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奇侠杨小邪续》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一夜无事,醒来天已大亮。
  小丁起身道:“小邪,今天雾散了,很晴朗。”
  小邪笑道:“天气好,运气也好,你看左边”“小丁往左边望去。只见左边有一间石块砌成之绿色小屋,不大约四坪,但却造得古色古香,每块石头,每枝石梁都雕满了花草树木,而石块皆是碧绿翡翠石,更奇的是连窗户外仅及门戾,全是整块碧石所雕成,用鬼斧神工来形容这间石屋,已不适合,因为它已超出人们之想象之外,将宫殿缩小,也许就是如此模样。花蕊之一枝枝吐露,乌之羽,兽之毛,一根根都刻得精细而和谐,实在不可多得。:@小邪并没有仔细去欣赏,他也没这兴致,虎步往屋内行去,屋里只有一张石桌,略为椭圆形,桌上放有几本书和文房四宝,突地小邪又发现石床上坐着一具穿了衣服的骷髅。小邪心想……”大概这位就是玉观音了。卜他叫道:“你们大家快进来:“众人立刻奔入小屋。”哇|”小丁被骷髅吓着,??叫的跳了起来。小邪笑道:“没关系,以后这种事情,你常常会碰上。”
  小丁惊心笃定,她白了小邪一眼叫道:“小邪你也不先说一声,害得我吓了一跳。”
  小??道:“我那知道你随便乱怕?逢人便叫?好了啦:小七,小王爷你们两个过来。”
  他向两位招手。
  小七笑着走过去,萧无痕也走过去。
  小邪道:“这骷髅就是你们的师父,快跪下磕三个晌头叫师父,这叫……师……:
  小丁你来说。小丁笑道:“这叫尊师重道。”
  小邪点头道:“记着哪:小七'小王爷,武林中最恨的就是背叛师门,懂吗?快跪下|小七和萧无痕立刻??下磕头。小邪道:“玉观言老前辈,我找了两位好徒弟给你,你一定会含笑九泉了,记着告诉阎罗王或是如来佛,我叫杨小邪,我??你做了一件善事,拜托:拜托:“他拱手拜个不停。小丁道:“小邪,秘籍呢?找到了没有?”
  小邪道:“在桌上,你去拿来,看老前辈有什么交代。”
  小丁走到石桌前,拿起两木??书及一张发黄的宣纸,再回来道:“小邪,这两木是秘笈,上面写着是”??音掌“以及”菩提剑法“,冉看这张纸……我念啦:“小邪道:“快点念,别让小七和小王爷跪太久!”
  阿三苦着脸道:“我也要跪:“他跋山涉水也想分点羹吃,但小邪却不把他当一回事,他有点??气。小邪叫道:“不行:你和阿四已经拜过师,不能再拜,下次天下武功排名,我将你排进十名以内就是!闪一边去。”语气之间,好象这排名是他一手包办似的,说得斩金断玉,煞像这么回事。
  阿三喜道:“真的?那我师父打不过我了?”。
  小邪道:“不一定,反正你好好??一定锗不了,少林达摩”易筋经“你一层也没修上,等你练上十成时,谁也打不过你了。去去去:“他推开阿三。阿三,阿四有点失望的站在那里苦笑不己。小邪道:“小丁你开始念吧|”小丁摊开宣纸念道:“大乎哉:
  吾人隐居于此……”
  小邪截口道:“念重要的就好,什么大头菜、小头菜的?这可以省掉啦:““是是是:“小丁笑了一下才再念下去,她念道:“吾人隐居于此盖二十年矣,然气数已尽,又恐一身所学将随吾人而逝,有失天命,故于壬申年,雕一玉质观音神像,置于武林,愿有机缘者能入此洞,将吾人武功发扬光大,造福武林。”
  小邪叫道:“这老头连遗书都写得怪里怪气,一定是老混蛋,害我听不懂半句:真差|小丁笑道:“小邪现在是说你啦,你听:“她念道:“如能寻得此洞者,必定天资超群,聪明绝顶,更有甚于吾人矣,人云:“创迷者易,解迷者难。”其原因正是如此,尔能拜在吾人门下,吾人大可放心而含笑九泉矣:“小??问道:“小丁,这老头说我怎么样?好不好?”
  小丁笑道:“玉观音前辈说你比他还要聪明,如果你拜在他门下,他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小邢望着玉观音遗体,耸耸肩似笑非笑的道:“你果然有先见之明,呵呵……”
  被人一捧,他已对玉观音产生英雄所见略同之感觉,他又道:“小七和小王爷也不差,何况两个总比一个好,你也该含笑九泉啦:这是天意,玉皇大帝表哥的意思。”
  小丁又念道:“唯尔等心术吾人不知,若尔为大奸之人,则天下苍生将陷于万劫不复。,吾人为防患于未来,请来人先服下左墙之黑色药丸,此乃天下至毒,无人能解,服此毒者,只有三十载寿命,尔可愿意乎?若尔不愿意服药而练此武功,必将走火入魔,死于非命,切记:勿可轻易??试。”
  小邪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丁道:“老前辈说想学这门武功,要先股下毒药,否则会走火入魔,死于非命,你看是否要让小七和小王爷服下??”
  小邪奇道:“他为何要订下这个规定呢丁”小丁道:“他是怕来的人心术不正,所以限制他只能活三十年。”
  小邪想了想,走到左墙角拿出一颗黑色药丸,仔细看了一下,他笑道:“这老头还真不少毛病,老是给我要花招。”
  小丁道:“小七他们是否要吃下这毒药呢?”
  小邪笑道:“当然要,这老头真笨,明明知道我比他聪明,他又何必来这一招。”
  走到小七身前道:“小七,嘴巴张开:“小七立即张开嘴巴。小邪已将药丸丢进他嘴巴,他道:“小七,这颗药丸一定是毒药,但毒不死你,你吃下它,等一下就知道要怎样练功才不会走火入魔。”
  小丁奇道:“小邪你怎么知道毒药毒不死人?你又怎么知道吃下这颗毒药以后,就知道怎样练功才不会走火入魔丁”小邪道:“这是玉观音老头想试试看来人心术正不正,如果心正的话,这个人勺定会将药丸吞下,如果是邪恶之徒,他何必冒这个险?我们再想想看,这秘籍是死的东西,怎么练。都一样,为什么吃下去就不会走火入魔于为什么不吃的就会走火入魔?很明显。,问题出在丹九土。”
  小丁道:“也许练功须要这项药物。”
  小邪笑道:“这也有可能,但你想想,二百年前他是武林盟主,而且他又叫做”玉观音“,观音就是菩萨,菩萨就是好心肠,好心肠的人练功一定是不用毒药的,他要用也是用灵药,懂吗?”
  小丁觉得很有道理,她又问道:“这颗药丸又有什么秘密?”
  小邪道:“这我可不晓得了,也许等你念完之后就有答案,一定不会等到要练功时,还无法解释这秘密,小丁快念,我们躲误太久了。”他怕念不完,小七毒性已发作。
  小丁一急,念得很快:“尔若服下毒药,则可真正成为吾人弟子,亦可证明你心地善良”吾人甚是欣慰。唯此地为绝谷,上下极不容易,故苦在西断崖上挖有几处落脚地,尔神功大成,当可轻而易举出此绝谷。神功若未成,则不可轻试,吾徒谨记;本处水源充足,右侧庭院种有长生果数株,尔可拿此充饥,当不至于饿死于此;再者,本门武功本以掌法称雄武林,然吾于壬戌年又创“菩提剑法”想必亦能和“观音掌”合为武林双绝,愿吾徒细心研究,专心学习;至于内功心法,尔不必操之过急而徒劳无功,当循循渐进,方可大成:吾人一生以救世为木,为天下苍生谋福利,吾徒亦得遵循师训,驱恶扬善,维护正义,尔若违背师训,则天诛地灭死于非命,切记、切记:最后祝吾徒早日学成神功,师玉观音绝笔甲丑年腊月小丁一口气念完它。
  突地
  “哇|哦,呜……哇……”小七大吼大叫,抱着肚子倒地猛滚,猛踢,有如中毒之小狗般,口吐白沫,两眼外突,青筋浮涨,恐怖之极。
  小丁急道:“小七你怎么了丁小七:“她很紧张,但不敢靠近,因为小七已经疯了。”
  呜……小七:“小丁倒在小邪怀中哭了起来。小邪安慰道:“小丁别哭,他马上会好的。”
  他也不多说,因为小七也是他的朋友,虽然他知道小七一定会没事,但他也为小七受这个苦而感到难过。
  阿三、阿四也感到于心不忍,小七他甚善良,甚老实,从不会抱怨,也不会和人起争执,这种朋友并不好找。阿三、阿四鼻头已酸,甚是难过。
  萧无痕??和小七相识不久,但见此情景,也不时打冷战。
  “哇鸣|哇哦”小七已挣扎了十余分钟,“哇”他吐了一口苦水,终于昏过去。
  小那叫道:“阿三快拿酒夹,给小七喝下:“阿三土卸拿出带来之酒葫芦往小七嘴里灌,小丁也走上去,替他擦额前汗珠,及口角污秽物。小邪则在小七吐出来之苦水中找着东西,不久他已找到一个很小之黑团,拿起黑团笑了笑道:“这老头害得小七好苦。”
  酒一下口,小七已悠悠醍过来,他无力的望着小邪。
  小那安慰道:“小七苦了你,但这已经是过去,你休息一下:“他抚着小七肩头,替他疏松一下筋骨。小七傻笑一下点点头,只要小邪在,他就是挨再大的痛苦也不在乎,自从小邢将他带在身边以后,他内心已充满无法磨灭之感情,这份友谊已深深烙在小七心上,也只有他们俩才能体会得出来。小邪将小黑团交给小丁,他道:“小丁你将这小黑团搓开,秘密就在这里了。”
  小可按过手,将它搓开,果然里面右一张小字条,她念道:“吾从你服下之药丸,乃是腹纹痛性情之药,无伤大雅,为师已准备好解药,就在右墙上,尔当轻易可以找着。”
  小丁往右墙一看,果然有一小药瓶,她走过去将药瓶拿下,倒出一颗药丸让小七服下,继续念道:“为师如此,足在试尔之心术,今得知尔乃天生仁厚,遂将内功心法之秘密告知:内功心法,每逢七必颠倒,亦就是说,第七句要倒过来,??七行也要倒过来,如逢第七行之第七句,则只倒行不倒句,照此练,力不会走火入魔。”
  小丁茂阱道:“小邢,成啦:好险:“小邪笑道:“当然成,。否则我不是白混了?”
  小七服下解药已好多了,他笑道:“小些(邪),恨号,恨号(很好)”小那也笑道:“小七快谢谢你师父,小王爷你也一样。”
  小七和小王爷立即跪在地上拜师磕头。
  小邾道:“你们现在是玉观音的门下了,小丁将秘籍交给他们。”
  小丁笑着将秘籍交给小七,小七叉交给萧无痕,因为他也不识字。
  小邪笑道:“小七、小王爷,你们可以起来了。”
  小七和萧无痕再次磕头才站起来。
  小邪笑道:“以后你们就在这里练功,小王爷,小七不识字,你就告诉他,最好你能教他说话和识字。”
  ??无痕道:“小邪帮主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教小七哥。”他说得很诚恳。
  小邢点头道:“如此甚好:“转向小七他道:“小七你要留下来练武功,以后才不必让-我担心,我有空就来看你,你也不必替我担心,我是金刚命,死不掉的。”-小七点头道:“东(懂)@”小邪再次拍拍他肩膀道:“我和小丁、阿三、阿四要走了,我们还有事,你一定要好好练……对了,秘籍我看一下。”他想到可能秘籍有点难懂。
  萧无浪将秘籍交给小邪,小邪又交给小丁。
  小邢道:“小丁你将秘籍解释一遍给小王爷听,可能他有不懂的地方,我来示范。”
  小丁点头笑道:“好的|”她立即从内功心法开始讲解,萧无痕不懂就问,小邢将经脉穴道、运功吐纳之力法一一说得详详细细。按着小丁开始解释“观音掌”,萧无痕有的图看不懂,换招不会,以及方位不对,出掌力道要如何,小邪也一一说明和示范,最后“菩提剑法”也解说完毕。
  小邪笑道:“小王爷你差不多都了解了,别忘了还有小七他不懂。”
  萧无痕道:“小邪帮主您放心,小七哥的事就交给我,你们一有空就来看看我们如何?小邢道:“当然,不过我希望你们练成以后再出去不管我们有没有来都一样:最迟三年,我会来一赵。”
  萧无浪道。,“三年?会不会太久了点?”
  小邪笑道:“不会,只要你用心学习,你会发现三年好短,一眨眼就过去了,我先祝福你们啦:“小七笑道。小些(邪),白白(拜拜)!”他向小邪招手。
  小邢笑道:“小七,武功也要学会,说话也要学会最好连写字也一起学,我们走啦一自白:呵呵……”他学小七讲“白白”而感到好笑。
  随后小邪带着小丁、阿三及阿四离开洞穴,顺着原路回到峰顶,收起绳子,已往山下奔去。
  小七有点怅然若失的坐在石桌上发呆,他在缅怀小邪带给他的一切。
  萧无浪走过去道:“小七哥,我们开始吧,愈早练好愈早回去,何况我们两个还有伴呢:来,我们先将师父遗体埋了。”
  小七点头笑道:“死鸡(是极)~”他地想到小邪交代的话,马上定过神来,不再乱想。
  两个人合作将“玉观音”遗体埋葬,随后他们又整理一下花园,不多久这里焕然一新,已成为人间仙境,他们俩:心情也开朗不少,从此他们日夜不停的练功。小七为了小邪的话,他学得很勤,连说话也学,空余时间还捉些飞鸟来加菜,这种孤独生活,他至少过了十八年,所以他并不觉得多难熬。
  萧无痕心情比较浮燥,不时忆起家园,但不久他也步入正轨,功夫也大有进步。
  小邪他知道只有朋友武功更高强,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他不但要训练小七和萧无痕,他也要训练小丁、阿三和阿四,还有自己,他明白武功一途须要苦练和创造,玉观音的武功是自己创造的,老头子的武功也是自己创造的,小邪他也要为自己创造武功,他也想知怎样使自己武功更上一层,他也准备将来替武林排名,他也希望自己朋友都能排在前面,小邪不鸣则已,只要他一鸣,那一鸣不是惊人?
  ※        ※         ※
  小邪他们已走下巫山。
  阿三道:“小邪帮主你什么时候才要开始让我练武功?我急死了7”。
  小邪笑道:“不急*等你们少林寺的钟敌了二十四晌,我们就回”莫塔湖“练功,保证我们学的天下无双。”
  小丁道:“小邢你是说要叫你老头子教他们武功7”。,、小邪点头道:“不错,我早就知道我老头就是欧阳不空大先生,他好坏,故意骗我,可惜没人能骗得了我,等我回去h我要好好的修理他,嘿嘿……”
  阿三大惊道:“小邪帮主你老头是”寰宇一奇“欧阳先生?哇卡!有救啦!阿四,咱们武林第十没有问题了!哈哈……”他已高兴得蹦了起来。
  阿四也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
  小邢叹道:“可惜不知道少林寺什么时候才敲钟,我等得好烦,快两年了吧I”。
  小丁幽幽道,“小邪,我跟你回”莫塔湖“好吗?”她见小邪已替阿三,阿四安排,独独没有她,以为卜邪把她给忘了,心头又沉重起来。
  卜邪笑道:“当然,死老头一身医术傅给你恰恰好。你不学也不行。”他讲话口气,好/、像他真的是欧阳不空。
  。
  小丁霎时高兴叫道:“那我一定保护你,让你活到一百岁,一千岁,一万岁,呵呵……
  小那叫道:“少来,活那么久多烦!死就要死,下辈子再来,是当老人没意思。”
  小丁笑道:“随便你啦!们走吧!都快黑了。”
  四人已奔向附近小镇,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
  第二天中午
  他们在饭馆用膳。这饭馆不大,只十来张桌子*已坐满人。
  靠左边角落有一桌坐满了劲装彪形大漠,此时他们还在聊天,只听:一名大汉道:“你们知不知道前几天,说峨嵋派掌门人止前师太被人杀死了。”
  另一名道:“真有这种事7我不信。”
  “你不信也得信,十几年前天下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也不是一样被人杀了?现在想必这个时候又开始啦!还好我们”腾蛟帮“是小帮派,否则也差不多了。”
  “止前师太武功高强不在话下,谁又能杀得了她?”
  “谁?我知道也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这么说你也是听说的?”。
  “是李香主他说的*前天他刚从峨嵋山附近经过,才知道这个消息,更奇怪的是止前师太死的不明不白,一点伤浪也没有。”
  “真的?这是什么原因?”
  “好象是传说中的”黑血神针“!。”
  小邪闻言心头一震,立郜凝神听下去。
  ”“黑血神针“?不可能吧!这东西已经绝迹江湖多年了。”
  “谁说的,上次在济南城不是右一位小鬼曾经拿出”黑血神针“的毒药吗?听说那只狗:一沾到”黑血神针“的毒,立即毙命,好厉害呀!”你胡说,那个小鬼叫杨小邪,他是天下第一号大混混,鬼计多端,那个人碰到他准要倒霉八辈子,一个头肿成两个大,那次他是耍诈,他那瓶不是毒药而是白开水,你不懂就别乱扯。”“这……
  ……那狗为什么死?”““黑血神针”的毒,人人害怕,当他拍卖完毕后,就有人偷走那只小花狗“想了解一下神针的毒性,结果才发现小花狗是被震断心脉死的,知道了吗?王头领,说你笨,你真的就是笨。”
  “我笨?我不相信:天下比我笨的人多的是,你有没有听到杨小邪拍卖”玉观音]?
  他竟将这武林至宝都拿来拍卖,他比我笨多了,更可笑的,他后来连银子也拿来拍卖,这算什么?我再笨也不会拿着银子去卖:“小邪他们听得呵呵直笑着。”别扯太远,这“黑血神针”刺中人以后,也是找不出一点痕迹,所以止前师太的死,人家才会以为是“黑血神针”所为。”““黑血神针”不是那傅说中“瓢花宫”的镇山之宝吗?怎么会出现在中原武林呢?””“瓢花宫”从来没有涉足武林一步,而他们个个武功高强,没有必要去杀人,可惜天下没有人见过他们真面目。”“止前师太是否得罪了“飘花宫]?”
  “我不知道,反正止前师太是死了,她身上找不出一点痕迹也是真的,其它我一点也不知道。”
  小邪觉得有上峨嵋山查明的必要,他向阿三问道:“阿三你可知道”飘花宫“是怎么回事?”。
  阿三道:““飘花宫“好象在长白山一带,他们从来不涉足武林,而且全部是女人,最可怕是他们的武功厉害无比,这都是传说,那”黑血神针“是她们的镇官之宝,中人立即毙命,我只知道这么多。”
  小邪道:“我们到峨嵋去查一下。”
  小丁道:“现在就走?”
  小那点头道:“打铁趁热,迟了也许就查不出什么,我们走:“四人结完帐已直奔峨嵋山。
  ※        ※         ※
  峨嵋山它的美存在于幽深与开豁之中,笼罩着一层少女天真澜漫,稚气未脱的神情。丛山叠翠,峰峰相连,飞瀑泻潭,清新高雅,使人留连忘返。”
  怛此时峨嵋山因为掌门人之死,已被蒙上一层阴影,再也无人右此兴致来此游山玩水,。
  触此霉头。、小邪连夜赶路,花了一天一夜之时间才抵达峨嵋派庙宇大门前。
  “阿弥陀佛”有一四旬女尼迎门而出,她道:“小施主,木派有事,恕不迎客,小施主请回。”
  小邢道:“我是来找你们新掌门人,我有事要找她谈谈。”
  女尼道:“小施主,掌门人现在不能会客,你请下山去吧。”
  小邪亚然一笑道:“我是来查你们止前师太的死因,你快通报掌门人。”
  女尼一??道:“小施主你怎知……”
  小邪截口道:“没什么,全江湖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你通报掌门人说我是欧阳不空派我来的。”
  “欧阳先生?”女尼一震马上道:“小施主请稍候,老尼这就去通报。”说完她已转身走入内院。
  小邪哧哧笑道:“我老头名气不小嘛!连老尼姑都吓成这个样子。”
  阿三笑道:“欧阳大侠那个不佩服?只要他一句话,天下的人没有不点头的。”
  小邪叫道:“我老头这么了得,??躲在”莫塔湖“和我在鬼混,他是吃错药啦!
  这老头没安什么好心眼。”他想到以前被欧阳不空骗入江湖,就直叫惨。
  阿四苦笑道:“要是当年他看上我就好了,可惜我不上相,摆正了还是选不上。”
  小邪笑道:“我他妈的真虽(倒霉)!要是当年捉的是你,我现在一定是在京城当大老板,唉:真是生不逢时哪!”
  蓦地
  “阿弥陀佛:那位是欧阳先生派来的?”寺内已走出一名六旬瘦高女尼。
  小邪笑道:“是我,我叫杨小邪。”
  “老尼法号止欲,暂时代理掌门人,杨施主你请:“。”掌门人谢啦:你也请。
  ”“请随老尼来I“止欲领着他们到大厅。止欲道:“因为止前掌门仙逝,故而不招待素茶,请杨施主见谅:“小邪笑道:“没关系,掌门人,我想问你当天的情形是如何?”
  止欲道:“当天是做晚课完毕,若尼就回禅房,不久突然听到打斗声,若尼立劾赶出来-,只瞥了一下凶手背影,而止前掌门人已死了。”她神色黯然。:小邪道:“你看到的凶手是男是女?”“止欲道:“老尼觉得是男士,而其它姊妹也说是男的。”
  小邪点头问道:“这人是否长发披肩,散乱不堪?”
  止欲道:“有一点,但太喑了看不清楚。”
  小邪道:“掌门人你再想想十几年前,你们峨嵋派裳门人是否也是突然间死去?”
  止欲道:“是的,慧因师太也是被人谋杀,凶手也还没找到。”
  小邪轻轻一笑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真的?”全场之人惊讶齐叫着。
  小邪笑道:“他是一个不知名的老人,我叫他武痴,因为他的武功天下第一,没有人能在他手下走出十招,就连我老头欧阳不空也走不出他手下五十招。”
  “武痴?”止欲奇道:。“江湖似乎没有这个名字。”
  小邪道:“我不是说过、他是一位没有名字的老头吗?”
  止欲道:“我峨嵋一派可从不得罪人家,怎的……”她有点哽咽。
  小那道:“不必有冤仇,武痴是杀手。”
  止欲篇道:“杀手?……。谁又会收买他呢7”小邢道:“没有人收买杀手,而是杀手本身要杀人,他不但要杀你们峨嵋派,连其它门派他也要杀。”
  止欲叹道:“天劫,真是天劫,阿弥陀佛:“小邪道:“我觉得奇怪的是外面传说上前师太是死于”黑血神针“下,掌门人可有这回事?”
  止欲道:“杨施主,掌门师姊全身找不到一丝痕迹,老尼也以为凶手是用”黑血神针”杀了掌门师姊。”
  小邪心中纳闷即在此,因为如果凶手是武痴,那么武痴根木就不必用“黑血神针”,他问道:“我是否可以看看上前掌门人之遗体?”
  止欲面有难色道:“杨施主,这有不便之处,请你原谅。”
  小邪笑道:“我看看脸庞就好。”
  止欲这才放心道:“好吧,杨施主请随者尼来。”
  止欲领他们来到灵堂,小邪也看了上前师太??体,但看了许久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
  小邪无奈道:“掌门人,我也看不出,我想赶到少林寺,若是否来得及拦住凶手。”
  止欲道:“杨施主,这一切都看你和你师父,如果此人不除,天下苍生何以为安?
  老尼不送了。”
  小邪道:“好,我得快点走,告辞了。”
  小邪领着小丁他们离开峨嵋山。
  在路上
  小丁道:“小邪你是说那个武痴已经大开杀戒了是不是?”
  小邪点头道:“不错,江振武已经开始行动,我只是觉得奇怪武痴怎么会用”黑血神针小丁道:“也许武痴是”瓢花宫“的人,倘武功也高不可测。”
  阿三道:“绝不可能,”瓢花宫“都是女的。”
  小丁道:“也许”瓢花宫“改变规矩收起男门徒来了。”
  小邪摇头道:“不可能,我碰过他,我知道他除了练武功外,其它事。一点也不晓得,当时他还想找”飘花宫“宫主决斗呢!呵呵……”他又想起骗武痴头上长珠这趟事,禁不住已呵呵笑了起来。
  小丁对于小邪这种突发的笑声,已习以为常,并不感到奇怪,她又问道:“武痴是白痴。但他为什么会杀人呢?”
  小邪道:“武痴他一直以为武功天下第一,只要江振武告诉他现在谁的武功可能会超过他,那么武痴就会将那个人杀死或击败。”
  小丁问道:“江振武和他是什么关系?”
  小邪苦笑道:“师徒,他不知怎么会拜上武痴当师父。”
  小丁道:“这下可好了,十年一循环,我干爹上次也被……不好了!我哥哥他……”
  她急着叫起来。
  小邪笑道:“你放心,你哥哥还小,武痴看不上眼,我不是说过,他要死还得等几年?原因就在这里,我了解武痴他也不杀小孩,否则当时他一看到我时,他已将我打扁了,还容我脱逃?”
  小丁放心不少,她问道:“为什么江振武会如此做呢?”
  小邪想了想道:“我觉得江振武元气大伤,要沉寂一段日子,他怕天下各大门派借此又壮大起来,所以才叫武痴再来一次通杀,以削弱他们的势力。”
  阿三问道:“那我们少林派呢?是不是也一样在劫难难逃?”
  小邪点头道:“不错,我也救不了,因为武痴若看到我,一定会杀死我。”
  阿三道:“我们再用炸药将他炸死。”
  小??道:“除非将整个少林寺炸掉,否则你休想摸到他的衣角,你不知道他有多恐怖?简直已到了金刚不壤之身,我用手打,用飞刀射,最后还将他埋在地下用炸药炸,他竟然只受伤而已,想起来,我心头就发毛,哎……唷!”他扭动一下身躯,像是背上爬了一条大毛虫似的,直颤不已。
  小丁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7”小邪叹口气道:“有时候人是要认命的,世上已经没有人能治得了武痴,我再练几年看有没有办法,现在只好由他了,我们不必做无谓牺牲,可是我觉得奇怪,十几年前各派掌门。人并没有全部死去,有的还在神仙岛,这证明武痴真正的目的是在比武,当然有时候免不了会误杀,可是他一定不会用”黑血神针“来伤人。”
  小丁道:“难道是看人利用武痴打败了止前师太时,偷偷刺上”黑血神针“将止前师太杀了?”
  小邪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但这个人会是谁呢7他又如何取得”黑血神针“呢?”
  小丁道:“也许后面那人是”瓢花宫“的人。”42小邪沉思半晌道:“我们对”飘花宫“知道得太少,所以不能得到正确的推论,我看还是到少林一趟吧:“阿三叹道:“我们又治不了武痴过去干什么?”
  小邪道:“去看看掌门人的死是如何,顺便看看是否另有其它人跟在后面。”
  阿三道:“走吧:我多多少少和少林也有点感情,去看看也好。”
  阿四担心道:“白马寺会不会被武痴发现?”
  阿三、阿四虽然还俗,但他们还是对收容他们的少林派有一种感恩的心情存在,现在少林有难。他们也想回去出点力量。
  小邪笑道:“阿四,白马寺是分院,武痴他不会去的。”
  小丁问道:“小邪,我们到少林寺是要找另外一个人,假如他用的是”黑血神针“,那你要如何?和他拼了?”她有点紧张。
  小邪看看她笑了笑道:“我才没那么傻,以前我乱拼,那是他们要不了我的命,我才会如此,如果那人用的真是”黑血神针“,我得赶快溜回”莫塔湖“,我老头千交代又万交代就是这句话,我可不能乱来。”
  小丁放心的笑道:“原来小邪也有正经的一天,好难得啊:“小邪笑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碰不得,碰不得,我现在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要训练我,嘻嘻,他也吃瘪了,呵呵……:“小丁奇道:“为什么?”
  阿三笑道:“欧阳先生他也会吃瘪?”
  小邪笑道:“不错,他吃了大鳖十,不得已才躲在”莫塔湖“,把我又煮又打的目的就是怕我碰上武痴或者是”黑血神针“,他一直要我练武的原因也是要我能胜过武痴,后来看我不行啦,才叫我到江湖被人杀杀打打,老头呀:老头,你用心真良苦啊:“小丁娇笑道:“所以江湖才出现你这个怪物,杨小邪,嘻嘻。”
  阿三笑道:“我也才能找到小邪帮主。”
  小邪笑了笑道:“好吧,我们快点赶到少林去。”
  ※        ※         ※
  少林一派执武林牛耳数百年,其寺庙也建??得雄伟壮观,令人一望则觉得少林本来即是武林泰斗。
  可是现在的少林和尚个个脸色吃重,如临大敌,亦谢绝香客进香。
  不错,少林派已风闻峨嵋、昆仑、终南、武当、天台、五台派之掌门人相继死亡。
  武痴也可以算上是少林的特大之敌人了。
  夜刚过三更,冷月孤星,大地一片浑黑。
  突地
  寺庙西围墙突传出一阵狂笑“哈哈……”
  音如三月春雷,巨浪击石,飞湿奔流般的震破夜空,宿鸟惊飞,山猿怯啼,回音久久不绝于耳。
  “注意--敌人来了!”
  少林寺老僧亦发出吼声。
  只见火光闪闪,少林大罗汉阵已摆开来,足足有五、六百人,这天下第一阵果然不同凡响,光看阵势就有一种惧人心弦之威力,像是黄河奔流,随时会决堤的吞噬整个大地。
  黑影一闪,快如飞箭,“咻--”衣角破空之声一划过夜空,一条人影已经跃上少林大门十丈高之牌坊,他正是武痴。
  只见他以手插腰纵声狂笑:“哈哈……哈哈……”
  他叫嚣道:“少林老秃驴,快叫明空出来,老夫要找他比武!哈哈……”
  说话中,语气甚狂。
  有一位六旬和尚走出来道:“老纳明空,施主是……”
  “哈哈……”
  只见黑影一闪,武痴已翻身纵起,苍愤似的当头落下扑向明空大师,这种快,已经不是人能够做到的,快得好象时光停留在这一霎那,快得令人感到武痴那一闪是光闪,一花眼就不见了。
  明空大师早已知道武痴武功天下第一,他一见有人扑来,立刻负入罗汉阵,想以罗汉阵困住他,虽是如此,背后亦被武痴扫中:踉踉跄跄捧了一跤,勉强的爬起来。
  罗汉阵已发动,化千百人为一人,集千百人之功力于一点,其势何等锐利,只见人影幢幢,忽东忽西,将武痴因于阵中。
  “哈哈……”
  武痴狂笑叫着:“明空老秃驴,老夫找的是你!”
  话音一落,扬起双掌,身形掠空而过,划向迎面而来之罗汉阵弟兄,“轰--”一盘大响,罗汉阵势为之迟滞一霎,但只这一霎那,武痴及手再度扬起击出数掌,掌掌骇人,挟以山崩水决之力,万马奔腾之势攻向众罗汉僧,一阵劈哩啪啦撞击声,紧接着“哇……”
  “呃;……”
  惨叫声立即传来,少林众偾已有不少人死在武痴之手。
  “明空那里逃!”
  武痴再度攻向明空,他身形一跃,及掌一吐,已快速的击向明空胸脯。
  “哇--”明空大师避无可避的已被击中,咖断线风筝般的摔到三丈开外趴在地上不动了“哈哈……”
  武痴狂笑二声,反身腾空,有如飞鸟投林般射出少林寺,消失在黑夜中,来得快,去得也快。
  就在此时突有一条黑影掠往明空,只见他一闪,一掠、一带,已欺到明空大师身前,左手一挥,立即反身退去,行动之快有如风驰电掣,只这一闪,他已将射出少林寺围墙。
  突地,寺外又射进一条人影,直往这黑衣人撞去,因来势太快,黑衣人闪避不及,“砰-”一声,又被撞得倒射回去。
  “嘻嘻……小贼,原来人是你杀的!”
  从外边射进来这人正是杨小邪,他正两手插腰的望着那位黑衣蒙面人哧哧直笑着。
  蒙面人大吼道:“小鬼你不要命了?”
  语音未落,他已腾空出掌,猛虎般的扑向小邪。
  小邪大叫道:“老匹夫有瞻将面罩拿下,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江振武!”
  他并没有迎敌,竟在广场兜圈子跑给蒙面人追。
  蒙面人三番两次急攻不下,心想是非之地走为上策,心一笃定他已反身掠往寺外。
  “拿下他!”
  少林老僧突然大吼。
  立时千百条人影掠向蒙面人,硬将他逼下来困在中央,马上发动阵势想拿下此人。
  “哈哈……”
  蒙面人狂笑道:“有胆就????我的”黑血神针“!”
  右手一副,隐稀晃起一点银光,泛出一道小银虹,电也似的刺向迎面而来的众僧。
  “哇……哦……”
  众僧有如羔羊般的任人宰割,还来不及喘口气,已有三、四十名和尚死于神针之下。
  这“黑血神针”果然厉害。
  小邪见状大叫道:“和尚快退!”
  身形往前冲,十把飞刀已取向蒙面人左眼,人也逼近蒙面人五丈,他还是不敢太靠近,手中不知何时已拿着一个大黑锅,准备挡住“黑血神针”。
  蒙面人见飞刀袭到,只轻轻一偏头已轻而易举的避开,他见小邪扛起大锅子,冷笑道:“杨小侠你也会怕我的”黑血神针“哈哈……”
  他晃着手中那枝小得不能再小的神针,狂笑不已。
  “黑血神针”虽小,但却是亮得吓人,在黑夜中,它闪出森森寒光,冰冷而带点淡青,令人毛骨悚然,禁不住打了一阵冷战,尤其它的毒,更是勾人魂慑人魄。
  小邪问道:“老兄那就是”黑血神针“?”
  蒙面人得意的笑道:“不错,杨小邪你今天死定了,哈哈……”
  小邪叫道:“黑皮奶奶,你有胆过来试试看!”
  他抖着大锅子。
  蒙面人一步一步的逼近,他狂叫道:“杨小邪,老夫要先打烂你的锅子,再让你????”
  黑血神针“的滋味,哈哈……”
  他不停晃着神针。
  小邪也一步步的往右边墙角退去,众偾也惧于神针之毒,皆往右后方退去。
  小邪突然改变口气笑道:“老兄,我跟你又没仇,你干嘛要杀我?”
  蒙面人笑道:“杀人要理由吗?”
  小邪已退到墙角,他叫道:“喂!你到底是不是江振武?”
  “哈……”
  蒙面人狂笑道:“老夫是谁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今天将送命于此小邪笑道:“是谁送命还不晓得,有胆再走近三步!”
  他挺着胸脯,一副挑战之样子。
  蒙面人一楞,但立即叫道:“杨小那你这个出了名的鬼灵精,老夫怕了你不成?”
  他认为小邪在使诈,一步、二步、三步,他很小心的跨出步来e觅得自己猜得不错他得意笑道:“怎么样?杨小邪你能奈我何!”
  “不怎么样,”小邪笑道:“我不能奈你何?看弹!”
  手一扬,从锅里拿出一困炸药往蒙面人丢去,立即卧倒盖上锅子。
  蒙面人一见是炸药,大惊失色。
  立刻倒射而去,但为时已晚,“轰--”一声巨响,已被炸得衣衫粉碎,皮肉泛青,并有不少裂痕,倒摔于地,他立刻爬起来吼道:“杨小邪老夫与你誓不两立!”
  说完反身窜出少林寺,消失在林中。
  小邪嘘了一口气从锅中爬出来苦笑道:“奶奶的,这家伙躲得好快,没炸死实在可惜。小丁她这时已跑出来,她栗道:“吓死人了。”
  阿三也跟上来道:“可惜慢了一点没炸死他。”
  阿四叹道:“我们少林弟子死得好惨,死了好多,好可怜!”
  他眼珠已红,有点伤感。
  小邪安慰道:“阿四别伤心,这是劫数,每个人都有劫难,躲得过就躲,躲不过也只好由天了。”
  这时有名和尚已走过来施个佛号道:“小施主多谢你挽救少林一派免于死伤殆尽。”
  手合十损身的向小邪行礼。
  阿三通:“小邪,这位是罗汉堂主持明心大师,我以前的大帅伯。”
  小邪笑道:“主持你好,我……嘻嘻,我也没办法全部救到,很可惜。”
  明心叹道:“这是劫难,怪不得别人,昨天武当派遭劫,今日竟落在少林头上,唉……
  小邪闻言大骛道:“大师昨天真的是武当派?”
  明心点头道:“不错,昨日三更武当掌门亦遭劫难,唉|天劫,天劫!”
  “哇卡!”
  小邪叫道:“黑皮奶奶,还大有学问,大师你怎么知道的呢?”
  明心道:“武当与少林素来甚是友好,有消息皆以飞鸽传书,故而老衲才能如晓。”
  小邢大急叫道:“大师再见了!我有急事!”
  不等明心回答,他已拉着小丁他们??去阿三、阿四随后跟着追出去。
  边跑小丁边叫道:“小邪出了什么事?”
  小邢笑道:“回”莫塔湖“,老头子在等我啦!”
  小丁笑道:“是不是”黑血神针“已出现了?”
  小邪道:“不错,如果只有一支我也不用担心,但好象”黑血神针“不只一支,那我可要逃命了。”
  小丁杳道:“难道还有第二支出现?”
  小邪点头道:“也许,你有没有想到,由武当到少林要多少时间?”
  小丁道:“最快也要一。天牛,怎么?问题出在这里面?”
  小邪道:“这一段路一天半之时间在一流高手来说已经是很赶了。而武痴他已不是人*所以他能够在一天之内赶到少林寺,我也能办得到,但我跑到以后也累个半死,而其它的人就不可能了,你想想,那名黑衣蒙面人他难道也能从武当跟到少林吗?很明显这是不可能。”
  小丁想了想道:“也许他轻功真的很高。”
  小邪轻轻一笑道:“他是很高,但比武痴还要差一截,我刚才如果将炸药投向武痴,他一定可以全身而退,而这名蒙面人并没有做到,这就表示蒙面人功力要比武痴差,也表示他不能在一天之内赶到少林寺,就是赶到了也累个半死,那有像我们看到他时,气不喘,神不乱?”
  小丁道:“也许武当派并没有出现过”黑血神针“,而那名蒙面人早就在少林寺等了。”
  小邪道:“这可能性很小,我们一路赶来,峨嵋、终南两派都是同样情况,这表示蒙面人是有计划的谋杀,那人知道武痴将人打败后就会扬长而去,死活他是不管,而”
  黑血神针“是专门要人家的命,也就是说蒙面杀手根本不会漏掉一个,所以武当派也必定有出现过神针的。”
  小丁没话说,因为小邪说得很有道理。
  阿三在后面狂追,他气喘如牛道:“小邪帮土等等我呀!怎么可以丢下你的偶像呢?
  嘻嘻:“喘得如此,他还有心情说笑。小邪回头笑道:“免了吧!谁要选你当偶像?除非那人没钱买油灯,只好点着你的大光头来看书啦!呵呵……”
  阿四苦笑道:“小邪帮主别跑太快,我快要跑断腿了!”
  阿三也苦笑道:“再跑下去,我的光头再也发不出光来了,你让我有休息的机会呀!”
  小邪叫道:“逃命要紧,等一下到镇上,我们就买一辆马车直奔关外回老家啦!快点!”
  他脚势并没慢下来,他希望早点回到塞外找老头子算帐。
  ※        ※         ※
  ※        ※         ※
  ※        ※         ※
  。
  丑时天未亮,少林钟声已当当低沉的敲了二十四响。
  一辆马车已在官道上狂奔,直往关外方向驰去,他们正是通吃帮兄弟。
  第二天,车行至开封,小邪换了马匹,还买了不少东西准备带回去给故乡的朋友。
  第三天已到达兰州,小邪又买了些土产,他本想看看凤姑,但因时间紧迫而作罢。
  第四天,马不停蹄的直奔嘉峪关,他想见见上次闯关的那位卫兵,可惜他没碰上,否则他会送点银子给他以解前嫌。
  嘉峪关一出,大漠景象已令小丁、阿三和阿四沉迷,一望无际之金黄色细沙,虽令人可怕,但如纯粹欣赏,还是很美的。
  第六天,他们终于回到再来镇,小邢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虽有点累,却掩不住心情之愉快。
  一到再来镇,小邪已高兴叫道:“小丁、阿三、阿四,你们看,这就是我的老巢,好可爱呀,喔鸣,喔鸣……”
  他已昂头学野狼嗅叫着。
  “大牛、小胖、小田、小二哥、二楞子,我回来啦”他直吼着旧友名字。
  这声音震得空出回响,叫得全镇的人都往他看。
  “是杨小邪!小邪回来啦!哈哈……”
  “小邪终于又出现了,再来镇好久没有欢笑声,这下……哈哈……”
  “小邪门的,这下又不知带给我家小孩什么东西,保证不错……”
  不但小孩喜欢小邪,连大人也甚是喜欢,自从小邪一离开再来镇,此镇就失去了开心果,欢笑声也减少,现在他回来了,众人都发出会心一笑,不时向他招手。
  小邪高兴的直挥手笑道:“大家好好久不见啦!通通有奖,等一下请你们到小二哥的茶铺吃,吃吃……”
  “好我一定去”,“没问题!不喝你的,喝谁的?”
  ,“……”
  ,众人笑口大开,想当年小叻在这里也是位土财主,不时干这种事,小乡镇里,他比几位员外还要受欢迎。
  “小邪你回来啦!我是小胖!”
  有个胖小孩高兴的跑过来。
  小邪大笑地瞧着他道:“小胖哪!奶奶的,你快忧成大胖了,来来来!你要什么上车找!”
  伸手抱起小胖往车上拋。
  不久,小田、大牛、二楞子都赶来,虽然他们已经长大不少,但还是露着乡下人的憨厚可爱。
  小邪目笑眼笑的望着大家道:“小田你长大了,大牛……哇:你好壮,和我差不多啦!二楞子你过得还好吧?小二哥呢?”
  二楞子笑道:“小邪你留给我们的银子还在,我们都过得很好,小二哥也很好,只是有点想念你,你好吗?”
  他纯真之笑容,令人感到非常亲切。
  小邪笑道:“好,大家好”来!
  排好!
  “他又像以前一样的当指挥官猛挥着手。大牛他们都习惯性的排成一排,小胖也铫下车厢赶了过去,这正是他们小时候玩的”从军去“。小邪笑道:“今天不打仗,放假一天,我替你们介绍,这位是小丁小姐,她专门洗尿垫子的,呵呵……”
  他指着小丁直笑着。
  小丁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你们大家好。”
  “小丁姑娘好!呵,呵!”
  众人连笑声也是一致,这是经过小邪训练而成。
  “再来这位是通吃大和尚不明阿三,是用来吹牛的。”
  小邪指着阿三。
  “阿弥陀佛!”
  阿三装出一副大法师模样笑道:“老衲师出名门少林,请多多指教,叫我阿三即可。”
  “大和尚不明阿三,好!嘻,嘻!”
  小邪指着阿四笑道:“他是阿四,专门拍马屁的。”
  阿四笑道:“你们爱吃随时来找我,不必客气。”
  “阿四和尚好,哈,哈!”
  小邪已介绍完毕,他笑道:“现在大家来颔礼物,你们看”他打开篷盖。
  只见车上一箱箱,一句包的糖果、玩具、衣服、土产饰物……
  ……
  应有尽有。
  “哇!好棒啊!小邪你真好!”
  众人一涌而上。
  “别急,别急!慢慢来,小田这是你的,还有你爹的衣服酒、肉干,二楞子这是你的宝剑、弓箭、玩具、衣服,还有小二哥的衣服……”
  小邪皆将这些童年朋友许的愿,想要的东西都带回来,只要朋友能高兴,他也心满意足了。
  小丁、阿三、阿四也忙得不亦乐乎,他们的心灵没有隔阂,都是、真无邪,所以很容易就混熟,这也正是他们所以能够处处而安处处快乐之原因。
  突地
  有一满头白发之枯瘦老人走到小邪面前,他笑骂道:“杨小邪你妈的算什?回来也不先找我老人家,倒在街上卖起东西啦!”
  小邪一着大叫道:“老头子是你?哇,哇……”
  他高兴得跳起来,乒乒乓乓的打了过去,除此之外,他已不知如何发??心中的感受。
  老头并没躲,让他打了几拳,呵呵笑道:“小邪你回来啦!先回去,我有事,呆会再找你朋友。”
  小邪闻言也知道事不小,他立即向故乡朋友道:“小胖、小田、大牛、二楞子,我爷爷有点事,你们先将东西带回去,事情办好了,我再来找你们,顺便通知小龙,小勇和李姐来领东西。”
  大牛笑道:“小邪你忙吧,可别再走罗!”
  小邪笑道:“那我们待会儿见。”
  “再见小邪,等一下再来,否则我们可要去找你啦!”
  “没问题,卡啦呀卡啦,哈哈……”
  小邪他们陪着老头已回到通吃小铺。
  ------------------
  转自炽天使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