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渡心指》

第四十九章 路、窄、遇冤家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将盒内各式药物一一取出排好,南宫豪侧首道:“银心,备一大盆清水。”
  银心笑道:“早已准备好了,大爷。”
  丰子俊问了一句:“哪来的清水?”
  南宫豪朝外面努努嘴:“楼侧即是一口水井,水味很好,清冽澄澈,大概还可以生饮哩。”
  一边将背着的用紫花罩单做成的包袱取下,关孤一边问:“恕我唐突,南宫兄你对医术在行么?”
  南宫豪哈哈一笑,道:“放心,错不了,对这一门虽不说精,一般的知识还是有的,关兄,似你们这种外伤,我自信还可以医治一下,其他疑难杂症,就不敢吹这个牛啦!”
  关孤低下头去,“嘶”的一声将大腿伤口处裤管撕裂了一些,使整个皮肉外翻,血糊淋漓的受创处呈现出来。
  一直悄悄窥视着他的舒婉仪,甫见那怕人的伤口,禁不住心腔子“通”“通”直跳,表情上是又惊又疼又难受,她牙齿咬着下唇,脸儿也更加苍白了……
  蹲下身来细细查看,南宫豪道:“乖乖,这一下子可割得真不浅,但愿没伤着腿骨……”
  关孤笑道:“没伤着骨头,否则,我早拖不动这条腿了。”
  南宫豪“啧”了两声,叫道:“银心,拿水和净布来——”
  关孤忙道:“先给子俊兄上药吧,我可以等一会……”
  丰子俊连连摇手:“别客气,关兄,这也不是敬酒布菜,我们还推来让去作甚?老实说,你的伤比我重,你的重要性更比我大得多,若是你本身有了什么不便,这不仅是你个人的不便,我们大家全跟着不便了——这一路去,缺了你还行得通么?你可是我们最大的助力,不啻护身之符呢……”
  这时,南宫豪早已蹲下身来为关孤洗擦伤口敷药了,他倒真像有这么回事一样,取这要那,把个银心支使得团团打转……
  伤口的偶而触痛,全像扯着心一样,但关孤脸色平静,表情冷然,一点苦楚的形状都看不出来,他任由南宫豪播弄着,动也不动。
  疲倦的打了个哈欠,丰子俊振起精神道:“对了,关兄,你那包紫花包袱里是什么东西呀?”
  关孤一笑道:“放在胡钦房间密格中的金银珠宝,因为他们已将舒老夫人所携带的随身细软洗劫一空,所以我也老实不客气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将胡钦密格所藏的这些财宝尽量拿了装成一包,不晓得样数对不对,是不是原来那些,因为当时时间迫急,也没有功夫回来细问才挑了……”
  丰子俊笑道:“那是当然,换了谁也会这样做的,这样一来,姓胡的可真霉头触到了家,连一点油星子也没捞着不说,反将自己一条老命也陪进去了……”
  关孤平静的道:“咎由自取,他早该知道这个结果的。”
  吁了口气,丰子俊笑道:“经过这一连串的惊险艰难,渡过这步步血腥危困,关兄,我更深切体会到你的力量是如何恢宏,我们是如何也缺少不了你,当初我们要求你偕行相护的做法是正确得到家了,若没有你这一路相助相扶,别说到不了关外,到不了这里,恐怕连第一道关卡也通不过呢……”
  笑笑,关孤道:“别太估低了你们‘绝斧绝刀’的本领,他们要想对付你们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二位亦非省油之灯。”
  丰子俊道:“但比起关兄你来,我哥俩个可委实差上一大把火了!”
  伤口处又蓦地抽痛了一下,关孤暗暗一咬牙,低头问南宫豪:“南宫兄,你们在那石室出口的房间里静待之时,‘三人妖’未曾另行派人去搜查么?”
  一边忙着抹药包扎,南宫豪边摇头道:“没有,连个鬼影子也没见着——你们那边打得唏哩哗啦,热闹非凡,我们却可隐隐听到呢……”
  丰子俊接口道:“‘三人妖’他们得悉巨变,一定早急疯了心,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到我们所在的大厅去了,哪还有闲情逸致分派人手四处搜查?他们狂是狂,但对关兄你可半点也不敢疏忽大意——”
  舐舐唇,他又接着道:“虽然,就算他们如此谨慎,也一样栽了跟头,全军尽没……”
  有点沉重的低喟着,关孤道:“我已经给了他们退走的机会……我们总也算有过见面之情,但他们却并不接受,奈何!”
  丰子俊道:“这就合了你那句话了,关兄,‘三人妖’可不是‘咎由自取’?”
  顿了顿,他又迷惘的道:“可是,令我不解的是,温幸成这小子既然已经逃脱,为什么又偕同‘三人妖’去而复返呢?他莫非活腻味了?”
  关孤冷冷的道:“姓温的这样做有几个必须的原因——或者是他过份高估了‘三人妖’的功力,以为可以借‘三人妖’力量来对付我,也或者他心存观望,相随同来看看风水——
  得利则进,失利则退,亦可能在他警告了‘三人妖’之后不好意思自行溜脱,也可能‘三人妖’拉着一起回来借以增加点力量,但是,其中最可能的原因,我认为胡钦说得对——他说温幸成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而且性急如火,不肯在吃亏的事上稍做容忍……姓温的在我手里栽了跟斗,他必然咽不下这口冤气而想尽快报复,快到就在眼前能找回颜面来是最为佳,所以,我判断他才在这种极没有把握的情形下去而复返;子俊兄,记得关于这一点我也向你分析过,我怀疑他去向‘三人妖’示警的目的并非为了道义,也不过只是希望借他们的力量前来替姓温的自己出气罢了……”
  丰子俊颔首道:“对,很有道理……”
  这时,南宫豪又忙着替关孤日前所遭的几处旧有火伤施药,那几处火伤早已皮肉焦萎了,只是难看点,其实并无大碍,但南宫豪索性一起医治了,连关孤的左肩押瘀肿他也大量的敷上了消炎活血的药膏,在满头大汗里,他拍了拍手,大笑道:“行了,关兄,觉得舒服点了么?”
  关孤笑道:“谢谢,我觉得好多了,果真华陀妙手,功德无量。”
  南宫豪一挺胸膛,庄严的道:“多承谬奖,我呢,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呃,关兄高抬啦。”
  嗤之以鼻,丰子俊道:“大哥,看你那副德性,你真个自以为成了‘华陀妙手’啦?这就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想开染房了,这么点外伤,谁又不会治?”
  南宫豪佯怒道:“你就晓得说风凉话,你会,你怎么先站那里动口不动手哇?”
  丰子俊笑道:“这原因很简单,因为如今只有你是个完整的人,弟弟我身上还带着伤,怎么个动手呢?”
  舒老夫人笑斥道:“看看你老哥俩,四五十岁的人了,还在那里像小孩子似的斗嘴,也不怕人家笑话?”
  一把将丰子俊扯过来,南宫豪道:“我给你医,老二,你受着吧!”
  于是,当南宫豪将龇牙裂嘴的丰子俊两处创伤上药包扎妥了以后,他又跟银心替李发敷抹了一阵,待一切峻事,已是快耗去个把时辰了。
  关孤站起来试行了几步,又推门望了望天色,道:“雨已住了,各位,我们立即便要启行,不能再耽搁下去,乘着夜色,还可以赶上一程!”
  南宫豪道:“好,我去牵马套鞍——”
  关孤道:“都在后面厩棚里。”
  在南宫豪匆匆离去后,丰子俊有些担心的问:“关兄,‘悟生院’的人会来得这么快?”
  关孤沉吟了一下,道:“我估量他们至迟在天亮以后便将赶到,所以我们必须在他们到达之前离开,如果被他们围住,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丰子俊忧虑的道:“该不会恰巧在半路碰上吧?”
  关孤苦笑一声,道:“从这里到‘古北口’有很多条路,我们选择其中一条上道,相信不会这么巧便遇上他们,但若万一碰上了,这也是命,我们固然倒运,他们也一样霉星高照,大家全不会好过!”
  关孤转对舒老夫人道:“沿途辛苦在所难免,还请老夫人等在篷车上将就闭闭眼歇会吧。”
  舒老夫人慈祥又了解的道:“不用顾着我们,关相公,更苦的还是各位,我几个妇道尚可在车里假寐一阵,只怕你们连打个瞌睡全不行哩……”
  关孤淡淡的道:“没关系,习惯也就好了,这种生活,我们已过得太长久……”
  怯怯的,有些瑟缩的,舒婉仪首次开了口:“关壮士……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觉得太累?”
  关孤似看又不像看着她,低沉又简单的道:“还好。”
  这两个字泛着点冷,也带着点涩,更有那么股子勉强的意味在内,舒婉仪一阵委屈垂下头去,差点哭了出来!
  丰子俊不察的接上口:“等一会,我大嫂子、小仪、银心、李老弟四个人便一起坐车,大哥驾驶,关兄与我前后护卫……”
  关孤一笑道:“仍是老规矩,我开道,子俊兄殿后!”
  丰子俊自嘲的道:“老实说,我如今算知道了,就凭我这块材,也只能殿后,若是开道,可真不够硬扎呢!”
  插好“渡心指”关孤平静的道:“你也别借机自贬,子俊兄,如果我倒下去了,恐怕你就不想在前面开道也由不得你了!”
  丰子俊忙道:“关兄,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听了心里发慌……”
  笑笑,关孤沉默下来,就在这沉默的等待中,只一会,南宫豪即已转回,也探头进来道:“好了,咱们走吧?”
  关孤小心的问:“路很滑湿,南宫兄,有把握么?”
  南宫豪拍拍胸膛,大笑道:“老车夫,关东有数的,关兄,比这更泥泞滑湿,陡斜崎岖的山路我也驾车走过,保证万无一失!”
  关孤笑道:“那就好,各位先走一步,我即跟来——将我的‘黑云’留在厩里等吧。”
  怔了怔,南宫豪问:“有什么不对?”
  关孤沉缓的道:“没有,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小善后要料理一下。”
  迷惘着,但南宫豪却不再多问了,他上前背起李发,丰子俊搀扶着舒家母女,银心挽起那个紫花包袱,鱼贯出门离开。
  片刻后,当他们一车一骑,在潮湿冷清的黑夜中,沿着崎岖突凹的山路朝下缓缓行驶时,后面,“含翠楼”的方向业已冒起了灰白的浓烟,刹时烈火腾耀,红焰蹿舞,一片赤毒的火光映照得黑沉沉的天空变成了惨红暗紫,整幢“含翠楼”,在须臾间便完全被这熊熊的大火所吞没!
  丰子俊回头注视,喃喃的道:“果报神言出不二,他真是报应得彻底……”
  驾车的南宫豪一边小心操纵马匹,脚板紧紧踏在前座旁的“掣杆”上,边回头叫道:“喝,关兄真的将‘含翠楼’一把火烧了?好,烧得好,也只有这样才干净,才永除这罪恶之源,叫别的鬼头蛤膜脸再也无法利用这幢破楼了……”
  说话声中,后头响起一阵急剧的马蹄声,似风似雷,一路卷了过来,黑影里,关孤单人匹马如飞而至——有如来自幽冥的黑色煞神!
  四周是险峻的山壑的层峰,这是一条弯曲又狭窄的山道,在青翠起伏的峦岭中行走,所感受到的是一种慑窒的冷寂,是一种孤单的落寞,宛如山也监视着他们,岭也凝注着他们了……
  篷车在中间,关孤于前,丰子俊殿后翻过这山区,再走上百来里路——大约只要两大不到功夫,他们便将抵达那生死界“古北口”了。
  现在,距离“含翠楼”房发生的意外业已过去三日。
  车轮子在不平的道路上行走,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承轴部分也在有节奏的呻吟着,空山寂寂,壑谷回音,特别有那么一股冷森森又沉茫茫的意味……
  拉车的马匹有些吃力的喷着气,一步一步慢吞吞的磨蹭着,驾车的南宫豪也有点懒洋洋的想打盹了……
  关孤轻轻的,回头过道:“南宫兄,可别睡着了?”
  南宫豪振作了一下,咧开嘴道:“可不是,这天气,这景致,全那么温愣愣的,不知不觉就叫人想打瞌睡,唉,老是像睡觉不足似的……”
  关孤目光四移,边道:“恐怕,南宫兄,只有等你出了关才能好好补上一觉了……”
  南宫豪用沾水的湿毛巾擦了把脸,叹口气:“我想也是如此的了……这几天老是晕沉沉的,有气无力的,精神不能集中,人也变得混混沌沌的啦……”
  关孤笑笑,道:“天闷热,心情坏,路上寂寞,全都是原因,但我们却疏忽不得,否则,就一错成千古恨了
  南宫豪吁了口气,道:“一点不错,一点不错……”
  关孤转过身来注视前面,沉默着不说话,就在他们开始沿着这条崎岖的山道向一片微斜的坡脊爬行之际,前面村荫那边的转弯处,已有一阵急剧的马蹄声擂鼓也似响了过来!
  后面驾车的南宫豪突的一惊,立即停止前进,一脚踏紧座旁“掣杆”,同时右手已摸到身边的“月衫金斧”把柄上。
  关孤也驻马不前,目光冷森森的注视着来路,殿后的丰子俊甚至已下马戒备了!
  片刻之后,蹄声更盛,关孤面无表情的回头,伸出手来竖起一只食指比了比,表示来骑是单!
  眨眼间,一乘铁骑业已转过弯角,就有如泼风也似奔了近来,马上骑士,嗯,这是一个美若天仙却颇带着那么一股子刁蛮劲儿的小娇娘,淡黄的衣袂随风飞舞,真个又艳丽,又飘逸,俏极了!
  路很窄,一车在途,业已无甚空隙,若是放缓马速,大家侧着身挤一挤,还可勉强凑合着交错,但像这位少女这样奔驰如狂,则除了撞上便毫无办法——当然,把篷车推倒坡侧自又当别论!
  关孤目注来骑,不禁微微一怔,他认得那马上少女,她,不是别个,便是日前关孤于“天龙堡’属众追杀之下救出来的“绝索”江尔宁!
  后面,车座上的南宫豪看情形势,不由怒火突升,他叫道:“这女娃娃怎么如此野法?
  她放马急奔狂冲,不是要撞上来了么?”
  关孤住骑路中,不动不让,就像一座山也似毫无动静,渊停岳崎,江尔宁隔着一段距离,已经做然叱叫:“没有长眼睛?还不赶紧给姑娘让路!”
  冷冷看着迅速接近的来骑,关孤自然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他的双眸业已变得寒酷如冰!
  于是——
  就在双方马头快要撞上的一刹那,鞍上的江尔宁竟像黏在马背上一样,纹丝不动!
  坐骑甫始站下,江尔宁已“嗯”的坐直身子,她杏眼圆睁,柳眉含霜,尖厉又愤怒的叫道:“大胆匹夫,你是活腻味了、竟然敢拦你家姑奶奶的路——”
  蓦的,当江尔宁看清楚对方是谁的一刹,她硬生生咽回了后面的语尾,愣愣的瞪着关孤发了会呆!
  深深吸了口气,她哼了哼,冷冷的道:“我以为是谁有这么狂,这么大胆放肆,原来竟是名震天下,霸凌四海的‘果报神’关孤呀!”
  关孤冷漠的道:“不错,难为你还认得出!”
  江尔宁大声道:“姓关的,你不要以为了不起,我并不含糊你!”
  关孤缓缓的道:“我素不喜争执,如果有人对我不满——拿出行动来!”
  神色变了变,江尔宁咬着牙道:“你以为我不敢?”
  关孤摇摇头,道:“还是省省吧,江尔宁,你那几下我见识过了,还不错,但不够看,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眼睛里像在喷火,江尔宁尖叫:“关孤,你再侮辱我,我就和你拼了,你是个狂人,目空一切又自高自大的刽子手!”
  关孤淡淡的,道:“多日不见,江尔宁,你仍一成未改,又幼稚,又刁泼,又可怜,又可笑;你让路吧,我们要过去!”
  使劲一摔头,江尔宁气得发抖:“偏不,姓关的,我偏不让,你有种就闯过来看看,试试姑娘能否把你摆横在这里。”
  关孤微喟一声,道:“你真要试?”
  鞍上江尔宁双手一翻一抄,业已把卷起来挂在马首旁的那条粗若核桃的牛皮索及斜插在腰带上的尺半弯刀握住;她咬着牙道:“我伯你什么?”
  关孤不由凝视着她,微微摇头:“江尔宁,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像你这种刁蛮娇纵又蛮不讲理的女子,我还真是少见,一个人应该有勇气,有大无畏的豪胆,但那却要看为了什么才表现出来,如你眼前这样,你除了充分流露出你的幼稚懵懂,还能证明什么?”
  江尔宁怒道:“你又算哪棵葱,我姓江的要你来教训?告诉你,不论我是否打得过你,你却休要我稍作屈服!”
  关孤淡淡的道:“我不须要你屈服,只须要你有点理性!”
  粉脸铁青,江尔宁生硬的道:“什么意思,你说我没有理性?”
  关孤目光平视,平静的道:“现在,你自己看看自己,像个有理性的人么?”
  重重一哼,江尔宁悍野的道:“既无理性,我便这样做到底,看你能奈我何?”
  关孤低喟一声,道:“不要过份,江尔宁,不要过份,我对你的忍耐,已经超过我平常的一贯限度了,为人行事,切记适可而止,否则,就要遭受侮辱……”
  江尔宁火辣辣的道:“关孤,你这不是第一次侮辱我了,姓关的你早已侮辱过了,我何在乎多上个几次?”
  闭闭眼,关孤抑止了一下内心的火气,他耐着性子道。“江尔宁,大地十分宽阔,山野平原河川大海可以任你邀游,你何苦非要挤在这一条狭窄的山道上与我相持不下?你略有姿色,扮像不差,正可享受美好人生,大可不必自找烦恼甚至遭致伤害……”
  尖叫一声,江尔宁气得声音都发了抖:“什……什么?你,你竟这样讽刺我,嘲弄我?”
  怔了怔,关孤愕然道:“我何处已讽刺你,嘲弄你了?我讲的全是好话……”
  江尔宁大叫道:“好你个大头鬼的鬼!你居然批判我‘略有姿色,‘扮像不差’?我的容貌仅仅是这两句狗屁不通的词句能以形容透彻的?我老实告诉你,你不要眼高于顶,心存妒意,故意贬低我的姿容评价!”
  有些啼笑皆非的摇摇头,关孤道:“美不是光凭外表,江尔宁,内在的完善更为重要,像你这样凶横泼辣,尽管你表面姿色再艳丽,亦同样不能给人以美感了!”
  江尔宁愤怒的道:“勿须你对我有‘美感’,多的是人伏在我脚下我还不屑一顾呢,姓关的,你和一般臭男人完全一样,狂贱!”
  关孤忍住气,道:“我原谅你这么大放厥词,因为你根本不懂人事,好了,江尔宁,你让路吧,你已耽搁我们不少时间了!”
  僵默了一会,江尔宁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捉狭的道:“你们真急着过去?”
  关孤颔首道:“当然。”
  江尔宁轻轻用牛皮索的坚硬把柄触动着自己丰润的下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眨了眨,她道:“好,我可以让你们通过——”
  关孤忙道:“那就皆大欢喜了……”
  江尔宁脸色一沉,冷冷的道:“你不要抢着说话——我还没有说完哩;我可以让你们通过去,但是我却有个条件!”
  关孤唇角的肌肉轻轻一抽,不悦的道:“什么条件?”
  江尔宁一扬头,道:“向我赔罪,声明你以前所对我讲的那些混话全是无的放矢,胡说八道,全是你执意诽谤,恶意中伤!”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