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奇侠杨小邪续》

17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白水镇,位于潼关以北约八十里。
  镇外近郊一大片芦苇高过人头,荒芜不堪。
  傍晚时分。
  小邪已来到此处,正信步走在草原中,欣赏这一片白茫茫的藘苇花。
  微风轻吹,白花摇曳,银波起伏连绵不断,汐阳西垂幻起彩霞满天,使人见之则心旷神怡,舒适坦然。
  小邪可看不懂这天赐美景,哼着小调,不时传出杀鸡似的叫声,有点煞风情,也许他欣赏美景时,都要来这么两下子吧﹗
  阿三、阿四更绝了,他们俩正在比赛砍蔖苇,一路杀到底,那种卖劲表情,就像想求功名的武者在皇帝面前耍刀枪,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真是我见犹叹弗如。
  小丁虽有心情,可惜无人与共,只好孤芳自赏,陶醉在美景之中。
  倏地
  “哇--小邪快来呀﹗死了人哪﹗这裹死了好多人﹗快来﹗快来﹗”
  阿四一阵大叫,他砍芦苇,砍到死人堆了。
  小邪大惊,立即腾身电射阿四。一到地头,阿四已拉着他往前走去,不到三丈,前面已躺着一大片死人,有老有少,但都是练家子,个个身体强壮,虎臂熊腰。
  阿三赶过来一看,叫道:“这是”飞龙堡“的人,你们看尸体左胸绣有一只龙头。”
  小邪点头逜:“不错,但他们怎么会躺在这裹,好象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小丁也走过来,她道:“也许是敌人杀了他们,再将尸体运到这裹来。”
  小邪怀疑道:“可是这裹最少有两百具尸首,他们搬动的话,一定会惊动别人的。”
  小丁道:“这么说他们是被引到这裹才被杀掉的?”
  小邪道:“有这个可能,小丁你帮忙检查他们是怎么死的。”
  小丁立即走上前去翻着尸体,一一检查,但过了许久她摇头道:“我看不出来。”
  她有点失望。
  小邪奇道:“不可能﹗我看看。”他也欺身下去,看了老半天才道:“身上一点伤也没右,也不像中毒,倒有点像死在”黑血神针“之下。”
  小丁道:“看来只有”黑面神针“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将这些人杀掉。”
  小邪道:“为什么”黑面神针“会找到”飞龙堡“头上?奇怪……”他满头雾水。
  阿三道:“小邪帮主你不是说过拿走神针的是黑巾杀手的叛徒吗?他也是杀手,当然可以随便杀人了。”
  小邪道:“话是不错,可是这些人对付一个江振武,已经有点力不从心而躲躲藏藏,他们又何必再找麻烦,难道他们想拿下”飞龙堡“?”
  小丁道:“我也不清楚,你自已想吧﹗”
  小邪坐下来沉思许久,他道:“以前我们在开封灵感塔前和”神武门“打斗,不久这些杀手也出现过,但后来韦亦玄出现,那十名杀手立即想撤退,最后他们还死了一名,他们临走前还砍下那名杀手的头,当时韦亦玄也相当吃惊。如此看来,韦亦玄可能认识那些杀手,只是没看到真面目罢了。”
  阿三道:“杀手为何要砍下同伴的人头?”
  小邪道:“这可能是怕韦亦玄从尸体中认出他们来历。”
  小下道:“这么说来,韦亦玄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了?”
  小邪道:“不错,在正常情形下,韦亦玄应该知道他们来历,可惜他没办法看到杀手的真面目,所以他当时感到吃惊。”
  阿四问道:“他为什么要吃惊?”
  小邪道:“因为敌人有意隐瞒他,那表示敌人就在韦亦玄四周,很可能就是他的手下,也就是内奸,你说韦亦玄能不吃惊?”
  阿四点头道:“很有道理,但这些事和现在又扯上什么关系?”
  小邪道:“如果那些黑市杀手真是”飞龙堡“内奸,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小丁道:“你是说黑巾杀手自已本身就是”飞龙堡“的人,他们将自己人引到这里来,再将他们杀死。”
  小邪道:“有此可能,你们看这些人连反抗的迹像都没有,那表示引他们来的人,不是他们上司就是他们很相信的人。”
  小丁道:“如此说来,我们还得走一趟”飞龙堡“将叛徒捉出来?”
  小邪道:“我想不必,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小丁奇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一种?”
  小邪道:“以前韦亦玄和黑巾使者会经是朋友,而且是很要好的朋友,他曾经叫黑巾杀手追杀我,可见那时候他们真的很要好,这么一来韦亦玄当然也会对于黑巾杀手杀黑巾杀手的事情感到大惑不解,见到黑巾杀手砍下自已兄弟头颅时,难怪他会吃惊,也就是说黑巾杀手怕韦亦玄识破他们来历,而将这些告诉黑巾使者,这两种推断迥然不同,但却很合理。”
  *小丁道:“如果是这样,他们杀”飞龙堡“的人就没道理了。”
  小邪道:“可能是他们得到了”黑血神针“,再也不必躲躲藏藏,干脆来个通杀,不但是韦亦玄,连江振武也杀。”
  阿三道:“可是这些人怎么解释?”他指着地上尸体。
  小邪道:“这有很多解释,例如黑市杀手本身就是”飞龙堡“的人,这种事就容易办了,再困难一点,他们可以易容或者欺骗等,反正只要有计划的谋杀是令人防不胜防。”
  阿三苦笑道:“我也迷糊啦﹗你作个结论,这样比较好记。”
  小邪点头道:“第一,这些人可能死于”黑血神针“。第二,”黑面神针“是在另一批杀手手中。第三,黑巾杀手可能是”飞龙堡“的人,也可能是易容乔装。第四,杀人原因不明。有这四点就差不多了。”
  阿三笑道:“我马上就记起来啦,呵呵﹗小邪帮主我们插不插手?”
  小邪道:“原则上我们不插手,但我们必须找到这九名黑巾杀手,将”黑面神针“拿回来,我们……”突然小邪苦笑道:“我们有戏唱了。”
  小丁奇道:“我们唱什么戏?”
  小邪笑道:“乌龟背黑锅。”
  阿三小声道:“怎么?”飞龙堡“的人来了?”
  小邪点头道:“不错,还不在少数。”
  小丁嗔道:“怕什么?我们又不是真的凶手,他们要是乱来,我可不客气。”
  小邪苦笑道:“更惨的还在后头。”
  阿三吃惊道:“还有更惨的?”
  小邪点头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黑巾杀手要将这些人引诱到藘荁丛里面。”
  阿三问道:“不是这里比较偏僻不易被发现?”
  小邪道:“如果不想被人发现,埋了就是,他们是要用火攻,用火烧死第二批人马,我们也被困在其中,没想到我的专用武器也有人用上了,呵呵﹗”轻轻一笑,有点终日打雁到头来郄被雁啄瞎眼睛之味道。
  阿三意犹未尽叫道:“要是有炸药就更加过瘾。”
  小邪打了他一个响头笑骂道:“你他妈的光说风凉话,快点脱下他们衣服,越多越好。阿三纳闷道:“脱衣服?为什么?”
  小邪想了一下道:“等一下再说好了,省得”飞龙堡“对我们误会更深。”突地—
  —”这不是误会,而是事实?”话音一落,已有无数人群围了上来。发话者是一位大汉,高七尺余,年约四旬,浓眉细眼,塌鼻宽嘴,小耳方脸,粗壮有如摔角高手,着黑衣,以手大于常人一倍有余。
  阿三道:“原来是”飞龙堡“黑旗坛主申强。”
  *申强怒道:“原来是你们这些人,好狠毒的手段,竟将本派门下毒杀,今天我要不讨个公道回来誓不为人﹗”音如洪钟,低沉而有力。
  小邪看了他一眼笑道:“申大坛主你今天带多少人来?”
  申强厉道:“足够捉你们就是,废话少说,快快束手就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小邪叫道:“申强你他妈的也不问一问这些人怎么死的?鬼叫什么?我老人家怕你不成?”挺身前欺“啪啪”轻易的打了申强两个耳光,笑嘻嘻的站回原地。
  申强那知这名年轻人出手如此之快,眼前一花,想躲都躲不掉,显是被打了两个耳光,不由得老羞成怒,大吼一声,就想出掌。
  “站住﹗”声如洪钟,穿金凿石,震得申强楞在当地。
  小邪很满意笑道:“申大坛主咱们有话说清楚再动手,你穷紧张什么,我保证不跑就是,别忘了你们”飞龙堡“是正派人物,应该给人有机会解释的机会,懂吗,大狗熊﹗”他这句“大狗熊”可说得很小声,他知道身材魁梧之人,人都不怎么喜欢人叫他大狗熊。
  申强虽然气愤,但他觉得这小子有点邪门,自己身经百战何等场面没见过?没想到被他这么一吼,却也愣了半哃,他叫道:“小鬼你还有什么话说?”
  小邪问淔:“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死人?”
  申强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作了事有人看见,他跑来通知我,果然你这小恶魔竟将本派弟子贱害,你还有人性吗?”说话之间极其愤怒。
  小邪笑道:“别急,我们慢慢说﹗那个通知你的人是谁?”
  “一个六旬庄稼汉。”
  “他还在你分坛?”
  “走了,他通知我们以后就躲起来了。”
  小邪指着他骂道:“你这只大笨牛呀﹗连我的同党你也把他放走,搞啥嘛﹗”
  申强被小邪这么一耍,立时满头雾水,他奇道:“那个老头是你同党?”
  小邪叫道:“不是我同党,他那里知道我杀了人?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杀了人吗?”
  申强道:“不晓得。”
  小邪笑道:“说你笨你就笨,我是想引你来这里,然后用火将你烧死,懂吗,连这点都想不通?”
  申强闻言大为吃惊,看看四周芦苇,如果一点燃,火势立刻不可收拾,他惊道:“小鬼你敢﹗”
  小邪笑道:“我为什么不敢?”
  有一名武士走到申强旁边向他耳语几句,申强立时哈哈大笑道:“小鬼你唬谁,如果这里着火你不是一样被烧死?哈哈……”他是后知后觉,便……一样高兴。
  小邪悠哉道:“反正我要死了,多拉一个嫌一个,我告诉你,我是用”黑血神针“杀了你的部下,你要不要试试?”他抽出一枝金针,闪闪发光的在申强面前晃个不停,哧哧笑个不停。
  申强大惊,立即避开,他厉道:“小鬼你好狠。'k手一挥,立即有几名壮汉攻向小邪阿三见状大叫一声,双手齐摥,掌风已扫向来人,只听哇哇数声,阿三已将他们击退,他笑道:“你们看到我胸前写的是什么?武功天下第十耶﹗那个有胆再上来试试我”三撇老蛋“的厉害﹗”语气之间甚是滑稽。
  阿四也不甘示弱,拔出剃刀晃个不停,胸脯挺得高高叫道:“我”拔毛剃刀“也不赖,有人想剃光头吗,让你们当一次皇帝,不用钱。”
  众人惧于阿三神功,也不敢贸然进攻,两边就这样僵持下去。
  突地
  “失火啦﹗不好啦﹗四面都失火啦﹗我们被围住了﹗”
  这一声吼叫传来,“飞龙堡”门徒个个手足无措,惊慌不已,忧虑不安。
  只见四圆烟雾已连绵弥漫不绝,火星闪烁布满天空,芦苇霹雳啪啦烧了起来,越逼越近,越烧越大。
  “哇……”惨叫之声也不时传来,已有不少人被火苗吞噬。
  申强大惊叫道:“小鬼你当真玩火了?”他不敢相信天下有这种狂人。
  小邪笑道:“玩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申强傻楞了眼。
  小邪这时还有心情开玩笑,全然处之泰然,他笑道:“申大狗熊,人已经点燃了,你还鬼叫个什么劲?留点力气去对付阎罗王吧﹗阎罗王是很杀的。”
  申强这下可一点主意也没有,又蹦又跳,急得加热锅上的蚂蚁。
  小丁也有点着急,她叫道:“小邪别再开玩笑,火势已渐渐逼近,你快点想个法子﹗”
  阿三也是很勇敢的一个亡命徒,他笑道:“小邪这一招要用那一招?等火再靠近一点再用。”
  小邪道:“你慢慢等吧﹗呵呵……”
  “哇……啊……”火势已越逼越近,猛不可当,已烧死不少人。
  小丁急道:“小邪你快呀﹗”拉着小邪衣角,甚是紧张。
  小邪见倩况也差不多,他才转向申强,他叫道:“申大坛主,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人,这火不是我放的。”接着他将经过说给申强听。
  申强一听大叫道:“原来你就是杨小邪?小公主她找得你好苦,老夫刚才……”他觉得自已有点贸然行事。
  小邪截口道:“申强这些以后再说,我们先逃命要紧。”
  申强叹道:“四周火势这么大,我们……”
  小邪道:“不急,听我的,你可愿意将部下交给我指挥?”
  申强见情况甚急,他点头向大家吼道:“各位注意,这位杨小邪是小公主的好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现在情况危急,部队暂时交给他指挥,违者以帮规处置。”
  众人眼看就要丧命于此,那管得谁指挥,只要有办法逃出火坑就行,他们齐道:“是﹗”
  小邪笑道:“很好!不必心急,死不掉的,现在火势在四、五十丈左右,你们派出四十名,从我右手边,劈掉芦苇,纵深三十丈,横宽两丈,将砍下的芦苇草拋向两边,动作要快﹗”
  申强叫道:“就由第一队第一、二班去砍,快点﹗”
  “是﹗”立即有不少人奔去劈芦苇。
  小邪又道:“各位尽量靠拢成一个圆圈,将圆圈外围劈开五丈,快﹗”
  众人依照吩咐立即行动。
  小丁问道:“为什么不现在冲出去?”
  小邪道:“现在不行,因为外围火势很大,而且燃烧面积很广,冲不到一半就差不多翘啦﹗”
  阿三道:“那我们何不劈大一点,等火势烧到圆圈外围就熄了?”
  小邪道:“也行不通,因为火势是圆的烧,如果四面起火而圆圈不够大,像现在只有一、三十丈的话,圆圈里面的空气会被抽掉变成真空,我们还是非死不可。”
  阿三奇道:“什么是真空?”
  小邪道:“例如一个瓶子里面空空的,连空气也没有,以便再扯,我还要弄点东西。”
  转向申强道:“申强,我们还必须用到那些尸体。”
  申强面有难色道:“我兄弟已经死了这……”
  小邪截口道:“申强,人死只能留躯体,如果在平时我们不能用,这是对死者的尊敬,现在情况紧急,人说万死不辞,也就是在这里,他们地下有如,也希望我们能活着出去替他们报仇的。”
  申强没答应也没拒绝的楞在那里。
  火势已追到三十女,炽热非常,火光冲天。
  小邪等不及向大家叫道:“各位立刻将死者衣服脱下﹗”
  众人立即脱下死人衣服。
  小邪大叫道:“现在你们将衣服沾上血浆,将尸体割开,放出血来﹗”
  “这……”许多人楞住了,这未免太贱忍一点。
  小邪大吼道:“要逃命,他妈的就快﹗”
  众人想还是命重要,立即将尸体割开取出血液,沾在衣服上。
  小邪又叫道:“搬十具尸体放在劈开的芦苇路上,每具五尺。”
  立时有人扛着尸体将它放置于那条路上。
  小邪转向申强道:“申强,现在差不多还有一百多具尸体,等一下你命令弟兄拿着尸体并排的倒在道路两旁,这样大约可以阻上火势一、两分钟,我们就趁这时间踏着尸体冲到外面去。”
  申强点头道:“好﹗”他马上吩咐三队人马扛着尸体等候命令。
  小邪见火势已离不到二十丈,他叫道:“等一下我一下令,扛尸体的人立即往前奔,将尸体并排在道路两旁,我想可以支持一、两分钟,其它的人披上血衣就往外冲,知道吗?”
  “知道了﹗”众人齐道。
  阿三笑道:“咱们盖什么?”
  小邪道:“芦苇。”
  阿三苦笑道:“小邪帮主你没开玩笑吧﹗”
  小邪道:“没有,快﹗”
  他们四人立即砍了一大堆芦苇,用腰带捆在身上,像稻草人一样,连手也裹在襄面。
  小邪道:“芦苇可以防止火花直接烧到皮肤,所以我一冲出去就不停的打滚,滚得越快越不容易着火。”
  阿四奉承道:“小邪帮主你有一套嘛﹗”
  小邪笑道:“那里,那里﹗”转向小丁问道:“小丁你怕不怕?”
  小丁知道小邪在关心安慰自已,心中一甜,娇笑道:“小邪我不怕,这像烤蕃薯一样蛮好玩的﹗”
  小邪笑道:“可惜你哥哥大蕃薯没来,不然就更像了。”
  “哈哈……”这时候也只有通吃帮弟兄笑得出来。
  火势渐渐逼近,给人家带来窒息之压迫感,令人血气翻腾坐立不安,热得个个脸红耳赤,汗如泉涌。
  小邪注意看着劈开的路,只见路两旁已开始燃烧,但路尽头还是被火墙挡着,众人,已有的感到受不了,小邪叫道:“各位别急,等路的尽头火墙消失了,我们再冲出去。”
  一分……两分……五分钟……
  火舌呼呼吼叫,东窜西窜猛烈无比,霹霹啪啪之响声有若催命曲,众人已热得快要虚脱瘫痪,突地“冲--”小邪已脱口大吼﹗扛尸体者立即掠往路之两旁,将尸体并排挡住火舌,其余之人裹上血衣,有如逃命羔羊般往前急冲。
  小邪叫道:“我们走﹗”四条人影电也似的冲向路尽头。
  “快撤退﹗”小邪大叫一声,那些扛尸体者立时拋下尸体往缺口奔去。
  “哇……”还是有几个人没逃掉,被火舌吞噬了。
  “哇﹗哎唷﹗呃……”许多逃出来的人,衣服沾上火星已烧到皮肤,不断的悲叫着,有的踩到地上余人,脚也被烫伤。
  小邪一落地,不管有无沾上火花就滚个不停,他是想滚离现场。
  阿三、阿四、小丁也不廿示弱猛往地上滚。
  只见他们像木桶般,电也似的滚向北方。
  蓦地
  “上﹗”一声大喝传出,已有七、八名黑巾杀手攻向小邪他们四人。
  小邪滚得正开心,没想到有敌人偷袭,立时大叫道:“小心有埋伏﹗”话未落已腾出右手解下腰带,散去裹身芦苇,掏出匕首,只身拦下这八名黑巾杀手。
  阿三、阿四、小丁利用这一空档立刻解下身上芦苇,系好腰带,马上加入战圈。
  八名黑巾杀手,武功甚是了得,忽上忽下,交互运用,攻得小邪他们大叫吃不消。
  小邪只身力战五名黑巾杀手,他觉得这些杀手武功非常怪异,好象不是中原武学,他已知道这些就是江振武所说的叛徒。他大叫道:“叛徒﹗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通吃帮的主意?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话音未落,七百猛挑左边那名黑巾杀手小腹,一翻身,左手震开前方来龑之长刀,盘腿一错,踢向右边那名杀手之膝盖,顺手抖出一把飞刀电光石火般击向左前方之长刀,“叮”一声轻响,他已震开长刀,他见敌人空门已露,大喝一声,一招“翻云覆雨”连人带身,举着匕首已朝那人砍去。
  “哇--”惨叫声立时传来,那各黑巾杀手左胸已被戳了一刀,摔在地上滚了三圈才勉强站起来。
  这时申强领着弟兄已冲向此地。
  “退﹗”黑巾杀手见敌人又增加,顾不得再恋战,立时退开,奔向林中。
  “那里逃﹗”阿三每次都出纰漏,这次他看几会来了,死缠活缠的将那名杀手缠在当地小邪看七名杀手已走远,心想在留下一名已足够,也没追上去,反身观看阿三,并防止此名杀手走脱。
  阿三这下可风光多了,有小邪在看他杀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大叫道:“蒙面杀手快快受降,否则嘿嘿……下面不用说你也知道﹗”掌势带起劲风,有若长江之水连绵不绝,直逼向黑巾杀手全身要害。
  黑巾杀手知道这位光头和尚功夫出奇高强,也不敢大意,手中长刀攻少守多,随时注意阿三招式之空隙,以便出手反击。
  两人拉拉扯扯已打了三十余招,互有胜负。
  阿三见人攻不下,难免有失面子,大骂一句“他妈的”,嘴巴往下一拉,以腿微掠左方三尺,右手抖出层层幻影一招“佛门千里”立即展开,掌劲震得周身树叶刷刷直响。
  “死来﹗”阿三腾身飞掠,两臂如万斤利锥挟以千军万马之力击向黑巾杀手头胸,如疯虎出栏,猛不可挡。
  黑巾杀手见阿三掌风余劲将自已长刀震偏半尺,正感惊讶时,阿三掌势已到胸前,不得不施展“铁板桥”往后倒去,想避开阿三双掌,可惜慢了一步,闷哼一声,胸口已被扫中,倒在地上连滚四滚才停下来,心神震怒不已,右手往怀中一探,又攻向阿三左胁。
  阿三此时正在得意,并没有立即换招,轻笑一声,潇洒已极的向小邪瞥了一眼,又自腾空往黑巾杀手罩去,他有意表现一下功夫,故而幻起之姿势非常优雅轻柔,想斯文的将敌人拿下,两人正来个面对面,掌碰掌。
  “黑血神针?”小邪发现黑巾杀手手指之间有一乌黑淡光泛出,大惊之下已脱口叫出。
  阿三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他那想到这家伙使诈,眼看左手就要挨上“黑血神针”
  也无力换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问出一道寒光。
  “哇--”一声惨叫,这名黑巾杀手结实挨了阿三一掌,左手被震断,拋向后方一丈开外滚个不停。
  小邪立时掠身过去点了那人穴道,这才向阿三走去。
  阿三伸出手掌,检查了老半天,他叫道:“那有?没有嘛﹗小邪你吓我?”
  小邪捡起一支乌黑亮丽,细如牛毛的小针,他笑道:“哪﹗这不是”黑血神针“是什么?”-阿三一看尴尬咋舌道:“乖乖,真的是这玩意儿,那刚才……”
  阿四笑道:“小邪帮主刚才射出飞刀,切下黑巾杀手的手指,否则你早就翘啦﹗”
  阿三惊道:,“就只这么一点时间?”
  阿四叫道:“这些时间会比水线分开来的时间短吗?笨呢?”他指的是小邪练飞刀时用的水线。
  阿三尴尬笑道:“小邪帮主,我以为这次可以好好表现,那知这小子竟藏有”黑血神针“,害得我吃瘪,妈的﹗我宰了他﹗”说完已气冲冲的走向黑巾杀手。
  小邪知道阿三只是想教训一下杀手,也不阻止,笑着跟了过去。
  阿三一到已啪啪的打了这名杀手两个耳光叫道:“喂﹗老兄,你他妈的暗算也不讲一声?你算那门江湖人物嘛﹗光天化日下戴什么面罩?”伸手一抓,拉开面罩立时惊叫道:“拉萨和尚?”
  小邪一看是拉萨和尚,恍然道:“难怪这些人武功和中原不一样,原来是外地来的和尚,和阿三是同行哪﹗”
  阿三叫道:“真虽(倒霉)我竟然和他同行,小邪帮主,我要申请改行﹗”他很坚决的望着小邪,一副慷慨激昂之样子。
  小邪叫道:“申请不准,不合规定﹗”
  阿三叫道:“怎么不准?这死和尚简直是在破坏我的形象,这理由很充分,否则人家会以为我阿三是黑巾杀手,这多危险?”
  小邪无奈道:“好吧﹗你要改行,那你改当尼姑好了,这样你的形象就不会受损。”
  “呵呵呵……”阿四轻笑道:“我想我还是当和尚好,我不怕形象被破坏,嘻嘻。”
  阿三苦笑道:“行来行去还是本行好,形象损了一点也没关系,小邪帮主,我还是干本行好了,嘻嘻……”他尴尬笑着。
  小邪笑道:“阿三你以后也开一家少林寺,建立你的形象,最好连慕容柔美也理个光头,嘿嘿,保证你名声大噪,武林第一,如何?”
  阿三苦笑道:“小邪帮主这种事要从长计议,不能乱来,否则会走火入魔,永世不能超生,阿弥陀佛﹗”他施个佛号,好象很认真。
  小邪道:“随便你啦﹗计划好了我帮你就是,你会不会说拉萨话?这和尚不知是否会讲中原话?看来我只有用比了。”反身走过去拍醒黑巾杀手,他叫道:“逆号(你好)
  ﹗逆会义纵显化骂(你会说中原话吗)?”小邪这么一问,大家都觉得好笑。
  这名黑巾景手闻言也窃笑几声,他道:“回(会)﹗”说完又闭上口。
  小邪点头很满意笑道:“他妈的,小七不在,否则这种怪兽话他最行了。说﹗你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就是代表”飞龙堡“。”
  黑巾杀手看看小邪,不说话也没表情,呆呆坐在那里,像是鸭子听雷。
  小邪见他呆头楞脑,叫道:“听不懂就听不懂,回?回个鸟?”伸起双手开始壆哑巴比手划脚,他指向黑巾杀手,口中叫一声“逆(你)”,然后划个“?”足足两人大的问号,用手掌切一下自已脖子叫声“我”,然后注视黑巾杀手希望他能会意。
  众人看他比手划脚,状甚滑稽,不禁微笑起来。
  黑巾杀手还是没有反应。
  小邪又气又无奈叫道……“哇佳佳﹗妈的﹗蕃就是蕃﹗话言不通你也敢到中原混﹗”
  他拿出“黑血神针”在黑巾杀手面前晃几下,然后将神针放在地上,再划个圈圈将神针圈住,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圆圈里面,手指相互交换,像行人走路般的走到黑衣人口袋,再划一个大问号,叫道:“懂吗?纳方赖(那里来)﹗”
  小丁他们已忍不住笑了起来,小邪现在表情正像戏台上之小丑,人见人笑,但他却认真得不自觉。
  黑巾杀手咬着舌头不愿发话,但神情已被小邪逗得笑态毕现。
  小邪一连比了数次都没效果,他怒道:“黑皮奶奶﹗什么玩二嘛,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猪蹄、猪大便﹗你明明懂我的意思,就是不说,你以为我是小丑啊﹗说﹗否则有你好受。”
  黑巾杀手白了小邪一眼,不再理他。
  小邪道:“拉萨大和尚,你听不懂我的话是假的,你看到我的表情都强忍着不笑出来,我那有看不出的道理,你在中原少说也呆上好几年,那有一句中原话都不会说?骗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我就切下你的耳朵﹗”他抽出匕首,姆指直试着刀锋。
  黑衣人神情甚是高傲,不理就是不理。
  小邪笑道:“这是正常反应,小丁,第一步是不理,第二步是什么?”
  小丁道:“惨叫一声,有点理了。”
  小邪点头道:“正确﹗”匕首一挥,“哇-”黑巾杀手惨叫一声,左耳已被切下来,鲜血汹涌而出。小邪笑道:“你会叫嘛﹗说﹗你为什么要杀”飞龙堡“的人?”
  黑巾杀手面露惧色,但没开口。
  小邪叫道:“你也不是什么狠角色,我老人家切下你耳朵,你有种够狠的话,就不会大叫了,懂吗?说吧﹗我饶你一命。”
  黑巾杀手欲吐还休,最后他讷讷道:“我要你保证我平安无事我才说。”
  小邪道:“你当然会平安无事。”匕首一挥,“哇-”黑巾杀手右耳已不见了,痛得他老脸扯曲,眼泪直流。
  小邪厉道:“他妈的你是什么东西,给我讨价还价?再不说一刀就切掉你的鼻子。”
  黑巾杀手直打冷战哀叫道:“我说﹗我说﹗”
  小邪点头道:“算你识相,我不在乎你是死是活,你想死就咬断舌根,还要什么?
  快说!你为什么要杀”飞龙堡“的人?”
  “因为”飞龙堡“和黑巾杀手都是我们的仇人。”
  “为什么他们是你的仇人?”
  “因为他们背叛我们。”
  “哈哈……”小邪叫道:“妈的﹗江振武说你叛变他们,你却说他们背叛你?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我再问你”黑血神针“是从那里来的?”
  黑巾杀手顿了顿道:“是从”飘花宫“偷出来的。”
  小邪叫道:“你的话不老实,顿了好几十才说,不老实就得受处罚。”
  “是真的﹗”黑巾杀手急道:“他们都说是从”飘花宫“伦的。”
  “他们是谁?”
  “黑巾杀手还有韦亦玄。”
  小邪微现笑意道:“这还差不多,你们几个可全是拉萨和尚?”
  “是的。”
  “到底你们有几人?”
  “十个,上次开封死了一个,太原城又死一个,只剩下八个。”
  小邪道:“上次开封城那趟事,你们为什么切下自已同伴的头?”
  “我们怕韦亦玄看出我们的来历。”
  小邪喃喃道:“这些都是拉萨和尚,只要一脱下面罩就很容易被人看出来,这么说不是”飞龙堡“出了内奸。”他道:“你们起初是怎样跟黑巾杀手合作?”
  “他们先收买我们替他们工作,但后来黑巾杀手不给银子,我们才找他们算账。”
  小邪道:“原来你们在拆烂污……”想了一下又道:““玉观音“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黑巾使者答应要跟我们共享”玉观音“,可是后来他郄不给我们,所以我们才动手将它偷了出来。”
  “很好,你说说看韦亦支和黑巾杀手的关系。”
  “韦亦玄是……”
  突然寒光一闪。
  小邪大叫:“快躲﹗”伸手推开黑巾杀手,但已慢了一步,一把匕首直没黑巾杀手背部“命门”穴,他连哼都没哼出来就一命归阴。
  小邪叹道:“妈的﹗有人扯我后腿﹗”朝着射出匕首之方向望去,但一切如常,找不出有何异处,他才拔出匕首看了许久道:“这匕首没什么特别,随便那裹都可以买得到,,很难从上面查出一点蛛丝马迹。”
  小丁奇道:“为何有人要灭口?”
  小邪道:“可能是他们同党,也可能是黑巾使者,因为他们同党不愿意让被收买的事情传出来,另外他们也怕”飞龙堡“找他们算帐,如果是黑巾使者,那才真的叫灭口,可惜这家伙命不怎么长。”
  阿三道:“下次逮到江振武再问也一样,天暗了,我们得快点走,肚子有点饿。”
  小邪点头转向申张道:“申坛主这些话你也听见了吧﹗早点回去告诉你们少堡主,要他们及早作准备为是。”
  申强抱拳道:“我省得,杨少侠不到敝堡作客?小公主甚是想见杨少侠。”
  小邪笑道:“不必了,我还有事,你叫那丫头练好骰子,有一天我会去找她比比看,反正等灭了黑巾杀手,我们有的是时间。”
  申强道:“那老夫就将杨少侠意思转达给小公主,希望杨少侠早日光临敝堡。”
  小邪道:“有时间我一定去,你别忘了将那些死去弟兄好好埋葬,他们也够可怜了。”
  申强苦笑道:“没想到我弟兄死了还能救我一命,唉﹗只隔这么一天就天上人间两分手,想起来有点悲哀。”
  小邪道:“这就是江湖,还好我运气不错,所以活得久一点,我们走啦﹗”
  申强一揖身道:“杨少侠咱们后会有期。”
  小邪含笑挥手,已和小丁、阿三、阿四直奔白水镇。
  申强命令部下一一将死去弟兄原地掩埋,事完之后也黯然离去,一场大谋杀方始落幕。
  ※        ※         ※
  白水镇约有百来户,只有一条长街,一入夜已灯火通明,行人稀疏,还好有家小客栈--“如意客栈”。
  小邪他们已住进客栈。
  洗完澡,用完膳,四人坐在圆桌开始天南地北扯个没完。
  小丁关心道:“小邪你的伤口如何,还疼不疼?”
  小邪哧哧笑道:“不疼,有小丁这么一摸,比什么药都有效,哈哈……”
  小丁玉颊泛起两朵红霞,笑骂道:“少贫嘴﹗那天闪了舌头还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呢?”
  小邪笑道:“我那会不晓得?一定是学吻弄伤的。呵呵……”邪邪的笑着甚是得意。
  小丁脸腮更红,羞窘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阿三奇道:“学问也会弄伤舌头?这人不可思议了吧﹗”他没听清小邪所说“学吻”
  两字。才会有此一问。
  小邪哧哧笑道:“学问怎么不能弄伤舌头?有学问的人整天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到后来你们猜他的舌头变成怎么样?”他低下头故做神秘状。
  阿三也甚是小声而好奇的问道:“变成怎么样?”
  小邪轻轻道:“他们可以像青蛙一样伸出舌头,将盘子上的花生米卷入口中,不但如此,他的耳朵痒了,还可以用舌头去抓呢﹗”
  阿四大惊叫道:“哇卡﹗这么神奇?好厉害呀﹗”
  阿三叫道:“我不信,世上那有这种人?”
  小邪瞟了他一眼叫道:“那里没有?你没听过长舌妇吗?笨哪﹗”啪啪两声,他打了阿三两个响头。
  阿三摸着光头念道:“长舌妇……也对,他们应该可以用舌头搔痒。”
  小丁娇嗔道:“小邪你又在胡说些什么?”
  小邪道:“我说的可是实话。”转向阿三道:“阿三对不对?”
  阿三点头道:“对呀﹗我听人家说过,有的好象还可以用来穿鞋子呢﹗”
  “哈哈……”众人一阵大笑,不久小丁问道:“小邪今天那些事你觉得如何?
  有无什么收获?”
  小邪道:“当然有啦﹗至少我们已经知道那另外的杀手是拉萨和尚,这对我们来说有很人的好处,咱们不必再为这件事费心,他们纯粹是为了报仇才行动,我们可以丢开一边了。阿三道:“现在只剩下江振武还没除掉,而他又想收山,我们没事干啦﹗可以开始过快乐的生活了,呵呵……”一想到他就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小邪叫道:“还不行,事情还多着呢?”
  阿三奇道:“有什么事?不是一切都诗口口了吗?”(“诗口口”即美好之意,小邪之口头禅)。
  小邪道:“那有?”黑面神针“的事,”太上魔经“的事,渡永天的事,攻神仙岛的事,够咱们烦了。”
  阿三叹道:“真差,老是有这些鸟蛋事扯得我不能脱身,我这”三撇老蛋“就像在凉亭里放风筝一样,窜不起来。”
  小邪笑道:“不急,不急!以后有你忙的,现在你好好运动准没错。”
  小丁道:“那我们下一步要如何?”
  小邪道:“我想先到”飘花宫“问问看到底”黑血神针“是否在那里。”
  小丁道:“也好,老爷爷也可能回到”飘花宫“,我们去玩玩,顺便看看乔姑娘。”
  阿三高兴道:“这还差不多,总不能每天打打杀杀,换点口味总是令人精神振奋,活力百倍。”他舞手弄足,顿时活力已来。
  阿四道:“我地想见识一下神秘的”飘花宫“。”他神情也甚是喜悦。
  小邪笑道:“别太激动,那里都是女的,弄不好咱们会栽在她们手中哪﹗呵呵……”
  他又想起小雨和小星星那趟事。
  阿三笑道:“我不怕,因为我是和尚。”
  阿四笑道:“她们都是女的,我们是否要带些男装?说不定那里没有衣服换。”
  小邪道:“有道理,我们准备一些衣服,省得到时候穿裙子,嘻嘻,那可不好玩啦﹗”
  阿三笑道:“其实穿裙子就像袈裟一样没什么嘛﹗我穿了数十年啦﹗”
  小丁看他们老是胡扯,也不好意思,她道:“好了啦﹗别老是斗嘴,我要回房睡觉了。”说完起身往屋外走。
  小邪笑道:“拜拜﹗别忘了尿垫子哪﹗”
  “哈哈……”众人一笑,小丁也红着脸走出房门。
  ※        ※         ※
  长白山古名不咸山|终日被白雪所笼罩,一片银白终年不化故而被称为长白山。神秘而带有原始色彩,历年来均被视为灵山,不但山灵、物灵、人更灵。
  七天后,小邪他们已出现在长白山山脚下。
  只见雪花飘飘,轻柔飞舞,洁白晶莹拂脸舒畅,山山连绵不绝,冰雕玉凿,或尖耸入云,或陡峭似塔,飞崖断壑,比比皆是,壮观异常,临此地有若临仙境,令人忘却世俗之烦恼,直呼此景只应天上有。
  “他妈的﹗”小邪已叫起来了,因为他们已经足足找遍两座山头,再也没有那种风花雪月的心情,直发牢骚。
  小邪叫道:“什么”飘花宫“是人间仙境?弄得我头昏脑胀,真想不到小两她们为什么住在这种鬼地方,还说这里很好玩,差点我就上她的当﹗”
  小丁幽幽道:“小邪怎么办﹖一片片白茫茫,连树都看不到,我看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小邪叫道:“谁有办法?这种地方也只有你们女人才会住在这里,难怪老头子会受不了,逃走了,嘻嘻……。”他突然找到借口,很是得意。
  阿三也抱怨道:“人说长白山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我看连一宝也没有,还好我们有带食物来,否则可真的会憋死在这里。”
  阿四叫道:“我说要带点衣服,好处就在这里,老头也差,不说明白一点,这座长白山足足有一个中原这么大,积雪少说也有一丈厚,一不小心就得到地下找鞋子啦:真憋。”
  小邪突然高兴叫道:“对了﹗我们大吼大叫,凭咱们数人的功力,一定可以将小两给叫出来,怎么样?”
  阿三觉得也有道理,他道:“这里太矮了,高一点叫,声音传得较远。”
  小邪看看四周,手往左前方指去,他叫道:“到那座山去叫,奶奶的,咄不出来咱们只好采些乌拉草回去啦﹗走吧﹗”
  四人往那座山峰爬,不到半柱香已到达那座不高也不低的山峰。
  小邪润润喉咙,猛吸真气,威风八面的叫道:“我先来,你们排队轮流。”耸耸双肩,双掌置嘴前作圆形状。
  “小两--我来啦---你快点出来---”其声有若万钟齐鸣,黄河决堤,山洪爆发,万马奔腾般,震得整座长白山嗡嗡作响。
  小邪得意瞟向众人道:“怎么样?有一套吧﹗”
  小丁娇笑道:“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突地隆隆之声已然大作,响遍整座山。
  小邪眼睛一亮,得意道:“哈哈﹗有反应了,你们听这声音分明是……”他转向背面一看,立时脸色大变:“哇佳佳﹗他妈的﹗”他大叫道:“快逃﹗快逃﹗山崩了﹗”
  拉着小丁,拼老命的往前跑,敢清他还闭起眼睛死命疾奔。看来这是他跑得最快的一次。
  阿三`阿四一急,猛咬牙关,也闭上眼睛,三丈做二丈的奔命。
  只见山峰崩雪真如江河溃堤,山崩地裂,狂风骇雨,千军万马般。澎湃飞舞。
  浩浩荡荡,滚滚滔滔,摧枯拉朽,雷霆万钧,磅礡气势,哗啦啦的吞向小邪他们。
  “哇呜﹗”“哇呃……”“哇佳﹗”“哎唷﹗”“隆隆……”一阵急促惊叫声已被掩盖。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了。
  山风袅袅,雪花片片,翩翩飞舞,好象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如此祥和安静。
  杨小邪呢?他已被埋在雪堆里,小丁、阿三、阿四也通通没逃过被埋之命运。
  过了半刻钟。
  小邪抖动一下身躯,头昏脑胀的喃喃道:“妈的﹗这玩意不好玩﹗”拍拍怀中的小丁,他道:“小丁你还好吧?”
  小丁在他怀里感到一片温馨,只嗯了一声,不愿失去这难得的机会。
  可惜小邪没这种心情,他道:“阿三、阿四不知道怎么样了?”说完已开始挖开头上的一堆雪,他道﹕“小丁咱们出去吧﹗。”
  小丁虽然不想动,但她知道危险还没过去,轻轻道:“好。”随手也帮忙挖开积雪。
  足足挖了四、三丈,小邪才爬出雪面,小丁也跟随其后。
  “不知道阿三、阿四他们在那里?”小邪现在讲话可很小心,轻得比猫叫还小声,有如一阵轻风般,看样子是吓坏了。
  小丁也轻声道:“等一下看看,雪崩虽然厉害,但对阿三、阿四他们可能不会受到多大伤害。”
  小邪点头苦笑道:“妈的,这玩意儿不大好玩!”目光向四处搜去,希望能发现阿三、阿四的光头。
  果然他在左后方发现两个光头冒出雪面,分外刺眼。
  小邪走过去叫道:“阿三、阿四你们没事吧?”
  阿三苦笑不已,摸着光头道:“小邪帮主你这招好厉害哪!这招叫什么?”
  小邪见两人没事,心情也放轻松,想了想他道:“这招叫……‘泰山压卵’,哈哈……”
  他本已大笑出口,但一看到对面山巅,立时想到雪崩,马上以手摀口,憋住了。
  阿四笑道:“小邪帮主,你这招‘泰山压卵’也算得上天下无敌了!”
  小邪尴尬笑道:“那里,那里!这种事不多见,不多见!呵呵。”
  阿三苦笑道:“我这颗老蛋差点就被压扁,还好只是长出几颗小蛋来。”他摸着头顶,果然长出几颗瘤,有点瘀血。
  阿四也差不多,他问道:“这山怎么会偷袭我们呢?奇怪得很。”
  小邪想不通,苦笑道:“也许有人开我们玩笑吧!”
  小丁走过来笑道:“小邪这是你功力太强,震得积雪受不了,它才会使打你一把。”
  小邪伸伸舌头苦笑道:“刚才被它追得好惨哪!阿三换你喊!”他推着阿三,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阿三指着自己苦笑道:“这种事可不能乱来,谁知道下一次那座山要追我们?我看算了吧!”
  小邪叫道:“不行,不行!我们说好一个一个来,我喊完了,当然换你啦!快点!
  呵呵……”他一副认真而不怕死的样子。
  小丁含怯叫道:“小邪你可不能乱来,被压一次还不够?真是!”她瞪了小邪一眼。
  小邪眉笑目笑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多压几次也许就能找到小雨他们也说不定。”
  阿三道:“我们挖个洞躲起来再喊比较安全,你看怎么样?”
  小邪瞟了四周山峰骂道:“黑皮奶奶,我就不信斗不过这些雪堆!”
  小丁惊道:“小邪你真的要喊?”
  小邪叫道:“这还错得了?妈的!找不到小雨没关系,还被打落水狗,憋死了,最好能将这些雪山喊平,喔-”他高叫一声。
  “轰隆隆……”山岳再次震动,尖峰已滚下雪来。
  小邪霎时如乌龟般缩了起来,尴尬而小声道:“我看还是先挖洞比较好,这些无情杀手可不买我的帐。”
  众人会心一笑。
  小邪看看四周,选了一处较偏僻的小山腰,四人开始挖洞,看来他是有心和雪堆大战一场。
  不到两柱香时间,他们已挖一个七尺宽六尺深的小洞。
  阿三见洞穴已完成,顿时豪气大发,拍拍胸脯叫道:“看我的!呵呵。”
  小邪点头道:“叫大声点。”
  阿三笑道:“没问题,”奔向前方数丈,昂起喉咙“喔鸣,喔鸣喔鸣喔----”声音穿金凿石,震耳欲聋。
  只听-
  “轰隆隆……哗啦啦……”高山大雪再次崩塌,有如火山爆发之岩浆,狂风卷过树叶般的骇然气势,从高处往低处涌。
  阿三见雪已崩塌,立即躲进洞里。哗啦啦般的雪堆已将洞口掩埋。
  他们全力挖开,轮番上阵,如此喊了七、八趟,积雪已差不多崩完,他们才爬出洞外。
  小邪见四周高山“干净”多了,也露出一点青绿之表面,这才放马后炮叫道:“嘿嘿,我就不信邪,有胆子再来呀!”
  阿三笑道:“要压我这颗卵,可没都么容易,总得付出代价的。”他摸着光头直笑不已。
  小丁道:“小邪别光说话,赶快找人要紧。”
  小邪这才想起来,他笑道:“我差点忘了,好吧!咱们就一边喊一边找吧!早知长白山是这么一个混蛋地方,我也不来了。”
  “小雨……我来啦--你们快点出来---”“老头--小邪来找你们啦--搞什么嘛--住这什么鬼地方--”“小星星--快出来呀--我憋死了--你们在那里--快出来---”小邪足足喊了一个时辰,也走过五个山头,心中直骂着,最后他也累了,他无奈道:“不找啦!什么‘飘花宫’?我看是乞丐寮,随便挖个洞就叫做‘飘花宫’?”
  阿三笑道:“说不定‘飘花宫’会像雪花一样飘来飘去哪!”
  “啪!”小邪打了他一个响头叫道:“飘你的头!那有房子会飘的,胡扯些什么?”
  阿三摸摸头苦笑道:“我是说他们的房子是纸糊的,一不小心就不见了。”
  小邪叫道:“算啦!不找了,我们来比赛滚雪球怎么样?”
  阿三道;“好哇!反正人找不到,玩玩也好。”
  小丁娇笑道:“还有堆雪人。”
  小邪道:“不用堆了,等一下谁输谁就当雪人,让人家用雪团丢。”
  小丁一听惧道:“我不要玩,要是我输了,好惨哪!”她真怕小邪硬要她玩。
  小邪道:“好吧!你作裁判,要公平一点。”
  小丁霎时得到解脱,娇笑道:“放心,我最公平的了!呵呵。”
  小邪点头道:“最好如此,我们现在从这里往下滚,看谁先到下面凹处谁就赢。”
  他指着两山之间的凹处。因为刚才雪崩,所以凹处也不很深,有如白色大锅子。
  阿三道:“怎么滚?”
  小邪道:“随便你,只要用身躯往下滚,横的直的都可以,小丁你先下去划一条线。”
  小丁娇笑道:“好的。”说完已往凹处奔去。
  小邪见小丁已到达谷底,他才叫道:“阿三、阿四你们准备好了没有?”他已经头顶雪面,准备妥善。
  阿三、阿四也各自准备完毕,两人齐道:“准备好啦!”
  三人如张弓之箭,随时可以出弦而冲。
  小邪润润嘴唇叫道:“预备--开始!”
  “哗!”三颗肉团已轰隆隆的往山下滚去。只见肉团带起雪片,越滚越大,最后足足有圆桌般大,速度越来越快,疾如奔雷,威不可当,他们已包在雪团里,可一点都不知道,比滚大酒桶还过瘾。
  “砰,砰,砰,”一连三声巨响,三颗雪团都已撞在对面山底下之积雪,雪团立即被撞得如炸弹开花,这三名亡命徒已喷向空中,足足有四、五丈高,“叭……叭……叭……”
  三人都摔在地上不动了。
  “小邪你们怎么啦!”小丁见状大惊,立时冲过去直摇着三人,神情甚是紧张。
  不久,小邪悠悠醒过来叫道:“这游戏不太好玩哪!”
  阿三也醒过来马上叫道:“我第几名?嬴了没有?”他是死命也要嬴过小邪。
  阿四摸着头苦笑道:“哇佳佳!这辆雪橇跑得比什么都快,差点被载到天国去,我第几名?”
  小丁见三人已醒过来,担心一扫而空,她笑骂道:“这次呀……小邪输了!”她指小邪哧哧笑道:“谁叫他出这馊主意,拿自己生命开玩笑,活该!”
  “哇!我嬴啦!”阿三、阿四高兴得跳起来!这要比他们撞昏头还要“严重”的多了。
  小邪苦笑道:“真虽(倒霉)!撞得满头包,还替孔老夫子搬家(都是书-输),我那知道这游戏这么玩命法?想煞车都煞不住。”
  阿三叫道:“小邪帮主你输啦!别装病,打起精神,再接再励,终有一次你一定会赢的,呵呵……”这次他可风光得很,尽说些风凉话。
  小邪叫道:“好嘛,好嘛!丢小力一点,俺老人家龙体欠安。”耸耸肩,像喝酒醉般。
  晃着走到前方七丈远才停下来。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你放心,我一定叫你骨头都酥了,嘻嘻!”他存心要丢死小邪。
  ------------------
  转自炽天使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