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妙贼丁小勾续》

第五章 分经错脉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本前也只能恢复方才呆坐,想如何找到那鲜肉。
  小勾运行数周天,老是得不到预期效果。他忽而想到以自身心法运行,起不了作用,何不再以九龙神功运行。此功本就能将九道劲流汇于体内,若将那两道归于经脉之中,说不定就有效果。
  于是他改用九龙心法,运行一阵,两道劲流果然有被牵动迹象,只可惜自身功力太弱,牵动不易。
  “不如把人分成两个,由左边吸取右边功力……”
  小勾急病乱投医,当真以左手运出吸字诀,右手则为泄字诀。可惜双手不能相交掌,他不得不改为左掌、右腿。这么一来,右腿抬高,架向脑肩,左手终于抓得到脚面。
  本前瞧得呵呵轻笑:“你这是做什么?耍起猴戏?还是狗撒尿?”
  小勾想着自己动作,也瘪笑起来:“少说风凉话,我在练功啊!”
  “这是什么功?狗撒尿功?”
  “随便你怎么说,我练会了,你照样要练。”
  本前笑声不断,反正没人,也有样学样,开始练起,免得将来被小勾来硬的。
  小勾左掌已抓住右足踝,心想自己功力不够,干脆把鞋给脱下,得以贴住涌泉穴,几天未洗脚,难免有味道,小勾鼻子皱了两下,又能如何?忍吧!
  他开始运行九龙心法,先是一般平静,根本吸不动右边劲流,小勾干脆改吸为冲,将右边劲流引冲涌泉穴,似乎在动了,他顿时惊喜,再吸劲冲穴,却又受阻般停在那里。
  “功力太弱了?”
  小勾自觉如此,干脆用指甲戳破涌泉穴外层脚皮,让食指得以血肉相连……他左指尖本就被铁追阳刺穿,不必再次动手。
  这一相连,那劲流果然慢慢涌向食指中冲脉,他欣喜不已。立即再以吸字诀吸取右边劲流。果然有了反应了,速度不快,却在游动。
  他发觉那些劲流涌入中冲脉之后,似已能流穿周身各处,很显然功力恢复有望。
  他激动得直叫好,认真非常地引着劲流。
  那劲流似乎非常丰富,小勾引流直到黄昏,竟也只引去三分之一,不过有了效果,他也不觉得累。
  已近黄昏,袁百刀又送来食物,突见小勾怪模样,他不解:“你在做什么?”
  小勾被他惊醒,立即想收回右腿,却发现已麻痹了,无法动弹,他立即干笑:“没事,想练些奇功而已。”
  袁百刀哈哈怪笑起来:“别的功夫不学,去学这狗撒尿,换一种吧!”
  “麻掉啦,等复原再换。”
  袁百刀笑的甚得意,小勾还是听弛的话,他将两包东西分别射入小勾和本前身前,说道:“吃晚餐,那小畜牲有没有来扰骚?”
  “没来。”
  “最好来,让他尝尝毒蜘蛛的厉害。”袁百刀得意笑着:“老夫就快配出新药,你体内果然含有兰花汁液,它竟然无毒,给老夫不少好资料!我走啦!”
  他又离去,现在只有试药最吸引他了。
  小勾想追问有关毒蜘蛛之事都不可得,只好先享用晚餐了。
  那东西落在地上,如何吃得了?
  本前实在饿了,手抓不到,只好以双脚拨开,纸包中原是烤香肉。似是兔腿肉。他口流唾液已等不及。双脚夹肉,勉强送入口中啃食,那模样和猩猩取食差不了多少。
  小勾瘪笑着:“什么不好混,混到动物园来当猴子?”
  无奈得很,等右脚麻意退去,他则已脚趾夹起肉块,送往嘴中,慢慢啃食起来。”
  本前边啃边笑:“你脱光鞋子,不觉得有味道?”
  小勾瞄眼:“什么味道?你用鞋底就没味道?”
  “我很小心啊。”
  “小心有何用?我的味道是我自己的,你的味道是别人的,连肥水不落外人田都不懂?”
  本前说不过小勾,只能干笑:“我已经没有肥水了,所以……”
  “吃吧!说这些没用,越说越吃不下。你保留一点儿卫生的幻想好不好?”
  两人相视,呵呵笑起,心照不宣地啃着那块大肉,啃食一半,小勾忽而觉得自己功力不知恢复多少,立即将真劲逼向左掌,猛地吸来,那块肉立即飞向左掌,他抓得牢牢,掠喜万分:“抓到了,抓到了!我功力恢复了!”
  本前怔诧:“你当真用了狗撒尿的功夫?”
  “是又如何!”
  “那当然好,我们脱逃有望了!”
  “这还用说!”
  话未说完,小勾太得意,又因五指受伤,抓不了多久就痛。他欣笑中,把肉给抖落地面。他怔诧着,窘笑地想吸回肉块,却因距离过远,吸不起来。
  本前见状惊诧:“休还没完全恢复?”
  “只……一点点而己。”
  “那我们……”
  “再等三天就有希望。”
  本前无奈,又不想刺激小勾,干笑着:“你多努力,我支持你!”
  “少说风凉话了,怎么支持,把你的肉给我,你吃沾了泥的地上肉。”
  “这……呃……我是精神上的支持你。”
  “真是马屁精!”
  小勾瞪了几眼,也笑起来,再次以脚夹起肉块,再吸回手中,勉强吹掉泥灰,再啃食起来。
  吃饱后,小勾仍自练功,想及早恢复功力。
  直到二更天,澎又有声音传来,那毒蜘蛛已嘶嘶叫起。忽而白影射来。毒蜘蛛突然吐丝射去。那白影不察,被粘中胸口及左臂,发出嗤嗤白烟。
  那人尖叫:“残血蜘蛛?”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忙抓出利刃,往胸口及左臂削去,衣衫己破,胸却仍粘上毒液,他不得不切下肌肤嫩肉,虽只眼珠大小,却已痛得他闷叫,赶忙跳向三丈开外。
  小勾见着是铁追阳,也瞧及他吃瘪,偷偷暗笑。已促狭笑起:“再来啊,再闹啊!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毒蜘蛛的口水如何?好不好受?”
  铁追阳厉叫:“我会把你挖得百孔千疮!”
  “那也得问我的毒蜘蛛肯不肯。”
  “我连它一起烧了!二叔竟然吃里扒外。”
  铁追阳掠身离去,准备下次连毒蜘蛛一起收拾。
  本前道,“那蜘蛛挡得了火?”
  “大概吧,就算不能,铁追阳也停不了多久。我一叫,袁百刀就会赶来。还是自己先恢复功力要紧。”
  本前也觉得有道理,暂时安心,他设功可练,干脆靠在壁上睡觉。
  小勾发觉那被吸向中冲脉的劲道已平顺多了,只是另一道劲流仍四处乱窜,他觉得与其先吸收一道,不如先平衡两道,如此可使自己舒服些。
  如此如法炮制,先脱了左脚鞋子、再抬高,然后以指甲自行戳破右手食指尖,再弄破脚板底的涌泉穴,照先前方法引取另一道劲流。
  不知过了多久,他只知劲流慢慢被吸引过去。有了先前恢复的功力,这次吸起来较为顺利。
  本前已熟睡,呼声不断,小勾仍自苦运功。
  忽而蜘蛛又有了反应,吱吱怪叫。
  来者是铁追命,他听及声音,觉得不妥,并未立即靠近,待瞧及毒蜘蛛,他才惊诧:“师弟来过了?”
  他往里头瞧,见小勾怪模样,也想笑,暗自叫声疯子。
  小勾也发现外头有状况,忽见铁追命远远落在外面,这练功方法可千万别让他识破,他改变手指,反抓铁链,似要扯下足踝禁制。
  铁追命淡冷一笑:“若扯得下,本盟主就不会以它扣人了。”
  小勾斥骂道:“你什么意思,说要好好照顾我,却让你儿子把我打成这样子。”
  “抱歉,老夫急于研究易筋经及九龙神功,而让他有机可乘,回头老夫教训他。”
  “如何教训?除非把他关起来,否则我不会告诉你任何秘密!”
  “你不是有毒蜘蛛护身了?”
  “谁护谁,那是另一回事,我要看到报应。”
  “你这不是要我父子相残?”
  “爱做不做,随便你。”
  铁追命眉头跳了几下,点头道:“他不听话,受些处罚也是应该,倒是你如何引来我师弟替你护身?”
  “他要拿我试药,当然要护着我了。”
  铁追命频频点头,觉得有道理,随又问:“九龙神功可吸气也可吐气,可是为何涌泉穴和百会穴两处穴道,总是冲不出劲道?”
  小勾闻言,已知是玉牌上所指的口诀。然而他觉得不对:“你都练得可以吸取别人功力,为何不知此秘密?”
  “吸功容易,却以百穴伤人难。”
  小勾也有此感受,但他知道铁追命可能另有阴谋,或想试探自己懂得多少。暗自捉笑:“想探我?我还得整你呢!”
  他道:“第三章 和第九章 之间,还隔着第五章 ,而第五章 改吐为吸,即可冲往头顶及脚底。”
  铁追命闻言冷笑:“你想让我跟武则天一样冲破百会穴而死?”
  小勾本想害他,谁知他却知道这秘密,不由得惊诧暗道:“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连我告诉他三五九章 相连之事,他都不惊讶,到底又有谁知道这秘密。”
  他轻笑:“除非你跟他一样疯,否则你不会那么笨。”
  铁追命讪笑几声:“说不定此功力另有伤人处,你可知道?”
  “多啦!你不怕吸取他人内力太多,经脉承受不起而暴裂而亡?”
  “这正是老夫所想证实的地方。”
  “你好好证实,有了答案再来告诉我。”
  “若要老夫告诉你,也不必留你在此了。你得告诉老夫其它秘密。”
  “笑话!我伤势还没好,你又不够诚意,让你那臭儿子找我麻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以后呢?”
  “那得看你如何对我了。”
  铁追命点头:“老夫不会让你失望。我会好好教训追阳,叫他别来烦你。”
  “不是烦,他想把我打成残废,却不肯弄死我。”
  “老夫会警告他。”
  “就看你表现啦!对了,你抢得易筋经,和九龙神功可有好处?”
  “很难。我本想以易筋经稳住内劲,却仍一发不可收抬。”
  “其实凭你武功,已天下无敌,何必那么没命地苦练?”
  铁追命忽而狂笑:“我不但要天下无敌,还要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你满意了没有?”
  “原来你想和武则天一样,刀枪不入?”
  “说对了!你好好想想,老夫过两天再来问你,到时候你的伤就该好了。”
  铁追命谑笑着,掠身离去。
  “又是疯子一个!”
  小勾只有苦笑了。瞧那铁追命似乎对九龙神功有独到之处,若两天后再来,唬不了他,自己可就大大不利。还是先把功力恢复再说。于是也不敢休息,日夜不停地运行内力。
  ※      ※     ※
  第二天清晨。
  小勾忽而被毒蜘蛛的叫声吵醒,张眼望去,原是蛛网粘了一只白雀,两蜘蛛突然冲前,同时张口,活生生地将白雀撕成两半,然后各自吞食。
  白雀不大,两三口即被吞入腹中,蜘蛛似未吃饱,意犹末尽地张牙撩齿,往外间飞掠的鸟群吱叫着,却拿鸟儿没有办法。
  “对啊!活活的鸟儿,不是鲜肉是什么?”
  小勾激动说着。
  本前也醒来,并瞧及那幕情景:“鸟是鲜肉,可惜在天空飞,你又奈它何?”
  小勾邪笑:“别的不行,抓鸟,我可不赖。”
  “那也得你的禁闭解除再说。”
  “不必,我现在就可以捉。”
  小勾右脚抓向腰际,以脚趾夹出东酉,原来是天蚕勾,勉强将东西送到右手,现在小勾大约己恢复一成功力,用它来捉鸟,该无问题。
  本前欣笑道:“捉几只来自己烤,想必丰富又好吃!”
  “好啊,你变出火来吧!”
  本前这才想到没火,烤不起来,干笑道:“再勾个火炉来如何?”
  “你以为这是少林厨房?要火就有火。”
  “说着玩的啦!你射鸟便是,只要逃出去。什么肉吃不到?”
  “你的肉,我就吃不到。”
  “还没恨我到那种程度吧?要吃我的肉?”
  飞鸟忽而有一只飞得较近,两蜘蛛吱吱叫地吐丝想打,却射不着。小勾见机不可失,立即运功将天蚕勾打出去,穿过蜘蛛网,直接命中飞鸟。它啾地一声就翘了。小勾猛将它拖回来。
  两蜘蛛感到纳闷,自己未打中,那鸟怎会往回撞?管他的,有得吃,还想那么多。
  眼看那白雀被卡在网上,蜘蛛扑向前。小勾见状,又加劲拖拉过来。鸟毛被粘在网上,鸟身则被拖向小勾。
  两蜘蛛扑个空,吱吱怪叫,发现那肉已跑到小勾身边,它们想夺,又有顾忌。
  小勾则露出笑脸:“来啊!就是要让你们吃的。”
  蜘蛛似不懂他的话,仍自不敢移前。
  小勾叫了几声没结果,改用吱吱声音要它们过来吃东西仍无反应。反把本前给逗笑了、
  “你在叫小孩撒尿是不是?吹的那么用劲?”
  小勾无奈,只好故意将鸟身以天蚕勾撕开,血液流向右脚半尺长铁链上。
  毒蜘蛛似禁不了诱惑,想探足过来,又不敢。
  小勾干脆不动,等毒蜘蛛过来。
  毒蜘蛛试了几次,一只已爬向地面,想偷鸟身,它慢慢爬前,但觉小勾并无反应,猝然吐出毒丝,粘向鸟'肉,猛抽过来,已抢得食物,跳回网上。另一只也上前抢食。双方三两下又把鸟肉给吃下去。它们意犹末尽,想舔血。发现小勾仍未动,一只干脆将毒丝射向铁链,拉成一直线。它轻巧滑过去,直到小勾右足前,还不见反应,它始往链上血迹舔去,那舌头尖而红,并带有口水,沾向铁链,已发出嘶嘶声音,淡淡冒起白烟。
  小勾可揪紧了心神,毒蜘蛛就在他右脚半尺不到,要是舔上瘾了,反过来啃自己肉,那还得了,手中天蚕勾抓得死死,随时准备冲袭。
  那毒蜘蛛舔得差不多,似意犹末尽,转头往小勾右足瞧去。小勾暗自叫糟,天蚕勾扣得更紧,还好毒蜘蛛只叫了两声,似觉得小勾右脚味道并不怎么好,摇摇头剪断蛛丝,径自收向腹中,退回网上。
  本前忍不住捉笑起来:“你的味道功用不少啊!”
  小勾笑骂一句:“妈的,还会摇摇头?实在不把我的肉看在眼里。不过这样也好啦,能安则安,现在又不是卖肉的时候!”
  他发现那被舔过的铁链已腐蚀而剥落起来,若再用力扯去,将会有可能扯断。
  “再舔久一点儿,也许效果更好……”
  他如此想,随又往外边飞鸟寻去,突见又有猎物,天蚕勾再射去,还好仍是白雀,很快穿过蜘蛛网。小勾怕蜘蛛故技重施,将鸟肉以天蚕勾勾在铁链上。
  果然先前一只仍以蜘蛛丝想粘走,却揪不过来。另一只方才舔过血,已觉得小勾没恶意。蛛丝射向铁链,身躯也滑过去啃肉,先前那只见状,也顾不得老是远吊猎物。赶忙以同样方法吐丝、滑过去抢肉。
  恶虫即恶虫,抢食从不相让,猛撕猛啃,激舔激吸。其实白雀肉身还不及半个拳头大。两蜘蛛抢食之下,能分到的肉就更少了,难怪它们像饿死鬼,猛狠抢着。
  小勾只注意铁链瘸蚀程度,发现效果果然很好。若将滑迹沾得更广,将更有效果。
  为争取时间,他又偷偷射猎外头白雀,一径地缠往手脚铁链上。连同本前,共猎得七只。他考虑到毒蜘蛛吃饱不再啃食。故而将后来四只全都捣出伤口,让其鲜血滴在本前铁链上,然后将肉身再拋出洞外。
  如此蜘蛛只能分得二至三只,合起来还不及拳头大,该不会太饱。
  果然两只毒蜘蛛啃去小勾身边鸟肉,意犹未尽地仍跳至本前身边舔鲜血。直到舔完了,还在吱吱叫,现在反而光明正大地问小勾要食物。
  小勾自嘲一笑:“没事竟然养起怪物来!”
  他不敢稍馒,再射两只白雀,让两蜘蛛啃个够。也许一人一只,不必抢吃的较实在似的。两蜘蛛啃完后,往小勾吱吱叫着,似在感激,抽丝回返网上,像小猫般舔起前两只脚。
  小勾赶忙往四周铁链瞧去,腐蚀程度已差不多,只看自己是否有功力可扯断。他试了一下,叭地一声,腐蚀处已现裂痕,他兴奋万分:“有救啦!你呢?”
  “等你来救。”
  除非完全腐蚀断去,凭本前那烂功夫,他是一辈子也别想自己扯断。
  “你会得救的!”
  小勾又将右脚抬起来,准备行功,但觉过慢,干脆两脚交叉抬高,架在背后,亏他有些软身功夫。行动得以顺利进行,两道劲流,左指右腿,右指左腿地两边跑。
  本前瞧得嗤嗤笑,直道小勾是戏台上的小丑。
  小勾无心骂他,还是练功要紧,不知过了多久。
  忽而毒蜘蛛又叫。猝而一团火把往毒蜘蛛丢来,逼得它们厉叫,四处逃开,仍自往来者攻击。
  铁追阳学乖了,不敢靠太近,他厉笑:“下次要你的命!”
  他仍未忘记对付小勾,从外头打入一堆石块。打得小勾唉唉痛叫,他方自扬长离去。
  小勾斥骂不停,却制不了人,骂也是白骂。
  本前数着小勾旧瘤上的新瘤,叹声道:“足足有十多颗,门主啊,你得快想办法,否则他下次来,你够受了。”
  小勾恨恨斥骂:“下次来,一定要他好看!”
  再运行内力。直到傍晚,他已觉得恢复三成,而内伤也好多了。该能扯了。猛运真力,两手往前拖拉,叭地脆响,铁链裂痕更大。他再揪扯两下,终于右手铁链给扯断。
  本前一阵惊呼。
  “要死啦!怕人不知道?”小勾斥道。
  本前立即闭嘴,满脸歉意。
  小勾没时间理他,转活右手腕。再以双手扯向左手铁链,然后是双脚,都一一扭断。
  他才暗自欣叫,“大功告成!”
  “还有我……”
  “你?多嘴,再囚一天。”
  “不行啊,若突然可以逃走,我走不了,岂不丧失机会?”
  “噢,不能意气用事,算你有理。”
  小勾这才用劲将本前四肢铁链扯断。
  本前得以自由,被扣过久,双手酸死了,立即狠狠运动。只因手腕仍挂有半尺长铁链,甩动起来会烈烈作响,小勾又喝止他,只能小动作般活动活动。
  那两只毒蜘蛛已把网上的火把清理干净。此时没事,见两人活动如此爽快。毒蜘蛛也抖着八只脚,震得蛛网来回荡去。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娱乐吧?
  小勾并未得意忘形,活动过后,又决定和本前一同把铁环扣回去,或用布条绑妥,假装仍然受制,只要铁追阳一来,就要让他好看。
  然而往外一瞧,那毒蜘蛛网封在前面,莫说铁追阳进不来,自己想逃出去,恐怕都得费一翻手脚。
  小勾试着怪叫毒蜘蛛退去,可惜无法讲通,毒蜘蛛仍抖着蜘蛛网,还以为小勾在逗它们玩呢!
  “真是,没想到还会祈祷铁追阳破去蛛网,自动送上门来?”
  时事变化无常,小勾此时确是如此祈祷着。
  直到三更天。铁追阳终于再次出现,他突然往蜘蛛网上泼上枯油,连同毒蜘蛛也粘上,他再引火丢来,呼地一声,火苗暴起,涨如桌面大。毒蜘蛛身上的油渍也起了火,被烧得吱吱乱叫,四处逃开。
  若在平时,小勾和本前必定大叫。现在他俩却不叫了,免得引来袁百刀,两人干脆装睡,脑袋低得沉沉,若非夜晚,小勾还想流口水呢!
  任蜘蛛厉害,但烈火烧身。它们,哪抵挡得了,两毒蜘蛛奋不顾身地扑向铁追阳,想作殊死搏斗。铁追阳自不肯让毒蜘蛛近身,又将手中油桶粘油逼出,全打向毒蜘蛛,又将其逼回火网。
  毒蜘蛛第二次受猛火攻击,再也受不了,吱吱尖叫,已掉落地面,发出一阵焦臭,一命呜呼。
  只要死了毒蜘蛛,铁追阳心中大快,抽出利剑往蜘蛛网砍去,冷笑:“丁小勾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本来火光在半崖上,远处皆可见。但铁追阳只怕袁百刀,他却住在崖顶,就不一定瞧得见,何况小勾并未大吼,上面又无反应。他更托大,以为事情将可搞定。
  利刀砍向蜘蛛网,却未能砍断。再砍几下,仍无结果,他干脆往四处石壁挑去。石块挑落,蜘蛛网已晃动。
  小勾但觉拖得大久也不好,遂暗中射出天蚕勾,帮他扯蜘蛛网,而此天蚕勾丝细而透明,又在黑夜,还有火网罩前,他自不怕被铁追阳发现。
  他扯向上端,蜘蛛网也烧得差不多,应勾而落。有若软帘,拖往下。小勾瞧得差不多,赶忙收起天蚕勾,准备等待大鱼上钩。
  铁追阳哪知里头变了样?但见蜘蛛网己软脱,他一剑捣来,打个圆圈,即把蜘蛛网全圈在剑尖,还冒着火。他谑笑地举着,冲入洞中。
  “这么大的事,还有心情睡觉?起来!”
  他将火团扭向小勾,立即将小勾逼醒。小勾惊叫:“你……你……”
  “我来看你啦!冤家!”
  铁追阳将利剑倒射壁上,以剑柄嵌插入岩,露了一手精纯内力。他笑的更谑:“我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我。那两只臭蜘蛛,又怎么能保住你的安全?真是笑话。”
  小勾立即装出恐惧,又转为笑脸:“铁兄,有话好说,以前全是误会……”
  “误会?我右耳上的刀痕,也是误会?你准备接受我的误会吧!”
  铁追阳也不愿多耽搁时间,失去报仇机会,抽出细针,就往小勾右手指甲刺去。
  “不要啊!”
  “由不得你!”
  铁追阳想笑。小勾早运好神功等着他,但见他欺过来,忽然扯断铁链,双腿扣住他腰际,右手猛扣他手掌,拼命吸取他的内劲。
  铁追阳惊遭骤变,吓傻了眼,还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内劲已被吸去大半。他惊惶尖叫,左掌猛击小勾。
  本前岂能让他尖叫,也扯断铁链冲上来,照样双腿扣人双手往他嘴巴封去。
  铁追陌欲叫无声,只得呜呜惊吼,左掌不停击打。小勾自认吸得快,他将无体力伤人。铁追阳腹背受敌,立足不稳,摔倒在地,没命吼叫:“放手……救命……”
  声音呜呜无声,传不了多远。
  “你也会叫救命?下辈子吧!”
  小勾狠命又是一吸,觉得过馒,干脆张口咬他手臂,又吸血又吸内力,果然很快把铁追阳内力吸光,他已软弱下来,无力挣扎。
  小勾欣喜不已,以为内为恢复不少,谁知运劲之际,只有五成。
  “这小子内力竟然只有我的两成?”
  小勾实在看不上眼,敲了二记响头,把他给敲晕。心头直念着,内力那么弱,难怪装模作样。
  本前却是喘呼呼:“我可没你舒服,我武功全失噢!”
  “出去就传你些许。”
  小勾不敢停留过久,立即往外探去,星光中,一片宁静。
  想及九尊盟最近多了不少人,往下走,可能不顺利,倒不如往上爬,只要避开袁百刀,自能脱逃。
  于是他撕下衣角布条,往身上半尺铁链绑去,免得发声,本前也跟着做,随即他又背起铁追阳,准备逃逸。
  本前纳闷,背着他,不是更难逃?
  小勾冷道:“血仇难消,你不想报仇?”
  “想,可是……”
  “我仇火攻心,多说无益,快走吧!”
  其实他背走铁追阳,不只是报仇,而是想在出差错时,可用他作人质,威胁九尊盟。
  小勾已背着人,往上爬去。本前也只好跟了过去。
  山崖虽陡,却难不着小勾,他还得找好路让本前爬行。但为了把握时间,小勾决定先掠向崖面,他早见过那红屋位置,才打拙天蚕勾,将百丈下边的本前给吊上来。本前身躯悬空,可吓得他一身冷汗,还好是有惊无险。
  这崖面有若坚直的薄木板,两边全是高崖,上边只有十数丈宽。倒是靠红屋那端稍大,稍倾斜,像是木板一角被削去般。种植了不少花草树木,想是袁百刀的实验地方。
  小勾虽觉得从那边溜下另一崖面,可能比较容易,但有了袁百刀把关,他不得不打消主意。只好领着本前往十余丈远的另一崖面潜去。直抵崖前,往下一望,全是云雾。
  小勾抓石块丢去,竟无回音。
  本前苦着脸:“当真要从这里逃走?”
  “你以为我耍着玩的?过来!”
  小勾抓向本前腰带,将天蚕勾扣去。
  “给我往下爬,找到落脚处,扯绳子告诉我。”
  本前虽惊怕,却也没办法,只好被吊往下边,落了一百丈,始找到一株攀岩古松,该可支撑三人重量,他才通知小勾。
  小勾并未收起天蚕勾,背着铁追阳往下跳。身形直坠而下,啪地一声,早超过本前,他谅诧尖叫,猝又觉得接带被扭,就快掉下古松。简直要他小命。吓得他连忙紧抱着古松,方自稳住身形。
  小勾则利用此拉力,又降百余丈,全把天蚕勾长度用光,才找来落脚石,稳在那里。
  他揪绳线,要本前落降,本前哪肯。小勾摔然用力猛扯,本前死命抱树,岂知小勾力道够劲,又懂得技巧,往下扯不行改往摆扯。这一摆动,本前被斜斜提走,只吃左手劲道,再也无法把住树干,拋物式地被甩向下崖底。
  他啊地尖叫,早吓得夜鸟惊飞,更惊着了崖上的袁百刀。然而袁百刀探崖一瞧,只有雾层,瞧不出什么,他想到秘洞的小勾,急忙赶回,只见人去洞空,还发现毒蜘蛛焦黑的尸体。他知道是铁追阳下了毒手。震怒大吼,疯狂地搜向四处,把九尊盟上下吵得无法安宁。
  而铁追命似乎习惯于袁百刀的疯劲,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也因此,他给了小勾更多逃走机会。
  本前坠下崖底,少说也有数百丈,方被揪住,吓得他一身冷汗。
  小勾则已骂他胆小鬼,叫魂似地把人惊醒。
  本前知道错了,他却莫可奈何,如此逃命方法,他可是第一遭。
  还好有了此次经验,他知道只要腰带不断裂,即无生命危险,也开始配合小勾,两人不断交换下坠,终也平安坠落万丈深渊。
  两人顺着河流而行,直到天亮,才发现远处山头有烟冒出,想是已走出深渊区,两人这才找了较平坦的石面,倒下来先休息一番再说。
  小勾瞧着铁追阳,竟然被自己背了一夜,还睡得那么舒服,一巴掌把他给打醒。
  “小子,天亮了,准备做早操了!”
  铁追阳惊醒过来,发现身在异处,旁边还有小勾这大仇家,他登时厉吼:“还债来!”
  一掌攻出去,小勾一脚扫过来,扫中他肩头,铁追阳闷哼一声,被扫飞七八丈,掉落水中,他这才发现武功尽失,骇然尖叫:“我的武功,我的武功……”
  铁追阳不肯相信地劈掌踢腿,却哪还有劲道?
  “练过了再告诉我啊1让我签定签定你学了多少?”
  “我的武功……恶魔,你偷了我的武功,快还我武功!”
  铁追阳反扑过来,却得一步步奔跑,打得水花四起。
  “笑话,武功不见了,竟然找我要?你以为我是谁?开武功钱庄的?”
  小勾伸手,一爪把他扣拖地面,找来一块大石头,压在他背上,让他动弹不得,满脸通红。
  “大老早,吵什么,还有王法吗?”
  “丁小勾你不得好死!”
  “我若不好死,你就会痛痛块块地死,痛是很痛的痛,快是一块两块的块!”
  小勾想到左手疼痛,就愤恨难消:“敢用针刺我?我就用勾勾你!”
  他突然抓出天蚕勾,往铁追阳右手食指勾去,连骨带肉给勾穿。
  铁追阳哇地痛叫,泪水已滚出来。
  “不只我会流泪,你这翩翩公子也有动人的眼泪?”
  小勾再扯勾子,铁追阳又没命尖叫。
  “换我来!”
  本前也看不惯,猛地揪向天蚕勾,拖得铁追阳食指裂了半寸,鲜血直冒。他受不了,已晕过去。
  本前皱眉:“这么不管用?我还以为你是恶人中的恶人,不怕死的?”
  一掌又将铁追阳打醒。
  他脸色铁青,身躯直抖:“你们杀了我吧!”
  小勾斥叫:“杀你?没耍够想死了?有种自杀啊,咬断舌头自杀,我会留给你全尸。”
  “放过我……我不再找你麻烦……”
  “这话怎么不早说?现在才说,未免太慢了。你刺我手指,黑黑一片,我若答应你,我怎么对自已指甲交代?”
  “我愿意赔赏损失……”
  “怎么赔?指甲也能赔?可以呵,你把你的五片指甲剥下来,我就放过你!”
  铁追阳抖着嘴唇,未敢回话。
  小勾冷笑:“像你这种奸邪恶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没做出以针穿指甲,我也想不出以勾穿肉之事,要是放你回去,那才叫放虎归山,当然自找麻烦。”
  “我功夫已失……”
  “失去又如何?我还不是一样,失而复得。果真是老天有眼,让我逃出了九尊盟,你失了武功,却能从你爹处得到,我才不上你的当。”
  本前道:“除了废了你,才能永绝后患。”
  小勾恍然:“对呵,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嘿嘿,铁追阳,你死定了!”
  那笑声让铁追阳听得毛骨悚然,他骇然道:“你废了我,我爹一定不会饶过你们!”
  “笑话,我还想连他都废了呢!你安心地顶着石头吧,我会想一个天下第一酷刑来整死你,让你觉得世上最恶毒的人就是我,让你终身怀念着我。”
  本前谑笑:“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记号,方消心头之恨!大男人,戴什么耳环?”
  他突然仲手揪下铁追阳左耳玉坠子,连同那两片耳肉给扯裂两半。铁追阳痛厉尖叫,从此要戴耳坠,还得重新穿耳洞了。
  “真是不伦不类!”
  本前将耳坠子丢掉,又自揍了铁追阳几拳,方自泄去不少怒气。
  铁追阳泪水直流,却不敢吭一句话。
  此时小勾已想出绝招似的,笑的甚邪:“你如此恶毒,刺我手指,我可没那么狠心,为了完成你废去武功和我报仇的心愿,决定一次共同完成这种任务,免得你双次受罪。”
  铁追阳全身抽搐,已不知如何应声。
  “我的方法很简单,别人以分筋错骨来形容量痛苦,我嘛,准备发明新招,叫分经错脉。呵呵,你是第一位尝试者,要感到光荣啊!”
  本前不解:“什么叫分经错脉?”
  就是开刀手术,将甲脉接到乙脉,将甲经接到乙经,让劲流、血流四通八达行走,搞不好还可以接通任督两脉呢!”
  本前道:“干脆把他手术,变成人妖如何?”
  “好啊!”
  铁追阳听得大跳心脏。
  本前兴冲冲:“怎么割,先割卵蛋?还是先割瞅瞅?”
  小勾瘪笑着:“可惜来喜小太监不在,否则由他来下手,保证完美无缺。”
  “随便啦!他又不是什么大牌公公,三两下把他解决,省时省事。”
  “这我可不赞同,我们是要让他受罪,怎能随便解决?何况两样手术一起进行,他的恐惧感一定降低,所以还是分开来,先分经错脉,再割卵蛋。”
  本前点头:“如此也好,现在开始吧!”
  “好!”小勾遂从铁追阳身上搜出利刀,准备动手术。
  铁追阳吓得面色全变:“丁公子你饶了我吧……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怎么不早说呢?好啊,什么都愿意?那就安安静静躺着,好让我顺利完成手术。”
  不理铁追阳泣叫,本前已将天蚕勾拉直,缠在三丈远一棵柳树,使他右手打直,剩下左手,他则解下铁追阳腰带,将其腕脉套住,要绷向岩石,让他双手无处挣扎。
  “成啦,可以手术了。”本前叫着。
  小勾遂磨起利刀,故意弄出刷刷响,让人听得揪皮刺耳,他捉笑着:“对不起,因为第一次,难免生些,你多多包涵,若切错位置,通知一声!”
  说完一刀割向铁追阳背腰处,连同衣衫给切下。正巧在腰带位置,切出一片大约巴掌大小的衣片,背肉也被划出了血痕,痛得铁追阳哇哇大叫。
  小勾量着位置在屁股上方三手指,脊髓左右各两寸半,不错,正是任督两脉的位置:“小子你有福啦!我准备打通你任督两脉,让你功力大进啊!”
  “饶了我吧……”
  “手术完,你还会感激我呢!”
  小勾当真再划利刀,如切豆腐般切向肌肤,再如开天窗般,将肉皮两边翻开,那半寸厚茂浓白而带着血丝,里头肌肉条条如蛆抽动,鲜血不停涌出。
  铁追阳厉叫如杀猪,已经晕过去。本前捧来冷水,又将他泼醒。他没命挣扎,扭得背上石头快滚下来,双脚更乱踢,力气不小,连小勾都有点儿吃不消。
  小勾是铁了心,决心给他个教训,轻笑道:“怎么,翻了皮就受不了,接下来寸是大餐呢!奇怪,怎么我不到任督两脉?到底在哪里?”
  他拿着尖刀,东挑西挖,想找出两脉,须知经脉有若细血管般细小,就算看得见,但和其它血管混在一起,想找,岂是容易?
  小勾就在血肉堆里挑三拣四。
  铁追阳早吓得四肢痉挛,口吐白沫,想到有人在自己血肉中抓抓拉拉找东西,那种骇怕岂是常人所能忍受?
  “唉呀!真是,不知是哪一条?伤脑筋啊,努,好象是这一条,接接看?可是,又不对吧?不管啦,多接几条,总会对的。”
  “这边好象不够长,那怎么办?对了,绕道啊,接向小管再绕大管,再接回小管,也算成啦,呵呵,若有兔子在场,用它的血管来接,就不必这样麻烦了。”
  小勾不停地翻找,东接西,西接东,大接小,小接大,将这巴掌大的方圆经脉血管乱接一通,看他表清,似乎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
  铁追阳早已昏了又醒,醒了又昏,他终于知道还有比挑刺指甲更让人痛苦之处罚。
  其实分经错脉之厉害,在于恐惧多于疼痛,铁追阳却是多次吓昏。
  “差不多啦,再加上灵药,让接合口能接合不脱落,那大功告成了。”
  小勾拿出透明如水的药物倒在伤口,鲜血已不再胡乱渗流,伤处结成薄薄淡红果冻般的东西,已将血管、经脉凝固,他才将两片肉给盖下,设计,只好用天蚕勾勾出小洞,拆衣线缝妥,手术方自大功告成。
  铁追阳早已昏死在地上。
  本前亦瞧得头皮发麻:“这是什么招,怪恐怖的。”
  “新招啊,对付这些恶人,不用点儿新招,怎能让他们仟悔?”
  本前想想,以铁追阳施行小勾戳利指甲之刑,受此报应也不为过,遂又有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以后他会如何?”
  “当然是功力大进,任督两脉互通无阻。不走也可能偶尔会发抖而已。”
  小勾拍醒铁追阳,促狭笑着:“如何?是不是觉得精神百倍?”
  铁追阳对方才那幕仍是余悸仍在,猛打哆嚷,不知如何回话。
  小勾道:“疼痛过去啦!以后就看你表现了,有什么副作用,我再帮你调整调整。”
  他此时倒想着看铁追命的反应,以能知道手术后,有何效果?
  小勾也搬下压在背部的石块,能让他坐起,谁知铁追阳方想动,背腰即传来一阵疼痛。
  “小心些,那伤口未复原,不能震动过大,否则血脉再断去,你就得到阴间找阎罗王接了。”
  小勾故意说得严重。性命枚关,铁追阳果然不敢乱动。
  本前道:“手术完了,放了他?还是要等那来喜,进行第二次手术?”
  “当然是后者,何况留着他,还可以威胁铁追命,让他投鼠忌器,也可以保我们平安。”
  “可是他很重呢,不好扛……?”
  小勾忽而苦笑:“我倒忘了,刚才都是我在扛,现在换你啦!”
  本前皱起眉头:“扛他是小意思,只是我想到要扛一个烂少年,就觉得很不安心。”
  “何必想那么多呢?把他想成护身符,不就得了?只要咱们脱离险境,就把他藏起来。”
  本前这三门主,只有听令的分。
  于是两人敲掉手脚铁链,再度背起铁追阳,尽找隐秘处逃去。
  九尊盟呢?难道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事实却不尽然。
  在深夜中,袁百刀怒叫着要找铁追阳算帐。铁追命自习惯他这种疯劲而不加理踩。
  但随后又传来铁追阳带着小勾和本前逃走之消息,铁追命顿觉有不妥,立即赶到现场。
  光瞧及铁链是被扯断的,即已猜出是小勾挟持铁追阳,而非自己儿子把人带走。
  这一发现,让他惊怒不已。再怎么说,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还要他来接位置,若出了差错,如何是好。
  他立即下令搜查方圆百里,务必要找到丁小勾。他也亲自往险崖探去,只是一片浓雾,他根本下不去,为今之汁,只有全靠手下围捕了。
  及至第二天清晨,传来消息都是未见着小勾下落。
  铁追命不禁更急,随又下达九尊令,天下各派若藏着丁小勾,即立即把他灭去。
  任青云则建议往鱼肠宫找寻,那里可算是小勾半个窝。
  铁追命但觉有必要,亲自出马,急急赶往鱼肠宫。
  他还带了任青云及四邪魔同行。
  ※      ※     ※
  鱼肠宫不知大难临头,仍沉醉于喜气之中。
  离秋雨出嫁已一个月。
  众人对小勾半途溜走很不谅解,尤其是小竹,等了近月,不见人影,他开始担心小勾出事了。
  神偷李花却安慰众人,说是小勾福大命大,总能逢凶化吉,必能平安归来。
  秋寒则早已习惯小勾突来突去之作风,虽感伤,却不绝望。
  秋水则就日夜怒气难消,上次被整的债,她可一点儿也还没讨回来。
  她想了千百种报仇方法,就等看施展在小勾身上。
  就在众人共进早餐之际,一声:“围起来!”
  鱼肠宫外头已喝声四起。
  秋封候已知出事,立即下令赶往大门。
  众人放下碗筷,刀剑尽出,齐齐奔去。
  前院广场已立着铁追命及任青云,还有黑绿青红四魔,一字排开。
  秋封候未必认识铁追命,他却认得任青云及四邪魔,乍见他们,惊心不已:“你们未死?”
  任青云冷笑:“不但未死,而且是所有皇帝门的人都未死。”
  秋封侯脸色大变:“皇帝也未死?”
  “不错。”铁追命冷笑:“老夫就是新皇帝。”
  神偷李花已认出他,惊诧说道:“九尊盟盟主,你何时加入皇帝门?”
  “不是加入,而是创新。”
  李花懂了:“原来你找了皇帝门余党,再创新派。你这又何苦,九尊盟早已统领北武林,够你风光了!”
  “老夫要的是天下人巨服,包括你鱼肠宫。”
  秋封侯冷道:“铁追命,在下顾及你与恩师齐名,不愿冒犯你,但若你苦苦逼人,在下只有以命相拼!”
  秋夫人则两眼瞪大:“鱼肠官从未跟你有瓜葛,你为何如此欺人太甚?”
  铁追命冷笑:“臣服九尊盟是迟早的事!老夫今天前来是另有他事,把丁小勾交出来,饶你们一条生路!”
  “丁小勾?”鱼肠宫上下异口同声说出。
  秋夫人追问:“他到底出了何事?”
  “他拐走了我儿子。”
  这也难怪铁追命会怒气冲冲来此要人。
  秋封侯冷道:“他不在鱼肠宫。”
  “你说就算数?给我搜!”
  四邪魔听令,就想扑往鱼肠宫内院。
  秋水第一个不服:“你们敢?”举剑封向娇艳的红竭子。
  上次被她下毒之债,秋水可设忘记。
  红蝎子冷冷一笑,翻出手中剪刀,往那利剑剪去。
  乓地一声,没剪断,秋水却是虎?
  乓地一声,没剪断,秋水却是虎口生疼,还来不及反应,红蝎子左手一扬,风势扫来,秋水嗯地一声,已中了某种毒药,倒摔地面。
  秋剑梧见状,急急奔去,接下妹妹,却发现她已不醒人事。
  秋封侯夫妇拦了过去,利剑尽出,想制住红蝎子。
  铁追命却电闪射至,右掌翻扬,回流暴起,一掌就把秋封侯夫妇震得跟着倒退数步。
  “搜!”铁追命再下令,四邪魔分成四方向,射冲四处可能藏人的地方。
  任青云冷笑:“秋封侯,你这个皇帝门叛徒,逍遥日子不会太久了,我看你还是及早准备后事吧!”
  秋封侯冷道:“武功高如武则天,都难免栽筋斗,你也别得意,自古邪不胜正,到头来,你将付出重大代价。”
  铁追命冷笑:“那是武则天发疯,心智不全,才有此结果,老夫不相信有谁抵挡得了九尊盟?”
  李花讪道:“现在不就是一例,连儿子都保不了?”
  铁追命忽而大怒,一掌打得李花连滚数丈:“老夫立即可以杀了他,天下再无人敢跟我为敌。”
  小竹则奔向李花,将他扶起,李花勉强露出笑容,似并无大碍,小竹始放心,转瞪铁追命,怒嘲:“什么天下无敌,我早看出你脑袋上的齿痕,就是小勾咬的!这么厉害,也会被人咬?”
  铁追命没想到自己掩饰甚好的伤口,竟然仍被瞧出来,他一怒之下,急往前扑:“老夫杀了你!”
  “住手!”秋夫人斜斜拦过去,“小孩无罪,任何事冲着我来!”
  一向沉默无言的秋夫人,今天却显得勇敢,想是近日和小竹和儿女相处久了,更有关怀,才冒死相救。
  铁追命被她拦下,并未再扑人,厉叫道:“被我找出丁小勾的下落,你们统统一起死!”
  秋夫人冷目瞪着他,一点儿不敢松驰。
  四邪魔已找遍四处,奔回来,同声表示找不到人。
  任青云道:“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包括少盟主衣物?”
  “没有!”
  铁追命怒喝:“统统抓走!当人质!”
  任青云道:“人太多,押解不易,不如抓两个即可!”
  “谁?”
  “穿白裙的,还有青衣的。”
  他指的正是秋寒和小竹。
  铁追命立即哈哈大笑:“好!那小鬼还是丁小勾手下,不抓他抓谁?”
  四邪魔立即扑向小竹和秋寒,两人惊吓逃开,却不敌四邪武功怪异,双双被扣着。
  秋剑梧惊急万分:“别伤我妹妹!”
  利剑攻向黑编蝎背脊,却被他反扫披风给震跌地面。
  李花也抢救着小竹,秋封侯赤是奋不顾身拦着。然而却哪是四邪魔敌手?
  秋夫人见状,大叫住手,走向铁追命,冷道:“我代他们当人质。孩子无辜。”
  任青云冷笑:“你未必能比你女儿有效,据说丁小勾很喜欢她!”
  秋夫人冷斥:“我在皇帝门,还不是被小勾救出,我女儿性烈要是自杀,你们永远也别想要回铁追泪!”
  铁追命闻言遂点头:“放开小的,把老的带走。交代丁小勾,十天内带我儿子换人,否则准备收尸,走!”
  四邪魔这才丢下秋寒及小竹,扣住秋夫人,就想离去。
  秋夫人又叫:“等等,还有秋水解药!”她瞄向红蝎子。
  铁追命冷冷道:“给她!”
  红蝎子虽不甘心,仍照指示,将解药拋出。铁追命这才领着他们,押着秋夫人离去。
  秋封侯虽想换下夫人,却没有人理会他。
  秋夫人又被押走,鱼肠宫上下已陷入一片愁云之中。
  “快找小勾下落,以便救人吧!”神偷建议。如此情况下,秋封侯自是无计可施,遂交代下去,开始找寻小勾的下落。
  小竹暗自猜想,小勾可能回到兵书宝剑峡逍遥去了,遂取道长江,直寻上游。
  ------------------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Scan:AXE,OCR:Hx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