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奇侠杨小邪续》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小丁急道:“小邪你不能啊!”她要冲上来。
  阿三将她拉住笑道:“小丁丁你放心,俺帮主死不掉,我最喜欢看他被人打,过瘾得很哪,稍安勿燥。”
  小丁幽幽道:“可是我心急,”小邪转过头来笑道:“各位请放心,这三掌很快就过去了。”说完转回头向青子夷道:“掌门人你开始吧,最好打得不轻也不重,这样别人就不会说话了。”
  青子夷微微颔首,双手一挥,脚踩拐子马,使出华山绝学“无相神掌”只见掌影无数从一而繁、从繁而一,带起一阵啸声,他叫道:“杨小邪小心了!”手一伸击向小邪胸脯。砰然巨响,小邪如大元宝般的往后摔。
  “小邪!!”小丁和青苹苹立即跑上去扶起小邪,着急非常。
  小邪耸耸肩笑道:“没关系,他伤不了我。”说完又走回原处笑道:“掌门人你好强的掌力,来!还有两掌我挨着就是。”
  青子夷笑了笑,又打了一掌,小邪还是一样被震退又走回来。
  小邪笑道:“掌门人这是第三掌,不妨重一点,这样比较像!”
  青子夷点头大叫道:“杨小邪请试试华山绝学‘引鬼接神’!”说完掌影有如游魂飘忽不定,令人难以捉摸,周围树叶被掌力劲风扫得唰唰作响,突地青子夷大喝一声,右掌已印向小邪胸口,又沉又猛又快捷,不愧为华山绝学。
  “哇!”小邪已如断线风筝摔得甚远,足足有一丈三、四尺。他嘴角已渗出血丝,慢慢的他又爬起来,笑了笑他道:“青子夷我们恩怨从此勾消了。”
  青子夷叹道:“杨少侠武功过人,老夫佩服,从此华山弟子再不为难少侠,山儿还不快向人家道歉!”
  青继山道:“是!”他走向小邪,道:“小邪兄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给我有自新的机会。”
  小邪看看他。笑道:“青继山啊青继山,你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我知道你以后还会报仇,不过我等着你,因为我不怕你,下次要来最好找个好时辰。”伸手往青继山身上点去,替他解除禁制,恢复他的武功,弄好了小邪笑道:“青继山你可以走了。”
  青继山试运一下真气,果然畅通无阻心头甚是高兴,他笑道:“小邪兄谢谢你啦,我们以后见!”说完已转向青子夷,态度已有点转变,果然是心胸狭隘之人。
  小邪转身,同青苹苹道:“青姑娘,以前开玩笑的你怎么可以当真呢?”
  青苹苹一听立时哭了起来,这句话如果就专情的女孩是会伤到她的心。青苹苹哽咽道:“小邪你……你怎么可以如此,我……呜……”她哭得好伤心。
  小邪安慰道:“小苹别哭我们本来就是朋友。连你爹我都和他作朋友了,何况你呢?
  别哭。”
  青苹苹心情稍微好一点,她幽幽道:“你要赶我走?”
  小邪摇头道:“不是的,你已经离家这么久了,你爹、你娘难兔会放心不下,而且你爹又是一派掌门,在这里你可不能连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我是说你回去看看爹娘,看完后,随便你要找我们你就来,我们欢迎你,这样好不好?”
  青苹苹这才破涕为笑道:“你要我了?那……”
  小邪笑道:“不是我要你,而是我们大家都要你,过去和你爹聊聊,以后有空欢迎你常来。”
  青苹苹笑道:“那我回家一趟就来找你们,你们可不能乱跑喔!”
  小邪道:“乱跑倒不一定,但找久了你就会找到,有时候我会故意和你玩捉迷藏,你可不能找不到我,就生病就难过了!”他怕青苹苹一时找不到自己,又像现在一样的痛得不醒人事。
  青苹苹点头道:“我一定可以找到你们的,我去爹那儿马上就回来。”说完转头叫声”爹”已奔向青子夷。
  阿三叹道:“好精彩的一段爱情故事啊!小邪帮主,下次该轮到我了吧,”小邪望着他哧哧笑着,眼光一亮他笑道:“马上就轮到你们两个大和尚,快点去洗脸免得人家看不上你。”
  阿四高兴而抱着点唱戏味道,他急道:“真的?我去洗脸!”说着就走向湖边。
  阿三笑道:“小生也该美容一下啦!”摸摸头上大光头也去洗脸。
  小丁含情脉脉道:“小邪这么久你都跑到那里呢?害人等得有点受不了。”
  小邪瞪了她一眼嗔道:“怎么,受不了就可以跑到这里来野是不是?”
  小丁又碰了一支钉子,也撒娇不起来,只得翘着嘴道:“小邪你干嘛,人家又没惹你,小邪叫道:“你是没惹我,我问你,你为什么带小七来这里,从实招来!”
  阿三已经洗好脸走回来趁此接口叫道:“否则抬轿子。”笑着望着小丁。
  心想大概有帮手了。
  小丁奇道:“抬轿子?什么轿子?”
  小邪得意道:“是我坐的子,你要不老实说,太师椅约两只前脚就送给你啦!”
  小丁惊叫道:“我才不要。”
  小邪道:“你不要就给我老实说。”
  小丁低下头讷讷道:“人家也想看看怪物嘛!”
  小邪骂道:“看怪物?你不会叫你家乞丐头捉几只给你看,跑到这里看个鸟?找死!”
  他是有点气,因为这人不是他赶来,小七可能就此亡命于此,所以他抱怨小丁带小七到这里来。
  阿四已走回来,他凑热闹的捏住鼻子叫道:“哇,好臭啊,找屎!嘻嘻!”
  小丁脸一红跺脚道:“小邪你最喜欢欺负人了!”她有点耍赖。
  小七也笑道:“补臭、补臭(不错),死鸡、死鸡(是极)!”
  小邪打了他一个响头叫道:“小七你怎么也三八神经兮兮的,害得我不得安宁,该打!”拍拍之声不时传来,打得小七直往后逃。
  小七边跑边摸着头苦叫道:“我那个我……我那个我……”他有口难言。
  打累了小邪才停下来叫道:“回去罚你养一只乌龟狗,给我进补。”
  小七尴尬笑道:“死鸡(是极)养乌龟狗。”
  阿三奇道:“小邪帮主什么是乌龟狗?”
  小邪笑道:“就是黑狗,乌龟是黑色的,所以叫乌龟狗比较有学问些。”
  阿三笑道:“说的也是,帮主问愈来愈进步了,可喜可贺,”拱手揖身九十度,也呵呵笑了起来。
  小丁奇道:“小邪你又入了什么帮?你是帮主?”
  小邪神气的挺着胸脯道:“然也,木帮主大号逋吃小霸王杨小邪帮主,你想不想入帮?小七急叫道:“舞摇,舞摇(我要)!”
  小邪笑道:“摇你的大头鬼,舞摇?你当然要人帮,否则我这帮主只管两个和尚也不成。”
  小七高兴叫道:“恨号,恨号(很好)!”他笑得很开心。
  阿三、阿四同声问道:“小丁你呢?”
  小丁羞窘而好玩道:“我也要。”她偷偷瞥了小邪一眼,无比快乐。
  “哇,万岁!万岁!”阿三、阿四跳起来大叫道:“终于有女的了,好棒啊,”小邪故意找麻烦而煞风情的摇头道:“不行,小丁不能加入本帮。”心中直笑着,却无奈的望着小丁。
  小丁奇道:“为什么?小邪我也要嘛!”
  小邪故作神秘道:“本帮规矩很严,第一倏你就不通过了。”
  小丁大叫道:“能能能!就是能!”
  小邪无奈道:“好!你能,我就让你加入本帮。”
  阿三奇道:“小邪帮主,我可没听说过帮规,怎么……”
  小邪抿嘴道:“这是新订的。”
  小丁等得不耐烦急道:“小邪快点嘛,人家急死了!”她扯着小邪衣角。
  小邪拍着她肩头一副帮主味道,他道:“这种事怎么能急?急不得,慢慢来。”
  小丁叫道:“急急急,急死了!”
  小邪已快憋不住了,他忍住笑声道:“千万急不得,这么多人在此,咱们有得商量!
  呵呵……”。
  众人可不知道小邪葫芦里卖什么药,但阿三、阿四已经有点会意了,也哧哧笑着等待小邪宣布第一条怪帮规。
  小丁叫道:“快点嘛,我一定能作到!”
  小邪无奈道:“好吧你要快我也没办法,本帮帮规第一条……必须大家在一起洗澡,你能吗?你急吗?哈哈……”说完已大笑不已。
  阿三、阿四已笑得直掉眼泪,小七也跟着笑。
  小丁一听脸红得像苹果,讷讷说不出话来:“我……我……”她恨不得有个洞可钻。
  小邪笑道:“你急吗?好,马上办,阿三、阿四将她衣服脱了,洗澡去,嘻嘻,快一点,人家急嘛!”他学着小丁腔调,倒有七分像。
  “遵命!”阿三、阿四冲上去,就要扯小丁衣服。
  “啊… 毙《【叫一声,抓着衣角落荒而逃惊叫道:“不要,小邪我不要加入,放开我,放开我啊!”
  阿三、阿四这两位活宝是唯小邪命是从,追上去扯得小丁连滚带爬的“逃帮”而去。
  闹了一阵,小邪才道:“好啦,好啦,收兵吧,我们准备作战突围,别闹了。”
  阿三、阿四这才笑嘻嘻的收手。
  小丁也香汗淋漓狼狈不堪的走回来叫道:“小邪你真坏,我衣服都弄破了,要你赔。”
  她那件银白色罗衫,现在已是沾满黄泥,也撕碎不少地方,粉腮也沾了不少泥土,更像小乞丐了,但仍不减她绝世花容。
  小邪看着她,又哧哧笑了起来,这笑声小丁最惧怕。小邪笑道:“既然破了要赔,那就扯大一点,回头再给你买一件,呵呵……”说完他已冲上去抓住小丁,要撕碎她衣服。
  “呵””“小丁又惊叫道:“不赔!不赔!小邪别撕,别撕,拜托,拜托,我求求你!”少生了两只手,又要抓衣服,又要拱手求饶,又急又怕。因为小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虽不致于将衣服扯个精光,但背上小腹开几个洞一定免不了,小丁她可是真怕。
  小邪放掉她笑道:“是你不要我赔,不是我不赔你喔!”
  小丁急叫道:“是是是,我不要赔了!”虽然她被整得如此狼狈,但心中却洋溢快乐与满足。
  小丁如此,阿三、阿四和小七也是如此,他们须要友情、须要快乐,尤其像小邪这样的朋友,就像天上掉下来的小丑好友,让人家既爱慕又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融洽心灵与生命之中,永远无法分开。
  弄了许久,正事也要办。
  小邪向大家道:“我想外面会有黑巾杀手狙击,等一下我们过去看看,如果真的有,再想其它办法。”
  阿三拍胸脯道:“小邪帮主,我武功大进,这些毛头小子就交给我了,帮主你只要站在旁边吹口哨就可以啦!”
  阿四道:“我就知道大师父很厉害,我跟你后面一定安全无事。”
  搞了老半天,小邪还没向大家介绍,看看这两个大和尚,他对小丁及小士道:“小丁、小七,我来介绍,这两个大和尚左边这位是通吃大和尚不明阿三,是次牛大王,呵呵……”
  阿三本来很神气的抬着头,但听到最后一句话,尴尬的一笑道:“小邪有话好说嘛!
  何必自家人打自家人呢?这还不都是你教的?”
  小丁笑得有点肚子痛,只有小邪才会找到这种伴,小七听不清楚,只有傻笑着。
  小邪道:“右边这位是通吃小和尚不明阿四,是马屁大王。”
  阿四拱手笑道:“各位请多多包涵,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嘻嘻!”
  小邪笑道:“你可不能逢人就放,尤其是有女人在,放尊重点。”
  小丁笑道:“小邪没关系啦!都是自己人。”
  小邪叫道:“自己人也不能乱来,你爱吃马屁,我可受不了太臭了。”
  小丁红着脸急道:“没有哇,我一点也不爱吃。”
  阿三道:“小丁没关系,你不想吃通通给我吃,我已经吃习惯了,大概有数十年之经验吧,哈哈……”。
  众人再聊一阵,笑得也够多总得休息一下。
  阿三问道:“小邪帮主你怎么想到外面有伏兵?”
  小邪道:“很简单,因为”神武门“坛主说过渡永天要来,而他到现在没动静,并且他一定发现部下全军覆没,这么一来他会去找黑巾杀手狙击,或者他老早就已带那些杀手来此。”
  阿三点头道:“原来如此。”
  小邪道:“我们走吧,看看结果再说,阿三、阿四,炸药带着,我发现有了炸药,天下无敌哪!”
  五人慢步往谷口走去。
  不久,他们已走过“舍命湖”,已听到杀声连天,正如小邪所说,群雄都被堵在谷口不能出去。
  小邪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渡永天已经收买杀手等在外面要歼灭群雄。”
  阿三道:“没炸死他们真扫兴!”
  小邪笑道:“这些人是今天才来怎么炸得死,而且他们个个武功高强,阿三看你的啦!你武功大进,我在旁边吹口哨就可以了。”
  阿三尴尬笑道:“口哨吹完了你还是要出手的,不对吗?”
  小丁道:“口哨吹完了是要出手,可惜小邪吹不完那怎么办?”
  阿四笑道:“那就死定啦。”
  小邪向小七道:“小七你到四周找找,看有无其它出路?”
  小七点头笑道:“准命舞起了(遵命我去了),”说完他已窜往左边山谷。
  阿三想:“准命舞起了?”他叹道:“小七说话真怪,用跑就用跑,还说舞起了,难道他跳舞就像这样?”他直摇头。
  突地”“有人往小邪奔过来,那人叫道:“杨少侠你还认得我吗?”这人正是江南慕容世家主人,慕容求胜。
  小邪目光迎上去,马上拱手笑道:“慕容大侠你好,有好几个月不见了吧!”
  慕容求胜笑道:“差不多,杨少侠你也好吧!”
  小邪道:“还是一样马马虎虎,太君还在生气吗?”
  慕容求胜道:“太君是不生气了,不过她见到你,难免要发点脾气,老年人总是爱面子的,哈哈……”。
  小邪笑道:“没关系下次碰到她老人家,我向她道歉,慕容大侠只有你一人来吗?”
  慕容求胜道:“还有小犬和两位小女,他们是来看看热闹,我是想来砸运气,没想到会碰见少侠。”
  小邪笑道:“慕容大侠你家公子现在如何呢?”
  慕容求胜道:“他现在可不敢再乱来了,老夫也将他关在家里不让他惹是生非,否则我这个当父亲的可就无地可容了。”
  蓦地又有声音传来:“爹你跑这里来干嘛?前面打得好精彩,哇,杨小邪!”
  原来是慕容柔美及雪云和慕容夜已奔过来,发语的是雪雪。
  小邪低头向阿三、阿四道:“阿三、阿四你们不是说下一次的爱情故事要轮到你们吗?现在机会来啦!”
  阿三、阿四苦丧着脸,他们那想到小邪早就算好了,而且还来得真快,无奈的转望未来的伙伴,柔柔和雪雪。
  小邪向慕容兄妹道:“近来好吗?慕容公子、慕容小姐。”
  “我很好,只是想再看看你的传家之宝,嘻嘻……”慕容雪雪顽皮的说着。
  慕容柔美及慕容夜则以颔首表示,没说出话来。
  小丁奇道:“小邪你有什么传家之齐?等一下借我看好吗?”
  小邪笑道:“这那是传家之宝,上次我在慕容府弄了一包面团打得他们全身都是白点,你要看,等一下我给你。”
  小丁闻言忙道:“不必了,这……不看也罢!”她知道小邪一定又整了慕容世家。
  慕容求胜道:“柔柔、雪雪、夜儿不能乱来,上次得罪了杨少侠还不够?少给爹惹麻烦小邪笑道:“慕容大侠别客气,我们都是年轻人,现在谷口情况到底如何?”
  慕容求胜追:“很可能没办法攻出去,老夫试过但敌人太强而且很多人。”
  小邪问道:“都是些什么人?”
  慕容求胜道:“是一些黑巾蒙面杀手,个个心狠手辣,也不晓得是谁收买了他们。”
  小邪想等小七回来再作打算,他道:“我们不妨等一下再说,慕容大侠你有何妙计可以突围?”
  慕容求胜道:“老夫是想借用杨少侠的炸药,将那些杀手炸死,不知……”
  小邪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阿三将炸药分一半给慕容大侠!”他很爽快。
  阿三也很大方,将炸药交给慕容求胜,他还道:“不够再来拿,别客气。”
  慕容求胜接过炸药道:“前面情况紧急,老夫先过去,不知小女可否留在这里?”
  小邪心中自有盘,他笑道:“没关系,愈多人愈好玩!”
  慕容夜道:“爹我跟你去。”
  慕容求胜知道儿子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他道:“好吧!那柔柔、雪雪就留在这里,等爹将敌人除掉后再来带你们。”
  雪雪高兴叫好,柔柔有点难为情但也点了头。
  慕容求胜拉着儿子掉身道:“告辞了!”话音一落人已在十丈开外。
  小邪道:“阿三该来的总是要来,躲都躲不掉,你好好享受吧!”
  阿三和阿四苦笑不已,不时偷瞄这两姊妹。
  雪雪笑嘻嘻道:“杨小邪你怎么一躲就躲了这么久?我们想死你了,我姊妹她说你好好玩哪!嘻嘻!”
  两姊妹一身红色罗衫劲装,更是俏皮可爱。
  柔柔脸红叫道:“雪雪你乱说,我打你!”她马上冲过去,伸手就打,霎时扭成一团。
  小邪将她们拉开笑道:“柔柔你好,你是否想再到水中玩玩呢?”
  柔柔羞窘道:“不要!”
  小邪笑道:“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我送你一个礼物,你输了不必付,如何?”
  柔柔喜道:“好哇!你要送我什么?”
  小邪神秘笑道:“到时侯你就知道了。”
  雪雪道:“我也要玩。”
  阿三、阿四也道:“有礼物可收,我们地想玩玩看怎么样?”
  小丁跃跃欲试,但被小邪拉住衣角,她才知道小邪有意整人,也乐得置身于外。
  小邪笑道:“要玩大家来玩,我们玩官兵捉强盗,柔美只要捉到阿三就算赢,而阿四要是被雪雪捉到,雪雪就赢了。”
  阿三道:“那我永远也是输,不玩、不玩!”
  小邪道:“阿三、阿四只要你们不让雪雪、柔柔捉到就算赢,奖品我写在纸上,免得到时候你们说我赖皮。”他低声在小丁耳边说了几句,小丁笑嘻嘻的将奖品写好用石头压着。
  阿三笑道:“这还差不多,礼物不错吧?”
  小邪笑道:“天下独一无二,如果能找出第二样,你来敲我的脑袋。”
  众人霎时喜上眉梢想得到这样宝物。
  小邪笑道:“现在你们准备一下……好了没有?”不久小邪又叫道:“预备,开始!”
  “哇!”一声大叫,四人同时使出混身解数,展开追逐,满地乱窜。
  小邪哧哧笑道:“前面在火并,后面在捉老婆,奶奶的,哈哈……这像什么世界嘛!”
  他笑个不停。
  在这急危的时候,也只有小邪还有玩游戏的心情,也只有阿三、阿四这些活宝能放得下心来玩,因为他们早已将帮主当作神一般,无所不能,看他们不时有笑声传来,玩得多开心小丁笑道:“小邪你没事专出一些馊主意,老是不正经!”
  小邪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你地想玩?要是被我捉到了你要送给我当纪念品?”
  小丁脸红道:“才不要,羞死了。”她低下头哧哧笑着,有若梨花绽放,动人已极。
  小邪往远处看去笑道:“女人追和尚?哈哈!天下奇闻,要是尼姑追和尚那又更上一层了,哈……”。
  远处传来阿三叫声:“小邪帮主我不干啦,这女人追得好凶,哇,”他跌了一跤又爬起,使猛劲跑。
  “哇,我捉到了,我捉到了!”雪雪叫着。
  “快放手啊,男女受授不亲,快放手啊……”阿四苦叫着。
  “开玩笑,那有这么简单?走,跟我回去。”雪雪抱着阿四高兴的走回来。
  阿四叫道:“小邪帮主这像什么嘛,和尚被……嘻嘻!”他忍不住笑起来。
  雪雪也感到不好意思,但为了要得到小邪的礼物也顾不了这么多,她道:“别想逃,到了地头再放了你。”她很快的将阿四抱到小邪面前,她笑道:“杨小邪现在可以放人了吧?小邪笑道:“不急,不急,看完奖品再说。”
  “好,”雪雪将石头打开一看字倏她念道:“赠送阿四一份?”她奇道:“杨小邪阿四是什么东西?”
  小邪笑道:“就是你抱着那位和尚呵!哈哈……”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阿四也哧哧笑着。
  雪雪楞了一下,脸红红的将阿四摔在她上叫道:“我不要礼物,怎么会是他……和尚?阿四叫道:“和尚有什么不好,你跟了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邪笑道:“阿四以后你就跟着这位雪雪小姑娘啦,呵呵……”。
  阿四急道:“小邪帮主你可别当真,这……这不行的呀!”
  雪雪尴尬道:“杨小邪,我不要这礼物。”她羞窘的低下头来。
  小邪道:“这可是你千辛万苦追到的礼物,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雪雪一想到刚才死命的追,脸又红了起来,她道:“不要啦!”一转身跑向柔柔。
  不久她已拉住柔柔叫道:“姊姊别追啦,羞死人了!”
  柔柔奇道:“怎么?你不是捉到阿四了吗?我的阿三太会钻了,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口气有点遗憾到现在还无法将阿三捉到。
  雪雪窘笑道:“就是捉到了才惨,杨小邪要将阿四送给我。”
  柔柔笑道:“这好哇,那你就带阿四回家嘻嘻,我不追了,省得杨小邪也要我将阿三带回去。”说完拉着雪雪走回小邪那边。
  阿三也利用这空挡跑到小邪身边道:“哈,小邪我赢啦,好苦啊,奖品呢?我要开奖了。”
  小邪笑道:“我不给你。”
  阿三叫道:“不给不行,那有人说话不算话,你想耍赖了!”
  小邪显得很为难道:“你真的要?”
  “真的要!”
  “不后悔?”
  “不后悔!”
  小邪哧哧笑着道:“既然你不后悔,那你自己去看看礼物吧!”
  阿三很快的将石头翻开取出字条念道:“赠送柔柔一份。”他笑道:“柔美到底是……
  哇!”他跳起来叫道:“小邪帮主我不要这个礼物,退回!退回!”
  小邪无奈道:“我问你后不后悔,你一口咬定要柔柔,我也没办法,柔柔你过来!”
  他向远处的柔柔招手。
  柔柔脸红着走到小邪前面道:“杨小邪我不玩了,这不好玩。”
  小邪笑道:“你不玩阿三就算赢了,因为你没捉到阿三,你就得当他礼物啦!”
  柔柔跺脚道:“我不要送给他,那有把人当礼物送人的,这不成!”
  小邪叫道:“你们四个都不准赖,谁赢了谁就将礼物带回家,否则……”
  四人齐道:“否则怎么样?”
  小邪大叫道:“否则……”他揉拳擦拳怒目而瞪。
  四人大惊深怕遭到无妄之灾。
  小邪先坚后疲,他叫道:“否则……否则我也没办法啦!”
  “哇!”四人大叫起来,高兴死了。
  柔柔叫道:“死杨小邪每次碰到你,都不知不觉中上了你的当呵呵……”
  双手微掩面,有点不好意思。
  雪雪道:“这满好玩,就是礼物太差了点。”
  阿四叫道:“那里差?我告诉你,我们帮主叫我马……马风王,这会差到那里去?”
  他将马屁王改成马风王。
  “马风王?”雪雪不懂。
  众人哈哈大笑,小邪辅助说明道:“马放了风,不是马屁是什么?哈哈……”
  雪雪也笑了,这两姊妹那有如此快乐过,乐得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这时小七已经笑嘻嘻的奔回来叫道:“小些(邪)煤油(没有)。”
  小邪道:“附近一点出口都没有?有山可以爬吗?”
  小七道:“山高补(不)好爬,煤油(没有)啦!”
  小邪叹道:“那完蛋啦,我看又要打仗了。”
  阿三叫道:“打就打,我们通吃帮可是百战百胜。”
  小邪点头道:“好吧,这么多人在这里总不能就此被困下去,我们到前面看看再说。”
  说完七人已经往前走去。
  还没到地头,青苹苹已在谷口向小邪招手,她叫道:“小邪快来呀!我们被困出不去了青子夷也朝小邪笑着,青继山迎上来笑道:“,邪兄真如你所说出不去啦!”
  小邪笑道:“出不去那就死翘翘怕什么?我选人手。”转身看看自己部下叫道:“小七阿三跟我来,其它的留在这里等候佳音。”
  小丁急道:“小邪我也要去。”
  小邪笑道:“算啦小丁,你去拾点木材烤狗肉,别让人担心才是正确的。”
  小丁虽急,但自己也知道无啥管用只好点头道:“好吧我留下来捡木材,你小心一点!小邪笑道:“只要你亲我一个,我保证平安回来。”
  小丁脸一红叫道:“你少贫嘴!”说完已羞涩的跑开去捡木材。
  小邪对着其它的姑娘叫道:“你们还有谁要亲我的?免费!”
  这些姑娘都低下头,红着脸困窘得很。
  阿四道:“我啦!我啦!”
  小邪笑道:“你不怕满地找门牙你来;小七、阿三我们走!”说完已奔向前方。
  阿三、小七也随后追上去。
  阿四喃喃道:“这种事不好办,门牙倒不用找,找木材吧!不知小邪又在耍那一招。”
  留下来的人除了青子夷,其它都去捡木材。
  小邪掠到前头,看到谷口已有不少体,觉得不甚好闯。
  慕容求胜也走过来道:“杨少侠,炸药也派不上用场了。”
  小邪道:“为什么?”
  慕容求胜道:“这些黑巾杀手一见到我们投炸药立即撤退,而且又将炸药泼湿,要不是炸药点不着就是过早爆炸,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邪奇道:“有这种事,如果一次投出呢?”
  慕容求胜摇头道:“他们个个是高手,我们如果全部投过去,最多也只炸死前面几名,对于后面的根本就不管用。”
  小邪道:“你们可曾集体突围过?”
  慕容求胜道:“有,但那谷口只有一丈宽,一次冲出去的人不过十个左右,而对方只须放冷箭就够我们受了。冲了二、三次,再也没有人愿冒生命危脸,唉!真是!”
  小邪想了想道:“还有其它事吗?对了,那老毒婆呢?”他突然觉得用毒很理想。
  慕容求胜道:“天下二毒之一的”独眼苗婆“哈凤兰,她被大蟒蛇打伤后就独自离去,因为她仇家很多,所以一受伤她就走了。”
  小邪又问道:“敌人有多少人?”
  慕容求胜道:“不晓得。”
  小邪沉思一会儿道:“这么说来还真难攻出去,不如把他们引进来……。”
  慕容求胜道:“没办法,他们一到谷口就不再过来,只守不攻。”
  小邪叹道:“看来只有一探虚实再说,小七、阿三,走!”三人已往谷口潜去。
  一到谷口小邪往外探,只觉得蒙胧一片白雾,看不到半个人影,地上倒有不少体。
  小邪道:“你们等一下,我出去逛一圈。”说完身形一掠已飞往谷外。
  他双足尚未落地,已发现前方飞来数十枝利箭,有如一座箭墙般射往小邪全身,小邪大惊马上抽出匕首大吼一声,划掉迎面而来的数支利箭,猛吸一口真气,将身形硬拉高五尺余,才避过箭阵,翻身飘落地面。然而脚未落地,已有数把利刀砍向他双脚,其势之快猛如残狼猎物,飞豹扑羊。小邪不加思索,大喝一声,射出数把飞刀打向这些黑巾杀手,飞刀一出,利用空隙扑向左边一位黑巾杀手,将匕首抖出数点寒光疾如流星般的划了过去,黑巾杀手闪避不及,闷哼一声已死在小邪刀下,小邪不敢怠慢微一翻身,躲过砍向背后的三支长刀,双一蹬,踢向左边黑巾杀手胁下并大叫:“看飞刀!”他想吓退迎面而来的三名杀手,以便能杀掉另一名。
  果然他诡计得逞,前面那三名蒙面人楞了一下,小邪立即纵身挥出匕首,刺中被踢的那名黑巾杀手,刀一划已将其截倒在地。
  突地黑巾杀手又增加数十名,小邪大声厉吼道:“看炸药!”随手扯下衣角揉成一团丢往前面,也利用此难得机会使出“长虹贯日”倒射回去,连三个起落,已避开黑市杀手追击掠回谷口。
  阿三见小邪已退回来,马上迎上去问道:“小邪帮主行不行?”
  小邪摊着手苦笑道:“好多人,奶奶的真麻烦!”他已坐下来休息。
  小七笑道:“还舞(换我)!”
  小邪摇头道:“不行,外面敌人太多了,我们冲不出去,得好好想个办法!”
  阿三笑道:“小邪那你快想,打得他们屁滚尿流,你是诸葛亮投胎的呵呵……”
  小邪叫道:“妈的我就不信邪,阿三想想看古代人家作战用些什么地战?”
  阿三道:“诸葛亮的空城计。”
  小邪摇头道:“这用不上。”
  阿三道:“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
  小邪叫道:“你去请他们喝酒吧,想一些正经的。”
  阿三道:“那我没什么好想的了。”
  小邪喃喃道:“孙膑也被困过,但这里行不通,谢安的淝水之战……也行不通,还是想想诸葛亮吧……赤壁之战……借箭……:也可以但太慢了,借东风……借东风……”
  他突然问道:“小七,风是怎么吹的?”
  小七这个野人憨笑道:“普通(不懂)。”
  小邪道:“这风是从谷外吹向谷内,还是从谷内吹到谷外?”
  小七笑道:“褡美追褡歪(谷内吹谷外)。”
  小邪笑道:“诗口口!成了,咱们借东风用用!”
  阿三道:“借东风?将他们吹走?”
  小邪笑道:“用毒,用迷药,小七你去找一些毒草或者是迷烟来,尽量找,看能不能找到。”
  小七笑道:“美吻的(没问题)!”说着已反身奔向谷内山区。
  阿三道:“要是找不到我们不就死定了吗?”
  小邪笑道:“你放心,要是找不到我就去拉那条毒蛇,照样可以毒死他们,不过我想小七一定有办法找到,因为他本来就在山中长大的。”
  阿三奉承:“借东风这招还真好用,小邪帮主你愈来愈像诸葛亮了。”
  小邪得意笑道:“多听故事好处就在这里,上次我还用过火猪阵呢!”
  阿三笑道:“什么嘛,火猪阵?一定很好玩哩?”
  小邪笑道:“才说?我们走吧!准备一下东西也好借东风。”
  两人已退回谷口回到人群。
  慕容求胜迎上来问道:“杨少侠可有办法?”
  小邪道:。“有是有,但要大侠帮忙。”
  慕容求胜心头一喜,他本来也是想请小邪帮忙,但这是危险事,而且自己亦是武林前辈实在开不了口,现在小邪自己前来帮忙,他知道小邪诡计多端,一定有办法,他急道:“杨少侠你请说,为了大家,老夫一定尽一己之力。”
  小邪点头道:“慕容大侠多谢啦,您去向群众收集迷药或毒药,但要暗中收集,因为武林中人很忌讳这些东西,带在身上的人也不愿让人知道的。”
  慕容求胜问道:“只有这件事吗?”
  小邪道:“收集好迷药,再收集一些石头放在谷口,等一下用得着。”
  慕容求胜也想不通其中三昧,他立即道:“老夫这就去办!”说完已奔向群众。
  小邪走到小丁那边,见木材已一大堆,他笑道:“小丁你好快的动作,将来一定是个好老婆,嘻嘻”“。”
  小丁脸一红问道:“小邪有办法吗?”
  小邪深深的注视了小丁一眼哧哧笑道:“本来没有,但一看到你就有了。”
  小丁娇嗔道:“少贫嘴,什么办法?”
  小邪道:“我和他们谈过条件,要将你送给他们,他们也答应了。”他无奈的摊着手。
  小丁闻言大惊,急道:“我不要,小邪你不可以如此,我情愿跟你,我……”她又急又窘。
  阿三又加油添醋道:“小丁这可是我一手包办,就这样说定啦!”
  小丁急得快哭出来。
  小邪这才笑道:“算啦,我才舍不得呢,小丁这么漂亮,我才舍不得送给人家哈哈……”
  小丁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只好低着头羞窘得不敢面对众人。
  这时小七已抱着一大捆不知名的枝叶奔回来,他笑道:“小些(邪),恨号,恨号(很好)!”
  小邪问道:“这些是毒药呢,还是迷魂药?”
  小七笑道:“米粉腰(迷魂药)。”
  小邪见一切都齐全了,他道:“我们开始行动,阿三带着炸药,阿四你和那些姑娘抱枯枝,我们到谷口去,走吧!”
  众人分工合作将一切必需品,搬往沉魂谷口。
  小邪笑道:“沉魂谷真的要沉魂了。”
  他将枯枝架成高塔状,又将小七采来的迷魂树叶放在上面,再倒些火药下去,然后叫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咱们唱歌去!”
  小丁道:“这么简单?”
  小邪叫道:“想当年诸葛亮随便念念,就有东风可以借,我不用念也可以借,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小丁白了他一眼娇笑道:“看你,一肚子鬼主意,好吧,唱山歌就唱山歌。”
  这时慕容求胜也提着两只袋子走过来笑道:“杨少侠你要的药老夫已经收齐了,左边的是毒药、右边的是迷魂药。”
  小邪接过迷魂药,将它们倒在柴堆上,笑道:“慕容大侠,一入夜我们就行动,你叫群众大喊冲呀,杀呀,然后石头往谷外丢,引那些杀手聚集一堆,然后我们开始点迷香将他们迷倒。”
  慕容求胜赞叹道:“这计谋很好,老夫怎么没想到;就这么决定,我去向群众说明,也好配合杨少侠计划!”说完已奔回人群。
  天已渐渐黑暗,接近初更。
  戌时一到,大地一片昏暗,冷风袭人,枝叶揉抚摇曳、浓雾弥漫、阴气逼向众人。
  小丁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小邪本想再等一下,但见小丁已有点受不了,他道:“我们开始吧!”转向群众叫道:“各位,我们开始了,石头尽量丢远,但不能丢到我!”
  微微润了一下喉咙,小邪大吼:“冲啊!杀啊!”龙吟般的划破长空,震得回音久久不能平息。
  众人亦踉着吼叫起来,霎时杀声震天,有如千军吶喊、百兽齐嘶、万锣尽响、战鼓连天,令人血气腾涌,欲舍命狠拼一场而后始甘心。
  石头一颗颗有若枪林弹雨直泻谷外,非常壮观。
  小邪见时机成熟叫道:“阿三,点火!”
  阿三很快将树枝点燃,轰一声火药已带动火势,已烧得霹啪响,那些迷魂树叶遇上火立部曲倦而干枯到燃烧,一团团浓烟随风轻往谷外送。
  小邪抓了二人来试试迷烟,结果那人只吸口气马上昏倒在地。他这才放心,他叫道:“光喊不行,我上啦!”说完他已掠向谷口。
  身形一到,谷外已射进来利箭数十支,小邪只想试试他们到底昏迷了没有,他一跑出去,马上又窜回来,也顺势抓起地上体往外扔。
  这一来一往倒作战得相当激烈,幸好天暗如漆,又罩上浓雾,双方见不到对方,这封小邪是大大有利。
  一刻钟、两刻钟……利箭已少了许多。
  小邪这才奔回来叫道:“阿三炸药上,绑石头甩远一点!”
  阿三动作很快,将炸药绑上石头并加条绳子,这样就可以甩得很远。
  “成了!”阿三马上点燃炸药,小邪立即像挥马鞭一般的将炸药去向谷外,这要比一般空手投掷要远得多了。
  连续轰了十几响,小邪才叫道:“差不多了。”
  突地小七慌张的叫起来:“补好了,补好了(不好了)!缝扁了(风变了)!”
  阿三叫道:“奶奶的!什么补好了又缝扁了?这不是白缝了吗?”
  “哇”“哇”“喔”风向变了,反吹人群,只见群众一个个中了迷香倒地不起。
  小邪见状苦笑道:“什么玩二(意)嘛,东风变西风,好惨啊,”其实山谷风向是最难捉摸的,任由人们千笕万算还是没办法算出来。不过小邪并没有多大沮丧,因为他目的是想迷倒敌人,而他已经达成任务,只是一不小心连西风也借来罢了。
  不多时全部人群都已倒下,只有小邪这般“通吃帮”弟兄没倒。
  小邪哈哈大笑道:“奶奶的,我好高明,连西风都借啦,嘻嘻……”
  小丁奇道:“我们怎么不会昏倒呢?”
  小邪笑道:“因为你吃了我的口水,所以不会倒。”
  小丁叫道:“少来,什么吃了你的……哦,你是说吃了大蟒蛇内丹才不怕迷药了吗?
  嘻,好棒哪!”她跳起来,手舞足蹈像位小天使。
  青苹苹急道:“小邪我爹昏过去了。”
  小邪道:“弄点水让他喝些”舍命湖“的水有大蟒蛇的血也许有效,小七、阿三、阿四我们将慕容世家的人也救起来。”
  不久他们都醒过来。
  小邪尴尬笑道:“慕容大侠,青掌门人。对不起我不晓得风向会变,嘻嘻!”
  慕容求胜笑道:“那裹!要不是杨少侠,我们是真一点法子都没有,这些人怎么办?
  小邪道。:“没关系,我们用的是迷香,他们不久就会醒过来,这……快~”他突然急叫道:“我们快点出去,要是黑巾杀手醍过来,就麻烦了。”说完他已掠向谷口。
  其它人也跟着奔出去。
  只见遍地体堆如山,断臂残肢散乱一地,没死的被小邪点了穴道。
  小丁打个冷战道:“好可怜,死了这么多人。”
  阿三道:“小丁别说那些不爽快的话,如果我们不杀他们,那我们就得死在这裹,这要看是谁造成的后果,要是他们撤走了,这不是很完美的一件事吗?”
  阿四笑道:“大师兄你佛法研究得好深好深,小师弟甘拜下风。”他深深一揖。
  “阿弥陀佛”阿三笑道:“那里,那里,我贫僧一向如此。”
  小邪打了他一个响头叫道:“少在这里”鸭米豆腐“、”鹅米豆腐“我看你留下来超渡亡魂算了,练练看脑袋会不会长舍利子。”
  阿三苦笑道:“小邪帮主使不得,使不得,我可是你的十七、八个麻袋长老,要是你丢下我,那我这麻袋怎么办?”
  小七笑道:“狗咬(我要)!”
  小邪笑道:“也好,阿三你的麻袋就让给狗咬吧,哈哈……”
  众人笑在一堆。
  慕容求胜道:“杨少侠及这些小兄弟,老夫想告辞返家,你们可显到寒舍坐坐?”
  小邪笑道:“慕容大侠你请便吧,有时间我们会到你那儿玩玩,再见了。”他招着手。
  慕容求胜拱手道:“欢迎之至,也好让老夫尽地主之谊。”
  厅容夜这才困窘道:“杨小邪上次的事情请你原谅。”
  小邪笑道:“我早就忘记了,我们都是年轻人有时候难免会有冲突,过了就算了,欢迎你有空也来找我们玩玩。”
  慕事夜闻言心情也开朗不少,他笑道:“好,而你们有空也来我家玩。”
  慕容柔柔娇笑道:“杨小邪你下次来可不准再带面团喔!”
  小邪笑道:“我会的,但不是给别人,而是给你,如何?想不想再。”
  柔柔急叫道:“我不要,算啦!随便你,嘻嘻……”地想起上次丢面团的事已忍不住笑起来了。
  雪雪道:“杨小邪下次来可要带礼物,否则我要罚你!”
  小邪笑道:“好,这次礼物你不要,下次我一定带阿四小和尚去。”
  雪雪叫道:“这怎么成?换别的我才收。”
  “那阿三如何呢?”
  “哈哈……”众人又笑了起来。
  慕容世家在依依不舍中告别了小邪他们往江南行去,已消失在夜色中。
  青子夷也道:“杨少侠老夫也该回山了。”
  青继山拱手笑道:“杨兄咱们后会有期。”
  青苹苹幽幽道:“小邪我会再来找你们,希望你别乱跑。”说完已眼眸含泪,甚惹人怜。
  小邪笑道:“你们请吧!小苹你别难过说不定明天你又回来了,我是说你作梦的时候一会回到我们这边对不对?”
  青子夷父子告别小邪,已走远,但青苹苹还是依依不舍的向大家招手,众人心头也有点酸。
  小邪见状追了上去,在青苹苹耳边讲了两句话,青苹苹脸一红才高兴的走了。
  小邪走了回来,小丁瞪着他叫道:“小邪你说了些什么话?这么有效,照实说出来!”
  她双手插腰,一副凶像,盛气凌人。
  小邪笑道:“你们看,小丁吃醋了,母的就是母的,这么会吃醋。”
  “哈哈……”众人哈哈大笑。
  小丁脸一红叫道:“吃醋就吃醋,你非说不可!”
  小邪笑道:“我是跑到青苹苹面前说:“我爱你,你爱我吗?”小丁我爱你,你爱我吗?哈哈……“众人一笑望着小丁窘像。小丁脸一红叫道:“小邪你就是……就是这样不老实!”
  小邪叹道:“这有什么办法?看青苹苹哭哭啼啼的走多难过,我只好让他快乐的走了。小丁叫道:“那以后呢?你不知道她已爱你爱得要死,将来你怎么办?”
  小邪笑道:“小丁你呢?爱我爱得要死了吗?”
  小丁满脸泛红羞窘道:“我和你谈正经的,你怎么……真是!”
  小邪道:“我也是谈正经的,我早就分配好啦!不用你担心,等你们这些小女孩长大,什么鸟蛋事也没有,我就是要小丁怎么样?年纪轻轻,毛病倒不少。”
  阿三道:“小邪帮主我年纪不轻了吧!”
  小邪道:“所以找才分配柔柔给你,谁知道你不要,真差!”
  阿三尴尬笑着,小七阿四也笑着。
  小邪道:“不谈这些了,小丁接下来要到那里,你家乞丐寮?”
  小丁笑道:“就回君山,我哥哥好想看看你。”
  小邪道:“反正没地方去,到乞丐寮骗吃骗喝也不错,走吧!”
  五人在谈笑中慢慢走往洞庭湖。
  ※        ※         ※
  洞庭湖,湖宽数百里,浩瀚如海洋,神秘而优雅,波诡云谲,倏然变幻令人悠然遐想。
  几许空梦幻,哀怨动人,骚人墨客留连忘返。
  湖中有两座山,赤山与君山。相传娥皇女英到君山下了凄凉的泪珠,点点斑斑染了漫山遍野的竹子,从此此岛便叫湘山或君山。
  而丐帮打狗棒是青竹所造,因为他们须要大量竹枝,才会将君山据为丐帮之大本营,取其便利,而且君山易守难攻,是一好据点。
  这天小邪他们已到洞庭湖畔。
  小邪笑道:“来到洞庭湖,小丁这下子你头上可有个大月饼了。”
  小丁不懂道:“我头上有月饼?小邪你又在胡扯些什么?”
  小邪笑道:“回到你老家,你简直就像神一样,而神的头上都会长月饼,以此类推你头上也长月饼,这那笕胡扯。”
  小丁笑道:“小邪你别瞎说了,神的头上那有月饼?你老是不正经,一路上胡言乱语个没完。”
  小邪叫道:“我那有乱说,你没看见神的画像吗?他们头上都有一块大月饼,你才瞎说呢!”
  阿三轻笑道:“这月饼不怎么好吃,而且还有点酸味道。”他又在吹牛。
  小邪道:“你吃过?”。
  阿三道:“当然,阿四也吃过,对不对?”他往阿四看去,想要多拉一人来增加他说谎的可靠性。
  阿四笑道:“我没有吃过,我闻过,是酸酸的,也许神也会流汗吧!”
  小邪点头道:“没想到你们竟然吃过,好吧,你们既然吃过神像头上那块千年大月饼,我想明天带你们到庙堂去吃,我花钱买给你们吃。”
  阿三笑道:“好哇,想必味道不错,呵呵……”。
  小丁白了小邪一眼道:“阿三别上当,那不是月饼,而是神像头上后面圆圆亮亮的神光,那不能吃的。”
  “这……我……”阿三窘笑道:“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以前我还吃得津津有味,几年不见就……”他还想再吹。
  小邪笑道:“阿三你再吹下去,我马上将它变回来让你吃得津津有味。几年不见还是可以变回来的。”
  阿三仲伸舌头笑道:“输输输!想好好吹一人都不成。”
  众人会心一笑。
  小丁道:“你们等一下,我去找船只。”说完已往湖边奔去。
  阿三道:“小邪帮主咱们可要等丐帮来接我们?”
  小邪点头道:“也是有道理,木帮也算是天下第一小帮,你们去准备轿子吧!”
  阿三闻言要准备轿子立即苦笑道:“小邪帮主我看免了吧!坐船又不用走路轿子用不上。”
  小邪道:“你那知道我要坐船?走水过去,你和阿四各找一块木板不就成了?”
  阿四急道:“小邪帮主,你别当真,这种事不能开玩笑,我水功不好,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多危险,况且这主意又不是我出的,阿三想要拖我下水,可恶!”他瞪了阿三一眼。
  阿三得意笑着,反正也不只他一个人遭殃,这一翻,小邪也算上了。
  小邪哧哧笑道:“也罢,养了你们这样的部下,我太师椅都坐不稳,算啦!反正我们是来玩的,管他什么帮主不帮主,看在小丁的份上,马马虎虎放你们一马,你们菜单开好了没有?”
  “狗肉!”阿三和阿四异口同声抢答,两人互看一眼,哄堂大笑起来。
  小邪点头道:“简单明了,反正丐帮弟子差不多都喜欢这样东西,我们也增加不了负担,要是没有就叫小丁去偷,谁叫她要我们来,不识相,呵呵……”。
  小七笑道:“伍鬼柔(乌龟肉)。”
  小邪望着他想到在“舍命湖”要他理光头、养乌龟这趟事,他道:“小七你别忘了养一只乌龟,最好是串个洞吊在腰带上。”
  小七点头道:“死鸡!死鸡(是极)!”
  不久小丁已领着一艘小船划过来,船不大,约可容纳十人左右。
  ------------------
  转自炽天使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