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奇侠杨小邪续》

12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小邪笑道:“养了三年,大家都胖了起来,我们不也一样吗?”
  谈到正事,两人也把刚才感伤的气氛冲淡不少。
  老头笑道:“你们可是最年轻而最有活力的一批,在江湖中一定可以闹出字号来。”
  小邪哑然笑道:“老头你也加上一脚吧!”
  老头叹道:“我老了,该休息了!”
  小邪笑道:“老头,在一个人的面前你可不能言老。”
  “谁?”老头很好奇的望着小邪。
  小邪道:“第四位登上灵感塔的‘无绝掌’叶双。”
  老头大惊脱口叫道:“这老前辈还没死?”
  小邪笑道:“他就是那疯狂笨杀手武痴。”
  “武痴?怎么会是他呢?”老头惊讶不已。
  小邪道:“就是他,除了他以外,天下已没有人能够使出那种掌法,也只有他才能在五十招内打败欧阳不空。可惜他为了练武,心智已失而沦为杀人工具。”
  老头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一直想不出武痴是谁,原来是他,但……”
  老头又向小邪间道:“人能活这么久吗?他至少一百四十岁以上……”
  小邪笑道:“凡事都有例外,而且像他那种只知道练武的人更有可能,因为他的内心已超乎常人许多,所以他多活几岁算不了什么。”
  老头闻言也恍然澈悟,以他医术冠绝天下来说,当能明白这个道理,他点头道:“有可能,先前我一直以为叶双已作古多年,才没有想到武痴会是他。现在被你一提,倒把我一棒给打醒。”
  小邪道:“我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到,他的掌法实在难以揣测,我才想到‘无绝掌’这三个字。”
  老头轻笑道:“现在武痴是不是叶双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几分把握?”
  “五分!”小邪道:“我的内力虽然得自瀑布,但一时之间,也发挥不了这么多,而武痴已经苦练了百余年,这份量够吓人了,我占的便宜是我比他年轻,我可以不休息的战斗下去,直到把他累倒为止,这也是我所以要利用飞瀑练功的原因之一,没有人能像飞瀑一样能连续不断的吐出猛劲,我却可以和它抗衡数天数夜,在耐力方面,我很有信心。”
  老头笑道:“我看这门功夫,你也可以算是天下第一了吧!”
  小邪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啦!谁有劲,谁有耐力,一样也可以打胜仗。”
  老头点头直笑,不久他道:“我将这几个目的重点说一下,第一点是丐帮遗失一本‘太上魔经’。”
  “太上魔经?”小邪搓手着急叫道:“怎么搞的,不是要他们小心的毁了它吗?这下又有戏唱了。”
  老头叹道:“是丐帮九袋长老马公石,想将这本魔经送到少林寺,结果在半路上被人劫杀,魔经也因而不明去向。”
  小邪骂道:“这些笨猪,老是出一些馊主意,他们送到少林寺干嘛?想和少林和尚共同享受?他妈的!瘪十!”他气得两眼发红。
  老头安慰道:“这都是天意,以后还要看你的了,这本魔经可是三百年前一代武林魔头‘血煞魔君’的武功心法,练成这门武功会嗜杀成性,而且善用毒药,是非常可怕的。”
  小邪骂了几句,心情也平静小少,他问道:“‘血煞魔君’和‘玉观音’两个人,那一个厉害?”
  老头道:“他们两个同是三百年前的武林高手,但‘血煞魔君’是在三百年前之前,大约三百五十年前左右,而‘玉观音’是在三百年前之间,所以他们并没碰上,先有‘血煞魔君’才有‘玉观音’,看来‘血煞魔君’的武功要高一点。”
  小邪苦笑道:“哇佳佳,这还得了,一个武痴我就头大了,再来一个新‘血煞魔君’,实在是在唱大戏。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玩玩也好。”他存心斗斗“太上魔经”看谁又怕了谁。
  老头道:“夺走”太上魔经“的人,不出几年一定会在江湖上出现。因为‘太上魔经’既然是魔教邪派的功夫,那它练功方法必定诡异非常,想必很快就能收到奇效,你如果有发现的话,就得立刻阻止,甚至于将他杀了,以免遗祸武林。”
  小邪点头道:“我晓得,换说说别的事如何?”
  老头想了想道:“我那位朋友可能也被捉去,因为我到终南山已找不到他的踪迹。”
  小邪道:“李孟谷失踪多久了?你可有线索?”
  老头道:“大概一年左右吧!我到他起居地,那些器具都沾满了灰尘,屋子内外也挂满了蜘蛛网,推断起来,大约是一年时间。”
  小邪轻笑道:“还好,不是在我去那里之前失踪。”小邪对于自己推断很有把握,这次他推断李孟谷在他去之前并没有失踪,现在并没有被否定掉,故而他满意的轻笑着。
  老头道:“不知道他是否换了地方,还是被捉走?如果被捉,小邪依你看,会被谁捉去?”
  小邪沉思一会儿道:“可能是‘神武门’,因为上次捉我的也是他们。”
  老头道:“‘神武门’如果捉到李孟谷,那他们就得到了一座坚强的堡垒,要攻他们恐怕不容易。”
  小邪道:“这不必考虑太多,大不了将他们城堡围起来,饿死他们,对了,‘神武门’最近是否又开始嚣张了?”
  老头点头道:“不错,尤其是最近三个月又开始和韦亦玄争地盘。”
  小邪问道:“韦亦玄又出现在江湖了吗?”
  老头道:“他本江湖中人,当然会出现在江湖,有什么不对?”
  小邪轻轻一笑,似乎对这件事早有成竹,他道:“几年前你交代我到江湖上打听一些失踪的人对不对?”
  老头道:“有这么回事,怎么?你已查出来?”
  小邪笑道:“我早就查出来了,因为太平常,我倒忘了告诉你。”
  老头问道:“这些人都到那里去?”
  小邪道:“这要分两类,第一类是武功高强的老人,他们很可能是各派掌门人或各派长老,这些人都曾经被武痴打??,后来被‘神武门’的人囚禁在神仙岛。”
  老头惊讶道:“你是说十几年前失踪的各派掌门人都没死,而是囚禁在神仙岛。”
  小邪道:“正是如此,其它武功较低的年轻人,是被黑巾使者捉去当杀手,他们有的已经被毁容,过得生不如死,十分可怜。”
  老头闻言悲愤道:“这天杀的黑巾杀手,竟作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小邪道:“我们再谈谈韦亦玄,我觉得‘飞龙堡’也是被人所控制。”
  老头道:“起初我也以为是韦亦玄干的,因为十几年前各派掌门都相继死亡失踪,只有韦亦玄安然无恙,这点很令人怀疑,而那时‘神武门’还算不了什么,没人会想到是渡永天干的。现在‘飞龙堡’怎么又被人控制了?”
  小邪道:“韦亦玄也是在十几年前就被捉走,现在这个是假的。”
  老头不解道:“这又为什么?看现在这位做的事依然都很正派。”
  小邪笑道:“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他是用蚕食的方法,先正派,正得不能再正。
  等到他控制了整个武林时,他就可以当上武林盟主,这手段要比其它力法高明,也是正确的方法。”
  老头更是不解道:“这我就不明白,他既然是正派,当上武林盟主也是应该,你却说他在计算天下武林?”
  小邪笑道:“这正是外表正派,里面邪派,如果韦亦玄以正派当上武林盟主,他那大慈大悲的心肠,黑白两道莫不感恩于他,也不会再找他麻烦,而韦亦玄要作任何事,他可以收买别人,就像他收买杀手杀我一样。”
  “原来如此!”老头恍然道:“果然韦亦玄有嫌疑,我倒没猜错。”
  小邪道:“你怀疑的那位是假的,真的韦亦玄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关起来,但有一个问题现在想起来倒是有些不合理。”
  老头问道:“什么问题?”
  小邪道:“几年前我在神仙岛碰上韦亦玄,我以为他是现在这位韦亦玄,我就开玩笑的告诉他,怎么捕杀手捕到神仙岛来了,他竟然说记不清以前的事,他也承认刚刚被捉去,可是我看他住的茅屋,器皿都非常旧,至少也有十年的时间,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老头哑然一笑道:“也许他披武痴一打,真的记忆力丧失,也许他那间房屋是别人留下来的。”
  小邪道:“也有可能如此,但我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韦亦玄他不愿将被困在神仙岛的消息传到武林。因为他怕‘飞龙堡’会去救人,因而导致全军覆没,可惜他没想到已经有人冒充他,就像丐帮帮主朱陵一样……哇味!”小邪一想到朱陵,立刻叫起来,很是吃惊。
  老头也微微心中一紧,他问道:“什么事这么紧张?”
  小邪叫道:“以前假冒朱陵的是渡永天的手下,也就是‘神武门’的弟子,那么假冒韦亦玄的人,也是‘神武门’手下,这点我以前也想过,可是我的解释是这位假韦亦玄被捉到神仙岛,而捉他的人是黑巾杀手。现在他已出现,故而这个解释已被否定,也不必去猗渡永天为什么要雇用杀手丢捉自己人。这个疑题一去,又来一个;假的韦亦玄也是渡永天的人,那他们为什么又要??杀呢?老头你刚才说他们近三个月,又再争地盘了。这题目很难解答。”
  老头苦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迷迷糊糊,你再说清楚点。”
  小邪道:“渡永天在十几年前雇用杀手,将天下武林高手一网打尽,将他们困在神仙岛,然后又找了一些人,易容成朱陵和韦亦玄等人,要他们回到丐帮及‘飞龙堡’,这样就等于控制了两大帮派,这点证明是朱陵亲口说出来。现在渡永天又和韦亦玄斗上了,这不大合理。”
  老头摊手道:“你想不出来,我也差不多。呵呵……”他苦笑一声无奈得很。
  小邪想了想道:“我只好先将他解释为两点,第一点是韦亦玄事后叛变,第二点,韦亦玄不是渡永天的手下。这两点以后再求答案。”
  老头道:“也好,就第一点来论,渡永天如果易容,他为什么不易容全天下的掌门人?这不就更省事?”
  小邪道:“这有困难,例如说少林和尚、武当道士,就不是那么容易模仿,而人才也难求,所以渡永天就从天下第一大帮及第一大堡下手,只要控制了这两个帮派,差不多天下就在手中了。”
  老头点头表示同意,不久他又道:“三年前杀各派掌门人,不是渡永天指使,而是黑巾杀手,这又如何解释?”
  小邪笑道:“这很简单,因为黑巾杀手被我杀死下少,也炸死不少,他们元气大伤,须要重新培养实力,而他们也有新敌人??就是后来出现的十名杀手;一方面他已觉得实力已失,怕那十名杀手找麻烦,另一方面他怕各大门派联合对付他,结果他想到渡永天十几年前所用的鬼计,因而重施故计,他们这次行动在保密,而不是在替渡永天杀人。”
  老头又问道:“跟在武痴后面的‘黑血神针’又是怎么回事?”
  小邪道:“黑巾杀手知道武痴只比武,不管人家死活,所以黑巾杀手不得不在后面补上一针,以达到他们杀人的目的。”
  老头苦笑道:“我老了,脑袋不灵光,只有听你的啦!”
  小邪笑道:“我还不是你教的!”
  老人也笑得很开心,他以小邪而感到骄傲,他是他造就出来的。
  小邪沉寂的在想渡永天和韦亦玄的关系,终于被他想到一个答案,他高兴道:“老头,刚才我说的‘神武门’和‘飞龙堡’的打斗,也有心得了。”
  老头笑道:“你说说看。”
  小邪道:“刚才我把它分成两点,第二点是说韦亦玄不是渡永天的人,这一点解释比较牵强,因为我们到现在还没找到其它可疑对象来代替渡永天,所以先放弃不加以解释。而第一点,关于韦亦玄叛变的事,倒是有点眉目了。”
  老头倾神而听没有打岔。
  小邪润了一下喉咙又道:“渡永天在十几年前就易容一位韦亦玄,他是大势在握,也因此在十年之内壮人声势,和‘飞龙堡’形成南北对立局面,我上次去‘天龙堡’时,那名韦亦玄正在后山开会,他一直不愿反击‘神武门’,我那时以为他天生仁厚,不愿多造杀孽,其实他早就是渡永天的人,他才会如此做,但我后来跌进蛇坑,因而这位韦亦文也被杀掉。起而代之的就是这位新的假韦亦玄,他一接替……不对呀……”他开始又再想了。
  老头问道:“又有什么不对?”
  小邪想了一下道:“第一位韦亦玄是在答应攻打‘神武门’以后就被杀掉了。而第二位韦亦玄,我刚才想的是他一接替就反攻,这点不对。”他搓搓下巴继续道:“他一接替第一位韦亦玄以后,也将江南的黄旗部下安抚下来,不再和‘神武门’争地盘,而三个月后,他还在开封放走‘神武门’一位坛主张简,所以先前的火并是第一位韦亦玄的主意。”说完他苦笑着。
  老头也苦笑着,他比小邪更迷糊。
  笑了笑,小邪道:“刚才我说的两点推测全都用上了。”
  老头道:“你说吧!讲简单明白一点,否则我还是不懂。”
  小邪点头道:“第二位韦亦玄接任后,先前是没争吵,有吵也是小吵,没有大火并,直到他失踪,也就是说我去过神仙岛回来后,在杭州赌场,‘飞龙堡’手下已来找我打探韦亦玄的消息。这表示韦亦玄真的在这段期间失踪,这段期间双方都很沉静。”
  老头道:“他们何时又争吵?”
  小邪道:“在青阳镇时,渡永天亲自想带入攻打‘飞龙堡’,是我亲耳听到,我也把他们炸得精光,才没有??杀成功,这表示韦亦玄失踪后已对渡永天不利,也就是我说的第一点??韦亦玄背叛了渡永天;而第二点说韦亦玄不是渡永天的人,就得从老头你刚才说韦亦玄复出后已敢正面和渡永天对抗,这表示他真的是有靠山,或者他武功又进步了,所以第二点推论也正确。”
  老头道:“现在这名假韦亦玄也是有人控制了?”
  小那道:“很有可能,因为他是易容的,也就是说他是别人造就出来的,但控制的人不会再是‘神武门’一定另有其人。”
  “会下会是黑巾使者?”
  小邪说道:“这可能性不大,因为黑巾使者他所拥有的杀手,只要他一声令下,‘飞龙堡’不用一天就全部瓦解,而且他还向我说过,他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何必一定要当上盟主,可见他对‘飞龙堡’没兴趣。”
  老头道:“这是什么原因?”
  小邪道:“我也问过江振武,他说当上武林盟主目的只不过在为所欲为,而他现在明的已是大善人??中原三秀,暗的已是武林盟主,又何必当那挂名的武林盟主,整天为那些不必要的麻烦而烦恼。”
  老头道:“当武林盟主有何烦恼?”
  小邪道:“树大招风;人心多嫉,多眼红,多不服,这都是麻烦。”
  老头想想也觉得有理,深吸口气,缓和一下心情,他问道:“你以前说过韦亦玄在三年前失踪,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邪笑道:“很简单,韦亦玄不能有两个,我既然看到神仙岛那一个,在中原的这位就得藏起来,否则这一闹,知道这些秘密的可不是只有我一人了,假的韦亦玄只好躲一阵,但后来我在武林中消失这么久,他才再度回到江湖中。”
  老头道:“那渡永天又为什么要隐瞒真的韦亦玄已在十几年前被关?而是说刚捉去,他似乎在替假的韦亦玄说谎。”
  小邪道:“渡永天当时正想反攻韦亦玄,而且他又不能说真的韦亦玄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捉,何况他向我撒谎是有点故意,他要让我将这消息传出去,说韦亦玄已被捉到神仙岛,这样一来,那位假的韦亦玄一时之间也不能再现身,这不是他反攻的最好机会吗?”
  老头道:“可是他为什么没反攻?”
  “有!”小邪道:“我刚才说在青阳镇那件事就是在反攻,结果被我一炮炸死了好几百人,渡永天不得不重新计划,但后来在沉魂谷,我又两炮轰得他手下全军覆没,嘿嘿,渡永天不得不回家去休息啦!”他对这两次杰作感到很得意。
  老头笑道:“渡永天他没想到会栽在你手中。”
  小邪笑道:“不只是他,连江振武也在那次战役中,吃了我的借东风,来个大落蛋,嘻嘻……”
  老头笑了笑道:“现在天下已成为大杂烩了,小邪你是搅局者,你想先从那里开刀?”
  小邪道:“从黑巾使者,因为他竟将可爱的人类变成丑八怪,如果不先灭了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到这种事。攻打‘神武门’和韦亦玄在其次,再来才对付拿走‘太上魔经’那位仁兄,对了,老头你说说看‘黑血神针’的来历如何?”
  老头一听,长叹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飘飞不停的雪花,良久良久不说一句话。
  小邪心中觉得这问题严重了,说不定是老头伤心事,所以他也不说话,坐在火炉旁,不断的拨着炭火。
  老头沉默了许久才叹口气走回火炉旁坐了下来,望着小邪有点伤感道:“这些事也发生在十几年前……”他又停下来,没继续说下去。
  小邪也没打岔,静静的等着。
  微微抚动长显,老头叹口气道:“十几年前少林掌门明空大师,正如你所说,他是被武痴打败,而武痴并没有将他杀死,但后来他却死于‘黑面神针’之下。”
  小邪嗯了一声,这和现在情况一样,他也不必多问。
  老头又道:“那时我即刻赶往少林,想救救明空大师的命,结果我发现他中了‘黑血神针’就知道无法挽救,我也没将他死因告诉别人。”
  小邪奇道:“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
  老头苦笑道:“因为‘黑血神针’只有一个地方有,而那地方我很熟。”
  “瓢花宫?”小邪惊叫出口道:“老头你时常去‘飘花宫’?真有‘飘花宫’这个地方?”他又是心急又是好奇,一连说了三次“飘花宫”。
  老头点点头道:“不错,‘黑面神针’是在‘飘花宫’宫主的手上,而我却知道宫主一定不会用它来伤人。”
  “为什么?”小邪奇道:“难道老头你很了解她?她叫什么名字?”
  老头伤感一笑道:“我和她很好,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叫乔花雨。”
  “乔花雨?”小邪一惊再惊,有点目瞪口呆道:“老头你说‘飘花宫’宫主叫乔花雨?”
  “不错,她是叫乔花雨。”
  “‘飘花宫’在长白山?”
  老头惊道:“小邪你怎么知道?你去过了?”
  “原来如此!”小邪恍然大悟道:“原来”飘花官“宫主就是乔小雨的母亲,难怪小雨武功这么高强,难怪她有九叶灵芝,难怪她说她知道‘黑血神针’这回事,难怪她说持有‘黑血神针’的人,不会用来杀害武林同道,妈的!我真傻,怎么当初没有听出她说话的含意呢?呵呵……”他为自己糊涂而笑,也为想到和小雨在一起时的欢乐而笑。
  老头喃喃道:“小雨……小雨也长大了……”说完他已忍不住流下泪来,令人觉得他苍老了许多。
  小邪见状已有所觉,他问道:“老头,小雨是你的女儿?乔花雨是你的妻子?”
  老头拭去泪水,有点哽咽道:“是的。”
  小邪并不惊讶,因为他已料中了,他道:“难怪你也说她不会用‘黑血神针’来伤人,老头,我该叫她什么呢?”对这些称呼,他可一点都不懂。
  老头轻抚他肩头笑道:“随便你,别叫她老太婆就行了。”
  小邪一时也想不出要叫什么,所以楞在那里不说话。
  老头揉揉鼻子接下去道:“我发现明空大师死于‘黑面神针’,我很吃惊,因为乔花雨很善良,绝不会用它来杀人,所以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想来想去,以为是有人偷了‘飘花宫’的神针,但赶回‘飘花宫’求证后,又发现神针一支也不少,这就使我更迷惘了。”
  小邪笑道:“所以你才离开‘飘花宫’要查个水落石出,结果碰上武痴,不幸你败下阵来对不对?”
  老头点头道:“不错,当时我在武痴手下走不完五十招,就被他击败,我很紧张,觉得天下可能又要大乱了。后来又发现许多人不断失踪,我这一急,就找少林和尚借‘易筋经’配合古印度的瑜伽神功,研究了‘金针渡穴’的方法……”
  小邪截口道:“结果你研究出来,想找人试验,所以就把我抓来当试验品对不对?”
  老头轻笑道:“要不是如此,怎么能造就你一身邪门武功?要不是如此,天下已没人治得了武痴了。”
  小邪苦笑道:“真虽(倒霉)!”
  “呵呵……”老头得意一笑。
  小邪接着又道:“后来有‘黑血神针’重现江湖,我是指三年前那趟事,而我又捉了那只‘血变’所以‘黑血神针’已不是只有‘飘花宫’才有了。”
  老头道:“这个原因我到现在还没想通,因为‘血变’不是说想捉就能捉到,这问题只有等你将来慢慢去发掘了。”
  小邪也想过捉“血变”的经过,它刀枪不入,奇毒无比,要不是自己埋在土里也捉不到它,要不是利用自身的血液也引它不来,若不是自己能用穴道孔呼吸,早就被它闷死,若不是自己中了它的毒不会立即瘫痪,也没有力气反咬,虽是侥幸,但缺一不可,所以他知道捉“血变”并非易事,他道:“老头,我慢慢查就是,这么晚了,你休息吧!”
  老头道:“好吧!明天我们再聊。”说完他已起身走向床边,躺下床开始休息。
  小邪还坐在炉边,他在想一些若有若无的事情,夜对他来说已经不能算是夜了。
  ※        ※         ※
  雪已停,天已亮。
  这已是第二天中午。
  小邪他们正围在庭院叙叙风骚话得意。
  突地
  小邪大叫道:“大家听着,通吃帮明天将席卷整个武林,成为武林……第一小帮,嘻嘻……”他本想说第一大帮,但想到小丁是乞丐小公主,只好改口。
  “好哇!好哇!”阿三,阿四猛拍手高兴直叫,小丁和老头也微笑不已。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人说混江湖都要有封号,你替我封一个吧!”
  小邪道:“我不是封你为通吃大和尚了吗?这个不好听?”
  阿三道:“好听是好听,不够帅,找个够亮一点的,让天下人一叫就顺口,这样就容易成名了,呵呵……”
  阿四道:“我也换一个,像老头叫‘寰宇一奇’这名字多好,小邪帮主你快替我换一个,嘻嘻……。”
  小邪笑道:“好吧!你让我想想,阿三……”他搓搓鼻子想了半晌,他才轻笑道:“阿三你就叫‘三撇老蛋’好了,呵呵……”他讲出这个封号,自己也觉得好笑起来。
  “三撇老蛋?”阿三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邪笑道:“你叫阿三,三字只有三撇。而你又理光头,像不像蛋呢?蛋长了二十几年,一定是老蛋了,这封号不错啦!”
  阿三喃喃念道:“三撇老蛋,三撇老蛋……”他叫道:“愈念愈顺口,成啦!今后我阿三可以成名立万了!”他拍拍胸脯,信心十足。
  小丁和老头一听都不由自主的莞尔一笑,大概天下也只有他们外号是自己封的,而且封得不怎么好,听起来怪里怪气。
  阿四道:“我呢?”
  小邪想了想,他叫道:“阿四你就叫‘拔毛剃刀’吧!反正每次杀狗都是你拔的毛,将来要拔别人的毛,哈哈……。”说完大笑不已。
  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阿四苦笑道:“这么难听,换一个嘛!”
  阿三笑道:“阿四这外号不错呢!剃刀是刀类中最利的一种,这样一来,你可就成了武林第一把。”
  阿四一想能当上武林第一把剃刀也不错,他这才笑道:“好吧!小邢帮主送的,我也下好意思不收。”
  小邪笑道:“错不了的,保证你吓吓叫,小丁你来一个吧!”他瞄向小丁邪笑着。
  小丁急叫道:“算啦!你给的外号都是……嘻嘻……”她忍不住掩口窃笑。
  小邪扫兴道:“你不要?女孩子毛病真不少,也好,自己取一个,省得我多费脑筋去想。”
  小丁娇笑道:“我不必外号,女孩子家不用啦!”
  小邪看着她嗤嗤笑道:“看你菜刀使得出神入化,就叫‘无影菜刀’怎么样?”
  “哈哈……”阿三,阿四已捧腹大笑。
  小丁脸一红急叫道:“小邪!那有女人叫这种外号?”小粉拳已打向小邪肩头。
  小邪也忍不住大笑道:“‘无影菜刀’是武林第一把菜刀哪!哈哈……”
  小丁急道:“我不要,真的不要好不好?”她在求小邪,真怕被叫上口。
  小邪也是开开玩笑,他见小丁已困窘非常,这才笑道:“不当也罢!下次要封,就得封无影狗肉大菜刀了,你替我想一个如何?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小丁当然不会像小邪那样,想出来的外号都是叫人发笑,她笑道:“你让我想想。”
  仰望天空,口中念念有词,不久她道:“小邪你就叫‘飞刀无痕’,反正你的飞刀从有形化为无形,这外号蛮好的。”
  小邪闻言道:“好是好,但被你这么一叫,我的飞刀可不能乱射了,否则就有损形象,好吧!无痕就无痕。”转向阿三,阿四道,“听到没有?帮主外号叫‘飞刀无痕’念一遍!”
  “飞刀无痕!”阿三,阿四大声齐道。
  阿三问道:“小邪帮主你这外号很不错,你身上到底放有几把飞刀?”
  小邪呵呵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的飞刀很薄,你看看。”随手一翻,手中已多出一把薄如三片??叶合在一起般的飞刀,继续道:“这种飞刀十把加在一起,才和普通飞刀差不多厚,你大概知道我身上藏有不少飞刀了吧!”
  阿三奇道:“别人的飞刀都是很厚,为什么你的飞刀这么薄,好象射不死人似的。”
  小邪笑道:“别人的飞刀很厚很重,那是他们腕劲不够,而且他们射得也不够准确,而我的飞刀很薄,是因为我出手快,射得准,而且我只取敌人要害,只要我出飞刀,一定是一刀毙命,再说我不喜欢笨重的东西,只好弄薄一点,捞带也方便。”
  阿三道:“你所说的要害是指那里?”
  小邪笑道:“我只取咽喉‘天突’穴,眉心‘神庭’,背面‘命门’穴,其它我懒得射了。”
  阿三笑道:“这样可好,和你过招只要守住这几个穴道,你就奈何不了他啦!”
  小邪笑道:“没这回事,黑皮奶奶的,他给我乱来,我就给他乱射。”
  阿三想到小邪上次在河口镇杀“色魔”姚青红时,那种拼命的刺戳,心头不禁有点寒栗,他知道小邪一卯上了,什么人也会被他缠死。阿三道:“反正对敌人也下必客气,我三撇老蛋更不含糊,小邪帮主我们什么时候回江湖?”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小邪想想,转向老头道:“老头,我想明天就走,您觉得如何?”
  老头笑道:“当然可以,你早一天回到江湖,恶魔也早一天伏诛,我也早一点放下这颗挂念已久的心。”
  小邪道:“老头您和我们一起去,小邪一定会照顾您的。”
  老头笑道:“你这次出去,可是去杀敌,你总不能拖我下水吧!”其实老头不愿跟去,替小邪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小邪笑道:“有敌人也轮不到您头上,我怕您一个人留在这里没人做伴,这样好了,您就回小雨那边,我想小雨她也很想念你。”小邪不愿将老头和“飘花宫”的关系,在当众面前说出来,要说也得老头答应,故而说到小雨身上。
  老头沉思良久才道:“好吧!我也该回去看看小雨了。”
  小丁奇道:“老爷爷,小雨是谁?”
  老头笑道:“她是我女儿,年纪和你差不多,将来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小丁高兴道:“原来老爷爷还有女儿,那您快点将小雨带来,我们大家看看啊!”
  阿三也叫道:“老头您将小雨带到江湖,我保证给他吃香的,喝辣的,让她快快乐乐,高高兴兴,每天都在过年。”
  阿四笑道:“我一定保护小雨,让她长命百岁,永远平安。”
  这两位和尚还不晓得乔小雨是“飘花宫”小公主,那须要人家保护,他俩一见到有机会就大吹小吹,不过他们倒是一番好意。
  小邪叫道:“阿三,阿四话别说得太早,老头的女儿武功好得很哪!到时候你可不能躲在人家背后罗!”
  阿三不服气道:“岂有此理,堂堂七尺男子汉会保护不了一个女孩?我……”
  小邪截口道:“好啦!好啦!到时候再说,明天我们要走了,听听老头有何交代。”
  阿三翘着嘴道:“是你们自己要说老头有个女儿的嘛!我想尽一份力量也不行吗?”
  他的脸甚苦。
  老头拍拍阿三肩头笑道:“阿三别难过,到时候小雨一定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
  阿三这才尽扫阴霾道:“那老头你得快点将小雨带来给我们大家看看,好让大家认个小妹也不错。”
  老头呵呵笑道:“一定!一定!等你们灭了黑巾杀手,老头我一定将小雨带来给你们,保证小雨会喜欢你们这群快乐而且奇怪的年轻人。”说完瞥向小邪笑个不停。
  小邪笑道:“还有小星星也一起带来,以后我开戏班,有两三个花旦也够啦!呵呵。”
  老头笑道:“小雨和小星星可不会演戏,你得好好教他们喔!”
  小邪笑道:“这个给小丁就可以了,小丁已学了好几年,功夫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她一上戏台,天下的戏班保证惨得唏哩哗啦!没人看哩!”
  小丁笑骂道:“小邪你老是不止经,我那有学过唱戏?我也不敢上戏台,这么多眼睛看着我,多难为情?”
  小邪笑道:“你已学了四、五年的功夫,怎么?还不管用?”
  小丁娇??道:“那有?我学了什么功夫?你说呀!说不出来,今天可要轮到你洗碗了。”
  小邪叹道:“好多哪!受不了,我说了你可不能打我!”
  “好,你说,我不打你!”
  小邪神秘的一笑,耸耸肩看看大家,大叫道:“你学的第一招是……哭!”一说完他已跳开椅子准备逃命。
  “小邪????”小丁叫了一声,满脸通红已追向小邪。
  小邪边跑边叫道:“第二招是撒娇,第三招是迷死人,第四招是耍菜刀,第五招是洗尿垫子,有了这几招就够啦!可以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哈哈……”说完他大笑不已。
  阿三也笑道:“原来小丁每天躲在厨房里边练习,可惜我没看到,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表倩有点失望。
  阿四道:“小丁现在不是在演戏吗?听说现在时代不同,是母鸡追公鸡哪!”
  “哈哈……”众人大笑,连小丁也窃笑着。
  小丁听到这些话,也不好意思再追下去,她叫道:“你们男人就是没一个正经的,不跟你们说话了。”说完反身走往厨房。
  小邪回到原位坐下来道:“阿四你有进步,连公鸡,母鸡都分别得这么清楚,不愧是‘拔毛剃刀’,想必你时常偷杀鸡吧!毛拔得甚有心得。”。
  阿四笑道:“那里!那里!有时候赚点外快罢了,鸡屁股一翘,我就知道它一次要生几个蛋啦!哈哈……”
  众人也跟着笑起来。
  不久小邪问道:“老头你是不是有教小雨‘金针渡穴’这门功夫?”
  老头道:“不错,我数过她,但她没全学会。”
  小邪道:“这就难怪了,上次我在她船上,被她用金针制住武功,原来是同行嘛!
  我那时怎么没想到和你有关系,真笨!”
  老头笑道:“无伤大雅的事,你总会忘记,这就是你所以比别人快乐的地方。”
  小邪道:“要是我以前多留意一下,也不用到现在才知道她就是你女儿,这下可好,妹妹多了两个,将来有得管了。”
  老头笑道:“要是小雨落人你手中,保证不出三个月就像你一样疯疯癫癫,下像女人啦!呵呵……”
  小邪笑道:“其实女人和男人也差不多嘛!”
  “是差不多,但是你所教出来的女人,除了你,还有谁敢要?哈哈……”
  “有!多的是,如果没人要,将来就拋绣球,绣球再没人接,那只好我自己接啦!”
  “这个绣球很重哦!恐怕会压扁你。”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已经习惯绣球这种生活了。”
  “哈哈……”众人狂笑不已。
  晚上他们喝酒狂欢,一方面是庆祝旗开得胜,另一方面是告别老头。
  直到三更,他们才一一醉倒。
  第二天中午,小邪领着小丁,阿三,阿四告别老头以及再来镇内的童年好友,然后带着愉快心情往中原出发,重返江湖。
  ※        ※         ※
  在兰州城南“佳居客栈”已出现四人。一位蓝衫布衣,人如玉树临风,潇??而挺拔,俊俏而邪气。两位袈裟裹身,头光如灯,精灵而顽狡,是和尚。另一位白衣罗衫,天生丽质,花貌雪肤,玉骨柔姿,十足绝代美人。
  不用说他们正是通吃帮弟兄。
  这时他们已坐在客栈楼上靠西窗口那张桌子,正在进食果腹。
  客栈分楼上及楼下,已坐满食客。
  小邪对面三桌坐满黑衣壮汉,一见即知是“神武门”弟子,小邪是故意要坐在这张桌子,想从他们谈话中得到一些江湖动态,可是他非常失望,因为这些人只顾吃东西填肚子,很少讲话,这似乎不是“神武门”应有的现象。
  小邪等了许久,有点憋不住叫道:“妈的,这些人怎么连一句话也不吭!”
  阿三道:“让我过去修理他们。”
  小邪道:“等一下,看这些小角色问不出什么东西,我们等大的。”
  阿四问道:“兰州不是‘飞龙堡’的地盘吗?‘神武门’为何敢到这里来?”
  小邪道:“‘神武门’一直不把‘飞龙堡’放在眼里,所以出现在他们地盘上,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阿三道:“难道‘飞龙堡’就这样当缩头乌龟,连气也不敢喘?”
  小邪道:“别忘了‘飞龙堡’是正派,如果”‘神武门’不先动他们,他们决不会先动手,这就是正派人士所以吃亏的地方。“阿三瞥向那些黑衣人叫道:“还要等吗?
  先料理他们再说,反正我们这次出来,就是要毁掉他们,还怕什么?”他揉拳擦掌,有点不耐烦。
  小邪想了想点头道:“也好,通吃帮也该展展身手,小丁等一下就站在一边看我们表演如何?”
  小丁娇笑道:“好,等你受伤了,我再替你治疗。”
  小邪叫道:“呸呸呸!还没出师就讲不吉利的话,小心我先治了你。”
  小丁哧哧笑着,没有接口说下去。
  小邪一挥手道:“我们过去!”耸耸肩头,神气的往黑衣人走去。
  阿三,阿四也笑嘻嘻的跟着后面。
  一到黑衣人面前,小邪笑道:“各位好呀!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里来呢?是不是有好处,分我一点怎么样呢?”他嘲笑的望着那些黑衣人。
  “放肆!”其中一名黑衣人大吼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
  “啪!”阿三还没等他说完,已挥手打他一个巴掌叫道:“在我通吃帮面前,也有你大吼大叫的余地?你算什么东西?”
  “你!”那位黑衣人愤恨交加,已要抽出鬼头刀,其它的人也站起来,情势立即紧张万分。
  突地????有声音传来。
  “老林不得放肆!”话音一落,一位蓝衫中年人已翻身上楼,挡在小邪前面。
  小邪一看笑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乾坤坛坛主张简,嘿嘿!”他迸出一阵冷笑。
  小邪已经长大不少,事隔多年,张简也忘记小邪长得是何模样,而上次在开封火并也是在夜晚,他可以说根本对小邪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冷笑道:“你们是何人,竟敢找碴找到我‘神武门’头上来?”
  小邪笑道:“张大侠!好久不见啦!我们可是旧识呀!你怎么那么健忘呢?”
  张简叱道:“我不认识你,今天你不说出一个道理,你就别想走出客栈一步。”
  阿三笑道:“没什么理由,我‘三撇老蛋’高兴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着,今天你们只要从我胯下爬过去,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嘿嘿……”手指着黑衣人大吼道:“你们一个也活不了,落大蛋!”说完回头看看小邪,看自己是不是做对了。
  小邪含笑点头道:“喂!张简,你快将来这里的目的说出来,说不定老子一高兴饶你不死,否则今天就是你恶贯满……满脸盆的日子!”
  “放屁!拿下他们!”张简手一挥,立即有七条人影往小邪他们冲去。
  阿三大吼道:“不知死活的家伙!”纵身一跳,双手齐扬,掌化游龙,一推一送,牛刀小试般的击向迎面而来的三名黑衣人。
  只听“砰……”“哇……”一连三响夹着惨叫声,那三名已被击中胸口,有如拋死狗般的摔到楼下,压得桌椅劈啪响,客人一惊,都纷纷逃开,霎时乱成一团。
  阿三一招得手并没有停下来,再次吼道:“你们也差不多!”话音一落,双掌带起一阵狂风已劈向另外四人。这四人早已被刚才那一幕吓得魂拋九霄,这么一来,阿三更加入无人之境,连劈四掌,轻松愉快的将这些脓包震到楼下,这四人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不动了。
  阿三收手笑道:“怎么样?你们这些草包可知我‘三撇老蛋’不明阿三的厉害,你们可知道‘通吃帮’是天下第一小帮?不识泰山!”说完得意走到小邪左后方,潇??
  的哼起小调来。
  张简那知这名不起眼的小和尚,只一招就震退自己手下,脸色立即大变怒道:“你们有种报下万儿,以免老夫日后找不到你们。”
  阿四笑道:“贫僧‘拔毛剃刀’不白阿四,掌管通吃帮第四帮主职位,请多多指教。”
  小邪笑道:“张简你没有以后了,因为你碰上我杨小邪,你命中注定活到今天,快点将你的来意说出来吧!死得爽一点。”
  “杨小邪?”“神武门”弟子大叫出口,个个脸露骇色,他们早就将小邪列为第一号敌人,那想到这个大敌人会在这里出现。
  张简没想到会遇上这煞星,他现在进退两难,不说可能生命保不住,说了,以后也别想在帮中混,呆然的楞在当地。
  “走!”张简想了想已决定突围,他大吼一声,身形已飞向西边窗口。
  “没那么容易!”小邢冷笑一声,双脚微蹬已电掣风驰如恶虎扑羊的射向张简,只这么一跃,一翻身,一探手,已抄住张简衣襟,微微一用力,“哇!”张简惨叫一声,背部已被戳了个窟窿,小邪再一甩手,已将他拋回原地。
  阿四也不客气冲了过去“啪啪……”打了他十几个耳光叫道:“在我‘拔毛剃刀’手中你地想逃,大概不识相吧!说!来这里干什么?”
  张简被打得满口鲜血,一时也无法说话,躺在地上哀叫不已。
  其余黑衣人,一见到坛主还不到一回合就被撂倒,他们那敢再嚣张,个个颤抖不已,冷汗直流,吓得脸色发育,六神尽失。
  小邪轻步走回来笑道:“各位说是不说?”
  一名黑衣中年汉子立即下跪叫道:“大侠我说,请你饶了我的命吧!”他不时磕头。
  小邪道:“你说,我不为难你。”
  那人急道:“我们是来向‘飞龙堡’要人。”
  “为什么?”
  “因为前一个礼拜,本门在关外接了一匹红货,结果到了兰州被劫,弟兄也失踪,我们以为是‘飞龙堡’红旗分坛所为,所以来向他们要人。”
  小邪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想找‘飞龙堡’要人?”
  “这我就不晓得了,我是奉命行事。”
  “好吧!你很老实,你可以走了。”
  “真的?谢谢您,谢谢两位和尚。”他三叩九拜的逃开客栈。
  小邪对那些黑衣人叫道:“喂!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要快!”
  “那些红货听说是珍珠宝石之类,很是值钱。”一名黑衣人已抢着说出口。
  “怎么来的?”
  “从‘太湘轩’劫来的。”
  小邪闻言笑了笑道:“原来是洛可宁他家的,好吧!你们总算作出一件令我有点高兴的事,走,通通走!不过我告诉你们别回‘神武门’,因为‘神武门’不久就要灭亡,知道吗?”
  “是是是!谢谢杨大侠不杀之恩,小的一定改过自新!”众人千谢万谢的跌撞走下楼梯。
  小邪又叫道:“各位别忘了你们还有七位兄弟在楼下,一起带走吧!”
  众人闻言也不敢多说,扛着地上受伤兄弟往门外奔去,逃得如丧家之犬。
  小邪走到张简前面看了他几眼,也没什么好问的,他道:“阿四将他武功废了,剃他光头,省得他以后再危害人间。”
  阿四笑道:“这个当然,我特地带了一把剃刀,准备为你给我的封号建立形象!”
  抽出一把闪亮剃刀,很高兴而快乐的将张简头发剃光,再废掉他武功,还将他拋到楼下去。
  张简哀叫几声,慢慢地爬出客栈,谁又想到他几分钟前,还是一位不可一世的“神武门”坛主呢?
  小丁见打斗已中止,走了过来笑道:“现在通吃帮出了名,下一步要如何?”
  小邪笑道:“下一步要挑了黑巾杀手兰州分舵。”
  小丁问道:“兰州分舵在那个地方?”
  小邪道:“在城南吉祥赌坊,以前我曾经用一把火将它烧掉,刚才我打听一下,他们又盖了一栋更大的四合院,他妈的,这次一举将他们杀个精光,也好将凤姑救出来。”
  “凤姑?谁是凤姑?”小丁问道。
  小邪道:“凤姑就是兰州分舵的人,不知道她是舵主还是什么,反正黑巾杀手将她父母押起来当做人质,要凤姑替他们卖命就对了。”
  小丁道:“那我们快去救她。”
  小邪道:“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里,因为以前我在海岛救过‘雌雄金剑’,想必他们父女已重圆,然后逃到没人的地方躲了起来。”
  小丁道:“这样最好,走吧!反正等一下就可以明白结果。”
  “我们走!”小邪丢下银子,四人立即纵出窗口往城南奔去。
  ※        ※         ※
  “吉祥赌坊”已扩建得非常优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光是来这里坐上一坐,就值得输出去的钱了。
  虽然扩建,但地点一样,小邪他们很快的就找至地头。
  小邪不客气的叫道:“喂!里面的人!大爷来找碴了,没事的赶快滚。”
  “谁敢到这里来撒野?不要命了?”话音一落,里面已走出四名壮汉挡在门口。
  小邪笑道:“阿四上!”
  阿四大喝一声,双掌齐扬,攻向四人前胸,他有意试验一下自己武功到底有多进步,所以一出手就是十成功力,其势之快之猛难以想象。
  四名大汉还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已然被阿四掌力震飞,倒撞屋内,连叫都来不及叫就昏过去了。
  赌场霎时乱哄哄,惊叫之声不绝于耳。
  阿四笑道:“怎么样?小邪帮主?有一套吧!”
  小邪笑道:“岂只一套?好几套呢?”说完走向中间一张大台子,坐了下来大叫道:“快叫你们舵主出来,本帮主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阿三翻桌倒椅大叫道:“没事的快滚!有事的统统给我留下来!”
  赌徒本已胆寒,现在有机会,逃得比什么都快。
  不久场子里,只剩下小邪他们和几位守场子的了。
  “啪!”小邪人拍一声桌子叫道:“听见没有?快去叫呀!难道你们想死了?”
  突地????
  “围住他们!”从后院冲出来三十余名手持东洋刀的黑巾杀手,将小邪他们困在中央。
  不久屋后走出一名独臂老人,他嘿嘿冷笑个不停。
  小邪一看原来是几年前追杀自己的江子山,他笑道:“江子山你还好吧?”
  江子山奇怪的望着小邪,不久他才笑道:“原来是杨小邪,哈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夫不信你今天能再逃走,哈哈……”
  小邪笑道:“江子山,你们舵主呢?”
  江子山道:“我就是兰州分舵舵主。”
  “那凤姑呢?她升官了?”
  “哈哈……”江子山昂头大笑道:“这贱女人竟敢叛变,早就被捉去当妓女了,怎么?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哈哈……”
  小邪闻言,拳头不由得捏得紧紧,青筋已浮起,双目像能喷出火花似的,他没想到自己一番好心,却给她带来如此不幸,凤姑遭到任何不幸,都是由他造成。他一字一字慢慢道:“她在那里?”每一字就像一把利刀戳向人心一般,又冷又冰,每一字都充满了杀机。
  江子山讥笑道:“你要找她很简单,慢慢一家家妓院去找,终有一天会找到她,哈哈……”
  “凤姑在那里?”小邪有如一只受伤的狮子,沉猛的准备扑向敌人,语音冰得不能再冰。
  “哈哈……”江子山大笑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到妓院丢……”
  “啊??????”小邪大吼一声,声如霹雳,穿金裂石,人如一道闪光的消失在人们眼眸中,有如飞龙腾空,闪光忽东忽西,忽前忽后,只见他双手尽出,万道光芒划向四周,一片哀嚎惨叫之声立即传来,有如鬼哭神嚎,伤禽悲鸣,一剎那的时间,小邪已停在江子山前面,一动不动的瞪着江子山。
  这些黑巾杀手显然已被小邪在电光石火的玫势之下,来不及还手,已经全部被截杀,他们虽然蒙着脸,但从他们动作中,不难看出他们是如何的不信和怀疑。
  小邪的快,快得他们连自己是怎么被杀的都搞不清,小邪的狠猛快捷,使得他们连喊救命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还站着,因为他们来不及倒着死。
  小丁,阿三,阿四也感到一阵奇大无比的压力向他们袭来,等到压力消失,小邪已停止攻击了,他们既兴奋,又佩服的望着小邪。
  过了三分钟,黑巾杀手的??体才一个个倒下去,每砰一声,江子山的心就震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却由不得他不信。
  小邪冰冷的声音再次迸出:“凤姑在那里?”他一步步向江子山逼去,手中已多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煞是骇人。
  江子山脸色铁青直往后退,他已不晓得要如何回答,终于他撞到墙壁,再地无法后退,身不由己的抖了起来,有如已经被宰一次没死的野狗又要被宰第二次一般。
  小邪走到他身前,匕首抵住他胸口,冷森森道:“凤姑在那里?”
  江子山颤抖的打着冷战,牙齿已咯咯叫个不停:“我……真的不晓得,我……”
  寒光一闪“哇????”一声,惨叫出自江子山口中,小邪巳割下他左耳。
  江子山颤栗急道:“我真的不晓得,自从她爹娘来找她以后,他们三人就失踪了,有人说她父母被杀,凤姑被送到妓女院当妓女,有人说他们父女三人被关在一个地方,这都是传言,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那里。”
  “他们被关在那里?”语音一样冰冷无情。
  “我不知道哇????”江子山又哀叫起来。
  小邪又将他右耳切下。
  ------------------
  转自炽天使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