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三十章 当官不如回家陪妻子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艰苦的时期终于过去了,战况对大唐越来越好,几个月后李亨回到长安,下旨勉励全国上下要团结一致。举国上下欢欣鼓舞,到处庆贺,长安更是在短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昔日的繁荣,一些大户人家纷纷回京,重开旧业,作生产的作生产,开赌场的开赌场,大家均抱着发大财的新希望。
  包通吃也回来重新开张通吃赌坊,还请了王大将军去剪彩喝鸡尾酒,一切正热热闹闹的进行着。
  还不多久,前线奏来凯旋歌,安庆绪已被史思明和郭子仪联手彻底消灭,战争终于结束了。
  李亨下旨封郭于仪为汾阳王,王小玩官升三级,史思明为保国大将军,凡有功将领皆有封赏,并且大赦天下。
  王小玩的官本来已经够大了,这下又加官升级,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但他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因为他的仇人也加官封了大将军,这实在令他有如鱼刺哽在喉头,怎么扭也不舒服。
  这一日,他来到通吃赌坊。
  包通吃即刻迎了出来,一见面即苦脸道:“大将军,我才发了点财,你就想来赢光它。”
  王小玩撇嘴道:“心里不舒服,只有来掷两把,发泄发泄!”
  包通吃睁大眼奇道:“这天底下,还有谁比你更舒服的,我的老天,你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喔。”
  王小玩道:“喂!老包子,怎么样的一种杀人法是最有趣的?”
  包通吃挑眉道:“杀人就是要人家的命,不管什么有趣的,你该不会头彀休踱去(坏了)吧?”
  包通吃忙打揖笑道:“好啦!好啦!象吃了炸弹一样,看你心情真的不太好,嘿!我发明了一种最新赌法,你有没有兴趣啊!”
  王小玩冷哼道:
  “现在没心情玩,你快替我想法子,否则老子砸烂你这间破店。”
  包通吃忙道:“什么破店!我花了几千两银子重新装璜的呢!”
  王小玩道:“你娘哩,老子砸烂了它,不就是破店了,你想是不是?”
  包通吃道:“好好好,我想想嘛!又不是电脑—按就出来了,总得给我时间安排啊!”
  王小玩道:“好,三天!三天搞不出来,哼哼!你知道后果了吧!”丢下话,掉头即走。
  包通吃望着他的背影,咕哝道:
  “怎么变个人似的,活象个复仇者,一点也不幽默了。老天!这下我老包子可要变成土包子了。”说着连连摇头,一副大伤心神的模样。
  几天后,唐明皇回来了,杨贵妃和陈语砚等人也回来了,大家经过了一段分别的时间,相见时即更为亲热。
  李亨将唐明皇和杨贵妃安排在城外悔园的一座别墅中,从此过着逍遥快乐的日子,能自由进出此间者,只有皇帝李亨和大将军王小玩,其余人等一概不许接近。
  再二天,郭子仪和史思明等一众将领,均回朝叩谢里恩。
  整个长安进人狂欢的高潮,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爆竹鞭炮,响之不绝。
  郭子仪见过皇帝后,便来找王小玩,哥儿俩自从孝意国一别后,直到今天才又碰面,当真欢喜无限。
  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聊得投契得很。
  王小玩忍了好几次,才没问起史思明的事,倒是郭子仪提起他,连说王小玩有识人之胡,居然劝得如此一位好将才投降大唐,什么真是全国人民之福等等说了一大堆。
  王小玩表面唯唯喏喏,肚里则破口大骂,一席酒也就不了了之。
  王小玩意兴阑珊地将郭子仪送到将军府大门口,郭王爷毕竟是个心细的人,心眼转了十来圈,最后还是开口道:“兄弟,为什么我一提史思明,你就好象不大开心似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是你的朋友?”
  王小玩等他这一问,已待了老久,立即扳下脸来,冷哼道:“谁是他的朋友啦!不是我爱说他,他这会立了大功,是因为他背叛了安禄山而得来的,象他那样的人,多会为自己打算,哪天他要怎样,咱们可就不知道罗!”
  郭子仪闻言大惊,急道:“你知道了什么吗?”
  王小玩摇了摇手,道:“还是别说了,你对他印象那么好,我可不想做挑拨离间的小人,等事情发生了再说吧。”掉头便要回府。
  郭子仪哪知他这是故作姿态,登时急道:
  “我只不过欣赏他是个人才,怎会向着他,你快别这么说了!”
  王小玩嘿嘿两声,道:“唉!太上皇以前还不是看中安禄山是个人才,哼哼!只怕不久的将来,历史要重演罗!”说着又连连摇头叹息。
  郭子仪闻言,脸都绿掉了,惊道:“有这种事?”
  王小玩撇嘴道:“不信?那你就等着瞧吧。”掉头又要进入将军府。
  郭子仪本想拉住他,继而想到在门口聊这种机密大事,实在也太不象话,遂跟了进去。
  碰巧二六子要入宫去当值,见到他们即笑道:“怎么?你们聊得还不够尽兴啊?”
  郭子仪笑道:“还有点没聊完。”
  二六子笑了笑,转头对王小玩道:“老大,我总共选了一百名高手,跟在小皇帝左右,不会再有事。”
  王小玩骂道:“别多嘴了,还不快去打工!”
  二六子伸了伸舌头,快步离开。
  郭于仅见状,疑团越生越多,不禁顿足道:
  “小玩,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瞒着我不可?”
  王小玩挑挑眉道:“没有啊!”
  郭子仪瞠目道:“没有?那为什么你要派一百多名高手,随时保护着皇上!”
  王小玩道:“这是很正常的事嘛!你急什么?”郭子仪固执的摇摇头,道:“一定不是这样。”
  王小玩喘了老大一口气,道:“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保护皇帝是老子的职责。”
  郭子仪急道:
  “皇上是国家的龙头,我也有保护他的责任,何况我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为什么叫我别管,那你这不是将我当自己人?”说得一脸不悦。
  郭子仪用力点了点头。王小玩冷哼道:“知道了可别吓一跳喔!你还没入京前,有个武功非常好的刺客,入宫来行刺小皇帝和老子,结果被我抓住了,他受伤很重,临死前说是史思明收买他来行刺的,目的是史老奸趁乱再度造反。”郭子仪闻言,果然吓了一大跳,颤声道:“此事当真?”
  王小玩解开衣服,露出胸口上一个紫黑的手掌印,道:“喏!这就是老子和那刺客拼命时,留下的纪念品。”
  郭子仪这一下,再也不怀疑了,急急地问道:“你没有事吧?”
  王小玩穿好衣服,笑道:“放心,死不了的。”
  郭子仪皱眉道:“那皇上为什么不抓他问罪,反封他保国大将军呢?”
  王小玩挑眉道:
  “那个刺客已经死了,又没证据,怎么抓他?何况,他是降将,皇上对他就特别伤风感冒,怕没凭没据抓他下牢,会令其他投降的人心生惶恐,那时情况就更糟了,只好实施感化政策罗。”
  郭子仪—脸担忧,道:
  “太上皇以前就是太纵容安禄山,那厮才敢犯上作乱,皇上今天对史思明如此,难道不怕旧戏重演?”
  王小玩耸耸肩,道:“这也没办法罗。”
  郭子仪道:“我们应该想法子对付他才行,免得又掀起战乱,余苦百姓。”
  王小玩叹口气道:
  “现在咱们拿他也没法度(没办法),只有盯着他罗!不过,我就怕我的好手全调去保护小皇帝,剩下的二流货会盯不上他。”郭子仪道:“我来盯他。”
  王小玩大喜,道:“真的!那太好了,你可得随时准备妥当,以防他突有行动。”
  郭子仪笑道:“放心,我这几年的仗是白打的吗?”说完即起身告辞。
  王小玩等他走了,又解开衣服,拿块湿布将胸口上的掌印擦掉,忍不住笑道:
  “大锅子,你人虽机警心细,还是被拜弟老子我,给骗得上了当了吧,有你来做靠山,老子就可以大刺刺来整治那史王八。”
  在以后的数日中,史思明为了结构当朝权贵,自然常和王小玩来往。
  这一日下朝,他又来到将军府,凑巧王大将军穿了一身劲装,手持长长的马鞭,正要出门。
  史思明满脸堆笑,道:“王将军爱骑马吗?”
  王小玩爱理不理地道:“是啊!你有什么事吗?”
  史思明见状,不由得怒火中烧,这几天他—直加意奉承王小玩,这小子却对他百般冷落,委实令他气结胸中,但自已有事求人,只好忍气吞声,只冷哼道:
  “王将军,你再怎么讨厌史某,可也看在因为史某降唐,你才能官复原职,又因这桩事而立功晋爵。”
  王小玩心里暗骂,
  “你娘哩,老子拿来耍你,你倒自以为是起来。”口里冷笑道:“嘿!但你也该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咱们还是越少碰头越好的话。”
  史思明急道:“可是,现在情形不同了。”
  王小玩笑道:“你降了唐,老子升了官,情形当然不同啦,你这不是废话。”
  史思明急切地道:“王将军,我想求你一件事。”
  王小玩连忙摇手道:
  “别求我,你现在求谁都没有用,求你自己吧,史将军。”说完纵身一跳,骑上马儿,拉马缰即往城外走。
  史思明听出他话中有话,如何肯放过这个追问的良机,遂也纵马跟了上来。
  两人来到城外,史思明才低声道:
  “这几天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我,这是怎么回事?”
  王小玩挑眉道:
  “我怎么知道啦?可能是你的仇人吧!你娘哩,人杀那么多,总有仇人吧!大惊小怪。”
  史思明冷哼道:“我跟郭子仪可没有仇。”
  王小玩心中一跳,暗道:
  “你娘哩,你这死王八消息倒灵通,看来不是省油的灯卷。”口里道:“你不会去问他啊?”
  史思明皱眉道:
  “他怎会承认,所以,我想早点离开长安,外调他地,你能替我想办法吗?”
  王小玩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能。”
  史思明瞠目道:“为什么?”
  王小玩叹了口气,道:
  “你们这些带兵的,一出了京城,就个个生龙活虎,独占一方,日子久了朝廷根本管制不了你们,那么谁还愿意当第二个唐明皇,去纵容第二个安禄山?你说是不是啊?”
  史思明变色,道:
  “那我这辈子已出不了长安罗?”王小玩笑道:“出得,谁说出不得啦!不过要等二、三十年后啦!”
  史思明颤声道:“二、三十年以后,那我岂不是该退休了?”
  王小玩笑道:“着啊!正是放你回家去退休养老啊!”
  史思明怔楞半响,又道:
  “你说郭子仪派人盯着我,是皇上的意思?”
  王小玩挑眉道: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喔!不过你用肚脐眼想吧!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命令郭王爷作事?”
  史思明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小玩耸耸肩道:“这我可不知道喔。”
  史思明沉吟道:
  “皇上一定对降将有偏见。”说得一脸懊丧,似乎很后悔自己投降了大唐。
  王小玩朝四周看了看,道:
  “咦!你不是说有人盯你的梢吗?怎么半只老鼠也没有呢?”
  史思明冷哼道:“他们看见我跟你出城,可能是怕了你,所以只跟到城门口。”
  王小玩心道:
  “你娘哩,确实厉害,能眼观八方。”嘴里大笑道:
  “着,那你只要改行来当我的跟班,就再也不会有人敢来跟踪你了。”说着又轻蔑地笑了几声。
  史思明勃然大怒,道:“你别欺人太甚!”
  王小玩冷哼道:
  “现在谁都知道你是跟了我出城的,万一我没回去,你看,你自己会有舒适下场?”
  史恩明叹了口气,心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口里恭谨地道:
  “王将军,只要你能帮史某渡过这个难关,日后必定重重答谢。”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又道:
  “这里几乎是我所有的家当了,就请你帮个忙。”
  王小玩眨眼笑道:“有多少?”
  史思明道:“六百万。”
  王小玩全身一震,大叫道:
  “喂!你该不会想出京去造反吧!肯给这么多,你娘哩,这老子可不敢要。”
  史思明急道:
  “我若能外调,就算不造反,这六百万也不过一、两年就赚回来啦!但我若留在长安,可说日日担惊受怕,性命朝夕不保,这样的日子哪是人过的。”
  王小玩笑道:
  “嘿!你这家伙倒果断得很,果然厉害!好吧,看在钱多的份上,老子就替你想想办法。”肚里暗笑道:
  “老子让你调到阎罗殿去,那也是外调,这样就不算白拿了你六百万。”
  这时两人已到城郊,不远处有一道长墙,草高及肩部。
  王小玩笑道:
  “现在你呢,就得学会安禄山以前的本事,那就是去讨小皇帝的欢心。你知道这几天是什么节啦。”
  史思明道:“八月十五中秋节。”
  王小玩笑道:
  “对啦!小皇帝以前当太子时,最喜欢在中秋节看人家骑马跳墙现在我想一定改不了这个嗜好,尤其是今年,他一定会大大庆祝一看,到时你就好好表现你的本领,说不定就能讨他的高兴呶!”
  史思明闻言大喜,道:
  “你说皇上喜欢看跳马?”
  王小玩点头道:“是啊!你会不会?”
  史思明笑道:“我半辈子都在马上,怎么不会?”
  王小玩撇嘴道:“别太自信,别忘了还有个郭子仪,喏!就是前面那道墙,咱们来实地演习一下。”
  史思明道:“原来你是特地来练习的。”
  王小玩道:“那当然,谁不想表演的好一点,让皇帝对你印象更好。”
  说着一拨马鞭,喝道:“我先跳!”人已随马闪电般冲了出去。
  王儿是好马中的好马,奔到快近墙过时,才嘶呜一声,腾空跃起,人立似的轻纵而过高墙。
  这一手委实令史思明看了傻了眼,心道:
  “这小子练这招,不知练了多久了,我岂能输给他。”
  遂也跟着喝道:“我也来了。”
  只见他的黑龙马嘶叫一声,四蹄一动,箭也似的射了出去,奔出几十步,凌空飞起,史思明人在半空中,犹一勒马缰,使黑龙马在空中又扭了一个漂亮的弧形,这才轻轻松松跃高墙。
  史思明落地后,正得意洋洋地等着王小玩来称赞一番的。
  孰料,高墙这一边却只有他一人一骑。
  王小玩却连人带马,离奇地失了踪。
  史思明先是怔了一怔,继而全身汗毛直竖,开口叫了声“王小玩!”
  往四周一看,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座花园中,由于不知身处何地,也不敢太大声叫,只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希望能发现王小玩。
  等了老半天,还是没有见到王小玩出现,忍不住地想道:
  “难道他给这园子的主人抓走了?”
  但这似乎不太可能,园子的主人并没有再来抓他啊?
  后来又想道:
  “会不会掉进郭子仪的陷井?”继而更恐怖地想到是皇帝李亨作下手脚,后来又想可能是王小玩躲起来,戏弄他一下。
  总之,他几分钟内,脑中闪了数十个念头。
  最后,考虑的结果,是想最大的可能还是王小玩躲起来戏弄他,因为蘑菇了这么久,并没有第三者在这园子里,心下暗忖:“这小鬼最爱戏弄人玩耍,老子何不凑凑他的趣,象上次为了出城,被他扮女人般百般出丑,但他玩够了,还是会帮我。”
  主意一定,便将马栓在墙边的树下面,自己则悄悄潜入园子寻人。
  走边儿丛花树,来到一个假山后,忽然听到有人在一丛树林后说话,连忙缩身躲人假山中。
  只听一个人沉声道:“这几天的观察怎么样?”
  另一个人恭谨道:“他确实很可怜。”
  另外一个先一阵沉默,可能先前说话那人正考虑这句话。
  但史思明一捉到后面回话那人的声音,全身立即触电般地发麻起来,心道:
  “啊!是郭子仪,他在给谁说话,声音听起来也有点耳熟。”
  先前那人又道:“他有什么可疑之处?”
  郭子仪道:
  “回皇上,他行动鬼鬼祟祟,不喜与人相交处,只去了王郡王的将军府几趟。”
  史思明听到这里,全身登时冷了半截,原来郭子仪是在同皇帝李亨说话,他们口中说的“他”不正是史思明自己,当下冷汗直冒,赶紧竖直耳朵偷听。
  只听皇帝李亨闷哼一声,怒道:
  “要不是王小玩求情,朕才早下旨斩了他,岂容他在京城里鬼鬼祟祟进进出出。”
  郭子仪道:
  “皇上,其实王将军的顾虑也是对的,他是降将,我们若无故斩了他,势引起其他降将不满,到时恐会损及皇上的英明。”
  李亨道:“这点朕也知道:你就快替我寻一个杀他的借口吧!”
  郭子仪嘿嘿笑了两声,道:
  “皇上放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他早晚会让我抓到把柄的。”
  李亨道:
  “我一看到他,就想到安禄山对我的轻视,何况他是安贼最得力的手下,也杀了我不少爱将和子民,这笔帐朕不和他算清楚,实在寝食难安。”
  郭子仪道:
  “他也是看安禄山死了,大燕伪朝没了希望了,才会倒戈投降,这样即显出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绝不会真心效忠皇上的,皇上还是要对他防范。”
  李亨道:
  “有了安禄山的例子,朕岂会重用他,真恨不能除之为快了,封他保国大将军,不过是做个表面给人家看看的罢了。”
  郭子仪道:“皇上英明真比过太上皇。”
  李亨道:“好,你继续盯住他,别让他逃走知道吗?”
  郭子仪道:“臣遵旨,皇上放心。”
  跟着树丛后再无声息,可能两人均已离去。
  史思明全身发冷,手足僵硬,害怕地想道:
  “原来李亨这么恨我,我的天,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人慢慢爬出假山,想往回走,牵了黑龙马快溜。
  这时脑中只想着要逃,根本就忘了自己是来寻王小玩的。
  但等他回到原地,他那匹黑龙马却不见了。
  这一下,真惊得六神无主,正想翻墙逃走,却听有人走近,忙闪身躲人草堆中。
  只听一个女人娇滴滴道:
  “皇上,咱们这座梅园别墅,是不准人家擅入的,怎么会有一匹黑马在这花园中?这万一给人发现妾身在马嵬坡是诈死的,那还了得?”
  一个老者的声回道:
  “爱妃放心,皇儿刚来探望我这个太上皇,我一定叫他将闯入者杀死,以免泄露了你的秘密。”
  那女人撒娇道:“皇上一定不要放过那个人。”
  老人呵呵道:“爱妃放心。”
  两人往方才李亨和郭子仪谈话的方向去了。
  史思明暗惊道:“老天,原来杨贵妃并没有死在马嵬坡,是被藏在这里。”
  一想到自己无意间碰到这个秘密,岂不是给了李亨杀自己的好借口,差点手脚发软,心想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正想再度翻墙,却听见大队人马奔了过来,有人喊道:
  “郭元帅说那匹黑马是史思明老贼的,他潜进别墅一定是想行刺太上皇和皇上,你们快将这里把守住,免得给他溜走了。”
  大约有数十个人齐声应是。
  史思明两眼轰轰乱响,心想:“我完了,我完了……”
  一慌之下,也顾不得择路,往一座梅林直钻了进去,孰料走不了儿十步,忽听卡地一声,脚下一阵剧痛,原来被一台捕兽器给挟住,脚盘登时皮开肉绽。
  史思明只哼了一声,忍住痛不敢叫出声,蹲下身将捕兽器拨开。本想检查一下伤口,以便包扎,忽听有人道:
  “有人!我听到那边有擒兽器发动的声音。”连忙拔脚就跑。
  偏生越乱越慌,快要通过梅林时,脚下又不小心踩到机关,只听休休几声,左边射来一排铁枪,右边又飞来了一群铁斧。
  史翠明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一滚一翻的又是鲤鱼跃,又是燕子飞,连避了五次险象,才逃出梅林。
  但武功再好,也闪不了这突发的袭击,左肩还是被斧刃扫了一道长口子,鲜血一滴滴直流下来。
  好不容易一跛一拐的来到长墙的小门边,心中稍感安慰,心想逃出这里后,至少可拣回一条命。
  哪知,才想完这些自我安慰,门外突然走进四个羽林军,一见到他立刻围攻上来,口中大呼大喝。
  史思明怕他们这一喊,会招来其他的人,杀机立生,猱身扑向一个高个子,想一招就扭断这人的脖子。
  却没料到,他才一发动,另外三个羽林军的手中长剑已跟上他的要害。动作又一致又迅速。
  史思明一见他们出手,即知这四个人是经过训练,学过一种剑阵的。
  当下,一颗心直往下沉,但这样反而引起他的蛮性,立志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拼杀出去。
  口中怒吼一声,手上劲力立增数倍,不顾一切地冲入剑阵中。
  左冲右突,东踢西蹦,猛不可当。
  这四个羽林军只跟王小玩学了一点六阳阵的皮毛,遇上史思明这等发了狂性的好手,没过十招已困不住他,互相使了个眼色,一起着地滚开。
  史思明杀机既起,狂性又发,如何肯放过他们。
  立刻象头恶狼般扑了过来,四个羽林军象早有准备似的,在着地时,已各从怀中抓了一把东西,见史思明冲了过来,便照头洒去。
  史思明大叫一声,连忙闭起眼睛,停了半分钟后,才发现散人眼中的是麦粉,不是可怕的石灰不禁暗暗庆幸,心道:
  “还好这些狗崽子不会用石灰,否则我这对招子可要给弄瞎了。”
  眼睛一能见物,即夺门而出。
  离开梅园别墅后,踉踉跄跄到了一个土丘上,见四处无人,才吁了口气,坐下来包好脚盘和肩头的伤口。
  望了望四周空荡荡的秋景,心中生出激愤,想道:
  “发生这种事,我史思明一生的前途可说是搞砸了,他妈的李亨狗皇帝,我替你杀了安庆绪,你竟然不知恩图报。没有我,你那么快回得了长安。”
  又想到此仇可能一辈子也报不了了,忍不住咬牙切齿地直吐口水。
  他毕竟是个心细的,知道此地不能久留,还是越早离开长安周围越好,想道:
  “大不了回去招兵买马,从土匪再干起,总有一天非杀了李亨这个大王八不可。”
  绕过山丘,眼前赫然又是一座树林,他带兵久了,也知道逢林莫入的禁区,但现在实在没别的路可走了。
  一边是通向长安的方向,一边则遇曲江,一边则是刚刚逃过来的路,只有前面这座树林是可以远离长安的路了。
  闷哼几声后,便往树林走进,一路小心翼翼,每踏一步必小心选择,两耳倾听四周的动静。
  如此走了一个钟头,来到树林中心,一切还是安安静静,没有异状。
  心想这里是郊外,常有游人来此,又不象梅林那样是禁地,不应该会设有机关埋伏的。
  嘿!他才这么一想,脚下立即被一条绳子缠上,连情况都还准搞清楚,身体一紧,整个人已被倒吊起来,而绳子又刚好索住他的伤脚,痛得令他差点崩溃,口里大叫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声音充满恐惧和愤怒。
  连叫了十来分后,也没见什么人出现,才稍定一下心神,摸出怀中短剑,提起一口真气,想使出倒挂金钩弯上来割断绳子。
  只听休地一声,手中短剑已被扫落,史思明惊叫一声,全身汗毛直竖,张眼一看,身旁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手持长鞭的少年人。
  他再睁眼细看,认出这个人是王小玩的跟班二六子,立刻叫道:
  “二六子快放我下来,王将军失踪了。”
  二六子冷冷道:
  “王将军正是叫我来好好教训你,你当年在马嵬坡杀了他一家,被三个怪老人抢救走一个婴儿,那个小孩正是王小玩。”
  史思明脑中轰地一响,全身差点麻痹,那一次他被拗断两只拇指,当然记得一清二楚。
  那么自己会变得这么悲惨,当然是王小玩—手设计出来的罗!他是来报仇的,当然可以叫皇帝李亨向着他来杀自己了。
  二六子又虚晃了两个长鞭,冷哼道:
  “象你这样十恶不赦的人,大爷就先赏你一顿皮鞭。”要打人还先作体操似的比划起几个动作。
  史思明越想越害怕,想到王小玩费了那么大的心血来整治自己,现在不知要如何来折磨他,才会甘心。
  如此一来又连想到,自己以前刑罚一些人,令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形,忍不住更使全身发起抖来。
  正越抖越厉害时,突然眉间一凉,从此不省人事。
  二六子正准备好要打人一顿,却发现史思明动也不动,象条死鱼似的被倒挂着,心道:“你奶奶的,跟你爷装什么死狗。”走上前一抓,触手冰凉,立即苦脸叫道:“哇!老大,已经十七两八翘翘啊!”王小玩整个人从林中跳出来,跺脚怒道:“什么?老子还没亲手杀他,怎么可以死,你娘哩。”张良跟了出来,一下学郭子仅的声音道:“启察皇上,史老贼已经死了。”一下学李亨的声音道:“呵呵!如此甚好,这叫恶有恶报。”萧冰从脑后敲他一下,笑道:“好啦!叫你作一回,就演个没完。”
  张良又学唐明皇的声音道:
  “爱妃,现在闯入园子的人已死?从此我们就可以比翼双飞啦!”箫冰笑骂道:“飞你的头。”包通吃最后才施施然出来,看了尸体一眼,冷冷地道:“我还以为是吓死的,原来是针眼杀死的。”王小玩暴跳如雷,怒道:“你娘哩,针眼鸡婆,你他妈来多管什么闲事,老子非踹你几脚不可,出来!”包通吃笑道:“没用的,他巴不得快替你杀完三个人,然到离你远一点,这会儿搞不好已在十里外偷笑呢。”
  王小玩怒道:“他就别给老子再碰上!”包通吃转头望着张良笑道:“你这学人语调说话的本事,还真了得,要没你这绝技,咱们这局杀人游戏,可玩不成了。”张良笑嘻嘻道:“还是我师父他小人家台词写得好,否则光语调象,还是会穿梆的。”王小玩被徒弟一捧,登时转怒为喜,笑道:
  “好啦!老包子你这么夸他,是不是想挖角啊!”包通吃被道中心事,只咕哝道:“挖什么脚?香港脚吗?你娘哩。”众人被他这一逗,均笑了出来。王小玩踢了史思明一脚,骂道:“死的这么容易,算便宜你了,呵!老子游戏才完一半就流产,你娘哩。”过不多久,皇帝李亨下了一道旨意,上头指明史思明意图谋反,想潜入梅林刺杀太上皇,事败被杀,一切罪证确凿,特此召告天下等等。
  李亨对这件事一句话也没吭,只在事情平息后,找了王小玩入宫,开口骂道:“你娘哩,你还是把皇帝老子我给拖下水。”王小玩则摊手道:“没办法,歹记没大条(事情不闹大),怎么成为新闻人物。”仇也报了,天下也太平了,王大将军却忙得不可开交,原来他想在过年前当新郎官,逢人即道:“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一下派人上终南山去接他最漂亮的三老婆阿姒,一下采办各种用品,确实忙得晕杀杀。二六子道:“他说娶个老婆怎么对,是娶群老婆才对嘛!”别十鬼撇嘴道:“某(老婆)娶太多会没床瞑(没床可睡)。”林根和张良则苦脸道:“唉!师娘那么多,以后我们两个徒弟,可要土土土,九个土摆在一起了。”
  三七仔对着二六子和别十鬼跳脚道:“你娘哩,你们两个可以跟着老大娶漂亮老婆过新年,那我呢?”王小玩突然插进来,笑道:“你啊!等老子生儿子了,再说吧!”婚期终于盼到了,这天长安城说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不但文武百官齐来祝贺,连皇帝都亲自来到将军府喝喜酒,当真风光无比。
  终于大家玩得尽兴了,三个新郎将贺客纷纷送走。
  三个人正急呼呼的想走入洞房,小猴儿李辅国却又抬进来一个大箱子。
  王小玩瞠目道:
  “小猴儿,你搞什么?现在才来送礼?”
  小猴儿笑道:
  “这是皇上交待要私下送给你的,只好耽误你一点春宵时刻了。”
  王小玩奇道:“小木子送的?打开来看看。”
  箱子一开,原来是一个纯金打造的大饭碗。
  众人凑近碗里一看,忍不住均哇了一声,
  二六子、别十鬼、三七仔、林根、张良一众人,赶忙缩住脖子噤声闭气。
  王小玩怔了一怔,张口笑骂道:
  “你娘哩,他怎么知道老子这个封号的?”
  原来碗底刻着,“贺赌城大哥大,大吉大利。”
  ·全书完·
  扫描:qxhcixi  OCR:武侠屋 武侠屋和双鱼合作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