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洪门传奇》

第十八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夜空里,红鼻老祖那庞大的身体已唰地在地下摔落。
  他闷哼一声,人已爬不起来,满嘴的鲜血。
  瞪着一双绝望的眼。
  颤声道:“你不是不会武功么?”
  金莲花冷笑道:“我这女人跟别的女人不同,我说不会,未必就不会,会的也未必就会,谁叫你那么相信我,要知道女人的心比大海的针还难捉摸,你虽然天天和女人为伍,却未必真的了解女人……”
  红鼻老祖叹气,道:“我玩过女人无数,最后却栽在女人手里……”
  金莲花哼声道:“这是报应,如果没有一个女人让你栽跟头,你还真以为女人好欺负呢……”
  柳姑姑此刻已失了主张。
  道:“莲花,你好像很恨老祖,他并没得罪你呀,你这样对付他,实在有失公允……”
  金莲花冷冷地道:“我早就看不顺眼这老鬼了,老实说,这次我硬拉他来对付度小月,早就预料会有这个后果,大姊,你还挺同情他的,其实,你应该比我还恨他……”
  柳姑姑叹了口气。
  道:“我们女人呀,在某些方面总是要吃大亏,这老祖虽然不是个东西,对我还算不错……”
  红鼻老祖呻吟叫道:“柳姑姑你过来。”
  柳姑姑缓缓走到他面前。
  道:“什么事?”
  红鼻老祖蓦地伸出手去。
  道:“咱们—块死……”
  他的手出的又快又准,居然捏住了柳姑姑的脖子,这一着殊出众人意料之外。
  芸儿失声叫道:“姑姑——”
  柳姑姑只觉眼前一阵黑。
  颤声道:“你……”
  她在骤然间受袭,呼吸顿时困难,一张脸刹时变的苍白。
  双手在红鼻老祖身上乱抓乱打,双眸已随着红鼻老祖的手而渐渐凸出来,那惨状好令人心悸。
  红鼻老祖嘿嘿地道:“我老祖风流一辈子,临死总要有个垫背的,黄泉路上有个伴,我老祖依旧风流快活……”
  度小月怒吼道:“临死还风流,你这个色鬼……”
  他的身形如箭一样的穿出去,挥起手掌,已将红鼻老祖的脑袋击碎。
  但见血水合着脑汁流了满地,红鼻老祖在惨叫声中,身子抖了抖死了。
  他死的很惨,带着一身的风流债去了。
  而柳姑姑那张脸几乎变成铁青色,她哇地一声,终于有了气,痛苦的捂住脖子,不停的喘着气……
  金莲花高声道:“大姊,你怎么样……”
  柳姑姑终于缓过气来。
  喘声道:“你还有脸问我,我看你巴不得我早点死……”
  金莲花哟地一声道:“这是哪的话,大姊,你误会了。”
  柳姑姑勉强起身来。
  哼声道:“误会,刚才我差点没被那鬼捏死,你明明看见我落在他手里,你怎么不来救我?莲花,你的心也太狠毒了,如果姓度的不出手,那后果会怎么样?”
  金莲花哟地声道:“大姊,别生气,我只是看看老祖是不是真会杀你,姓度的不出手,我相信大姊也不会那么容易死……”
  柳姑姑哼声道:“今夜我看穿了你,自今日起,我俩之间的交情是完了,往后咱们各行其事,谁也别惹谁……”
  她扶着芸儿的肩。
  道:“芸儿,咱们走。”
  金莲花冷笑道:“大姊,你不是要杀度小月么?怎么不留下来看看姓度的是怎么个死法,也看看你这位老妹子用何种手段杀死度小月……”
  柳姑姑怒声道:“我不想看你那种卑劣的手段……”
  金莲花跃身拦了她的去路。
  冷冷地道:“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离开……”
  柳姑姑颤声道:“怎么,你也想将我们也干掉?莲花,你的心也太狠毒了,虽然你的毒计万无—失,但我相信姓度的一定有办法扳倒你……”
  金莲花大笑道:“那就要看看谁的手段高了……”
  度小月由她们的谈话中,似乎已预感到有事要发生。
  他脑中意念飞闪,双目如刃,瞅住金莲花。
  道:“你在捣什么鬼?”
  金莲花长声笑道:“度小月,你不觉得奇怪吗?咱们在这里乒乒乓乓的打了半天;你的人却一个也没看见,难道他们都死绝了?”
  度小月闻言一怔。
  脑海中疾快的忖道:“对呀!他们怎么一个也不见呢?”
  他面上不动声色。
  冷冷地道:“他们只怕睡着了,这里有我,他们很放心……”
  金莲花摇摇头。
  笑道:“不,他们只怕已动不了了,度门主,你们大洪门内的人可不是死猪,他们再爱睡觉,也不能让你这个门主单打独斗,嘿嘿,你想不想知道那是为什么?”
  度小月深吸口气。
  道:“你动了手脚……”
  金莲花哈哈两声道:“你还算聪明,居然能一想就透,眼下的大洪门只怕全都落在我的人手里,我只要一声令下,嘿嘿,他们个个都要人头落地……”
  度小月心弦一颤。
  道:“你不敢,我的人只要有一个死在你手里,哼哼,金莲花,我会将你撕成片片,让你永远再见不到天日……”
  冷冷一笑。
  金莲花冷笑道:“目前不是你发狠的时候,我做事一向都很有把握,今日如不将你度小月弄的死无葬身之地,我金莲花就不是人养的……”
  度小月一握剑柄。
  道:“原来你这女人才是最可怕的人,金莲花,我本来不愿意动手杀你,现在看起来,你是非死不可……”
  一抚手。
  金莲花冷冷地道:“你最好不要动手。”
  度小月一怔。
  道:“为什么?你怕了?”
  金莲花哼声道:“我要让你看看那个场面之后,你再决定这适合不适合动手,如果你现在一定要动手,哼哼,你们大洪门的人可要遭到灭门的惨事了。”
  度小月此时心里还真惦念着自己那班子兄弟,他自出道以来,今日是头一次遇到这样辣手的事情,脑中意念飞闪,却不知应用何种方式解决今夜之事。
  他面上杀机一涌。
  道:“我不信你有这大的神通……”
  柳姑姑在旁边,低声道:“你应该相信。”
  金莲花得意的道:“度小月,你也许不会相信我金莲花有这大的道行,但是你应晓得江湖上有个组合叫‘影子神兵’……”
  度小月心弦剧烈的一颤。
  道:“影子神兵……”
  他从洪展云的口中曾听过江湖上有这么一个神秘组合,‘影子神兵’是一群神秘的让人摸不透的江湖组合,专门替人办别人办不到的事,他们个个神秘隐身,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组合的,可是他们却神通广大,不论什么事情,他们只要接上手,务必会达成对方的要求,当然他们索价奇高,不是一般的江湖之辈。
  金莲花点头道:“不错,这个组合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个个并不争自己的名声,而全体组合的总称是他们的代号,你永远无法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度小月大笑道:“那又怎么样?我大洪门与这个组合河水不犯井水,他们不犯我便罢,犯上我,那也不会讨得好去。”
  金莲花不屑的道:“你真以为自己是神呀,度小月,‘影子神兵’的人可没将你放在眼里,他们敢与我合作,就不怕你……”
  度小月冷笑道:“那是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应该先了解对手是谁,如果只为了一点银子,而将整个组合砸进去,哼哼,那他们就太不明智了。”
  点点头。
  金莲花笑道:“他们会选一条最有利的方式来解决你,姓度的,你何不看看他们都在干些什么?在他,们手里的人,可是你们大洪门的兄弟……”
  在黑暗中,度小月只觉有数十个人朝这里行来,这些人都是黑衫黑衣,连头上都罩了黑头罩,个个只露出两只眼睛,他们每个人押了一个汉子,度小月心神颤悚,那些被押的人居然全是自己的手下兄弟。
  最令他难过的是铁布衣和云盖天此时也不例外,醉醺醺地被两个持剑汉子硬给架了过来。
  度小月颤声道:“老铁……”
  铁布衣嗯了一声。
  道:“门主,咱们栽了。”
  度小月恨声道:“那真是栽了,咱们不该喝那么多酒,更不该那么大意,大洪门的跟头栽大了。”
  铁布衣苦涩的道:“门主,小有挫折并不表示我们会永远失败,这些王八蛋怎会趁咱们疏忽的时候偷袭……”
  只听一个冷冰的话声道:“铁布衣,你嘴里最好是干净点,我们这群‘影子’是凭真本事摸进你们的窑口,今日你们落在我们手里,只能说我们运用的谋略成功……”
  说话的是个全身银衣的蒙面人,他是影子神兵唯一服饰不同的人,由他的服装上可知此人是这群组合的负责人,度小月斜睨了他一眼,道:“朋友,你是这个组合的头头……”
  那银衣人摇摇头。
  道:“不,你叫我‘影子’,我只是这次任务的执行人。”
  度小月吸口气。
  道:“我与贵组合可说是素无往来,谈不上恩怨私仇,我不明白,阁下今夜为何单单挑上我大洪门,你应该知道,大洪门不是那么容易砸锅的……”
  影子嗯了一声道:“我们也知道大洪门不是个普通的门派,有你度朋友执掌门面,更是个难缠难斗的局面,但是,我们已接下了这档买卖,不能不硬着头皮干下去。”
  面上浮掠着一片杀机。
  度小月恨恨地道:“你们选择这桩买卖,会令你们的组合大伤无气,度某人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我会索回十倍于今日的代价。”
  影子点头道:“我们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无奈我们已接手了,度朋友,我们双方都已无法选择了,你的兄弟既已落在我们手里,你必须接受我们的条件……”
  度小月心头火起。
  道:“什么条件……”
  影子嘿嘿地道:“委托我们的人,扬言要你的命,如果你愿意放下剑,让我们擒下你,交给委托我们的人,我们的任务便算达成,那将双方都不会太伤和气……”
  度小月不屑的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影子淡淡地道:“你只怕没有选择了,用你个人的生命换取你的兄弟,这买卖相当划算,我们也相信你会干……”
  度小月冷冷地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影子截钉截铁的道:“他们通通都得死……”
  李标此刻被制。
  闻言吼道:“妈呀,度门主,你别顾我们了,这群狗娘养的,要杀要剐全由他们,我们兄弟决不会皱一下眉头……”
  影子双目一寒。
  冷冷地道:“给这个多嘴多舌的东西一刀……”
  守住李标的黑衣人应了一声,拔出腰中的匕首,无情的往李标身上戳了下去,李标呀地一声大叫,腰里已涌出了鲜血,他痛的蹲下身去,大叫道:“妈的,老子不怕你捅……”
  度小月心中一痛,双目几乎要喷出火花,他的身子方动,影子已拦在他的身前,冷冰的道:“你最好不要乱动,那样会让他多挨几刀……”
  度小月怒声道:“他妈的,你们这哪是英雄……”
  影子冷冷的道:“我们并没有说自己是英雄,‘影子神兵’唯一的好处就是行动迅速,出手利落,绝不给对方有反攻的机会……”
  铁布衣叫道:“度门主,我们兄弟死不足惜,但绝不可坏了大洪门的名声,他们虽然将我们的穴道点了,可是我们并不怕死,只要有你,大洪门一样会再站起来……”
  度小月—叹。
  道:“我不能眼看着你们死在他们手里……”
  黑夜中有人叫道:“门主,不要管我们,我们不怕死……”
  这世上有两种人最可怕,一种是不要脸的人,人要是不要脸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另一种是不怕死的人,连死都不怕,任何事都威胁不了他,大洪门的兄弟属于后者,他们不在乎个人生死,他们只要维护住大洪门的名声,决不容许有任何人做出有损大洪门的事。
  度小月相当感动,道:“好兄弟,大洪门不会因今夜而灭门,我们都不怕死,今夜咱们要死要活全在一起,我度小月如果救不了各位兄弟,头一个该死的应该是我……”
  影子竖起大拇指,道:“好,大洪门果然都是汉子。”
  度小月得意的道:“影子,就冲着我们兄弟的这股热血,我们就能击败任何敌人,你虽然占尽优势,但,那代价要付出太多了,我深信只要我拼命,你的人将死伤半数以上……”
  影子寒声道:“你不要他们的命了……”
  度小月大笑道:“他们不怕死,我更不怕死,连死都不怕的人,我们还有什么好顾忌,朋友,你们也要付出代价……”
  这一着令影子胆颤心惊,他历经无数杀伐场面,却从没遇上这样悍不畏死的场面,大洪门兄弟全有誓死如归的勇气,死已无法威胁住这群汉子,他叹了口气道:“姓度的,那样会死很多人……”
  度小月点头道:“我承认,包括你和你的手下。”
  影子略略一退。
  道:“那不是我想预见的场面,度小月,我说过,你只要束手,我决不为难你的兄弟,你只要让我有个交待,咱们会皆大欢喜……”
  度小月冷冷地道:“用这种偷袭的方式制住我兄弟已经很卑鄙了,再用这种方式要我缴械,朋友,你简直是无耻……”
  影子冷冷地道:“你骂什么都可以,因为‘影子神兵’是不讲究场面和面子的,无耻卑鄙对我们来说,只是个名辞,与我们本身不发生丝毫作用,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谁,而我却相当了解你……”
  度小月长吸口气。
  道:“看来我们只有血拼—场了……”
  影子冷笑道:“你不顾几十条人命,尽可动手……”
  度小月真的为难了,他固然能将影子制服或杀绝,但那些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又如何?难道真要个个死在影子神兵的手里,那代价太高也太残酷了。
  他黯然的道:“看样子只有束手……”
  影子点头道:“那是上策,度朋友,你是个聪明人……”
  金莲花哈哈大笑道:“度小月,你作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度小月会束手待毙,这简直是神话!明日江湖只怕会轰动震惊,大洪门会自今日起而亡,度小月会自今夜而死,江湖上再没有你这号人物了。”
  度小月苦涩的道:“四夫人,你果然厉害,手段之高比胡子还狠,我败在你手里,是粗心大意,这后果我应该负……”
  妩媚的一笑,金莲花得意的道:“对付你,蛮干决不行,运用一些手段,会让你败的比被打败还痛苦,我的手段一向是万无一失,今夜就得到证明……”
  度小月瞧都懒的瞧他一眼,道:“影子,把我的人放掉……”
  影子点头道:“可以,不过你要先将手脚捆绑起来,这是条件,你也没有选择,等我们认为你完完全全受制之后,我们自然会放了你的兄弟……”
  度小月冷冷地道:“如果你食言而肥……”
  影子哼声道:“你必须赌赌运气,我们只有在这种条件下才会放人,不过你尽可放心,我们影子说的话一定算数……”
  铁布衣沙哑的道:“门主,你可不能相信呀……”
  度小月望着夜空,叹道:“我还有选择么?”
  突然……
  在那群受制的兄弟中,有人高声叫道:“度兄,你还有机会……”
  那是云盖天,他突然自人群中跃了出来,在行经铁布衣的身旁时,铁布衣居然能活动了,那两个守住他俩的人居然呆若木塑样的钉立在地上。
  云盖天的身形好快,快的如夜空中的疾失,在人群中跃动,那些黑衣人已传来怒叱,数十道剑,已攻向云盖天,而他却出手如电,在急切间解’了大洪门兄弟的穴道。
  大洪门已有一半的兄弟自由了……
  影子沉重道:“志云,你干什么?”
  云盖天冷冷地道:“我再不出手,度小月就会毁在你们的手里,像这样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我不忍他死……”
  影子骂道:“妈的,你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云盖天怒声道:“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影子是我们的代号,你是影子,我也是影子,可是影子也有天良发现的时候,我和度小月相处时日不短,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很清楚,今天,我非帮他不可……”
  度小月一震,道:“云兄,你也是影子……”
  云盖天长吐口气,道:“不错,‘影子神兵’在江湖上无孔不入,每个帮派组全都有他们的影子暗伏在里面,主要就是要控制整个江湖的动态,我也是影子之一,负责做你的影子……”
  度小月心弦一颤,道:“云兄,这怎么可能,你是河洛神剑云盖天,江湖上最年轻的剑手之一,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影子,以你在江湖上的声望,似乎不该做一个隐于暗处的影子……”
  云盖天惨声一笑道:“‘影子神兵’的成员可说全是江湖中的名士高手,互相并不认识,但一有事情全会以巾遮面,完成所交付的任务,至于我为何会是影子神兵的一员,在这里我不便说,不过,如今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影子神兵决不会放过我……”
  影子闻言大笑道:“你还算有自知之明,云盖天,违反组合,泄漏身份,帮助敌人,这几条罪,哪一条都是死罪,你自今夜开始会睡不安忱,食难下咽,这日子不会好过……”
  重重哼了一声,度小月冷冷的道:“有我度小月在这里,谁也别想动云兄弟一丝一毫,朋友,今夜你的话太多了,我会让你在这里永远吐不出话来,永远再见不到天日……”
  影子冷冷地一笑,大声道:“姓度的,别认为云盖天解救了你的兄弟,你就稳操胜算,我们影子神兵决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眼下这里无一不是难缠难斗的高手……”
  度小月冷笑道:“何不试试?”
  影子沉声道:“红、黄、绿、黑四个人是我带来鬼影级的高手,他们的身手俱是一流的,你何妨先试试……”
  随着他的话声,四个身形快捷的黑衣人已霍地将度小月困在中间,这几个人俱是一身黑衣,很难让人分出谁是谁,但度小月却发现了,这四个人虽然在衣着上没有分别,但每个人左腕上却各戴着一个环,那个环戴在每个人腕上,每个人的颜色不同,原来红、黄、绿、黑是这样分的。
  度小月满腹不屑的道:“鬼影级的高手,这群可新鲜的很……”
  红影子双目在开合间有如冷电一样,他怒声道:“姓度的,我们影子的老当家本不想与你为敌,只想对托付的买主有个交待,略略给你一点教训,想不到你临死不悟,硬要与影子为敌,我们纵然想手下留情都不可能了,今夜你非死不可!”
  度小月大声道:“我操,真是不要脸到家了,明明是你先侵犯我大洪门,居然硬指是我对不起你们,朋友,别在我面前说狠话,我是个狠出名的人,不弄得你们死去活来,我就不叫度小月……”
  黄影子嘿嘿地一声道:“妈的,你这嘴硬的东西,我打死你……”
  这个黄影子的性情可能较烈,他手中的鬼头刀在空中一抖,头上翻起刀浪,呼地一声,有若排山倒海之势照度小月的砍头砍来。
  刀劲激烈,其势盛猛。
  度小月在大喝声中,身子已如光般的射了出去,遇着对方的刀锋闪过,这一招相当惊险,如果时间不拿捏的很准确,恐会伤在对方的刀下,他的身子刚刚穿过对方的刀锋,黄影子的刀刃已到,由砍化斩,顺着他的身势斩落下来。
  度小月又向左侧一移,喝道:“原来是大刀门的……”
  黄影子全身一颤,道:“姓度的,你居然能认出我是大刀门的弟子,更无法饶怒你了,我们的组合最忌别人道破身份,兄弟,咱们大伙上吧,决不要放过这几个龟孙子……”
  绿影子呵呵地道:“兄弟,你放心,我不剁了他决不回咱们的堂口……”
  刹时,四个人的兵刃全出手了,他们真是一代高手,四件兵刃同时出来,那威势显赫,果然不同于一般江湖人物,招招都是那么狠厉的向度小月招呼着……
  度小月的血剑出鞘了,他长啸一声道:“大洪门的兄弟注意,今夜不要放走一个影子中人,今夜我要他们个个躺在这里……”
  铁布衣的人早已撤了出来,道:“门主,你放心,这里的兄弟全守的紧,没有你的同意,谁也别想走。”
  大洪门的兄弟果然都是狠角色,除了李标挨了一刀外,没有死的全是刀刃出鞘,盯住每个影子,他们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今夜他们绝不让一个能逃出去。
  度小月的剑冷如水,那样幻化无情地在这四大高手中间翻腾,他突然将手中长剑半斜的戳,刃上的芒影居然忽地强烈,只觉一道白光划空,黑影子的胸膛裂了开来,一颗血淋淋的心被挑了出来……
  黑影子惨叫一声,人已翻地而死,血迸溅了一地……
  红影子吼道:“娘的,你好毒……”
  度小月愤怒的道:“剑不毒手会软,我度小月的剑不出则已,出手必亡,你们今夜全要和那个黑影子一样的下场……”
  话语间,他的剑刃已逼到红影子的面前,红影子扫起手中剑刃迎过去,哪知那顿闪的剑光已穿破他的剑幕,一剑穿了他的胸口……
  他颤声道:“你……”
  度小月的右脚猛向外踢出去,道:“去死吧!”
  他那一脚的速度并不比箭镞慢,红影子的身子砰地跌了出去,度小月已抽出了手中之剑,根本没有停留,剑光已转向绿影子。
  绿影子似乎已被他那杀人的手法所震晕过去,居然不知道闪避,只听他惨叫一声,那脖子已歪向一边,血迸溅出来,人已倒翻地上,连吭都没有吭出来,就就在那里不再动了。
  黄影子转身而逃,道:“妈的,他不是人……”
  度小月哼声道:“想逃,没那么容易……”
  他的剑突然随着他的身子,平射过去,竟在黄影子的背后穿了一个窟窿,他连杀四人,只是刹那间的事,那剑法又快又狠,早将场中所有的人震慑住了,一时空中鸦雀无声,个个愣在那里,呆呆的望着那四个尸体。
  影子颤声道:“好快的剑法。”
  度小月面上杀机浮现,道:“还有谁要动手……”
  影子长长一叹,道:“度小月,我承认在血剑之下,我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你犯了—个很大很大的错误,如果你不杀死他们,影子神兵的组合还有与你化解的机会,现在你杀了我们的人,我们所有的影子都会与你为敌,直到你死在我们的手里为止……”
  度小月冷冷地道:“我会在乎么?朋友,没有十成的把握决不要招惹我们大洪门,大洪门只要有我度小月一天,决不容许任何人羞辱,我的原则就是这样,我不犯人,别人也不要犯我,否则,那代价要付的你血本无归……”
  影子点头道:“好,我会将你的话转告我的头儿,我相信不出十天,你们大洪门就会遭到报应,那是悲惨的报应……”
  度小月冷冷地道:“你还想回去么?”
  影子一怔道:“怎么,你真要将我们全留下?”
  度小月不屑的道:“由你们组合的神秘看来,你们决不会是什么善类,不是坐地发赃,就是杀人越货,如果让你们这群人留在江湖。不知要害死多少人,我出手的方式是激烈了一点,但对付你们这种人,我想还不能算过份……”
  金莲花脸色已苍白,道:“姓度的,你休想动老娘一根汗毛……”
  度小月冷煞的道:“你是最坏的一个女人,最会兴风作浪,我实在不想动手杀你,因为你不值得我那么做,不过,你必须要受点教训,我还没想出用何种方式整治你……”
  夜凉如水,此时突然有人叫道:“整治女人我最拿手……”
  那是挨了一刀的李标,他歪着身子捂住伤口,一拐一拐的走过来,虽然面色有点苍白,但目中却露着精光,显得很有精神,那是一种恨极的怒焰,他恨透了这个女人,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他要为今夜的事,教训这个最善于惹祸的狐狸精。
  金莲花一呆,道:“你……”
  李标恨声道:“妈的,你这个臭婊子,不认得我了?”
  金莲花怒声道:“你这野种,说话那么粗鲁……”
  度小月哈哈大笑道:“他粗中有细,是条汉子,虽然话有点不太动听,那正是大丈夫本色,粗犷的汉子……”
  李标拱手道:“谢谢门主夸奖……”
  金莲花气的跺脚道:“你们是一群猪,一群狼……”
  李标嘿嘿地道:“你骂吧,待会儿我让你哭……”
  他突然自怀里拿出一个软呼呼,圆冬冬的,全身黑毛的老鼠,这只小老鼠一双眼珠子红中带黑,吱吱地直叫,李标抓在手中,对那只小老鼠,道:“大毛,那臭娘们是最坏最坏的女人,我要你狠狠的咬她几口,最好在她身上留点伤痕……”
  这只小老鼠仿佛能听懂他的话,吱地一声,跃到地上,瞪着那只老鼠眼,恶而无情的望着金莲花。
  金莲花全身一颤,道:“死李标,你快把它弄走,我最怕老鼠……”
  要知这世上有种女人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老鼠、蟑螂、毛虫之类的小东西,金莲花虽然也有武功,但他生平最怕看见老鼠,此时一见那只小老鼠死命的看着他,顿时魂魄飞散,吓得面色苍白……
  李标哼声道:“妈的,贱妇,你也有怕的时候……”
  金莲花恐怖的道:“李标,我求求你,快把它弄走,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拿老鼠吓我,我的爷爷,你行行好……”
  她可能真的怕见老鼠,居然吓得混身抖颤,一脸惊悸的样子……
  李标恨恨的道:“你这鬼女人死上几白次都没有人原谅你,上次饶了你,想不到你勾引影子神兵对付我大洪门,仅这桩我就无法饶你……”
  金莲花忽然叹气,道:“你骂吧,如果你觉得骂我能解除你心中的怨气,你就尽量的骂,反正我金莲花惹不起你……”
  她自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上次受李标的气后,总觉这个男人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却有种说不出的男人味道,居然能让她怦然动心……
  李标恨的跺脚,道:“贱、贱,你还真不是普通的贱……”
  他挥手对着那只老鼠,道:“鼠辈,鼠辈,给我把那个贱货咬上几口……”
  那只黑鼠仿佛听懂他的指挥,吱地一声,居然立起身子,两只后腿略蹬,照着金莲花的身上扑去,别看它只是只老鼠,行动却迅速如风,扑去的势子又快又疾……
  金莲花颤声大叫,道:“我的妈呀……”
  她还真怕老鼠,那只小老鼠的身子一起,她已吓得双手乱挥,在地上乱蹦乱跳,拔起腿来就跑,那只老鼠虽然没有扑到她,却在后面穷追不舍……。
  她边跑过叫道:“李标,你这该杀的,还不叫它停下来……”
  李标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哈哈大笑道:“妈的,我要你跑到天明,非累死你不可……”
  这一笑,触动了刀口,鲜血滴滴地涌了出来,痛得他双眉紧皱,急忙按住伤口,眉头皱在一起。
  铁布衣上前,道:“别乱动了,我给你止血……”
  铁布衣甚懂医道,手法十分帅特,连点李标三处穴道,那血马上止住,痛苦也减少了许多,李标感激的道:“谢谢。”
  金莲花在夜色中乱闯乱跑,并不时发出那令人悸颤的尖叫,突然,那尖叫声停止,紧接着而起的是一阵号角之声,那号角仿佛还自天边发出来的,自近处猛奏而来,居然令人摸不透是来自何方……
  云盖天低声道:“是撤退令……”
  果然,影子已传声道:“咱们退……”
  那其余的‘影子神兵’份子,在影子的命令下,突然各自挥舞着手中兵刃,朝各处散去。
  度小月眉头一展,道:“给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