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妙贼丁小勾续》

第八章 挖洞比赛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第二天清晨。
  三人一大早即携带自认为挖地洞必备用具,已匆匆赶向九尊盟。
  其实也是本前带得最多,刀、铲、锄……样样都有,小竹只要把滴血勾就够了。
  而小勾则最为神秘,他的东西不大,全在一只小羊皮囊里,随身都可以藏得让人找不着。
  小竹甚想知道他皮囊中是何物,可惜这是小勾的独门秘招,又怎能给他人知道?而且又是随时拆去自己老巢的可恶副门主。
  小竹虽瞧不到小勾的秘招,但他自信滴血勾足可以应付一切,自也落个眼晴鼻子高,未把小勾放在眼里。
  本前则一路练着武功,他兴趣可不小,从早到晚几乎没停过,或遇上路面有人,跑过去转他两圈,把人给耍得莫名其妙,他早已笑呵呵开溜了。
  直到进入九尊山区,本前也将疯狗和鼠精的内功全收了过来,增加一甲子功力,简直让他心花怒放。
  他见到什么动物,甚至挡前石、树。都喝喝两声迎战着,高兴就追杀一阵,不高兴,空耍几招也过瘾,还以为是天下无敌了呢!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手,普通身手可能无法控制他,他当然有资格嚣张的。
  九尊盟已临。
  三人躲在暗处,观看地形。
  中间一排石梯,仍是雪白干净,几各守卫则悠闲立在那里。
  天气冷,他们也没多大心神警戒四周。
  “反证九尊盟已是北武林盟主席位,敢来犯者怕不多,若真的来了,又怎是他们所能抵挡?还是睁只眼闭只眼地混过去就算了吧。
  小勾根本不理卫兵,瞧瞧地形,说道:“各选一个角落,以九尊塔为目标,看谁先挖到那里,谁就赢。”
  本前道:“可是,每个人距离可能不一样长。”
  小勾邪笑:“只比目的,不择手段,只要从墙外挖到里头,不被发现那算赢,你爱选长短,那是你的事,我让你们先选。”
  小竹早熟悉地形,立即说道:“我选左边。”
  本箭道:“我右边啦,正前面是石梯,很不好挖,而且又容易被发现。”
  小勾斜眼道:“一点儿都不客气,也不懂得敬老尊贤?”
  本前道:“我好象此你大耶。”
  “我是说小竹。”
  小竹黠笑:“我觉得比你贤能。”
  小勾瘪笑:“现在脸皮厚的人越来越多了。”
  小竹媚眼一飞:“说大话的人也不少啊,何况留个中间路子给你,那可是尊你是掌门人,才有这种好路走啊,要是我们,只好走旁门左道了。”
  小勾弄笑道:“抬举我啦,我只能走后门罢了。”
  小竹一愣:“你想从悬崖那边?”
  “你很了解我嘛!”
  小竹不说话了。
  若从悬崖那边过去,小勾似乎占了便宜。
  然而自己却没那攀崖的功夫,只有眼巴巴地让他占便宜,不过他又想及宜已手中握有滴血勾,未必输给他。
  于是,他又有了笑容。
  本前还是充满信心可以赢,纵使输了,他也坦然,毕竟他是三门主。
  于是,三人已各自展开行动,言明七天时间,当然,他们会以最保密的方法来进行。
  小竹往左探去,他找到的入口是在一株大榆树根部,除非是有人砍了此树,否则很难发现。
  本前则找来大岩块封住洞口,再掩草皮,只留些许通风口,也算悬隐秘,除了被人发觉有人在打地道而仔细找寻,那也不容易让人一眼看穿。
  小勾则根本免去这些麻烦,他绕到后山,悬落崖面,早算好方位,先用掌劲劈下外崖,有了立足处,再搬出传家宝,皮囊中,不只有细刀、小钻、小铲之类东西,另有一些细小药丸,和水质软质的怪东西,想必另有用处。
  他促狭笑着:“打洞?死拼活打,能打到什么时候?小竹自以为有宝刀,没错,削铁如泥,可是这小子笨得像猪似的,也不想想打出来的东西怎么办?光搬泥土,可就够他们累了,嘿嘿,我可就是打洞权威了。”
  他敲敲岩壁,一副专家口吻:“高度玄武岩,还算硬的啦,先用细钻钻个洞,再加两粒小铁丸就够了。”
  那钻针还可以接,大概可接至六七尺长,粗细比尾指还小,钻起来却不费劲,只几分钟,即已解决。
  然后拿出黑色药丸滚入洞中,再拿出淡黄药丸,却粘在一根尾指粗,三指长铁棒上,往细洞封去,那铁棒刚好可以将细洞紧紧封死。
  “然后把黄球和黑球相撞就可以啦!嘿嘿,有外边岩石封着,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只见得他右掌猛地往铁棒震去,那黄球立即滚落,往里边黑球撞去,闷闷砰了一声,可感觉岩面抖动,却仍完好如初。
  “成了。”他轻轻松松拍拍手,随又拿起一瓶透明如水的液体,那里有管状物,只要一挤,立即有雾气从管子喷出,粘向崖壁。
  只见得坚硬如铁的玄武岩,竟然开始腐蚀,往四面八方渗去。
  这分明是一种强烈腐蚀药物,被渗透过后,岩面已变成灰白,小勾轻轻一指,即可将它捻成灰。
  他喷了三四处,速度更快,几分钟过后,他伸手往岩面一吸,整块岩面如厚石桌般被搬下来。
  他抽起铁棒,已把那石板丢往崖下。
  这已是了不起的操作,更让人匪疑所思的是,里头丈余深的岩石,早就被那黑黄炸药炸成粉,陷在地面,现出了一个深洞。
  一刻钟不到,他已挖好三大步深洞,这还是坚硬的玄武岩,若碰上泥地,那就更容易了。
  难怪他能自夸此功夫,天下无人能敌。
  他原是带来了最佳挖地道的东西,看来小竹和本前要赢他,似乎机会不大。
  “哼哼,把岩石变灰,还有什公好搬的?就算有滴血勾,也搞不出什么名堂。”
  他悠哉悠哉地挖着,连炸数丈后,已见着松散的泥岩。
  他挖起来就更轻松了,他不停地幻想着小竹累得半死窘状。
  “呵呵,挖地洞岂是三年五载?我足足挖了十年才想到这些妙方,岂能随便告诉给人家?其实滴血勾倒也是利器,若他学会了我上次在天口洞中的挖法,也大有可为……”
  小勾忽而目光一闪:“小竹不就是跟我困在那洞中,他已经学会了那挖法,而且挤出一条爬行地道,以滴血勾简直轻而易举,说不定他还故意和本前串通好,两人合力先挖一条,然后再挖另一条,我岂非损失重大?”
  想及此,他可不敢再逍遥,非得认真工作,赢过他们不可。
  于是,他也开始拼命挖,先挖到地头再说。
  比赛就此全力展开,鹿死谁手,就看个人功夫了。
  ※      ※     ※
  九尊盟呢?
  他们并未发觉被人打了洞。
  尤其铁追命,他更热衷武功,根本无暇多理会周遭变化。
  秋夫人似乎也还没回来,并未见其踪影。
  九尊盟依旧如往常般宁静。
  而铁追命正在为儿子的武功烦恼。
  两人盘坐于九尊宝搭。
  铁追命不时以真力替儿子打通脉路,然而每冲一次,铁追阳背腰那块手术过的巴掌方圆,即如针刺般,软酸疼痛着。
  这简直比刀割一块肉还来得疼痛,尤其是内心所发出的恐惧感,更让铁追阳心头难挨。
  小勾这招果然将他整惨了,是一辈子的惨。
  铁追命又一次催劲,无效,他喝叫着:“丁小勾那小子是怎么搞的,整得你脉路全乱,逼都逼不回来?”
  铁追阳恨声道:“他把孩儿经脉和血管乱接一通,搞坏了背腰脉路,还说什么要接通任督两脉。”
  “这两脉倒是有一点点通息,可是你一运功就叫痛,这如何跟人打斗?”
  “能否叫二叔帮我手术回来?”
  “叫个屁,你烧死了他的残血蜘蛛,若非我,他早就把你给宰了,还想要他帮你手术?何况那些经脉都搞在一起,又细如牛毛,如何能接?还不如以内力一次次慢慢冲,冲久了,自然会出现新脉络,也就不会那么疼。”
  “这样还是不能根治。”
  “难道你想治好脉路再练武?恐怕已来不及,边冲脉边手术,到了一定程度再手术,效果会更好,你一定要忍下这痛苦,必要时就抹麻药吧!”
  铁追阳根本无任何方法可想,恨恨地咬牙:“丁小勾,你别再落入我手中,否则我会接乱你全身经脉!”
  他终于相信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惩罚手法,也不想再创新报仇方法,就以其人之道还洽其人之身。让他也尝尝这痛苦。
  铁追命准备辅送内力给儿子。
  却又觉得可惜,遂高声叫喝:“任丞相,给我过来……”
  这一吼,声传数里。
  不一会儿,任青云已慌张赶来,他掠向九楼高塔,急道:“盟主何事?”
  铁追命当头不客气喝道:“把功力送来,我要传给我儿子。”
  那口气,一向都把任青云当成奴才使唤。
  任青云被吼了数个月,早就不甚服气,现在瞧他那不甚出息的儿子,竟然还要夺去自已的功力?
  他满眼怒意,口气冷漠:“我的内力在两牛山已丧失一半,还未复原,盟主再拿去……”
  “废话少说,那内力全是我给你的,我现在要回,你还敢找借口不给?”
  “我也是为了你才丧失内力,你怎可如此讲话?”
  “老夫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还不快把内劲送来?”
  眼看任青云不甚愿意,铁追命干脆欺劈喝向他,一手扣住他肩头,强把他体内内力吸出,再送往铁追阳。
  任青云想闪,却全身无力,他慎叫:“铁追命,你我合作,你却百般把我当奴才喝来喝去,你当我是什么?”
  “在九尊盟,我就是盟主,谁又跟你合作?十二星相还是我给的命,就连你的武功,也是我给的,我暂时要回,你就心不甘情不愿啦?”
  任青云已然软下语气:“在下没有。”
  铁追命占了上风,已哈哈大笑:“放心,隔天我再立即找人还你内力,现在只是急用而已。”
  “多谢盟主。”
  “其实我也不会吸光你内力,还会留两成,让你能自卫。”
  铁追命果然留了两成未吸。
  任青云还得感谢他的大恩大德。
  铁追命挥挥手飞:“没事了,你走吧,有事再叫你过来。”
  任青云默默地走了,在他的感觉中,自己好象一条狗,这是何等的侮辱啊?可惜,他还要忍。
  这似乎跟他性格不怎么合。
  “任你也耍不出茗鳖,除了九尊盟,普天之下,还有谁又庇护你,救你们十二星相……
  人间大恶人啊!”
  铁追命已哈哈狂笑起来。
  这听在任青云耳中,又庭一记暴雷。
  他冷冷抽笑一下,也已走开。
  经过了一个时辰,他折回,冷漠中,含带诡异的表情,他一步步往塔顶上行去,故意踩得很重,像要踩碎石梯似的。
  直到第七层。
  铁追命听到声音,冷喝道:“谁?”
  “我。”
  “任拯相?您怎来了,我又没叫你来。”
  铁追命甚有怒意,因为任青云违抗他的命令。
  任青云慢慢走上九楼,表情仍是冷漠。
  铁追命喝道:“还不回去,这里没你的事。”
  “有,我要要回我的内力。”
  “你敢抗命?”
  “不但敢,我还要造反。”
  任青云猝然扑向铁追阳,一手扣他肩脉,猛吸他真力回来,左手假肢猛指铁追命,十余支利箭暴射而出,咻地直扑他全身要穴。
  铁追命迫掉三支,却见另几支劲流更猛,不得不暴射退窗而出,利箭嘟嘟地钉在石墙上。
  任青云已吸光铁追阳的内力,一掌把他打昏在墙角。
  他脸色已变得狠猛:“铁追命是你自找的,我任青云待你不薄,替你打江山,你却把我当奴才,当狗耍?未免太小看我了。”
  铁追命厉笑道:“你敢背叛我,那是你自找死路。”
  他从半空中又射回,九尊掌劲道轰入,全然罩得任青云陷入劲流之中。
  任青云喝喝两掌劈出,却不敌铁追命功力深厚,被震得倒撞墙头,他不得不再射出利箭,借势翻出塔外。
  铁追命一招得势,狂笑着:“凭你那功力,也敢跟我为敌?简直笑掉大牙!”
  他暴射出去,凌空一掌,又劈得任青云掉落地面。
  他嚣张式地连耍十余筋斗,旋身潇洒落下,准备一举将任青云逮住。
  岂知他方落地。
  四边涌来数道人影,很快将铁追命困在中央,并联合一掌,打得铁追命倒射喷空,惊骇不已。
  那正是十二星相,除了兔女梦丹丹、鼠精和疯狗外,全都到齐了,刚好九人。
  铁追命一招被逼退,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狂声厉吼道:“你们无情!那就别怪老夫无义了。”
  他再次冲下,用的已是九龙神功,准备将他们内劲全吸光。
  九人仍自迎掌相向,准备硬接。
  任青云则已喝叫:“九九连环,九龙现!”
  他急落铁追命背面。
  那九人闻声,很快已左手扣向左者右肩,相通内力。
  只见铁追命往谁吸去,那人即把内力引走,让他落了空。
  却又从另一人手中猛劈掌力,合九人之功,威力何等狂猛,一闪冲过来,铁追命又托大,根本未作最适当的防范。
  他吼了一声,想转身应招,已是不及,背脊挨了一掌,砰出十余丈,跌落地面,还拖了七八尺,方自停顿下来,嘴角已挂血。
  “你们偷练了九龙神功?”
  原来十二星相躲在秘洞中练的就是此功,难怪任青云如此保密。
  只见任青去冷笑:“不错,就是九龙神功,多谢你的传授,我把它发扬光大,利用九个人,化成九道真劲,有若九条龙,足足可把你吃掉。”
  “你早想背叛我?”
  “呸!你又算什么东西,我十二星相和四邪魔,乃堂堂天下大恶魔,岂容你当奴才喝来喝去?本来念在你救了我们几人分上,说好共同打天下,你却被狗吃了心肝,敢坑我丞相?并害死恶佛陀。”
  任青云愈说愈怒:“你也敢陷害我,未把九龙神功全教,害得我武功尽被丁小勾吸去,这还罢了。你却把我当狗耍,利用我就送我内力,不用了,就把我内力吸回去,哼哼,若论恶行,论心机,你还嫩得很呢!”
  铁追命狂然厉笑:“好,反叛得好,越早反叛,越死得早。”
  他一声尖厉惊啸,似要找来九毒魔君当帮手,两掌迎胸,故作攻击状,速度已慢了许多。
  “快制住他!”任青云一眼就觉得不对,登时下令,九星相联手又自攻来,铁追命不敢硬接,两掌劈出,倒射高空,准备逃开,再来个一一击破。
  任青云岂能谁他逃走,左手一扬,弹丸猛在他上空炸开,逼得他缩头掉往下面,九星相又往上攻,铁追命不得已吸口真气,硬将他身躯逼往左边,右胁被扫中,他借力撞出十余丈,脱开众人包围,急忙蹿开就逃。
  任青云见状,啸声又出。
  远处再射来四条人影,正是四邪魔,他们武功怪异,并用上毒攻,迫得铁追命哇哇大叫,极力反击,虽将人逼退,九星相等人却已追来。
  “我跟你们拼了!”铁追命猝而怒吼,功力提至极限,化出一道青气,直冲四面八方,他再引带,宛若捣海狂龙,袭卷在场十四人。
  众人但觉遍身生寒、呼吸困难,是拼命时刻。
  九星相登时集九人内力反击,双方手触手,轰得劲风四喷,震得方圆十余丈花草树木烂碎。
  铁追命闷哼,口血再吐,倒撞连连,发掌的牛神和虎爷,右手分别被震断,连同其它人也跃往远处,唉唉痛叫。
  任青云自不肯放弃极会,飞快扑前,急吼着:“快过来吸他功力。”
  双手已粘向铁追命,运劲即吸,铁迫命大骇,想发掌拼,四邪魔却赶来扣住他双手。
  铁追命仍作困兽之斗,却因功力被吸,只抖了几下,身躯已软,口中仍硬,厉叫着:“你们都该死,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没人理会,任青云将他内力吸来,铁追命如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便皱了起来,声音也没了,如垂死老人在挣扎着。
  任青云却觉得奇怪,他的功力并未如想象的高,至多高自己两倍而已,这和他想象中高出十倍下相差太多了,早知如此他也不必忍那么久了,但想想,也许是方才打斗耗去不少真力的结果吧?
  将铁追命制服,任青云也松了了口气,立即亲自把他押回九尊塔,准备接收丸尊盟。
  忽而一道白影空中射来,原来是九毒魔君赶来,他瞧着那么多人,冷喝道:“方才谁在鬼叫?铁追命呢?他敢纵容你们?结我出来。”
  对于他的毒,众人仍有所忌讳,还未到时候,任青云并不想动他,还好铁追命已被制在高塔中,他又知道袁百刀为了铁追阳和铁追命吵了一架,两人还在冷战中。
  他拱手笑道:“盟主惊慑,方才强敌来犯,所以在下才会赶来,好不容易才将强敌赶走,冒犯盟主,请恕罪。”
  “哼!你们来了以后,九尊盟没有一天安静。”袁百刀忽而心怀希望:“可是丁小勾?我要找他试药呢。”
  上次毒中之王黑寡妇之试药,仍自深深扣住他。
  任清去摇头:“是少林和武当两派,他们为报仇而来。”
  “哼哼,他们下次还敢来,毒得他而尸骨无存!”衰百刀叫向四邪魔:“你们是干什么的,让人来了又走?玩毒的面子全被你们丢光了。”
  红娘蝎子柳腰一扭,风骚己现,媚声轻道:“这是毒尊的地盘,未得你的指示,晚辈岂敢乱使毒呢?”
  袁百刀听得很爽,哈哈大笑:“不错,终究还是把老夫放在眼里,你师父呢?红娘子可还活得爽快?当年我还跟她斗过毒功,结果她蝎子抽筋,气得她三年不开口,真是罪过。”
  红娘蝎子媚笑:“她退隐苗疆啦,不问世事,倒是对前辈伤了她蝎子之事,念念不忘,哪天前辈何不去看看她?”
  “一定,一定,一定找她再斗,让她永远死了心!”袁百刀哈哈大笑几声,又敛起笑意,说道:“若发现丁小勾那小子,通知老夫,说我有事要找他。”
  红娘蝎子点头:“一定遵照前辈指示。”
  衰百刀频频说好,随又瞪向高塔,喝叫:“铁追命给我记住,都是你儿子才毁了我的计划,我永远都要跟你没完没了。”
  骂了几句,得不到回音,他觉得不对。
  任青云立即说道:“他正在替少盟主打通穴脉,不便跟前辈说话。”
  想及铁追阳,衰百刀就一肚子怒火:“不必治了,经脉错乱,只有开刀再接回去,谁叫你儿子杀了我的残血蜘蛛,除非他赔我,否则一辈子也别想恢复,就让他痛苦一生,这是报应,求我也没用!哈哈哈哈……”
  他不想看见铁追阳,狂笑中,又自掠向高崖,避开这些琐碎事。
  人走后,任青云方自松了一口气,转向红娘蝎子:“有办法将他解决?”
  红娘蝎子道:“除了快攻,让他没机会出手外,否则根本就没机会。”
  “我会安排。”
  任青云若不除衰百刀,有若毒瘤在喉,随时都可能破去,渗出毒汁来,而将命取去。
  他立即要九星相住进塔中,并治疗虎爷、牛神断臂之伤,四邪魔则四处戒备。
  至于九尊盟内只剩下袁青萍,她和袁百刀自是一体,不动老的,也不方便动小的。
  还好袁青萍从不管事,尤其来了更多人住进九尊盟,她几乎足不出户,不管发生任何事,她都认为与自己无关,除非是师父的声音,或是小勾的声音,否则很难叫她心动。
  如同现在,外头打斗如此厉害,她仍是静静留在木屋中,瞧着一些花草树木发呆。
  这倒是给任青云不少方便,他不必花心思再去动她,他得赶快将吸来的内力催化,以便能够随时运用。
  他也住迸高塔中打坐练功。
  九尊盟似乎又平静下来,而地底的小勾呢?
  他似乎听及前方……即是目标处有了声音。
  会是小竹挖到那里?
  那是沉闷的碰撞声,很有可能也是挖出大石块的落地声,最重要的是如此之近。
  这还得了?
  他还差了一大截,不得不拼起命来,什么法宝本领全用出来,直如拨地老鼠,直往深处杀了进去。
  地底在拼命。
  地面却一片宁静。
  风啸落叶声,清楚可闻。
  直到夜晚二更天。
  猝又有三条人影射来,领前者头额秃亮,淡淡现有齿痕,他已冲向九尊塔,狂笑不已:“任青云快纳命来。”
  “是铁追命?”
  外头传出四邪魔声音,以及打斗声。
  塔内任青云掠骇,他明明看守着面前这位铁追命,怎么外头又来了一位?他哪知铁追命另有一个替身?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不得不喝令九星相除了受伤两人,再次出面迎敌。
  方掠出搭,只见四邪魔被两名光头壮汉迫得手忙脚乱。
  那壮汉看来已老,眉毛都发白,一个鼻穿金环,一个耳穿银环,光着上身,结实肌肉不停跳动着。
  任青云见状甚惊:“金银二怪?”
  此二怪和铁追命差不多出名,亦正亦邪,数十年来纵横江湖鲜有敌手,一身金钟罩、铁布衫已是刀枪不入,十年前已退隐山林,没想到又被请了出来。
  铁追命哈哈大笑:“知道后果就后悔吧,背叛老夫只有一死。”
  他喝叫着,身躯突然暴射过去,那速度简直可追回流光似的,一闪就到了任青云眼前,双手一扣,就想抓住任青云。
  任青云怒喝,双掌立即封过去,铁追命想扣住他手指,甚至折断他,耍晃地迎来。
  岂知任青云的功力竞然大增,让他无法扣着,砰地一声,震得他双掌生疼,眉头直皱,任青云则已闷痛,弹出了十数步。
  铁追命惊诧:“你学会了吸功大法?吸了我替身内力?”
  任青云则觉得这人才是真的铁追命,内功高得出奇。他冷笑:“你果然隐瞒了秘籍招式,难怪你会讲这种话。”
  “你也是心狠手辣,敢秘谋反叛我!”
  “这都是你自找的,把我当奴才一样看待。”
  “你本来就是奴才。”铁追命怒喝,再次欺身扑上。
  任青云不得不招来七星相,配合自己堪强内力,迎战铁追命,如此多人,竟只能跟他打成平手。
  铁追命顿喝大叫:“你也偷了九龙秘功。还传他们,练成九龙阵?”
  “不错,目的就是在对付你。”
  “哈哈哈哈……老夫已天下无敌,你这是自找苦吃。”
  铁追命猝然大展神功,左手想吸取对方功力,右手则是九尊掌,幻化无常地劈迎八位敌手。
  一时间,他似乎又占了上风,若非任青云不时放冷箭,阵势可能会破去,尤其是又少了一人,已耍得不怎么漂亮。
  一旁四邪魔遇到两位横练真功夫,硬碰硬很难伤得了他俩,只好用毒。然而两人似乎不怕一般毒药,照样杀得四人手忙脚乱,十分狼狈。
  绿蜘蛛猝而厉吼,射出一大堆芝麻般的绿蜘蛛,这可不是活的蜘蛛,而是将蜘蛛给烤干,再配上十二种毒物,熬炼而成,每只都暗藏牛毛般的细针,只要沾身一划皮肉,即可见血封喉,乃是他独门毒物火针蜘蛛星,比芝麻还小,在晚上如何应付得了?
  金银二怪但觉有东西射来,却瞧不清是何物,然而在情况紧急下发射,当然不是平常物。两人猝地合力劈封过去,想击落暗镖,而且左右掠退躲闪。
  然而一大把细蜘蛛何其多,两人封去大半,仍被不少个打中身上,任他们有金钟罩、铁布衫,已经被刺出许多血斑点,痛得他们唉唉闷叫。
  绿蜘蛛却意外两人没立即死亡,然而这却已是他麻烦时刻了。
  金银二怪登时大怒,不顾任何暗器,非得把绿蜘蛛给撕碎,左右包围而来。绿蜘蛛见状,又打出暗器,想再逼退人家,哪知两人硬是不退,掌劲能封多少是多少下,被扎得脸肩全是红点。
  两人怒吼着轰过去,双掌硬将绿蜘蛛,打得口吐狂血,倒栽出去,两人一手一腿地又拉回来,将他倒挂。
  金怪怒喝:“解药在哪里?”
  这是他们多年经验,若是毒宁可再中一次,也要把解药找到。
  绿蜘蛛稍一犹豫,金银二怪立即将他脑袋撞往地面,撞得他头破血流。另三魔又冲上来,想发射暗毒,金银二怪将绿蜘蛛往他们扫去,逼走三人,又再把绿蜘蛛撞往地面。
  二次撞击,绿蜘蛛已吓得没命没魂,急急说句:“口袋,白瓶……”便昏死过去了。
  银怪往他口袋撕去,刷地一声,大小瓶子落满地,他拣起白瓶,倒出东西,原是粉末,先让金怪抹上发疼处,自己也抹上。
  金怪疼痛稍去,猛地将绿蜘蛛拋向三邪魔,邪魔不得不硬接下来,双怪却借此冲前,四掌齐发,打得他们东倒西歪,四处逃窜,那绿蜘蛛再受一掌,哪来这么多命?被打得喷出狂血,蹿飞十数丈,撞向塔墙,摔在地上,若不死也得掉了九分魂。
  三邪魔见状,再也不敢太近身,皆以毒器喂金银两怪,双方形成拉锯战。
  铁追命这边,亦是打得喝喝有声,难分难解。
  而在地底的小勾则拼命地挖了一天一夜,终于也听到上面有脚步声,赶忙往上冲挖,泥灰纷纷落下,直到石板出现,他始欣喜:“到了,呵呵,又破记录啦!”
  顾不了满身满脸泥灰,立即抹向额头汗珠,当然是一头污泥,不过仍可阻去汗水渗眼的麻烦。
  他捉笑着:“小竹一定还没来,他哪有可能在九尊塔前走来走去?我且看看是谁?”
  他知道上面有人,立即轻悄悄地把地石板推开一细缝,往外瞧,左边一片树林,不对,再往外瞧,他瞧见了好多双脚如树桩般堆在一起,还在不停窜闪、跳高。
  “这是什么?他们在看什么?”
  小勾知道是在他们背面,遂再推高瞧去,那前头是有圆形塔状东西,也有红门,竟然是大门,他猝而尖叫。
  那群人正是守卫,突闻声音,登时惊诧转头。
  “槽了……”
  小勾顿觉失嘴,顿时缩头放下地板,却已瘪笑不己:“怎么搞的,挤过头了,地道竟然挖到大门来。”
  由于白天的沉静,再加上他的拼命,竟然弄出此成绩,实在让他啼笑皆非。直叫着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如此丑事,若让小竹知道,那还得了?他瘪笑着,赶忙回兴,想要重新再挖。
  由于守卫们未料到地面会被挖,目光全是平行往四处瞧,而那时小勾早将石板给放回去,他们自是无法发现,还以为又来了新对手,赶忙四散回原岗位,免得出了差错,把命都丢了。
  小勾则算着步子,以测出九尊塔的位子,然而他不必太明确算位置,因为那里已传来重重的敲地声,正在自己挖掘地道左边不及七八丈。
  他立即又开工,猛挖活挖,没听到小竹挖洞声音,想必未到,他又开始哼起小调,不过挖的速度仍然不变。
  四五丈一边,他双手忽而按空,滚落前面,原来那里已被挖通。
  “会是小竹?槽了,快输掉啦!”
  他急忙追前,心想,若是小竹仍在挖,自己可以正好制止他,来个平手总可以了吧?
  他追过四五丈,果然见着小竹的青裤,半立着,见不着上半身,他急叫好险,登时扑前猛抱住他双腿。
  小竹碎然没命尖叫,双脚乱蹦,似乎着了魔般。
  “叫也没用,这是比赛,我有理由做出狙止你的行动,给我下来!”
  小勾猛揪,原是捆住双膝,现在又上抱大腿,甚至腰际。
  他猛揪着,简直就快把裤子给揪下来了。
  小竹吓得心胆皆裂,两手猛抓裤头,急忙蹲下,怒斥:“色狼,登徒子,恶魔……
  还不放开我……”
  小勾这才发现自己行为很不雅,有揪人裤子的嫌疑,然而为了比赛,他也莫可奈何,邪邪一笑:“怕什么,又不是女的。”
  “可恶,还不快放开我?”
  小竹一巴掌打得小勾莫名其妙,愣在那里,小竹趁机挣脱这只魔手,方自稍稍安心。
  尽管如此,他心已跳一百下,满脸飞红,若非在暗洞里,他非得窘死不可。
  小勾被打得清醒不少,抚着右脸,叫道:“又不是女人,凶什么凶,就算是女的,乌七八黑的,我能看到什么?”
  “色狼,你还敢说这种话!”
  小竹窘恨着,又是一掌飞过来。
  小勾赶忙逃开,色嗤嗤地笑道:“我知道啦,你一定是女的,对不对?”
  小竹窘斥:“你才是女的,大色狼。”
  “我不信,现在没人,我非得验明你身份不可。”
  “不要,不能,不准过来!”
  小竹惊叫着躲闪,小勾哪管得这些,冲过去紧紧抱住他,找寻机会地想验明正身,小竹则窘羞得尖急大叫,双手硬是扣住腰带不放。
  “色狼放手啊……救命啊,非礼啊!”
  “嘿嘿,你还是自动招了吧,现在怎会有人救你?”
  小竹还是没命尖叫。
  小勾仍是不肯放手,扯不下他腰带,连衣服也想解开。
  “救命啊……非礼啊……”
  忽而有声音传来:“二门主你被谁非礼了?”
  小勾一愣,这是本前的声音,他怎会来了?而且不是从背后。
  只见本前蹲身走过来,忽而瞧清两人抱在一起,惊笑道:“是门主非礼副门主?”
  小勾已经笑起来:“想验明正身嘛,都是你,说好要找机会,你却出现,否则我早得手了。”
  本前干笑:“对啊,我怎么忘了?对不起,什么都没看到,我回去啦!”
  小竹早趁小勾分神之际,挣开了他,双手护得全身衣衫周密不透风,一张脸羞得发热,斥骂着:“都是色狼,我要脱离你们。”
  小勾嗤嗤笑着:“那好啊,宝贝门少了你,我从此大平了。”
  小竹一愣,这不是自己吃亏了吗?于是又斥道:“是我开除你们,以后宝贝门归我独管,否则我就毁了那些宝贝。”
  小勾笑容一僵,赶忙改口,干笑着:“说着玩的,别当真。”
  “谁说着玩的?你方才明明想扯我衣裤。”
  “那只是解开谜底而己嘛。”
  “你胡说,简直是色狼,要是我是女的,被你如此……你叫我如何见人?”小竹说得气冲冲。
  小勾则愣住了,这事他倒没想过,不禁摸摸鼻子,干窘一笑:“你该不是吧?”
  “如果是呢?”
  “那只好娶你啦!”
  “我可没答应嫁给你,看你和秋寒眉来眼去的,我想了都有气。”
  “唉呀,我都喜欢你们,何不将就些?何必斤斤计较?”
  “这种事岂能将就?有我就没有她!”
  小勾邪邪一笑:“这么说,你当真是个女的了?如果你是女的,我考虑可以娶你,不娶她。”
  小竹窘羞中含带甜蜜,却是一脸凶相:“谁说我是女的,我只是看不惯你这么色而己。”
  “真是观念偏差,谈谈恋受就说我色?那我结婚,你不说我淫徒才怪?”
  小竹瞪眼,没有回答。
  小勾捉笑:“当然啦,一切跟你就不色了,对不对?”
  他这么一逗,小竹又自窘羞斥笑起来,正想说话,本前那后边传来喝叫声。
  小勾惊诧:“还有人?”
  本前点头:“精彩啊,任青云和铁追命打起来了。”
  “真有此事?”小勾突然想起方才守卫往里头瞧,想必就是为了此事,他急道:“怎会打起来?任青云敢跟铁追命对台?我过去瞧瞧。”
  他想爬向本前,小竹己斥道:“那里只能看到一半,这里才能看到全部。都是你,我快挖通了,却被你搞砸了。”
  小勾歉声一笑:“谁叫你不先告诉我,害我变成色狼?我来开洞。”
  抓起滴血勾,挥两下,把洞口挖大些,往上边敲去,只不过差个半尺,太容易了,宝刀轻轻转个圈,那泥土就落下来了,正好面对九尊塔正门,这位置,该是正门前的自然花木园,有不少花草和岩块。
  小勾吸来几块小石,再加上小草,已掩去洞口,他方能大胆地瞧个清楚。
  此时任青云已经受伤,七星相倒了一个,但铁追命也口角挂血,双方已拼个旗鼓相当。
  “他们怎么拼起来了?”
  猝见铁追命冷喝:“二怪先破此阵再说。”
  金银二怪立即逼退三邪魔,倒纵九龙阵,两人只要相准了往两名对手冲去,已将阵势搞得大瓦。
  铁追命登时哈哈大笑:“任青云你就认命吧!”
  猝然一掌闪过几名对手,直打任青云胸口,任青云闪身不及,硬挨了一掌,闷哼一声,倒飞出去。就快撞向高塔,他勉强运劲,右脚点窗台,再拔高六七丈,直落最高顶,眼看大势己去,他急喝:“退!”
  三邪魔及七星相同时抽身。
  “没那么简单。”铁追命厉笑,翻掠着想拦人。
  任青云冷笑:“别忘了你儿子在第九层。”
  他翻身倒纵向第九层,想抓铁追阳当人质。
  铁追命惊叫一声不好,哪顾得再拦人?如闪电般反冲九层塔面,救儿子去了。
  金银二怪没了指示,也不知该如何?终也站立不动。
  任青云并未真的想扣人,他左窗进右窗出,已掠逃远处,只要有命在,哪怕要不回这笔债?
  铁追命则为了保护儿子,怕追去后,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只好眼巴巴地看人逃走。他冷笑:“有胆别逃,下次见面,你就知道本盟主厉害!”
  他狂笑起来,任青云却不理,先脱离险境再说。
  眨眼十二星相众人及三邪魔已逃个精光。
  “敢背叛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
  铁追命笑得更狂。
  小勾已把脑袋缩回来,呵呵笑着:“真是狗咬狗,满嘴毛。”
  小竹问道:“窝里反了?”
  “嘿,我早有所觉,任青云这恶人中的恶人,怎会忍气吞声地听铁追命的话,一定是有目的的嘛!”
  “他有何目的?”
  “奇怪啦,你们先来的,怎么问起我来了?”
  小竹干干一笑,随又转为捉笑:“你承认我先到啦,你输了,是乌龟王八!”
  小勾瞄眼邪笑:“别得意,你也差不多,这洞还是我挖的,你算最后一名,赢的是本前,他先挖通那边信道。”
  本前干笑着,未敢作声。
  小竹却斥叫道:“你懂什么,两边都是我挖的,你还没挖穿我的信道,我就己经挖到那头。瞧不清现场,才又转回来挖这边,你还好意思说我最后一名!”斥笑着:“小乌龟你是当定了。”
  “真是如此?”小勾困笑着。
  “不然你是以为那信道是天然的?”
  “可是本前怎会在这边呢?是不是你叫他过来帮忙?”
  本前有点儿窘。小竹也是稍带窘意,却急急斥笑道:“他挖不动,只好放弃,又找不到你,只好溜到我的地道,他想帮忙,我当然不肯,因为有了宝刀可以应付一切啊。”
  本前点头:“正是如此……”
  “真的?”
  “我……偶尔只替他搬泥土。”
  “喝喝喝!”小勾邪笑地已瞄向小竹,准备指责他作弊。
  小竹惊红着脸,急道:“那可不能怪我,是他大胖了,爬不过来,他才自动搬泥土。
  哼哼,要是我,随便一溜就过洞了,何必那么辛苦再搬呢?你到底认不认输,不认输,休怪我……”
  “又要砸我宝窟是不是?”
  小竹困窘:“本来就是你输嘛!”
  小勾瘪笑着:“我又没说我赢,当王八又如何?人难免有失败的时候,每次赢,反而不光荣了。”
  小竹立即兴奋叫着,直说小勾十数次乌龟,小勾也坦然接受。
  想到自己挖过头,他就觉得自已跟乌龟没什么两样。
  小竹瞧他如此心甘情愿认输,这倒是第一遭,他疑惑道:“你怎会挖到我地头来?
  不可能啊,你应该在塔的左侧才对呀。”
  小勾干笑:“挖歪了,只好认输。没事了,咱们退回去吧。”
  他想先走掉,把秘通过长地段封起来。
  小竹道:“好啊,我跟你走,看你是如何挖地道?”
  “不必了,都一样。”
  “不行,我一定要看。”
  “好吧,我跟本前走在前面,你跟在后面。”
  小勾想以本前和自己的身躯塞住另一头地道,反正黑漆漆,他也未必能发现。
  于是他拉着本前,快一步地走在前头。
  小竹怀疑有毛病,仍自跟在后头。
  此处到小勾通道,差不了十丈,几步脚就到了。一闪出岔道,小勾立即拉近本前,靠向秘道一边,然后伸手做出个请的动作。
  小竹大大方方走出岔道,这地道果然宽多了,走来真是舒服,他摸摸石壁,频频点头:“不赖嘛,全是整整齐齐,功夫很好。”
  小勾则拉着本前,让他莫回头,免得穿帮,然后跟在小竹后面,轻轻陪笑:“副门主慧眼识英雄,在下领受了。”
  “拍个马屁就翘起尾巴来了?不过你的功夫确实不赖!”
  小竹边走边称赞,小勾则频频点头。
  三人大约走了近三十丈,小勾心想总得赶回去解决,否则那边断崖,根本出不去,到时候仍将折回来。
  “唉呀,滴血勾忘了拿,我去拿。”
  他乃将宝刀藏入袖口中,方说话,也不等两人同意,立即折回,快步往前奔去。
  ------------------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Scan:AXE, OCR兼主编、排版:Hx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