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十六章 妻多醋多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一行人在快马奔腾下,才四天就已望见长安城墙,王小玩心里盘算道:“肥猪一定要找我一起面圣,我得想个理由先开溜,去找杨国忠告诉他,安肥猪恨死了他,要他想法将安肥猪困在京里,这要烤要煮,还不是任君选择。”果然来到官门外,安禄山即道:“王将军,我们这就去面圣吧!”王小玩为取信于他,即一口答应。安禄山入宫的事,很快就传到深官内苑,唐明皇立即下旨传见,抬眼见他和王小玩两人,浑身灰尘,满脸汁渍,足见赶了不短的路,他心生怜惜,道:“安卿、王卿免礼,你们辛苦了。”
  安禄山一语未发,突然伏地大哭。唐明皇惊道:“禄山,你怎么啦?”安禄山哽咽道:“儿臣能活着来见父皇,真是楞尽胆颤心惊,不知能不能活着回范阳,都还不能测算,望父皇大慈大悲,救儿臣一命。”
  唐明皇安慰道:“有朕替你作主,你不用怕,快起来。”安禄山却不肯起来,仍跪在地上,道:“父皇受小人鼓惑,对儿臣生疑,儿臣一听即忧心如焚,怕父皇为此担心过久,对身体不好,所以,马不停蹄入京,只想让父皇明白儿臣决无异心,只对大唐忠心耿耿。”
  唐明皇脸上满是歉疚,道:“因朕一时糊涂,倒让爱卿受惊受苦了。”安禄山伏地碰头不已,道。“臣有何德何能,让父皇如此宠爱,只怪儿臣忙于事务,不能时时入京承欢膝下。让父皇挂念,儿臣实在罪该万死,请父皇降罪。”一边说一边涕泪交纵,真一付悔恨交加的样子。
  唐明皇忙道:“爱卿忙于国事,也是应该,快快起身。朕一定好好补偿你。”安禄山这才擦干泪水起身,道:“父皇大恩大德,儿臣无以为报,今后只有对大唐更加忠心,更加勤于政务,望父皇放心。”
  唐明皇点头微笑道:“朕知道你的,也相信你的。”抬眼见主小玩站在一旁,道:“王卿,你怎么同安卿一起这样入京的?”
  王小玩肚中正痛骂肥猪这么会演戏,应该去戏班子演丑角。见皇上问话了。忙开道:“臣路过范阳,见安大人正要入京、遂同他一起来见皇上。”
  唐明皇点点头,抚须笑道:“两位爱卿为国事如此忧劳,朕一定重重有赏,好,禄山,你一路辛苦了,随朕到御花园小饮几杯吧!”
  安禄山叩头谢恩,转瞥了王小玩一眼 见他正对自己挤眉弄眼,也对他眨了眨眼睛。当下,王小玩辞出大殿,便急急忙忙要找杨国忠商议大事,才绕过几个回廊,忽听有人娇叱道:“王小玩,你可回来了喔!”王小玩怔了一怔,抬眼一瞧,不禁失声道:“贝贝,你怎么来了?”贝贝一脸委屈不平,嗔怒道:“怎么我不能来吗?你这人当真无情无义,又不讲信用。我不来找你算帐,心有不甘!”
  王小玩笑道:“好吧!要算帐也得等老公有空啊!你说是不是?”一掉头又急急要走。
  贝贝大发娇嗔怒道:“你现在走啊!咱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王小玩急道:“哎啊!你发脾气也要找时间发嘛!现在我有大事要去办,咱们以后再聊。”贝贝叫道:“王小玩,我要跟你解除婚约,你这臭家伙真令人讨厌!”说完掩面而奔走。
  王小玩忙追上去,拉住她温言道:“贝贝,我知道你千里迢迢来,一定很辛苦,也知道你等着我陪你,我也很愿意这么做啊!谁见到老婆来千里寻夫,谁不开心,我知道我现在走了,你会很不高兴,我也不高兴啊!”
  贝贝嗔道:“你不高兴,为什么还急着要走,当我是妖魔鬼怪似的,也不说清楚,扭头就走,好没良心。”王小玩笑道:“是啊!我没良心,我该死,但还有人更该死,我必须快快去处理他,所以只有让你暂时不高兴一下子了。”贝贝道:“谁?瞧你这么急,也不问人家是怎么来的。”王小玩见她死缠着自己,忍不住有点烦,但想到皇帝是她外公,也就忍着点,挑眉叹道:“好吧!你是怎么来的?骑马?坐车?走路?”说着打了个呵哈。
  贝贝道:“我母后回娘家,我跟她一起来的。”王小玩笑道:“喔!原来如此,你多久没有来?”贝贝道:“当然也来了!我皇帝外公开心得很。找你来时,才知道你代天子巡守出京了!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王小玩道:“我的命硬得很,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没娶到你,我还死不了的。”贝贝撤嘴道:“你的意思是娶了我之后,你就死定了是不是?”
  王小玩笑道:“那当然啦!娶了你这赤查某,可不把我管的死死的。”贝贝冷哼道:“谁管的住你啊!那真太阳打西边上来了。”
  王小玩道:“好贝贝,别生气了,你老公还有要事去办,这就放我走吧!”贝贝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办完事可得立临入宫来见我呀!”
  王小玩笑道:“那是一定的,飞也飞来啦!”转身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暗骂道:“这臭娘们可爱是可爱,就是爱摆她公主的臭架子,动不动大发娇脾气,看我不把你跌卡金金(修理—顿):嘿!拿住她吃软不吃硬的脾性儿,还不是手到擒来,哄得乖乖宝似的。”
  一边想间,已冲入丞相府,来到大厅见杨国忠正和一群文武大臣在议事,见他一撞进来,均吓了老大一跳。王小玩劈头就道:“你们讨论完投,我有事跟丞相说。”众大臣听他这么说,那敢再留,忙道:“完了,我们完了。”王小玩笑道:“你们完了,就滚吧!”
  杨国忠等那群大臣走光了,才皱眉道:“兄弟,你这么急呼呼的干什么?”王小玩凑过去,低声道:“当然急啦!安禄山进京了!”
  杨国忠挑了挑眉,撤嘴道:“他进京关我什么事?”神态上露出一丝狐疑。王小玩眼睛滴溜溜的,早巳瞧明白,拍了杨国忠的肩头一下,冷笑道:“别骗我了,他会入京正是你的主意,你是看他送礼给我,以为我是他那一路的吗?”杨国忠给他道破玄机,即顿足道:“你明知道了,为什么还陪他入京。让他再有机会见到皇上,这样简直坏了我的计划。”
  王小玩奇道:“我娘的,我不陪他来,难道他就不能见到皇上吗?”杨国忠了喘了口气,道:“他要是一个人来,我就有办法先叫他下狱,再查足罪证后砍他脑袋;但是偏偏你陪着他,堂堂禁军首领在侧,当然不用通告,那些御林军谁敢上前抓人,谁敢挡你的驾?”
  王小玩以手拍额,恍然大悟的顿足道:“他***,老子又上了这肥猪的当,他可他妈的又狡猾又聪明,唉!那你得快想办法,将他给留下来啊!只要将他困在长安,我就有法子杀他。”
  杨国忠叹道:“我已下令封锁城门,然后要所有的朝臣去想法子,劝服皇上将祸胎留下。”王小玩吁了口气,道:“还好,我还以为你没采取行动呢!”
  杨国忠道:“哎!兄弟,你为什么好端端的,会陪那老贼入京。”王小玩怒气腾腾道:“你娘的,老子是给他挟持来的,你以为我高兴啊!”
  杨国忠惊道:“什么?挟持,我的天!”王小玩道:“我走啊走的,—不小心走到范阳附近,不小心破坏了他儿子抢人妻女的好事,他一怒之下,派了万人部队将我闭团围住,你说,我本事再大,也没辄啊!”
  杨国忠同意地嗯了一声,王小玩续道:“刚好就那么巧,圣旨到啦!他就将我一个美娇娘押着当人质,要我陪他入京啊!我是想陪他入京,只是小事一桩,那知他是为了防你,才找我当挡箭牌,真他***,衰死了。”杨国忠的密控早就将安禄山在范阳附近,调动一个万人部队的事,报告给他知道,直到这时才知是为了捉王小玩,两相一印证,立临又恢复对王小玩的信任,笑嘻嘻道:“兄弟,你那美娇娘呢?救出没?”
  王小玩笑道:“一入长安城门,他就放人啦!我已派人送她回家去了。”杨国忠吁了口气,暗道:“倒省了我不少麻烦。”脸上笑吟吟道:“好,那咱们就再一次联手,这次非扳倒安禄山不可。”王小玩贼忒兮兮道:“老兄啊!你这次能制了安禄山,我保证你这丞相的大位是铁打的,谁也动不了你啦!”
  杨国忠大喜,忙道:“喔!这其中有什么诀窍?”王小玩道:“他曾得罪了太子殿下,你若能除了他,不但去个了眼中钉,还能讨好太子,那你这丞相之位就稳如泰山了。”杨国忠大是兴奋,握手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当真是一举两得啊!”两人又相视大笑。
  杨国忠道:“兄弟,留下喝一杯吧!”王小玩道:“不了,我混身灰兮兮的,我要回去换洗一下。”即辞出丞相府。
  才回到将军府的大门口,却猛然望见陈语砚骑着他的小母马,正和一个少年并肩而行。王小玩全身如遭电触,一跳老高,等看清那少年的容貌,更是惊讶万分,这人正是在开封府,和他共同除掉御风老道的王修文吗?
  这时,两人也到了将军府门口,抬眼见王大将军正横目怒瞪,忙下马叫道:“王兄,你回来了!”“小玩!”王小玩冷冷应了一声,道“你们下那儿去,玩得这么开心?”长这么大,王小玩第一次尝到吃醋是什么味了。
  陈语砚脸一红,低头道:“我进去了。”便直入将军府内。王修文道:“我一入京便来找你,没想到你出差去了。”王小玩心想此人也曾帮过自己的忙,实在不应该为了女人,而摆脸色给人看,便勉强笑道:“喔!那真不好意思,我们里面谈吧!”遂搭着王修文肩头入内而去。
  王修文道:“我来到这里,刚巧碰了贝贝公主也来找你。”王小玩哄哟一声,忙道:“怎么样了?”王修文微微一笑道:“那时张东阁大人也在,贝贝公主听你不在,便要找陈姑娘,我们就一起去城外逛了逛,贝贝公主对陈姑娘说,你和她情如手足,哥哥不在她应当帮着招呼我,所以,陈姑娘就叫我到府上暂住。”
  王小玩应道:“喔!原来如此!”肚里却大骂道:“娘的,你同老子两个老婆去玩得开心吗?现在又找我大老婆去溜马,老子*你奶奶!”
  接口又道:“王兄,打算在京里待多久?”心中巴不得他现在就走。
  王修文道:“我是上京来武试,后天就揭榜了,若能中武举,即可留在京中当武官。”王小玩笑道:“凭王兄的才能,一定能中状元的,来,来,我们先去喝一杯庆祝!”心中说的又是另一回事了:“你娘的,你想留在京里,好追我的老婆,老子不搞你出去,我就不姓王!”
  王修文那里知道王大将军,肚里另有文章,只当他仍是当日共患难的好友,即道:“王兄客气了,这次主考官乃是太子殿下,只怕要求是很严格的,我能大举已是万幸,那敢奢望状元,快别这样了。”
  王小玩一听,心中大喜,暗道:“是小木子当主考官,那老子要做手脚就有门路了。”当下,故作倦状,懒洋洋道:“好,那等后天放榜,咱们再来庆祝,现在老子奔了几天马,已腰酸背痛,只好让王兄一人,到处去逛逛了。”王修文道:“我也有点累了,也想去休息。”王小玩一路大骂:“你当然累了!又要照顾我老婆,又要说话讨她高兴。又要骑马拉鞭,怎不开心得累!”
  回到房中梳洗一阵,换上将军服,即又匆匆入宫,径往华阳宫寻李宁,却碰上从里头出来的贝贝。贝贝一见他,即喜上眉梢,笑道:“小玩,你来找我!”王小玩没好声气道:“我那有空啊!我来找你舅舅!”
  一甩袖即跨入华阳宫门,头也不回的去了,留下怔楞原地的贝贝,眼眶中直转着泪珠。李亨见王小玩一脸不开心,即道:“怎么,刚才碰到你老婆没?两人吵架啦!”王小玩怒道:“什么老婆?我要跟她退婚!”
  李亨惊道:“小玩,这可关系两国的邦变,你可不能乱来!”王小玩怒道:“怎么,皇上总不能*我娶一个爱吃醋,使诡计的老婆吧!”愤愤往椅上一座,李亨道:“怎么?贝贝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王小玩怒道:“她叫别人去追我另一个老婆,这不是存心给我难看吗?她要醋劲这么大,对不起,我可不管什么邦交不邦交,砍了我的头,我也不娶她。”
  李亨道:“她这也是太喜欢你了,才会如此啊!呵!她到底叫什么人去追你那你姑娘啦!”王小玩冷哼一声道:“就是王修文这小子。”
  李亨惊道:“是他!”王小玩亦惊道:“怎么?你瞧上他啦!”李亨点点头,道:“嗯!他身手不错,又熟诱导兵法,加上长年追随其父王忠嗣征战,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选了他当状元。”王小玩道:“那不是留他在京里做官?”
  李亨点头道:“当然啦!”王小玩呻吟一声,语气坚决地道:“小木子,不是我唬你,你要将王修文留在京里,那么我就带我的语砚离京八千里,老子辞官不干!”李亨睁大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道:”好吧,我答应你辞官。”
  这下,轮到王小玩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半天才迸声道:“什么!这种话你居然说得出口!”李亨冷哼道:“你说得出口,我为什么说不出口?”王小玩怒道:“我就比不过一个节度使的儿子?”李亨道:“在我心中,十个王修文也比不上你。”
  王小玩道:“那你为什么说那种话?”李亨道:“我是气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如此意气用事,想拿自己的前途,来赔上去,你自已想想,这值得吗?”
  王小玩大声道:“我才不管这么多,反正我喜欢的女人,每一个对我都很重要,少一个也不行。”李亨也发起怒,大声道:“贝贝呢?你不是说可以不要她吗?既要可以不要她,为什么不可以不要陈语砚?”
  王小玩大怒道:“贝贝怎能跟语砚比,语砚和我同去北海出,生入死,又温柔又体贴,又了解我:贝贝呢?她就凭她是金枝玉叶,是,我也蛮喜欢她的,要是她不这么不讲理,不拆散我和语砚,我会待她和语砚一样好,如若不然,我宁可不要她,你听懂了吗?”说到后来宛如狮吼。李亨倒抽了一口凉气,知道这个小亲信,要真惑恼了他,只怕真会不顾—切,说走就走,顿了一顿后,即道:“好吧!我来考虑考虑,你先回去吧!”
  王小玩怒气兀自未歇,道:“有他就没我,有我就没他,就这么了!”掉头直出华阳宫大门,对依站在门外的贝贝,是甩也不甩。
  贝贝委屈万分,哭进李亨的书房,顿足道:“舅舅,看王小玩这么欺我!”李亨叹了口气,道:“是你先欺负他,你要好好的,他怎会这样对你!”贝贝哭道:“他那个样,谁敢欺负他!”
  李亨喘了口气道:“那你为什么将陈语砚撮合给王修文?”贝贝睁大眼,脸上兀自挂着泪珠。李亨见不忍不住生出怜爱之心,温言道:“贝贝,你若喜欢王小玩,就该了解他的为人,他绝不喜欢娶一个破坏他生活的妻子,他喜欢你,也喜欢陈姑娘,就是这样,你了解了吗?”
  贝贝低下头,哽咽道:“我也不是故意的,那知那天会那么巧,姓王的小子也去了将军府,我看他两眼直盯着陈姑娘,对他挺中意的,一时,一时……”
  李亨微笑道:“一时坏心眼儿就上来啦!你知道刚才他怎么发脾气吗?他说要是陈姑娘被拐了去,他一定不要活下去。”
  贝贝吓得花容失色,颤声道:“他,他真这么说?”李亨叹了老大一口气,道:“他说他喜欢的两个女人,互不相容,让他痛苦万分,那不如两个都不要,干脆去死了算,我看他说得好坚决,唉!你知道他那个性儿……”
  贝贝猛拉住李亨的手,哭道:“那怎么办?那怎么办?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李亨道:“为了他,你愿意做任何事吗?”贝贝用力点了点头。
  李亨笑道:“好,你以后再也不可吃他的醋,就这样吧。”贝贝顿足道:“来不及啦,他已经生我的气了。”李亨笑道:“傻丫头,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你乖乖听我安排,我包王小玩爱你爱得发狂。”
  贝贝破涕为笑,急道:“你快说,你快说!”李亨笑道:”过来我告诉你!”两人遂在书房内密密低议。再说王小玩怒气冲冲回到将军府,二六子即上来道:“老大,你到那里去了,杨丞相急着找你,他说出事了,要你一回来立临去见他。”
  王小玩全身一震,跺脚道:“糟糕!糟糕!”发足即奔。他几乎是用撞的来到杨国忠跟前,劈头说道:“怎么肥猪跑了?”
  杨国忠顿足急道:“是啊!就象凭空消失一样,突然不见了人,你说这事奇不奇怪?”王小玩道:“他不在官里吗?”杨园忠气急道:“也不知他怎么花言巧语的,哄得皇上开开心心,居然答应他将所有的汉将换成番将,然后,听说他辞了皇上出宫,怎地一眨眼人就不见了,难道他还会变法?”
  王小玩亦是气急败坏,道:“哎呀!这下让他回去以番代汉,准会造反,老杨,你可得赶快布置喔!”杨国忠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颤声道:“小玩,你快想个法子,将他捉回来。”越说脸色越青。王小玩叫道:“哎呀!捉回来有什么用?皇上也不会杀他脑袋!”
  杨国忠低声急道:“我是说咱们暗地里,将他给……”比了个杀的手势。王小玩摇头道:“不行,皇上一定会辑查凶手,到时老子岂不是陪他一起脑袋搬家。”
  杨国忠急道:“顶多找一、两个人顶罪嘛!”王小玩道:“好啊!就算我答应了,那他人呢?人都跑了,还宰个屁!想到范阳去摸他呀!那简直是羊入虎口。”杨国忠道:“不会的,他一定还没有出京,城门我已封闭,他目标那么明显,一定走不了。”
  王小玩沉吟道:“那么他一定藏在城里啦!嘿!那挖也要将他挖出来,哎!老杨,这么办吧,我去将他找出来,你去对付他,这件事咱们一人分一半。”杨国忠道:“好!好,好,你有办法将他找出来,我就有办法,让他死得人不知鬼不觉,只是你怎么找他?可不能派禁卫军喔!”王小玩自信满满地道:“放心,你爷爷我,是在长安混大的,我不熟这里熟那里?”
  杨国忠大喜道:“是啊!我怎地忘了你是长安城里的老大呀!”王小玩笑道:“你将人手准备好,我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便掉头辞出。
  一出了丞相府,并不忙着回将军府,而径往大街上冲,劈头往通吃赌坊就钻,一进门即大声道:“叫包通吃出来,说王小玩要找他再赌一把!”
  里面的老干均吃过他的苦头,一见到他象见了鬼似的,赶忙报了进去。包通吃几乎是连爬带滚地来到他跟前,一见面即颤声道:“王大人,原来,你你是……”王小玩一把拉住他,就往赌骰子的花厅走,边开口道:“什么?你你你的,老子有事找你。”
  来到花厅上,包通吃兀自惊魂未定,一边擦汗一边道:“上次您大驾光临,小民不知道是大老爷来,真是多得罪了。”王小玩笑道:“我不穿官服,来到这赌坊就是按通常赌客,你懂了吧!有什么野大惊小怪!”
  包通吃颤声道:“那您今天穿官服来,这这这又代表什么?”王小玩道:“代表我是来办事的,我问你的话,你可得从实招来,乖乖照办。知道吗?”包通吃一听王大将军不是来封赌坊,即放下半颗心,连忙称是。
  王小玩道:“你会不会找人?”包通吃这下可恢复笑容了,忙点头道:“找人只是小凯司。您说您要找什么人?”王小玩道:“安禄山。就在这长安城里,你快替老子将他揪出来。”
  包通吃道:“他有何特征?身边有什么人?”王小玩冷哼道:“他的特征就是肥加大肚子,身边有十二个番将跟着,你多久可以找到他?”包通吃道:“要是在城里。我明天就会有消息。要是在外地那可拿不准!”王小玩道:“好,明天我等你消息。”
  即从怀中取出一张一万两白银的票子,递给包通吃,又道:“什么杀人又快又不会让人知道?”包通吃笑嘻嘻接过银票,道:“目前在长安最厉害的杀手就是针眼,他做生意一向干净利落,出道三十余年从没失过手。”
  王小玩道:“好,你替我找他来!”包通吃眨了眨眼道:“大人,这家伙价钱高的很,但他好赌!”王小玩也眨了眨眼,道:“他现在在你这儿吗?”包通吃贼兮兮一笑,低声道:“你可别说出是我教你的喔!”
  当下,王小玩大刺刺的丢了张白纸给包通吃赌坊的柜台。那柜台小姐早得包通吃的指示。立刻点了五万筹头交出来。王大人先在里头周游列桌一番,即选定他喜欢的牌九。一股碌就钻了进去。
  牌九老千一见到他本来象见一太祖宗似的,但现在却强作镇定。装作不认识他的模样,自然是受了包通吃的指示。王小玩第一把就下一万两,不知怎的,小赌王今天似乎反常,才一把就输个精光,他口里喃喃道:“牌九手气不好,换个风水。”
  即走到走圆盛弹珠的场子,也是一出手就是一万两,结果真实奇怪之至。还是输个精光。他自然又嫌风水不好,如此连换五桌,竟连输五把,才一眨眼就把五万两输个精光。这样的豪举,自然引起赌坊中其他赌客的注意,于是有人建议他今天手气不好,还是不要赌了,这是心地好一点的人说的,但那些爱看人家受苦受难的人,即说你不捞回来啊,就是个别十鬼喔!不妨少下一点赌注,慢赢回来等等。这些话王小玩自然不会听入耳朵里。他笑吟吟道:“五万两不过一根毫毛,本大将军还不放在眼里,再赌下去老子的手气就回来啦!”
  又去向柜台换了五万两,一样游走回桌,一样个精光。大家见他又去柜台抱了五万两出来,简直叹为观止,要是知他这本钱是包通吃付的,只怕要人人吐血。就在他又去找台桌赌,一些想吃他的人,象苍蝇盯着蛋糕似的,纷纷叫道要跟他赌。
  王小玩一一推开,嚷道:“不行,老子要赌大的,一次一万两,少一两也不行。”说得趾高气昂。这时,忽有一个低哑的声音道:“这位小将军,我来跟你赌大的,你有没有昧口?”
  王小玩心下大喜,暗道:“鱼儿终于上钓了。”只见这人身形的刀疤,整个人看起来阴阳怪气的。
  王小玩撇撇嘴道:“好吧!咱们掷骰子如何?”心中暗道:“瞧他两眼活象给针刺过了似的,难怪叫针眼,不知有用没用?”
  针眼亦道:“好,就掷骰子!”两人即选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座下,一些想去看热闹赌客,均被赌坊中的打手挡了架,这自然又是包通吃的交待。
  一开始,王小玩为了不想让针眼起疑,即先输给他三万两,针眼微微一笑道:“象你这么不怕输的人,还真是少见。”王小玩也笑嘻嘻道:“我有预感,我的手气要来了,到时只怕输得你叫爹。”
  一把将剩下的两万两堆了出来。针眼冷笑一声,道:“还不知谁要叫爹呢!”但王小玩果然如他自己的预感所测,玩魔术似的一变,这一把竟然衷心了,他装作喜不自胜的模样,笑道:“怎么样,红眼仔,我的手气一来,是山也挡不住,要不要打退堂鼓?”针眼怒火一激,怒道:“我还没输到走的时候!”
  手一拍,将四万两筹头打出来,想一把赢光对方银子。王小玩得意洋洋暗道:“先敲得你不敢撤腿跑,然后让你连裤子都当光光。”
  接着下来王小玩的手气,果然连山也挡不住,才半个时辰,针眼巳输光身上所有家当,一双眼更红得厉害,脸色却白得厉害。
  王小玩冷笑道:“怎么没本了!趁早走路!要不要我给你百十两小钱,免得没路费回去?”针眼眼中忽地暴射出一道精光,令人一望即背脊生寒。王大将军也不例外心道:“这家伙还真有点邪门!”
  针眼略顿一顿,忽然从怀里拿出三根银针,手一扬亮晃晃的银针,即噗地一声钉在桌上。王小玩见他手劲又准又快,心下更喜笑道:“你娘的,三根针值多少银子!”针眼冷哼道:“一枝五十万,三枝算你—百万两好啦!”王小玩张大口,以为自己听错了,心道:“你娘的,这家伙果然价钱高的吓人。”
  口里道:“这又代表什么?”针眼低下声道:“我是杀手,你有仇人对付不了,我替你杀三个,怎么样?”他的声音本就低哑,现在这几句话,真说得比蚊子叫还低。王小玩却听得清清,当即眉开眼笑,鱼儿终于钩上岸了。王小玩也低声道:“真的!”
  针眼冷哼—声,一付这句话是十足废话的神气。王小玩装作下了十分决心的模样,叫道:“好,就一百万两再赌你三根针!”
  两手摸摸数数的凑出一百万两,然后笑道:“咱们可是一把定输蠃喔!”
  针眼神色闪过一丝紧张,随即隐藏,冷淡地道:“当然!”王小玩抓过骰子,在手里不断摇着,心道:“这家伙将自己的七情六欲掩得死死的,真他妈十足十是个冷血杀手,但他居然会好赌,真奇哉怪也。”
  手上四颗骰子就象他的手下似的,颗颗听令地在六点上停住。针眼两眼盯在碗里,望了半响,突然不发一言站起身,冷哼道:“我输了,你想杀谁?”
  王小玩道:“还没找到他,找到了再通知你。”针眼嗯了一声,掉头要走。王小玩叫道:“哎!请等一等!”针眼回头道:“怎样?”
  王小玩将桌上自己原有的五万两和那三根银针收起,其余原属于针眼的钱,全推了过去,道:“我找到人,怎么通知你?”针眼见王小玩这么慷慨,眼闪过一丝讶异,一言不发将银两筹头收起,低声道:“你只要将一根银针别在你自己身上,我就会去找你。”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这时包通吃笑嘻嘻靠上来,道:“大人哪!您真是赌技高超啊!嘿嘿!厉害,厉害!”
  王小玩将五万两塞给他,道:“那家伙靠得住吗?”包通吃大点其头道:“靠得住,他只要一点头,没有半途溜的记录。”王小玩点点头,道:“好,那老子就放心了,我的事你办了没,瞧你没事人似的。”
  包通吃:“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您的事谁敢慢上半拍,明天我一定给您消息。”王小玩道:“这些事不能泄出去喔!”
  通吃喘了口大气,道:“大人啊!这又不是开店做生意,你放心吧!”王小玩这才笑嘻嘻出了通吃赌坊,心中得意洋洋想道:“老杨和安禄山一定没想到,老子会有江湖朋友来用,嘿嘿!这下准要猪身上穿几个针孔。
  心里一得意,回到府里,即呼酒唏食,浑然忘了王修文这个情敌的事。  才喝了三杯下肚,二六子即进来,一脸狐疑道:“老大,那番邦公主贝贝,不是你的未婚妻吗?”王小玩道:“是啊,不过,现在别跟我提起她,一提她老子就要生大气。语砚呢?她有没有跟王修文出去?”
  二六子摇头道:“语砚倒没有跟王修文出去,不过,不过……”王小玩大声道:“你娘的,不过什么啊!吞吞吐吐的说个鸟!”
  二六子挑挑眉,吞了口口水,道:“不过贝贝公主却邀了王修文去溜马了,走了一会了。”王小玩睁大眼,楞了半天,兀自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二六子道:“她一进门就指名道姓找了王修文,说有话同他说,两人就骑上马,往城外去了。”王小玩不由得勃然大怒,气得跳脚道:“女人变心真比天还快,早上还哭着死赖人。这会儿又主动勾引别人,真他***!”心里忽然想到贝贝一定是故意来报复自己的,不由得更是咬牙切齿地大骂道:“这些女人倒有空,忙着在倒醋。”
  自己在家里生了大半天的气,好容易才挨到王修文回来,王小玩见他一脸郁郁寡欢,也不好立刻大发脾气、只冷然道:“贝贝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王修文征了一怔,道:“王兄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跟她们……”话才说了一半,别十鬼忽然撞进来,口里叫道:“不得了,不得了!”
  王小玩正没处发脾气,立刻怒喝道:“什么事不得了。用咀说的就可以,嚷个什么劲?”别十鬼递出一张朝中通告,道:“皇上降旨将河西陇右,朔方河东节度使王忠嗣贬到汉阳去当太守了。”
  王小玩和王修文均大惊失色,一起抢过通告,见上头不但免官降职,还不准王家子弟入京应试的资格,委实非常严重。王小玩口里喃喃道:“你娘的,你娘的……”猛然间,发现王修文用悲愤的眼神瞪着自己,不禁脱口道:“不是我搞的,你,王,王兄,你不要误会。”
  这句话实在越描越黑;他一回来发现王修文和陈语砚并肩而行后,即东奔西走,一下宫里,一下丞相府,里外忙个不停,不是在搞这件事,又怎会在这当儿有这道圣旨?别说王修文不相信,连二六子和别十鬼多少也生出怀疑。王修文强忍悲愤,揖手道:“王大将军,家父既然出了事,在下得赶回去共患难,这就告辞。”掉头即走。
  王小玩大喝道:“慢着!你以为老子会为一个女人,而使计害你全家吗?那你就看错了我;不错,我是去找过太子说你的事,但那时我叫他别留你在京里,那就算派你出去当节度使,我都开心的很,你不相信,我可你去和他对质,不然我王小玩就斩指发誓!”真拿起匕首。二六子大惊道:“老大,这双匕首可不能拿来闹着玩的。”
  王小玩大怒道:“我是说真的,谁来闹着玩的!”王修文感激地道:“王兄,谢谢你将话说明白,不然,我以为我已失去一个好朋友!”
  王小玩心头有点酸,道:“起先我看你跟阿砚在一起,是很生气,但我只想阻止你们交往,怎会去割你爹呢,这他妈到底谁干的好事!”
  王修文叹了口气,道:“我也是一时义愤才误会你,刚才贝贝对我说,陈姑娘会跟你出生入死,是你最喜欢的人,朋友是不能横刀夺爱,我一时以为你误会我,才会去请了这道圣旨,其实静心一想,就知道是杨丞相搞的鬼!”王小玩大惊道:“杨国忠?你怎么知道是他呢?”
  王修文道:“他一做上丞相即换了数位节度使,家父在我入京前,曾交等我不要得罪他,否则,只怕有大难临头,没想到……”
  王小玩急道:“你得罪了他吗?”王修女摇摇头,道:“家父身兼三个节度使,早就令人眼红,这是怎么躲也躲不了的。”
  王小玩忽然大叫道:“哇哇!这次你入京考武试,他一定见你表演优异,怕太子让你中状元,所以,就来了这么一招,他***,我要去跟他理论!”
  王修文一把拉住他,道:“小玩,没用的,只希望你能保住我们一家性命,王修文即感激不尽,日后做牛做马,均甘所愿。”
  王小玩也知道圣旨即然下来了,就不可能再改.即拍拍王修文肩头,道:“放心,我包你一家平安,你先在汉阳等着,我会想办法让你们东山再起。”
  王修文得他如此保证,即放心笑道:“好,我想连夜赶路回去,叫我爹别太担心受怕,顺便,呃!祝你和陈姑娘、贝贝公主白头偕老!”说完,便即回房打理行李,告辞而去。
  王小玩送走王修文之后,便到后院找陈语砚,她去将门窗关紧,在里头哭道:“你走,我不要见到你!”王小玩急道:“语砚,你怎么可以误会我,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这件事是他妈杨国忠搞的,怎么可以让我背黑锅。”
  陈语砚却不理他,只是哭泣。王小玩在房外怔了半天,猛地将牙一咬,下了十二万分的决心,道:“好!即然你喜欢王修文,我,我就做媒将你嫁给他,我他妈立刻找人将他追回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陈语砚却尖叫道:“你走!你走!不要再来理我!”只哭得更伤心。
  事情一波接一波,搞得王大将军头昏脑肱,不知先办那件才好?偏生小猴儿李辅国又急呼呼抢了进来,劈头就叫道:“老大,这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了太子殿下吗?他发了老大脾气,要你连夜进宫。”
  王小玩呻吟—声,顿足道:“你娘的,我这会走的是什么霉运哪!”只好撇下陈语砚,随李辅国入宫。来到华阳宫书房,李亨一见面,即大声道:“小玩,你做事未免太绝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做?”
  王小玩急道:“连你都误会我,我,我,哎呀!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哟!”李亨道:“你维护安禄山,还说我冤枉你?”
  王小玩瞪—目楞登,兀自不懂李亨这句话的内容,只听李亨续道:“本来父皇已对安贼起疑,但你偏陪他回宫,又对皇上说了他一大堆好话,哄得父皇开心,答应他以番代汉,答应他封公封王,你两边吃,倒吃得很开心。”王小玩这会总算全懂了,大叫道:“我冤枉,我冤枉!”
  李亨怒道:“你还说我冤枉你,刚才我在华清宫明听父皇没口子称赞你,说满朝文武中,独你知道维护忠良,年纪虽小却建了莫大功劳,哼!护国郡王,这头衔可不小,这下你可以乐歪了吧!”
  王小玩跺脚道:“你娘的,老子陪肥猪回来,是想找机会杀了他,见到皇上后,我可连屁也没放一个,哎哟!我的天,这死肥猪真要害得我众叛亲离!小木子,你要真不信我,那我什么王也不当了,我这就走,反正王忠嗣的事,搞得语砚对我误会很深,我留着也没味了,只请你看在朋友一场的份,将她嫁给王修文吧!”掉头要走。
  李亨喝道:“回来!”王小玩俱倏地回头道:“怎么,你要杀我?”
  李亨顿了一顿,忽然仰头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王小玩怔了一怔,也破颜一笑,走回头打了李亨肩头一下,笑道:“你娘的,你这小子也来耍人哪!”李亨笑道:“小玩,你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要是咱们有特殊的交情,只怕现在已经不行了,你知道吗?”王小玩吁了口气道:“是啊!刚才老子真是百口莫辨啊!安肥猪来这招离间计,真是他妈厉害得很。”
  李亨道:“也好,他一直想拉拢你,咱们将计就计反耍他!”王小玩歪嘴一笑道:“别这么麻烦啦!趁他还在长安,老子就卡他一下,看他还能不能耍诡计害人!”说着恨恨不己。李亨道:“喔!他还没逃出长安!”王小玩道:“杨国忠早派人封锁城门啦!除非他能飞天通地,他妈就是奇怪之极,长安就这么一点了大,他能藏那儿去?”
  李亨皱眉道:“但你冒针杀了他只怕会惹出后遗症。”王小玩笑道:“放心,我不会傻到自己去动手,老子自有办法对付他。”
  李亨微微一笑道:“小心点儿,他很厉害,你千万别给人家抓住小辫子。”王小玩哼哈一声道:“他等我去抓他的大辫子!”
  李亨道:“王忠嗣的事真的跟你无关?”王小玩一下暴跳如雷,叫道:“你娘的,姓王的早不丢官,晚不丢官,偏这节骨眼儿丢官,害得老子要背这烂黑锅,真他***衰死我十八代祖宗。”说着又愤愤不平地跺了几脚。
  李亨道:“这件事八成是杨国忠搞得鬼,他是你的好朋友,去叮咛他放人家一大家子活口!做事也别做得太绝喔!”
  王小玩咬牙切齿道:“他***死老杨,我非刮他几下不可,竟敢给本大将军气受!”
  李亨笑道:“眼跟前他还是你的朋友,别弄交情,那以后咱们办事就不灵光了,你忍一忍吧!”王小玩重重怒哼一声,没有说话。
  李亨续道:“父皇会尽快替你和贝贝完婚,别板着脸啦!等着做新郎王吧!”王小玩笑道:“当然新郎还有个老婆娶,封个王有舒适看头?护国郡王又值几两银子?”李亨道:“别在福中不知福啦!人家想都想不到呢!”
  王小玩打了一个大呵欠,道:“好了,我要回去了,连赶几天路,一回来到现在连被窝都还没看见过,可要活活把我给累死了,我走了!”
  离了华阳宫回到将军府,二六子即迎上来道:“老大,陈姑娘走了!”王小玩一逃五丈高,惊叫道:“什么!她要走你不会拉着她呀!有没有派人跟?”
  二六子苦脸道:“没有,她说不必了。”王小玩活蹦乱跳,大叫大嚷道:“你知不知道猪八戒是怎么死的,她说不必,你就不跟,哎哟,哎哟!我的老天!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派人去给我找,找找找!”
  二六子苦脸道:“老大,那地方,呃!今儿晚上恐怕不能找她回来了……”王小玩全身紧张暴跳的神情,刹时间全静了下来,瞪了二六子足足三分钟,才一字一字用力迸问道:“你是说你知道她去了那儿是不是?”
  二六子点头道:“是啊!我是知道她去了那儿啊!”王小玩一把揪住他的前襟,怒叫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连你也想来耍我一下,是不是!”
  二六子颤声道:“呃呃!不,不是,我来不及说嘛!”王小玩用力甩开他喘了口气,道:“她去了那儿了?”二六子摸着自己的前胸,吁声道:“她本来在房里哭。”王小玩怒道:“废话!她到底去了那儿?”
  二六子一急便有点结结巴巴,又道:“后来贝贝公主来了,进入她房里,两人谈了一会儿,贝贝公主就将她带走啦!”
  王小玩急道:“哎哎哎!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出,她到底去了哪里嘛!”二六子瞪目道:“跟贝贝公主走,当然是到宫里去啦!天都暗了,她们还能去那儿?”
  王小玩怒道:“万一她们都出了事,那可怎么办?,又万一贝贝是使坏心眼,将她卖了,或者杀了,那可怎么办?”二六子惊出一身冷汗,心想万一有这种醋海情波的事发生,那王老大非烤了她不可,颤声道:
  “我看不会吧!她们两个好朋友似的,贝贝公在还搭着语砚的肩,似乎在安慰她呶!应该不会反目成仇吧!”王小玩一听,不禁一怔,心道:“贝贝是吃错了药吗?怎么变个人似的。”
  他知道贝贝是直肠子,好就一定好到底,不会做笑里藏刀的事,而且自己那么大的脾气下,她若真喜欢自己,就绝不会害语砚.一定是想通了,才如此做。
  偏脸上还是扳着道:“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你不知道吗?她们还时晴时多云偶阵雨呢!”二六子可真急坏了,结巴道:“那,那怎么办啊老大!”
  王小玩道:“明天,你给我入宫去找人,找不到的话,就不要回来见我!”二六子紧张兮兮道:“是,是,我一定会找到她,一定找到!”王小玩又打了个呵欠,摇手道:“好啦!去休息吧!你不累,我可累坏了。”
  忙了一整天一整夜,总算看到被窝,王小玩几乎是一着枕,即睡得翻不了身。偏生在梦里看见陈语砚跟了王修文跑了,两人开开心心的往前直跑,留他一人大呼大嚷,可怜兮兮的没人来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