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火符》

第三章 博命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终于,金经魁从黄袍掩遮着的后腰带上拔出了他的刀,那是一把又粗又短的方头刀,刀刃泛着暗蓝的光,削薄而锋利,刃口的薄利与刀背的钝厚铸成适度的对比,这把刀显然是把道地的杀人刀,令人瞧着就会兴起一种裂肌入骨的颤栗。
  谷唳魂却恍同不见,他的双刃斧倒拄于地,脸色平静,呼吸均匀,宛如这片刻前后,他自己毒性压制下去了。
  金经魁踏前一步,仅仅一步,便像懂得缩地术一般到了谷唳魂面前,方头刀居中猛斩,看似招拙力笨,却隐带风雷之声!
  仍然挺立不动,谷唳魂晓得对方这一刀难以硬接,但非达沾衣触体的时候决不能大意闪避,因为这一刀只是起式,杀着便蕴藏在起式之后,那才是追魂夺命的真玩意!
  方头刀正面砍落,果然在距离谷唳魂脑门三寸左右的光景猝弹两侧,两刀中间连成一道无懈可击的刃带,不见光华、不见寒芒,却将目标四周的退路封了个死!
  突起的削锐劲力,刮得谷唳魂发飞衣扬,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刻,他照样能干须臾间分辨细微——刀刃急密并出,看似不差先后,但因为发力的惯性使然,右侧刀稍稍突前,他的双刃斧便骤起右截,硬生生的骤起右截!
  星点喷溅似明灭的鬼火,金铁的撞击声已跟不上动作的流程,谷唳魂身形暴翻丈外,才传来那呛啷的一响!
  对于谷唳魂使用这样的方法化解刀式,金经魁不禁颇觉意外,他却没有丝毫迟疑,随影而上,眼看方头刀甫始上扬,竟又不可思议的出现于下盘,刀锋参差仰逆,倒若一张早已候着的狮口。
  正处于血气翻涌情况中的谷唳魂,在身躯下落的一刹双刃斧凌空施抡,只一转,人已借着斧旋之力斜掠九尺,沾地之前,斧锋反挥,仿佛流焰闪掣,逼得再度追到的金经魁匆忙躲让,大骂不绝。
  是的,金八刀素以八刀称胜,八刀之下不存活口,眼前已经施展了四刀,四刀以后,谷唳魂尚毫发未损,依旧好汉一条。
  这一次足尖触地,谷唳魂几乎就待呕出了五脏六腑,他已不能再加掩隐,无法继续撑持,他身子痛苦的佝偻着,四肢都在痉挛,他张大嘴巴,一声一声粗厉的喘息,双刃斧拄在泥面,不停抖动,模样就像一个酩酊大醉的酒徒!
  金经魁在一怔之后豁然大笑:“好身手,好本领,谷唳魂,但任你如何剽悍,今天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不是不倒,时辰未到,现在,你的吉时临头了!”
  谷唳魂在喘,在抽搐,躯体就似差点扭成了一团,他没有回话,也没有精力回话,在恁般磨煞人的煎熬下,他只想着金经魁的剩余四刀待要如何展现!
  隔溪的“毒樵子”潘白更是兴奋,一边高声喝彩,边得意洋洋的叫着:“金老大,我可没有诳你吧?姓潘的手段高是不高、妙是不妙?我早说过啦,天下哪来的金刚不坏之身?谷唳魂这下死定了哇!”
  金经魁眼皮子也不撩,只冷冷回应了两句:“少在那里鸡毛子喊叫,你要行,怎么不过来松散松散?”
  潘白干笑着不敢再拿言语,其实他表面陪笑,心里却恨不能也在金经魁身上布施几条毒虫,宣泄一口他娘的怨气!
  堵在左侧的“飞猴”聂灵,认为时机不可轻失,他压着嗓门低呼:“金哥,我们动作得快,此刻下手,姓谷的必无幸理,若叫他缓过劲来,只怕又要大费周章——”金经魁泰山笃定的道:“他这一辈子别想缓过劲来,‘精灵虫’的毒性一旦发作,便蔓延极快,循着血脉侵腑蚀心,不用多久,姓谷的就会全身发痹,四肢僵硬,连口气都喘不动啦。”聂灵谨慎的道:“金哥可有绝对把握?”金经魁笑了笑:“潘白那点小玩意,我清楚得很,且在用材施料之前,他早已向我做了说明,这‘精灵虫’的功效不错,对付谷唳魂,最叫合宜,你等着瞧吧,我们就这么干耗着,亦足可耗死姓谷的!”
  聂灵咬着牙道:“不,金哥,我要亲手杀他!”
  另一头的聂巧也双目血赤的道:“金哥,我脸上的这一记不能白挨,让姓谷的自行挺尸,岂不是便宜了他?”
  金经魁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好吧,你两个便琢磨着下手,可得多加小心,伤虎反噬,最是凶暴难防!”
  以谷唳魂现下的情形来说,聂氏兄弟心目中根本已不把他当做一头伤虎,而是以一头死虎视之,虎虽凶暴,乃是反映活着的时候,对一头快要死去的老虎,只要挑地方下刀就行,何畏之有?
  聂灵猝然一个旋转到了谷唳魂近前,双手飞挥,那一对鱼肠短剑冷电闪缩,映现着不规则又双化幻奇的光束,从七个不同的角度聚射向谷唳魂的躯体,聂巧更是刀芒赛雪,搂头盖顶正对谷唳魂劈落。
  双刃斧突兀抖起一蓬光雨,当缤纷又密集的光雨喷洒于瞬息,那种鬼泣也似的呼啸声便割裂空气,在人们的耳鼓间激荡,聂灵与聂巧兄弟的三件兵器刹时颤弹歪斜,失去准头,但两个人却半步不退,双双奋起再扑,下死命的攻击谷唳魂身上要害,剑如蛇信吞吐,刀若弦月翩飞!
  金经魁神色倏变,大吼一声:“快退——”就在这两个字的迸跳过程中,谷唳魂身形猛的打横平翻,躲开了短剑原来所指的心脏与小腹部位,也躲开了大弯刀待要斩切的颈喉要害,当然他亦难以全身而退,短剑没有刺中心脏及小腹,却在他的腰肋间划破两道血槽,大弯刀不曾切上颈喉,便削起他肩头一块人肉,可是如此的血肉牺牲,并非没有代价,代价还十分可观,当他肌绽血溅的同时,他的左时抬撞双刃斧的斧杆,斧面便出人意表的斜扬而起,快得不可言喻的斜扬而起,就丈量得如此准确,刚好切入聂灵的胸膛,然后斧刃暴弹,蓝芒溜泻中又倏然斩进聂巧的头颅,斧刃的冷焰只是闪映了一次,却在一次不及人们瞬目的短促空间里夺去了两条性命——谷唳魂脱身六尺之外,聂家兄弟那两声不似人声的惨号才迸裂而出,更透着恁般怖厉凄怨的韵味!
  这一刹间,金经魁人已到了谷唳魂上空,方头刀翩舞而下,有如千百双蝙蝠的翼影,流旋穿织,漫空飞掠,眼底所见,全是那浮沉涌合的薄利刀锋!
  这一遭,谷唳魂竟然不退不躲,他的双刃斧暴挥猛抡,劲风呼呼中带起芒彩如虹,硬是强接对方招招落实,刀刀力猛的攻击!
  火花在迸射,金铁的碰撞声铿锵绵密,金经魁凌虚的身形起落不定,谷唳魂却被震得抛空翻滚,直甩两丈之外!
  两丈之外的谷唳魂坠向地下,可是触地的俄顷又抛空而起,这次的身形流奔却更远更疾,悬虚一旋,竟到了五丈的间距方头下脚上的蹿入林丛之内。
  正在喘息吁吁,却暗里得意的金经魁,刚待打谱观赏谷唳魂坠地后的辗转惨状,万没料到人家被他的力道反震,居然震出了这么老远,几乎震到南天门去啦!
  隔溪掠阵的潘白,忍不住失声大叫:“不得了,姓谷的跑了他个丈人的啦!”
  金经魁一愣之后怪吼如雷:“你们两个算是干什么吃的?光在这里乘风凉,看把戏?老子手下已经折了一双,你们却连堵个半死的人都堵不住,不叫窝囊废又叫什么?!”
  那潘白不愠不火,怡然自若的道:“金老大,你且息雷霆,正如你所说,谷唳魂已是一个半死的人,还能逃得多远?咱们不用急,消消停停的追上去,包管追得上!”
  又是消消停停!金经魁气涌如山,一边往前追,边回头咆哮:“潘白,你再磨几句嘴皮子,便一个带盖王八也早钻不见了!”
  半大孩子般的杨小妙也忙道:“潘老白,这不是玩笑之事,咱们得赶紧帮着抄上去,一朝走了活人,可就大大不妙了!”
  于是,三个人分做三个方向,急急忙忙扑进林中;这片林子相当疏散,阔幅不大,借着沉暗的天光,亦大略看得清内中情景——林木萧萧,夜风徐徐,却哪来谷唳魂的身影?
  鸿飞冥冥,不错,就是这句话了。
  金经魁犹不死心,绕着树林里外又搜了一次,结果仍是鸿飞冥冥;他站在林边,呆呆望着四周飘浮的烟蔼,暮色聚拢,他脸上的表情比诸暮色更要灰沉。
  潘白与杨小妙在林子里碰上头,当然知道煮熟的鸭子生了翅膀,两个人躲得老远,不敢过来和金经魁搭腔,他们的心情与金经魁同样的惶悚不安,充满懊恼——纵虎易,擒虎难,更麻烦的是,如何向背后拿钱办事的主儿交持?
  神情慑窒的目注金经魁扛着两具尸体去远,潘白又愣了好一阵,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他的伴当“鬼娃子”杨小妙在后跟随,也是一副垂头丧气,活脱死了亲娘的德性。
  天色幽暗,远近一片黝黑,走着走着,杨小妙到底憋不住了,哑着腔调出声道:“潘老白,这件事,咱们该怎么办?”
  潘白没有回话之前,先是一声长叹:“怎么办?老金方才不是把话摆明了么,他先去见过那位出钱的主儿,表明始末,然后再拿言语,期限三天,叫我们到‘榆林镇’、‘客安老栈’听回信……”杨小妙愣愣的道:“那么,我们去是不去?”
  潘白嗤了一声:“小妙子,你只是先天得了侏儒症,看上去才像个半大孩子,实则你也年近四十,老大不小的啦,闯道混世亦有了年数,怎么论起事未却真像个稚童?去不去?你敢不去还是我敢不去?慢说背后那个活祖宗我们惹不起,金八刀又何尝惹得起?眼下的光景,好比势成骑虎,抽不得腿啦!”
  杨小妙抹了把脸,闷着声道:“金八刀一朝与那位主儿见上面,包管没有好话讲,十成十会把责任往我们头上推,潘老白,却得好生想套说词,别到时候叫姓金的扣顶黑锅。”
  一脚踢飞了一块石头,潘白悻悻的道:“姓金的生了一张嘴,我们倒有两张,还怕说不过他?而且事实俱在,我们该办的都办了,并无漏失疏忽之处,情况起了突变,是低估了人家能耐,这笔帐怎能算在我们身上?”
  杨小妙愁苦着脸的道:“出钱的那一位杀人不眨眼,我们的申辩他要听得入耳还好,若是听不入耳,麻烦可就大了,他要一横心,潘老白,我哥俩性命难保!”
  踢踢踏踏的走着路,潘白焦躁的道:“便有这层顾忌,莫不成爽约不去?”
  杨小妙低声道:“我正有这个意思,反正银子业已到手,我们拼上尾数不要,来个三十六着,走为上招,远飘高飞,自有消遥日子可过,其他一切,去他娘那条腿!”
  潘白形色微变,急急吁了一声,边紧张的向四周探视,嘴里埋怨着:“小妙子,你他娘嗓门放低一点,不要口没遮拦,胡说八道,当心隔墙有耳,万一把这几句话传扬出去,你我两人才真正性命难保!”嘿嘿一笑,杨小妙道:“荒郊僻野,一片坦荡,休说是人,鬼影也不见一条又有谁来听我们壁脚?
  潘老白,窝囊亦不是这般窝囊法,我看你是叫人家吓破胆啰!昂吡撕撸税鬃枳琶婵椎溃骸毙⌒氖坏猛蚰甏衲阏庋鲅晕藜桑趴诔兜僭缁岢鲧⒙闼锘钅逦读耍一瓜友羰俨蛔悖瑩坎黄鹉阏夥菔铀廊绻椋“两个人又往前赶了一程,杨小妙才继续接话,这一次,腔调果然压低了不少:”我说,潘老白,我们是否真得去‘榆林镇’‘客安老栈’?“潘白沉沉的道:”当然要去,去了至多吃顿排头,不见得有性命之危,若是不去,就坐实了罪名,你也清楚道上规矩,背信毁诺会有什么后果?尤其更是冲着那么一个对象,他要一发雷霆,我两个就笃定完啦!把钚∶畈环牡溃骸芭死习祝览聿皇钦庋玻颐遣淮砻咳四昧怂煌蛭迩Я揭樱⒘糇盼彩迩Я绞鲁珊蟛梗背跆竿资窍露径崦闼憬淮露臼俏颐堑墓ぷ鳎崦删褪墙鸢说兜娜挝窳耍颐堑恼庖欢我狄压Φ略猜赘隽诵展鹊哪耸墙鸢说兜奈弈埽疃辔颐俏彩灰鼓茉醯模俊?
  潘白凝重的道:“话是照这么说,事实上我们也依约履行过了,问题是人没有死,姓谷的仍然活着,下毒夺命是连在一起的勾当,因为毒下得不够利落,金八刀才未能夺命,责任都沾得有,我们亦不能算是交待清楚,交待不清就拿了银子走人,你想他们咽得下这口气?届时再加上金八刀旁边一扇火,我们哥俩乐子包管大了!”
  杨小妙翻动着一双眼珠子道:“潘老白,你是怎么啦?竟像帮着那些人在说话?”
  咽了口气,潘白道:“不是我帮着他们说话,只是我不愿自己骗自己,净编些理由为自己辩护,小妙子,你有你的一套,人家有人家的定规,立场不同,观点互异,要是我们到了现场,还有个说词,若是避不见面,错固是错,对也变成错了……天地这等广阔,我可不甘过那种躲躲藏藏的日子!把钚∶畛聊艘换幔降溃骸澳闶蔷龆ㄒァ芰终颉耍俊?

  潘白颔首道:“除此之外,更无妙策,而且,我劝你也一同去。”
  僵寂了好半晌,杨小妙才恨声道:“我们是一条丝线上拴着两个蚂蚱,飞不了你,也跳不了我,你待往虎穴里钻,我又能朝哪里走去?不过,潘老白,我姓杨的有言在先,如果此去之后,形势直转急下,我一旦赔上性命,到了西天极乐亦不会与你甘休!”
  潘白打了个哈哈:“小妙子,你想得挺美,假如我两个真要挺了尸,八成是到不了西天极乐之境,阴曹地狱却怕早留着我们的铺位了。”
  吐了口唾沫,杨小妙怒道:“你才要下地狱,休想拖上我垫背——”黑暗中,风声拂动,树影摇晃,一个艰涩又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二位不用客气,一根丝线拴着两个蚂蚱不是?哥俩这么好,索兴一遭跳进阿鼻地狱吧!”
  潘白与杨小妙闻声之下,先是齐齐一怔,四眼互觑,又同时面色骤变,杨小妙蓦地一哆嗦,立时舌头发了直:“这这这……这腔调……是是……是……
  谷……”“谷”字下面的话却噎在嗓眼,再也挤不出声来,潘白亦是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唇角连连抽搐,他目光四转,缩着脑袋,不像一只蚂蚱,倒似一只带盖乌龟:“是……是谷唳魂……我的亲娘……可不……正是谷唳魂的口音!”
  杨小妙一边东张西望,边急着伸手拔取家伙,心慌手颤,却是连拔几次都不曾拔出,于是,暗影里,谷唳魂缓步出现,踏地无声,模样仿佛是一个待报仇索命的厉魄幽灵!
  潘白与杨小妙两人橡是被施了定身法,泥塑木雕似的僵立当场,两个人心里全急着想跑,奈何,双腿重逾千斤,偏生拖拉不动,他们目瞪瞪的看着谷唳魂来到面前,惊恐得连声音都窒哑了。
  谷唳魂的形状也实在怕人,头发披散,脸色在死灰中透着暗青,双眼流闪着恶毒的赤光,全身上下血渍斑斑,那情景,要说他不是个追魂慑魄的鬼魅,其谁能信!
  沿着背脊升起一股寒意,寒意又扩展到潘白的四肢百骸,他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冰窖,里外都冻麻了,打谱开口,颈喉间的肌肉却恁般僵硬,扯动之余如此艰辛,竟逼不出半句后来!
  杨小妙却在喘着租气,呼吸一声紧似一声,宛如拉起风箱,又若犯了喘病,那声音听在人耳里,不得不替他担心,担心他会猛一下断了气。
  站在三步之外,谷唳魂笑了,展露出一口惨白泛着瓷光的牙齿,声调幽渺,仿如来自阴冥九泉:“二位仁兄,真个是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相连,只这一日之间,我们又第三度朝面了,这也叫做有缘,可不是?”
  骤而打了个寒噤,潘白这才算还过魂来,他脸上的五官都在扭曲,嗓音跳颤有点弹琵琶的韵味:“你……你你……谷唳魂……你真是个……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啊!”
  谷唳魂的眼神锐利而冷酷,与他屠弱衰惫的外形绝不相称,肉体的折磨与煎熬,似乎并未影响他坚定求存的意志;微微向前踏近半步,他阴沉的道:“潘白,走夜路会遇上鬼,缀了你们这一程,我这介于人鬼之间的异体可得现身了,你猜猜我跟着二位是有什么目的?”
  潘白舌头打结:“姓谷的……你,你欲待何为?”谷唳魂镇静的道:“按说,你们算害过我,意图置我于死地,眼下堵上了你们,除了要取你两条狗命外,根本别无选择,以牙还牙,原是顺理成章的事——”听出弦外有音,潘白急切的道:“姓谷的——不,谷朋友,以你的说法,我哥俩还另有一条路走?”又笑了,谷唳魂道:“老猴崽子,倒是精滑得紧;不错,我尚留了一条路给你们走,走得通,你们来日方长,子孙满堂,走不通,现在的一对活人,只需眨眨眼就变成尸骸两具,端等二位的挑拣了。”
  潘白提心吊胆的道:“却是说说看,只要我们办得到,总会尽力顺从谷朋友你的心意。”谷唳魂徐徐的道:“很简单,你们帮我一个忙,我就放二位远走高飞。”潘白与杨小妙差不多同时出声:“帮你什么忙?!”
  抬头望着墨黑的天色,谷唳魂道:“解铃还需系铃人。”
  潘白和杨小妙都呆了一呆,潘白嘴里解哑谜似的念叨着:“解铃还需系铃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杨小妙这一次脑筋转得倒快,他暗里碰了潘白一下,低声道:“潘老白,姓谷——呃,谷朋友的意思很明显,他中的虫毒,要我们给他化解!”
  心腔子蹦了蹦,潘白面孔发绿:“这……这却如何使得?这不是明着和那位主儿作对了么?我们原是受托要谷某人的命,如今竟反过来救他的命,若是叫那一位知道了,我兄弟两个还朝何处找生路去?”
  杨小妙也哭丧着一张孩儿脸道:“说得是呀……”听得一清二楚的谷唳魂,好整以暇的道:“二位,你们最好把事情想清楚,我身中剧毒,原是被二位所害,换句话说,你们就是我杀身的不世之仇,假设我要因此而死,岂会饶过二位性命?
  你们不帮我,此刻就得死,咱们好歹结伴上路,如若相助,只待我毒性祛除,二位仍留得寿限绵长,月圆花好,至于那幕后指使的王八蛋待要如何对付你们,则不知是若干年后的事了,很可能他永远也找不着你们亦未可言;二位,惹不起,莫非连躲都不会?“杨小妙轻轻扯动着潘白的衣角,附嘴近耳:“潘老白,这档子交易,你怎么说?”
  潘白左右为难,急得直搓手:“我能怎么说?不从这头死,从了那头死,两边都是招惹不起的三世皇亲,我又有什么法子?”
  于是,谷唳魂冷凄凄的一笑:“差别只在于一个早死,一个晚死,更在于一个绝对死,一个大有可能不会死,二位仁兄,你们多用点脑筋琢磨琢磨吧!”
  潘白额头冒汗,喘息粗浊,拼命寻思着主意,杨小妙又凑在他耳边道:“潘老白,你看我们要不要冒一次险?”
  把眼睛盯着杨小妙看,潘白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的神情。
  杨小妙的声音更低了,几若蚊呐:“我看姓谷的说不定是虚张声势,故意吓唬我们,他这模样,业已透着油干灯尽的味道,八成是撑持不下去了,咱们再耗他一阵,等姓谷的体能反应稍一溃散,我两个一齐出手,大有制服他的希望——”
  大大的摇头,潘白也不得不将嘴巴凑进杨小妙的耳朵上:“这法子乃是个下下之策,是个自行找死的法子,亏你这个豆腐渣脑袋怎么想得出,他娘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你也不考虑一下咱们这几子把式够不够看?连金八刀和他的‘天地猴’都占不着姓谷的便宜,我们又如何靠得上边?别看姓谷的此际要死不活,奄奄一息的那副德性,一旦动起手来,绝对是个要命的煞星,你我二人加起来亦抗不过他的三招……小妙子,你不想活只管去挑逗姓谷的,我还打谱活个月圆花好,寿限绵长!”
  杨小妙不满的道:“我这是在与你商量,要怎么办大家步调一致,求个两全其美,你老是把后果责任朝我身上推,未免太过自私!”
  潘白大声道:“不管怎么说,你的法子决不能用!”
  谷唳魂接口道:“那么,我的法子应是可行了?”
  干咳一声,潘白呵着腰道:“谷朋友,不是我们不帮你这个忙,实在是有所碍难,万一叫背后的那位主儿得了消息,我兄弟二人就走投无路啦,还请你行行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点点头,谷唳魂微笑道:“成,我眼下就能行好为善,一并超渡你们。”
  说着话,黑色的大氅轻翻,双刃斧寒光一闪,斜斜举起,谷唳魂脸上的微笑刹时凝结,变得狞厉如鬼!
  双腿忽软,潘白一个踉跄几乎跪倒在地,他知道马虎眼是断断打不过去了,若不答应对方的要求,摆在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若是答应,后果固然堪忧,却乃未来的事了,远的不如近的,近的比不上现的,临头的灾祸最是煎心破胆,此刻设若不能保命,哪里还有未来可言?”
  杨小妙反应更快,只见他重重抱拳,急切的道:“谷朋友切莫误会,我们助你一臂便是!”
  谷唳魂目注潘白,形容酷烈:“你怎么说?”
  潘白忙道:“要不帮你,我们又去帮谁?谷朋友,祛除你身上积毒,我们算打了包票!”
  收回家伙,谷唳魂突然一转头,低叱道:“好,那就看你们的行动了!”
  潘白和杨小妙本能的随着谷唳魂叱喝的方向望去,就在这一刹之间,两个人同时觉得腰眼微麻,呼吸顿阻,他们身子才只一晃,又通了气,二位仁兄瞠目结舌的瞪着谷唳魂,不知对方是在搞些什么花巧。
  唇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意,谷唳魂道:“方才有瞬息间的呼吸不畅,是么?”
  潘白和杨小妙愣呵呵的点了点头,谷唳魂接着道:“很好,算是你们打过包票了。”
  潘白疑惑的道:“谷朋友,你的意思是?”
  谷唳魂道:“二位既是深具诚意,有心相助,便不会吝啬付出保证;刚刚我已在二位身上施展了”封脉逆血功“,三十六个时辰之后,若不解除禁制,则筋脉遭血气逆冲,内腑爆裂,七孔流血而亡,二位受制之时,那短暂的呼吸窒迫感,即乃真力入脉的反应,恐口无凭,这样的保证方称实惠,不知二位以为然否?”
  以为然否?手脚已经动了,不以为然又管鸟用?潘白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悲愤,他沙哑的嗓门像在呻吟:“谷朋友……这,这不是活摆道么?我们允诺相助,便必然出力,你又何苦来上这一手?事到如今,莫非你还信不过我们?”
  谷唳魂冷漠的道:“信任是毒药,潘白。”
  杨小妙也凄凄哀哀的道:“谷朋友,如果,呃,如果万一治不好你的毒伤……
  我哥俩岂不要陪葬?”
  亢烈的一笑,谷唳魂道:“你们害死了我,还怕替我垫棺材底?为了你们自己好,务劳多费心力,而且,我认为越早动手越好,现在是一条丝线拴着三只蚂蚱了!”
  潘白又拭了拭脑门上的汗水,呐呐的道:“谷唳魂,你狠,还是你狠……”
  杨小妙焦惶的道:“得快点动手解毒了,潘老白,谷朋友说得不错,越早治疗越妙,一待毒侵腑脏,只怕大罗金仙也救不回人来潘白怒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他娘紧张个什么劲?“双眉挑起,杨小妙也发了火:“我和你的两条性命攥在朋友的手上,如何不急?怎么着,只这片歇,你又变成视死如归的好汉啦?”
  两臂环胸,谷唳魂气定神闲的道:“你们尽管吵吧,一待我毒发不支,我倒要看看你们二位是否死得比我痛快!”潘白铁青着一张脸,长长吸了口气:“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算我们走背运,白白叫你拣了便宜,时辰不早,我们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动手祛毒。“左手拇指朝北方一点,谷唳魂道:”过去半电路,有座山洞,约莫以前被什么猎户樵子发现过,洞里还留有蜡烛火石,洞外有泉水流经,取用十分方便,二位,咱们启驾吧。“潘白傻了一会,才嘀咕着道:”倒是蛮仔细周全的,连疗毒的所在都早找好了!肮揉甑溃骸泵亲约旱模抑挥幸惶酰约翰槐V兀婺惚V兀慷唬肜玻“三个人以谷唳魂为首,往那座山洞的方向行去,一路上,谷唳魂硬是强撑着,步履稳定,举止从容,由外表看,谁也不相信他几乎已接近晕厥的程度了!
  一座小山,半山腰上果然有个石洞,相当干净清爽的石洞,一条山泉流经洞侧,没有错,取水也很方便。
  杨小妙先在洞里点亮烛光,又找着半片粗瓷钵舀了半钵子泉水,潘白则从衣袍内取出一只扁皮匣,启开皮匣,一边并排扣列着针镊钩剪,棉布软带,另一边则是瓶瓶罐罐的膏丹丸散,别看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有了这套家伙,足可以悬壶济世了。
  谷唳魂斜倚在洞壁上,脸色更形灰败枯槁,呼吸也逐渐低弱,他却大睁双眼,似笑非笑的道:“潘白,我有一种飘飘忽忽,腾云驾雾的感觉,眼睛望出去一片晕黑,身子似乎在往下沉,我好累,好困,大概快要晕迷过去了……”潘白熟练的挑拣着他的工具和需用药材,边面无表情的道:“你放心困上一觉吧,反正我们奈何不了你,更不得不像侍候祖宗一样将你调治周到,正如你所说,性命只有一条,自己不保重,谁替你保重?”
  谷唳魂的眼皮往下垂落,声如梦呓:“对……何况是一根丝线……拴着三只……三只蚂蚱杨小妙望着谷唳魂,低声道:”潘老白,姓谷的晕过去了!芭税啄米庞镁咭┎睦吹焦揉晟砬埃讼曜殴揉昊野壮辆驳拿嫒荩а狼谐莸牡溃骸澳锏钠ぃ婧薏荒芤滤豢槿饫矗 ?

  背着手的杨小妙不耐烦的道:“你敢么?咬下他一块肉,赔上你我两条命,你舍得我还舍不得;我说潘老白,别充狠啦,赶快动手疗毒是正经,姓谷的要一咽气,我们两个除了喊天,也只剩喊天的份了!”
  回头怒瞪了杨小妙一眼,潘白咆哮着:“我操你个舅大爷,你倒有闲,在那里踱方步,还不快把水钵子端过来,烛火掌近,蘸湿两块棉布,听我吩咐行事!”
  杨小妙没有吭声,匆匆开始工作,瞧他取物执件的动作颇为自然利落,显见是充当潘白的下手充习惯了……。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