾气不会泛着温热、不会有着铁锈般的味道。
  这是说,麻无相已经负伤了,卜天敌的猝起发难虽然未竟全功,到底也收致部份效果,好歹总算是伤了对方。
  但是,卜天敌却没有一丁一点沾沾自喜的感觉,相反的,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沉重、非常戒惕——他十分清楚麻无相的武功造诣,更十分清楚麻无相的残酷凶狠,一击不中之后,恐怕再求得手,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了。
  现在,麻无相站在十步开外,一声不响的望着卜天敌,夜暗中,除了他双目里偶而闪映的光芒,看不出他另外的形色。
  谷唳魂与玄三冬已经从隘口那边急匆匆的奔了过来,两个人才一靠近,便扬起一股扑鼻的血腥味——却不晓得是人家身上的血,还是他们自己身上的血。
  知道两个人赶到了,卜天敌却决不顾视一眼,他毫不稍瞬的盯着对面的麻无相,并尽量使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稳顺畅。
  用力抹了把脸,谷唳魂站到一边,喘吁吁的低着嗓调道:“姓范的也已摆平了,天敌,你这里似乎不怎么顺手?”
  几乎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卜天敌嘴皮微动,声音轻细:“原在意料之中,麻无相果然难缠,唳魂,只怕尚须一番周折!”
  打量着站在那边的麻无相,谷唳魂谨慎的道:“这家伙莫不成吃了秤铊铁了心,非要和我们熬到底不可!”
  卜天敌艰涩的一笑:“看样子不会错,这原非能以妥胁的事,再瞧他的反应,怕是更不可能妥胁了。”
  谷唳魂错着牙道:“那就豁起来看吧,我敢断言,姓麻的今晚上侥幸的机会不大!”
  站在谷唳魂旁边的玄三冬,不由伸出舌头润了润嘴唇,嗓门沙哑的道。
  “如今是要命的关头,谁也信不过谁,就算姓麻的屈意输诚,我们亦不能放人,高低干倒了算完!”
  卜天敌以眼角飘了玄三冬一下,虽不是责备,却淡淡缓缓的道:“你不明了麻无相这个人,他决不会与我们化解言和,你现在想的,也正是他所想的——决不能放人,高低干倒了算完,你这一位,约莫就是玄三冬吧?”
  玄三冬微窘的哈哈腰,低声道:“正是在下,对卜大兄,在下却是久仰了。”
  卜天敌没有答腔,因为麻无相开口了:“为什么?卜天敌,你告诉我,为什么?”
  声音仍是冷冷清清的,没有气愤、没有激动,也没有亢烈的韵味,像是一捧雪、一片霜,寒凛而幽淡,不带丝毫七情六欲。
  卜天敌提高声音道:“你必须知道么?”
  麻无相的语调宛如深谷井中的回响,透着几分飘忽悠远:“我想我应该知道——卜天敌,当我要杀这个人,或者被这个人所杀之前,至少我有权明白,其中到底为了什么因由?”
  静默了一会,卜天敌似是在理顺他的思维,斟酌着他的措辞:“人活着,总有几个交心交命的朋友,或是情感上的联系,或是道义上的负托,不管为了什么原因,这种朋友都是值得以生死相共的;有些人有几个像这样的好朋友,是公开的、尽人皆知的,但有些人有几个这样的好朋友,外面却不一定都清楚,算是隐密的了,麻无相,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麻无相平静的道:“你是说,谷唳魂或玄三冬便是你这样的朋友?足以共生死,却极少有人知晓你们之间的渊源!”
  卜天敌道:“不错,和我有这层关系的人是谷唳魂。”
  忽然叹喂了一声,麻无相道:“卜天敌,你向来是个极聪明、也极有见地的人,这一遭,竟然做出这种傻事,非但不值,也实在过于愚昧了卜天敌淡然道:”
  怎么说?“麻无相低缓的道:“人间世上没有真情,亦没有挚意,有的只是现实与利害,摸得到抓得住的才叫有价值,关连到本身好歹的事方为重要;天底下从没有恒久不变的契谊,哪见永生不渝的情操?山会移动,流水亦能改流,人活着,短短一生,除了该替自己盘算如何活得更美好之外,谈道义情感,皆是荒诞无稽!”摇摇头,卜天敌道:“你无法说服我改变心念;麻无相,你是个自我主观十分强烈的人,很不幸,我也是,我们彼此的想法迥异,便难得合拢了。”
  麻无相阴沉的道:“没有人值得去替另一个人做如此牺牲——除非在有条件的情形下;卜天敌,可怜你大半生江湖混世,居然傻到这步田地……”卜天敌以少有的、极富情感的音调道:“说到别人,或者是如此,但涉及谷唳魂,就完全不同了,谷唳魂绝对值得我替他卖命牺牲,因为早在十余年之前,他已经替我做得太多……麻无相,你们知道我是武当的弃徒,是被武当逐出门墙的孤子,你们也知道武当是为了我和师姐陈怡慧的事才这样惩罚我,然而,你们不知道的却是最后一段,麻无相,你愿意听下去么?”
  发出来的声音好像是笑,但却决无笑的意思,麻无相冷森的道:“横竖时间还早,你我谁都不愿急着上道,你说吧。”
  卜天敌的语气柔和而恳切,仿佛在与一位知心的老友叙述一段温馨的往事:“在我被武当逐出门墙之后的前几年,日子过得非常潦倒,我所谓的潦倒,不仅是生活上的穷困,精神和情绪也陷入极度的苦闷低落,当然,师姐仍和我住在一起,她一个女人,更没有法子舒解生活同心境上的双重压力,那时节,真叫流泪眼望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没有多久,我们之间开始有了争吵,有了怨愤,在这种郁闷难熬的煎迫下,我又突然病倒,病得晕天黑地,全身瘫软,整整有五天五夜涓滴未进,怡慧没有钱去请郎中,除了终日跪在床前哭泣,她只有祷告能有奇迹出现——”麻无相生硬的道:“看来似乎是奇迹出现了?”
  卜天敌继续朝下说:“就在这一筹莫展的光景里,谷唳魂竟像被神佛带引着一样事前毫无征兆的突兀出现在我居处的门口——在此之前,我与他只见过三次面,尚在应酬场合中经由一位泛泛之交的引介才相识,当时,他在总坛座落于临埠的‘大虎头会’中,已经颇具份量,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了,那一天,他并不是专程来看我,仅为顺道路过,听说我住在附近,带便探访而已,令他吃惊的却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外表一向光鲜的卜某人,竟穷困潦倒至此地步……”麻无相七情不动的道:“从此,你们就搭上了过命的交情?”
  卜天敌道:“他立即替我延医治病,又留下了为数可观的一笔银子,更雇请了两名佣仆来侍候我及怡慧,在这期间他亦亲来探望了我许多次,而每次金钱的馈赠都令我感愧不已,我推拒过、退还过,我还骗他我仍有积蓄,眼前的窘况,只是一时不便罢了,但他除了扬眉一笑,仍然不停的帮助我、周济我,直到离开当地独自出去闯道,直到我闯出了名堂回来接走怡慧,他从来不曾间断过对我的关怀济助,而他并不求我什么,不指望我回报什么,打开头起,他就一直比我混得强……麻无相,如果你也有这么一个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朋友,你会反过来加害他么?”
  麻无相冷冷的道:“我当然不会,问题在于我并没有这样的一个朋友,而且我也从不相信世间会有这种只问耕耘、不求收获的呆人,你所说的一切,应该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卜天敌忽然笑了:“这就是你我之间不同的地方,麻无相,你心中除了现实、除了自我,已经容纳不下其他的东西,你没有情感、不讲道义,更欠缺那一份爱,所以你仅相信利害的关连、时势的强弱,忽略了人性深处还蕴隐着恁般的悲悯情怀,你不是我,所以,今晚上你就陷入一个必然莫名其妙的窘境里了。”
  麻无相无动于衷的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卜天敌,情况的发展仍然未知,是你对了抑或我对了,现在还不敢说,你该明白,最后笑的人才是真笑。”
  卜天敌安详的道:“我们的机会比你大。”
  麻无相的语声从齿缝间迸出,透着那种亡命的狠厉:“拼杀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没有什么惯例可循,卜天敌,这个道理你理应知道。”
  卜天敌道:“你伤得重么,麻无相?”
  夜暗里,麻无相的两眼光芒如蛇,他略微沉默,才缓慢的道:“恐怕会叫你失望,卜天敌,我伤得不重,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影响!”
  卜天敌又道:“你对我的暗袭不表愤怒、不感怨恨?你为什么不咒骂、不响哮?”
  麻无相道:“为什么我要愤怒、要怨恨?更为什么要咒骂、要咆哮?你所做的是你认为应该做的,你有权利选择任何你自己认可的行动,我不能限制你,同样的,我要做的任何事,只要我认为应该做,别人亦难以对我限制;卜天敌,症结乃在于你我之间,如何以个人的手段抵消对方的企图——我不斗气,因为生死不是斗气的勾当。”
  卜天敌感叹的道:“你真是炉火纯青了,麻无相,难怪你做得成这么有名的杀手!”
  麻无相道:“我不是杀手,我只是恁借所学谋生糊口而已,有点技艺在身,便有许多种赚钱的方法,不单是依恃杀戮一桩,卜天敌,比起那一般杀手,我要高明、更尊贵得多!”
  好久不曾开口的谷唳魂,这时靠向卜天敌身边,悄然相语:“这家伙的冷静镇定,实在令人吃惊,好像除了达到目的的念头之外,连七情六欲都没有了,天敌,我们得加倍小心……”卜天敌冷沉的道:“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念头,就是如何抗拮求胜,如何逐个摆平我们;我感受得到姓麻的内心里那种强烈的意志,但是,我也决不会让他得逞!”
  谷唳魂苦笑道:“天下果然没有十捏八攥的事,终究还得费一番辛苦,天敌,多有偏劳了!”
  踏出一步,卜天敌目注麻无相,双手间的的大鹰爪垂挂腰际两侧,轻轻晃荡:“我想你会明白,麻无相,一旦动手,将没有规矩可言,没有传统法则可遵!”
  第一次,麻无相“哧”声笑了出来,语气中透着一份揶揄:“此时此景,谈规矩、论传统,岂不是可笑?用不着特别强调,卜天敌,我还没有天真到那等程度,好歹我总接着就是。”
  卜天敌淡淡的道:“很好,难得你这么看得开——”那一双不知用什么质料打造,却绝对坚硬锐利的大鹰爪,便在卜天敌的语韵袅绕间合击麻无相的腹肋,动作之快,似已将时空化为一线!麻无相只是挪出半步,往后挪出半步,他的右手微微翻动,一只长只尺余、拇指粗细,前端分裂为丫字形的“燕尾叉”已猝然戳出,两点星芒闪烁,准疾无伦的直取卜天敌两眼!
  不错,麻无相号称“夺目”,果然名不虚传,一出手就待他娘的夺目了!
  卜天敌微侧首,左手大鹰爪斜起,右手鹰爪横截,攻中带守,顺便也切断了敌人的退路,招现式展,却是同时完成。
  白衣飘扬中,麻无相身形暴伏,“燕尾叉”由下向上,活蛇似的穿越,叉尖所指,仍然没有离开卜天敌的两只招子!
  双刃斧就在这须臾里斩落,斧落如电,如来自九天的鸿翼,凌厉中带着难以比拟的奇突,麻无相贴地旋出一个圆弧,“燕尾叉”倏然抖闪,于刹时里分攻两个对手,叉尖溜炫着冷芒,要的是四只眼睛!
  谷唳魂蓦地扬起左臂,直迎刺向面额的叉尖,更错步挺身,手中斧抡转飞挥,狠劈敌人腰际——居然也是豁上性命的打法!
  麻无相半声不吭,凌空三个斤斗倒翻,却在避过大鹰爪的连续追击之后,顺着荡移的斧刃翻滚回来,快不可言的一叉挑弹,当光焰流灿,谷唳魂踉跄倒退,前胸一抹血水也随之抛洒!
  于是,卜天敌横身切入,肢体腾飞间一对大鹰爪上下交挥,锐气呼啸里,仿佛千鹰振翼,万爪齐张,那尖利如钩的趾爪立时布成了一面严密又宽广的死亡之网,像是笼罩着天地,形成那样一团浓郁的阴影卷裹下来。
  这是一着狠招,卜天敌的精萃绝活之一“群鹰投林”,然而也是一着险招,因为鹰扑林梢,必然势猛力疾,如果攫取不获,待要振翼再起,便须一点缓冲的旋回时间,而高手搏命,只这一点旋回之时,已足可令敌乘隙反击,制机于后了!
  麻无相的反应相当奇特,他没有企图躲避,他甚至不曾移动,在钩爪纵横而来的扫卷下,他突然长吟若啸,“燕尾叉”挥映起无数的星点,星点在飘闪、在迸跳、在环转,都是两点成双,夜色黝暗中,彷同一对对映炫的蛇眸、一对对阴冷的狼眼;星点以急快的速度在绵密的形势里撞击向钩爪的实体或光影,却是准确到极!
  漫天的火花溅现明灭,清越又激烈的金铁碰响声如正月连串的彩炮,人影穿舞似幻似真,像雾里的幽魅、水底的虚魂,人影正在浮沉回旋,又一抹寒电不可预料的猝射暴弹——两点成双,取的是人的二只招子!
  贴着地,玄三冬的“旋地锥”也向上标起,人在锥后,模样像脑袋顶着一只牛角!
  锋刃的光华怪异的炫折变幻,锐风在撕绞冲突,人的呼吸声转换成抑压的豪叫挤出自肺喉,影像交叠穿插,肌肉的碎裂声便那么敏感的播传,血也就益发热得发烫的四溅纷飞了……一切的景象,发生在刹那,也结束在刹那,当所有的声与光与实质的冲激静止之后,大地仍旧一片黑沉,一片僵寂,仿佛墓底般的黑沉和僵寂。
  凝视着夜空的深邃幽渺,谷唳魂有着极短促的忘我感受,这俄顷间,他像是同穹苍融合,似乎与风云齐舞,浑然飘然的神游大千去了——一阵骤起的抽搐,将他由虚幻中扯回,他晃晃头,试图爬起身来,这才发觉身上竟多了一样原不属于他的配件:一只“燕尾叉”,一只比麻无相先前使用的更为小朽的“燕尾叉”,便插在他的后腰上,叉尖斜斜的扎进去,他稍为动弹,整只“燕尾叉”就颤巍巍的晃摇不停。
  挣扎了一会,他总算坐直了上半身,顾不得喉干如火,血气翻涌,他一面急忙向四周寻视,一面嘶哑的拉开嗓门叫唤:“天敌、天敌,玄兄、玄兄……你们在哪里?你们都还好么?”
  声音来自他背后,有气无力的,却好歹证明有人活着,是玄三冬的腔调:“好是不怎么好,但比起姓麻的,大概多少要好一点,凑合着保住性命就是了……”谷唳魂赶紧扭头回视,边急切的问:“天敌呢?天敌的情况如何?”
  在谷唳魂后面右侧约丈许处,传未卜天敌平静中却透着疲惫的声音:“我还活着,唳魂,老天保佑,神佛有灵,我们三个都还活着。”
  这时,谷唳魂已经察觉在十多少步外,一堆杂草的旁边,蜷伏着一团白晃晃的影子,不必再多看一眼,他便断定那是一个人的躯体,而且,恐怕还是一个死人的躯体——麻无相正是穿着白衣的,除了姓麻的,约莫不会有别人了。
  卜天敌知道唳魂在想什么,他低沉的道:“麻无相死了,主要是你那一斧头斩进他的左胸腔,我的大鹰爪只扣断了他的右锁骨与三根肋骨,玄三冬一锥子差了点准头没刺着他,但这已足够,你那一斧下去已经夺命有余……”谷唳魂咽着唾沫,涩涩的道:“你伤了没有,天敌?”
  卜天敌缓步走了过来,待他来到近处,谷唳魂才赫然发现他这位老友竟满脸是血,卜天敌一直用条汗巾在擦,但鲜血仍在不停流淌,谷唳魂惊得挺身站起,吸着气指着老友的面孔:“天敌,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倒还沉得住气,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快,得赶快止血治伤要紧——”用汗巾拭着血渍,卜天敌镇定的道:“不要紧,只是双颊颧骨的部位挨了姓麻的一叉,流点血罢了;姓麻的打算要取我两只眼,不但没取成,倒又多送了我两只……”微微一怔,谷唳魂愕然道:“倒又多送了你两只?”
  卜天敌故做轻松的一笑:“将来伤好结疤,正在两眼之下,可不变成四只招子啦?”
  此时此情,谷唳魂没料到卜天敌还有闲心说笑,他咧咧嘴,吃力的道:“希望将来不要破相才好,天敌,都是我拖累了你……”摆摆手,卜天敌豁达的道:“不要这样说,唳魂,我们有这个交情,为你流这点血,值得上。”
  谷唳魂咬咬牙,转头低呼:“玄兄,麻烦你替天敌看看伤口,至少先把流血止住才是道理……”玄三冬答应一声,步履蹒跚的凑了过来,谷唳魂照面之下,不由又是一愣,我的天,怎么玄三冬也和卜天敌一样,亦是一头脸的血糊淋漓?
  卜天敌拿汗巾捂着伤口,说话却带着笑意:“玄三冬和我伤在同一个部位,往后恐怕也是上下四只眼睛了。
  谷唳魂呐呐的道:“姓麻的同手狠毒,居心阴诈,他原是拿定主意不让我们活命的……”卜天敌道:“不错,麻无相使的”燕尾叉‘有明暗两只,明的硬展、暗的阴出,左右是亮式夺命,不留丝毫余;他那暗的一只家伙,连我都从未听说过,否则,倒可事先预防……“玄三冬已经取出棉布与金创药,开始为卜天敌止血疗伤,一边摇头叹气:“今天晚上,总算见识过了,这几号人熊,真他娘一个比一个凶、一个比一个毒,杀人豁命,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更叫人胆寒的是,好像连他们自己的命也一样毫无留恋!”
  谷唳魂道:“到了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不豁开也不行,生命固是人人眷恋,一朝非得拿命赌命了,就不容你稍有犹豫,拿得起放得下,才有希望绝处求存,姓麻的是这种想法,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盘算?”
  丢下沾满血迹的大块棉布,玄三冬手法熟练利落的在卜天敌双颊伤处抹药,他微微耸肩,悠悠忽忽的道:“话是这样说,谷老兄,但论天下若干英雄好汉,平素里表面上是一回事,真要到了必须卖命的关头,又有几个拿得起放得下?就以我来说吧,也是鼓了好多劲才鼓足勇气,咬牙拼上那一招……唉。”
  卜天敌笑得抽搐了一下:“难怪失了准头,玄三冬,你要不紧张,说不定那一招就穿了姓麻的肚皮!”
  玄三冬老老实实的道:“自己人不打诳语,我他娘行道也有半辈子的辰光了,真还少见今晚上的情景,动手就是拼命,出招便分存亡,谁也不留半步余地,谁都不存丁点慈悲,每个人俱是横了心背着棺材板往上卯,这等阵仗,想想不免头皮发麻……“卜天敌淡然道:“你是不习惯,长久经历过,亦就不以为奇了。”
  玄三冬道:“只怕习惯不了,我说卜老兄,世间有些事,是永远也难以习惯的。”
  卜天敌接过玄三冬手上的棉布及药物,反过来替玄三冬治伤,同样也手法熟练:“我一向很少高评于人,但对麻无相,我却不能不承认他是一把好手,不论胆识武功,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尤其他那种豁达坚忍、舍身挣命的气势,更是令人折服,江湖俊彦看多了,没几个比得上他……玄三冬,大概你明白,我们要不是以三对一,结果不一定会像现在这么完满。”
  玄三冬仰着面孔,身子在药物的刺激下有些轻颤:“我知道,要不是三个打一个,我看难保不有人得陪着姓麻的挺尸!”
  谷唳魂在旁接口道:“这也没有什么,为争千秋之义而固山门磐基,手段的运用上就没那多讲究了,他们对付我们,又几时照规矩传统来过?”玄三冬干笑着道:“所以我并不感到愧疚,只是心有余悸罢了,谷老兄,像这种不要命的拼杀,朝后怕还有得多,我能否罩得住,且先表明了,万一有不如你意的地方,尚且包涵则个!”
  谷唳魂似笑非笑的道:“不要泄你自己的气,玄兄,你比你自己估量的要强得多,至少,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令人满意,崆峒出身的朋友,果然名不虚传!”
  打了个哈哈,玄三冬有些发窘的道:“你是在吃我豆腐了,谷老兄。”
  谷唳魂正色道:“我绝对没有调侃你的意思,玄兄,你要知道一点——这些险难,这些痛苦,都不是你份内该受的,要不是为了我,你原可躲出三千里外消遥自在,如今你却陪着我在这里出生入死,流血流汗,玄兄,如此隆情高谊,举世滔滔,却得觅几许?是而不论你能为我做到若干,皆是无上厚赐,我再要挑剔,岂非不知进退了?”
  玄三冬忙道:“别这样说,谷老兄,我可承受不起哪……”于是,卜天敌笑了:“都不用客气,即是过命的交情,就该有过命的担当,谁叫我们在这么多滚滚人头中独独搭缀在一起?我说玄三冬,你也别磨蹭了,唳魂身上亦在滴血,姓麻的那杆小叉子,还得你费心替他从肉里清理出来。”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