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六宝江湖行》

第十章 戏弄女儿庄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程熊及困基闻言不由一怔!
  陡听田基桀桀笑道:“程兄,你听到没有?这个不长眼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要我们偿命哩!”
  程熊狞声道:“癞蛤蟆打呵欠一好大的口气!田兄,交给小弟吧!”
  “不!这小子对我很感兴趣哩!你没有瞧见他那对贼目一直在瞧着我回还是由我来招待他吧!桀桀!”
  阿星抑住心中的怒火,阴声道:面你们尽量吹吧!不然,少爷一动手,三招之内,必叫你们二人‘嗝屁’!“
  田基叱道、“妈的!小子,大爷二人能够担任雷虎帮的堂主,岂是被别人唬大的,拿命来吧!”
  说完,一扬手中软鞭,乌光一闪,矫着游龙的朝阿星头都砸下。
  阿星拧腰,闪身,“头重脚轻”。使了出来。
  田基一鞭落空,正欲变招之际,对方右足尖轻挑,一大刀直坠向地下。
  阿星右足尖朝刀尖一拨,金背大刀倏地转向了疾射向程熊的腹部下方,立即传来一声惨叫!
  田基急忙一瞧,不由倒抽一口凉风!
  只见程熊的下身钉着那把金光闪闪的大刀,随着他的修叫,不住的晃动者,充满着恐怖之气息!
  阿星谈谈的道:“姓田的!还有半招!”
  田基内心大骇,跄踉后退着。
  阿星突然夸张的“哎唷”叫了一声,双手抱头扬摇晃晃的冲向田基。
  田基似喜又疑,不过,已经站住了身子。
  阿星一招“头疼欲裂”,掌心直揉着两侧太阳穴,嘴中虽然“哎唷!哎唷!”
  叫个不停,却一头顶向困基胸前。
  田基狞声一笑,左掌一扬,疾拍向阿垦的头部。
  阿星轻笑一声,右掌迅速一砍,“卡!”的一声,砍断了田基的左手肘,一记头锤锤中了田基的胸脯!
  只见田基摔飞出门外,落地之后,鲜血直喷,无法挣扎起身。
  此时,程熊由于失血及惊骇过度,早已晕倒在地。
  阿星阴杰森的道:“姓田的,准备偿命吧!”
  说完,顺手抓起那把金刀。
  鲜血似喷泉般自程熊的下身一直迸射着,阿星喃喃的道:“好一个‘火树银花’!姓程的!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沉着脸走向田基!
  田基双手无法缸身,藉着双足费力的朝后疾蹬,口中歇斯底里的叫着:“不!
  不!你不能过来!求求你!”
  阿星阴森森的遭:“姓田的!你总算也知道害怕的滋味了吧?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说完,金光连闪。在田基的惨叫声中,金刀已削断了他的那双腿。
  齐根而断!可见阿星有多恨他了。
  夜空中,又添增了田基的惨叫声以及血腥味!
  阿星再提金刀,阴声道:“娩田的!看我如何将你碎骨分尸?”
  陡听:“恶徒,住手!”
  两股劲凤,一袭手背,一袭面门,力量竟都不弱。
  阿星冷笑一声,左掌一旅一圈,把两粒暗器都接入手中,手腕一扬,两位暗器一先一后朝声音来处打了回去。
  “哼!竟有两下子哩!怪不得如此的凶狠!”
  言讫,自对面目墙暗角之处,“扑扑”飞出了三条人影,两人手中各执一柄长剑,看样子颇有两下子。
  阿星一瞧,不由大感惊奇!
  原来此三人赫然是女尼!
  阿星立即想起大叔平日之言:“在江湖行走,女人、小孩及尼姑,绝对惹不得!
  因为她们既敢涉身武林,必有所恃!”
  因此,他默默的瞧着三人。
  三位女尼目光落在地上的尸体,耳中亲聆屋内及屋外之修叫声,心中一阵恻然,不由连暄佛号不已!
  只听一位年纪二十三岁的女尼望了阿星一眼,沉声问道:“小施主,地下这些人是不是你的杰作?”
  阿星淡谈的道:“大部份是!那两个女人不是!”
  那女尼蹙眉道:“小施主,贫尼瞧你的面貌并非邪恶之徒,为何如此狠心对他们下此毒手呢?”
  阿星耐着性子道:“这两人乃是雷虎帮的堂主,无缘无故的残杀不谙武功的妇女,你说,该不该杀?”
  “雷虎帮作恶多端,人神共愤,的确该杀,可是,小施主,你何不一刀了结他们的生命呢?”
  “哼!那岂不大简单了!至于这些尸体及屋外那二人。乃是集体奸淫这位少女,万恶淫为首,他们该不该杀?”
  那名女尼哑然无语!
  突听一名神情冷峻的女尼朗声道:“师姐,这位小施主在说话之时,眼睛一直打转,分明是其中有诈!”
  阿星内心一震,沉声道:“有诈,出家人应该心平气和,少疑神疑鬼的,莫非你以为是我先好后杀,又毁去这些人的?”
  赵说越气!声音也越来越高昂!
  那女尼却不慌不忙的道:“也有这种可能?”
  阿星气得厉啸一声,道:“好!你检查看看!”
  说完,作势欲褪裤子。
  三位女尼尖叫一声,立即转过身子。
  阿星内心暗暗冷笑:“一群自以为是的迷糊蛋,少爷行得正,坐得稳,何必陪你们在此耗下去!”
  说完,展开身法,迅即离去!
  三位女尼发现受骗,恨声叱骂不已!
  那位女尼先检视罔市母女的下身之后,又逐一检查那七个男人的下身,恨恨的道:“师姐,咱们受骗啦!”
  年长女尼问道:“师妹,你所指何意?”
  “师姐,这两个女人皆有被奸淫过之遗物,这七个男人下身却好端端的,凶手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瞧他忠厚执着模样,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师姐,人不可貌相!”
  “师妹!师父一向最器重你,你的判断一定错不了的,咱们把这些尸体予以入土为安吧!”
  “师姐,屋内屋外这四人呢?”
  “唉!各塞给他们一粒保命丹,看他们的造化了!”
  “师姐,屋外这二人的穴道……”
  “唉!我来解解看吧!”
  说完,出掌似电,在刀疤王及刘大的背后一拍!
  倏听:“啊!”的二声修叫,二人鲜血狂喷,双足一蹬,迅即气绝,三位女尼大惊失色,相视无言!
  “好诡异的手法,把他们埋了吧!”三位女尼埋妥尸体之后,黯然的离去!
  陡见一道灰影自暗处闪出,只见他站在田基与程熊的身旁,喃喃道:“小强也太大意了,怎么留下这两个活口呢?”
  说完,出指似电,点了二人的死穴,并倒出“化骨粉”毁去尸体!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只见他正是包正英,敢情他已经来此甚久,只听他喃喃道:“小强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不知有何感受?”
  一见那两具尸体也化为黄水,身子一闪,飘然离去!
  离开那三位女尼之后,立即驰至郊外林中,匆匆脱去沾有血迹的衣衫,另外换上了一套布衣。
  取出易容膏,就着黎前前的黑暗中,仔细的将自己易容成一位满面病容的少年,暗付:“乱涂乱画一通,不知是何模样?”
  藏妥易容膏及血衫之后,跃到另外一处的一株大树上,面对曙色徽吐的朝阳,就欲调息。
  哪知,由于思潮迭起,竟无法入定,干脆靠在树干上沉恩!
  昨夜之事一一又重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正想得悲恸万分之际,突听远处传业一声喝叱:“淫徒,还不站住!”
  阿星一好奇,偷偷朝远处一瞧!
  虽因枝叶阻住视线,阿星仍由听觉中研判出有一人正被三人追赶,而且方才那声喝叱挺耳熟的!
  飒然声响中,陡见一名青衫少年自远处驰来!
  陡听一声:“看打!”
  青衫少年身子朝左侧一闪,折身面对那迫来之人。
  “唰……”声响中,那三位女尼已并排站在青衫少年人的身前。
  只听那神色冷峻的少女叱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淫徒,昨夜让你骗过,今日休想逃掉!
  青衫少年叱道:“咱们素未谋面,你们不但苦苦迫我,却又胡言乱语,本少爷虽是一向尊敬出家人,若把我迟火了,休怪我翻脸!”
  “大胆淫徒,既有胆子犯下滔天大案,为何不敢承认!”
  “你们在说什么呀?真把我搞迷糊了!”
  “哼!装得还挺逼真的哩!所幸贫尼三人皆已了解你的为人了,否则,非被你骗过不可!”
  “师妹,别白费力气了,先拿下这淫徒再说!”
  这位青衫少年正是布筱兰所乔扮的阿星,他为了寻找小健(即阿星),夹发奇想扮成了小健的模样!
  哪知却替阿星背了黑锅。
  三位素不相识的女尼一再骂她淫贼,气得她暗忖:“哼!老虎不发成,居然给她们瞧成病猫了!”
  于是,随手折下了一根树枝。
  他的树枝刚拿到手,年纪最小的女尼叫道:“好呀!他准备动手了,哼!区区一根树枝,神气什么?”
  长剑一划,一缕银光,直向她当头劈到!
  好快的剑法!
  布筱兰不屑的道:“这么破的剑法,也敢拿出来丢人现限!”
  材枝一颤,一下便把她的剑尖粘个正着。
  那女尼只觉手腕一晨,长剑险些握不住,另外二尼一见,一东一西,分从两个不同的方位,向后夹击。
  布筱兰心中冷笑,瞧也不瞧的身子一转,手腕猛一用力,立即变换方向,和他过手的女尼正好做了挡箭牌。
  另外的两尼也不是弱者,只听她们冷哼一声,手腕倏地一振,剑锋过处,却又向对方左右“肩井穴”刺到。
  布筱兰喝声:“好剑法!”
  五指一松,把那女尼震到一边。
  骤听年长的女尼喝道:“静妹,走人位!”
  敢情这三女尼已经看出对方的身手要比他们高出甚多,刚才那一声喝叫,正是准备要使用什么阵势把对方因住。
  布筱兰不在意的笑道:“动手吧!”三个女尼清啸一声,刹那之后,各自方位,三人三剑,有如三条绞龙,盘旋飞舞着向对方攻到。
  布筱兰只见面前三个女尼已化成了三十个,甚至超过三百个三千个,剑光练绕之间,四面八方毕是三个女尼的剑光人诊。
  布筱兰大吃一惊,不知道是什么阵势,竟然如此利害,急忙收慑心神,树枝一扬,向近身女尼刺去。
  哪知他那一招甫出,面前的女尼突然失去踪影,就在她一征之间,背后两股冷风又掩袭而至。
  她临危不乱,背后两股劲凤培堪袭到,身于一转,一招“万紫千红”树尖生出点点剑影直向身后两人的剑身捡去。
  她自信这一招已是绝妙佳着,身后的而人,只要有一人的剑身被他卷着,便非当场撒剑不可!“
  岂知二尼玉腕一缩,倏忽双双隐去。
  布筱兰一见自己这一招迅即如石沉大海,不由又惊又骇!
  此时,忽觉微风飒然,左侧间一股冷冷的剑气,又如电光石火般攻到,她不敢托大,立即使出了“烂醉身法”迎敌。
  场面立即僵持着!
  三个女尼的剑阵固然奇异无比,烂醉身法更是奇幻无比!场中之打斗虽然激烈无比,一时却难以分出胜负。
  布筱兰此时真是后悔极了!
  她如果听爷爷的话,稍稍研究阵势,怎会有今日之因境呢?
  阿星靠在树干上看得津律有味!
  三位女尼那三才阵虽然厉害无比,但在阿星的心目中却是举手可破,因此,他并没有太注意她们!
  他全神贯注的瞧着小南的那套身法,同时暗暗的和自己的身法对照着!
  上回在神医处,阿星就曾经比划过,此时居高临下一瞧,更有心得,他立即陷入了沉思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阿星正想得有点头绪之时,陡听远方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朗喝声:“住手!”
  阿星暗骂一声:“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打断我的思绪,非给你一点颜色看不可!”
  当下取出身上的铜板打量着地形。
  三位女尼欢呼一声:“大师姐!”
  立即跃退开去。
  布筱兰凝立瞧着来人!
  阿星自树上往下一瞧,只见场中多了一位三十余岁的美貌女尼,他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颤抖!
  布筱兰一向对自己的花容月貌十分的有信心,此时一见来人那高贵的气质以及绝世姿色,她不由低下了头!
  美貌女尼肠了布筱兰一限,身子陡然一震,不过,她旋即问三位女尼道:“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年长的女尼立即将昨夜之事说了一遍!
  布筱兰内心突然一阵黯然:“小健真的是这种人吗?”
  美貌女尼柔声道:“小施主,贫厄上悟下明,敢问小施主尊姓大名?”
  布筱兰吱吱咯哈的道:“我姓布,名叫小健!”
  悟明女尼喃喃吟念一遍:“布小健”之后,柔声问道:“小施主,敝师妹方才所言是否属实?”
  “我……”
  “大师姐!你看:这不是最佳的证明吗?”
  布筱兰急道:“你胡说!你有证据吗?”
  “出家人不打诳言,何况贫尼已经查过每人的身子了,绝对不会冤枉你的,你再狡辩吧!”
  布筱兰不由为之语塞!
  此时,她的内心实在痛心极了!
  她自出现江湖以来,芳心深处只有两个年青男人的影子:一个是楚兹可怜的阿星,另一个就是小键。
  她在酒醉醒来之后,不但知道金芬已经发现自己是女儿身,而且知道小健居然拥有一身不俗的内功。
  那坛被小健逼出体外的毒酒就是有力的证明!
  布筱兰告别神医义女之后,欣喜万分的沿途查访着小健的行踪,她的内心深处已深深的烙上小健的影子。
  哪知,此时竟获悉了小健的淫行,她心碎了!
  不过,她仍抱着一丝的希望,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小健绝对不会是这种人,她必须当面问他才甘心!
  因此,她打算先为小健开脱污名,只听她朗声道:“师父,可否借一步说话?”
  “大师姐,小心他要趁机逃脱!”
  悟明女尼笑道:“师妹,你放心!师狙误不了事的!”
  说完,身子闪电般一闪,右掌疾翻,一阵急骤的“啪啪……”
  轻响这中,十二株大树的树皮各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布筱兰脱口呼道:“飘幻掌!”
  悟明美目倏亮,惊异的道:“小施主,你怎么认识此掌的?说话之间,充满了希望的神情!”
  布筱兰正色道:“家祖父曾向我提及此掌的来历及主人……”
  悟明神色略现失望,立即岔开话题道:“小施主,你不是有话要和贫尼说吗?
  咱们走吧!”
  两人飘出十余丈外,只听布筱兰正色道:“师太,请瞧!”
  说着,掀开右袖,立见她那雪白的手臂上出现一粒殷红的“守宫砂!”
  悟明轻“啊!”了一声,立即说道:“姑娘,请原谅敝师妹之冒犯!”
  “没关系!这是误会!何况她们也是善意的,师太,晚辈尚有事在身,恕晚辈先行告退!”
  “姑娘,请慢走!他日路过鲁北白云庵,别忘了入内奉茶!”
  “晚辈有赐一定会专程拜访的!”
  阿星方才回赌悟明那招玄炒的“飘幻掌”,他一向嗜武,哪肯漏掉这种精招妙着,立即开始回忙揣摩着:当他略有心得,目光落到现场,却已不见人影,不由暗暗自责:“阿星啊!阿星!你未免太粗心了,竟然不知人家在什么时候走的!”
  当下轻跃到现场,施出了“双幻掌”!
  “啪……”
  轻响之后,每个掌印下方又出现一个深这一分的掌印,阿星瞧了一眼之后,满意的飘然离去。
  半响之后,包正英也出现在现场,当他逐一比较过每对掌印之后,不由为阿星的功夫以及天纵奇才欣慰不已!
  不过,他却喃喃的道:“想不到昔年武林第一美人白如冰居然会看破红尘剃度为尼,怪不得会失踪了十余年!”
  阿星抱着顺其自然的原则,打算一面憋山玩水,偶尔小赌一下,一面寻找胡须仔父子三人的下落。
  因此,他随处逛着!
  阳光高照,阿星发现前面有一道山溪,溪水清澈见底,垂柳轻拂,流水映照,景色甚为自美,不由心情一爽!
  他沿溪而行,走不多远,溪面变窄,他轻轻一下跃了过去。
  前面有一座翠绿色的山岗,山脚下林木苍翠,隐隐可见一片墙角,阿星暗忖:“好一个隐居的所在!”
  哪知,他朝前走了一阵子之后,按理说,应该已经到达,他却发现自己依然在树林中打转!
  他霍地一凛:“夭寿!终日打雁,莫叫雁啄了。”
  当下级住脚步,朝四周仔细的打量着。
  这一瞧,总算给他瞧出一点眉目了,立即坐在地上沉恩着!
  好半响,只听他松了一口气,笑道:“妈的!好厉害的‘颠倒阴阳阵,,想不到还有人会布这座古阵!”
  他缓缓踱了过去,视线豁然一开,原来前面竟是一座极大的庄院。
  这是一座宏伟华丽的建筑,阿星暗付:“这床院的主人若非本地富豪,也是退休达官要人隐居之地。”
  思绪既定,便想举步折回。
  陡然,一阵清亮的琴声,划破空寂,似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音调抑扬,异常柔和!
  阿星情不自禁的循着琴音行去。
  哪知,他一直走了一会,那悦耳的琴声,兀自在耳边响个不停,只是一直找不出琴声的真实方位所在。
  阿星不由大感惊奇!立即凝静一听,知道琴声是来自前面桃花丛中,但他也为之心头一震!
  须知以他的脚力,虽说是慢慢而行,但走了这么一会,至少已有两三里,天下哪有这种乐器,其声音竟能传两三里之远的!
  他虽然习武的时间甚短,又是初次现身江湖,但是在听了之后,满脸凝重的再度向前走去。
  踏上一条幽曲小径,两旁满植桃树和李树,百花怒放,万紫千红,那一阵阵的清香,随凤沁脾!
  阿星但觉精神一爽!
  琴音更清晰了!距离更近了。
  阿星隐在花丛中一窥!
  只见在一株古木之树荫下,檀香枭枭,一位年约十六、八岁的白衣绝色少女,盘膝端坐案前,手抚五弦古琴。
  那清越的琴音正是出自她的纤指下。
  琴音美!人更美!
  阿星一时瞧痴了!
  陡听一阵清朗甜美的歌声自白衣少女檀口中传出:“寒梅陇上香,人间添新梅……”
  立见六位黄衣妙龄少女右袖斜举,左袖下垂,两道黄衣袖随着各人的细步移动轻以着,充满飘逸之感。
  六名黄衣少女随着琴音轻歌曼舞着。
  琴音倏转轻快,充满着欣喜。
  六名少女绽颜微笑,一投手一举足充满着欢乐的青春气息!
  六名少女似在曼舞,又似以嬉玩,歌声已被笑声取代,那种欢欣的气息立即感染了阿星。
  阿星毕竟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虽因家庭困境及武功陡成使他望之犹足十六、七岁,事实上仍是稚童心性。
  加上白衣少女所奏出之琴音竟是上古乐曲,能够使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受到盛染,随着琴音而表现出鼓怒哀乐。
  琴音统绕,阿星禁不住随着琴音自花丛后手舞足蹈着出来。
  那六名黄衣少女沉沥于琴音之中,根本没有发现异状,那位燥琴的白衣少女却目闪寒光盯着这位病少年。
  白衣少女心虽震惊这位病少年为何能够走过古阵,十只纤指却依然熟练的抚琴,企图以琴音迷惑对方的心神。
  半响之后、阿星芽入六位黄衣少女之中,笨拙的舞蹈着。
  白衣少女越看起惊奇:“此人的年纪看来并不大,怎能能够通行‘颠倒阴阳阵’呢?爹还直夸此阵无人可破哩!”
  心中一好奇,她决定先擒下此人再说。
  只见她的右手继续抚琴,左手迅速自腰侧掏出一粒桂圆大小的圆形物,掷向庄院内,半空中倏听一阵鸟鸣声!
  半响之后,“唰……”声响中,自院内跃出二十余名黄衣少女,她们落地之后,立即各就各位排成三排。
  白衣少女边抚琴边传音道:“一号,拿下那人!”
  凝立于第一排最右方之黄衣少女默默的抱拳一揖之后,身于疾射向半空中,冲势将歇之际,连翻两个斜斗落向阿星尺余远处。
  落地之后,丝尘未扬,好俊的轻功。
  她默默的等到阿星临近她的身前之际,右掌一探,抓向阿星的右肩井穴。
  阿星虽是沉醉于琴音之中,倏风一临身,倏地一塌肩,足下一跄踉闪开之后,又手舞足蹈的跳了开去。
  黄衣少女惊噫一声,身形一掠,骄指疾点阿星的“藏血穴”。
  阿星自然而然的使出一招“头晕目眩”,左手揉揉“太阳穴”,右手捞住黄衣少女手指,顺热一抛!
  黄衣少女“啊!”的叫一声,翻个斜斗,飘落于三丈外。
  白衣少女内心一震,倏地站了起来。
  琴音倏地停止。
  一号少女喝叱一声,再度冲了过来。
  只见他右掌曲张,人未至,五道指风已罩向阿星的胸前大穴!
  阿星在琴音方歇之际,神智仍然恍恍忽忽的,及至听见一号少女那声喝叱,神智立即清醒过来。
  此时,指风已经临身,阿星叫声:“喂!咱们无怨无仇,你干嘛对我下此毒手?”
  一招“醉卧南山”身子疾翻出去。
  右足尖却轻轻的朝一号少女腹部一挑!
  一号少女只觉浑身力道倏然消失,身子竟“砰!”的一声摔落在地!
  怪的是,落地之后,内力又源源而生,她倏地弹起了身子,急忙瞧瞧腹部被触及之处哩!
  阿星淡淡的笑道:“姑娘!在下不是提醒你不要那么凶了吗?你偏不听!唉!
  ‘歪嘴妇照镜子当面出丑’!何苦呢?”
  一号少女气得娇颜呈青,朝那六位少女一挥手,喝道:“七凤擒龙,上!”
  六位少女齐应一声,立即各奔方位。
  阿星仍是淡淡的笑道:“七凤擒龙?不好听啦!凶巴巴的!你们又不是‘恰查某’,改成‘七仙女伴董哥哥’,好不好?”
  “大胆病鬼!”
  说完,七位少女疾速的转动起来。
  阿星一边注意观察她们移位补位之方式,一面笑道:“久病成良医,死不了的,你们很少生病,可要小心啦。
  一号少女轻喝一声:“七擒孟获!”
  阿星手抚胸口,大叫一声“病鬼缠身!”
  身子一直踉跄晃动着。
  那七道掌力立即落空,劈得砂石纷飞。
  阵式越转赵疾,压力越来越大!
  阿星反覆使用“病魔缠身”及“头晕目眩”,不但从容穿行于阵中,更瞧出七位少女原来是以“七星阵”对付自已。
  只见他微微一笑,闪到一号少女面前,低声道:“姑娘!你如果再度落败,会不会挨骂呀?”
  一号少女叱道:“少狂!”
  一掌劈了过来!
  阿星哈哈一笑,道:“姓何的嫁给娃郑的郑何氏(正合适)!你准备‘张飞坐风筝飞上天,吧!”
  说完,探腕扣住她的皓腕,朝外一甩!
  一号少女吓得不由惊呼出声!
  她忙欲翻滚身子,却发现浑身泛力,一惊一急,倏然晕去。
  白衣少女倏然喝道:“二号救人!立布‘十二星宿’!”
  “是!”
  阿星将一号少女甩出之后,身似绞龙般疾攻向另外六名少女。
  一号少女被甩飞出去之后,“七星阵”立破,六名武功不高,又骇惊万分的少女立即先后被制住身子。
  阿星拍拍手,瞧着那六名穴道被制,奇模怪样的少女,笑道:“‘猪八戒的背部一悟(元)能之背(辈),以后少出风头啦!”
  陡听:“大胆病鬼!准备接招!”
  阿星抬目一瞧,只见三丈外并立着十二位双目含煞的黄衣少女,不由淡淡的一笑:“嗯!先打招呼再攻,挺光明正大的,不过,记得要少吃大蒜!”
  少吃大蒜?这与打斗有关吗?少女们不由互相瞧了一眼!
  “哈哈!猪脑!少吃大蒜,就是叫你们少‘出口成章(赃)啦!连这个也不知道,真是’古井中水鸡孤陋寡闻‘!”
  “放肆!”
  十二位少女被阿星糗了一顿,气愤愤的纵起身子各就各位。
  “哈哈!放肆(四)?我还哈买二齿留(刘)三哩!”
  十二位少女各就方位之后,只听一声:“上!”
  立见二十四条黄色长袖自十二位少女的双手之中疾射向阿星。
  别看衣袖轻飘飘,软绵绵的,被贯注内力之后,不啻成为利刃,空气中立即传出飒飒锐响!
  阿星艺高胆大,喊道:“哇!有够‘不’(漂亮)!好!‘孙悟空遇见二郎神看谁变得快’!”
  说完,双手连挥,铜板疾射而出!
  不但廿四条黄袖倏地一顿,那十二名也慌忙闪身避开那疾射过来的铜板,场面立即呈现一片混乱!
  阿星哈哈大笑,道:“杜康劝酒得醉(罪)啦!”
  说完,转过身子瞧着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想不到这位病少年的武功如此高明,心中正在惊骇之际,一见他那付挪榻模样,不由冷哼一声!
  为首的三号少女闻声一凛,喝道:“混饨开天!”
  衣袖倏然缩回各女的袖中,接着迅疾的奔行起来。
  阿星双手负在背后,笑道:“‘抱着孩子进当铺自己当人,掌柜的不当人’,还是退到一旁去喘吧!”
  十二名少女只顾着奔跑,没人答腔!
  “煞煞去啦!天气这么热,跑什么跑,还不是‘背鼓进庙门挨打的相’,还是停下来歇会儿吧!”
  哪知,少女们不为所动的继续奔驰着!
  二十条人影逐渐的变成一百二十条人影了,阿星知道等一下阵势一发动,必然是石破天惊,有得忙的!
  不过,他打算试试小南的身法,因此,有恃无恐的叫道:“嗯!你们一共有十二人,刚好凑上十二生肖!”
  “嗯!这位瘦八八的,一定是猴子,哇!这位的屁股这么大,一定是猪了,看样子一胎可以生十二个孩子……”
  少女们不由冷哼一声,阵势不由徽做一顿!
  白衣少女倏然叱道:“别中计!”
  “哈哈!想不到十二生肖还要听这只排不上名的花猫的话,真是‘鸡脚上刮油可怜呀!可怜!”
  白衣少女气得身子微微一顿,不过,仍是忍了下来!
  “哈哈!昔年花猫没有排上十二生肖,因而气得‘嗄龟’(气喘),这只小花猫看样子也快要嗄龟了!”
  白农少女紧紧咬着双属硬是不出声!
  陡听阵中传出一声长啸!
  十二位少女齐喝一声,双掌各劈出一道掌劲,罩向阿星的周身大穴。
  阿星喊道:“夭寿!鸡飞狗跳,牛奔猪嚎,虎啸龙吟,羊呜猴啼,鼠蛇齐咬,兔跃狗驰,会死,会死喔!”
  嘴中如此叫,足下可不敢放松,依着小南的身法躲闪着。
  毕竟是依样画葫芦,精异之处难以悟出,因此命名完那六招二十四之后,阿星已被劈中七掌!
  所幸,一来,他已运功护身,二来,他自幼即挨揍惯了,三来,少女们的功大尚奈何不了他,因此,只衣衫破人未伤。
  “哇!怒打薄情郎呀!轻一点好不好?”
  此时,三号少女陡然一掌拍向了阿星的胸前,阿星一招“烂醉如泥”双脚一软,立即躺了下去。
  陡见另外一名少女一脚喘向他的脑袋,情急之下,一招“醉卧南山”,身子倏然侧躺,右手撑头,左掌抓向那位少女的足踝!
  “啪!”的一声,抓个正着,阿星顺手卸下那只绣花鞋之后,故意大声叫道:“有够臭!你是不是有‘香港脚,?”
  说着将鞋子丢向那位胀红着脸的少女。
  那位少女慌忙伸手一接,身子不由一顿,阵势立即缀了一缀!
  阿星笑道:“别慌!穿好了鞋,再打!”
  却见白影一闪,那位白衣少女迅即补上位置,同时叱道:“下去!”
  那位少女悲啸一声,右手一扬,红血立现,自碎天灵,倒在当场!
  “哇!太过份啦!哎唷!哎唷!”
  白衣少女趁着阿星一怔之际,右掌一挥,劈中了阿星的背部,另外十一名少女纷纷痛下杀手!
  阿星被劈得东倒西歪!
  所幸二招“头重脚轻”及“病去人安”,立即闪了开去,接着一招“醉中乾坤”
  开始还击着。
  十二名少女只觉对方招式诡异,掌力雄浑,明明是攻向别人,却又突然一脚踢向自己,不由暗暗心凛!
  所幸“十二星宿”玄妙无比,抵消了对手不少的掌劲,否则,她们每个人非马上口咬槟榔,吐血不可!“
  阿星将两种身法混合使用,居然觉得不但更加方便,而且威力更大,心中一喜,又在叫了。
  “哇!刚才差点被你们这些‘醉雷母~一胡劈’死!”
  “喂!穿白衣的!不要那么凶!好不好?瞧你‘上大号,’把头发都挣散了—
  —用太多的闲力‘啦!”
  白衣少女气得骂声:“无耻!”
  阿星跄跟闪到她的面前,嘴唇现出二排大门牙之后,闪过另外三道掌劲,笑道:“看清楚了没有?又白又亮的,一共有三十二颗哩!”
  白衣少女恨恨的又劈出一掌,道:“少狂!今日有我无你!”
  “别这样啦!我若‘嗝屁’啦!你会心安吗?我变成鬼也会每晚来找你聊天的!
  就似这样。”
  说完,倏地朝她打出三个铜板。
  白衣少女闪过身前那二个铜板,却避不开打向发簪的那个铜板,她只觉头部轻轻一颤,满头乌发立即散了下来!
  “哈哈!长发遮面,有够恐怖!”
  白衣少女挥开遮住面部的长发,同时全力劈出一掌!
  “哈哈,有打没有到。”
  另外十一名少女一见小姐受辱,双手一加劲,立即猛攻着。
  奈何,阿星已经识破了“十二星宿”阵法,加上悟出两种身法交互使用之妙着,轻松愉快的闪了开去。
  藉着“吃豆腐”的方式,他暗暗的取出铜板在地上布起阵来。
  十二伴少女当局者迷,虽然瞧见阿星在“胡乱”打出铜板,却以为是阵势之旋力将铜板旋歪了,因此,丝毫不以为意!
  在旁观战的少女根本不懂布阵之法,因此,并未出声提醒。
  陡听阿星哈哈长笑一声,身子纵上三丈余,顺手打出了一把铜板之后,斜飘到四丈远处。
  十二位少女一见对手突然破阵而去,正欲迫出,却觉眼前一暗,数道人影疾扑向自己,谎忙出掌猛劈。
  阵中立即传出一阵于惨叫之声。
  一号及二号少女一见十二位少女没来由的自相残杀起来,惊骇之际,疾扑向阿星,四道掌力立即罩了过去!
  “哈哈!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在‘屁股头挂钥匙所管的是哪一门’?准备去救人吧。”
  说完,双掌一挥!
  “轰!”的一声,将二位少女震飞出去。
  抬目一瞧,就在这一刹那间,场中只剩下那位白衣少女犹在猛劈猛打,另外十一人早已躺在地上了。
  不过,由白衣少女嘴角挂着鲜血看来,分明受伤不轻!
  剩下的甘余名少女见状,齐呼一声:“小姐!”
  立即奔向阵去。
  阿星倏然吼道:“站住!”
  大部分的少女皆站停住了,只有两名少女护主心切,冲了进去。
  阿星叫道:“这两个老包,猪脑,你们仔细的瞧吧!”
  那二位少女入阵之后,立觉四周黑漆漆的,台头一看,方才头顶的那个大太阳却已经不见了,不由害怕万分。
  两人手拉着手边高呼:“小姐!”
  边缓步前进!
  倏见一道黑影扑来,两人以为是阿星暗袭,慌忙各劈出一掌,“轰!”的一声,两人如中巨杵,惨叫一声,立即倒地气绝!
  白衣少女却彼那两道掌力震得又吐了一口鲜血。
  不过,她仍然不断的挥掌攻击着。
  阿星沉声道:“看见了没有,她已陷了阵中,你们一进去,不但救不了她,而且还会害了她哩!”
  诸女不由一阵沉默!
  阿星却在恩付着要如何善后:“夭寿!想不到会发生命案,这批人不知道是何来历,还是先问清楚再说!”
  他正欲开口,却见黄衣少女们互相瞧了一眼,心意相通的长跪在地,只听一号少女哀求道:“公子,求你放咱们小姐一马,”
  “放她一马,不大好听吧?”阿星脱口将自市场内学来的这句话说了出来。
  诸女冷哼一声,似欲起身,却见一号少女摇摇头,不由又跪了下来,不过,却厌恶的低头不愿见阿星。
  一号少女紧毅的道:“公子,只要你肯放出咱们小姐,你有什么条件,就尽管开出来吧!”
  “喔!别把事情看得那么严重,先把你们小姐的身世说来听听。”
  “这……”
  “没关系,你们有的是考虑的时间,不过,你们小姐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你们瞧!她的动作已经缓下来了,不够力啦!”
  一号少女瞧瞧二号少女一眼,一见她轻轻的点头,立即坚毅的道:“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哇!想是晚上出日头,天地颠倒,造反啦!败军之将,居然还敢提出条件,罢了!说来听听。”
  “你在此住三天!”
  “免费的?”
  “不错!”
  “好!”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好!此地叫做‘海心园’,我们小姐姓雷,名叫海心。”
  说完,倏然不语。
  “咦!下面呢?”
  “没有啦!其余的资料只能够向媒婆透露,何况,你刚才没有把身世的范围,指定出来,对不对?”
  “对!对!你真聪明,有够巧,在下钦佩得一元及第(地),五体投地,不过,方才我好似也没有答应什么吧?”
  一号少女一想他方才之言,不由一怔!
  “哼!咱们做人要三宝一诚实、踏实、结实,这样子才会得人疼,把青海心的相关资料提出来吧!”
  “这……”
  阿星淡淡一笑,合上双目,侧躺在地下养神。
  二号少女见状一喜,作势欲取出暗器,一号少女急忙以眼色制止她,同时叹道:“公子,你看到方才三十号自尽的情景了吧?”
  阿星暗忖:“妈的!耍赖不成,改用软的啦!哼!门都没有!”
  当下笑道:“没关系,日头赤炎炎,人人顾性命,你就别说吧!”
  “这……”
  阿星内心嘻笑,表面上却照样闭目养神!
  一号及二号少女低声交谈片刻之后,只听一号少女叹道:“公子,我们小姐今年十六岁,上有双亲……公子,你有没有在听呀?”
  “说下去!”
  “是!是!咱们老爷及夫人只生小姐一女,一向借若掌上明珠。因此,自幼即授以文事武功,因此,她有一身不俗的武功。”
  “说下去1 ”
  “没有了!”
  “没有了?尼姑庵晒有男人衣服有够奇怪!”
  一号少女听得莫名其妙,问道:“公子,你言指何意?”
  “意,意个鸟!你故意敷衍啦!我问你!你们老爷叫什么名字?你们小姐的兴趣消遣是什么?你说了没有?”
  “这……这问得超出范围了吧?”
  “保证没有超出范围。例如:你们小姐的三围、男朋友、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这些,我有没有问?”
  “这……”
  “别再这下去啦!此地是洛阳,新婚之夜开封‘落,阳的洛阳,又不是浙江省,你一直这个什么劲儿?”
  “我们小姐一向好静,除了抚琴以外,就是看书,你有没有发现在你来之前,此地没有一个男人呀?”
  “妈的!娼妓争贞节牌坊少清高啦!女人凑在一起,还不是在谈男人,而且还说得更凶哩!再说下去!”一号少女气得双目似欲喷火,不过,她强行忍了下来,低声道:“我们老爷姓雷,名叫一虎……”
  “慢着!雷一虎?是不是霄虎帮帮主雷一虎?”
  说完,陡睁双目,坐了起来。
  一号少女以为他已经被帮主的威势慑住了,因此,语气立即转成得意的道:“不错!算你见识广傅!”
  阿星思维电转,立即决定先混入该帮再说,因此,叫声:“夭寿!我真该死!”
  立即弹起身子,射向阵中。
  那群少女亦急忙尾随于后!
  只见阿星在半空中,朝阵中三处各拍出一掌,“轰!”的三声巨响过后,倏听白衣少女唤声:“一号、二号!”
  只见她身子一软,坐在地上一直喘着。
  一号及二号唤声:“小姐!”
  立即上前挽起了她。
  白衣少女(雷海心)好似生了场大病般,弱声道:“他………叫他滚!”
  阿星急忙叫道:“等一下!我姓布,单名健,别人都唤我小健,方才真失礼,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又哈腰又打揖的。
  雷海心瞧得莫名其妙,朝一号少女道:“问问他要干什么?”
  阿星自动说道:“小姐,自我艺成下山以来,我即立志要投靠天下第一大帮,创一番事业,哪知却冒犯了你,又闯了这么大的祸!”
  一号少女沉思片刻问道:“令师是谁?”
  “我没有师父,我是在五年前捡到了一个盒子,里面有一本小册子及一瓶药,我就‘关门弹琵琶,自己练起来了!”
  “真的吗,那你方才怎么进来的?”
  “我自己转呀转的走进来的,那座‘颠倒阴阳阵,只能算是小’卡司‘,若有机会我会拿几套厉害的给你们瞧瞧。”
  少女们听了不由打了一个寒噗!
  尤其雷海心方才吃尽了苦头,更是心有余悸,只见她沉思半刻之后,道:“一号,带他去‘一路发’。”
  说完,在二号少女的挽扶下,逞自走入屋内。
  “公子,请吧!”
  “喔!好!好!”
  半响之后,只见一道灰影飘下树,望着阿星及一号少女的背影喃喃道:“阿星这孩子实在罩得住!”
  --------
  断桥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