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渡心指》

第二章 险、薄、人世情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蹄声清脆而单调的飘扬在暮霜四合的荒野间,这条土路便一直婉蜒向前,伸展向茫茫的云天尽头,从马上看过去,除了远处隐隐的山脉,就只有周遭寂寂的迷漫荆野,游散在大地的那片紫蓝色烟霞,也都是那么冷清清,孤零零的了……。
  关孤沉默了半晌,喟然道:“好一个寒冷的夏。”
  李发舐舐踊唇,小心的道:“大哥,寒冷的夏?”
  关孤寂然一笑,道:“你不明白?”
  李发打了个哈哈,道:“还请大哥指点。”
  关孤低缓的道:“这是一个人心境上的感受问题,夏天原本酷热,但那却只是表面上的,在我眼里,它就显得不大一样了,热得冷森,热得孤寂,热得茫然,又热得苦涩,感觉着它是热的,但又何尝不热得那等寒凛与淡漠呢?”
  他摇摇头,又道:“这好有一比,李发,当你处身在一个热闹嘈杂的场合里,往往你也会觉得出奇的孤单及冷清,仿佛那些喧嚣并不属于你,你隔着身边的人群虽是那么接近,却好像离着老远,似是独自走在深山荒径上一样……”
  李发苦笑道:“我可领悟出一些大哥心头的感触,但是,大哥多少年来,你不觉得你过份离群了么?正好像你的名字——孤,你总是孤零零的,寂荡荡的,喜欢独来独往。独往独处,在人们之中,你有如一只野鹤,飘忽又高远,就算有人想攀扶你一把,手也伸不到云里呀!……”
  关孤淡淡的道:“我自小孤独惯了,不大愿意凑热闹,那些场合会使我觉得无聊又拘束,远不如一个人悠然自在……”
  李发道:“大哥,有时候,你不觉得闷?”
  关孤咧嘴轻笑,道:“寂寞是一种享受,能清静下来独处于自己心灵的天地里,乃是件最为优美奇妙的事,在那里全是自我,一切俱真还朴,没有丁点世俗上的虚诈险恶,任精神舒展,魂魄徜徉,无物无束,悠哉游哉,李发,这种滋味是至高无上的,安宁极了,也清幽极了……”
  李发耸耸肩,道:“难怪有几次我怕你闷得慌,特去陪你聊聊,每次都让你在那‘自家心灵天地的神游’中将我撵了出来!”
  关孤安详的一笑道:“我知道你多少了解我,不会为忤的。”
  李发忙道:“这个当然,我又怎敢对大哥你不满?”
  眉头忽然皱了一下,关孤道:“决傍黑了,今晚赶得到‘牛家寨’么?”
  李发打量了一下地形,道:“紧赶一程,到达‘牛家寨’该也不会太晚。”
  他吁了口气,又有些牢骚的道:“咱们禹老板也太不体谅人了,一次出来就叫我们办两件生意,而且还限定在三天之内办妥,他简直把我们当作‘齐天大圣’了,好像从南到北只要我们翻个跟斗便到啦……”
  关孤毫无表情的道:“收人钱财,与人消灾,顾主所做的要求我们自然要尽量替人家办到。否则,人家花了那成千上万的银子岂会这等慷慨?”
  李发嘀咕道:“但禹老板也不能只为这些银子,他手下弟兄们的幸苦亦得斟酌斟酌。我们全不是铁铸的,三天两头奔命,一赶就是几百里路,莫说还要动手涉险,便单是到了地头就拎人家的脑袋吧,也总得有喘口气的空闲哪……”
  关孤抿抿唇道:“你甭埋怨了,李发,谁叫你中吃了这行饭?”
  伸出左手拂了拂衣衫上的灰土,李发改了个话题道:“对了,大哥,这趟差事你既接了下来,那‘货色’只怕又是个邪鸟吧?”
  关孤笑笑,道:“‘牛家寨’的这趟生意,可与方才我们在‘和田镇’办的那一件不大一样,‘和田镇’那件比较简单。本来我不想亲自去的,但一则怕你失手,再则我也想亲眼瞻仰一下谢沧州那厮是个什么样的德性岂能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所以才陪你走了一遭……。”
  李发急道:“其实姓谢的这档子事我一个人去办已是游刃有余,大可为了这件小买卖亲自出马若是欲要目睹那小子的恶报应嘛我没有话说,但大哥提到为我‘护行’则未免过于严重了,对付姓谢的这种窝囊角色,我可以说十拿十稳,包管手到擒来,出不了一点纰漏!”
  关孤冷清的道:“你太大意了。”
  怔了怔,李发呐呐的道:“但……大哥,姓谢的根本不算是个人物嘛……”
  关孤摇摇头,道:“我不是指谢沧州,我是替你顾忌到‘玄真会’的人,姓谢的内兄是‘玄真会’在当地的大头领,如果万一碰上他们和姓谢的在一起,你仍有把握十拿十稳么?
  要知道‘玄真会’也不是好吃的呀!”
  “哦”了一声,李发讪讪一笑道:“我以为不会这么巧,姓谢的,并不晓得我们要来‘摆横’他,事先不大可能找‘玄真会’的保镖……”
  关孤冷冷的道:“不要说‘可能’,李发,干我们这行的不相信运气,只注重计划,一定要有把握才下手,决不能存着侥幸取巧的心理,若是我们为了一点小破绽而砸了锅,非但颜面扫地,威信与名誉的损失才更不可估计呢……”
  李发连连点头,赧然道:“大哥,我还是不够独当一面的气派……”
  关孤道:“等你有了这种火候了,李发,今天我就不会跟着你了。”
  在鞍上移转了一下臀部,李发又道:“大哥,方才你说‘牛家寨’的这趟生意与‘和田镇’的那档买卖不大一样,又是怎么个不大一样法呢?”
  关孤薄薄的双唇微抿,道:“‘货色’较为扎手。”
  李发颔首道:“但也同样不是个玩意?”
  关孤道:“这个人比起那谢沧州来,犹更要可恶三分,不过,他本身的能耐却强过姓谢的很多!……”
  李发颇有兴趣的道:“大哥,照本院规矩,行事之前必需严守秘密,除了主执行者之外,连随行副手也只是奉命进退,往往亦搞不清目的及真像,但主执行者却有权在行事前不致妨害行动成功的有利时间里,将每次的目的与内容告诉副手,‘和田镇’那端生意大哥你早提前告诉我了,‘牛家寨’这一件,是不是也可以透露点?”
  关孤平静的一笑道:“规矩是死的,人却要活用它,这条规律我根本不重视——当然,也要看我的副手是谁而定,‘牛家寨’这件买卖内容我之所以一直没提起,并不是受这条规矩约束,只是我懒得早说罢了……”
  李发愕然道:“为什么?”
  关孤吁了口气,道:“世间有很多丑恶事,也有很多丑恶人,而这些丑恶人于的一些丑恶事却大多千篇一律,其分别只在轻重多寡而已,说出来除了空惹一肚皮闲气,还有什么意思?”
  李发哈哈笑了,道:“大哥,你说得对,这些年来,我也已看得厌,听得烦了,尤其跟着大哥你出来接办的这些生意,全属这种货色,任什么下流无耻,卑鄙龌龊的勾当也全叫他们给搞上了,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天色也已全黑了,在黑暗中赶着路,听着蹄声传响,衣角飘拂之声,也轻漾着关孤那冷幽幽的语调:“江湖上有一个极负盛名的人物,号称‘八臂人熊’商承忠,这个人,你听说过么?”
  李发有些意外的道:“当然听说过,大哥,他早年还是‘青荷派’的掌门人,三年以前封刀退隐,才将掌门大位传给了他的二师弟,这位‘八臂人熊’闻说勇猛无双,功力精绝,在武林中很有点份量,尤其他的那套‘八臂拳’更是当代绝学,不可轻视……”
  点点头,关孤冷清的道:“不错,我们要的‘货色’,就是他!”
  吃了一惊,李发失声道:“什么?是他?‘八臂人熊’商承忠?”
  关孤淡漠的道:“正是。”
  李发忍不住吞了口唾液,道:“照顾主的要求,大哥,需要我们怎么对付他?”
  关孤用手沿在脖子上比了比,淡淡的道:“摆横!”
  李发耸耸肩,苦笑道:“这笔买卖可是相当吃重呢!”
  关孤徐徐的道:“比起‘和田镇’的那挡子生意起来是麻烦点,但也不见得有什么大不了,我经手过比这更为艰险十倍的买卖,亦照样做成了,并没有损伤什么,直到如今,仍然好生生的活着。”
  李发龇龇牙,微窘的道:“这个当然,可是,一件事情的轻重看法大哥和我却不大一样哪,大哥是‘悟生院’的首席杀手,更是江湖上盛名煊赫的‘果报神’,大哥的经历,气派与本身修为是何等雄浑老成!岂乃我这种角色所能以及其万一的?大哥视为“八臂人熊”不算人物,但在我心中,却觉得这老小于是块沉甸甸的扎手货呢!”
  关孤悠然道:“你不用烦,这趟生意由我亲自处置,你只要听令行事也就成了。”
  在马背上颤震了一下,李发用力拍了一记马屁股,小心的道:“大哥,为什么,呃,我们要找他?”
  关孤漫应道:“因为有人付了银子委托我们找他。”
  “噗嗤”一笑,李发道:“这是一定的嘛,我们吃这行饭,若是没有主儿付银子相托,我们撑饱肚子没事做跑去找这麻烦干啥?”
  关孤微带倦意的呵了口气,道:“你既明白,还罗嗦什么?”
  李发忙道:“我的意思是,大哥,这老小子又犯了什么‘天条’啦?”
  关孤笑了笑,道:“商承忠有一个亲哥哥,叫商承道,不是武林中人,也没有在江湖上闯过,做了大半辈子生意——正正经经的生意,不似我们这种邪门儿——挣下了万贯家财,然后将所有的营生结束,举家迁至‘牛家寨’落户,那是三年半以前的事情,商承道家庭人口简单,夫妇两人,一个老来子,另一个跟随多年的奶娘,再就是一个寻常下人了。”
  聚精会神的聆听着,李发急问:“后来呢?”
  关孤沉默了一会,续道:“后来,就在三年前,商承道的老弟商承忠便忽然传让了他‘青荷派’的掌门大位,跟着也迁到‘牛家寨’他哥哥家中居住,就在他迁到他哥哥家不及一年,他这位财资颇丰的老兄便在一个夜晚奇特的暴卒了,而在第二年,他那老嫂子也不明不白的得了急症去世。”
  李发有些了悟的道:“可是商承忠这家伙搞的鬼?”
  关孤唇角一撇,又道:“不久之前——大约七八个月左右吧,商家的唯一存下的骨血,那个年才十一岁的独生子,也在一次玩秋干时摔下,跌断了一条腿,这位可怜的小孩子幸而不死,好不容易快养好了腿伤,却在一天下午登楼的当儿被吓呆了——他眼看着一个佣人在他前面一步踩断了梯板,嚎叫着从高处跌落,当场跌死,而在那个情形下,本来是他应该踩上那级梯板的,那个跌死的佣人因为急着上楼取物,抢先一步,才做了这小孩的替死鬼。
  李发恨声道:“好歹毒!”
  关孤摇摇头,道:“歹毒的还不尽此,一个月前,这娃娃童心未泯,拿着他要喝的汤喂猫,结果,那只猫马上全身抽搐,七窍流着黑血死了。于是,有人实在忍无可忍,才辗转托人找到了我们,要给那恶徒一个‘血债血偿’!”
  李发迷惑的道:“商承道家里还会有什么亲人呢?他弟弟商承忠第一个有嫌疑,他总不会自己找人买自己的老命吧?”
  关孤冷冷的道:“你以后听话要用脑筋,不要乱猜,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商承道家里还有一个跟随多年的奶娘么?”
  “啊”了一声,李发道:“莫不成是这奶娘委托的我们?”
  关孤点点头,道:“除了她还会有谁?”
  李发搔搔后脑,道:“怪了,一个替人家当奶娘的粗俗妇人竟会有这样的胆量与魄力?
  敢找到我们这个圈子为她出头?”
  恬淡的一笑,关孤道:“不足为奇。”
  李发愕然道:“大哥,我们是一群职业杀手哪,与奶娘那种人根本是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上,平常只怕她光是听到我们的行为都会吓得全身发抖,敬而远之,又哪里敢主动托人和我们打交道呢?况且,还是打的这种……
  呃,血腥的交道!”
  关孤双目中闪射着睿智的光芒,他低缓的道:“一个人在一生中往往会做出他永远没有想到有一天敢做的事,而一个人的性格也会偶然改变的,促成上面所说结果的两种力量,一是爱,极深的爱,另一种,就是恨,极深的恨了。”
  李发还是有些迷糊,呐呐的道:“怎么说呢,大哥?”
  关孤简洁的道:“这奶娘爱她主人的全家以及那自小带大有如己出的孩子,她更忿恨那毁灭这原本美满家庭以遂其邪恶欲念的那个人!”
  李发急问:“那人可真是商承忠?”
  关孤凛然道:“否则还有何人?”
  抽了口冷气,李发道:“可有证明?”
  关孤一笑道:“‘悟生院’自来只接生意,不问是非曲直的,顾主付够了银子便可如愿,李发你怎么会问起‘证明’这两个字来了?这不是奇怪么?”
  尴尬的打了个哈哈,李发道:“别损我了,大哥,这习惯还不是跟你学的?你每接一票生意,不是一定要追根究底,搞清楚了原由,能求个不愧于心才肯动手么?”
  关孤欣慰的一笑道:“很好,我喜欢你学会我这个习惯,你有了这个习惯不会吃亏的,至少,你将多积阴德,梦里无惊!”
  李发高兴的道:“你放心,大哥,我不会忘记你一向所教诲的。”
  于是,关孤接着道:“证据是铁铸的,首先我要说明,那奶娘虽然无甚学识,但却是个聪明人,更具备了女人家所特有的禀性——细心及多疑,当商承忠搬到他哥哥商承道家没有多久,她便隐约看出这位二老爷对他兄长的财富有时显露出的那种贪婪迷恋的形色。当然,这只是她的猜疑而已,接着,商承道暴卒了,没多久,商承道的老妻也紧随而去,这些连串发生的不幸事件,便更加触发了她的疑心,她怀疑是那位二老爷在其中捣鬼了。”
  舐舐唇,李发道:“可是,这仅是怀疑……”
  关孤摇摇手,续道:“你别插嘴;当那商承道的孤子自秋千架上跌落,她便认定是商承忠搞鬼了;那秋千索粗若儿臂,且刚刚换了不及数月,绝无折断之理,两根绳索的承荷力足可担住十个成人的体重,一个小孩子又怎压得断呢?更明确的,是那奶娘就在那孩子去后园玩秋千之前的片刻,看见商承忠自后园悄悄逸出,在他逸出前后,并没有任何人进到园中,而绳索断痕整齐,显然是有人暗里用利器割过了,意图伤害那孩子……”
  顿了顿,他又道:“第二次,那楼梯板折断更是离奇,梯板全系坚实的松木制造,在出事之前的炷香时刻里,她本人犹亲自上下了数次,踏脚处全无异状,怎的就在那孩子上梯时的刹那,便会断裂?且那孩子突然登楼,便是我们的二老爷商承忠所召唤!”
  李发恍然道:“这一分析,便明摆明显的是商承忠在施展阴险了!”
  关孤接着道:“食物下毒的那一次,则更明显的指出商承忠在搞鬼,平素商承忠为了叫人认为他爱护他的侄儿,全是同桌同膳吃一样的菜肴,唯独那一餐,他推说头痛没有一起用膳,独独就在那一顿里出了毛病;事后,据那奶娘暗里问厨子,商老二何尝有什么头痛来着?他在夜里便关照厨子为他整治了丰盛的酒菜送上卧室中独享,厨子还说酒菜之丰盛足可撑饱两条牛——一个头痛的病人能吃下可以撑饱两条牛那么多的食物?”
  李发一拍大腿,怪叫道:“罪证确凿,死有余辜!”
  关孤浓眉斜剔,道:“不,就算有了这些明证,我仍不肯相信。”
  李发呆了呆,道:“为……为什么?”
  关孤笑了,道:“若是全系那奶娘的一面之词呢?甚至更朝坏处想,说不定这些事全是那奶娘的花样反而想陷害那商承忠呢?”
  李发猛一下傻了,嗫嚅着道:“这……这一点我却……
  却没有想到……”
  关孤看了他一眼,道:“所以,你仍须历练。”
  李发讪讪的道:“莫非,呃,大哥还找到什么明证?更进一步的明证?”
  关孤抹了把眉心紧沁的细汗珠子,颔首道:“当然,首先是动机——谁可以在商承道夫妇及他们的孩子死后得到最大利益?第一是商老二,第二个就是那奶娘了,换句话说,若这两人都是狠心货,他们谁都有理由暗算那小孩子。”
  他顿了顿,浓眉一扬,又道:“如那孩子一死,商承忠自是当然的财产继承者,但却也可以布成种种迹象来使商老二陷入窘境,进一步买入前来除掉他,如果这样则那奶娘这借刀杀人的毒计可就够绝了,当时,虽说那奶娘所述历历如绘,神情激动,我仍不予相信,就在我们出发办这生意的七天前,我暗里托‘双环首’夏摩伽走了一趟‘牛家寨’……”
  李发愣了愣,道:“夏大哥到过‘牛家寨’?干什么去?”
  关孤道:“掘墓。”
  李发吃一惊,愕然道:“老天,掘墓,掘谁的墓?”
  关孤漠然的,道:“掘商承道夫妇的墓。”
  李发惊道:“为什么?”
  关孤低沉的道:“为什么?验尸骨呀,看看怎么死的。”
  李发有些作呕的吐了口唾沫,呐呐的道:“结果有了么?”
  关孤平静的道:“有了。”
  李发又润润唇,道:“什么结果?”
  关孤望着夜空吁了口气,道:“商承道是被人用一种‘错骨法’害死的,这是一种武家高手的手法,受害者表面上的反应是全身剧痛如裂,脸青唇紫,口吐白沫——极似得了急症,死后,便是肉体腐烂了,遗骨上却也会残留着波状裂纹,只要是个内行人,仔细一看便可了然于心。”
  缓缓的,他又道:“至于商承道的老妻那付骸骨,死因却更加显示得清楚——一定是那害人的歹徒迫不及待了,或胆上生毛了,他杀死商承道妻子的手法越加干脆,用一根细若牛毛般的银针,针上淬有奇毒,便那么一下子拍进了那位老妇人的后脑中,后脑有毛发掩遮……”
  他顿了顿,接着道:“且那根牛毛毒针深没入脑,一般草药郎中又哪里验得出各堂来还不是当作急症暴毙处理,草草了事?不过,那根毒针却永远遗留在受害者的脑壳里了;夏摩伽办事细心,凭他的经验与智慧,这些常人往往忽略了的痕迹却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的回报我很满意,因此,我也明白了谁是真凶。”
  李发兴奋的道:“果然还是那商承忠?”
  关孤颔首道:“不错,是他,据我探查的结果,此人擅‘错骨法’,只是轻易不露。而且,他惯用的暗器便正是‘蓝雨针’。”
  一伸大拇指,李发赞道:“大哥,真有你的!”
  关孤淡淡的道:“此外,那奶娘根本不会武功,而且身体衰弱,看那情形,也熬不了几年了。”
  顿了顿,他又道:“因此,我相信那奶娘说的话是真的,所以,我答应接办这件生意。”
  李发道哈哈一笑,道:“也因此,我们如今便正向‘牛家寨’进发,替那一对老夫妇讨还公道,保住他们的命根子了。”
  关孤冷清清的道:“废话。”
  用手摸摸脸上的那道紫疤,李发又道:“大哥,姓商的底可摸清了?”
  关孤低沉的道:“他没有帮手在身边,只有他独自一人住在他哥哥家里,当然,他想干这种狠毒事也不便邀人相助。”
  李发沉吟了一下,道:“今晚上下手么?”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