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大雪满弓刀》

第二十三章 雷冷烟寒夺命来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拂晓辰光,东方刚刚泛起一抹鱼肚似的乳白,山区里浮荡着蒙蒙的雾气,有如一层薄纱轻轻掩覆着林梢涧堑,地上有霜,这深秋的清晨,相当寒冷。
  雍狷独自坐在一块平扁的石头上,石前是一丛枯黄的杂草,他便从杂草的间隙中注视着破庙的动静,他现在面对的位置,正是那片坍塌的庙墙。
  弓囊斜倚脚下,砍刀连鞘横搁于膝,他左颊上的割伤尚未收口,涂抹着一块血红色的膏药。
  他的肩伤与左腕的旧创,都已经过重新包扎。
  他知道,这次换过药,下一次就难测是什么时候了。
  清瘤的脸孔显得有些憔悴,雍狷的下额胡茬子密生,参差不齐的形成青森森的一片,但他的目兴却锐利炯亮,闪动若寒星,在至极的冷凛里,别有一种说不出的酷厉神韵,而透自眸底的杀机,便和这酷厉的神韵凝结为一体了。
  他没有行动,只是在等待,等待任何他认为有利的狙杀时机到来。
  气温很低,有淡淡的白色无误、雾氲在他口鼻间轻漾。
  他人坐在那里,有若盘石,纹丝不动,而这极度的静态,却更反映出涵蕴其中的暴烈前奏。
  断垣之后,忽然有条人影晃动。
  那人又探头出来左右观望,接着越墙而出,拉开裤裆便冲着墙脚小解起来,沥沥尿声,清晰可闻。
  这个人雍狷并不认识,但他知道必然是那两匹狼中的一匹,或是“血狼”单彪、或是“毒狼”罗锐“……他没有猜错,正是”毒狼“罗锐。
  雍狷扯开弓囊,搭箭上弦,大竹之矢脱弦而去,几个动作,全在眨眼间完成。
  箭身撕裂空气,发出尖厉的声响,而声响落在箭尾之后,白芒突闪,数十尺的时空距离立幻虚无,仿佛箭矢早就已经钉在那个位置上了。那个位置,是罗锐的背心,长箭穿过他的脊梁,透胸冒出。
  他整个身子被这猝来的力量撞顶向前,箭旋射进墙内,罗锐的躯体便也紧紧贴上墙面。
  在这生死一瞬的历程中,他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死亡的类别有很多种,罗锐的死法,算是相当有福的了。
  他从头到尾,都不曾感受到什么痛苦,因为痛苦才一开始,即已结束。
  雍狷顺手猛带系在左腕上的一根细绳,原来他事前已将细绳结于箭尾,以便收回长箭……长箭只有三支,浪费不得……他回带的力道极大,以至箭身自罗锐背脊抽出的一,又把这位到死尚不知怎么死的“毒狼”尸体仰扯向后,重重翻跌地下。
  箭杆滴洒着鲜血回到雍狷手上,他迅速移位闪走,身形之快,连石头前那丛枯草都没有摇晃一下。
  许是罗锐倒地时的声音惊动了庙里的人,“血狼”单彪首先跃出坍墙察看,这一看,不禁看得他须眉奋张,目眦欲裂,一双眼马上转为赤红!
  另一张面孔露出在墙后,那是郎五,两只招子还带着惺松睡意,边打着哈欠:“老单,呃,是什么动静啦?”
  单彪全身发抖。
  透自齿缝的腔调微带呜咽:“罗锐……被人暗算……”
  白果眼猛朗上翻,郎五的几分睡意立时被一片寒气驱走。
  他毛骨依然的惊喊:“什么,你说什么?”
  注视着罗锐扭曲的脸容,凸出的双日,单彪悲愤逾恒的道:“我在说,我的兄弟罗锐吃人暗算了,死得好惨……”
  这时,贾如谋、阴七娘、朱乃魁几个业已纷纷赶到,并先后越过墙来。
  贾如谋一面观察四周情况,一面冷静的道:“人是怎么死的?”
  单彪蹲下身去仔细检视。
  不禁热泪盈眶:“被一种利器由背后穿入,透过前胸,对开了两个血窟窿,那人出手的力道极大,罗锐的心肺俱被绞裂,脸上还沾着灰粉,显见是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
  郎五咬牙切齿的骂:“─定是雍狷那狗娘养的干的好事,简直心狠手辣到了极处!”
  贾如谋目光闪动。
  阴沉的道:“我的推断果然不错,是姓雍的开始向我们反击了,从现在起,大伙务必要提高警觉,步步为营,千万不能有任何疏忽,你们要知道,每─桩小节的疏失,皆足以丧失生命!”
  阴七娘摇头叹气:“唉,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只在片歇之前还能蹦能跳,就这么眨眼功夫居然便横倒下来再也喘不动气了,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单彪咽着声道:“他告诉我只是出来小解一下……谁晓得翻过一堵墙,就连命也没了……”
  用力摔摔头,朱乃魁提心吊胆的向周遭探视,但觉后颈窝的汗毛直竖:“大家要留意,姓雍的必然还窝在附近,说不定现下就正在窥探我们,随时随地找机会出手暗算……”
  郎五蓦地打了个寒噤。
  低声道:“朱老二,你少嚷嚷行不行,这大的嗓门,伯姓雍的听不道?”
  贾如谋心头一动。
  问道:“对了,乃魁,听说雍狷的射术相当高明,你上次不是见识过么?是否确然?”
  一提起那档子事,朱乃魁就脸色汕汕的不大自然:“呃,回师叔的话,姓雍的那手箭法不是弟子替他渲染,拿‘相当高明’四个字已不足形容,简直可以说神乎其技,炉火纯青了,箭出人倒,决无虚发,尤其他那搭弓上箭的快速巧妙,更是见所未见,匪夷所思,弟子如今回想起来,犹一身冷汗,背脊泛凉……”
  阴七娘忍不住冷嗤一声:“听听这宝贝说的话吧,昨晚上还数落郎五长人家志气,灭自己威风呢,今番倒把姓雍的抬上九天去啦,我就不信雍狷同那后羿一样,能射下九个太阳来!”
  朱乃魁忙道:“七姨,我可没骗你老人家,姓雍的箭上功夫,我是亲眼目赌,‘大空手’尤烈、‘小空手’尤刚兄弟两个七姨总知道,他们的本事不算差吧?那尤刚是死在姓雍的刀下,尤烈却─箭归了西,七姨,仅仅一箭便把尤烈钉死了啊阴七娘沉着脸道:“我看,大概是尤烈太过轻敌的缘故。”
  贾如谋微微摇头。
  慎重的道:“你也不要做臆测,七娘,乃魁之言,可信度甚高,你想想,罗锐的一身功夫,是如何精悍猛辣?他的反应又是如何敏捷机伶?以这样的身手,犹躲不过雍狷的一箭,对方射术之妙,亦就不可言喻了!”
  阴七娘道:“如谋,你凭什么断定罗锐是被箭矢射死?”
  贾如谋不徐不缓的道:“从罗锐身上的伤口形状、肌肉翻裂的方向,再加上力道贯注的常性分析,他绝对是被雍狷的长箭所杀。”
  单彪插进来道:“贾前辈的话不错,据我看亦是如此,罗锐的身子曾被大力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他脸颊额头部位还沾着灰土,这种情况,分明是利器经过投射空间的加速度运作后,方才造成的结果……”
  阴七娘闷声不响了,一张银盆大脸也跟着紧绷起来。
  郎五出声道:“贾老,呢,如今我们该要怎么做是好?”
  贾如谋道:“当然先使罗锐入土为安,葬了他以后,我们再开始搜索雍狷。”
  朱用魁道:“师叔,大家最好聚在一起,别分散了减损实力,姓雍的正巴不得将我们各个击破!”
  贾如谋领首道:“这一层我自会顾虑到,你们每个人务须放机灵点,他那长箭来去无踪,难以捉摸,可别又叫他白白的糟蹋了!”
  于是,单彪、郎五、朱乃魁三人开始就地挖坑,或以兵器,或就双手扒土。
  贾如谋和他的婆娘阴七娘则负责警戒,一派如临大敌的模样。
  挖土的三位亦不敢稍有轻忽,一边工作,一边左盼右顾。
  那种栖栖惶惶,惊疑不安的神情跃然脸上,真是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雍狷呢?雍狷的位置正在他们的左斜角方位,一棵矮枝低垂的树后。
  叶隙间,他露出的双眼冷峻阴寒,毫不眨动,颇有虎视眈眈的味道。
  此际,郎五抹了把汗。
  仰起脸来问:“贾老,可有什么动静?”
  站在一边的贾如谋头也不转的道:“没有。”
  阴七娘不耐的道:“如果姓雍的那套玩意真像你们所说的那么利害,一有动静,大伙就会马上知道啦一─箭出人倒,决无虚发嘛,只不晓得倒的人是谁罢了。”
  郎五没有回答,心里却暗暗咒骂,边思付着……说不定就是你个老帮于!
  贾如谋看了阴七娘一眼,微微摇头示意,阴七娘哼了哼,气呼呼的走开几步。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轻细的声音:有如一条长索横带,又似飞鸿振翼,但听来却似在极远的方向,只是这么不奇特的一声轻响,那抹白芒已自左侧的斜角位置出现,仿佛长虹贯日,经天抢地,暴射而至:目标正对着阴七娘。
  那声涌到喉间的惊呼尚不及出口,阴七娘已倾力仆滚于侧。
  贾如谋的反应尤其疾如石火,利剑抖削,以无比的快速挥向白芒。
  但见冷电闪擎,寒辉四溢,“当”的一声白芒歪弹,却仍穿过阴七娘的右腋,将她整个人扯带三转,一屁股跌进旁边控得一半的浅坑里!↙↙
  贾如谋顾不得察看阴七娘的情形,狂啸声起,人同大鸟凌空,挟着一溜眩目的剑光,倏然遥扑白、芒射来的地方!
  这位“不老金刚”的身法够快够急,但状况的变化更为诡异难测一─挂在阴七娘腋下的大竹箭骤然倒缩弹起,好象─支标枪也似笔直射向半空中的贾如谋,不仔细看,还瞧不出是箭尾那条细绳在操纵箭势,倒宛如长箭本身带有灵性!扑击向前的贾如谋当然要先顾及自己的安全,他掠飞的身形猝升斜翻,斗起一朵耀亮的剑花,硬挑射来的大竹箭。
  长剑“嗡”声轻颤,划过一道弧芒,奇怪的坠泄入林丛之内,贾如谋剑花炸闪,却未能沾上箭身。
  悬空拧腰换气,贾如谋去势力转,一个回旋,连人带剑暴刺大竹箭下坠之处!
  枝芽枯叶随着剑光纵横而散碎飘舞,可是,贾如谋也只能削砍掉这些枝芽枯叶而已。
  他并没有如所期的摧毁长箭,更逞论长箭的主人了,镝锋过处,竟什么目标皆未发现。
  深沉如贾如谋者,这时亦不禁有了火气,他脸色铁青,紧闭双唇,眸底仿若燃烧着一把赤火!
  另一边,郎五和朱乃魁、单彪三个,正手忙脚乱的将阴七娘从土坑扶起,由于阴七娘体型痴肥,重量不轻,三个人费了好一番手脚,才把她从土坑里拉扯出来,却已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了。
  贾如谋匆匆来到阴七娘身侧,瞧着“心上人”这等模样,难免是又怜又疼,焦切关注之情,溢于言表:“没伤着你吧?七娘,你再活动活动看看,有没有扭着筋骨……”
  蓬散的头发,脸盘上灰一块、黑一块,阴七娘猛的抬起右臂,嚎丧似的怪叫:“还说没伤着我?你看,你自己看,我脯肢窝下的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这姓雍的王八羔子杀干刀,已是第二次在我身上割肉见红啦,我操他的娘,他把我当做什么人,这么屡屡一再糟蹋我?”
  贾如谋赶忙劝慰:“别生气,七娘,当心逆血上胸,你稍稍忍耐忍耐,我总然会为你报这一箭之仇就是。”
  阴七娘口沫横飞的跺脚道:“没有用的老东西,我吃了这等的亏,遭了这等的罪,你却只会在一边练口把式,人家哪一个老公不护着自己婆娘?偏偏你,浪得虚名,眼看着叫我当众出丑,流血挂彩,你还算个汉于么?”
  贾如谋忍着火气。
  仍然言词和悦的道:“七娘,‘我怎会不护着你?实在是事出突然,有些措手不及,如果我早料到姓雍的要对付你,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他得逞!”
  阴七娘怒冲冲的道:“不管怎么说,今天务必要把这杀干刀的找出来,给我剥皮抽筋,凌迟碎刮,若是这口怨气出不得,贾如谋,我便给你没完没了!”
  贾如谋苦笑道:“你别急,七娘,我一定尽力而为就是了,你腋下的伤,可要我替你看看?”
  银盆大脸上是一片僵硬。
  阴七娘悻悻的道:“用不着看了,是箭旋刮破表皮,只差一线便钉进腋窝里了,要不是我躲的快,你这老东西八成得做鳏夫……”
  贾如谋啼笑皆非的道:“七娘,你少说几句不行么?有晚辈在跟前,可别口不择言……”
  阴七娘绷着脸道:“我差点连性命都丢了,发几句牢骚还不准么?你是人前人后,都硬要压我一头?”
  叹口气。
  贾如谋道:“好了好了,我不同你扯了,我硬压你一头,真是从何说起……”
  ─朱乃魁趁机进言相劝:“七姨,且请暂息雷霆,师叔最疼你老人家,怎啥得欺你压你?这全是误会,是你老人家想岔啦!”
  贾如谋挥了挥手,道:“咱们自己人不要在这穷扯了,办正事要紧,先把坑挖好,安葬罗锐,跟着就该展开行动去反兜那雍狷,总不能者等着原地挨打。”
  朱乃魁随即招呼郎五与单彪,三个人重新挖坑。
  阴七娘和贾如谋仍然负责警戒,不过这一次,阴七娘却靠近了贾如谋许多。
  不多时,坑挖好了。
  众人将罗锐尸体入坑覆土,并立下标志,意思是将来再行移骨归葬。
  算盘是打得不错,但郎五日注这堆土坟,内心里却直犯嘀咕。
  他在担忧……在当前的险恶情势下,只不知道还有没有来替罗锐移骨的机会。
  担任警戒的贾如谋已不敢再有丝毫托大之想,他那柄形式奇大的长剑早已握在于上,是一副随时准备出击的架势。
  阴七娘的黑皮索更横扯胸前,一对眼珠子紧张今今的四处溜转,深恐莫明奇妙的再挨一箭。
  朱乃魁拍去手上的灰沙,凑了过来,先把他的流星锤从腰间解下。
  边低声问:“有什么动静没有?师叔。”
  贾如谋摇头道:“姓雍的果然狡滑,连鬼影子都不见。”
  阴七娘恨恨的道:“这杀干刀的身法好象比以前更快了,前次和他较手,似乎还没有这么利落……”
  贾如谋镇定的道:“前次同他拼斗,你心里没有压力,便不觉得姓雍的如何出众,这一遭,罗锐首先须命,你自己又险些中他暗算,感受上就大不相同了,其实才不多日的功夫,姓雍的即使再行,也未见得会有如此进境。”
  阴七娘白了贾如谋一眼:“还说呢,你的轻功一向不凡,竞也拦不住那一箭,后来尚追丢了人,老头子,我看姓雍的王八羔子末见得有多大进境,你倒是退步了!”
  贾如谋古井不波的道:“这只是你的看法,七娘,我个人的修为如何,自己心里有数,‘不老金刚’当然不老,岂是光摆架式给人家看的?”
  朱乃魁附合着道:“师叔功力,绝对越来越高,日趋精纯,艺业的深浅,多得靠经验历练来堆积,在这一桩上,师叔老人家吃的盐都胜过雍狷那狗操的吃下的米,他待和师叔比,嘿嘿,差远去啦!”
  阵了一声。
  阴七娘道:“你可别瞎拍你师叔的马屁,须知拾得高便跌得重,遇事总然谨慎的好。”
  朱乃魁陪笑道:“是,七姨教训得是。”
  郎五这时悄声向贾如谋道:“贾老,可以行动了吧?”
  贾如谋低沉的道:“好,大家听着,由我在前开路,七娘、单彪负责有翼,郎五、乃魁担任左翼,遇到情况,一切看我的动作配合行事,记住要胆大心细,当机立断,那雍狷不是三头六臂,我们只要默契良好,反应及时,他的胜算包管大不过我们!”
  朱乃魁磨拳擦掌的道:“但凭师叔马首是瞻,立时三刻,便可灭此朝食!”
  郎五的白果眼─翻,道:“朱老二,你还是多留点神,少在那里飞扬浮躁,说不定姓雍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脸色徒的泛白。
  朱乃魁不悦的道:“乌鸦嘴不是?你他娘谁不好咒,就偏偏来咒我?”
  郎五怒道:“谁咒你了,我劝你加意小心,又犯了什么错?”
  阴七娘不耐烦的叱喝起来:“唉,你们两个这趟出来全都吃错药啦?吵吵闹闹的烦是不烦?大敌当前,生死末卜,居然有精神起内哄?也不怕人家看笑话?”
  贾如谋道:“都别吵了,我们开始行动吧,干万记得各自小心于是,以贾如谋为首在前,阴七娘、单彪在右,郎五、朱乃魁靠左,便以这么一个阵形展开了搜索。
  他们的举止非常的戒慎,一行一动,莫不步步为营,真个称得上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防人像在防鬼了。
  一只灰褐色的野兔子突兀从斜刺里窜出,那“扑啦”一声轻响,吓得朱乃魁猛然侧翻而出。
  郎五的红缨短枪盘顶骤起,阴七娘皮索飞射如矢,“吱”声怪响中已穿透野兔的肚腹,并挑高落。
  单彪的皮盾旋转似轮,狼牙棒更挥舞得呼呼生风……四个人展现了四种不同的反应,仅有贾如谋仗剑卓立不动,只在苦笑摇头……顺手抹去皮索一端的血渍,阴七娘看着贾如谋。
  没好气的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贾如谋道:“戒慎小心是没有错,却也不必过分紧张,你们未免反应太甚了。”
  刚从地下翻起身来的朱乃魁不禁有些尴尬的道:“师叔,这就叫一朝被蛇咬,十载怕井绳,说老实话,我们真叫那姓雍的那几支破箭扎破了胆……”
  贾如谋低呼一声道:“其实也怪不得你们,处在这种境况下,精神上的威胁自然倍感沉重,就连我自己,亦多少有点心里不踏实……”
  郎五频频向周围搜视,一对红缨短枪交叉胸前。
  白果眼乱翻:“娘的,我总觉得雍狷就躲在附近,气就气在偏偏看不到影子,这家伙一定学过迷踪术,要不,一个人怎可能把自己隐藏得如此严密?”
  五个人又开始往前趟。
  朱乃魁边走边道:“他懂得鸟的个迷踪术,还不是一个人目标小,又匿在暗处,这才不好找,如果换成我,五哥,你也一样找我不着!”
  郎五双眉一吊,道:“你免了吧,朱老二,就凭你那二下子,再怎么掩藏,也难免露出狐狸尾巴,三转两不转,不用兜上几圈,包管能揪你出来……”
  一伙人此时已来到一片山坡之下,贾如谋仗剑前行,并提出警告:“这里的地形较为险恶,大家要多注意了,随时准备应变……”
  阴七娘接口道:“你更得小心,如谋,别忘了你可是打前锋的!”
  贾如谋神色沉着的道:“我会谨慎,七娘。”
  他们朝山坡上展开搜寻,雍狷却没有隐身在山坡上,相反的,他人避在坡下一块突起的岩石之后,与对方的行进方向正好背驰,现在,他手执大弓,冷冷的注视着敌人略显蹒跚的行动,模样像煞一头扑向猎物前的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