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六宝江湖行》

第十四章 武林“富姐”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悟明摇摇头道:“星儿,娘先后在泉州城找了你数遍,原以为你已不幸被野狗撕食,便打算忘掉此事。
  “今日与你会面,娘有责任让你归宗,可是……唉!”
  阿星会意的道:“娘!你别伤心!上天既然安排咱们重逢,必然也会安排爹与咱们相认的!”
  悟明自颈项卸下一面玉佩,交给阿星道:“星儿,这面玉佩是他昔年留下来之物,你挂上吧!”
  阿星双目倏亮,欣喜的道:“娘!爹并非无情无义之人哩!”
  “不错!据娘暗察所知,他每次下山,必到娘的故乡去转一圈,星儿,你应该以他为荣!”
  阿星挂上玉佩之后,坚毅的道:“娘!你放心!星儿一定会暗中协助爹登上‘武林盟主’宝座的!至于他认不认我,那并不重要!”
  悟明欣慰的搂着阿星,喃喃的道:“好星儿!乖星儿!”
  陡见人影一闪,了缘师太重又进入阵中,只听她欣慰的道:“阿弥陀佛,悟明,星儿,你们吃点东西吧!”
  说完,自袖中取出六个馒头。
  悟明及阿星谢过之后,阿星边吃边将包正英及布筱兰向二人介绍了一番。
  二人听得欣喜不已,频频向阿星勉励不已。
  了缘师太俟二人吃完馒头之后,笑道:“星儿,此时已近黄昏,你还是准备赶路吧,以兔布姑娘久等!”
  “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师……师祖,娘!星儿走啦!星儿会随时回来向你们请安的,你们多珍重!”
  悟明忍住心中的离愁,强作欢颜道:“星儿,别忘了娘的吩咐!凡事多小心,有什么事,随时托人向娘报告!”
  “我会的!师祖!娘!我走啦!”
  说完,一间即逝!
  了缘师太喧声佛号,朗声道:“悟明,苦尽甘来,你准备还俗吧!”
  “师父……”
  “阿弥陀佛,痴儿,你忘了当年为师替你剃度时之言吗?”
  “徒儿不敢忘,可是……”
  “痴儿,顺天命吧!”
  阿星怀着愉快的心情,连夜疾驰,在翌日破晓时分,终于见到那座材林了,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陡听一声清脆的娇呼:“阿星!”
  一道人影已自林中射了过来!
  阿星一瞧,正是兰姐,立即唤声:“兰姐!”
  身子亦疾奔过去。
  两人相距丈余远处,不约而同的连翻解斗,卸去冲势,落地之后,只见布筱兰紧紧的搂住阿星,喃喃的低呼:“阿星……”不已!
  阿星亦热烈的搂紧她,频呼:“兰姐!”不已!
  半晌之后,陡听林中传出包正英的清朗笑声道:“好啦!好啦!两个男生紧紧抱在一起,象什么话?”
  布筱兰低声一笑:“阿里,别理他,他喝醉啦!”
  “什么?我喝醉啦?开玩笑!丫头,你可要说良心话,我刚才有没有向你说过阿星必定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回来?”
  “哼!瞎猫碰上死耗了,误抓误中的,得意什么?”
  “哈哈!只要你承认就好了!我可不管什么瞎猫瞎狗的,反正我这辈子不必再耽心民生问题啦!哈哈!”
  阿星入林一瞧,果见包正英坐在地上边咬鸡腿,边喝老酒,好一付逍遥状,不由笑道:“大叔,你方才在说什么?”
  包正英笑道:“你问丫头吧!”
  “阿星,别听他胡扯!”
  “天呀!丫头,你说我在胡扯,莫非你想反悔;阿里,你评评理,她……”
  “大叔!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哈哈!我包正英走运啦,阿星,喝一口庆祝一下!”
  说完,将那小坛酒抛了过来!
  “大叔,我没有早上喝酒的习惯!”
  说完,右掌一挥,那坛酒又飞向包正英!
  “好!你不喝,丫头会喝!”
  说完,一掌将那坛酒挥向布筱兰。
  阿星慌忙一招手,吸过那坛酒,喝了一大口,道:“大叔,可以了吧?”
  “不行!我要你喝一口,你不喝,我不要你喝,你却又抢着喝,出尔反尔,该罚,再喝三大口!”
  “这……”
  不料,布筱兰一把抢了过去,道:“我喝!”
  说完,当真喝了一大口,她正要再喝第二口之际,阿星一把抢了过去,笑道:“兰姐,我渴死了!”
  说着,连灌两大口!
  布筱兰夺过那坛酒,抛向包正英,同时吸过地下纸包,取出一只鸡腿,道:“阿里。吃点东西吧!空肚子喝酒,会伤身体的!”
  包正英佯叹道:“唉!我长这么大怎么一直没有人向我说过这种话呢?悲哀呀!
  悲哀!有够悲哀!”
  说完,抓起酒坛就欲灌。
  “咦?没货啦?”
  阿星笑道:“大叔,且忍着点,今日中午我陪你喝几杯!”
  “好呀!不许黄牛喔!”
  布筱兰笑道:“大叔,我作陪!”
  “哈哈!好!好!”
  包正英说完,引吭高歌:“杯底不通饲金鱼,有酒得要卡紧喝……”
  阿星一见树叶纷飞,群鸟惊飞,心知大叔必已贯注内家真气,大感不妙,立即叫道:“大叔,小心被那些人听见了!”
  说完,指了指海心园那个方向。
  包正英闻言,陡然住口,神色立转一黯!
  阿星正在觉得情况不妙之际,布筱兰已经开口道:“阿星,在你走之同时,他们已经悄悄的溜走了!”
  “唔!那他们三人呢?”
  “这……已经死了!另外还有十余名不谙武功的人死于当场,可能是怕被拖累,才会被制住死穴的!”
  说完,神色紧张的瞧着阿星!
  想不到阿星却淡淡的道:“死了也好,免得受苦!”
  包正英愕然道:“阿星,你……”
  “大叔,兰姐,我已经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啦!他们三人若再活下去,也只是遭受折磨而已!”
  布筱兰欣喜的道:“阿星,可不可以让我们知道?”
  阿星歉然的道:“兰姐,真对不起!家母再三吩咐,我的身世与武林有关,除非她同意,否则,不得向他人泄露!”
  “没关系!”
  “兰姐,谢谢你的体谅!”
  “哪里!”
  原来在这两天两夜的分别期间,布筱兰在思念之余,暗自检讨,不但悟出自己的善护与自私,更悟出阿星的忍让!
  她原本十分的聪明,立即连想到自己若再如此下去,阿星终有离开自己的一天,因此,她改变了!
  包正英当然乐于见到这种局面啦,不过,他知道女孩子生性害羞,最好少提这方面的事,以免言多必失,把事情又搞砸了!
  只听他道:“阿星,今后,你有何计划?”
  “大叔,兰姐,我想角逐四年后的武林盟主!”
  “哈哈!有志气!大叔支持你!”
  “太好啦!阿星,你一定可以如愿的!”
  阿星含笑道:“多谢你们的支持与鼓励,我只想请你们二人帮忙,不想惊动布爷爷、布奶奶及梅大叔!”
  “这……阿星,这样一来,咱们的势力不是太薄弱了吗?”
  阿星却豪气万千的道:“兰姐,自古以来,得道多助,只要咱们顺天行事,再好好的计划一番,成功的希望甚大哩!”
  包正英笑道:“对!自力更生!反正这阵子雷虎帮必定会销声匿迹,咱们正好可以好好的计划一番!”
  阿星突然皱眉道:“大叔,兰姐,我是已经有个腹案了,不过,巧媳妇难为无米炊!恐怕会有经费的困扰。”
  布彼兰却笑嘻嘻的道:“阿星,不必耽心这些,雷一虎已经自动提供支援了,足够咱们花的啦!”
  “喔!有这种妙事?”
  包正英笑道:“阿里,丫头在海心园内发现了雷一虎留下来的宝藏,她现在已经是‘富姐’了,你拚命的花吧!”
  “真的呀!难怪你方才会直嚷可以吃喝一辈子了!”
  “才不是哩!丫头也是精打细算犹太得紧哩!她虽然富可敌国,要她出钱,还挺累的哩,若非,我……”
  布筱兰轻咳一声,道:“大叔,你知道‘言多必失’之理吧?”
  “知道!知道!话说多了,必然会失去吃饭喝酒的机会,是不是?”
  “不错!但愿你没有健忘症!”
  “没有!没有!我在前阵子刚刚做过‘全身体检’,一切正常,富姐,你放心,我的酒虫会随时提醒我的!”
  “那就好!嘻嘻!”
  “哈哈……”
  光阴似箭,眨眼间已过了半年。
  子夜时分,大地一片漆黑,万籁俱寂!
  陡听一声“轰隆”巨响,自泰山观音阁传了下来,热睡中的人们陡然被惊醒,纷纷夺门而出,循声远眺!
  倏听“劈啪……”
  鞭炮声接着响起!
  这一响,足足响了一个时辰!整整的一个时辰!
  硝烟聚成云状,袅袅升空,蔚为奇观!
  山东泰山县城全城的人奔相走告,不知是谁在观音阁连结点放如此多的鞭炮?
  看样子至少要花去数千两银子。
  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
  人们好奇的互相询问着!
  陡听一声朗喝:“拜托!别再往前挤啦!我就站在椅子上说吧!大家站在原地听,保证可以听到的!”
  “咦?原来是阿木哩!走!过去听他说些什么?”
  “各位!方才那些鞭炮是住在山上观音岩的三个朋友放的,他们是为了要庆祝新居落成,才惊动各位的!不过,据说,明早会给各位好消息的!”
  “妈的!神经病!三更半夜放鞭炮,吵死人了,哪有好消息!”
  “咳!咳!我也不敢相信,不过,我们这批人连续在山上赶工,他们不但付高双倍的工资,昨天中午还请我们喝酒哩!”
  “不错!各位乡亲,我是阿丁,我自从昨天中午被抬回家之后,一直睡到方才才醒过来,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海派的人!”
  “是呀!每人先分配一大坛状元红,着喝不过瘾,还可以自己去搬,可惜,我喝不到十分之一,就开始‘抓兔’了!”
  “各位!我们喜相逢酒楼昨天才捞了一大票哩!不但老板犒赏,那三位大爷更是叫我们把那些剩下来的料理包回来哩!足足有五大桶哩!”
  “真的有如此豪爽的人呀?”
  “当然真的啦!不信……”
  “走开!走开!”
  只见十余名县衙威风凛凛的手持兵器铐镣及火把,踏着健骑驰上山去!
  “快啊!瞧热闹去啦!”
  百余名好奇的人儿立即随后奔跑而去。
  泰山观音岩在山东泰山县城北,以一块酷似观音菩萨神像之岸闻名于世,在白天登临该处,目睹山泉飞瀑,令人心旷神怡!
  夜晚行走于崎岖不平的山道,虽然有数支火把照路,仍然时有人摔跤之叫疼声,不过,并没人因此打退堂鼓。
  众人方奔到观音岩人口,却见两位差爷手持火把及兵械,喝道:“站住!廖捕头正在办案于!”
  “什么?难道那三人是江洋大盗不成!”
  “嗯!很有可能!否则,怎会那么慷慨!”
  “走啦!那些江洋大盗一向杀人不眨眼,别挨了‘流弹’!”
  “不对!不对!哪有江洋大盗敢放鞭炮叫差爷来抓人的!”
  “是呀!一定有误会!”
  “哼!江洋大盗之所以被称为大盗,就是狂妄不拘,犯案累累,根本不把官府放在眼里头,对不起!请让路!”
  “哼!胆小鬼!就算他们三人是江洋大盗,现场出动了这么多的差爷,咱们还怕个鸟!
  没有卵蛋的趁早滚吧!“
  “对!对!趁早滚!咱们可以看清楚点!”
  倏听右边那位差爷喝道:“各位,要看热闹的话,请合作些,不要到处乱动,否则,咱们明天公堂上见面!”
  众人立即噤着寒蝉,寂然无声。
  顺着火光瞧见,只见观音岩之前已经盖了一栋阁楼,虽然全系木造,而且没有富丽堂皇的刻接,却是颇见气派!
  阁楼前搭建一座宽敞的高台,台高约八丈,横梁正中高挂一个红色的圆灯笼,在黑夜之中,烛火分外的醒目必只见廖捕头手抚长剑,站于路上喝道:“喂!是何方鼠辈!竟敢深夜鸣炮扰人,还不出来领罪!”
  倏见黑夜之中传来清朗的喝声:“报告大人,鼠辈来也!”
  说完,只见一道黑影疾射向身材高大,满脸精明的廖捕头,廖捕头冷哼一声,右臂一挥,长剑出鞘,那道黑影立即“吱”的叫了一声,被劈成两半!
  “好个‘杀鼠剑法’!要不要再叫鼠辈出去?”
  廖捕头一见坠于地下之物,竟是一头老鼠,不由怒火中烧,长剑一指,疾声喝道:“大胆小子……”
  黑暗中立即传出:“大哥!什么叫做大胆小子?”
  “笨蛋!廖捕头的意思就是要你再丢胆子比较大的小老鼠,过去给他练剑,你还不赶快照办!”
  “是!是!可是,大哥,我不知道哪一头的胆子比较大哩?”
  “唉!有够笨,这些老鼠竟敢三更半夜来此,分明都是十分的大胆,全部丢出去吧!免得廖捕头又生气啦!”
  “是!是!”
  只见数过黑影挟着:“吱!吱……”
  尖叫声疾射向廖捕头!
  廖捕头想不到对方居然真的会出那么多的老鼠,一个失神竟被三头老鼠爬上身,慌得他以左掌疾挥!
  场中立即一阵骚动!
  “哈哈!好一场人鼠大会!”
  只听廖捕头吼道:“有种的出来!”
  “如果没有种呢?”
  “出来!”
  “遵命!”
  立见一团黑影自黑暗中飞了过来。
  廖捕头长剑一挥,立听那人叫道:“大人饶命!”
  廖捕头一听那人的声调及语气完全不同,心知有异,硬生生的收住剑势,左掌疾扣向那人的肩井穴。
  那人穴道受制,欲避无从,惨哼一声,立被扣住身子。
  现场的差役及民众一见那人浑身赤裸,不由惊呼出声!
  廖捕头将火把凑近那人一瞧,失声叫道:“粉面郎君!”
  “大人!他的胸前有一块白布!”
  廖捕头扯过白布一瞧,只见布上以鲜血写着:“粉面郎君,好色如命,特废去‘子孙带’,以示警戒!”
  民众之中立即有人喝采道:“干得好!”
  廖捕头低头一瞧,只见粉面郎君下体被挖了一个窟窿,整套宝贝已不翼而飞,虽已止住血,却充满了血腥及恐怖!
  黑暗中又传出清朗的声音道:“廖捕头,粉面郎君的赏银黄金五百两,就送给各位差爷吧!请笑纳!”
  人群中立即传出一阵子热烈的掌声!
  真是夏天吃冰淇淋大快人心!
  “廖捕头,接住第二宗礼物!”
  廖捕头匆匆将粉面郎君交给身旁之人,长剑入鞘,张手准备接人!
  黑影倏现,他张手接住之后,失声叫道:“泰山一霸!”
  他顺手扯过那人胸前的血书一瞧:“泰山一霸吕川,横行乡里,鱼肉乡民,各废一臂一腿,以做效尤!”
  果然不错,一向聚众横行地方,令官府也束手无策的泰山一霸合川,已经被削去右臂及左腿!
  “廖捕头,吕川的赏银也是黄金五百两吧,拿出来救济城中之贫民,如何?”
  “行!本应先代那些贫苦的百姓向阁下致谢!”
  “嗯!阁下的清誉官声,果然名不虚传,老弟,送一个特奖吧!”
  “是!”
  黑影再现,捕头接人手中一瞧,只觉那人有点儿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不由一阵子犹豫不决:“唉!青面狼,你真该去买一盘豆腐回来一头撞死,居然没有人认得你,你活在世上又有鸟用”“
  廖捕头失声叫道:“什么?他就是青面狼?”
  “哈哈!不错!他正是作案累累,又杀害知府大人及总捕头的青面狼,你不妨瞧瞧他那样狼狈!”
  “不错!果然正是青面狼!”
  “哈哈!青面狼已被废去武功及双爪变成青面猫了,廖捕头,听说除了官方的五千两黄金赏银之外,府城的富族还提供不少的赏银哩!”
  “不错!青面狼凶狠好杀,已对众人构成威胁,有钱的大爷纷纷提供赏银,据说已经超过五万两黄金了!”
  众人不由惊呼道:“什么?五万两黄金呀!吓死人了!”
  “廖捕头,我们三人想在这个风光明媚的地方借住五年,届时,这栋阁楼免费奉送,那五万两黄金就算作租金,如何?”
  “啊!”
  “哪有这么贵的租金?”
  “是呀!”
  “哈哈,没关系,反正这笔租金要收入公库,我看泰安县需要建设之处甚多,这笔租金应该稍有助益!”
  廖捕头感激的道:“三位,此事本座无法做主,不过,本座相信大人一定会同意的,谢谢你!”
  “哈哈!能够令铁面神捕说出‘谢谢’,有够荣幸!”
  “……”
  “廖捕头,还有三个‘增加奖’,我看这条山道崎岖不平,就将他们三人的赏银拿来铺路造桥吧!接着!”
  果见三道人影相继被掷了出来!
  廖捕头连连失声叫道:“千里神偷!乌龙大帅!青竹丝!太好啦!太好啦!十余件大案子可以结案了!”
  众人纷纷鼓掌欢呼着!
  “廖捕头,他们三人的赏银够不够支付‘工程费’?”
  “够!够!足足有余啦!谢谢!谢谢!”
  “哈哈!夜已深了!打扰各位啦!真失礼!各位请慢走!”
  说完,即未再出声!
  众人依依不舍的走回家中。
  十几位差爷欢天喜地的押着人犯回去表功了!
  翌日卯末时分,一向清静的观音岩突然传出了一连串的扫地声,不过,却没有半句话声!
  只见四、五百名民众面带微笑,分别以竹帚,畚箕及麻袋迅速的清理着遍地的鞭炮屑哩!
  他们似乎耽心会惊动阁楼内的三位“活菩萨”,因此,不但没有人交谈,更是竭力的放轻动作及步声。
  陡听:“各位辛苦啦!”
  众人停止动作,抬头一瞧,只见两位身材修长,容貌清秀的布衫长裤少年伴着一位紫脸大汉走了出来。
  那两位少年一出现立即引起众人的注意及议论纷纷!
  只见他们二人不但容貌酷肖,分别理成小平头,更分支持此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更新。别在布衫前绣着“武林盟主”以及“当然是我”四个大字。
  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在当时的社会风气下,当然会引起人们的议论了,因此,人人皆忘了向三人答礼!
  他们三人正是有备而来的阿星、布筱兰以及包正英,只见乔扮成紫脸大汉的包正英歉然道:“真失礼,我们制造噪音及垃圾,却劳各位来清理!”
  只见一位老者越众而出,笑道:“三位活菩萨别客气,咱们只是藉此表示对你们的敬意及谢意!”
  阿星诧道:“大哥,咱们何时变成‘活菩萨’啦?”
  包正英笑道:“三弟!他们可能把咱们昨晚的那六件见面礼,当作莫大的恩德,所以才会有此称呼,老先生,对不对?”
  “对!对!他们这些人不但为害地方,更远及百里方圆内,如今一归案,天下可以太平了!”
  包正英笑道:“老先生!这可不一定哩!说不定以后会给你们带来不少的麻烦以及困扰哩!”
  “不会的,老朽尚未老眼昏花,自信不会看错人,当然啦!昨夜那六人的同伴及亲友难免会来此闹事的!”
  “哈哈!老先生果然是明理之人,请问您尊姓大名?”
  “老朽姓简,单名土,乃是山下观音村之堡正,村民皆唤我为阿土伯,以后,你们若有什么需要老朽效劳之处,请随时提出来!”
  “阿土伯,谢谢您,真失礼,劳你们帮忙,竟无茶水接待!”
  “哪里!别客气,你们三人是……”
  “阿土伯,我们三人是同父异母之兄弟,我姓赵,单名大,大弟单名二,小弟单名三,请多多指教!”
  阿士伯笑呵呵的道“三位公子尽管去做你们的事吧,我们收拾妥后,马上要下山啦!有空到寒舍坐!”
  “一定!一定!”
  说完,三人重又行入阁楼!
  进人大厅之后,布筱兰笑道:“大叔,阿星,想不到此地的老百姓如此的热情以及勤快!”
  包正英含笑纠正道:“大弟,为了适应未来的挑战,你可要改改口啦!”
  “是!大哥,小弟遵命!”
  阿星深深的瞧了布筱兰一眼,叹道:“二哥,为了小弟的计划,你竟剪去了蓄了十余年的长发,作此不伦不类的打扮,我……”
  “小弟!我觉得留小平头挺方便的,最起码洗头方便,而且挺凉快的!”
  包正英笑道:“到了冬天更凉快哩!”
  “哈哈!届时,可以戴皮帽呀!”
  “大弟,小弟,据我看可能不出三天,便会有人上门来啦!我必须去熟悉一下阵势,你们聊吧!”
  布筱兰俟包正英离去之后,立即扑入阿星的怀中,低声道:“阿星,抱抱人家,亲亲人家嘛!”
  阿星四下瞧了一眼,紧紧的搂着她,凑上双唇热吻着!
  好半晌,布筱兰松开口,满足的道:“阿星,姐姐此时觉得好幸福喔!”
  “兰姐,不止是此时,你会永远幸福,而且日益幸福!”
  “喔!阿星!我……我爱你……”
  说完,胀红着脸,钻入阿星的怀中!
  阿星轻抚着她的背部,柔声道:“兰姐,等此地之事告一段落之后,你可愿意随我去见梅大叔?”
  布筱兰欣喜得芳心狂颤,低声道:“愿意!不过,你也必须和我去见见爷爷及奶奶,好不好?”
  “当然好啦!如此一来,梅大叔及爷爷这对老朋友便可以终日在一起欢度晚年,唉!真棒!”
  两人情话绵绵,似乎忘了他人的存在。
  陡听一句轰雷般的吼声:“喂!里面有没有人?有的话快点给你家雷大爷、雷二爷滚出来!”
  阿星及布筱兰相视一笑,只听阿星笑道:“二哥,生意上门了!”
  “不错!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走吧!”
  倏听另外一阵轰雷般声音吼道:“喂!大爷是乌龙大帅身边的哼哈二将,今日特地来此要人的,还不快点滚出来!”
  阿星朗声笑道:“大丈夫说滚就滚!”
  只见他与布筱兰二人纵起身子之后,立即似飞轮一般连翻外斗,朝那二位巨塔般彪形大汉滚去。
  “啊!老大,他们真的滚出来了哩!滚得好快喔!”
  “妈的!揍回去!”
  “好!”
  只见他们二人挥动右臂,觑定二人之来势,齐声吼道:“妈的!滚回去!”声音未歇,出拳似风,锤了出去!
  阿星二人轻笑一声,各将双足一并,分别端向对方那又圆又粗的拳头。
  “哎唷喂呀!会死喔!”
  “哎唷!哎呀!”
  只听“砰!砰!”
  两声巨响,地面立即一阵颤动!
  雷大及雷生被阿星二人踹得连摔带滚,足足滚出十余丈以外,才停住冲势,不过,却一时爬不起来。
  两人方才那股盛气凌人的嚣张模样,已经荡然无存了,代之而起的是困惑及骇惧,两人怔怔的躺在地上!
  阿星暗暗提聚功力,喝道:“站起来!”
  雷大及雷生似遭雷击,立即跳了起来。
  两人那通红的双颊立即骇成惨白。
  “滚过来!”
  “是!”
  只见两人毫不犹豫的侧滚在地,果真迅速的滚了过来,连滚十余丈远,两人已是满身污泥,气喘呼呼了!
  “站起来!”
  “是!”
  “挺胸,收小腹,收下马,以膝并拢!”
  阿星绕着那两截铁塔般的身形,环绕一圈之后,沉声道。
  “报名!”
  “雷大!”
  “雷生!”
  阿星被两人那轰雷般嗓音震得耳中嗡嗡直响,不由一皱眉头,朗声喝道:“雷大!雷生!”
  “有!”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雷大和雷生相视一眼,不敢作答!
  阿星朝布筱兰使个眼色,道:“王八蛋加臭鸡蛋,臭鹅蛋,混蛋!方才敢大吼大叫,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说完,右手抓住雷大的裤结,朝上一掷!别看他的身子不及雷大的一半,这一掷却把他掷上了十余丈高。
  雷大吓得大呼:“救命呀!”
  雷生正打算开溜之际,布筱兰已一把将他掷了上去,空中立即也传出了他的“救命呀!”
  呼叫声!
  阿星俟雷大即将坠落地面之际,又一掌将他斜里劈飞向山下,吓得他尖叫一声,立即晕了过去。
  阿星哈哈一笑,身子疾射过去,一把捞住他的裤腰带,飘向原地。
  此时雷生早已“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正抚着屁股“哎唷!哎唷!”
  呼叫不已!
  阿星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雷大朝他掷了过去:“送给你!”
  雷生呼道:“我的妈呀!”
  再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迅速朝右侧滚了出去。
  只听“砰!”
  一声,雷大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自疼痛中醒了过来,立即“哎唷!哎唷!”
  叫个不停。
  他们二人的嗓音一向宏亮,此时又痛极大叫,更是份外的响亮刺耳,阿星不由紧皱眉头。
  只听阿星吼道:“住口!”
  两人不但立即住口,而且不用吩咐的立即站得笔直!
  “妈的!棺材内放炮吵死人,你们的块头这么大,还好意思叫呀?有够‘见笑’(丢脸)!”
  两人立即垂下了头!
  “雷大,你说,你们来此干什么?”
  “报告,我们两人原本打算替乌龙大帅出口气,现在取消啦!”
  布筱兰闻言,不由噗嗤笑了出声。
  阿星强忍住笑,叱道:“妈的!取消?哼!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臭美啦!
  应该说:“不敢啦‘!“
  “是!不敢啦!”
  “报告!雷生也不敢啦!”
  “妈的!瞧你们长得又痴又笨的,想不到反应如此的快!二哥,没事了吧?”
  布筱兰笑道:“没事了,叫他们走吧!”
  雷大及雷生闻言,未待阿星答复,立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只听雷大道:“报告,雷大不走啦!”
  “报告!雷生也不走啦!”
  阿里及布筱兰不由怔住了!
  雷大及雷生睁着虎目,一瞬也不瞬的盯着阿星。
  阿星挥挥手道:“妈的!你们不走,要留在这里干什么?”
  雷大立即答道:“替你们跑腿!”
  雷生立即补充道:“是的!你们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阿星摇摇头,道:“不行!你们以前曾经替乌龙大帅跑过腿,我们不能收下这种有‘前科’的人!”
  布筱兰一见雷大每一次说完,雷生立即接腔,挺好玩的,立即接道:“对!何况,我们也养不起你们!”
  雷大急忙道:“我……我可以少吃一点!”
  “对!我也一样!”
  阿星笑道:“你们每餐可以吃多少?”
  雷大沉吟片刻道:“两碗!”
  雷生瞧了阿星一眼道:“老大!三碗吧?”
  阿星故意沉着脸,不言不语!
  雷大好似作了最大的牺牲,喊道:“五碗,再少一口,我就受不了啦!”
  “是呀!真的不能再少啦!”
  “阿星翻眼瞧了他们二人一眼,道:“妈的!你们现在一餐吃多少啊?““十碗!”
  “哇!真是饭桶!妈的!谁敢收留你们呀?光吃就可以把人吃垮掉!”
  “那我再减半碗如何?”
  阿星摇了摇头。
  “四分之三碗!”
  阿星吼道:“你们不必减啦!”
  说完,迳自飘向大厅。
  布筱兰瞧了二人一眼,亦返身飘然离去。
  雷生低声埋怨道:“老大,都是你不好啦!为什么不干脆多减一点,他们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老二,你也知道咱们一餐如果不吃个五六碗,根本就全身不对劲,我方才已经做了最大的牺牲了!”
  “唉!可是,他们不知道呀,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不行!老二,你忘了咱们老爸及老母在世时一再吩咐,咱们一定要追随一位大英雄,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吗?”
  “咱们不是追随乌龙大帅做了不少的大事吗?每一次都是打打杀杀,哭哭啼啼,有够轰轰烈烈的!”
  “妈的!老二,你真是一条猪呀!”
  “老大,你是我的大哥,我如果是猪,你也是猪呀?”
  雷大吼道:“住口!我是说你不会动动脑呀?乌龙大帅到处抢人家的东西及女人,这种人不配当大英雄!”
  “这!那方才这二人呢?”
  “够资格!”
  “可是,他们那么瘦,那么小,又打扮得那么奇怪!”
  “妈的!老二,你忘了咱们老爸曾经说过不可以貌取人吗?你没有发现那个皮肤比较白的,他好厉害喔!”
  “嗯!他的力气有够大,声音比我们大!实在厉害!”
  坐在厅中太师椅上的阿星三人听了,不由微微一笑!
  却听雷大又道:“乌龙大帅虽然厉害,可是却被他抓到官府去了,你想他够不够厉害?”
  “厉害!超水准的厉害!咱们如果跟了他,应当必经常挨揍了!”
  “嗯!有理!不过,一餐只能吃四碗,我实在受不了!”
  “老大!看样子,他也不许咱们吃那么多哩!”
  “这……老二,依你看,他会准许咱们吃几碗!”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不会太多啦!老大,咱们还是趁早找别的‘户头’吧,我的肚子开始在叫了哩!”
  “妈的!你不要提肚子叫,好不好?你一提,我就受不了啦!哎呀!肚子在叫了!”
  说完,双手捂着肚子,状甚痛苦!
  “老大,咱们还是用老套御饿吧!”
  “对!咱们聊天吧!哎呀!老二,咱们聊什么?”
  雷生将腰带勒紧了一些,道:“老大,如果他不收留我们呢?”
  雷大亦勒紧了腰带,道:“老二,老爸以前曾经说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咱们直跪下去,他一定会被我们感动的!”
  “好!反正,老爸临终吩咐要我一切都听你的!”
  在厅中用膳的包正英三人边吃东西边听着屋角竹筒传过来雷大及雷生的清晰语音,神情十分的愉快!
  只听阿里道:“大哥,你知不知道这对宝贝的来历?”
  但正英含笑说道:“他们乃是‘云梦双天’之后人,外号‘云梦双地’,本性并不坏,就是容易被人利用。”
  “云梦双地,那他们的后人该叫什么?”
  包正英笑道:“应该叫做‘云梦双人’吧,不过,以他们这种身材,很难有姑娘敢去领教!”
  布筱兰笑道:“大哥,当今世上没有这种体型的姑娘呀?”
  “很少!因为这种体型的人一向短寿。”
  阿星问道:“大哥,他们一向能活多久?”
  “四十年左右!”
  “嗯!似这种人,只能活到四十岁,实在太可借啦!”
  布筱兰笑道:“是呀!小弟,如果咱们收下了他们,除了可以跑跑腿,干干杂务以外,由他们来看大门,挺威风的哩!”
  阿星颌首道:“好!只要他们能够跑到明天中午,我就收下他们!”
  包正英笑道:“他们这种人最死心眼的,看样子自明天中午开始,咱们就要多准备一些东西啦!”
  布筱兰笑道:“希望他们会做菜,咱们可以省点事!”
  包正英笑道:“希望如此,你们聊吧!我下山去买些东西,顺便探听一下有什么鲜一点的事!”
  “大哥,你要不要换套衣衫?”
  “当然要了,目前咱们还未到四处公开露面的实力哩!我走啦!”
  布筱兰及阿星收妥餐具之后,泡壶茶边品茗边笑道:“阿星,说真的,你想不想收下那二人?”
  阿星轻轻的接过她,笑道:“有这个计划,我另外打算把咱们的内功口诀传授给他们,再由你我各教他们一招!”
  “太好啦!我原本也有这个打算哩!”
  阿星轻轻的香了一下她的右颊,柔声道:“兰姐,这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看样子这个计划十分的可行哩!”
  布筱兰喃喃的道:“阿星,我恨不得爷爷及奶奶现在能够在此哩!”
  “哩!是不是请他们主持婚礼呀?”
  “你……”
  陡听竹筒中传来雷生的叫声:“哎唷!老天,你怎么敲我的头呢?”
  “哼!敲你的头?若非跪在此地,我还想踢你一脚哩!你也不想一想,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时候,居然敢打瞌睡!“
  “老大,你也知道咱们只要肚子饿,就想睡觉哩!”
  “不论什么理由,都不准睡,想睡的时候,就拧自己的大腿!”
  “好嘛!我不睡啦!可是,咱们到底要能多久呀?”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可能不会太久吧!”
  “老爸啊!你要保佑喔!叫他们快点请我们吃饭喔!”
  布筱兰心生不忍,道:“阿星,叫他们进来吧!”
  “兰姐,请你原谅,对待这种没有心机的人要先紧后松,先威后思,保证他们一定会服服贻贴的!”
  “阿星,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这是环境的影响,这些年来,我在菜市场中实在经历人生各种酸、甜、苦、辣,见过人生百态。”
  布筱兰爱怜的搂着阿里,两人立即默然无语!
  午后时分,人们多在午休,四周一片寂静,只有竹筒中偶尔传来雷大及雷生两人的闷哼声。
  看样子,二人正不断的拧腿,以免打瞌睡!
  申末时分,包正英双手提着一大堆东西自山下驰了上来,他刚踏到木门前,陡见雷大陪笑道:“红面的,你回来啦!”
  雷生亦陪笑道:“嗯!瞧你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有没有好吃的?”
  包正英存心要逗他们,立即放下东西,笑道:“当然有啦!你们看,香酥鸭、盐水鸭、炸排骨、卤蛋……”
  两位大个子听得直流口水,两眼都瞧直了!
  包正英说完之后,打开纸包,道:“喏!这两只乳鸽,你们拿去吃吧!”
  二人“咕!”的吞了一大口水之后,却硬生生的摇了摇头!
  “没关系啦!反正也没有人看见!”
  雷生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右手。
  雷大哼了一声,他立即又缩回去。
  包正英暗暗心折,却低声道:“你们是不是不愿当着外人吃东西,那我就走啦!
  你们慢慢的吃吧!”
  说完将那个纸包放在二人垂手可取之处,含笑离去。
  雷大及雷生本来就饿得难过极了,此时再被那两只香喷喷的烤乳鸽一诱惑,两人只觉腹中一阵雷鸣。
  唉!那种难过简直非笔墨所能形容。
  雷大突然再度勒紧腰带,双目瞪着天上的白云。
  雷生一见老大的坚决神情,重重的拧了自己大腿一下,勒紧腰带之后,亦瞪着双目瞧着天上的白云。
  厅中的包正英赞许的道:“不简单!可以过关了吧?”
  阿星摇摇头道:“别急!过了今晚再说!”
  布筱兰笑道:“小弟,山上的蚊子又多又大,叮起来疼得要死,既然已经了解他们了,就放他们进来吧!”
  “没关系啦!他们的皮又厚又硬的,蚊子一定叮不进去的,说不定反而把针叮断了哩,哈哈!”
  包正英笑道:“他们二人必定自幼即练有‘混元气功’,所以,今天虽被你们整了那阵子,却安然无恙,不过,可能挡不住这些蚊子哩!”
  阿星淡淡的笑道:“没关系啦!只是皮肉之疼而已!他们如果无法通过这区区的考验,日后怎能应付激烈的打斗!”
  包正英及布筱兰一想有理,便不再坚持己见。
  阿星笑道:“大哥,你今天下山,有没有要听到什么消息?”
  包正英笑道:“听说知府大人及县老爷对于连逮六位重犯,十分的高兴哩!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竟无人上山游历呢?”
  “啊!大哥不说,我们也没有注意到哩!”
  “哈哈!此乃是正常现象矣!”
  阿星二人不由满脸通红!
  包正英笑道:“知府大人在入山之处,贴了一份大告示:观音岩自今日起已经租给我们了,并有二位差爷在入口处劝阻游人,因此,没有人来吵你们!”
  阿星顾左右而言其他的笑道:“哈哈!雷大及雷生首先享受到这个好处,否则,今天不知会有多少人来取笑他们哩!”
  包正英却正色道:“二弟,小弟,今天有二位汉子在偷偷向人打听昨夜之事,咱们不可不防哩!”
  阿星笑道:“大哥,那六人皆是你出手擒来的,你会不会紧张?”
  “哈哈!别说是一批跳梁小丑,就是再凶狠的人,我也不怕,反正,除了有你们可以当靠山!”
  布筱兰笑道:“猛虎难敌猴群喔!”
  “哈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人阵中,怕什么?”
  阿星笑道:“这个古阵乃是诸葛武侯所遗留下来,再经过梅大叔苦心改良,当世之中,除了咱们四人以外,保证无人能破!”
  布筱兰兴奋的道:“小弟,咱们何时启动此阵?”
  “过几天吧!”
  包正英陡然说道:“二弟,小弟,我至今已是五十余岁了,不但无妻无女,更连一个徒弟也没有,因此,我想收雷大及雷生为徒!”
  阿星及布彼兰相视一眼,鼓掌赞同!
  包正英道:“不过,你们当师叔的也要指导一些!”
  阿星哈哈笑道:“大哥,不瞒你说,方才二哥就曾经与我商量过了,我们打算各教他们一招,应可自保了!”
  包正英欣喜的道:“够啦!够啦!”看他们那付傻大个模样,光要练一招,就不知要花费多少时间了,我代他们先谢啦!““哈哈!这两位老兄还真挺有福气的,居然能够拜赌国之王为师,看样子,今后,他们不愁吃不愁穿了!”
  “哈哈!我已经把赌技传给你们了,他们二人的目标那么明显,会有人敢与他们赌才怪哩!
  何况,他们笨手笨脚的,怎么能够学习那种小巧功夫呢?万一被人识破了,我非一头碰死才怪!“
  “哈哈!大哥,他们才不会笨手笨脚的哩,今天若非我们先下手为强,他们又太大意了,要制伏他们还要费一番手脚哩!”
  “喔!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
  “哈哈!看来上次我去选那只乌龙时,幸好没有遇上这对宝贝,否则,搞不好反而被他们逮住哩!”
  “那倒不会,会比较累一点啦!”
  “哈哈!”
  --------
  断桥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