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淘气世家续》

第九章 巧识麻面女鬼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行了三天已快抵太行山。
  宝贝兄弟识途老马,很快找到路线,直往山区行去。然而青青和昙花不会武功,走起路来甚是困难。郝宝心想如此行走下去,不但两人受苦,还得费时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赶到地头。遂决定一人背一个。郝宝较大,背起青青,郝贝则背着较瘦弱的昙花。如此腾掠起来自是快捷多了。
  青青和昙花虽感困窘,但为了赶路也只好将就些,只是两人脸颊可一直红热不退。
  掠走几座山峰、绝涧,在一处两山夹峙的险道上,郝宝忽然发现前头似有人拦路,立即机警地放缓脚步,想瞧瞧对方是谁?
  只见得那是两道青影,一胖一瘦直掠而来,停在宝贝兄弟丈余远地方。
  宝贝兄弟乍见来人已惊叫:“是孙大娘?!还有雪儿?!”
  孙大娘和雪儿已换上劲装,以前村妇村女模样尽妇而空。孙大娘虽然仍为发胖,却风韵犹存,头上还绑了扎凤彩巾,更加英气逼人。孙雪儿则甜美依旧,美目依然透着清新灵秀。她提着短剑,一副女中豪杰模样。
  想及和孙雪儿那段情,郝贝反而有点儿困窘,郝宝何尝不是如此,替父亲拉错红线,弄得双方十分尴尬,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两人放下青青和昙花,立在当场,也不知如何是好。
  孙大娘和雪儿似已忘了以往种种,冷漠非常。
  孙大娘拱手道:“先尊你们两兄弟代理宫主之职,替本宫办了不少事情,还替玉女长老收了尸。在此向你们拜礼。”
  她和雪儿恭敬行礼,表情仍自冷漠。
  郝宝干笑道:“这是分内事,不必客气,咱们是不见不相识,只是你们此次前来拦路,不知是为了什么?”
  郝贝道:“是不是想跟我们一同回宫?”
  孙大娘冷道:“错了,正好相反。”
  郝贝怔愕:“相反?!你想拦人?”
  孙雪儿冷道:“不错。”
  郝贝已瞧往郝宝,不知她们用意何在。
  郝宝皱皱眉头:“大娘,都是自己人,你想拦路必定有什么原因,何不说出来听听?只要有道理,我自然听你的。”
  孙大娘闻言,脸色已转缓和:“不是我有意为难,而是情非得已,你先说说看,哪一个是小宫主?”
  “原来你们是想来此见小宫主的?!”郝宝心中稍安,指向青青:“她就是。”
  青青惊惧地向两人笑了一声:“你们好。”
  孙大娘盯向青青,暗自心惊,她果然八分神似宫主,遂和雪儿拜礼:“属下参见小宫主。”
  青青不懂礼数,急道:“你们别如此,快起来。”
  “多谢小宫主。”孙大娘和雪儿这才起身。
  郝宝道:“老天有眼,让本门留下小宫主,实是让人高兴,而且小宫主的病又治好了,由此可见本门将可从此一帆风顺。”
  “希望是如此。”孙大娘轻轻一叹,已恢复冷静,说道:“然而奇幻宫总坛是本门命脉所在,关系着本门生死存亡,属下虽然一直想进去参拜宫主,却为了顾忌有泄密可能而作罢。”
  郝宝道:“现在呢?你为何说是来阻止?难道我们有泄密可能……”
  忽然想到昙花,往她瞧去,昙花急道:“如果我不能去,那你们去好了,我回去便是……”
  郝宝正想以性命担保。孙大娘却说了:“不是你不能去。想及郝贝兄弟以前也非本门中人,他俩进去以后,仍能保住奇幻宫秘密,昙花姑娘是他友人,他要带你进去,我们自是信得过。”
  郝宝欣喜:“那不就好了,我以性命担保。”忽又想到青青,眉头一皱:“你们该不会是为了小宫主而来的吧?”
  孙大娘拱手凝重道:“正是。”
  郝宝惊诧:“什么?!你们怀疑小宫主身份?!”
  郝贝也叫道:“这太说不过去了,小宫主难道有让你们怀疑的地方?”
  郝大娘凝重道:“不是怀疑,而是谨慎。”
  郝宝冷笑:“谨慎跟怀疑有什么差别,我看你们根本就是在怀疑小宫主,谨慎只是藉口,我对你的怀疑感到很没面子。”
  青青已惊惧起来:“我也不知我是不是小宫主……你不让我去,我可以不去……”
  “你是小宫主。”郝宝坚定道:“不要相信她们胡说。”转向孙大娘,冷道:“孙大娘你该看得出来小宫主并非能够受到刺激的人,你不该在这时候说这种话,她就是小宫主,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你不能明白,而我也不是随便就能相信人家的人。她经过了多少人证明,有惊天大师、我爷爷,还有麻面婆婆,更有宫主的血,这些都不能否定,你如此刺激小宫主,你知道对她伤害有多大吗?你再看看她的脸,不像宫主又像谁?你说出这种话,实在叫我很没面子为奇幻宫有你这种人而感到没面子。”
  青青已流出泪水:“阿宝哥别说了,我们回去吧!”
  “不行,你是小宫主,不回奇幻宫,回哪里?”
  孙大娘忽然跪了下来,泪水含眶:“小宫主恕罪.属下决无怀疑之心,若有怀疑,此臂为证。”反手抽出雪儿短剑,就想往自己左手臂砍去。
  郝宝惊叫:“你干什么?!”一掌打出,扫向孙大娘右手,孙大娘右手一偏,手臂没砍下来,却也划出一道三寸长伤口,鲜血直冒。
  青青已掩面而泣:“不要如此,千万不要如此。”
  郝宝急道:“有话慢慢说,我们相信你就是。”
  孙大娘已滚下泪来:“实非得已,还请小宫主恕罪。”
  郝宝急道:“恕你就是。快止血,雪儿快帮你娘止血。”
  孙雪儿也已眼睛泛红,闻言立即撕下衣角替她娘裹扎伤口。
  青青已泣不成声。昙花亦是难过非常。郝贝愣在一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大娘脸色凝重,一点儿也不畏疼痛:“奇幻宫只有忠贞烈女,没有疑心狡黠之徒,属下之所以如此,并非怀疑小宫女身份.而是为了宫主的谨慎,她临终时曾交代玉女长老一件事,若将来有本门年轻女子回宫,必须经过一项试验,是以属下才前来拦人。”
  郝宝闻言方嘘了一口气:“你早说不就得了?何须弄得让人心惊肉跳?”
  孙大娘道:“属下想说,但苦无机会。”
  郝宝忽而觉得方才咄咄逼人,原是为了让青青免于难过,没想到却误了事,演变成如此局面,歉然道:“都是我的错,大娘请见谅。”
  孙大娘郑重道:“宫主拔刀相助,为了小宫主更是不惜恶言相向。这正是您的血性义气,属下自是敬佩万分,哪敢怪罪。”
  郝宝尴尬道:“大娘你也别叫我宫主,你年纪比我大得多,叫起来让我坐立不安,你先起来说话,跪着实在叫我难安。”
  孙大娘道:“奇幻宫只有敬佩没有强迫。属下敬你为代理宫主,亦是宫主,平常倒也罢了。此刻却不敢丝毫僭越。”
  郝宝困窘:“好吧!你看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先站起来才好,你跪着,我浑身不自在。”
  “多谢宫主、小宫主。”
  青青也恢复镇定多了,急道:“大娘快起来……”
  孙大娘这才起身,又敬重地往两人行礼。郝宝想不透以前和和气气的孙大娘,此刻怎会变得如此刚烈?然而她想到玉女婆婆还不是如此?不禁对奇幻宫那种以诚相敬,两肋插刀的义气更为深刻体认。
  孙大娘此时反而不好开口,毕竟她已说过目的,现在就等郝宝这个开发宫主如何发落了。当然郝宝要是硬要闯关,她为了宫主遗言,只有以死相抗,但她已敬服郝宝。她自是信得过。
  果然郝宝已开口:“大娘你说宫主交代过,只要年轻女子回宫,就得经过一项试验?到底是什么试验?”
  孙大娘道:“什么试验,玉女长老并没说出来,她只说过将来若真有此事,则回到玉女仙岛,那里可以找到试验方法。”
  郝宝点头:“这么说来,宫主早有防范……可是方才你说昙花若进宫,你可以不管……”
  孙大娘轻笑:“你没听清楚我所说的话。宫主交代的是本门年轻弟子才须经过试验.昙花不是奇幻宫人,我当然信得过你了。”
  郝宝恍然:“原来如此,所以青青是小宫主,也必定是本门中人,所以你才拦阻我们。”
  孙大娘拱手歉道:“还请小宫主恕罪。”
  青青得知孙大娘用意.已开朗多了,含笑道:“没关系,这是你职责所在。”
  孙大娘感恩:“多谢小宫主体谅。”
  郝贝忽而说道:“我们进宫怎么没经过试验?现在一同试好了。”
  郝宝笑骂:“试你的头,我们是掉进去的,何必试验?除非你又是女的,否则还轮不到你!”
  孙大娘含笑:“不错,宫主交代是女门徒,我想当时她根本未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有男人加入本宫吧!”
  郝贝干笑:“说的也是,我差点儿变成女的。”
  郝宝笑瞪几眼,才又转向孙大娘,问道:“大娘可知宫主用意何在?”
  孙大娘道:“我并不确实了解,玉女婆婆也没说,然而最近传出小宫主现身,我才做了大胆猜想。其一,大概宫主想保有奇幻宫秘密。其二,可能就是想知道她的女儿是否仍活在世上。不知这两种猜想是否正确?”
  郝宝点头:“该是如此了……”转向青青:“小宫主,这既然是你娘的遗言,我们还是走一趟仙岛吧……”
  青青欣然道:“自该回去的。”
  “那我们走吧!”郝宝道:“天色不早,我们先赶下山,然后再住进客栈,有话再慢慢聊。”
  多了孙大娘和雪儿,青青和昙花也不敢再让宝贝兄弟背了,还好她们进入山区不远,而又多了两人,只要抓着手,自也能飞掠自如。
  不到黄昏,六人已掠出山头。本是想住店,但郝宝心想此地离玉女仙岛少说也有七天路程,两女又不会轻功,倒不如雇一辆马车,如此不但舒服,也可防止行踪外泄。
  想定之后,他已奔往附近小镇雇了一辆较宽敞的马车,六人坐在里头,一时也觉得轻松多了。
  就此六人日夜赶路,郝宝趁此机会也教些粗浅功夫给青青,昙花在旁,也就一并教了。昙花感到困窘,但在郝宝催促下,也背了不少的招式,只是不敢比划,学了等于是没学。
  经过四天赶路,终究马车不及客栈舒服。见着青青脸露倦容,郝宝也不忍心,遂在抵达长江口临江小镇,住进了临江客栈。
  此镇濒临长江岸,渡口生意不错,也颇为繁荣,客栈亦是相当华丽。
  郝宝为了舒服起见,开了两间大厢房,其中一间还摆了两张大床,正好可以让青青、昙花和孙大娘、雪儿同住一间,自己和弟弟睡在隔壁,如此又舒服又能兼顾安全。再好不过了。
  六人住进厢房,盥洗过后已是初夜,肚子也饿了,遂往食堂用膳。
  食堂不大.十来桌分别坐落四处,也许是用餐时间,客人近八成满。掌柜和小二也都笑哈哈。
  六人选了一张靠窗桌子坐了下来。
  店小二肥胖身形凑了过来.含笑道:“各位想吃点儿什么?本店南北口味,应有尽有,保证可口鲜美,吃了还想再吃。”
  郝宝瞄他一眼:“有没有鸳鸯酥?”
  店小二肥胖脸庞晃了一下,下巴肥肉则晃了两三下。低沉干笑声传出:“客官您开玩笑了,普天之下只有您点过这道菜……”
  “你不是说南北口味,应有尽有。”
  小二干笑:“小的说错了,还请你见谅。除了鸳鸯酥,其它应有尽有。”
  “真的?”
  “这……”小二不知郝宝又想出何种怪味,一时也答不上口,只得干笑当场。
  郝宝也不为难他:“我看还是吃点儿简单的。否则你为了要面子,硬将老皮水鸭当鸳鸯,那我岂不惨了?”
  小二干笑:“小店不敢,小店一向诚实经营。”
  郝宝笑笑,转向孙大娘及青青、昙花和雪儿:“你们想吃点儿什么?”
  三女没意见,孙大娘说道:“随便,吃得饱即可。”
  “好吧,那就我来点。”郝宝笑容已转黠逗:“就来麻辣子鸡、葱油鸡、香酥鸡加上蒸蛋、煎蛋、荷包蛋,再来几盘蛋炒饭。”
  这话说完,众人皆惊异地瞧往郝宝,尤其是店小二,眉头皱笑着:“客官您这是……呵呵……”笑了两声只觉失态,马上以手掩口。
  郝宝笑瞄眼珠:“怎么?吃蛋大王是不是?你照着弄即是。”
  “是,客官!”店小二立即躬身哈腰赶忙离去,实在也憋不住笑意,方转身已笑皱了肥脸。还向厨房叫的特别大声,弄得全食堂的人全往郝宝这桌瞧来。
  宝贝兄弟倒是能处之泰然,青青、昙花和雪儿可就有点儿困窘地低了头,连孙大娘也是脸热热的。
  郝贝不解问道:“阿宝你这是口味变了?”
  郝宝黠逗一笑:“我是在证明一件事情。”
  “什么事?!”
  郝宝反问:“上次在天旋洞那幅鸳鸯图前,我们不是在猜,鸳鸯跟鸳鸯蛋的问题?”
  郝贝怔诧:“这跟点菜有什么关系?”
  “我在证明……”郝宝一副得意而有学识的表情:“到底是鸡先来.还是蛋先来。”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又恍然失笑,郝宝竟然以厨子理菜,是鸡类料理先来或是蛋类料理先来?以证明先有鸡或先有蛋?这本是千古不解,公婆皆有理之论调.他却以香酥鸡、荷包蛋化为有形证明,倒也让人惊叹失笑而宁愿承认“有这么回事”,“足以证明”地支持他。
  结果不是鸡先来,也不是蛋先来,而是毛先来。弄得郝宝自己也想笑。
  原来店小二听得郝宝的论调.也想开开玩笑,拿根鸡毛掸子往他们桌上扫去,还故意留下几片鸡毛,然后镇定离去,躲在后头笑歪了嘴。
  众人更是窃笑不已,有一眼没一眼地瞄着郝宝窘相。
  郝宝无奈拾起鸡毛,干笑道:“原来是毛先来,难怪古人也猜不出来。”
  郝贝窃笑:“不过我好像觉得鸡生出来才长毛的……”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现在为什么是毛先来呢?”郝宝心知漏了气,仍自装出一副认真研究“为何毛先来”之原因,倒也将众人逗得笑声不断。
  好不容易等到上菜,小二则又故意鸡料理跟蛋料理一起端来,倒也让郝宝无法藉题发挥,一路干瘪地吃着那碗蛋炒饭。
  众人笑在心头,心情也开朗多了,随后郝宝也再点些鱼类名菜,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吃过晚膳,也因赶了四天路程,实在过于劳累,还未到初更,他们已纷纷回房睡觉。
  及至三更天
  寒星点点,墨夜凄清。
  忽见得三条人影掠过屋顶,小心翼翼潜往郝宝他们所下塌之厢房。
  那三人身穿普通衣衫,脸部却蒙上脸巾,他们小心翼翼潜往宝贝住处,探窥一阵,只见宝贝已熟睡,一人手指忽然一挥,三人齐往里边冲去。
  砰然一响,窗墙尽碎,宝贝惊醒。郝宝大喝:“不好,有刺客!”
  和郝贝齐腾身飞起,反掌往三人扑去,三人似乎见及事迹败露,攻出几招已倒射窗口,逃向屋顶。
  郝宝喝声:“大娘小心,我们追刺客去了。”
  隔壁房间传来孙大娘应声,她和雪儿早巳戒备,以防另有偷袭。
  宝贝兄弟立即掠身追往刺客。掠上屋顶四处搜去,刺客只剩一名闪落街尾,两人立即追了过去。
  然而追至郊外,刺客忽然不见了,两人搜索一阵仍然无结果。
  郝宝道:“难道这真是调虎离山之计?”
  郝贝道:“有大娘和雪儿看守,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
  “我也是这么想……”郝宝忽而觉得不妙:“我这么想,对方当然也会如此预料,若多派人手前去……咱们快回去。”
  两人惊慌准备调头,忽又见得一条灰影掠来。
  “不用追了,老身早就派人护着青青。”
  宝贝往灰影瞧去,她竟然是满脸麻子而皱缩的麻面婆婆。 郝宝惊诧:“你怎么会赶来?!”
  麻面婆婆冷道:“我倒要问你,你不是进宫了,为何还调头?”
  郝宝道:“为了本门事情,先得赶回去玉女仙岛一趟。”
  “你当青青是什么人?竟然叫她跟你南奔北走,吃足苦头?不必跟你去了,老身要把青青带回身边。”
  “婆婆……”
  “不必多说。”麻面婆婆言语甚固执。
  郝宝无奈:“好吧!你要带回去,也得回客栈再说。”
  麻面婆婆冷道:“不必了,我已派人去带她。”
  郝宝惊诧;“你已派了人?!刚才蒙面的就是你们?”
  麻面婆婆冷道:“不错!把你引开,好让潘安他们带回青青,免得你胡搞。”
  郝宝急道:“你这么搞!,孙大娘一定不肯放手。”
  “谁敢阻止,我就杀了谁!”
  “唉呀1谁杀谁还不都是我吃亏!不行,我得赶去阻止。”
  宝贝兄弟不敢怠慢,立即掠过麻面婆婆往客栈奔去。
  麻面婆婆冷喝:“给我回来,你们敢不听我的话?”急起直追。劈了数掌,未见效果,而宝贝轻功又高她一筹,眨眼掠离数十丈之远,她只好猛追后头了。
  在客栈庭院中。
  潘安和元刀与孙大娘和雪儿大打出手。
  青青躲在大门前叫着别打了,然而两人仍战个不停。
  孙大娘觉得潘安和元刀出手尽是杀招,显然要置自己于死地,也奋力相抗,然而愈打愈是心惊,这两人竟然似懂非懂奇幻宫的武学,偶尔一个变招,先机尽是被两人抢去。这一惊非同小可,两人只好全力以赴,顾不得小宫主直叫着别打她似乎认得对手。
  尤其是元刀手中黑森森宝剑砍得雪儿短剑七零八落,身上也被划出不少血痕。
  孙大娘和雪儿陷入苦战之中。潘安和元刀也为对方武功高强而颇感意外,如此久战不下,两人未免心浮气躁,准备再使绝招。
  蓦地,宝贝兄弟声音已传回,孙大娘和雪儿立时松了一口气,精神一旺,招式威力自然增强不少。
  潘安和元刀忽闻声音,顿感不妙,若不再制服两人,将无机会,当下大喝,两人尽出功力,剑光万斗,夹攻雷霆之力扑杀雪儿和孙大娘。
  宝贝兄弟哪能让两人得逞,凌空追来,乍见此景,手无寸铁,只好勾踢屋上瓦片,化作流光分别打向潘安及元刀背心,两人也疾速俯冲下来。
  潘安和元刀顿感背脊生寒,若是只顾扑杀孙大娘和雪儿, 必定也得被瓦片打中,衡量之下,只好回剑自救,锵然一响,扫得瓦片四散乱飞。
  宝贝兄弟也已赶到,抓起桌椅先砸几张再说。
  郝宝冷笑:“偷鸡摸狗的东西,算什么江湖男子?”
  潘安和元刀穷于应付桌椅,已无暇回答。
  孙大娘和雪儿趁此已掠往宝贝,仍自凝神备战,形成四对三局面。
  潘安和元刀不禁犹豫,到底是否仍该动手,加上宝贝兄弟,两人忌讳已多了。
  此时麻面婆婆也赶来,方飘落庭园。青青乍见已悲切扑向她:“娘,您叫他们别打了。”
  麻面婆婆伸手挽住她,安慰道:“别怕,娘自会处理。”随又叫潘安和元刀退至一旁。
  此时昙花却不停注视着麻面婆婆,她似乎对她的麻坑容貌甚至身躯、足踝特别有兴趣,目不转睛地瞧着。
  潘安和元刀掠向麻面婆婆背后,宝贝和孙大娘、雪儿暗自松了一口气。
  郝宝冷道:“老太婆,你要带走青青,何必动粗?将人伤成这个样子?”
  瞧及孙大娘和雪儿身上不少刀痕,宝贝兄弟实在不忍而愤怒。
  麻面婆婆冷道:“谁要阻止我带走青青。我就杀了她。”
  青青闻言忽又挣脱她,往郝宝奔去,切声道:“不,我不能跟你回去。”躲在郝宝身后。
  麻面婆婆一时不察被她溜了,急忙道:“青青快回来。”
  “不,我不能跟你走。”
  “娘是怕你受苦,那小子得了羊癫疯,没事四处乱钻,害得你吃苦。”
  “不会,我很好,我不感到痛苦。”
  “青青,娘是为你好的……”
  “不,娘您回去吧!我在这里很快乐。”
  麻面婆婆唤之不听,想要动手,又怕伤了青青,不禁叹息了:“也罢。毕竟你不是我亲生女儿……”
  青青已滚下泪水:“娘您别如此说,我只跟阿宝兄回玉女仙岛办一件事情,办完了仍会回您身边。”
  麻面婆婆长叹:“什么事,这么重要?”
  青青瞧往郝宝,郝宝思量一下已说道:“宫主留下遗物,必须由青青亲自取回,所以我们才又调头前往玉女仙岛。”
  “什么遗物?”
  “在未开启之前,谁也不知道。”
  麻面婆婆挣扎一阵,又瞪向郝宝:“你保证去了玉女仙岛之后.就不再带着青青四处乱转,让她受苦?”
  郝宝点头:“这我可以向你保证。”
  青青切声道:“娘,这趟事办完之后,我一定跟您回去。”
  麻面婆婆长叹:“娘是怕你吃苦……也罢!你就去吧!娘再等你几天就是。”蜡黄的皱脸也已渗出几滴泪水。她随即擦去。
  青青不忍:“娘您别难过……”
  “娘不难过,你去吧!娘先走了,自己多保重。”
  摆摆手,麻面婆婆似不忍多留下来多感伤,已领着潘安和元刀轻叹凄心地离去。
  望着三人背影消失,好一阵子大家全静下来,那是一份无奈和感伤。麻面婆婆行事竟然如此不可理喻,而她却又是扶养青青长大的恩人,将来奇幻宫又将如何面对她?处理她?
  郝宝暗自叹息,随后问向孙大娘和雪儿伤得如何?两人也只是表示皮肉之伤,郝宝要两人赶快疗伤,两人点头。孙大娘本想说及潘安和元刀动手十分狠毒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想及他俩乃是麻面婆婆手下,又涉及青青,就把话给收了回去。
  随后青青和昙花焦切地想替孙大娘及雪儿治伤。两人虽说不必,却又不忍拂去青青和昙花心意,遂让两人拥着往厢房行去。
  宝贝兄弟长叹几声,也跟着回房,躺在床上,心事烦索,再也无法入眠。
  四周住客一阵窃窃私语后也渐渐恢复平静。
  冷月清挂天空,照向屋脊,透着仲夏难得的凉意,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夜仍自如此宁静安祥。
  孙大娘和雪儿敷完了金创药后已舒服多了,半夜拚斗,两人消耗元气过大,也已沉沉入睡,而青青也为麻面婆婆之事郁郁感伤,想着想着也进入梦乡。
  只有昙花,躺在床上,两眼睁得大大,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她不停瞧着窗外月光,如此皎洁明亮,一尘不染,以前她会静静地欣赏,现在却无心情,眼皮不停眨动。
  终于她好像决定什么,爬起身来,往外头行去,小心翼翼地开门又关门,而往宝贝住处行去。
  “阿宝哥……”昙花在门外轻声叫着,怕吵着宝贝兄弟又想叫醒两人。
  郝宝自是没睡,只闻昙花声音,心头一凛:“是昙花?!”他素知昙花性情,凡事只有逆来顺受,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岂会三更半夜找自己?心头紧张已赶快把门打开。
  郝贝也从床上蹦起,想知道到底昙花发生何事?
  昙花见及宝贝,怔忡道:“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可以,快进来。”郝宝不忍,立即请她入房,要她坐下,她却又站起来。
  郝宝含笑:“没关系,有事慢慢说。”光是昙花深夜前来,他即知道一定有事,而且事情还不小。
  昙花感激一笑已说道:“你前几天不是问我,想知道谁把我带离玉女仙岛的?”
  宝贝心神霎时抽紧。郝宝急道:“你发现这个人了?”
  “嗯!”
  “他是谁?”
  “就是刚才那个麻面婆婆.我认得她的鞋子。”
  “是她?!”宝贝兄弟像吞下火红的岩浆,烫得口焦心烂。
  昙花坚定地点头:“我认得她的鞋子。”
  “她鞋子有何花样或记号?”
  “没有,但我认得。”原来当时昙花见及麻面婆婆时,会如此专注,原是为了瞧得更清楚,免得认错了。
  宝贝兄弟互望一眼.他俩实在愣住了。昙花竟然能从一双无任何花样和特征的鞋子认出对方?
  两人不信,又不得不信,因为昙花不是一个善于说出心事的人.没有十分把握,她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宝贝当然不忍追问一些怀疑的话鞋子没有特征,你如何辨别?三更半夜你又如何看着她穿的鞋子?
  这些都足以伤害昙花。
  然而这问题如此重大,岂能不证实?
  郝宝灵机一动,含笑道:“昙花你过来。”带她至门口:“你再看看如何发现她的,我和阿贝作替身。”
  昙花点头:“我会注意。”
  宝贝兄弟立即掠往屋顶背后,等了三分钟,忽见得两条人影分别从左右屋顶相互横飞,在中间交错旋身而各自飞向另一头,速度不快却也不慢。昙花则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然后等待两兄弟回来。
  又过了些许时间,兄弟俩方自掠回。
  郝宝含笑问道:“昙花你看清楚了没有?”
  昙花认真道:“看清楚了。”随即说道:“阿宝哥你的衣服较大件,颜色较青,阿贝哥的颜色较白,也较小件。你们把衣服互相换了过来,阿宝哥在左边,阿贝哥在右边,两人也把鞋子换过来,只换了一只。阿宝哥穿上阿贝哥的右脚鞋子,阿贝哥右脚则穿上阿宝哥的左脚鞋子,两人都穿反了。在交错之际,阿宝哥还把脚趾张开,让鞋子变了形,不过我还是能认出来。”
  宝贝兄弟听得目瞪口呆,就是他两人在此深夜里,也可能无法瞧得那么清楚,而昙花竟然说得一点儿不差,这未免太难以让人想象了。
  昙花见两人惊诧地望着自己,以为看错了,有点儿困窘: “我瞧错了吗?”
  宝贝仍是目瞪口呆。
  郝宝又拉着昙花:“你跟我来。”带着昙花坐往椅子,随后道:“我念一遍,你再念一遍给我听。”
  昙花认真道:“我试试看。”
  郝宝立即背出一段奇幻神功心法,随后又要昙花背诵,结果昙花背的一字不差。
  宝贝兄弟又怔呆了。郝宝虽也有过目不忘之能,但他毕竟从小涉猎武学,能触类旁通,背起来自是容易,但昙花从小流浪天涯,她哪有时间练功、读书?她竟然能将深奥的武学背得那么好?
  这是天分,也是天才,与生俱来的才能。就像她未练精眼术,却能仔细地将所想瞧及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这只有天才才能办得到。
  宝贝兄弟竟然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另有如此一位天才?而她就在自己身边?两人激动地已尖叫。
  三更半夜地尖叫。吓得昙花花容失色。
  吓得孙大娘蹦起床头,破窗而出,以为恶祸临头。雪儿也欺向惊醒的青青,抽出利剑在保护她。
  而客栈的灯火本是还有几盏亮着,现在通通幻灭,还传来不少床铺噼噼啪啪声,想必恶梦惊吓压坏了床。
  宝贝兄弟已然知道失态,然而却心甘情愿地呵呵直笑。
  孙大娘焦急奔来:“发生何事?!”见及两人笑意正浓,也不知如何是好。
  潇湘子扫描 thxde 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