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笑笑江湖》

第 3 卷 第九章 七绝魔功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小痴和吕四卦已扯下易容之假道具,恢复本来面目,仍是笑脸迎人。
  吕四卦道:“净赚一千伍佰二十三两银子,其中三张银票,五锭金元宝,两人分担,也凑合凑合,不会太重!”
  渡心冷笑道:“恐怕你们无福消受!”
  渡缘冷道:“白小痴,贫尼见你本性不坏,才不愿赶尽杀绝,没想到你身怀邪功,以毒害人,贫尼及众大门派将诛你性命,以绝后患,你认命束手,贫尼留给你一具全尸!”
  小痴道:“唷!踉真的一样!你们口口声声说以毒害人,又说我月饼有毒,好象我是毒鬼似的,我倒想听听看,我的毒是从何处来?”
  渡心嗔厉道:“你这恶贼以毒掌害死我师姐,由不得你狡赖!”
  小痴闻言,楞大了眼,再也拽不起来,诧然道:“渡悔翘了?怎么可能,我只给她一掌而已!”
  渡心厉道:“你还想装?师姐尸骨未寒,必以你这万恶淫邪之血祭拜!她才能瞑目。”
  小痴和吕四卦对望一眼,混归混,杀人的事,他俩还是没干过几趟,尤其又非保命时所杀,想起来,头皮都有点麻。
  “怎会如此呢?当时我根本未用尽全……”小痴看头直皱:“你们该不会看错吧?
  我可没练什么毒功?会不会她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渡心斥道:“血债血还,今夜就是你还债的时刻!”
  小痴被她一吼,也吼出火来,冷冷一笑,道:“渡悔若死在毒掌,那对不起!凶手不是我,今夜你们要索债也好,要比斗也好!我都欢迎,就怕你们临阵脱逃!”
  “还我师姐命来?”
  渡心怒火攻心,不顾安危,已再次扑向小痴,她不再以掌攻,而是抽出背负黑心木剑,剑化点点寒星,欲杀小痴而后始甘心。
  小痴戏谑道:“怎么?用上棍子?我看你最好抓那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来得划算,宰不到我,也可以把我给压死!岂不省事?”
  说归说,他还是轻巧闪过剑锋,斜身一掌反击渡心左胁,轻易将她迫退,强弱之分甚为明显。
  “师妹快躲!有毒!”
  渡绿深怕渡心再受毒掌,不再顾及身份,已掠身出剑,加入战圈。
  “怎么?打群架?我来!”
  吕四卦见渡缘反攻,也不愿闲着,腾身而起,大块头如山堆,撞向渡绿,几分蛮劲,倒也逼住渡缘攻势。
  追随小痴多日,所练功夫杂得很,而且总分点宝物吃吃,虽没小痴服的多,却也让他内劲充沛,元气十足,再加上前些日子所练龙王殿绝技,时下恐怕连渡缘想要嬴过他,都得数百招以后的事了。
  双方大打出手,劲风啸掠,刮体生寒。
  “阿弥陀佛!”虚无掌门已知小痴武学并非浪得虚名,深恐峨嵋派再损人,已转向武当掌门枯海道长,道:“此人功夫邪异,已入了魔,枯海掌门,为天下苍生,贫僧决心出手伏魔,您以为呢!”
  一脸长髯,仙风道骨的枯海亦还礼道:“在下随掌门指示。”
  虚无含笑点头,随即转向虚空:“罗汉阵掠阵,不得让他走脱!若能生擒则生擒,若不成则全力扑杀!”
  虚空回礼,马上引导十八罗汉掠于四处,严以待之。
  虚无转向各大门派掌门,道:“恶徒狂妄狠毒,还望各位合力诛之!”
  众人见小痴武功了得,一则担心他将来凌驾自己头上,一则想试试自己身手,闻言莫不支持虚无。
  一声轻喝,虚无已平飞而起,露了一手精湛轻功,随即加入战圈,大力金刚掌幻化无数掌影,直劈而去。
  众掌门虽支持此项行动,却也自恃身份,若非小痴再败虚无,他们也不愿一窝蜂涌上,时下只在四周游动,等待机会以援手。
  小痴见和尚加入,轻轻一笑:“果然同行都有一份特别的感情!不过你这老秃驴是要找我报仇呢?还是比武?”
  虚无劈出一掌,扫向小痴肩头,冷道:“恶徒死到临头,口舌仍如此不饶人,其心可诛!”
  小痴一转己避开:“你们这些大掌门,要杀人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我可不在乎,今天人多,我没时间陪你玩!”
  他突然大喝“看掌”,身形蓦地暴高丈余,一个倒翻觔斗,行云流水般快捷冲了下来,右手手刀一切,一股劲道成形,直劈虚无胸口。
  “龙王斩”果然名不虚传。虚无但觉此掌来势甚急,却又不带任何破空之声,已知必非易与,当下运出“摔碑手”以对抗。
  岂知他尽力推出一掌之际,小痴身形却如腾海狂龙暴扫而至,七拳十三掌尽劈而来。
  “来个秃驼打滚!”
  小痴轻笑着。果然虚无未想到小痴身形变化如此快捷,想回身自救已是不能,唯一方法就是滚往地面避开,然而以他一派之尊,一对上手就落个满身是泥灰,这脸他可丢不起,硬是咬牙想硬接小痴掌劲。
  枯海掌门见状大急:“方丈硬接不得!”
  长剑抽出,直射小痴胸口,想以此逼住小痴攻势。
  然而小痴早有准备,匕首一探,很快拨开长剑,攻势仍末停顿,直罩虚无背面大空门。
  渡心此时也不顾一切刺出一剑,想手刃小痴。
  三人各凭功夫撞于一处,猝然暴开,啪的一响,虚无仍无法避开,被小痴一掌打得往前踉跄猛撞。
  若非渡心一剑伤及小痴左大腿,小痴不得不收势以应付,虚无非得当场出丑不可。
  他利用打出反弹掌劲,倒翻三个觔斗,飘落地面,抓起左大腿,虽只伤及肌肤,但裤管裂缝却不小。
  “花尼姑你很色你知不知道?竟敢逃逗我的大腿!害我春光外泄!”小痴调侃的说。
  渡心那能受此悔辱,大喝“无耻”,峨嵋绝学尽展,化作飞花点点,全然卷向小痴。
  此时枯海掌门也刚好掠身接住长剑,凌空一个旋转,身化游龙,和渡心一前一后挟攻而至。
  小痴轻笑道:“峨嵋“飞霜十九剑”第七式“飞花点点”,加上武当“七星剑法”
  第四式“星殒翰海”,前后挟攻,天衣无缝,可惜我会这招“达摩窜月”!”
  话声未落,他已使出在梅庄所偷学的功夫,用以迎敌。
  只见他匕首幻化万道银光,带出一条银河旋飞,在那空旷空间腾掠、追缠,暴亮的银光让人目不暇思。就在万道剑光淮处,叮当响声不绝,点点火花四射,勾出黑夜中的一朵灿烂茶花。
  “七绝魔功?”
  已有不少人惊呼而出。
  人影已分,枯海和波心两把利剑双双被劈断,骇然的倒掠而退,尤其那句“七绝魔功”更震慑两人。
  枯海脸色铁青,实不敢相信眼前一切为事实。
  一向激动的波心,此时也睁大眼睛注视小痴,似想看清他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此霸毒绝招?
  虚无方才被挨一掌,踉跄跌撞而退,还好他功力深厚,幸免于滚滚地面,然而也受了轻微内伤,突闻“七绝魔功”,霎时激动喝道:“妖魔重现武林,大家一齐剿除!”
  似乎“七绝魔功”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阨困着众人心灵。潜意识使然,群众已蜂涌而上,武功尽出,似在对付妖魔般的攻向小痴。
  小痴不解为何众人对此功夫如此忌讳,他也想及心儿母亲当初交代,不论如何不准使用这招功夫。
  难道她们也是怕激起天下武林围剿?那她们母女又是何种身份呢?
  不由得小痴多想,群雄一涌而上,他也潇洒不起来,只得全力应付。
  渐渐的,半刻钟过后,他和吕四卦已走下风,时而挨掌挨剑,处境并不理想,甚至可说十分狼狈。
  小痴苦笑道:“妈的!好好一件事,就被那什么鬼招式“达摩窜月”给弄砸了!”
  他本想以各派身份,不可能一涌而上,自己可稳操胜算,没想到有误杀渡悔在先,再加上露了莫名其妙的魔功,以至于激起群怒而围剿,倒也使他措手不及,穷于应付。
  吕四卦更惨,块头大,想躲都不容易,被划得衣衫尽碎,已急叫:“小痴儿快想法子!我快不行啦!”
  “有什么法子?太多人了……”小痴咬牙硬撑,然撑不了久,已险象环生,终于道:“我看先溜再说!”
  为了保命,什么副龙王尊贵身份也管不了了。
  大喝出口,匕首再抖,用的仍是“达摩窜月”朝着一大群人撞去。
  “挡我者死?”他狂叫着,以助声势。
  虚无马上反喝:“阵仗迎敌,不准让他逃了!”
  罗汉阵马上展开,围在外圈,连武当的七星阵都已联合发动,纵有超人之能,想突破两阵,恐怕都得拚掉老命。
  匕首闪光过处,一片唉叫传出,小痴虽然击倒数名敌手,然而对方人手实在过多,仍未能破茧而出。
  “妈的!这些人渣!”
  小痴咬着牙,又施以攻击,虽然每次都有收获,但也挂了不少彩。
  然而最令他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他每集其内力攻击一次,似乎体内经脉就消失几道,功力也为之减弱几分。
  照此下去,他必定会内力枯竭而受逮,甚至暴死当场。
  他暗自苦笑:“吃什么水晶蟾蜍?原以为是火药,谁知竟是祸害!搞到此种地步?
  真是祸不单行。”
  不管了,能走就走,他再次暴喝,攻出三掌七刀,抓起吕四卦,双足猛蹬“一炮冲天”的往山峰最高处冲去。
  “别让他逃了!”
  群雄如附骨之蛆,已然腾身追掠,虽未必窜得比他高,即紧紧跟在后头,丝毫不让他有喘息,走脱机会。
  小痴窜高十余丈,内力突然枯竭,身形也为之一顿,往峰面摔去。
  吕四卦急道:“老毛病又犯了?”
  小痴苦笑点头:“嗯!”
  吕四卦大叫“他妈的”,也顾不了自己,赶忙换手抱住小痴,一掌倒劈随后追来之群雄。
  两人无暇调整身形落地,只有硬撞峰面岩石。
  枯海此时已追掠而至,半截长剑已刺向吕四卦,任由吕四卦如何躲闪,都避无可避。
  情急之下,小痴突然怒喝:“吕四卦快躲!”不知那来的神力,竟然又从手中发出,硬生生的将枯海手中断剑抓过来,连人带剑扯向左峰面。
  枯海骇然的松掉断剑,以保住自己免于被拖带,其势也为之一顿,为顾及对方“七绝魔功”威力,不敢擅自再抢攻。
  小痴以为神力恢复,但猛劈两掌,又觉得失望已极,只好叫道:“往峰顶走!得找逃路了!”
  吕四卦此时也如丧家之犬,打一记,逃一记,没时间去多想,马上带着小痴往峰顶走。
  虚无大师已追上,急喝:“四面包抄,别让他走脱!”
  群雄仍极力追赶,非得擒杀两人不可。
  蓦然一阵大笑传来?
  “你们未免太小看龙王殿了!”
  声音未落,六条人影天马行空飞掠而至,已然挡在各派前面。来者正是龙王殿四大高手和刑开天,以及东方不凡。
  六人齐拱手拜见小痴:“属下参见副龙王!”
  小痴终于嘘了一口气:“来了就好!俺差点丧命在此。”
  东方不凡含有奚落道:“副龙王为何被人追赶?这实在有辱您尊高身份,且不该发生在您身上……”
  小痴截口道:“你爱嘲笑就嘲笑,反正我糗定了,赶快宰了他们,别弱了龙王殿名头!”
  东方不凡已露出快慰笑意这小子终于求助于自己,且在嘲讽他之后,憋了许久,终于报了一箭之仇。
  六人道声“是”,再一个拱手,已罩向各大门派。
  如此一来,双方又形成拉距战。
  虚无冷道:“刑总管你该知道,龙王殿一向以正义为旨,为何你们要助纣为虐?”
  刑开天冷笑:“别忘了,他是龙王殿副龙王。”
  虚无冷道:“可是他却是邪道人物,他会“七绝魔功”!”
  刑开天冷道:“谁不知本门副龙王,天下第一绝才,有过目不忘之能,那些功夫绝逃不过他眼睛,他会用,不是件希奇大事,你们是退,还是战?若是战,龙王殿奉陪到底!”
  虚无脸色连变量变,已然厉道:“与妖魔为伍,终非善类,九大门派誓不两立!”
  已无妥协余地,双方再次展开厮杀。
  龙王殿四大高手武功虽厉害,但在各大门派高手济济之下,仍未拦住所有人,尤其是十八罗汉阵和七星阵守掠着,一时要突围,十分不容易。
  小痴得到喘息,稍微松了一口气,慢慢的往山峰爬去,他已觉悟,功力要恢复已相当困难,因为体内经脉似乎都没了,纵有功力恢复,又将如何引导?为今之计,只有先逃开再说。
  虽然龙王殿高手,要带自己走,并无困难,只是自己和东力不凡结怨太深,说不定他暗中来个一刀半掌,那还有活命在?
  他已想好?再跳一次崖吧!能逃就逃,若真的翘了,也该无话可说,反正月饼都卖了。
  此时围攻两人的,只剩下峨嵋派,也许先前先过劳累缘故,渡心攻势也弱得多,但渡缘却招招逼人,打得吕四卦招架乏力。
  峰顶只有三步大小方圆,从此处四处眺望,仍可见及绕着山峰,反射月光的淡淡云层,静静浮于半山腰,与峰前激烈厮杀声,形成截然之对比。
  一上峰顶,小痴似也军心大定,向下边不及五尺的吕四卦道:“上来吧!反正是一败涂地啦!”
  吕四卦追打边退向峰顶,叫道:“别泄老气!咱们龙王殿高手还有的拚,输不了多少。”
  小痴道:“我看还是输掉好,要是赢了,落人东方不凡手中,那可是生不如死啊!”
  小痴白他一眼:“你没听过奸臣谋夺王位的啊?”
  吕四卦已有所觉,已哭丧着脸:“那怎么办?”
  渡缘长剑已攻至,冷森道:“怎么办,血债血还!”
  小痴一颗石头甩出,已将她攻势逼住,道:“大掌门,说你也不信,我根本不会用毒掌,我劝你还是另找其它凶手,免得你师妹死不瞑目!”
  山峰陡帩,地盘又小,小痴两人居高临下,占了地利,任由渡缘、渡心武功了得,一时也攻不上去。
  渡缘斥道:“事实具在,你还想狡赖!”
  小痴道:“我何必赖?大丈夫敢作敢当!你不相信也就算了!”他懒得再理渡缘,转向吕四卦,笑道:“照旧啦!”
  吕四卦瞄向峰背,愁眉苦脸:“又要跳?”
  “不然又能如何?”小痴无奈的摊摊手。
  吕四卦还封渡缘.渡心几掌,叫道:“跟你说过莫见尼姑,那会倒大霉,你偏不信?
  还说什么龙王能克霉运,到头来还不是干老本行,又要跳崖!”
  小痴干笑道:“我那知道龙王的气接不上手?会克不过尼姑,你也别灰心,保证下次一定行!”
  “还有下次?”吕四卦抱怨道:“我迟早会被你克死!”
  一个分神,左腿又被划出一道血痕,渡缘已再逼近三尺,就快攀上峰顶。
  小痴急叫:“跳不跳?”
  吕四卦恨道:“你每次有让我选择的余地?”
  “现在不就是……”
  “是什么?”吕四卦叫道:“每次也是把老命摆在一起选!每次也是“不跳准没命”,你叫我怎么选?”
  小痴干笑道:“这样可以减少你很多考虑的时间,过来吧!”
  吕四卦一肚子怨气的走向小痴,叫道:“这次背靠背,每次都你落在我身上!这是相当不公平的虐待!”
  他想以背相靠,可以腾出双手,必要时可发掌击物,免得又垫底。
  小痴道:“好吧,你要如何便如何,跳了崖,谁还管得了这些!”
  吕四卦一撤招,渡缘和渡心很快已掠上峰顶,长剑直指两人咽喉。
  渡心逼近半截断剑,厉道:“说!“七绝魔功”你是那里学来的?”
  小痴谈笑风生道:“这功夫,路边多的是,有何稀奇,看你们吓得神魂颠倒,真让人不敢相信你们会是一派之尊?”
  “可恶!”渡心怒极,利剑已刮向小痴肩胸,出现一道三寸长血痕。“你说不说,不说就剐了你!”
  伤口少说也有百来处,多一处,无啥痛痒,小痴道:“奇怪!你不问我如何杀了渡悔,却一直逼问“七绝魔功”下落,我实在怀疑你是不是在替你师姐报仇!”
  渡心为之一楞,随又老羞成怒,斥道:“师姐已被你毒死,不容你狡赖,问你魔功下落,就是要诛尽你们尽你们这些魔鬼妖孽,还不快说!”
  断剑又往前送,小痴急叫:“好!我说!”
  渡心此时方收回利剑,冷笑道:“由不得你不说!”
  小痴无奈道:“反正我也活不成了,出家人慈悲为怀,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如何?”
  渡缘犹豫一下,渡心已道:“师姐别上了他的当!”
  “上什么当?”小痴瞪眼道:“我只是要带走卖月饼的钱,有什么当好上?”指着峰下平坦地面那口小箱子:“就在那里,麻烦一下!”
  就有此种人,死到临头,还说些无关安危的事,弄得渡缘渡心有点哭笑不得。
  吕四卦道:“两位就帮个忙吧!那可是我们今夜赔了生命而唯一赚本的一项,拜托拜托!”
  “不行!”渡心斥道:“我要让你们亏到底。”
  小痴祈求道:“那只是举手之劳!”
  “不行就是不行!”
  “没有妥协余地?”
  渡心怒道:“你再专说些废话,我立刻杀了你!”
  小痴眼看没搞头了,叹息道:“没想到今年中秋节会那么惨,一亏到底……”
  他突然大吼:“住手?”
  此声一出,如洪雷直耳,震得在场诸人楞在当场。渡缘和渡心也为一之一愕,想不出小痴会来这么一吼。
  小痴不让两人有反应的机会,已向众人宣布:“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他指着渡心和渡缘,高叫道:“她们说决心要嫁给我了!”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渡缘、渡心那想得到小痴临死还敢摆她俩一道,一时也听不清,渡心追问:“你说什么?”
  小痴呵呵笑着,向群众道:“她说怕你们听不见,要我再说一遍!”吊高嗓子:“她决心要嫁给我,聘金都收啦!”
  吕四卦加油醋道:“就是那月饼钱!”
  群众这次哗的更大声,全然不信的瞧向两位年近中年,却仍存几分徐娘风味的尼姑。
  渡缘、渡心霎时窘热得红透耳根,不知该如何应付才好。
  偏偏小痴又不给她俩有太多思考机会,马上伸手又往前抱,调情叫道:“来!我抱抱!”
  两位女尼虽贵为长老之资历,但也只不过四五十岁,何况此种事情又是第一遭,而且来得如此之快,在羞窘心灵充斥之下,竟也回复少女情怀般“啊”的尖叫,赶忙往四处闪躲,而忘了一剑就可制止此事。
  “啊”声叫出,人又躲闪,群临更是哗然大叫,真以为有那么回事。
  然而渡缘、渡心本能的尖叫后,已发觉自己失态,由羞窘而化成的那股怒火,足可烧掉整座山峰。
  “无耻淫贼你找死?”
  两人长剑齐出,掌风猛击,狂风暴雨般扫扫向小痴和吕四卦。
  “唉啊!谋杀亲夫啊?”
  小痴和吕四卦早有准备,见掌风袭来,已双双腾空,借着掌劲掠向了高崖,已直往下坠去。
  渡缘已怒得吐血,全身抽搐着,渡心则面色铁青,恨得连断剑都砸向高崖。她俩愤怒的站在峰顶,映着即将隐入西山的明月,倒似两尊已被侵犯的神仙。
  小痴吕四卦刚掠入高崖,刑开天已怒道:“要是本门副龙王有所失闪,龙王殿唯九大门派是问!”
  他向四大高手示意,已和东方不凡窜向峰下,直往雾区掠去。
  群雄不知他们为何不战而走?
  突地看戏的群众之中,有人含有赞扬意叫道:“白小痴一定是借此脱身了!他跳崖无数,根本不差这一次……”
  武当掌门闻言,霎有所觉,马上向虚无道:“江湖传言,白小痴跌不死,摔不毙,所跳的悬崖也不在少数,此次恐怕仍被他走脱了!”
  虚无闻言,立时道:“我们快追,别让龙王殿捷足先登了!”
  一声令下,群雄又寻往峰下,直掠雾区,往深崖处逼去。
  渡缘和渡心经过一阵缓和心情,也平静多了,虽然群雄知晓这些全是小痴耍的把戏,但她俩所叫的那声“啊”足可让她俩窘憾终生。
  眼看人群已退去,渡缘不禁长叹:“没想到你我的修为仍是如此浅薄。”
  渡心道:“师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逼他。”
  “不怪你!”渡缘叹道:“我们也走吧!”
  两人默然掠下峰顶,落至平坦处,一些断臂残肢中挟摆那口“聘金”的箱子,瞧得两人老脸不禁又红。
  渡心忿然走前,拿走箱子已丢往悬崖,骂道:“留此脏银又有何用!”
  两人这才随着小径,追向云层处,她俩也想确定小痴是否已毙命?
  明月如洗,净光轻撒,披向山峰,蒙上一层银青薄衣,天断峰仍是耸拔挺翠,只是寒风中,仍飘来淡淡武林仇杀的血腥味。
  ------------------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KUO 扫描, 雨思 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