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骰子混混太子》

第七章 海外奇遇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船在海上行了一日一夜,即到了未鱼岛,船家报告说要靠岸休息半天。陈语砚大喜,对王小玩道:“我家在这里呢!咱们去看看。”王小玩虽怕他触景伤情,也只好道:“好吧!
  我肚子饿死了,正好去打牙祭。”两人下船,步行十来分,即到达陈家,原来是简陋的瓦房。陈语砚推开大门,让王小玩进来,一边道:“这么久没回来怎么会有东西吃,我去隔壁借,你整理桌椅好不好?”王小玩笑道:“好啊!有什么不好?”便去整理桌椅。陈语砚就出门去了。等王小玩擦好桌椅,又相好地,陈语砚才提了个篮子回来,而且一脸迷惑地道:
  “小玩,好奇怪呢,又有另外一条船泊岸,我们这里一向只有小板舢,没有那么大的船靠岸,除非像你一样要去北海罗!”
  这样一说王小玩亦是一脸迷糊,不过当他看见菜篮里有鸡有肉,菜色丰富,立刻将此事势诸脑后,一连迭声,喊着先吃饱再说。两人遂忙着吃饭,中间陈语砚忍不住又道:“对那条船你要怎么办?”王小玩道:“待会儿咱们溜去看看他们是干什么的。”
  两人吃了个十足饱,撑着肚子休息了好一下,才往岸边去,回到船上时,见船家正和一个陌生人聊着天,一见到他,即道:“王公子,这是另一条船的老板,他过来请你呢!他的户主想请过去聊聊天呢!”王小玩笑道:“哎!老兄,你的船要往哪里走?”
  船家摇头道:“不知道呢!那位大爷包了我的船,只叫我照他的意思走,没说目标在哪里。”王小玩大笑道:“居然有这种事?”那位船家又哈腰道:“王公子,您过来我船上聊聊吧!”王小玩一反常态,摇头道:“不了,我赶时间呢!”那位船家脸上尽是失望之色,道:“幄!好,好那小的不打扰了,这就告辞。”这船家等那船家走了后,即道:“公子,要立刻开船吗?我还没吃饭呢!”王小玩道:“好,那你快吃吧!”
  陈语砚皱眉道:“小玩!天底下有那么奇怪的人,自然没有目的地。”王小玩沉吟道:
  “依我看,搞不好是故意跟咱们来的。”一语未歇,竟有人大笑道:“不错,小鬼果然聪明。”
  王小玩蛮不再乎地对陈语砚低声道:“没关系,这家伙十成十是来劫财的,咱们若打不过,把银子搬给他也就没事了。”他将声音压得很低,没想到外头那人耳力恁地好,完全听得一清二楚,又开口道:“小鬼,大爷不但知道你身带万金,还知道你脑袋里有稀世之宝。”此言一出不由得王小玩目瞪口呆,加上惊努交集,出声喝道:“他奶奶的,你是什么人?”
  那人大声道:“你不认识大爷,总知道我师父御风道长吧!”王小玩如遭雷击,全身一震,暗叫:“我的天,索命的来了。”拉着陈语砚即往后舱跑。那人狞笑道:“往哪里走!”已飞身人舱。
  王小玩一进入后舱,见船家正和三个汉子,手拿兵器,面挂冷笑等着他进来,登时不悟他们全是一伙的,想转身再跑,门口却已被两个人堵住。王小玩一打量这两个人,其一身材中等,留着一脸胡子,模样甚是纯朴;另一个身材高佻,俊目秀眉,皮肤白皙,留着短鬃,一看即知是个精明之辈。这人冷笑道:“这时候了,你还想逃到哪里?”
  王小玩略顿一顿,先声道:“是你们!”这两人他在开封的酒楼倒是见过一次,那时他们确是跟在程推亮和御风老道身后,没想到会是御风的徒弟。那高佻汉子沉声道:“小鬼,没想到我师父堂堂一代武学宗师,竟然命丧你手,真令人悲愤。”王小玩见事已至此,索性坐在椅上,撇嘴道:“他自己害死自己,怎能怪我?”那胡子汉喝道:“胡说,他怎会自己害死自己?”王小玩冷哼道:“他想一步登天,即没那个福份,只有一命呜呼了。”那高佻汉愤然道:“他老人家不日就可面朝圣上,却被你害得身败名裂,你还敢嘻皮笑脸。还不快将那半部历字的下落说出来!”王小玩仰面大笑,每当他遇到危急,想不出妙计时,即先来这一招。果然,高代汉唱道:“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王小玩笑道:“我笑你们笨嘛!御风老鬼的话怎能听,一部历书可以得天下,那人人可以做皇帝啦!”
  他这么一放炮,轰得在场话公人人变色,他不等人家回话,又继续说道:“我除了他,是救了你们呀!你们还对老子这么张牙舞爪,程太守要不是知道受骗了,怎会听我的话,去封查三清观?”高佻汉出声道:“这话怎讲?”王小玩见一语唬住众人,心下一边斟酌,一边道:“嘿嘿!以为我不知道啊!这御风老鬼一定说啦,等他将来做了皇帝,一定和你们同享清福,他死了后,一定将大位传给你啦!”手指那高佻汉子。
  那汉子连忙摇手道:“不,不,继承人当然是大师兄,不是我。”手指身旁的胡子汉。
  这胡子大师兄却一脸纳闷,大摇其头,并不说话。
  王小玩笑道:“好啦!总之他一定这样说过对不对?他还对程太守说,大事一成要给他做宰相呢!”高佻汉脸色又是一变,小道:“师父是说过,等他一掌大权,三清观就可扬威于天下,没想到竟然是要夺帝位.他没告诉我这件事,莫非跟大师兄和程太守说过,那么,他心里是把我当外人了。”
  胡子大师兄心中也嘀咕道:“师父好端端的修道人,竟会想做皇帝,这,这也太胆大妄为!”王小玩看出他们心中已大打皮鼓,又嘿嘿冷笑两声,道:“这御风老鬼的城府,岂是你们所能料到,他告诉你们这半部历书可以得富贵,就是诓你们的,你们这么大个子了,光用肚脐眼想,就知道这是绝无可能的事,天下哪有如此便宜的事,他只不过想叫你们心甘情愿去为他卖命,哼!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们还不知道?”
  这些话确实打中众人耍害,他们亲知师父是个极深沉的人.的确难以料中他的心中事。
  王小玩又道:“你们想想,若他真的命好,登上龙椅,你们还有得活吧?那个汉高祖刘帮一统天下后,第一件事,就是大杀功臣,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一来,他不想得来好处同人分享,可是又答应人家了,最简便的就宰了干净。二来,他争天下时,什么抢偷骗拐,卑鄙无耻的手段全使了出来,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最清楚就是身旁那些大功臣,你们想他怎么得稳呢?这些鬼事不使劲去遮,怎么做人嘛!只有除掉那些知道的人,这样可高枕无忧啊!以御风老鬼如此小气的脾性.老子保证,一定早就想对付你们的方法啦!”这席话说得合情合理不由得人不信。
  在场请人纷纷收起手中长剑,围拢过来。胡子大师兄道:“那你为什么还上北海,难道不是去找那半部旧书?”王小玩笑道:“不错,我正是去找那半部旧书。”高佻汉子面露疑色,道:“旧书既然没有用,你千里迢迢的找来于什么?”
  王小玩撇嘴道:“你以为我喜欢会啊?老子要不是答应了三个老怪,心想一诺千金万金的,早回长安花差去了,这么辛苦干什么?何况那旧书什么鸟样,也好奇的想见识见识啊!”
  胡子大师兄叹了口气,道:“那看来我们之间是一场误会,这就别过了。”说着一挥手,带着众人要离去。王小玩见那高佻汉兀自悻悻然,但不敢迟逆大师兄的命令,只好跟着出动,忙叫道:“哎!各位等等,还没请教呢!”那大师兄道:“在下姓吴,名叫海国。我二师弟姓张名叫东阁。其余四人是三清观地、水、风、火四剑。”王小玩和众人—一挥手见礼后,又道:“各位这一趟来,想必也想见识一下那旧书,何不同去一观究竟?”吴海国面露犹疑,张东阁已连声道:“好啊大师兄,我们何不去看看,三清观已毁,就剩我们六个人,我们也没地方去了,何不到北海去?”王小玩也道:“其实说起来,咱们也算同一师门,大家是师兄弟,何必分开呢,不如一起共闯事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若真论起辈份,王小玩其实矮上一辈,他却偏说大家是师兄弟来含混过去。吴海国见他相邀之意甚诚,更信了他先前所说的话,点一点头,道:“说的也是,我们算来也是同门,那今后以师兄弟相称。”王小玩赶快道:“众师兄好!”
  大家均还了一礼,叫他王师弟。吴海国笑道:“既然是师兄弟,我们也不能眼睁睁任你一个前去北海冒险,就陪你去一趟也无妨。”王小玩喜形于色,笑道:“好极了,那咱们这就启程吧!”土水风火四人即出舱去放了船家和舵手,叫他立即开船。
  张东阁见能去北海,高兴是高兴,心里却不免大为失望,心道:“看小师弟之样,想来他不会骗我们,埃!这样一场希望,不是又破灭了吧?”不禁连连摇头叹息。王小玩看在眼里,一到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会邀众人前往,一来,万一有危急,那就有好帮手!二来,他天生喜欢交朋友,知道这六人已无依靠,而自己身有巨款,是应该和他们有相同享,因为他们会如此落魄,也是自己害的。至于半部旧书是否真有威神之力,他则不放在心上,依他想有钱花,有钱输,人生己足,何必当皇帝。职是之故,就以十二万分的诚意,邀吴海国等人同往。
  船在海上驶了数日,越来越接近北海,气温也越来越低。幸好,王小玩早有准备,大家均有皮袄棉衣保暖。而且相处久了,大家亲厚之情日生,处得非常愉快。这一日,王小玩将地图摊在桌上,正和吴海国、张东闻研究走什么路线比较妥当,般家进到舱内,面色凝重,摇头道:“大爷,这船恐怕不能再进了。”
  吴海国奇道:“为什么呢?”船家回道:“看乌云这么一大片,又压得这么低,又开始飘雪,恐怕大风雪就要来了。”张东图怒道:“胡言乱语,现在是春天,夏天也快来了,怎会有大风雪!”船家急道:“北方的冰海气候同咱们陆上的大不相同啊!”
  张东阁不以为然,道:“你只管开船就是,其他不用管啦!”船家吃过苦头,怕他再发蛮脾气,只好愁眉苦脸的出舱去。
  吴海国道:“我们也出动看一看。”王小玩道:“假如顺利的话三天后就能到魔岛,希望别出事才好。”张东阁道:“哼!会出什么事,这船家怕遇见冰山,才想打退堂鼓,骗我们说会有大风雪,真他妈的。”三人一面说,一面已来到甲板上,见寒风大作,刺人肌骨,雪层果然压得很低,真是满眼风雪。不过,船倒还是稳稳的航行着,而且海面清阔,并无冰山出现,这令他们放心不少。王小玩转身下了甲板,绕到另一边的舱房,敲门道:“阿砚!”里头回道:“进来,门没上栓。”
  遂推门进,去掩好门后,见陈语砚穿着大棉祆,又缩在大棉被中,正看书打发时间。遂笑道:“你到真会享受,看什么鸟书?”
  陈语砚道:“没什么,看列女传,是我爹留给我的。”王小玩在百般无聊下,才道:
  “是不是故事啊!说来我听听。”
  这些天他已听了陈语砚不少历史故事,两个小孩就这样,倒是又打发时间,又有些情趣。船又在海上航行了一日一夜,众人正庆幸又接近目的地一段距离,突然船家踉踉跄跄冲进来,失声道:“大浪,大浪,我的老爷大浪!”吴海国冲到甲板当头就被浪兜了一身湿。
  众人一到甲板上,无不大惊失色,只见四周浪头,犹如翻滚的沸水,不断翻腾涌跃。
  海水一股股冲上大船,人人被淋得浑身湿透,还得每三、四分钟,被冲身一次,无不冷得牙关直颤。吴海国喝道:“抓稳舵!香油手!”他内力充沛,一声喝出,人人听得清清楚楚,但这时由于风浪太大,船身虽大,却怎么也不能逆风而行,只得任浪来乱推千拍万打,失去了原有的航线。众人正努力稳住船身,不让它被风浪打翻,不料,船象却一声惨呼,竟仰面晕倒、大家睁眼一看,只惊得脸色煞白,只见一块如山的冰岩,以飞快的速度,正朝船身撞来。这一巨变,令得人人傻眼,只怔在原地,绝望地看着那冲来的冰岩。眨眼间,那冰岩已到眼前,大船受力一撞整个船一转,船侧登时撞上那冰岩,船身龙骨支架像根火柴杆似的,喀嚓应声而断。
  整条船被弹向一片凄黑的冽风冰雨里,已完全失去视线。吴海国冲上去掌舵,希望稳住已倾斜的大船,口里不断指挥众人镇定应变。船又漂良久,突遇奇寒,加冲上来的浪头,才到半空,已结成冰块,打得人人鲜血淋沥,若不包上手套,简直拿不住舵桨。吴海国领着张东阁和地水风火,六个人仗着深厚的内力,抵抗奇寒,拉绳的拉绳,把舵的把舵。
  最可怜的是船家和那些水手,一个个耐不住寒冻,均倒了下来。
  王小玩本想上来帮忙,却被吴海国喝回船舱,只好和陈语砚在舱里,翻来倒去,也是苦不堪言。如此和风浪奇寒搏斗良久。
  吴海国知道自己的内力已快耗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正感到绝望时,奇迹突现,那如山的风浪,嘎然间,竟自己停止了。过了一会儿,船不再摇,海面风平浪静,天边也一弯新月。
  张东阁吁气道:“他,他奶奶的,竟刮了我一整天。”吴海国松开舵,去检查那些倒下的水手,发现八个人中有三个冻死,其余也奄奄一息,而船家竟然因头部撞上桅杆,给活生生撞得脑袋开花而死。这时,王小玩打开舱门冲了出来,头昏眼花的差点站不住脚,身后跟着更是严重的陈语砚。吴海国道:“你们没事吧!快拿干衣服来给这五人换上,否则他们也活不了!”王小玩本想过去看那主人,猛瞥见船家悲惨死状,怕陈语砚受不了,忙道:“阿砚,你去拿衣服!”一把将她推进舱。吴海国知他心意,遂走过去将船家和三个水手的死尸扔到海里。王小玩向海水拜了几拜,祝祷道:“船老板,三个好兄弟,你们好好去吧!我平安回烟台后,一定好好安顿你的家人,不会让他们受冻挨饿,你们千万别记恨我,这是天灾,只有运气好才躲得过,你们运气不好,只好认命,也别怪人了。”如此一场简单葬礼,即便结束。
  陈语砚抱上一堆干衣服,众人换过后,地水风火四人又替那五个水手换上,并帮他们推拿良久,等他们活过一口气,才将他们扶人船舱,包在棉被里。吴海国微笑道:“幸好舱里的东西,没有全湿掉,否则也冷死了。”王小玩得意笑道:“我可拼了命在保护它们,再全湿透,那我不姓王,我改性水。”
  吴海国呵呵一笑,道:“趁现在没事,我和几个师兄要赶快调息内力,你照看一下,有什么情况再通知我们一声。”王小玩拍胸脯道:“你们去休息!包在我身上。”等大家都入舱休息,王小玩即拉着陈语砚爬到船室上,两人见偌大一条船,竟倾斜着运行,均感有趣。
  挥身忘了方才惊心动魄的经历,真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拿着危险当游戏。陈语砚道:“真亏你请吴师兄他们一起来,否则,只怕这会,我们已经葬身鱼腹。”
  玉小玩笑道:“这叫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语砚笑道:“就你会这么自吹法螺。”王小玩道:“自己不赶快吹上一吹,谁还有空帮你吹啊!”两人一边谈天说笑。一边看着面前的海水,只注意有没有冰山来挡路。也不知谈了多久,陈语砚不经意地瞧了下面甲板一眼陡地失声道:“水,冒水了。”
  王小玩赶忙查看,大声道:“糟,糟透了,船要沉了。”一边已飞身冲向船抢,人未进去,已嚷道:“船底破了,会沉船的,你娘哩,这可大大不得了。”吴海国六个人闻声,均跑出船舱。
  张东阁急道:“那只有坐小船了。”吴海国点点头,道:“去搬下小船。”土永风火应命而去,一会儿回道:“有两艘船,一大一小。”吴海国道:“我们坐大的,将小的留给那五个水手。”等那五个水手跑出船舱,小船已放到海上。
  王小玩揣着所有家当,牵着陈语砚随张东阁先跳下小船。吴海国授那五个水手上了小船,才跳下来,两船之间用一条大绳拉住。大家用力划行,希望能找到陆地登陆。过不多时,天色渐亮,但气温却不停地下降,船又进前划行了良久。
  蓦然间,张东阁惊恐叫道:“海水,海水变了!”原来海面凝成薄冰。吴海国极目四望,只见一片海水,毫无可以靠船的地方,望了良久,忍不住叹了口气道:“那就算不翻船,不冻死会饿死。”张东周一脸绝望,大是后悔自己想来此地,不禁滴下两行泪。渐渐的,船四周的海水越结越厚,终于牢牢的将船冻死,再也动不了。众人只有面面相觑,坐困愁城。
  陈语砚哭道:“小玩,我们怎么办?”王小玩扶着她,苦笑道:“只有祈求上天了。”
  说着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也不他说什么!吴海国拿起佩剑,运劲往船侧的坚冰敲下,立时敲出一小洞。然后抽出长剑,对着小洞凝神注视,等了老长一段时间,才见他握剑一刺,居然插上一尾大鳕鱼,众人齐声喝采!¥吴海国将鱼丢给后面五个不会武的水手,然后示意张东阁照着他如此做。吃的问题勉强将就着解决了,但总不能直坐着等冰溶解,这样还是可能会冻死。王小玩异想天开,大声道:“等冰结厚了,咱们就可以在上面走啦!”张东阁道:“不过船得拉着才行。”吴海国亦觉此计可行,随点了点头。
  大家起先盼望别结冰,这会儿却巴不得冰块结厚点。如此等了三天,吴海国试出冰块已厚得可以踩在上面,正计划往那边走妥当!忽听远处传来轰轰之声,犹如雷鸣,亦如兵戈之声。
  四处找寻良久,才看到西面的海平面上,好像有一排被雪盖着的大山,块块高耸人云,正是恐怖的大冰山,一路撞开冰层向他们冲了过来。大家怔怔坐在船上,眼巴巴的望着那群冰山,听着雷击似的巨响,渐渐逼近,却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突然之间,一声巨响,围困小船四周的冰层,在巨大的压力下,全部粉碎。整条船像个皮球似的冲上半空,又呼的落回海中的碎冰中,幸好载重均衡,并没翻船,但两船间的绕绳,却给利冰割断了。
  接着,四面八方,都有厚块。被举至天空,然后抛下,发出可怕的撞击声。两条小部像两载烂本头,在白色的冰块中绝望地颠簸漂浮。眨眼间浪头已把他们掷人冰山中,四面均是死亡的陷井。
  吴海国叫道:“一靠近冰块就用剑力弹开船。”他这活才喊完,在一声雷响中,后面那条裁水手的小船,已被两块冰山挟住。不消一分钟,连人带船均给碾成碎渣。
  陈语砚惨叫一声,竟晕了过去,王小玩忙抱住她,怕她翻出船去。吴海国连着五个师弟,运起雄厚的内力,连弹了自己的船十余次,躲避冰山。王小再则闭目祷告,所有的大罗神仙,都给他请遍了。终于,蒙菩萨保佑,在他们的船身刮过一块冰山后。
  总算出到海面,脱离那白色地狱。众人松了口气之间,王小玩忽然叫道:“那,那是不是陆地?”手往北方一指,只见面前一片黑色的土杂着白色的雪。吴海国人声道:“不借,正是陆地!”
  大家欢欣鼓舞,将船靠岸。张东阁四处遥望,倒抽一口气,道:“这种地方不可能有人。”吴海国沉吟道:“我们捕些鱼,然后往里面进去看看。”王小玩往一堆软土上倒下,道:“先休息休息!”大家学着他觅地躺下,不久均沉沉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小玩忽觉身边沿滑腻腻,将眼微睁一线,眼前一片灰黑,一惊掀开大眼,还是一片灰黑。不由得身子后仰,看清是个庞然大物,它正睡在他身旁,身子有两个人粗,鱼尾两掌,嘴尖上长有胡须。王小玩长这么大,那见过海豹,立即“我的妈啊”大叫嚷,不但惊起人,连这双误入人群的海豹也跳了起来,迅速的往海中溜。吴海国喝道:“截住他们,身子已挡住海豹去路。和张东阁同时挥剑,斩了海豹的首尾。陈语砚还没闹清楚怎么回事,那只海豹已一命呜呼,砚也来不及尖叫,王小玩安慰道:“你娘哩,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不得已,只好杀死它罗!”吴海国笑道:“想不到这畜生大是大,却不凶狠。”王小玩拉着陈语砚道:“走,我们别看了,到那边走走。”他怕陈语砚看到解剖这庞然大物后,待会儿没胃口吃。众人吃饱后,将剩下的肉切块洗净,包裹挂在身上,即踏上茫茫前程。这时,张目四望均是白茫茫雾朦朦,一阵风刮来,便扬起一股白雪沙,就像大漠的狂风沙,只是两种沙是不同构造而已。
  大家毫无目标,只有费力的往前走。忽高忽低,又平又陡的路。
  在强风狂沙下,任凭吴海国等人身负绝艺,也是走得辛苦异常,何况王小玩和陈语砚两人,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像块破步一样,被吹卷上空。
  还好吴、张两人各用绳子拉住一个,才没出事。走着走着,却来到一个高崖上,前面还是白茫茫,但却被高崖挡住去路。
  吴海国见狂风加剧,若不到崖下躲风,只怕就会冻死,只好皱眉道:“我们一定要想办法下去。”张东阁左右找了半晌,只发现一个小山沟,井无下崖的路。吴海国见坚冰滑脱晶莹,咬唇说道:“这么要用轻功,只怕也会摔死。”地水齐声道:“凿台阶下去吧。”说着便动手敲出一个阶台,又继续往下凿。
  王小玩和陈语砚紧靠一处,尚且冷得直哆嗦,忍不住大声道:“等敲到下头,我们已全成了冰条杆了。”张东阁心有同感。
  急道:“是啊!那怎么办?”王小玩灵机一动叫道:“我们滑下,那就快得无人可比。”吴海国拍手道:“好主意,我们将身上的绳子盘成一圈,坐在上面,然后列成地排,前面的人抱住后头人的双脚,要挟紧,免得滑松飞出?”
  等准备妥当后,王小玩见陈语砚站在自己身后,忍不住撇嘴道:“等会老子的尊头,给你用脚一挟,以后若讨了你做老婆,那准给你管得死死的。”陈语砚白了他一眼,嘟哝道:
  “你还有人管得住,那可奇了。”王小玩嘻笑道:“那可不一定。”
  陈语砚脸一红,低声道:“谁要给你做老婆了。”王小玩只自个儿笑不停,转头等吴海国下令滑行,心中觉得这冒险真有趣极了。吴海国等众人坐稳挟紧,然后由他用脚一蹬,已领着一列人冲入山沟中。王小玩闭紧眼睛感到自己被射人无边无际的空扩中,他将眼睛睁开一线,发现前面的师兄一头乱发,根根笔直竖起!突然之间,他感到浑身畅快,血液奔腾,这游戏实在又刺又激又好玩,忍不住他使大笑大叫。
  这情绪很快便传染给大家,人人跟着他又叫又笑,不亦乐乎!渐渐的,冲速缓了下来,大家己接近山脚,最后停在一堆雪丘前。大家站起来,嘻嘻哈哈的拉手抱腰。王小玩玩兴未减,依然又叫又跳,往前跳了十来步,忽地“哎哟’一声,扑倒在地,十足是乐极生悲。众人一惊之余,更是笑不可仰。
  王小玩气呼呼站起来,伸脚一踢,骂道:“他奶奶的,死石头竟敢绊倒你王大爷。”那雪块被他踢飞,落下地后,四散裂碎,露出乌漆漆一个物件。吴海国一怔,拣起那东西,失声道:“是刀柄!”张东阁激动的叫道:“那证明有人来过这里,也可能有人住这里!”吴海国点点头,顿生信心道:“走,我们去找找。”大家又踏上前路,才走了十来分钟,忽见左侧乌压压的来了一大群人和大群捞要的狗,众人欢呼大作,忙迎将上去。
  双方才一接头,吴海国朗声道:“我们是中土来的,迷了路途,正好向各位求救。”哪知这群人对他们瞪了半天大眼,突然哇啦大叫,数十只狗齐齐扑上,凶猛无比。张东阁挥手击毙两只咬他衣襟的灰狗,急叫:“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话。”
  吴海国一边击狗,一边叫道:“现在怎么办?”地水风火将王小玩两人围住,挥掌逼退近前的凶狗,也是一筹莫展。
  王小玩见那群人,身材虽与中土人相似,但像貌甚是不同下肢较长,接近猿脸,个个皮裘包身,手持白色薄片,近似刀剑,还有人背着弓箭,更有奇者,他们还带着老幼妇孺,正在一旁紧张的观战,即高叫道:“抓个人质,他们就不敢动,这群当地士人分明没水准,听不懂有水准的话。”张东田喜道:“好主意!”纵身一跃身加鹰鸟,飞入那群妇孺中,眨眼就抓住一个小孩,倒翻飞出。那群上人也见他露出这手轻功,人人变色,叽哩哇啦一阵,召回他们剩下的狗,用绳子套上,大伙儿往几辆雪车一跳,齐声呼哨,那狗即拉着雪车,冲向原路。
  吴海国大叫等一下,腾身奔出,拉下两人,伸指点了他们的穴道。张东阁也点了那小孩的穴道,交给王小玩,道:“你看住他们,我们去追人。”即和吴海国领四个弟去追人。
  王小玩见那土小孩,正张大嘴要呼哭,却被点住,怕他吞了一肚寒风,冷死得更快,便将他的嘴合拢起来,将他抱到那两个点倒的人身边。然后对陈语砚道:“这下可好了,有了人质,他们更会听我们的。”陈语砚皱眉道:“那他们为什么又跑了?”王小玩怔了一怔,心生担忧,沉吟道:“搞不好他们不吃这一套,那可伤脑筋,得拉拉关系才行。”
  随走到那三个土著面前,对他们笑一笑,那个小孩居然也眨了眨眼睛。王小玩偏头想了一下,道:“张师兄好像点了个神阙穴!”倒伏下身帮那小孩按摩解穴,揉了十来下,那小孩便跳起身,已可活动,瞧他一肚惊喜,对王小玩叽咕半天。
  那两个大人见王小玩有此“神通”,便也蠢动起来,小孩拉拉王小玩,又指指那两个大人。王小玩点点头,思索他们可能被点中的穴道,然后替他们按摩解穴。半晌后,那两个土著已可活动,只笑得嘴合不拢,据对王小玩伸大拇指。王小玩为了拉关系,忙将背在身的海豹肉,拿出来与他们分享。
  不意这些土著欢喜异常,显然甚是喜好这海豹肉,大家吃的乐陶陶言语不通已不成为障碍了,王小玩摇头笑道:“早知道他们喜欢吃这肉,刚才拿出来,只要一丢。就万事如意。”陈语砚道:“只要有早知道三个字,哪有后悔莫迟耶!”
  五个人比手划脚,也往张东图他们追人的地方向前去。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来到圆型的雪堡前。三小玩大是奇异,绕着这回丘瞧了半天,笑道:“哇操!这玩意儿是什么东西?”
  一语才落,那土著已用身上的白色薄片,在圆匠上切下一大块冰,并钻了进去,另一个土著比着手势,要王小玩三人也钻进,然后自己才进来,井且将切下来的冰块,将洞口掩好。王小玩见里头空空荡荡,白亮刺眼,四面全是雪,忍不住道:“你娘哩一钻在冰窑里,不就会变成冻肉。”说着打哆噱。陈语砚却奇道:“小玩,里头好温暖,不冷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王小玩登时觉得不冷了,抠嘴笑;果然不冷,真他妈奇怪之至,老子算开了眼界,躲在雪洞里居然不会冻死,那土著两人比了一会儿,自去倒地休息。陈语砚拉着王小玩,低声道:“万一吴师兄他们回来,不知道我们躲这里怎么办?”王小玩拍拍脑袋,大伤心神绕了两圈,拍手笑道:“有啦!咱们绑条破布在洞门,他们会认出是我们的东西,自然会查,就可以找到我们啦!”两个随用绳子绑了块布,塞在洞口上方,又醒目又不会被雪掩住。
  但是睡饱了一顿觉,吴海国等人还是没有回来。王小玩两人随着土著钻出雪堡,见风雪已停,心情大好,心想跟着走,一定可以找到六个师兄。五人走了良久,两个大土著,突然朝一个小雪相蹑手蹑脚走近。王小玩两人见状,虽一肚迷糊,却也不敢出声,只睁大眼瞧。
  一个较瘦的土著,往小洞嗅了一嗅,即伸进手去,似乎在捞什么东西。捞了一分钟,陡地一抽,手上居然多一只白色狐狸,兀自不解王冬眠的自己,怎会落人对头手中,等土著拿绳绑它,它才开始顿悟处境危险,浑身扭动挣扎,却巳迟了大半刻。王小玩佩服的叫道:“你娘哩,就这样一只孤克就逮着,真他妈全天下的的猎人,哪个看见,哪个就会去跳水。”陈语砚奇道:“为什么?”王小玩笑道:“自叹不如啊!你看咱们抓狐狸时是又挖陷并,又箭又镖,又刀又枪,恐怕还抓不着呢!人家用手就挥一下比摸奖还快。”,陈语砚呵呵一笑,走过去抚摸那狐狸,甚是怜惜,那土著见她喜欢,咧嘴一笑,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就在这时,前面有一队人出现。王小玩以为是吴海国,欢叫一声,冲到跟前才发现也是土著,就是昨开被追的那群人,他们看到两个同伴和小孩,全部安全无恙,满脸笑意,那两个士着同他们叽哩吐嗜关天,只见o们也纷纷向王小玩点头而笑,王小玩急道:
  “我那些同伴呢了”那些土著却听不懂,双方比了半天,也不得要领。
  王小玩苦着脸,心道:“你娘哩,瞧他们没事似的,难道吴师兄他们反而被他们摆平了。这不是成了人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吧?我的天老爷,追狗的反而被狗吃,这我可怎么办?”
  他正着急,那群土著又朝他比了半天,似乎请他同行、王小玩心想跟着他们,也许能找到人,欣然同往。两人随着土著转过一片山陵,眼前居然是汪洋大群,王小玩咋了咋舌头,笑道:“原来咱们绕了半天路,居然还是在海边。”陈语砚伸手一指,道:“他们住这儿呢!”王小玩见离岸不远,搭了一排矮小的茅篷,忍不住笑道:“土人住矮房,你娘哩,他们长得也不缩水,怎么不怕敲破房子。”陈语砚笑道:“是敲破脑袋,怎会敲破房于?”王小玩眨眼道:“我看那房子不比豆腐紧固多少,一搓就倒,应该不成问题。”陈语砚听他说反话,又一脸正经巴啦,忍不住捧腹大笑。两人正说笑问,一个被他解过穴的土著,走过来对他们比手划脚一番,指示最旁边的小茅篷已成为两人暂时居处。王小玩虽不懂他们的语言,但凭他聪慧的直觉。已单看出这人正是那群土人的首脑。
  和陈语砚将他取名“毛酋长”,因为他身上穿的毛成衣是所有土著中最好最暖的。当时吴海国一把抓住他,就是看中他穿得最好。
  想来当人质的价值最高,看是没着走眼,但没想到其余的土著会因此逃之夭夭,弄得他们六人这会儿失了踪。“你娘哩,老于非找出他们不可。”
  王小玩心下如此发誓。
  这毛酋长正想带主小玩去看他们的“新居”,忽然有几个土著指着海面大叫,毛酋长一见也是欢欣鼓舞,王小玩两人却看得目瞪口呆。
  原来,这时海面上金光闪闪,万头攒动,此起彼落的游来一大群海豹,数目之多,蔚为壮观。他们快快乐乐游往附近海岸上去。毛酋长和他的手下,立即忙碌起来,又拿绳又带刀,去追捕那群海豹。
  王小玩兴味盎然,拍手道:“他奶奶的,他们要去捉那庞然大物,咱去看看。”也不等陈语砚答应,拉着她就跑。两人学着毛酋长等人趴在地,睁眼观看那群海豹靠岸,纷纷用两个大掌撑地走动,它们上岸,即在岸边,躺在地上伸展硕大的身躯,不到几分钟,全睡得俏无声息。王小玩道:“原来这些笨畜生一定游上岸,才能睡大觉,那还不被人捉来的。”
  “既然会游水,怎么不在海里睡,这样不就不会被人吃了,不对,不对,鱼也在海里睡,还不是照样被捉来吃,看来这是他妈天注定的。”
  他正胡思乱想间,毛酋长等己开始行动.众土著手拿绳索、刀趴在地上爬行前进,大家小心翼翼不出声响,慢慢接近熟睡得海豹。王小玩全身的神经线,不由得紧张地绷紧。全神贯注地看土著怎么用一根绳子抓那大畜生。终于,那毛酋长缓缓站起身,手掌一挥,纵身扑向海豹,有三个土著跟他行动一致。工
  王小玩看也没看清楚,已有四只海豹已被绳子套住。顷刻之间,整个海滩人和豹乱成一团,没被套住的海豹以飞箭的速度又窜回海中。被套住的正用力挣扎,想逃回海里。王小玩高叫道:“他奶奶的,这些庞然大物什么地方给套住了,哎哟!有力!”不是赞人,而是称赞海豹,因为有两只已赢得拨河赛,挂着绳子逃回海中。
  土著们人声大躁,合力来拉两只未能逃脱的,双方展开一场拉距战。那海豹虽温驯却力大非常,五、六个人合力拉它一只,竟也非常吃力,有好几次差点连人一起给它拖入海里。
  那些逃出魔掌的海豹,却在水中,不忍离去,显然正给同伴加油,要是他们有手,只拍会上来助一臂之力。
  陈语砚见他们如此有情,忍不住热泪盈眶。王小玩叹了口气.安慰道:“没办法,他们住在寒冷的地上,一根草也长不出不吃这些吃什么?总不能为了一只畜生,饿死这么多人吧!”
  陈语砚虽于心不忍,却也同意王小玩的话,转过身不愿再看。王小玩笑道:“你去那边会,我等会找你。”待她离去后,又低声道:“女人家就是眼泪伤脑筋。”又过了好半晌,两只海豹终于精疲力尽,被奄奄一息的拖上岸,毛尊长拿出身上的白薄刃,切豆腐似的划开厚度,手法熟练的解剖割肉,众人围着就吃将起来。
  王小玩见他们吃的津津有味,却倒尽胃口,赶紧溜到陈语砚身边,同她先回茅蓬,去心里又纳闷道:“你娘哩,那毛酋手里白刃是什做的,那黎巴么犀利,跟老子的宝刀不相上下,一定要借来瞧瞧。”就这样两人同土著相处了三天,王小玩尽量学习他们的语言,希望能问出吴海国等人的去处,却天天大失所望。
  毛酋长待他俩甚好,凡有所猎,一定送他们吃,并且不时用奇怪的眼神,看陈语砚用食物喂那只先前捉来的狐狸。而两人将它送还,他却又摇手不要,只是一脸迷惑的走开。王小玩猜了半天,终于顿悟,大笑道:“他妈的,他已经将这狐狸送给咱们了,自然不耍,但他却又奇怪咱们不宰来吃,偏又喂它吃,当然一副大惑不解的鸟表情。”说着两人大笑不止。
  这一天,毛酋长来找王小玩,一脸兴奋,极力比着手势。要他们跟他走。
  王小玩遂牵着陈语砚,跟着他走到水边,见到奇怪的小木船,船身瘦窄,两头尖状,而且整条船是密封的.只在正中挖了一个圆洞,活象一整株树干将里头刨空又两端削尖。王小玩了半天,不禁道:“这种船怎么坐,顶多那圆洞塞个人。”正好有个高大的年轻土著,从圆洞钻出头,朝他咧嘴笑了笑。小玩只张大嘴,瞠目楞瞪。陈语砚皱眉道:“我不要钻在里头。”小玩道:“那你回去等我,老子倒要瞧瞧毛酋长要变什么把戏。”
  陈语砚点头道:“好,你可要小心点。”王小玩嗯了一声,待她离去。毛酋长指着圆洞,要王小玩进去,他即依言钻入,和前头的年轻土著,分别卷缩在小船两端,他人小体积小,只坐下腿便容得下身,那士着却须整个缩卷,但似乎也不辛苦,想是习惯了。接着,毛酋长也跨了进来,却将上身露在洞外,以桨推船前进。
  这种船虽奇型怪状,但因身小体轻又尖头尖尾。却能在海浪中安全划行,而且行动甚速。王小玩人在船中也可感觉出这优点,暗暗生喜,心道:“他妈的,老子回长安有希望罗!”划出了半个时辰,王小玩正处撇气,忽感到船靠岸的碰撞声响着,毛酋长起身出洞,那土著也跟着出去。王小玩将头伸出洞时,忍不住吁了口气,叹道:“奶奶的,老子上了天啦!”
  这时他们的船穿入一片浮冰中,冰块白如云,飘在水上有大有小,有龙有虎,各种形状都有,宛如天上的云,船游其中直如腾云驾雾,邀游青天白云间。王小玩极目观赏感到心旷神怡,赏心悦目,对陈语砚不愿屈缩船内,而失去看赏美景之举感到惋惜。
  正自计划离开这里时,定要带她来开开眼界,那毛酋长已跳过两片大浮冰,趴在水边观看。
  王小玩见他一手拿着细绳,还不停上下去抖动,另一手则拿着冰块靠在山面上,不禁狐疑满腹,正想靠过去看,那年轻土著却示意他别走动。王小玩一脸不悦,心道:“老子操你奶奶,难不成这样就能钓到鱼,真骗死人不偿命。’话还没骂完,那毛酋长手一缩,绳端居然就是一条黑背白肚的大鳕鱼,不由得他又目瞪口呆。
  这下他不得不衷心佩服这些土著了,这些人简直是天生的猎人钓手,他们的本领只怕没人及得上。王小玩心道:“你娘哩,吴兄捉得到鱼,还是凭练了十年的快剑,这些毛人只用一条绳于,连饵都不用,就抖出一条鱼,这跟谁说谁也不信,除了老子这种亲眼见的。’边想问,已跳到毛酋长身旁,欣赏钓鱼妙法,瞧了半天,鱼已钓上十来民,技窍却还是莫宰羊。
  这些天他种这些土著相处!对他们这些好本领,见识过不少。譬如他们会察知那里的雪地下有动物藏身,再来他们捕猎动物.只用一条绳子一双手,就可轻松猎到,就是这钩鱼方法也是这般。王小玩每见一种,即衷心已佩服,但苦于言语不通,不能探知秘诀们在,只有空自羡慕。
  那毛酋长钓了二、三十条鱼,即收手准备回家,他将一大半的鱼放到船内,一些特大号自平放在船面上,王小玩见那年轻土著钻进船内,和一堆鱼缩在一起,即比手表示不愿进去。毛酋长会意,便将所有的鱼放人船内,叫王小玩平趴在船面上,然后才划船走。
  王小玩人在船面上,更可欣赏美景,享受一下浮游青天的想乐。船走到半途,王小玩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岛,遂指着那儿大嚷。毛酋长满脸紧张,头摇得浪鼓似的,并作出吓人的形状。
  王小玩比出那里有怪兽状,他却摇摇头否认,并指着自己和王小玩,又比出长头发和长胡须的手势,并指指学地。王小玩恍然大悟,高叫道:“你说上面有个白发人?”毛酋长不知所云,只瞠目楞瞪,并示意他别乱动,否则会翻船。王小玩回到茅蓬,和陈语砚边吃鱼边谈这件事。陈语砚兴奋地道:“小玩,那里会不会就是天魔岛?”王小玩也是满脸兴奋,搓手道:“是啊!你这么想要真是这样,那真是瞎猫撞着死老鼠。”
  隔天,王小玩对毛酋长表示,对学习划怪船感兴趣,毛酋长看懂他的手势,即高兴的带他来到水边,亲自教他如何平衡船身,如何划动两桨。
  王小玩一向没触过这些水中工夫,初时尚不熟悉,差点翻船数次,幸好毛酋长一直在旁帮忙。否则他全身上湿透,在冰天雪地下又生不了火,准是冻成冰条杆。
  那毛酋长生性沉着,做事稳当,凡事一定认真周到,又有耐性他既答应教王小玩划船,就一定教道功德圆满,才会休息一下,王小玩一来感激他的热心,二来学会这功夫对自己有无上利益,遂也用心演习,第一天已学会六、七成。第二日已可自行划船,不出差错。
  -------------
  幻剑书盟 扫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