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奇侠杨小邪续》

15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两人顺着小径走到山谷,只觉哭声愈来愈大,哑哑悲啼,扣人心弦。
  小邪加快捯步走过去,只见在一小山洞中塞满了襁褓中的婴儿。
  小丁点了一下道:“一共十九位,想必昨天这老毒婆杀了一名,好可怜﹗”她幽幽伤神,眼泪禁不住从眼角渗出。
  小邪安慰道:“这是命运怪不得谁,我们先找点清水将阿三,阿咀弄醒,否则我们实在拿不走这么多婴儿。”放下阿三,阿四,他往婴儿走去。
  小丁点点头拭去泪珠,反身寻找山泉小溪。
  不多时她已用芭蕉叶盛着清水捧回来,一滴滴洒在阿三,阿四脸上。
  迷魂药虽厉害,但只能使人神智昏迷,如若用凉水刺激,大部份是可以解掉。
  老毒婆用的药虽然厉害,但阿三,阿四已昏迷一天一夜,再加上他们曾服过大蟒蛇内丹,就是小丁不用清水,他们过不了多久还是会醒过来。
  阿三揉揉双眼坐起来看看四周奇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奶奶的,变啦﹗”
  阿四也坐起来伸伸懒腰叫道:“奇怪?天还没亮,怎么肚子又饿了?”
  他们俩昨晚一睡,那知在这短短一天之中,事情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变化,这些都是他们想不到的。南柯一梦,起来还在叫肚子饿了。
  阿三,阿四被冷水一滴,已然苏醒过来。
  小丁见他们已醒,突然大叫道:“纳命来﹗”飞身往前掠,开玩笑的向两人攻去。
  阿三大梦初醒,那知来人是小丁,又见来人出手如电,只一剎那已逼到门面,想出手抵抗已嫌过慢,哇哇惊叫几声,一招“懒驴打滚”避开小丁掌风。
  阿四更惨了,迷迷糊糊中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嘴巴已被打得啪啪响,身形也像陀螺般的转个不停。他们俩惊魂初定,正想出手反击时……
  “呵呵……”小丁已插起腰来站立当头笑道:“阿三,阿四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睡觉呢?”
  阿三一看原来是小丁,他尴尬笑了笑,斩金截铁的道:“梦游﹗我是梦游,呵呵……”
  说得甚是肯定,头也点个没完,心中却纳闷的很。
  阿四苦笑道:“我有这种嗜好,三两天就要如此睡上一睡。”
  他们俩这才发现已离开客栈,好象落入山谷中。
  小丁娇笑道:“你们少吹了﹗这是山谷,你们昨天睡觉时中了人家的迷药,被捉到这裹来,还好是小邪救你们出来,可惜你们没看到精彩的表演。”
  阿三苦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丁大略将他们被老毒婆所捉,然后小邪如何追赶救人的经过说一遍。
  阿三听得直发毛,惊叫道:“哇佳佳﹗这老毒婆竟敢放小虫到我肚子里,害我现在喉咙还有点痒痒的﹗”左手直摸着喉咙。
  阿四苦笑道:“没想到我”拔毛剃刀“会在昨晚栽筋斗,不好意思,小邪帮主现在在那裹?”他小声的问小丁,深怕被小邪发现这漏气事似的。
  小邪早就站在他们背后,他笑道:“阿四你满舒服的嘛﹗我在打老鼠,你们在吃老鼠肉?”
  阿四窘笑道:“人有时候会出现奇迹,就像我突然间想练睡功,这不是奇迹吗?嘻嘻。小邪想时间不多,婴儿可能会受不了风寒,他道:“现在没时间鬼扯蛋,你和阿三找两根长竹竿作成担架,我们要搬小孩。”
  阿三,阿四此时才注意到小孩哭声,阿三奇道:“这些小孩那裹来的,怎会在山谷呢﹖小邪道:“这是黑巾杀手送给老毒婆的礼物,我们要把他们送回开封城。”
  阿三点头道:“原来如此,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家在那里,到时候怎么送还人家?”
  小邪道:“我们将小孩交给官府,让官府贴告示不就得了?你快去找竹竿,还有许多事要办。”
  阿三,阿四答声“是”,立即摸黑到附近林中找了两根长竹竿。
  小邪轻轻拍点婴儿睡穴,让他们能够入睡,再将裹在他们身上多余之衣襟解下来绑在长竹竿上,然后将小孩一一抱上担架,像抬伤患一般的抬下山。
  因为怕伤到小孩,故而他们走得很慢,所以到达山下小村庄已经天亮多时。
  小邪找了一辆马车,将原因告诉车夫,然后塞给他五十两银子,要他将婴儿送往开封,好让失散婴儿的人去认领。车夫那看过这么多银子,在重利之下,他也不怕麻烦,一口答应下来高兴的去办事。
  小邪见事情已办妥,这才嘘了一口气,唱起粱山伯与祝英台。
  阿三、阿四附和的敲锣打鼓,搔首弄姿,不亦快哉。
  小丁也感染一份喜气莞尔哼起小调。
  他们是快乐的一群,要不是卷入江湖恩怨,不知会闹到何种程度,想必连皇宫大内,他们也会跑进去卖菜吧。
  稍作休息,吃些早点,阿三笑道:“妈的﹗我这个”三撇老蛋“真不象话,竟然被人家给放倒,小邪帮主你弄点汤来喝喝,让我重整威风。”
  小邪点头道:“也好,免得你的形象被破坏了,等一下我们就摸到黑巾杀手总坛,一把火把他们烧光,你对炸药有点心得了吧?比起四川唐门如何?”
  阿三神气道:“差不多,四川唐门老一辈的也只不过尔尔,有得拼。”
  小邪扫兴道:“我们走了这么久的江湖都没碰过四川唐门的人,有点扫兴,那天我们再程到唐门去拜师学艺。看看效果如何。”
  小丁娇笑道:“你可不能找人家麻烦,你想想,你到过的地方那一次不是弄得乱七八糟,让人哭笑不得。”
  小邪得意笑道:“等以后天下太平,我们就去找点事作,那时候开开玩笑又有什么不可以?例如说找皇帝哈杀(拼酒)啦﹗没事保点镖啦﹗再开个武功补习班,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小丁笑道:“什么是武功补习班?我不懂。”
  小邪笑道:“你将你们丐帮的”降龙十八掌“或者打狗棒法抄写下来,阿三将少林武学及老头的”大悲掌“,”孤星剑法“抄下来,然后开始传授武功,将要学的人搞在一堆,然懂收钱就对了﹗”
  小丁道:“这跟武馆差不多嘛。”
  小邪笑道:“差多罗﹗我们不必硬要人家拜在门下,也不必硬要他们练功,我们只要发给他们秘籍,然后演练解说一遍,就放牛吃草,到后来你想会变成如何?”
  小丁道:“到后来一定每个人的武学都不一样了。”
  小邪笑道:“这就对了﹗他们学了以后一定乱七八糟也许有的人更有用,也许有的不管用,到时候我们每年考试。选出好的替他们排名,再弄顶状元帽让他们戴戴,保证他们乐歪了嘴。”
  小丁娇叹:“好吧﹗到时候我看你如何收拾?”她知道小邪会去作,只是不敢想到时候的武林,到底会变成如何模样。
  微笑中已至中午。
  小邪看看天色道:“该上路了,我们走﹗”
  四人即刻往中条山和太行山之间的交界处出发。
  山林中,古木参天,杂草齐胸,荆棘遍地,并不时有毒蛇野兽潜伏,阴森而危险。
  阿三抱怨道:“这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那有什么总坛?”
  小邪笑道:“反正我们也不知道地方,乱钻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小丁笑骂道:“小邪你怎么变成这么笨了?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钻,这怎么能够找到他们呢?”
  小邪轻笑道:“无头苍蝇有时候也会钻出窗口不对吗?”
  小丁娇笑道:“你每次都有理由,这次一定也有理由吧?”
  “纯运动﹗”小邪摇头笑道:“这次是纯运动,我看你们吃得胖嘟嘟,没找点事让你们作,将来真的是通吃帮了,什么都吃。”
  小丁娇嗔道:“好哇﹗小邪你竟敢寻我们开心,带我们到这儿地方来,我不找了。”
  小邪看着她哧哧笑道:“不找﹗谁叫你找?纯运动不必找。”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既然是纯运动,那我们来比赛捉兔子怎么样?”
  小邪点头笑道:“也好,小丁你玩不玩?”
  小丁道:“我不玩,我等着收兔子。”
  小邪道:“你不玩,到时候我们不回来,你只好一个人住在这深山了。”
  小丁闻言立即栗道:“好好好,我跟你去。”她真怕一个人被丢下来,勉强答应。
  小邪得意笑了笑道:“我们分两组,阿三和阿四你们从左边,我和小丁从右逆。在日落前到……到那里会合?这里我们不怎么熟悉……”
  阿三道:“这可麻烦,要是分开了,那只好甲咯低(吃自已)啦!”
  小邪道:“这样好了,阿三你们走前面,我跟你们后面走。”
  阿四道:“这么一来兔子不就被我们捉光了?”
  小邪笑道:“不一定,有时候我比较好运。”
  阿三得意笑道:“你要当跟屁虫,就由你去吧﹗阿四我们走﹗”
  两人已起身奔往左边森林,看他们动作如此之快,想必胸有成竹。
  小邪神秘一笑道:“小丁我们慢慢走,看看能否捉到大兔子。”
  他们俩也即刻追下去。
  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不觉中已过了四个时辰。
  阿三、阿四掠过许多山头,也捉了六只兔子很是得意。现已停下来歇着。
  阿三得意道:“阿四,小邪这次一定输了,我们捉完兔子,就在四周学狗叫,狗这么一叫,保证兔子不敢再靠近,他要捉个鸟﹗我看他捡兔子屎还差不多﹗呵呵……”
  阿四侧头一想:“小邪这次怎么会这么傻呢?也许他真的是要我们运动而已,反正这次也没押庄,如果有押庄,情况可能不一样了。”
  阿三道:“刚才忘了押庄,算小邪好狗运﹗”他有点可惜刚才没那样作。
  阿四问道:“你有把握赢小邪?”
  阿三苦笑一声道:“说真的我可有点怕,每次好象都赢定了,到最后还是输,好象小邪天生就是个大赢家,永远不会输似的。”
  阿四侥幸道:“我有先见之明,所以我从不跟小邪赌,省得脱掉裤子还不能了事,走吧﹗说不定小邪已经捉了十几只呢﹗”
  两人一说一唱又继续摸索下去。
  而小邪和小丁一只也没捉到,诚如阿三所说,狗一叫,兔子不敢再出现。
  小丁有点失望道:“这次我们输定了。”
  小邪轻轻一笑道:“反止没押彩头有什么关系?”
  小丁在替小邪找借口道:“我们走得很慢,你又不专心捉,你是有意放水对不对?”
  小邪望着她笑得有点邪门,他笑道:“小丁你蛮注意我的嘛﹗”
  小丁粉颊泛红道:“这裹只有我们两个,不看你又能看谁?”
  小邪斜睨笑道:“这么说你以前在街道上都乱看,乱向人家拋媚眼啰?”
  “小邪--”小丁呶嘴嗔道:“你老是不正经,不跟你说了。”她停住脚步。
  小邪叫道……“不说就不说﹗”他没停下来,继续往前走去。
  小丁一看这招不行了,又追上去叫道:“小邪你等等我嘛﹗”
  小邪笑了笑向她招手道:“天色已晚,我们小心点别出声。”
  小丁奇道:“兔子很少在晚上乱跑,就是有也在它的巢穴旁没,晚上很难追到,你是在捉什么?”
  小邪笑道:“我是在捉人,黑巾杀手。”
  “你……原来你使铡…u”小丁会心一笑。
  原来小邪要阿三、阿四在前面大喊大叫,想引出黑市杀手,他在后面也好将黑巾杀手逮住,这也是在无计之下的一计。
  小丁道:“要是捉不到人呢?”
  小邪笑道:“那只好捉兔子捉到死啦﹗”
  小丁笑骂道:“你呀,什么事都作得出来,这种又累又不讨好的事,你才不会捉到死呢﹗”
  小邪得意笑道:“累了就玩别的,改捉飞鸟……”他突然停下脚步。
  小丁奇道:“小邪你捉到什么了?”
  小邪苦笑道:“黑皮奶奶﹗我真傻,跑了这么多冤枉路。”
  “怎么?这不是纯运动吗?”小丁反过来挖苦小邪。
  小邪苦笑不已道:“没错,纯运动,运动个鸟蛋,憋死了。”
  小丁呵呵笑道:“难得你有失算的一天。”
  小邪白了她一眼叫道:“好啦﹗好啦﹗你还不是一样呆头呆脑的跟我们转个不停纯运动小丁这才发觉笑小邪不就等于在笑自已?她也不敢再笑下去。又行了半座山头。突地林中有嗖嗖之声传出来。”嘘|“小邪轻嘘一声已放慢脚步。小丁奇道:“有人?”
  小邪点头没有答话,拉着小丁已轻巧的摸上去。
  只见不远处有两名黑衣蒙面人,顺着阿三他们走过的路线跟踪下去。
  小邪摸到离他们十丈左右时,突然翻身腾空有如大鹏展翅在空中连翻三个筋斗,有若轻风拂柳不带一点破空之声,优美的飘到两名黑衣人上空他才叫道:“喂小心点﹗”
  话声一落,双手尽出,快逾电掣风驰,有若出弦之箭般的罩向两人。
  这两名黑衣人还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回事,“玉枕”穴已被点中,踉跄一声摔倒在地,惊讶与不信的望着来袭之人。
  小丁看是黑巾杀手,她轻笑道:“小邪你果然有收获了。”
  小邪笑道:“累了整个晚上,老天也会同情我送我两个人来解解答。”
  小下道:“这两个好象不是什么大头领吧?”
  “有人就好。”小邪走上前去问道:“你们能不能说话?”
  两人早已惧于小邪一身功夫,他们猛摇头表示不能讲话。
  小邪道:“很好,你们也是受害人,我不为难你们,我问你们,若对了,你们点头如何?”
  两人点头。
  小邪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总坛在那裹?”
  两人摇头。
  “不知道……”小邪想了想又道:“你们是被派来巡逻的?”
  两人点头。
  “你们住在那裹?东边……西边……南边……”
  两人点头。
  “南边几里?五里,十里,十五里……三十……五十……七十……问到七十里时,这两人才点头。”你们有多少人……十人……二十……三十……四十……“两人点头表示只有四十人。小邪喃喃道:“四十人不多,但负责巡逻周围百里大概够了……”他问道:“你们觉得平常时,你们的人都是往那边走?”
  两人眼神露出一片茫然之色。
  “我是说在你们住的地方,通常来往的同伴都是从那个方向比较多?也就是你们上级对你们传达命令的时候是从那个方向?懂了没有?东方?西方?南方?北方?”
  两人搞不清楚。
  “那我再问你们,你们上司都是走向山中的那一个部位比较多次?在中条山靠近潼关?垣曲河?天井关?”
  两人这才点头。
  “原来是在天井关,是中条山和太行山之间,好吧﹗你们可以走了。”
  小邪解开他们穴道让他们离去。
  小丁问道:“小邪你怎么放他们走?你不怕他们告密?”
  小邪道:“我们又不是来暗的,有什么好怕?而他们也是可怜人也不必为难他们。”
  小丁道:“我们赶快找阿三和阿四,我好饿。”她深情的望着小邪,带点撒娇味道。
  小邪笑道:“你放心,他们两个至少捉了十只兔子以上,你饿不着。”
  小丁娇笑道:“为什么?你会算?”
  小邪哑然一笑道:“没什么了不起,只是阿三学狗叫了不少声。”
  小丁感到新奇:“你是说阿三每捉到兔子就会学狗叫?”
  小邪笑着没有回答。
  小丁奇道:“这又为什么?阿三他有毛病?”
  小邪笑道:“阿三赌怕了,他不想让我捉到兔子,只好装狗叫来吓兔子。”
  小丁茫然道:“我还是不大明白,你说清楚点。”
  小邪笑道:“阿三知道我们跟在他后面,他为了不让我捉到兔子就必须将兔子赶跑,因为免子是群居的动物。阿三捉走一、两只,一定还有许多只在附近,现在给他们这一壆狗叫,那些兔子早就嘱得转移地方了,我们还捉个鸟?”
  小丁恍然道:“难怪阿三叫得这么起劲,当初我还以为他在赶兔子让阿四捉呢?”
  小邪笑道:“阿三越来越聪明了,他也知道兔子是群居的动物。有进步,有进步﹗”
  小丁娇笑道:“这都是小邪教导有方,我也发现你越来越有学问了﹗”
  “学吻?”小邪点头道:“这当然要向你学啰﹗来一个如何?”他突然发难乘小丁不备,已在她朱唇亲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陶醉道:“嗯﹗果然很有学吻,好香啊﹗呵呵……”
  他哧哧笑着。
  “小邪--”小丁冷不防的就被偷袭了,霋时粉腮泛红,猛跺莲足,羞窘得多生了两只手不知要摆在那里好,恨不得钻到地洞里。
  “哇佳佳﹗”小邪直叹道:“小丁,我现在才发现奇迹,果然是奇迹。”
  小丁羞窘道:“什么奇迹?”
  小邪摇头叹气,一副恍然大悟而觉得来得太迟的样子,他道:“原来女人还有这么一点好处,难怪男人拼命要娶老婆,我终于想通了。呵呵……”这个问题他倒是足足想了好几年,总没找到合理的答案,只好以这吻来搪塞。
  小丁低着头没有回答。
  小邪轻轻看着小丁,终于他又想到一笔生意,他道:“小丁将来我们合伙做一门生意如何?包赚﹗”
  小丁娇羞道:“什么生意?”
  小邪笑道:“算啦﹗等你嫁人再说吧﹗”
  小丁道:“为什么要等到嫁人呢?现在不能做吗?”
  “现在当然可以﹗”小邪神秘笑着。
  小丁很想知道,她急道:“什么生意?”
  小邪五指一张道:“吻一次五个铜钱。”他忍住没笑出来。
  小丁一听窘羞叫道:“小邪你,你……”粉拳直打小邪胸脯,满脸红如彩云羞死了。
  小邪很镇定而认真道:“小丁现在你当然可以做,你做不做?”
  小丁羞涩叫道:“我不做﹗”说完带着甜蜜愉快的心往前奔去。
  小邪呵呵笑着直追上去叫道:“小丁五两银子好了啦!不够还可以再加,别跑嘛﹗生意上门啦!哈哈……”
  “死小邪,臭小邪,我再也不理你了。”
  “理不理我,没关系,生意你总不能不做吧!”
  “我……”
  “哈哈……”
  跑了许久小邪才叫道:“小丁好啦!停下来吧!跑错地方可就麻烦了。”
  小丁依言放慢脚步娇叹道:“小邪你下吹再乱来,我可真的不理你了。”她很温馨甜蜜的说着。
  小邪追上前笑道:“好好好!这生意不作也罢,省得我花五两银子。”他握住小丁柔荑哧哧笑着。
  小丁笑骂道:“你呀!鬼主意特别多了。”
  小邪笑道:“你也不赖嘛﹗”
  “哈哈……”两人相视而笑。
  在小邪心目中,小丁永远是美好的伙伴,虽小丁是女性,也一样能成为像阿三、阿四那种好伙伴,小邪对小丁不但充满了友情,也充满了爱倩。他常说:“小丁若你嫁没人要,我就收容你。”这句话已表达小邪对小丁的感情。他是照单全收。
  而只要小丁有喜欢和理想之对象时,小邪也会很乐意的祝福小丁,如果小丁真的想跟他,小邪当然也会欣然接受。他是乐观和爽朗的,对这种感情之事,他永远是顺乎自然,永远扮演快乐的角色。
  ※        ※         ※
  “喂﹗小邪帮主你搞什么鬼?到现在才来?”
  阿三、阿四等得不耐烦又折回来,看到小邪和小丁在此有说有笑,阿三满肚子怨气已叫了起来。
  小邪见到阿三腰间挂满兔子,少说也有十几只,赞佩道:“哇佳佳﹗阿三你有一套﹗怎么?捉完啦?”
  阿三闻到小邪夸奖,什么怨气也没了,他得意笑道:“小邪帮主,这次你输啦﹗该怎么赏我?”
  阿四也笑道:“小邪帮主你一只也没逮着,这下子可输惨了。”
  小邪笑了笑道:“我被阿三的狗叫声震得我头昏眼花,还捉个鸟?不过你们放心,我输不了的。”
  阿三怔了怔叫道:“我不信,你身上连一只兔子也没有怎么会赢?”
  小邪得意笑道:“我虽然没捉到兔子,但你可知道你捉的兔子都是我的?”
  阿三晃一下腰间兔子叫道:“笑话﹗兔子在我腰间会变成你的?”
  小邪笑道:“你知不知道兔子的牙齿上,都刻有”杨小邪养的“这五个字。”
  众人大惊,阿三更是惊讶,他立即抓起一只来检查。
  “哈哈……”小邪大笑道:“阿三,骗你的,何必吓成这个样子!你说要我如何赏你?”
  阿三嘘了一口气,心情笃定笑道:“我就知道这次一定嬴,不用赏,赢了就好,赢了就好﹗”
  阿四捶着双腿道:“这次没押庄也没什么搞头,小邪帮主找个地方歇歇吧﹗累死我也。小邪道:“就在这里好了,阿四你将兔子杀好,我来烤。”
  大家分工合作,不多时已将兔肉烤好。
  小邪边吃边道:“明天我们就能摸到他们总坛了,到时候免不了要厮杀一番,我看还是带点炸药好。”
  阿三笑道:“没问题﹗我可玩上瘾了,可是小邪你怎么知道明天可以找到地头呢?”
  小邪道:“我刚才捉到两名黑巾杀手,依他们的意思可能就在天井关附近,天井关离这里不远,我想明天可以赶到。”
  小丁问道:“小邪你刚才说我们跑了许多冤枉路是什么意思?”
  小邪苦笑一声道:“我本想乱打乱撞,看是否能撞出点什么来,结果理想不好,当初要是能想一下凤姑的话也不用如此辛苦了。”
  阿三不解道:“凤姡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总坛在那里。”
  小邪道:“话是没错,可是她说过他们连络都是用信鸽,只要我们注意天空的鸽子飞往何处不就可以明白总坛位置了吗?”
  阿三道:“可是信鸽……我们能看到吗?”
  小邪道:“你放心,鸽子飞往山上飞不高,很容易可以捉到,说不定我们还可知道其中秘密呢?”
  小丁问道:“黑巾杀手不知道包括了多少有名的人?”
  小邪叫道:“多啦﹗”厉爪神魔“顾见愁,”鬼谷魔王“童血狼,陆伯欣……一大堆,正邪两派都有。”
  小丁担心道:“我们杀得了他们吗?”
  小邪道:“杀得了杀不了这是另外一回事,只要我们打垮他们总坛将江振武杀掉,这样一来群龙无首,那些恶魔也成不了什么作用。”
  小丁深深吸口气道:“将来还要到神仙岛救我干爹?”她有点伤感。
  小邪道:“当然﹗我看他也等疯了,慢慢来,这种事急不得,一个一个办才能收到效果阿三陶醉道:“到时候通吃帮主可算是吓吓叫啦﹗我”三撇老蛋“也可以高枕无忧,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没事就叫我那老相好给我捶捶胁捏捏脚,哇佳佳﹗我和尚也不用当啦﹗幽呼--”想到将来,他忍不住大叫起来。
  小邪轻叫道:“快点睡吧﹗明天你不但要三撇,还要七、八撇知道吗?”
  “没问题﹗”阿三得意道:“老蛋也要生小鸡啦﹗哈哈……”
  ※        ※         ※
  第二天下午申时。
  小邪他们已出现在太行山天井关附近林中,他们还携带不少炸药。
  小邪四处搜寻,只见四处皆是小径,因而他们再向山区推进十里,此地已人烟绝迹遍地荒草荆棘,隐约中可看到三条小径分别蜿蜓直上一座插天高山。
  小邪注规四处地形良久才道:“大概错不了,我们在这里等,看看有无飞鸽经过。”
  小丁问道:“小邪你真的捉得到鸽子?”
  小邪笑道:“捉不到也要将它打下来,注意看,别让鸽子飞过去还不晓得,这就难办事了﹗”
  众人个个目不转睛搜寻天空,希望有所发现。
  转眼两小时已过。
  突地
  小丁叫道:“小邪你看﹗”她指着左边天空有一黑点快速向山中射去。
  小邪点点头,猛吸真气,抖抖手脚,准备将鸽子给逮下来。
  鸽子愈飞愈近,越来越大。
  突地小邪雄腰一扭,已如飞鹤穿云般腾空十丈,略一换气,身形再度拔高七丈三四,大喝一声已化作一道青光,电也似的射向那双飞鸽。只见他右手轻轻一带已将飞鸽挽入手中,连翻两个筋斗,划起一道长虹倒射回来,这就像平拋出去的东西,自已还会弹回来似的。小邪全凭一口真气,和天下无双的轻身术,才能在空中作垂直飞掠,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而且从一起身到降落地面,姿势都是从容不迫优美柔和。
  阿三直叫道:“哇佳佳﹗小邪帮主有你的﹗”
  小邪笑了笑:“小意思,下次来大的。”他将鸽子交给小丁。
  小丁娇笑接过手,解下鸽子脚上之布条,打开一看,吃惊异常。
  小邪问道:“写些什么?”
  小丁。道:“信上写了几个字是这样的”三日之内飞云岭杀韦亦玄“下面划了五朵花,像是梅花形状。”
  小邪点头道:“将布条绑回去放了鸽子。”
  小丁立即将布条绑好放鸽子回空中。
  只见鸽子直掠山中,消失在远处云雾中。
  小丁奇道:“这鸽子怎么会颠倒飞呢?”
  小邪道:“可能黑巾使者在外面下的命令。”
  ※        ※         ※
  (missingsomewords)本来我以为现在这位韦亦玄和江振武有共同关系,也就是说韦亦玄受江振武控制着,结果现在江振武却要杀韦亦玄。“小丁不解遭:“为什么?是什么原因你会如此想。”
  小邪道:“因为以前那位韦亦玄被杀,胸前印有”朱砂掌“,而江振武像是以玉观音换得了这门武功,可见江振武一定知道第一位韦亦玄的死,说不定就是他出的手。因为江振武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他不是控制着韦亦玄,一定也能用此来要胁他。”
  小丁道:“这么说来江振武没有必要杀死韦亦玄啰!”
  小邪道:“不锗,不过照此推测韦亦玄可能不再理江振武,或者有人出钱要杀他。
  可是再加上渡永天,我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每件事都似是而非,韦亦玄到底和江振武是如何关系?我到现在还搞不懂。”他有点懊恼。
  小丁笑道:“等捉到江振武问上一问不就得了?”
  小邪哑然笑道:“韦亦玄死了也好,省得我再上”飞龙堡“找他算帐,阿三,飞云岭在那里?”
  阿三道:“龙门山北麓离此地不到二百里,半天可以赶到。”
  小邪点头道:“等这里闹完,我们再去那里,希望还来得及。”
  突地小丁又叫道:“小邪,鸽子又飞回来了。”她指着右边天空。
  小邪一看道:“不同只。”话音一落,再次腾空以“燕子十八翻”之上乘轻功将鸽子抄下来。
  小丁走上前去解下布条念道:“化整为零,等候通知,下面划五朵花。”念完将布条绑回放走鸽子。
  小邪喃喃念道:“化整为零,等候通知,这是什么意思?”
  小丁问道:“这只鸽子不知是要飞到那里?”
  小邪道:“飞到那里倒没什么关系,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化整为零呢?是不是在进行什么任务,还是遭到了重大打击?否则他们没有必要化整为零啊﹗”
  阿三奉承道:“大概他们是怕小邪帮主才会如此作吧﹗呵呵……”
  小邪摇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人,而他们高手都没有出来,也没有必要怕我而躲起来小邪一听心道﹕”对呀﹗现在总坛下命令要收山,趁现在将总坛灭啦,命令就发不出来,那些分坛没人指挥只好收手了。“他轻笑道:“阿四你越来越聪明了,那天弄顶状元帽给你戴戴。”
  阿四笑道:“小邪帮主,不是我聪明,我是想多剃几个人头,好让大家分享我的快乐。嘻嘻……”
  小邪笑道:“走﹗分享快乐去﹗”
  四人小心翼翼的摸向那座无名而透着神秘的高山。
  约行三里路程,豁然开朗,浓密森林已不复存在,只见此地宽达十余里,将神秘高山衬托得更高,山膢下罩满白雾,像幅山水画,地面种满花草树木,尤其是一大片夹竹桃,正开着粉红色花朵,微风轻拂,枝条摇曳,婆娑起舞,烢紫嫣红,轻舞波浪之旋律,不由得令人痴醉。陪着花草的则是一堆堆布置完美的绿石,好象造物者故意如此安排似的,有了那些小山高般的绿石堆,更将此景象点缀得无懈可击,更入佳境,石堆与花木之间则是参差不齐之羊肠小径,有意无意的安置在花草石堆之间。
  “哇佳佳﹗”小邪惊叹道:“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真叫人想不透。”
  小丁也绽开笑容道:“这夹竹桃好美,可惜它有毒,否则我很喜欢它的。”
  小邪道:“想必是黑巾杀手故意种花在外面使人畏惧这毒花,我们慢慢摸进去,尽量别碰到夹竹桃,说不定这些夹竹桃和别地方的不同。”
  说着四人躲躲闪闪的往林中走去。
  在杯中转了半小时,小邪突然停下来苦笑着。
  小丁奇道:“小邪你干嘛不走?到地头了吗?”
  小那苦笑道:“我们中计了﹗”
  “中计﹖”众人惊叫道:“中什么计?”
  小邪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转了这么久,好象在兜圈子﹖”
  小丁往四周看去,发现四周景象都一样,她急道:“小邪我们好象是进入一种阵势里。匚小丁奇道:“猜拳干什么?”
  小邪笑道:“玩捉迷藏呀﹗”
  小丁看了他一眼叫道:“到现在你还有心情玩捉迷藏?你到底……我真想不透你:“她一脸着急像。小邪叫道:“怕什么,该死就会死,不该死任他什么牛头马面我也不怕:来啦:来啦|”他一副慷慨激昂不怕死的样子。
  小丁真拿他没法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阿三一样是亡命徒,他很有兴趣叫道:“规矩如何?是不是像以前?”
  阿四叫道:“不行﹗小丁是女的,总不能叫她背我们吧﹗”
  小邪想了一下道:“这样好了,我们三个谁被捉到谁就当马载,要是小丁输了就唱歌给我们听如何?”
  “好哇﹗”阿三阿四同声道。
  小丁没想到这三个活宝,到现在还有心情玩捉迷藏,她苦笑道:“好吧﹗”
  小邪点头道:“那我们开始猜拳,等一下就在那边那棵……大概是松树吧﹗我们过去看看。”
  四人往一棵米斗粗的大树走去。
  小丁道:“是木麻黄,不是松树。”
  小邪道:“等一下就这稞……木麻黄作桩,我印上手印,免得搞错。”手掌一拍,木麻黄已出现一只两寸深的掌印。
  小丁道:“要是迷失了怎么办?”
  小邪道:“那会迷失?我们转了老半天,就是转不出去,你如果迷失了,那我们就有救了。这阵势好象是分外围和内围,外围只能往内围走,而内围却不能往外围走,放心﹗不会迷失的。”
  阿三道:“如果有危险我就大叫,小邪你可不能不出来喔?”
  小邪点头道:“好,那我们得规定大叫时就不算了,咱们来猜拳。”右手藏在背后叫道:“一、二、三--”“布哇﹗”“剪刀哇﹗”“石头﹗”“剪刀﹗”
  “不算不算﹗再来,一二三--”“石头”“石头”“布”“布”。
  “哇﹗我赢了﹗”小丁和阿四叫道。
  小邪道:“阿三来,一二三石头。”
  “布哇﹗”阿三大喜叫道:“哈哈,小邪你当相公,我走啦﹗”说完他已躲开。
  小邪轻笑一声道:“好吧﹗我数到二十你们就得藏好,快﹗”他立即趴在木麻黄,闭上眼睛念着:“一二三四五六……十……十五……十九、二十停--”张开眼睛,往四周寻去。
  已空无一人,掠往树梢四处看去,也没有人,他只好飘身下来,一步步的往左边搜寻,约有三丈远时,立即又掠向右边,这模样有如小偷在偷东西,也像行刺大内黄帝一样,小心而谨慎。
  “他们躲在那里呢?……大概是在石堆后面……”小邪慢慢又摸向前面石堆,一堆、两堆,使又掠回来往后方探去。
  突地小邪大叫道:“阿四我看到你了?幽呼!”他已倒掠木麻黄。
  阿四大叫一声也冲往木麻黄,眼看小邪就快要到了,他也顾不了这么多,“哈!”
  猛吼一声,已像青蛙一样往木麻黄扑去。
  小邪一摸到木麻黄立即高兴叫道:“哈哈你输,哇-”他已惨叫起来。
  原来小邪面对木麻黄正得意时,阿四这双大青蛙已冲向他背后,压得他哇哇大叫。
  阿四尴尬笑道:“小邪帮主,这种事很容易发生,尤其是在作战的情况下,嘻嘻……”
  他想虽然被捉到,但也捞回一点本来。
  小邪摀着碰得又红又痛的鼻子叫道:“他妈的﹗你这算那门嘛?呵呵,嘻嘻,哈哈………”
  想到自已鼻子红肿的模样一定很滑稽,忍不住就笑起来。
  不久小邪叫道:“算啦﹗反正你已经当牛头,闪到一边去。”
  阿四笑嘻嘻的往左方掠去,他觉得这样的成果,要比当牛头来得更过瘾,准备多压几次,让小邪变成大花脸。
  小邪见阿四举止有点奇怪,心想也许阿三可能在那边,也一步步跟下去。
  突地“哈!”一条白影已射向木麻黄。“小邪我嬴啦﹗”这条白影正是小丁,她高兴得直拍手小邪回头一看不服气道:“死小丁竟敢偷袭,等一下一定捉你当牛头。”
  小丁得意娇笑道:“你输我一次,我才不怕呢﹗”
  小邪无奈道:“好吧,好吧﹗走开一点,免得变成红鼻子。”说完他已小心翼翼的摸往左送。
  倏地石堆人影一闪,小邪见状大叫道:“阿三我逮到你啦﹗”电也似的反身飞掠木麻黄“不算﹗不算﹗是阿四推我出来,不算﹗小邪不算啦﹗”阿三苦丧着脸走了出来猛摇着小邪哧哧笑道:“我不管,谁叫你要让他推出来?”
  阿三呶着嘴叫道:“这不能算,我是被逼的。”
  阿四从石堆走出来笑嘻嘻道:“阿三我那有推你?我只是从你左边叫一声,你就紧张的往前跑,自已不小心还要怪我?”
  阿三叫道:“小邪帮主,不算﹗有人干扰,不能算﹗阿四陷害忠良﹗”
  小邪憋住笑声叫道:“那有这种事?逮了就逮了,作马,作马﹗阿三你载小丁,阿四你载我,两人比赛输的人下一回当牛头。”
  阿四很高兴的趴在地上,小邪马上骑在他背上。
  阿三直骂着但也没法子,苦丧着脸趴下去,小丁犹豫了一下才坐在阿三背上。
  小邪一手抓住阿四衣颌,威风凛凛的指着前方叫道:“看到没有?前面十丈有棵小树,谁先到了谁就嬴,预备--开始﹗”
  “哇--”阿四“四脚”并用,已如千里神驹般的跳过去。
  “喝,喝……”小邪不停拍打阿四臀部煞像有这么一回事。只见他双目直瞪小树,脖子肌肉浮得像藤条般,也知道他是多么的用劲。
  阿三也不甘示弱,猛咬牙关,连爬带跳像关公那只赤兔马,神快无比。
  小丁坐在上面嘻嘻哈哈直笑,有如坐在一只大野牛上,身形蹦上蹦下。“哇--”可惜她只坐到一半已被摔下马来,弄得灰头土脸。
  阿三可顾不了这么多,更加催劲的往前冲,“我到啦﹗我赢了﹗”他高兴直叫着。
  阿四也抵达,他爬起来叫道:“阿三你输啦﹗你载的人被你摔死,你那能算赢?”
  阿三叫道:“马到就行,马到就成功了,嘻嘻……”
  小邪笑道:“阿三你要永远当马,那当然马到就成功,你要当牛头还是亦见马呢?
  呵呵阿三深深叹口气道:“真虽(倒霉)﹗今天是黑七,马到了还得带倏腿来。好吧,牛头就牛头,反正有的是机会。”
  就这样他们玩得天昏地暗,各有输赢,个个伤痕累累,小丁喉咙也唱哑了,但仍然斗志高昂。
  这次又轮到小邪当牛头,他叫道:“一二三……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停--”
  他左掠右掠,前探后探,终于看到阿四光头闪闪发光,他大叫:“阿四﹗”
  反身就往回奔。
  阿四一紧张叱叫一声往前扑去,他不是扑向木麻黄,而是扑向小邪双腿,这一扑倒将小邪双腿紧抱着不放。
  小邪摔在地上人叫道:“阿四你放手呀﹗”
  “不放﹗”阿四嘻嘻笑着。
  “快放﹗”,“不放﹗”,“快放手﹗”,“不放就是不放﹗”
  小邪大吼一声叫道:“不放也可以﹗”他动用“前脚”像壁虎般的拖着阿四往前爬向木麻黄,阿四双腿猛勾树干、石头,但还是拉不住,地上已出现一道颇深的痕迹。
  “阿四你输啦﹗”小邪终于伸出手指尖触摸木麻黄,才松了一口气趴在地上。
  阿四这时才放手得意笑道:“输就输,被你拖一阵也满舒服的,呵呵……”
  他总是在失败中捞回一点本来。
  小邪喘口气,压低声音道:“阿四,阿三在那里﹖”
  “哈哈,我就知道阿四会告密﹗”原来阿三换了两堆石头,现正够在小邪前面,得意的往前冲,那姿势真像逃狱钦犯,咬牙切齿,滑稽已极。
  小邪那晓得阿三会来这招,一闻到声音立即大叫:“阿三﹗”他也折回身躯,见阿三在前面五尺,猛加脚劲往前追,想赢过阿三。但距离短能挽回局势甚是困难,眼见阿三就要到了,大喝一声,小邪已电也似扑过去,他这全力一扑,其势何等之快,力量何等之大。
  阿三扑到木麻黄前面,伸手要触摸,得意叫了出来,“嘿嘿我……”
  “砰﹗”突然一声巨响传来。
  阿三楞住了,傻傻的趴在那裹。
  阿四也楞住了,呆在当地。
  小邪尴尬笑道:“我赢了﹗嘻嘻﹗”只见他怀抱一棵斗大的木麻黄站在那裹哧哧笑着。
  原来他这一冲,竟然把木麻黄给齐地撞断,威力甚是惊人。
  “哇佳佳﹗”阿三咋舌苦笑道:“虽﹗真虽(倒霉)﹗没想到连桩都被你拔下来。”
  阿四哧哧笑道:“阿三你还是输啦﹗你命中注定撇十,呵呵……”
  小邪丢掉怀中木麻黄,耸耸肩大叫道:“小丁!放牛吃草啦﹗木麻黄不见了。”
  小丁在远处一听奇道:“木麻黄怎么会不见了呢?”
  小邪轻笑道:“它一不小心就被我撞断了。”
  小丁呵呵笑着走回来笑道:“可惜木麻黄没长脚,否则它一定会小心逃开的,你们哪﹗真像牛头﹗”
  “哈哈……”众人直笑不已。
  不久,小邪道:“天色已晚,也没桩可玩了,大家休息,准备明天好好想法子脱困。”
  小丁揉着手臂道:“我全身酸死了,这运动好累人。”
  小邪摸摸鼻子及手肘有点得意道:“我更惨。”
  阿三、阿四也差不多,膝盖、手肘、头顶都有伤。
  大家互看一眼又哈哈大笑起来。
  寒风轻吹,夜雾低垂,树叶簌簌。
  ※        ※         ※
  somelinesmissinghere。
  以才不管我们。“小邪点头道:“也有此可能,我再往高处看看。”说着已飘身而起,不久他降落于地道:“还是一样,全部都是雾气,看不到远方。”
  阿三道:“现在如何?放炸药?”
  小邪道:“炸药也炸不出什么名堂,我们用最笨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什么方法?”小二问道。
  小邪笑道:“开路﹗开一条直路。”
  小丁道:“要开多久?这裹至少有十里方圆。”她有点失望。
  小邪很有信心道:“愚公都能移山,我们怕什么?而这些小石堆不多又不大,开始啦﹗阿三,阿四你们各找一根长树枝,将袈裟绑在上面。”
  阿三奇道:“这要做什么用?”
  小邪道:“指正方向。”伸出两只食指又道:“食指对食指才能对成一条直线,我可不愿把路开歪了。”
  阿三、阿四会意,很快的找到长树枝并绑上袈裟。
  小邪将树枝交给小丁,他道:“小丁你负责指针,五十丈换一次,我怕太远会被雾气罩住,那就看不到了。”
  小丁问道:“如何换法?”
  小邪伸出手掌道:“姆指和食指当作标竿,你站在中指位置往食指着去,一定要让姆指和食指重量,然后将姆指那枝标竿插在中指位置上,以此类推。”
  “我懂了。”小丁接过树枝,先插下一只在当地。
  小邪再次腾空,不久飘下来道:“左边是那神秘山峰,我们往那裹开。”说完抽出匕首道:“阿三、阿四你们两个负责震开石头,我砍树。”
  阿三、阿四点头示意,立即往前方石堆掠去。
  开路计划已展开。
  小邪看准目标,匕首一挥“哗啦啦……轰……”树木立即倒地。
  阿三、阿四紧跟其后,双掌不时震向石块,一下“大力金刚掌”……“般若禅掌”……
  “摔碑手”又是“大悲掌”又是“少林三十六弹腿”……好象在练功一样。
  只听“轰……”、“砰……”、“咋啦……”碎石纷飞,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有如砸豆腐一般。
  小邪砍树如切菜,从容不迫,挥洒自如,还不时哼着小调。
  时间一分分过去,路也一寸寸增长,小丁也忙着换标竿,但丛林实在太大了。
  阿三、阿四已气喘如牛,再也没有先前那种抱着开玩笑的心情,他们已笑不出来。
  小邪是拚上了,他汗流浃背,呼气混浊,心跳加速,他还是咬着牙,就像撑着莫塔湖的瀑布一样,施展他那无穷尽的耐力,有时侯他也帮忙劈开石堆。
  小丁虽是换标竿,但时间太久也有点受不了,她也不敢休息,不时替阿三及阿四擦汗。
  太阳已下山,他们已整整连续不停的工作十二个时辰。
  阿三、阿四已寸步难行。
  小邪还是一样卖力的砍下去。
  小丁也瘫痪了。
  月亮已升到空中,大概有三更了吧﹗
  只剩下小邪一人在工作,阿三、阿四和小丁都累倒了,躺在地上四平八稳。
  终于--
  “哗啦啦……”一阵大树倒地声传来。
  “黑皮奶奶的,成啦……”小邪无力的脱口说出,人也坐了下来,在他前面已没有树丛挡着,他再次感到欣慰,望了望阿三他们,小邪没有停下来,爬起沉重身躯往山中奔去。
  不多时他扛着一只山羊又一袋用芋叶包成的水袋走回来。拾些枯枝,升起火,烤起山羊肉,等肉熬了他才吃些肉片,躺下来开始休息。他本想叫醒大家,但想了想还是让他们继续休息,肚子饿了他们自然会醒过来。
  浓雾再次笼罩大地,山风徐徐吹过,树梢飕飕轻吟,似在安慰这一群……
  ※        ※         ※
  第二天午时。
  小邪才悠悠醒来,入眼是阿三、阿四及小丁正望着他哧哧笑着。
  伸伸懒腰坐起来,小邪道:“怎么?你们病都好啦?”斜睨众人似笑非笑。
  小丁娇笑道:“本来还没好,但吃了山羊肉就好了,呵呵。”
  阿三道:“小邪你怎么全砍完,其实留个十几丈,我们一样可以出来。”
  小邪笑道:“我怎么知道差几丈,那时候一心想着要砍完,要砍完,手也不听指挥的一直砍下去,反正也差不了多少。”
  阿三道:“如果这树林还有一半呢?”
  小邪道:“我想如果还有一半我会停下来,因为昨天我腾空往四周看时,我已经盘算好大约要多少时间,总不能累死我自已。”
  小丁笑骂道:“能停就好了,你呀,十足的亡命徒﹗”
  小邪瞥向她笑道:“我是亡命徒,那你是什么?不要命的?”
  阿三猛点头笑道:“我是要人家命的。”
  阿四笑道:“我是命不要的,嘻嘻……”
  小邪笑道:“好啦﹗不要命的也好,要人家命的也好,命不要的也好,赶快吃饱准备作战,省得白跑一趟。”
  小丁笑道:“我们都吃饱了,只有你自已贪睡没吃着,还在说风凉话呢﹗”
  小邪呵呵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手一探已撕下一大块肉片,开始咀嚼起来。
  突地
  小邪手一挥,沉声道:“蹲下来﹗”四人迅速伏于地面。
  只见前方天约五、六十丈外,有六名黑巾蒙面人在巡逻。
  小丁低声问道:“小邪,地头到了是不是?”
  小邪点头道:“大概错不了,这些蒙面人可能是看门的,可是我们怎么没发现房屋或洞穴呢?”
  阿三道:。“也许和开封那座监狱一样是用秘道出入。”
  小邪想了一下道:“有可能是如此。”举起左手指向黑衣人道:“我捉右边那三个,阿三你负责右边那个,小丁你捉右边第二个,剩下那个就由阿四你负责。”
  三人齐点头。
  小邪道:“等一下摸到他们差不多五丈距离时,我一下令,大家一起冲上去,一定要将这些人一次制服。”
  阿三道:“小意思。”
  “走﹗”四人慢僈往前摸去。
  二十丈……十丈……六丈、五丈,“冲﹗﹗”
  小邪沉喝一声,身形已如出弦之箭,电掣风驰挟着一道劲风,快捷无比的扑向左边三名黑巾杀手。
  ------------------
  转自炽天使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