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笑笑江湖》

第 4 卷 第八章  内外皆乱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晨曦已露东山。
  一声“少爷”,已把小痴和吕四卦惊醒。
  总管刑开天已现于楼梯口,惊惶的奔向倒地未醒的东方不凡。
  当东方不凡干此坏事时,他都会识趣的躲在别处,等第二天事情办完时才回来,他又岂能想到有人敢动龙王殿的上下?
  他惊骇的扶起东方不凡,赶忙替他疗伤。
  小痴已靠在墙头,懒散鄙笑着:“他死不掉,你急什么?”
  刑开天闻及声音,才发现另有人在,赶忙转身,突见小痴和吕四卦,更是惊愕:“是你?你不是掉落万丈高崖了?”
  小痴得意道:“从天上掉下来,我也罩得住,万丈高崖又算什么?”
  刑开天楞了一下:“恭喜副殿主。”他急问:“是谁把你们伤成这样?”
  小痴回答的很绝:“是内乱。”
  “内乱?”刑开天惑然不解,但过于关心东方不凡伤势,无暇多想,又追问:“是谁把少爷打伤的?”
  “我!”小痴很快回答。
  “你?是你?”刑开天已怒然起身,逼向小痴,冷森道:“你一定是怀恨在心,恩将仇报,老夫要替少爷报仇!”
  “站住!”小痴喝叫,冷笑的站起来;“你别忘了,我是副龙王,是你上司。”
  刑开天为之一怔,但随即又冷笑:“他却是少门主,你伤了他,龙王也饶不了你。”
  他仍摆起架势,想出手。
  小痴不屑道:“你非龙王;你怎知龙王饶不了我?本副龙王是以门规处置淫徒,有谁敢阻止,我连他也作了!包括你在内!”
  吕四卦站了起来,冷叱道:“你敢出手,就是犯上,本后补龙王将治你叛帮之罪!”
  刑开天为之进退维谷,虽然忿恨难消,但小痴却具有副龙王身份,最主要,他尚不知小痴功力已失,自己远非他敌手,就算想抗命,也无从逮人。
  “可是你伤了少爷,叫我如何向龙王交代?”
  小痴冷笑道:“我岂只是伤他?我连他功夫都废了。”
  “你们……”刑开天骇然瞧向东方不凡,练武之人,武功被废,无异和死亡差不多。
  他抽搐的抖着,眼看自己一手带大的人已毁于一旦,不信、不甘和忿恚充塞整个心灵,就快让他无法忍受。
  他双目喷出无尽怨怒的烈火,沉沉得让人冰冷,道:“你们作的太过份了!”
  小痴冷笑:“这就是淫徒的下场,怪不了谁!”
  刑开天切着牙齿道;“事已至此,一切该由龙王作个决定,希望你别为难属下,亲自回龙王岛一趟。”
  他已把话撂明,若小痴不回去,他将不惜以命相搏。毕竟东方不凡武功被废,事情太过于严重,恐怕龙王都会无法忍受而杀了小痴,又岂能让他平白离去?
  小痴却一副求之不得模样:“回去就回去,龙王要是公正无私,连你也难逃失职之罪,否则我这个副龙王不当也罢!”
  他自恃有“突然间”会恢复功力的能力,也不怕龙王武功有多高,照样可以拚个你死我活。
  刑开天也无话司说了,负起昏迷不醒的东方不凡,一面揪住小痴,已离开“送情阁”。
  临行前,小痴还要他丢下银子,作为赔偿毁坏的损失。
  随后他们雇车抵达钱塘江口,乘上一艘龙王殿特有的快速船,直驱龙王岛。
  船中人员见及少门主变成如此模样,皆骇然不敢相信,以为发生何种重大灾祸,遇上了强大敌人?更形用劲航行,以免耽搁时间。
  船行如梭,快捷非常,不到黄昏,已抵龙王岛。
  岛中景象一如往昔,神秘而庄严。
  小痴和吕四卦被安排在平常聚会的大殿堂中,刑开天怕两人临阵脱逃,还暗中派了手下以监视。
  他安置东方不凡后,马上回报东方龙。
  东方龙岂敢相信此事?他立时奔往探察儿子伤势。
  在温暖的卧房。
  东方龙急切的诊治东方不凡。刑开天默然立于旁。
  东方不凡仍面无血色,气息甚弱,活似个死人。
  经过一阵诊断,一向不俗的东方龙,此时也失态的咬起牙齿,怒道:“他真的废了我儿子!”
  亲生骨肉,又是独子,谁能够接受这事实?
  刑开天亦甚悲沉道:“少爷当真无法复原了?”
  东方龙绷紧了血脉,活似条发怒蛟龙,要吞天掠地般,隐现出一股足以捣毁一切的暴力。他的愤怒和鹜骇、失望、伤心是可想而知。
  然而愤怒到达最颠峰,他打过一个冷颐之后,已渐渐归于平静,他似乎觉得自己不该如此易怒而失态,他该了解一切事情再说。
  他在想,也许心爱的儿子还有希望复原,他在想,也许小痴是不得已,或是失了手……
  毕竟小痴也是他一手栽培的……
  他是不该如此乱发怒,事已成真,他必须寻求一个妥善的方法解法,才不至于愈演愈糟。
  他已宁静如往昔道:“是副龙王废了他?他作了何种人神共愤的事?”
  刑开天也颇意外东方龙的转变,已照回答:“少爷约了慕容府大小姐在西湖‘送情阁’,后来属下再去,已发现少爷受伤,副殿主也在场,他已承认对少爷下毒手。副殿主可能怀恨在心……”
  “不要私自猜测,谁是谁非,我会查个明白。”东方龙道:“去把副龙主请来。”
  刑开天不敢多言,拱手道声“是”,已步出门外。
  东方龙望着爱子伤势沉重,那像个人样?禁不住心头悲怅,眼眶已红,喃喃念着:“难道我错了吗?我该料想得到你们两人一向不台……我竟让此事发生了?……”
  他抚着爱儿脸容,那苍白肌肤透出一股冰冷,竟然如此划分着父子之间一道鸿沟。
  “不凡,爹对不起你……你放心,爹一定尽力替你医治……”
  脚步声已传来,东方龙不得不收起奔放的感情,也如凡夫俗子般挽拭着含泪的眼珠,强自镇定。
  刑开天已很快领着小痴进入卧房。
  小痴已庄严拜礼。
  东方龙显得十分平静:“他作了何事?”
  “犯淫戒!”小痴不客气的说:“他色胆包天,想强自玷辱慕容可人,属下不得不下手以救人。”
  东方龙轻轻一叹:“你该知晓,他是我儿子。”
  言下之意,似已承认自己儿子作的不对,但却暗自责备小痴未看在师徒份上,下手稍微留情,毕竟父子亲情,有谁能不护着?
  小痴以为须要大大辩争一番,那想到东方龙承认如此之快?如此一来,自己反倒觉得作的太过火,说什么也该为恩师留点根才对?什么大公无私,执法无情,全都是怒火攻心,意气用事,那些说法讲理,只是借口而已。
  他已歉然道:“属下是有点过火,但当时属下无法控制自己,才会造成如此……”
  东方龙道:“你无法忍受心头怒火?”
  “这是其中之一。”小痴道:“但如果他被属下打败,也许属下怒火就消了,自不会再下毒手。”
  东方龙道:“他的伤是在一次攻击所造成的,你是想置他于死地?”
  “当时的确有。”小痴道:“因为属下当时一点武功也没有,只是拚命的撞向他而已。”
  “你武功消失了?”
  东方龙愕然的瞧向他,甚为不敢相信。刑开天亦是瞪大眼睛瞧着。
  小痴无奈道:“事实是如此。”
  东方龙突然腾身,化作疾风射向小痴,快捷一掌打向他胸口。
  小痴诧然无以闪避,被打个正着,蹬蹬蹬,连退数步,撞至墙壁,才稳住身躯,惊愕的望着东方龙,但随即已明白他有意试探自己武功是否尽失。
  一掌之下,东方龙反而比小痴更惊诧:“你当真失去了武功?”
  这掌用的全在巧劲,小痴并无受伤,已走回来,苦笑道:“没办法,属下已经脉全失了。”
  东方龙蓦然有所悟,已伸手把向小痴脉门,结果连脉门都找不着,按了一阵手腕,才微微叹道:“你的病果然发作了……”
  刑开天已道:“禀龙王,这不大可能,副龙王若功力尽失,他如何打伤少爷?分明是有意隐瞒。”
  东方龙顿有所觉:“副龙王你对此事作何解释?”
  小痴道:“这也是属下百思不解的地方。”他解释道:“当时属下只想撞退他,以救吕四卦,没想到突然发出了神力,一掌就把他给打下湖中,连让我考虑的机会也没有。”
  他干干一笑:“若非事出突然,属下必定不会如此下重手,全是意外。”
  刑开天冷道:“这不可能,少爷武功何等高强,又岂会被一个失去武功的人撞落湖中?”
  小痴瞪向他:“本来就不可能,否则怎会叫作“意外’?你也不必多说废话,不服气,我照常敢同你再打三百回合。”
  “你们别为此事伤了和气。”东方龙出言阻止两人,道:“副殿主经脉已失,武功尽失,已无庸置疑,至于他突来的神力,可能是他个人体质的关系。总管不必再为此事争执。”
  “是。”刑开天虽一肚子怒火,也不敢在龙王面前发泄,不过小痴武功已失,他可如获最佳消息,鄙意已露,道:“若是他功夫已失,这“副龙王’职位恐怕无法胜任……”
  小痴冷道:“本座武功随时都有恢复可能,你急什么扯我后腿?”
  东方龙稍沉吟,随后道:“副龙王体质异于常人,实不能以常人视之,再说他也是我一手栽培,如此废弃,自不近情理,本人决定对他施以治疗三个月,若无起色,只好忍痛牺牲他了。”
  如此一说,刑开天也无话可说。
  小痴则满怀信心,深深钦佩恩师深明大义。不会为了自己儿子而迁怒于他人,实具有一代豪杰之风范。
  “你们放心,我现在就觉得要恢复功力了!”
  小痴已开朗的耍着双手,也想给予恩师一点信心,免得让他失望了。
  东方龙深深一叹,注视着受伤儿子,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就在此时,一阵吹螺声已响起。
  刑开天惊道:“有人入侵?”
  东方龙道:“到渡口看看!”
  刑开天拱手,已迅速离去。
  东方龙转向小痴:“你先避开,若为师猜的不错,那些人可能为你而来。”
  小痴刚回岛不久,就有人入侵,很容易让人猜知此事的可能性。
  小痴也不愿托大,拱手道声“是”,又歉然的说:“师父,我实在不是有意要伤他……”
  “师父明白。”东方龙勉强一笑:“这都是命,怪不了你,希望你好自为之,别让师父失望了!”
  小痴感恩道:“徒儿一定尽命效忠龙王岛。”
  “好,很好!”
  东方龙满足的笑了一声,随即要小痴退去,转向爱儿,深情的抚其脸颊,双目闪出凌厉青光,霎时又隐去,然后才离开卧房,直奔渡口。
  东方龙的宽宏大量,也着实让人心服。
  在渡口。
  一艘渔船,载着几名和尚和带刀剑的武林人土。
  来者是九大门派高手,领头的是少林达摩堂主虚空大师。
  四大高手已围在渡口,武器尽出,防止他们闯上峰。刑开天和东方龙已先后掠至渡口左侧一处凸起丈余高的礁崖。刑开天似乎觉得不便和龙王并立,马上再掠至地面,与四大高手并排,也摆出架势迎敌。
  东方龙瞥向船头,已淡然一笑:“原来是少林长老虚空大师,久仰了!不知大师远渡而来,有何贵事?”
  虚空轩动如张飞的醒大巨目,喧个佛号道:“不瞒龙王,老衲是为白小痴而来。”
  东方龙已沉声道:“此事,龙王殿还没找九大门派作个了断,大师却寻上门来了?”
  虚空道:“龙王该知晓白小痴乃‘七绝魔功’的传人,为一邪派人物,龙王不该护着他。”
  东方龙道:“白副龙王天资过人,学些其它武功,并非多大难事,大师以此论断,未免太过武断了?再说他已被你们打下万丈深渊,若非不见尸首,本殿上下早就兴师问罪了,大师今日来此,实在太不将龙王殿放在眼里了吧!”
  虚空又施个佛号:“龙王德高望重,老衲那敢私自骚扰,实乃有人见及白小痴又出现杭州城,也已回至龙王岛,老衲才敢前来要求龙王交人。”
  “所以你们才来要人?”
  “正是。”
  东方龙轻轻一笑:“大师所说的那个人,可在船上?”
  一名青衣中年汉子已挺身而出,粗哑而稍带自大的声音已脱口而出:“在下天台派焦横,今晨在杭州城亲眼见及白小痴。”
  “很好!”
  东方龙突地腾身飞掠,化作一道极光,快逾奔雷的射向焦横。
  船上众人为之一惊,各自出招想对抗突如其来的东方龙。
  然而一派之尊,岂是虚有其表,凌空一掌劈出,打得焦横无以招架,东方龙已借方倒飞而退,悠然的飘落礁岩上,气定神闲,悠雅飘逸。
  他露了一手绝世神功,早已惊住船上所有的人。
  “凭你们也想来龙王岛要人?未免太小看我东方龙了。”
  船上诸人愣了一阵,似也不甘示弱,想往峰上冲,却被四大高手给逼回去。
  虚空怒道:“东方龙,老衲以礼拜见,难道你敢和全天下武林为敌?”
  东方龙道:“龙王岛素来不与天下武林交往,纵使有事,你们也该呈上名帖,何况还涉及本门副龙王?”他冷道:“你们如何证明他没死?”
  虚空道:“有人亲眼看见他活着。”
  东方龙道:“有千万人也亲眼见着他被九大门派逼落万丈深崖。”
  虚空道:“可是却找不着尸体。”
  “所以你们就猜测他还活着?”东方龙道:“你带这些人往高崖跳,有活过来的,本人愿割下脑袋双手奉上。”
  虚空为之语拙,随即又道:“白小痴异于常人……”
  “所以你们赶尽杀绝?”东方龙冷道:“你们就栽个邪派人物给他?”
  虚空更形难堪:“他毒死了峨嵋长老渡悔师太……”
  “他怎么不把你们也给毒死?”
  虚空无言以对了,毕竟这事全是九大门派一厢情愿的说法,全然未听小痴解释。凭着一招邪派功夫就咬定小痴为邪魔恶煞,这理由十分薄弱。
  焦横抱着受伤身躯,铁青着脸吼道:“说不定这功夫就是你所传,你才是真正的邪魔!”
  东方龙懒得理他,向手下道:“去把他给杀了!”
  “是!”
  一声喝,四大高手已腾身单向船头。
  虚空大骇,急叫:“住手!”也出掌迎敌。
  然而四大高手功力非凡,天龙一掌已逼退虚空,地龙和火龙封住其它人,神龙手中拂尘一甩,焦横连喘声都来不及,已沉入海底,毙了老命。
  四大高手又快速的掠回地面,动作干净俐落,俨如在斩麻切菜。
  东方龙满意一笑:“这就是侮辱龙王殿的下场。”
  虚空怒道:“东方龙你胆敢与天下武林为敌?”
  东方龙道:“虚空大师,恩怨要分明,杀他,只是惩罚他对本门的侮辱。”
  “你在杀人灭口。”
  “我何须灭你们的口?”东方龙冷道:“你们是为白小痴而来,可以,本人让你们进入龙王岛搜人,如果搜不到,各位将要付出对龙王岛侮辱的代价。”
  他声音如冰刀:“把命留在这里。”
  如此一来,虚空反而矛盾了,他若相信焦横,就该搜,可是所下赌注未免太大,若不搜,那焦横所言则不堪相信,也谈不上灭口,东方龙这招果然甚为狠绝。
  船中众人那敢冒这个险?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有数。
  东方龙似也不愿逼人太急,道:“本门也参加围剿邪派一事,自无将邪徒收入本门之理,白小痴一事,可能是误会,如今他生死未卜,本人也无法查知,若他真的活在世上,本人将会同他,和各大门派当面作个了断,在还没找到人之前,你们最好别再进犯龙王岛。”
  有了这番话,虚空再不知下台阶,那就太不识时务了,他道:“希望龙王别助纣为虐才好。”
  “也希望九大门派别栽错赃才好。”
  很明显,龙王也不愿小痴平白受人欺侮而不思报复,两者之间已无妥协可能,只是报复大小而已。
  虚空不敢搜人,也只好引船调头离去,一切等禀明掌门,再作定夺。
  龙王摆了一次漂亮威风,刑开天和四大高手更加钦佩主人了得。
  东方龙也心事重重,随后遣散他们,已回殿堂,找小痴去了。
  其实小痴也躲在暗处,瞧了全部经过,而大呼过瘾,想当然耳,自己将来也要有此派头才不虚此生。
  ------------------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 扫描, 雨思 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