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六宝江湖行》

第十八章 江湖大笑话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半晌之后,阿星笑道:“请进!”
  正一真人含笑踏进那个圈子之后,只见阿星将剩余的那根树枝朝异位一插,四周之景物倏然消失了!
  正一真人不由叹道:“好高明的手法!”
  说完,盘膝坐在地下。
  阿星亦盘坐在地,笑道:“雕虫小技,方便说话而已!”
  说完,含笑瞧着正一真人。
  正一真人整理一下思绪,沉声道:“小施主,且听贫道说个故事!”
  接着,他将自己十四年前遭人陷害的经过说了一遍。
  阿星听得神色连变,暗叹上天作弄人,爹若不坠崖,一定可以与娘结合,自己哪会有那么凄修的童、少年生活呢?
  只听正一真人道:“我在离开之时,曾取下祖传玉佩置于那位少女的掌中,因此,发现了她的掌心和你一样有一粒红痞!”
  阿星叹口气,将白如冰的遭遇择要说了一遍。
  正一真人听得虎目含泪,频频叹息,只听他喃喃道:“冰妹,愚兄要去找你,愚兄愿以余生之年好好的补偿你!”
  阿星听得心儿狂颤,暗忖道:“爹真的肯放弃目前如此崇尊的地位吗?武当派会让他还俗吗?”
  正一真人陡然问道:“孩子,那玉佩在你的身上吗?”
  阿星默默的取下玉佩,递了过去。
  正一真人再也忍耐不住,只见泪水自那双虎目之中狡籁滴了下来,那碧绿的玉佩沾上泪水,显得份外的晶莹!
  阿星感动万分的唤道:“爹!”
  只见他双膝着地,长跪在正一真人的面前。
  正一真人爱怜的站起身子,扶起了他,咽声道:“孩子,苦了你啦!”
  阿星擦去眼眶内之泪水,咽声道:“爹!您请坐!且听阿星将出生以后的遭遇及目前的计划说一遍!”
  正一真人虽是修为精湛之道士,一听自己的骨肉居然遭受如此的折磨,不由也频频冷哼,双目神光连闪。
  及至听见阿星习艺的经过,以及下山后的种种遭遇,他禁不住绽开笑颜,为阿星的奇遇而欣喜不已!
  当他获悉那座古阵竟是阿星所布以及阿星打算协助自己登上武林盟主宝座,不由得感动万分!
  只听他朗声道:“阿星,爹以你为荣,爹跟你说,爹打算退隐江湖,陪你娘邀笑江湖,武林盟主非你莫属!”
  阿星笑道:“爹!你别说笑!哪有十三、四岁的武林盟主?”
  “哈哈!滔滔世上,有谁能够布下那座足以困住千军万马的奇阵,又有谁有胆识敢向整个武林挑战!”
  阿星钠钠的笑着,心中却得意非凡。
  “哈哈!阿星,下次月圆的时候,就是你荣膺武林盟主之日!”
  “爹,您……”
  “哈哈!爹自有安排!”
  “爹!你们下月以观音岩召开武林大会,有没有打算邀请娘?”
  “爹不方便出面,不过,爹会透过丐帮转达的!”
  “不知娘会不会来?”
  “她一定会来的,不过,她可能不会现身,没关系,爹自会去找她的!”
  “爹,武当派会让你还俗吗?”
  “哈哈!你放心!我自有安排的,走吧!你出来大久了!”
  “哎呀!槽糕!他们一定急死了!”
  说着,立即破去阵式。
  正一真人瞧了阵式一眼,笑道:“走吧!”
  阿星二人沐着夕阳余晖疾驰下山,半晌即临近“观音岩”,只听霄大及雷生二人喝叱连连,分明正在与人挤斗。
  正一真人含笑问道:“星儿。此种轰雷般的声音,莫非出自云梦二地?”
  “咦?爹,你怎么知道此二人?”
  “哈哈!爹为了争取四年后之武林盟主宝座,对于江猢人物之动态,岂可不知?
  何况他们二人的长相及作风均超人一等!”
  两人奔驰甚疾,半响即已抵达大门前:只见雷大及雷生分别以诡异的身法迎战着两位黑衫老者,两人虽落于下风,但仍然悍不畏死的缠斗着。
  正一真人叹道:“好身法,可惜他们只学会一招,加上雷虎帮这两名堂主武功高强,否则他们应可居于上风!”
  阿星笑道:“爹,请多指教!”
  说着朗啸一声,道:“雷大!雷生,退!”
  话音未落,身子扑向半空中,双掌幻出数十道掌影,劈向那两位老者,只听二人齐声骇呼:“飘幻掌”,慌忙疾退!
  阿星落地之后,身似闪电,摇摇晃晃之中,将“破病身法”及“烂醉身法”交织使出,方便完第三招,那二人已栽倒在地!
  雷大轰然叫道:“师叔!罩得住!”
  雷生接道:“师叔!有够厉害!”
  阿星笑道:“问问他们的口供!”
  “是!”
  雷大右手揪住一名黑衣老者的前襟,喝道:“你是谁?来此干什么?”
  那老者身受重伤,哪堪雷大摇晃,只见他喷出一口鲜血,有气无力的道:“老夫是雷虎帮天堂堂主朱超升,今日来此送个讯!”
  “妈的!天堂堂主‘猪’超升,看样子你这头猪注定要死了!妈的!瞧你如此长相,还想要升天堂,哼!”
  “是呀!瞧他又瘦又干的,好似一只猴子,分明是营养不良,还配姓‘猪’!
  应该姓‘猴’才对,师叔,你说是不是?”
  阿星笑道:“少胡扯啦!问他是要送什么讯息!”
  “喂!听到没有?”
  “喂!上路点,自己说!”
  朱超升何曾遭人如此修理过,只听他冷哼一声,不言不语!
  “妈的!你哼什么哼!”
  说着,雷大赏了他二个耳刮子。
  雷生却闷不吭声的朝他的“气海穴”拍了下去。
  朱超凡一见全身功力被破,怒喝一声:“我做鬼也不饶你们!”
  说着,口一张,硬生生的嚼舌自尽!
  雷大将他的身子抛出丈外,吼道:“妈的!姓猪的,是你自己说要‘做鬼的’,别怪神仙不把你超度飞升!”
  雷生也吼道:“对!他自动弃权!”
  雷大瞪了地下另一名黑衣老者一眼,那名黑衣老者立即道:“我叫朱越升,乃是雷虎帮地堂堂主……”
  雷大叫道:“哇!你更利害,猪越生?那不是生得更多小猪吗?”
  “老大!他是公的,怎么会生呢?”
  “妈的!他不会去找母猪吗?”
  “他又老又瘦,母猪会看上他吗?”
  阿星喝道:“好啦!朱堂主,你们来此传什么讯息?”
  朱越升道:“咱们兄弟二人奉了敝帮风副帮主之命,请少侠代转一封信给武当派掌门人!”
  说着,自怀中取出一封信。
  阿星正欲伸手接信,正一真人突然喝止道:“住手!由他自己拆!”
  朱越升依言拆开信束,置于地下,只见上面写着:“字谕武当正一真人:明日之约,合并于武林大会解决!”
  署名的赫然是雷虎帮帮主雷一虎及副帮主风婆子。
  正一真人朗声道:“烦请上复雷帮主,正一依约行事!”
  朱越升挟起其兄,怨毒的瞧了四人一眼,踉跄着离去。
  雷大及雷生自从获悉眼前这位中年人竟是名扬天下的武当派掌门人之后,吓得挺立在一旁,不敢吭声!
  正一真人右掌随意朝地下一挥,地下那张信纸及信封立即化为灰烬,被夜凤一吹,迅即消失不见。
  敢情他耽心情纸及信封有毒,暗以“太清罡气”予以毁去。
  阿星及雷氏兄弟却瞧得暗凛不已!
  只听正一真人道:“毒魔已加入雷虎帮,因此不能不稍加预约,少侠,你可否于明日将此阵撤去,以便布置会场?”
  阿星心知爹尚不愿公布二人的关系,因此答道:“可以!只要半个时辰即可收阵,至于这些犯人……”
  正一真人接道:“我会请丐帮弟子前来支援,少侠不妨在阁楼前后另布一阵,以免人手不足,遭受袭击!”
  “遵命!请前辈入内奉茶!”
  “我另有事……”
  正一真人活未说完,陡听远处有数人疾驰而来,倏然住口!阿星三人心知有异,立即一起望向远处!
  只见一名中年文士及三名俊美少年疾驰而来,阿星心中一动,问道:“雷大!
  师父及师叔在不在屋内?”
  “师叔,他们都出去找你了,还有两个很漂亮的姑娘也一起去哩!”
  “师叔,我有看见大师叔和那两个姑娘在偷偷的哭哩!”
  他们二人的嗓门甚响,布筱兰打老远的即听见他们的话声,立即喝道:“大胆!
  雷生,你竟敢暗中说师叔的坏话!”
  雷大及雷生闻言,吓得躲到了阿星的身后!
  正一真人间言猜知阿星必然已有三位密友,欣喜之余,凝神瞧着逐渐走近之三位俊美少年。
  只听一阵呵呵笑声:“小弟,你跑到哪儿去疯啦?”
  话声一落,四人已落定身子。
  阿星歉然的朝四人一揖,道:“失礼!我是和掌门人到山上去研究一些事情,劳动大哥,二哥及二位姑娘四处寻找!
  心甚不安!“
  包正英闻言,双目盯着正一真人,就欲行礼!
  正一真人却朗声道:“包施主休多礼,贫道正有事欲请教!”
  包正英欣喜的道:“不敢!掌门人可否人内详谈?神医亦在屋内!”
  正一真人自从见到三位娇滴滴的准媳妇之后,突然改变主意,只听他笑道:“既然如此,正一就打扰了!”
  众人顺利的入厅,分别见过礼之后,依序就座。
  只听包正英笑道:“你们三位姑娘,有谁会做素食?”
  雷大立即应道:“师父,我曾经跟一个老和尚一阵子!我会!”
  雷生也叫道:“老和尚最喜欢吃我做的针锦菜包子及佛跳墙啦!”
  包正英诧道:“咦,你们曾经出过家呀?”
  “咳!咳!我们本来打算去向老和尚借点东西……”
  “老大,怎么是惜呢?我们是爬墙进去偷金牌,才……”
  “好啦!好啦!别说了!多漏气!”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包正英笑道:“好啦!你们就利用现成的材料做几道菜吧,做包子太浪费时间,就不必做了,要不要助手?”
  “兔啦!免啦!”
  “是呀!厨房那么窄,我们两个一站,就剩下不了多大的地方,若再去一个人,万一把他挤扁了,岂不麻烦……”
  “呸!呸!鸟鸦嘴!走啦!”
  众人一见他们的言谈及神情,纷纷发出会心的微笑,只见包正英摇头苦笑道:“唉!这对宝贝,实在令人伤脑筋!”
  神医却笑道:“老朽以医言之,他们二人好似甘草,任何药方皆需要它,何况他们赤心护主,令人敬佩!”
  正一真人颔首道:“不错!方才他们二人明明敌不过雷虎帮那两名堂主,却仍然力拼不退,实在令人佩服!”
  包正英突然问道:“掌门人,方才我们四人下山,听人谈论下月十五日将在此举行‘武林大会’,可有此事?”
  “不错!今日晌午时分,长明长老,慈恩师太,铁脚丐及贫道在大门口匆匆决定此事,届时要麻烦你们了!”
  包正英明知故问道:“掌门人,群豪为何会突然决定将四年后之‘武林大会’提前召开,地点也改在此地呢?”
  “一来,雷虎帮及魔宫的气焰日盛,不容再拖延,二来你们连日来之所作所为大快人心,群豪想全力支持,才会有此决议!”
  神医笑道:“真是自力更生,得道多助!”
  包正英却惶恐的道:“掌门人、金老,实不相瞒,筹备武林大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咱们可能无法胜任哩!”
  正一真人含笑道:“包施主别操心,明儿一大早只要阵式一撤去,丐帮弟子将会来此协助布置场地之事。
  “至于各派掌门人将会于近日内抵此会商大事,敝派亦会尽全力支援,相信此次除魔卫道大计一定可以顺利完成的!”
  子夜时分,阿星欣喜的恭送正一真人离去之后,一见众人已经分别去休息,立即返回房中。
  哪知,他刚步入房中,立即彼一具滑溜的身子搂住,他心中大骇,正欲挣脱,却听布筱兰吐气如兰的低声道:“是我!”
  阿星松了一口气,低声叫了一句:“兰姐!”
  立即紧紧的抱住她。
  布筱兰在他那双铁臂搂抱下,整个的瘫软了!
  “兰姐,是不是要驱寒毒?”
  “不!不!受不了,过几天再说吧!”
  “为什么呢?
  “你……你太强了!”
  阿星惑然不知其意,喃喃自语道:“我太强了?”
  布筱兰羞得心儿砰砰狂跳,明明知道他不太了解床第之间妙事,心儿却禁不住又紧张又羞又喜!
  她陡觉阿星搂着自己步向榻,慌忙低声问道:“阿星,你真的要……”
  阿星摇摇头,低声道:“不是啦!咱们躺下来聊吧!站着多难受!”
  “晤!那就好!”
  两人上了榻,挤在那个布枕上,紧紧的抱着,只听布彼兰低声问道:“阿星,你知不知道雷姑娘为什么会来此地?”
  “我不知道!哎呀!我实在太忙了,竟怠慢了她!”
  布筱兰微微一笑,道:“阿星,你不是太忙,你是在回避她及金姑娘,你是不是在顾忌会引起兰姐的不高兴?”
  “这……只有一点点啦!”
  “好阿星,你实在大体贴啦!你放心,俗语说得好:“人多福气多‘她们二人都很不错,在以后的日子中,必可协助你建立一番事业!““兰姐,你说得太远了啦!”
  “不远!下月的武林大会就是你扬名立万的时候,雷姑娘已经把雷虎帮的底牌全说出来了,咱们稳胜无疑!”
  “晤!太好了,说来听听!”
  “阿星,雷姑娘此次背叛其父,偷偷的混入‘死亡杀手’之中,完全是为了你,你有时间必须多多的陪陪她!”
  “我会的!”
  “对了,雷姑娘偷偷的开棺查过她娘的残骸,发现她的头心被一支五寸长的金针刺入,怪不得她会毅然决然的来到此处!”
  “太狠啦!凶手是谁?”
  “风婆子母女!”
  “果然不出咱们所料,看样子大便宜风娘子啦!”
  “算啦!人死不记仇,何况他们四、五十人皆惨遭尸水蚀化,临死之前还受尽折磨,就聊当报应吧!”
  “没关系!风婆子还在,我会让她死得很惨的!”
  “阿星,据雷姑娘表示,毒魔已经加入雷虎帮,他不但带来一批关外高手,而且训练了十八具僵尸哩!”
  一提到僵尸,阿星立即想起在郊山与僵尸拼斗的情景,不由骇呼道:“什么?
  一共有十八具呀?”
  “不错!据雷姑娘告称:毒魔还在每具儡尸身上贯注了剧毒,只要被它的掌指风扫及,立死无救!”
  “有这么厉害呀?那咱们不是非‘嗝屁’不可吗?”
  “是呀!我们一直为此事操心哩!”
  阿星沉思半刻,突然忆起在邱山时,曾以尸水消灭僵尸之事,不由欣喜的道:“兰姐,咱们快到阵中去!”
  “三更半夜的,不大妥吧?何况阵内不少地方沾有尸水哩!”
  “这个……还是明早再说吧!”
  “阿星,你方才想要干嘛?”
  “我想要收口那些圆筒,准备用来对付那些僵尸!”
  “啊!我怎么没有想起这招‘以毒攻毒’呢?还好那两个宝贝并没有将那五个圆简打破!”
  阿星欣喜的紧搂着她,问道:“兰姐,你是说还有五个圆筒?”
  “不错!昨天下午,我吩咐雷大二人将那五个圆简埋在地下,以免尸水流散,另外伤了别人,想不到却误打误中了!”
  “哈哈!大意如此!”
  “对!天已注定你要当武林盟主了!”
  “兰姐!你不要如此说啦!我才不喜欢当武林盟主哩!多没自由!”
  “嘻!恐怕由不得你幄!对了!你可以礼聘各派掌门人及帮主为副盟主呀,大小事情交由他们去做,你四处巡视,多好!”
  “兰姐,你不要害我增加心理压力啦!我这么年轻,怎么指挥他们?何况对于武林之事,我是狗屁不通,怎么领导呀?”
  “嘻!包大叔懂呀,我们三人也知道不少哩,你放心吧!”
  “拜托!我会紧张哩!”
  “好啦!不逗你啦!你休息吧!”
  说完,就欲起身下榻!
  阿星却不依的道:“兰姐,你别走!否则我会失眠!”
  “不行啦!若被人瞧见了,多难为情!”
  “没关系啦!咱们调息一个时辰之后,就要准备另外在屋外布个阵了。”
  “可是,这样子,我静不下来呀!”
  “那……那就先香一个吧!”
  “你……你越来越坏哩!”
  “哈哈!谁叫你要自己送上门来!”
  说着,紧贤的吻了上去!
  黎明时分,阿星二人不但布好阵,而且也将诸葛武候阵撤去,只见布筱兰叹道:“破坏容易,建设难,撤阵还是比较容易些!”
  阿星指着庭院,笑道:“还早哩!这些犯人,残骸及地下之尸水,盆景……唉!
  一大堆东西都还要处理哩!”
  布筱兰笑道:“犯人交由官府去处理,盆景送给村民,尸水及残骸自有丐帮之人就地处理,会场布置有别人负责,咱们愁什么?”
  “对呀!兰姐,还是你的经验比较老到!”
  “嘻!少糟迷汤啦!把信号发出去吧!早点把这些清理妥,早点儿轻松!”
  半月之后,观音岩前空地上,篱笆、盆景、花树、草木完全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平坦的砂石地面,以及当中一处高台。
  这是上千村民及百余名丐帮弟兄的联合创作。
  午时方过,村民们纷纷提着牲礼。香纸钱、水果来到此地。
  雷大及雷生领导着丐帮弟兄指挥村民们摆设祭礼,人人笑容满面,秩序井然的站在分配的地方摆妥了牲礼。
  雷大及雷生的高个子及大嗓门总算派上用场了,只见他们二人各站在高台的东西两侧,不断的吆喝指挥着。
  陡听远方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只见两匹健骑自远处驰来,跟尖的雷大立即叫道:“老二,查总捕头及廖捕头来了,快去请师父!”
  村民们闻声翘首一瞧,果然是府城的查总捕头及县城的廖捕头来了,看样子知府大人及县老爷也快要到了!
  两匹健骑长嘶一声,收蹄止身,两位一身官服的捕头飘下身子,绑好组绳,整整衣冠,大步踏向楼阁。
  只见武当、少林、峨嵋三派掌门人及丐帮帮主为首,阿星、神医、包正英及三位美娇娘皆恢复原貌,自内迎了出来,两位官爷见状,慌忙跪伏在地,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正一真人客客气气的将二人请了起来,含笑问道:“大人快到了吧?”
  “快到了,想不到各位前辈已经来此等候了,晚辈这就去催驾!”
  “别急!我们自昨天即已抵此,适逢贵地要举行。谢土‘大典,顺便参加,祈祝地方安靖及武林大会能够圆满成功!”
  “是!晚辈甚感荣幸!时间差不多了,晚辈先行告退!”
  “请便!”
  村民们一见自楼阁内走出数名仙风道骨的和尚、道士及师太,惊讶之余,钦仰之心油然而生,竟有少数人跪地膜拜,喃喃细语着。
  “阿弥陀佛!”
  “酱哉!善哉!”
  气氛倏转庄严!
  陡听两位捕头喝道:“恭迎大人!”
  只见三顶轿子及一辆马车自远处快步而来,村民们一面跪地迎接,一面暗付怎么会多出一顶轿子及一辆马车呢?
  却见前面两顶轿于突然疾行到两位捕头前面,只见两位身着官服之中年人慌忙跪伏在地,道:“恭迎钦差大人!”
  群豪闻言,不由一凛!
  雷大及雷生原本和群豪一般凝立在村民之中,此时闻知钦差大人大驾光临,心中一慌,竟也跟着跪伏在地!
  只见自第三顶轿内走出一名年约六旬,国字脸一身官服的老者,只听他肃然道:“各位请起,请问武林盟主在不在?”
  双方距离虽远,群豪却听得分明,不由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武林盟主?莽莽江湖已将近六十年没有武林盟主了,这位钦差大人怎么会突然要找武林盟主呢?
  却见两位捕头迅速的掠到阿星的面前,恭声道:“少侠,钦差大人在找你呢?
  请随下官去见钦差大人!”
  阿星慌忙双手连摇,道:“大人!你们弄错了,我不是武林盟主!”
  廖捕头微笑道:“少侠,你智舅双全,又急公好义,为地方除害,中原及西北地区数年来累积之案子在一日之间得以侦破。
  “因此,七位知府大人联名启奏圣上,圣上龙颜大喜。特派礼部周大人亲自押送一面匾额,请你前往收下吧!”
  阿星昔笑道:“可是,我并不是武林盟主呀?”
  查总捕头陪笑道:“少侠,此乃圣上所赐与咱们武林中之武林盟主并不一样,你不妨收下来做为传家之宝!”
  正一真人朗声道:“善哉!善哉!小施主人中之龙,将来必是武林盟主之最佳人选,不妨暂时收下,他日再公开悬挂!”
  群豪面带微笑,不置可否。
  阿星一听爹已作此吩咐,只有苦笑一声,随着两位捕头走了过去!
  半晌之后,只听周大人恭恭敬敬的自袖中取出一卷黄澄澄的东西,双手一摊,朗声道:“圣昏……”
  群豪闻言,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阿星耳际传来包正英的传音道:“阿星,跪下接旨!”
  心中一凛,双膝着地长跪着,脑海中一片混乱,根本没听清周大人在念些什么?
  只听包正英又传音道:“阿星,快材恩,上前接旨!”
  阿星慌忙朗呼一声:“谢恩!”
  站起身子,接过了那道圣旨。
  周大人满面笑容的道:“阿星盟主,恭喜你啦!”
  阿星喃喃念了一声:“阿星盟主!”不知如何作答!
  知府大人低声道:“阿星盟主,请钦差大人人内奉茶吧!”
  阿星“哈!”了一声,胀红着脸,道:“钦差大人,请吧!”
  周大人含笑道:“打扰啦!”
  说完,朝马车夫一颔首。
  只见布帘掀处,两位御前带刀侍卫,抬着一面镌有武林盟主四个金字及御印之巨匾,自马车上行了下来!
  阿星尴尬的带着众人行向大厅!
  群豪俟匾额过后,自地上爬起身子,瞧向厅门。
  只见两位侍卫取过钉子,掠到厅门上方,迅即安好匾额,二人双落地上之后,只听雷大吼道:“武林盟主万岁!”
  雷生亦吼道:“阿星盟主万岁!”
  村民们也跟着欢呼着!
  群豪亦随着鼓掌着。
  阿星挂着笑容,胀红着脸,不知如何应对?
  周大人赞道:“此乃民心之向背,少侠受之无愧,本官急着返京缴旨,李大人,邱大人,咱们准备上香吧!”
  仪式过后,阿星送走官府诸人,雷大及雷生又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村民们竟也跟着叫了起来,场面热闹之至!
  阿星朝众人挥手致意之后,迅速走入厅中,只见正一真人朗声道:“少侠,据贫道所知,近百年来,尚无武林人士获此殊荣!”
  少林派掌门人亦含笑道:“阿弥陀佛,少侠获此殊荣,对于缓和官府与武林人士之对立,甚有助益!”
  阿星红着脸道:“各位前辈夸奖了,我并没有那么好!”
  正一真人哈哈笑道:“难得!难得!虚怀若谷,的确难得!”
  众人又称赞一番之后,立即开始会商武林大会事宜!
  十五,丁卯日,宜嫁娶,开井、开光、煞西。
  戌时分,群豪渐集,在雷大、雷生兄弟之指引下,正邪双方分踞看台两侧,人人席地而坐,数人一堆低声交谈着。
  少林、武当、峨嵋三派掌门人及丐帮帮主表面上与各路英雄好汉寒喧着,神色之中却隐泛忧色。
  原来,今晨众人起身活动筋骨之时,雷大却发现那面御赐“武林盟主”匾沥,居然不翼而飞了,不由大惊失色。
  须知,自各派掌门人抵此之后,阁楼四周即日夜有人巡逻,加上阿星又在四周布下阵势,却元人知道匾额是如何遗失的?
  遗失御赐之物,按律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因此阿星数人一大早即已四出寻找,各派亦暗中派人协助!
  哪知,数十人几乎寻遍了整座泰山,觅遍了整个县城,除了发现不少的武林之物以外,毫无那块匾额的下落。
  众人一看已是约定的西未时分,纷纷赶返观音岩,见面一瞧,人人双手空空,神色沮丧,不由相视苦笑。
  阿星诸人略进饭食之后,即各自回房调息,准备应付子时之拼斗。
  亥中时分,阿星诸人迈人高台东侧,与诸位掌门人及名家高手见过礼之后,开始聆听正一真人的指示。
  子时方至,只听雷大及雷生大吼一声:“时间到!”
  只见两道庞大的身影,似隼鹰般疾射向台上,中途一个“鹞子翻身”,两人轻飘飘的落于高台上!
  “各位!我叫雷大,在此有礼了!”
  “我叫雷生,多谢光临!”
  台下之中有不少人认得他们二人,一见他们武功突飞猛进,脱口赞道:“傻大个,硬是要得!”
  “哈哈!铭谢支持,三大门派掌门人及铁帮主认为我们兄弟嗓门大,因此,‘情商’我们担任吆喝的工作!”
  “对!待会儿请各位多多合作!”
  台下立即有人喊道:“妈的!乌鸦飞上枝头当凤凰啦!”
  雷大眼尖,立即发现出声之人,乃是“中条三鹰”之老大,立即吼道:“姓钟的,别在台下吠叫,上台来见个真章!”
  “对!躲在老婆三角裤下狂叫,算个鸡角色?”
  只听三声怒啸,中条三魔疾射上台,一言未发,齐扑向二人。
  雷大及雷生朗笑一声,身子一跄踉,半招不到,即听到三声惨叫,中条三鹰已带着血箭坠向台下。
  群豪不由一阵哗然!
  雷虎帮中立即有三人分别上前接住三人,只见三人气若游丝,双目紧闭,鲜血直溢,分明已无救,不由相顾失色!
  雷大吼道:“各位!这就是犯规的下场!”
  “对!不自量力,活不该!死该!”
  陡听几声怒啸自两侧传出,只见两道黑影暴射向台上。
  东侧空地上亦闪电般射出正一真人之徒武当五子,五人朗啸一声,后发先至,已领先那两名老者立于场上。
  只听浩智道长朗声道:“善哉!善哉!左施主可否待此次武林大会召集人,说明此次大会之宗旨后再动手?”
  “嘿嘿!别多废话,今夜来此之人,别想活着下山!”
  说完,两人取下狼牙棒,砸向浩智道长。
  浩智道长脚踩七星步,边闪身,边抽出钢剑,剑诀斜指,五只长剑剑气如虹,疾攻向青城双恶!
  正是武当派威震江湖的“五行剑阵”。
  刀光剑影,金铁交鸣,震耳欲聋!
  青城双恶功力虽然不弱,但“五行剑阵”相生相克,正反互用,变化莫测,武当五子又功力深厚,三十招不到,两人已经逐渐不支。
  陡听浩智朗啸一声,剑气陡盛,台下立即传来一声厉啸,接着一道黑影,似惊雷劈虹般射向台上!
  奈何,已迟了一步,他尚未登上台面,青城双恶已经渗叫二声,两具身子被劈成身首异处,当场惨死了!
  听听“崩……”
  连响,雷大吼道:“暗器,小心!”
  武当五子急忙挥剑护身,奈何毒针多如牛毛,射速又疾,加上又粹然出击了,武当五子闷哼过后,相继倒地。
  黑衣老者正欲补上数掌之际,雷大及雷生早已怒叱一声,扑了上去,立即紧紧的缠住黑衣老者。
  两侧空地倏然又射出两名黑衣老者。
  少林五子未待吩咐,早已迎了上去。
  陡听“崩……”
  连响,少林五子亦不支倒地。
  丐帮三大长老及峨嵋四大护法不用吩咐,早已自动射上去,分别围住一名黑衣老者展开快攻,迫其无法发射毒针。
  陡听雷大及雷生闷哼一声,亦摔倒在地!
  群豪不由一阵哗然!
  偏偏台上空间不大,扣掉昏在地之十余人以及正在拼斗之十人,实在难有立足之处,几位掌门人不由蹙眉了!
  只听少林掌门叹道:“想不到‘风雷针’还遗留在世!”
  陡听三声厉啸,又有三名黑衣老者时向台上,群豪不由又急又骇,阿星见状,急道:“兰姐!上!记得先将伤害者丢下台!”
  只听两股中气充沛的啸声射向夜空,那三名老者方落到台上,正欲出手,陡闻啸声,不由自主的瞧着阿星二人!
  阿星身于尚未落地,双掌连挥,百余记掌风已罩向那三人,只听其中一人骇呼:“飘幻掌”六记掌风立即迎了过去!
  “轰……”声响中,台子不由一阵摇晃!
  阿星借势飘落地之后,立即又使出“飘幻掌”罩向三人。
  布筱兰上台之后,手脚齐施,迅速的将武当五子、少林五于及雷大、雷生抛下台之后,喝声:“贵妃醉酒!”
  阿星会意的使出“病魔缠身”,两人立即攻向三位老者。
  此六人正是毒魔之六大弟子,他们仗恃着“风冒针”存心要先杀杀中原武林的威风,因此下手又疾又狠!
  奈何阿星二人的身法奇奥无比,配合得天衣无缝,出手又快,在第四招之中,三名黑衣老者便已分别中了数掌。
  西侧空地立即又传出厉啸!
  阿星二人手下一紧,那三名黑衣老者又连中数掌之后,三具身子朝正在疾射上来的五名大汉,逼得他们降下了身子。
  东侧群豪见状,轰然叫声:“好!”
  阿星二人朗喝一声:“各位前辈,请稍退!”
  言未讫,二人已分别扑向二名老者。
  丐帮三大长老及峨嵋四大护法刚落地不久,台下又坠下那三名老者,群豪不由轰然叫好,正一真人更是神彩飞扬不已!
  阿星二人大开杀戒,在半个时辰不到,连连劈团了二、三十名雷虎帮商手,逼得雷一虎朝毒魔低声吩咐着。
  陡听雷一虎及风婆子厉啸一声,二人联袂时向台上,同时之间,只见毒魔取出一支铁简吹出一缕尖声。
  阿星闻声失色,急喝道:“小心僵尸!”
  正一真人倏地朗啸一声,身似闪电射上台后,探手取剑,劈迟二名大汉之后喝道:“二位快下去!”
  说着攻向雷一虎及风婆子。
  雷一虎阴声笑道:“姓赵的,咱们好好的比划几招!”
  只见他们二人展开合击,分别以宝剑及铁拐攻向正一真人,旁边的大汉则抽冷子以暗器牵制正一真人,使其无法全力施展。
  笛音再扬,东侧群豪突然传出一阵修叫声。
  原来雷一虎早已派出高手,偷偷的掘条地道,将十八具僵尸分别藏于东恻地下,此时陡然出现,双臂狂扫之下,立即死了六、七十人。
  死者皆是七窍溢血,全身泛黑,可见毒但尸毒性之剧!
  阿星二人奔到后院,只见包正英已取出那五具圆筒,焦急的道:“少了那两个宝贝,咱们怎么办?”
  阿星取过一具圆筒,急道:“不管它了,走吧!”
  三人重回前院,只见群豪又死了百余人,活着的人边闪躲边以劈空掌力击向但尸,以求自保!
  奈何但尸共有十八具不但不惧刀剑掌力,所挥出之劲凤更沾有剧毒,因此,群豪死亡的人数迅速增加着。
  阿星见状,吼道:“各位,快避开!”
  说着,左手一按,一股尸水疾时向一具僵尸!
  真是一物克一物,刹那间即被三人毁去了三具僵尸。
  毒魔见状笛声转疾,那十五具僵尸竟然齐扑向阿星三人,群豪见状不由发出绝望的惊呼声!
  只听阿星吼道:“大叔!兰姐,你们快走!”
  说着,分朝它们劈出一股掌力,将他们震飞出去!
  却听“砰……”
  连响,阿星竟已被那十五具僵尸压在地下,布筱兰悲呼一声:“阿星!”
  包正英喝声:“丫头!”
  立即一把抓住他!
  群豪整个的怔住了!
  笛音更急!
  僵尸们用力的朝前推着,分明要活活压死阿星!群豪见状,怒吼声中,朝西面空地疾扑而去!
  一场混战立即展开!
  包正英咬牙切齿的一抬圆简欲射向那样僵尸,布筱兰急忙叫道:“大叔,别射,阿星在里面呀!”
  包正英吼道:“他还可能恬吗?”
  说着,尸水疾射而出。
  布筱兰绝望的凄叫声:“阿星!兰姐在为你复仇啦!”
  尸水亦疾时而出。
  此时台上突然传出正一真人之惨叫声,少林掌门急忙射了上去。
  陡闻厅内传出两股震天怒啸,只见三道人影疾扑而出,前两道人影分别扑向毒魔及看台,后面之人则扑向布筱兰。
  毒庞一见僵尸正被尸水所灭,正欲鸣笛下令它们后退,却见一股狂飚罩了过来,他慌忙朝后疾退。
  右掌一挥,一蓬毒沙朝来人掷了过去。
  只见来人身子一踉跄,左掌右指袭了过来,毒魔想不到来人竟不畏毒,心方一怔,身子已中了一指一掌!
  来人一把扣住毒魔的头顶,暴喝道:“住手!”
  那喝声有如晴天霹雳,双方之人立即住手!
  倏听台上传来数声惨叫,雷一虎及风婆子和数名大汉的尸首相继掉落在地,群魔不由得相顾失色!
  只见一道灰影冉冉自台上飘下,众人一瞧,竟是一名灰衣老者挟着双目紧闭低垂着头的正一真人,不由大骇!
  只听灰衣老者沉声道:“牛鼻子已归道山,尸体该交给谁?”
  却听自台上随后飘下的少林掌门恭声道:“前辈,请交给晚辈吧!”
  群豪一听当今辈份,地位皆尊的少林掌门竟呼灰衣老者为前辈,不由惊异的瞧着他,心中思忖着他是何人?
  灰衣老者将正一真人的尸体交给少林掌门之后,沉声道:“先将他送入房中,俟此地平静之后,再作处置!”
  少林掌门恭应一声:“是!”
  逞自入厅!
  只见灰衣老者朝青衣老者恭声道:“梅兄,过去看看星儿吧!”
  青衣老者点了毒魔的穴道之后,挟起他健步行向东侧。
  只见布筱兰靠在一名老妇怀中低声哭泣着,包正英双目含泪,怔怔的瞧着那些逐渐蚀化的僵尸……
  青衣老者放下毒鹰,沉声道:“三位请退到老夫身后。”
  包正英闻言一怔,抬头一瞧,惊喜的道:“思公!”
  “先过来再说!”
  三人退到青衫老者身后,只听青衫老者笑道:“阿星,你再不出夹,新娘子万一去投河自尽,大叔可不负责猩!”
  群豪闻言不由一怔!
  布筱兰更是惊喜的张目瞧着!
  却听那些僵尸下面传出阿星的声音:“大叔,我不方便出去呀?”
  青衫老者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
  “大叔!我……我的衣衫及毛发全烂掉了,我……我怎么出去呢?”
  青衫老者不由哈哈大笑着!
  群豪更是惊呼出声!
  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身陷浑身是毒的僵尸圈中,又能活着!
  灰衫老者笑道:“大座,麻烦你把丫头带进去,别忘了把那面匾额挂上去!”
  老妇白了他一眼,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要逗逗星儿,幸好星儿没事,否则你看丫头会不会饶过你!”
  说着,和布筱兰逞自入厅。
  灰衫老者脱下灰衫,笑道:“星儿,你准备出来吧!”
  说着右掌轻轻的一推,那些正在蚀化的僵尸立即飞出丈外!
  只见伏着身子陷在地下的阿星吐口长气,背对着众人站起身子,道:“多谢布爷爷的帮忙!”
  灰衫老者(布耀星)抛过灰衫,笑道:“别光在嘴中挂个谢字,等一下可要陪我多喝几坛,这几天一直役喝酒,快要流口水了!”
  青衫老者(梅耀鸠)笑道:“布兄,你放心,在场的朋友皆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届时我命他们每人各敬你一坛的!”
  “那我不醉死才怪!”
  阿星一穿妥衣服,立即笑道:“布爷爷,你的姓名不是”不要醒‘吗?“布耀星佯怒道:“小子,你太现实了吧?娶了丫头,就想把我们这对老爷爷及老奶奶甩掉呀?门都没有!”
  阿星急忙道:“布爷爷,阿星欢迎你们一起过来!”
  梅耀鸠接口道:“对!当作嫁妆一起过来!”
  布翅星佯喝一声:“小鸠,你莫非想打一场?”
  梅耀鸠双手连招道:“不!不!,由他们年轻人去‘打’吧!”
  众人不由莞尔一笑!
  峨嵋派掌门人趁隙恭声问道:“峨嵋静白敢问二位前辈是否‘武林双仙’?”
  梅耀鸠颔首道:“不错!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正是在上届武林大会中,大出风头,害你们很伤脑筋的‘武林双邪’!”
  布耀星叹道:“唉!老夫本已归隐山林,想不到为了那宝贝孙女,不但再履风尘,凑巧又参加了武林大会,真是天意难逃!”
  只见少林掌门接道:“阿弥陀佛,此乃我佛慈悲,指引三位前辈来此,否则整个武林将陷入魔掌了!”
  梅耀鸠笑道:“你来得正好!那些狗褪子早已溜走了,此地就麻烦你们清理一下,别忘了把毒魔及‘风雷针’并毁掉!”
  “是!”
  四人入厅之后,只见金神医父女及雷海心正仔细的为伤者疗伤,阿星快步一一打量着地下之伤者。
  梅耀鸠诧道:“星儿,你在找谁呀?”
  “大叔,你有没有看见武当派掌门人正一真人?”
  布耀星道:“星儿,牛鼻子身中暗器,被雷一虎及风姿子劈死在……”
  阿星不由“啊!”的叫了一声,身子摇摇晃晃的!
  布耀星诧道:“星儿,你怎么啦?”
  阿星不能泄露自己与爹的关系,以免有损爹的清誉,只听他凄然道:“想不到如此一位正直,豪爽的英雄竟然早逝!”
  神医接口道:“实在令人惋借!我方才去探视过,他因中了淬毒的暗器及掌伤,已然气绝了!”
  阿星急道:“神医,他的遗体停放在何处?”
  “就在你的房内。”
  “大叔,你们聊聊吧!我入房瞧瞧!”
  布耀星含笑瞧着阿星的背影道:“梅兄,令徒的成就实在令人钦佩,这份心胸更令人敬服,对了,他怎么逃过僵尸劫的?”
  “哈哈!布兄,你还记得咱们在洛阳碰面时,我和你提过的‘万年冰棺’吧?
  他就是在那儿睡过一阵子,才脱胎换骨,不畏万毒的!”
  “哈哈!天意如此,难怪雷一虎这个枭雄非败不可,对了,我瞧他最后那招‘万籁俱寂’颇似魔官之绝学哩!”
  “哈哈!他本来就是魔宫的现任宫主,哼!他一人饰两种角色,故弄玄虚,骗得了他人,哪骗得过我!”
  且说阿星入屋之后,上紧锁,掠到榻前,霍地长跪在地。抚着双目紧闭的正一真人的左臂,泣道:“爹!您老人家……”
  却听正一真人悄声道:“阿星,快起来!”
  阿星惊喜交加的站了起来,惊讶道:“爹,您没死?”
  正一真人坐起身子,笑道:“痴儿,爹若不诈死埋名,怎能与武当断绝关系,你娘又怎肯和我们团圆呢?”
  “爹,你舍得抛弃武当掌门及未来武林盟主的荣衔呀?”
  “哈哈!名利本是空,爹要以有生之年向你娘赎罪,至于武林盟主这宝座非你莫属,还不是等于我在当盟主,哈哈!”
  “爹,此地如何善后?”
  “很简单,爹已经中毒身亡,尸体将化为尸水,榻上将只剩下这支剑令!”
  说着取出武当掌门信物金剑令交给阿星。
  阿星会意的颔首道:“爹,你走之后,我自会去取来一些尸水及枯骨的!”
  正一真人自衣柜中挑出一袭青衫,边更衣边笑道:“这套衣衫及道冠别忘了和尸水放在一起!”
  “爹,您放心!我懂的!我如何去找你们呢?”
  “哈哈!我们会来此地找你们的,我得走啦,不然,明天我的死讯传出之后,你娘来此之后,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爹!你沿途多小心!”
  “哈哈!我走啦!”
  说着推开窗,疾掠而去!
  阿星望着窗外的目光,好似见到爹娘重逢的欣喜情景……
  (全书完)
  --------
  断桥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