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快乐强盗》

第十七章 兴风作浪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初更时分,包光光交代愣头青和仙儿一番,即偕同诸葛不亮、和尚和鱼肉郎中出发,赶往金家庄去。
  凭他们四人,要从金家庄救出大嘴巴,确实相当困难,成功的希望极渺茫。
  但是,他们信心十足,一路上轻松愉快,好像是去远行似的。
  如今几个人的轻功,已足可列为武林第一流,几十里的路,不消一个时辰,即到达金家庄附近。
  他们先选择一处山坡,居高临下,查看动静。
  金庄家看似很安静,庄院大门外,只有数名庄丁守卫,尚有三三两两的护院,在四周巡逻而已。
  远远看去,整个庄内灯火稀稀落落,有如凌晨挂在天边的残星。
  诸葛不亮不愧是军师。他判断道:“庄内的防范,定然极为森严!”
  包光光道:“何以见得?”
  诸葛不亮分析道:“庄院是依山而建,四周三面有山,他们自然知道地形,如果有人想查探庄内情形,只须登山遥望,即可一目了然。因此,除非他们决心吓阻外人侵犯,否则绝不会暴露防范实力。”
  包光光似有所悟道:“换句话说,他们可能已料到咱们会来救大嘴巴,早已有所准备,张好大网在等咱们?”
  “不错!”诸葛不亮道:“以逸待劳,等咱们自投罗网,要比他们劳师动众,找上快乐营省事多了。”
  和尚按捺不住道:“表哥,你的意思究竟是知难而退,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硬闯进庄去救人?”
  诸葛不亮郑重道:“咱们来的目的就是救出大嘴巴,但对方即已严阵以待,咱们人手不足,不能力敌,就要靠智取了。”
  和尚道:“佛祖爷爷最怕动脑筋,你是快乐营的军师,快发挥你的天才和智慧吧!”
  诸葛不亮胸有成竹道:“你以为军师是好干的?没有两把刷子,早就下台一鞠躬了。告诉你,在路上我就想好主意啦!”
  包光光忙道:“什么主意?”
  诸葛不亮道:“孙子兵法上说,兵不厌诈,攻心为上。对方是估计咱们今夜会来救人,必然把大嘴巴藏在不易被发现的地方,而且防卫森严,咱们就算再多几个人手,恐怕也难救出大嘴巴。所以,咱们要出奇制胜,反其道而行,使对方意想不到,咱们不是来救人,而是来抓人的。”
  三个人都听不懂,面面相觑。
  诸葛不亮继续说道:“救人难,抓人却容易多了,咱们只要抓住一两个重要人物,譬如那两个小混蛋,到时候咱们来个以牙还牙,要他们用大嘴巴来交换,还怕他们不答应咱们吗?”
  包光光大拇指一竖,赞道:“高!不愧是快乐营的军师!”
  和尚故意道:“这回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
  包光光尴尬地笑笑。
  鱼肉郎中笑道:“很押韵,可以加入我们的营歌了!”
  和尚笑道:“我看是一塌糊涂,狗屁不通!”
  诸葛不亮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得赶快行动了!”
  包光光道:“军师大人,你还没有把作战计划详细说明,咱们怎么动,去打糊涂烂仗啊?”
  诸葛不亮沉吟着道:“咱们分散开来,由不同方向闯入,对方一定认为咱们志在救人,其实不然。那两个小混蛋日间吃了大亏,必然心有未甘,急于扳回面子,所以要抓他们,比找大嘴巴容易多了。到时候无论谁撞上两个小混蛋,只要制住一个,其他的人就全力掩护,尽速撤出,如此一来,着急的就是他们了。”
  包光光道:“万一这招不灵呢?”
  诸葛不亮很有把握道:“放心,大嘴巴跟咱们虽是好哥儿们,毕竟非亲非故。小混蛋却是大混蛋的骨肉,一旦被咱们抓走,大混蛋能置之不理吗?除非大混蛋戴绿帽子,小混蛋是他老婆偷汉子生的。”
  和尚迫不急待道:“对!那咱们开始行动吧!”
  于是,经过一番计划后,四人便奔下山坡,分散开来,各自由不同方向掩向金家庄。
  包光光曾堂而皇之地进出过庄内,但仅至于厅前大院,当时亦未曾留意查看,此刻他沿着山边,利用山峰遮挡住月光,所造成的阴影为掩护,迅速掩进了庄内。
  他藏身在一块大石头后,等三两个巡逻护院经过。突然一掠而起,飞掠过围墙,飘然落地。
  这一身轻功,果然与数月前大不相同,家传燕子身法经狂儒一番指点,确实令人另眼相看,不是盖的!
  包光光静伏不动,等待其他人潜入。
  诸葛不亮则是绕向庄院左侧,掩近围墙进来的。跟包光光一样,他进了庄院后,也找了个地方藏身,暂时静伏不动。
  和尚与鱼肉郎中则是由正面硬闯,故意制造惊乱,好让包光光和诸葛不亮二人伺机而动,来个里应外合。
  庄院前几名庄丁,发现两条人影疾奔而来,犹未及喝阻,和尚的三丸飞弹已出手,来势疾如流星,攻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连声惨呼,几个庄丁纷纷倒地不起。
  和尚、鱼肉郎中刚剐冲近大门,巡逻的几组护院,已闻声赶来。
  二十余名护院,分从两翼冲来,突闻鱼肉郎中挥手大叫:“卡卡!”
  这回“卡”却失灵,他们根本不理会什么卡不卡,有的挺长矛,有的挥钢刀,齐向和尚和鱼肉郎中攻来。
  和尚的三丸飞弹已收回,振声道:“喂喂喂,佛祖爷爷是如意夫人请来的,你们胆敢无礼!”
  这一套他们照样不吃,似已奉有指令,任何人擅闯庄院,一律格杀勿论。
  和尚没咒可念,只得再以三丸飞弹出手攻敌。
  鱼肉郎中则以近身菜刀杀法,迎向冲来的护院。
  两个人配合得恰到好处,和尚的铁弹远攻,鱼肉郎中的菜刀近杀,只听得惨叫连连,护院已有半数以上倒地不起,非死即伤。
  就在这时,原是关着的庄院大门,突由里面分向两旁拉开,但是,却未见一兵一卒冲出来。这不等于是向他们挑战:大门开了,看你们敢不敢闯进来?
  鱼肉郎中意外地一怔,道:“和尚,怎么样?”
  和尚道:“闯!”
  两人逼开挡在面前的庄丁,直向庄内奔去。
  果然不出所料,庄内早已作好布置,和尚和鱼肉郎中刚一进入,便见一阵乱箭,从墙头上疾射而来。
  和尚急以三丸飞弹挡箭,鱼肉郎中也以近身菜刀杀法护身,双双继续前进。
  他们看似奋不顾身,欲闯进庄院的大本营。
  其实,是想诱出那两个好出风头的小混蛋,好让藏身暗处,伺机而动的包光光和诸葛不亮,出其不意将之擒住,再由他们掩护,迅速撤出。
  飞蝗般的乱箭,不断地由庄舍墙头射来,片刻之间,射了满地都是,却未能伤到他们分毫,也未能阻止他们前进。
  突然墙头上的弓箭手停止发射。
  巨宅大门开处,首先提着一把沉重九环刀的中年壮汉,正是那不大不小的混蛋——庄主的结拜兄弟关雄。
  紧随在他身后的,果然是两个小混蛋,金龙和金虎,以及二三十名护院。
  关雄只见过包光光,不认识眼前两人,沉声喝道:“你们是何人,胆敢夜闯本庄?”
  他的四川口音太重,“何人”听起来像“活人”。
  和尚骂道:“他奶奶的,佛祖爷爷当然是活人,死人早就躺进棺材了!”
  鱼肉郎中故意道:“和尚,你看躲在他身后那两个鬼头鬼脑的小子,是不是被光光打得稀哩哗啦,逃回去搬兵的那两个小混蛋?”
  说时,还伸手向他们一指。
  两个小混蛋果然怒从心起,双双挺身上前,却被关雄喝阻道:“你们退下,待我来收拾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和尚道:“谁说咱们不知死活,现在你能站在咱们面前说话,自然是活的,回头你朝地上一躺,两眼一瞪,两腿一伸,就是死的了!”
  鱼肉郎中帮腔道:“非常对,有奖!”
  关雄怒哼一声,一抖手中九环金刀,刀背上九支铜环一阵乱响中,已向和尚攻去。
  鱼肉郎中见和尚未及抽刀,三丸飞弹又不宜近守,急忙挺身掩护,以近身菜刀杀法,挡住关雄的攻势。
  关雄冷笑道:“好!你等不及,我就先成全你!”
  九环金刀一紧,连向鱼肉郎中砍杀了七八刀,每一刀均势沉力猛,使他几乎招架不住。
  幸好近身菜刀杀法,经痴道一番调教改进,已具有泼水不进的威力,关雄的攻势虽猛,要想伤他谈何容易。
  鱼肉郎中虽然暗惊对方的功力过人,仍故作轻松道:“和尚,这家伙交给我,你快去救大嘴巴!”
  和尚应了一声,霍地拔出了戒刀,欲向巨宅硬闯。
  金龙、金虎哪容他过关,双双挺剑挡住去路。
  后面二三十名护院,更各挺长矛,排成一道人墙。
  和尚挥舞戒刀,口中大叫道:“佛祖爷爷来也!”
  金龙、金虎忙挥剑迎敌,合力展开夹攻。
  他们只一出手,和尚就看出两个小混蛋,只是虚有其表的绣花枕头,难怪遇上包光光,被修理的落花流水。
  凭和尚如今的功力和刀法,不要说眼前两个小混蛋,就算再加上十个八个,也不放在心上。
  但是,要取两个小混蛋的命,易如反掌,活捉他们就难了。
  是以和尚根本未尽全力,如同闹着玩,跟他们一阵游斗。
  金龙和金虎则是全力以赴,连连抢攻。
  照理说,他们得自金万山的亲传,武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可惜两个小混蛋资质太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加上仗着义父的财势,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怎能期望在武功上有所成就。
  这次得到通知,如意夫人将暂借金家庄落脚,金万山不禁喜出望外,他之所以巴结如意夫人,除了外人不知道的某种特殊原因之外,主要就是想让两个小混蛋,趁机学得一些如意谷的独门武功。
  不料原想让他们为如意夫人,去快乐营把仙儿带回?结果才出门就遇上包光光,落个铩羽而归,实在是丢人现眼,让大混蛋失望透顶。
  此刻他们急于扳回面子,难免求功心切,狠劲一发,简直好比拚命三郎。
  排成一道人墙的护院,见两位少庄主今夜大发神威,与昨日遇上包光光判若两人,不禁齐声呐喊助威,以壮声势。
  有了“啦啦队”加油,两个小混蛋更加精神大振,双双加紧猛攻。
  和尚决心诈败,在两上小混蛋的凌厉功势下,刀法渐乱,还故意叫道:“郭二手,佛祖爷爷快撑不住了,快来帮我呀!”
  那边鱼肉郎中倒真是全力以赴,仅能跟关雄战个平手,丝毫占不到便宜,自顾不暇,哪能分身来助和尚,只好大声道:“这家伙跟我玩真的,我被陷住啦!和尚,我帮不了忙,你求菩萨吧!”
  废话,这时候谁还玩假的,生死关头呀!
  和尚故作失望,叹了口气,边战边念道:“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
  金龙攻势更猛,得意道:“哼!求菩萨也没用,秃驴,纳命来吧!”
  疾喝声中,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的一剑,猛向和尚当胸刺到。
  和尚闪身避开,袍袖被剑划了一道长口。
  这一手表演虽逼真,却惊险万状,稍一偏差,那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和尚还有点心疼,就这么一百零一件僧袍,每次非到实在太脏了,才脱下来清洗,还得等着晒干了穿上,否则就光着身子。
  这会儿为了诈败,不得不表演逼真,快乐营中六个大男人,
  不要说没有人缝缝补补,连针线都没有,回去还不知如何缝补!
  和尚气的怪叫道:“小混蛋,你跟佛祖爷爷玩真的?”
  金龙狂态毕露道:“少爷不但玩真的,还要送你上西天,看剑。”
  剑字甫出口,剑及履及,又是凌厉无比的一剑,直向和尚心口刺来。
  和尚戒刀轻拨,荡开来剑,转身就朝庄舍右方逃去。
  “哪里走?”金虎一声断喝,挺剑急起直追。
  金龙一回身,急向众护院挥手道:“追!”
  护院们哪敢怠慢,分出一半随着金龙去追和尚,留下一半为关雄呐喊助威。
  和尚逃的方向正是包光光潜入之处。
  回头一看,两个小混蛋正紧追不舍,不禁暗喜,故意失声叫道:“糟了,佛祖爷爷跑错了方向……”
  金虎在后面大笑道:“哈哈!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自来,秃驴看你往哪里跑!”
  和尚一路奔逃,同时眼光四扫,终于发现包光光藏身之处,突然故作失神,一跤摔在地上。
  金虎大喜,飞身赶到和尚身边。
  正举剑欲刺,冷不防暗处蹿出一条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如电,点中金虎“玉枕”“灵台”两处穴道。
  突袭的正是包光光,他在一举手制住金虎的同时,心剑也横生了小混蛋的脖子上。
  金龙见状大惊,急将奔势一收,心知无法挽救金虎,不由情急地大叫道:“你们不要伤他!”
  包光光一手执着穴道被制的金虎,一手横剑在他脖子上,冷声威胁道:“伤不伤他,就看你们自己了!”
  装作摔倒的和尚,霍地挺身跳起,笑道:“小混蛋,佛祖爷爷的这件僧袍,这下子你可得照赔了吧!”
  金龙只得道:“只要你不伤舍弟,一件赔十件。”
  和尚乐不可支道:“好!这生意可以做,改天佛祖爷爷多带几件来让你刺破……”
  包光光道:“干吗呀!和尚,你要开僧袍专卖店,还是做成衣外销?”
  和尚笑道:“一赔十,这生意大有赚头啊!”
  两人一拉一唱,包光光趁机道:“那我手上有个小混蛋,可以赚十个小混蛋喽?”
  和尚道:“那当然!”
  金龙听出他们的弦外之音,怒声道:“你们有什么条件,开出来吧!”
  包光光故意问和尚道:“和尚,这是头一次买卖,咱们不可太贪心,来个公平交易如何?”
  和尚道:“你是说双方不赔不赚?”
  包光光笑道:“对!半斤换八两,谁都不吃亏。”
  金龙虽是小混蛋,却不是白痴,哪会听不出,他们是要以金虎换回大嘴巴,不禁面有难色道:“这个恕我做不了主……”
  包光光不屑道:“你当然做不了主,可以去问问做得了主的呀!”
  金龙正感为难,关雄已飞奔而来。
  原来他已略古上风,突见金龙、金虎去追和尚,待要阻止已来不及,不由暗自一惊。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和尚的这一手,分明是诱两个小混蛋去,哪能骗得了他。
  关雄惟恐两个小混蛋有失,只得放弃眼看即将落败的鱼肉郎中?交由十几名护院接手,自己则赶往这边来。
  果然不出所料,刚一转身,就遥见金虎中计受制。
  等他飞奔而至,尚未开口,包光光就冷声道:“你也做不了主,赶来有个屁用!”
  关雄脸上一红道:“不瞒你们说,大嘴巴在如意夫人手中,连庄主也做不了主。”
  包光光道:“那你们就跟她研究研究,明日午时以前,等你们消息,现在咱们要打道回府了!”
  关雄向金虎一指道:“他……”
  包光光笑道:“带回家作纪念品!”
  关雄情急道:“你们稍等,我去向庄主请示。”
  说完,也不等包光光表示可否,就转身向巨宅飞奔而去。
  那边诸葛不亮已现身,与鱼肉郎中并肩作战,合力将十几名护院打得落花流水。
  重兵布置在巨宅内,原以为包光光志在救出大嘴巴,想必冒险潜入,或硬闯巨宅,不料判断错误,他们今夜不是来救人,而是决心来抓人的。
  亲自在大厅内坐镇的金万山,仍然坚信对方志在救人,很可能是声东击西,故意在宅外制造惊乱,好让其他人趁乱潜入巨宅。
  因为他知道,对方有六个人,除了落在他们手中的大嘴巴,目前露面的只有两人,尚不包括照过面的包光光在内,更坚信自己的料事如神。
  是以不管外边战况如何,他就是按兵不动。
  诸葛不亮首先抽身,赶往包光光这边,眼见关雄奔回巨宅,急问道:“你们还不走,在等什么?”
  包光光道:“等那家伙去向大混蛋请示呀!”
  诸葛不亮骂道:“你简直是脑震荡的白痴!”
  包光光被骂得一怔:“怎么?”
  诸葛不亮道:“现在没时间解释,快走,否则就走不成了!”
  包光光不便再追问,只得一把挟起受制的金虎,由诸葛不亮与和尚掩护,急忙向庄外撤退。
  金龙急道:“你们等一等……”
  诸葛不亮冷哼一声道:“等你们列队欢送?不必了!”
  金龙眼见金虎被挟持而去,投鼠忌器,制止了蠢蠢欲动的众护院。
  那边鱼肉郎中也赶来!加入断后任务,掩护包光光挟着金虎迅速撤退。
  一出庄外,四人就带着受制的金虎,疾奔如飞而去。
  等到金万山惊闻金虎遭挟持,亲自率众赶出,包光光等人早已去远了。
  这是一次成功的突袭。
  虽然未曾救出大嘴巴,美中不足,但抓回了个小混蛋,已经有恃无恐了,谅对方绝不会伤大嘴巴一根汗毛。
  归途中,诸葛不亮才说明,为何急于撤退,而不当场等对方以大嘴巴交换金虎。
  照他的估计,大嘴巴是如意夫人的人质,要以他逼包光光交出仙儿,金万山绝对做不了主放人。
  因此有两种可能,一是金万山亲自率众赶出庄来,不顾一切将他们包围,使他们一个也走不了。
  另一种可能,即是如意夫人亲自出面谈判,仍然是要以仙儿交换大嘴巴,金虎的死活,对她毫无威胁,反而是大嘴巴的安危,眼他们息息相关。
  如此一来,如意夫人仍然占了上风,而他们却还是处于被动的地位。
  无论对方是谁出面,谈判不成,即势必以武力解决。金家庄加上如意夫人的人,可谓人多势众,凭他们四人,绝对占不到便宜。
  如果把金虎带回,情况就不同了,他们不但以逸待劳,而且有连环阵可以阻敌侵犯。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纵然如意夫人亲自率众找上门来,金万山为了金虎,投鼠忌器,绝不敢大举来犯,甚至会对如意夫人有所牵制,以免得金虎首当其冲遭杀害。
  所以他当机立断,决定先把金虎带回来再说。
  经他这一番分析,其他三人不得不心服口服了,军师就是军师,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带着小混蛋,多个累赘,行程自然受影响,不及来时那般快速,回到快乐营,天色已微明。
  由诸葛不亮领头,通过连环阵,走出阵外,便遥见愣头青独自蹲在洞口发愣,几个人均不禁为之一怔。
  诸葛不亮抢步上前,惊问道:“愣头青,你怎么啦?”
  愣头青不知在想什么,想得出了神,这才发现几个人已凯旋归来,强自一笑道:“没事,我出来透透气……”
  诸葛不亮忙道:“仙儿呢?”
  “她?”愣头青迟疑了一下道:“她早睡了。”
  诸葛不亮似觉愣头青神色有异,又问道:“没出什么事吗?”
  愣头青又强自一笑道:“会有什么事……”
  这时包光光几个人已来到了洞口,愣头青正好转移话锋道:“大嘴巴没救回来,这小子是……”
  包光光笑道:“这小子的身价,比大嘴巴值钱,说不定咱们还有赚头呢!”
  和尚等人哈哈一笑,全进了洞里。
  包光光将金虎往地上一丢,喘了口大气道:“他奶奶的,重得像头大肥猪。”
  鱼肉郎中笑道:“那好极了,中秋节咱们加菜打牙祭,不怕没猪肉吃了!”
  和尚也道:“吃不完就放起来,过年可以当腊肉吃。”
  幸好金虎被点了穴道,昏迷不醒,否则听了他们的对话,准以为是落在“食人族”手里,不昏也会吓昏。
  包光光坐下喘息了一阵,问道:“军师,咱们下一步呢?”
  诸葛不亮道:“不管他们怎么招待大嘴巴,小混蛋来到咱们这总是客,中锋官邸反正空着,就暂借给他用。有了这个小混蛋在手中,就不用担心大嘴巴了,现在大家赶快休息,养精蓄锐,中午之前可能还有场好戏登场呐!”
  于是,穴道受制的金虎,被送进了中锋官邸,反正他昏迷不醒,不需要人看守。
  洞外布有连环阵,不必担心外人侵入,但愣头青却自告奋勇遭:“你们都辛苦了,只有我闲了一晚上,反正我睡不着,干脆在洞外守望吧!”
  说完,他就向外走去。
  和尚目送愣头青出了洞口,始诧异道:“这小子吃错了药,怎么怪怪的!”
  包光光不以为然道:“大概这次去救大嘴巴,他没去成,心里不舒服吧!”
  诸葛不亮道:“别管他了,大家快休息吧!”
  各自回“窝”去休息了,包光光的窝被仙儿占用了,只好留在大石室,准备伏在桌上小睡。
  刚一闭上眼睛,忽听轻微哭泣声,隐隐约约自营长官邸内传出。
  包光光暗自一怔,倾听之下,听出是仙儿的泣声。
  他立即起身,走到门口,隔着黑布帘轻唤道:“仙儿、仙儿……”
  泣声突止,仙儿问道:“谁?”
  “是我,包光光。”
  仙儿走来一挑布帘,柔声道:“包大哥请进!”
  包光光走了进来,见仙儿两眼红红的,双颊泪痕犹在,不禁诧然问道:“仙儿,你怎么了?”
  仙儿摇摇头道:“我很好,没事……”
  包光光察言观色,看出仙儿神情有异,正色道:“不!你骗我,一定有事,仙儿,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仙儿被他一追问,突然情不自禁扑在他怀里,伤心欲绝地饮泣起来,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包光光拥着她道:“仙儿,不要伤心,有任何事我替你作主,快告诉我,昨夜我们去金家庄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仙儿只是哭泣,一言不发。
  包光光满头雾水,突然想到和尚看出愣头青有些怪怪的。
  昨夜其他人全去金家庄救大嘴巴了,只有愣头青与仙儿留下,无论发生任何事,自然跟他有关。
  念及于此,包光光忽道:“是不是愣头青欺负了你?”
  仙儿哭的更伤心了!
  包光光心知没有猜错,追问道:“他把你怎么了?”
  仙儿泣声道:“我……我……算了,我还是不说的好……”
  “不!”包光光激动道:“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能说什么呢?你们是好哥儿们,我……”仙儿已说不下去,突然推开包光光,双手掩面,回身扑到大石床上,哭得伤心欲绝。
  包光光骂声:“他奶奶的!”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仙儿拧身回头一瞥,突然了哭泣,竟然微露得意的一笑。
  她究竟是怎么样个女人?
  安的什么心?
  天知道!
  包光光不是天,他自然不知道,挟怒冲出洞口外,只见愣头青正在欣赏日出呢!
  “愣头青!”
  包光光一声大吼,如同晴天霹雳。
  愣头青风量回头,包光光已冲到面前。
  “好小子!”包光光当胸一把抓住愣头青,怒问道:“你趁咱们不在,对仙儿怎么了?”
  愣头青反问道:“她告诉你,我强暴了她?”
  包光光一气之下,勃然大怒,挥起一拳,猛向愣头青迎而击去。
  愣头青被他当胸抓住,无法闪避,而且绝对意想不到,包光光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击来。
  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只听得愣头青一声沉哼,头往后一仰,胸襟被撕破一大片,人却向后倒去,跌了个四脚朝天。
  愣头青反手用衣袖一抹,全是鲜血,原来这一拳,击得他鼻血流了出来。
  他不禁怒道:“他奶奶的,你跟我玩真的?”
  包光光怒哼道:“你才知道。”
  愣头青未及爬起,包光光已全身扑去,双拳连挥,好像在练打“沙袋”,但他打的不是沙袋,而是愣头青的脑袋。
  打人的发火,被打的人能不发火?
  愣头青被打的火冒三丈,双足齐蹬,将扑在身上的包光光踹开,就在一滚,霍地跳了起来。
  包光光刚挺身跳起,愣头青已冲来,将他拦腰一抱,由于用力过猛,两个人再度摔倒地上,跌作一堆。
  这回可是玩真的了,彼此互不相让,在地上滚翻扭打。
  可惜诸葛不亮他们,实在筋疲力尽,回到窝里倒头便呼呼大睡,此刻早已梦周公去了,根本不知道他们正打得难分难解。
  两人从洞口附近,一直打进了连环阵内,仍不罢休。
  包光光突然施展出游龙八卦掌,脚踩八卦,双手交错连发带起呼呼破空掌风,直向对方逼去。
  愣头青不甘示弱,也以疯僧所传千层浪掌迎战,只见眼前化出重重掌影,如浪潮般源源不断推来。
  照说,自己好哥儿们,纵然言语起冲突,甚至大打出手,大不了是拳打脚踢,不致玩起真的来。
  而他们此刻施展的,都是足以使对方致命的真功夫,好像彼此之间存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包光光突然大叫道:“卡!”
  但愣头青已收势不及,重重一掌劈向包光光肩头。
  “他奶奶的!”包光光怒从心起,飞起一脚,踹得愣头青倒飞丈余。
  这一脚踹得实在太重,使包光光有些后悔,急欲上前查看,却见眼前一片浓雾弥漫,不知愣头青人在何处。
  再定神一看,发现竟是置身悬岩绝壁之问,身后是峭壁断崖,左右密林耸天,前面是百丈深渊!
  包光光估计愣头青跌落的方向,正是前面深渊,不由地大吃一惊,急忙大叫道:“愣头青,你在哪里?”
  不知从何处传来愣头青的呻吟,好似还在天边,又像近在眼前。
  包光光吓昏了头,忘了这是诸葛不亮布的连环阵,眼前所见的全是幻境,只需抱元守一,排除心中杂念,按照口诀走步,丈许之外即可看到在地上躺着的愣头青了。
  但他在惊乱中,只关心愣头青的伤势:“你伤的重不重?”
  愣头青的声音又传来道:“别管我的伤重不重,就算伤重不治,我也要把话说清楚才死,你要不要听我说?”
  “好,你说!”
  愣头青愤声道:“我现在才明白,大嘴巴为什么离去,为什么下定决心,非要等那娘儿们走了才回来。”
  包光光急急道:“他说的娘儿们是指仙儿?”
  愣头青说道:“除了她还有谁?”
  “她怎么了?”
  “好!那我就告诉你,她怎么了!不管你信不信得听我说完!”
  “说吧!我在听!”
  沉寂片刻,再度传来愣头青的声音:“昨夜,你们去金家庄救大嘴巴……”
  包光光全神贯注,听愣头青述说,冷不防一块山石当头砸下,使他猝不及防,被砸得头破血流,当即昏了过去。
  愣头青并不知道他遭到突袭,仍然继续说道:“只有我一个人,留在洞里守护仙儿,当时我就觉得,孤男寡女单独相处在一起,有点怪别扭的,就走出洞外去看看月亮,突然听到她鬼喊鬼叫,不知出了什么事。
  于是我赶紧跑回洞里一看,只见她躺在地上,双手捧住胸口,嘴里直吐白沫,他奶奶的,还真吓了我一跳……”
  顿了顿,愣头青接下去道:“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就问她怎么了?她就把衣服拉开,指着胸口直叫痛,要我替她看看,他奶奶的,当时我怎会想到她在捣鬼,赶紧蹲下去一看,你猜怎么着,她里面光光的,什么也没穿,我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就骗她说没什么嘛……可是她说痛的受不了,要我替她揉一揉。
  这事我能干吗?当然拒绝,要她自己揉。他奶奶的,这娘们儿真有一套,一面哭着喊痛,一面要求我扶她回床上躺着。这下我不能拒绝了,只好伸手扶她,谁知她竟突然抱紧我不放。
  我用力扳也扳不开,就骂开了,骂她下贱、无耻,比潘金莲还不要脸!可是骂什么都没用,她笑嘻嘻地说,如果我不跟她亲热,等你们回来,她就要反咬我一口,说我强暴了她。
  我一听可火大了,一把推开她,就冲出洞外……他奶奶的,想不到她还当真反咬了我一口,你还当真相信!”
  可惜他说了半天,包光光一句也没听见。
  愣头青忽道:“光光,你在听吗?”
  浓雾弥漫中,一片沉寂。
  愣头肯深深一叹道:“我说的全是事实,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下了决心,跟大嘴巴一样,那娘儿们一天不走,我就一天不回来!”
  包光光仍然昏迷不醒。
  愣头青又走了。
  当包光光清醒时,已躺在营长官邸自己石床上。
  睁眼一看,除了愣头青之外,所有人都守在床边。
  包光光霍地撑身坐起,才觉得头痛欲裂,不由骂道:“他奶奶的,愣头青竟跟我玩真的,胆敢暗算我,他小子人呢?”
  鱼肉郎中道:“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包光光火冒三丈道:“你们为什么不挡住他,让他走?”
  诸葛不亮苦笑道:“我们放他走?要不是仙儿把大家叫醒,说你跟愣头青在外面打架,还不知道你被击昏在连环阵里呢!”
  包光光瞥了仙儿一眼,见她低垂着头,凄然欲泣,不禁愤声道:“他奶奶的,看他能跑到哪里去,我非抓他回来不可。”
  诸葛不亮道:“光光,你们为什么突然干起架来了?”
  包光光破口大骂道:“他不是人,是卑鄙无耻的下三烂。”
  仙儿双手掩面,哭着奔了出去。
  诸葛不亮、鱼肉郎中、和尚三人齐齐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和尚微微点头道:“难怪咱们回来时,看他有些怪怪的,原来如此!”
  诸葛不亮诧异地望了仙儿背影一眼,轻声问道:“仙儿告诉你的?”
  包光光气愤道:“愣头青自己承认了!”
  大家本来将信将疑,认为事实可能有些出入,既然愣头肯自己都承认了,谁还能为他说话。
  其实包光光所根据的,只是愣头青冒出那句“她告诉你,我强暴了她?”未免断章取义,过于武断。
  鱼肉郎中怒道:“他奶奶的,这小子居然……我去抓他回来!”
  诸葛不亮阻止道:“现在已将近中午,金家庄方面的人随时会到,咱们人手已经不够,你怎么能再走开?”
  包光光挪身下床,摸着包扎了的头道:“这小子居然下此毒手,差点让我变成脑震荡的……”
  和尚突然学了声猪叫。
  包光光骂道:“秃驴,你还敢取笑我是脑震荡的猪?”
  和尚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佛祖爷爷一句话也没说!”
  “那你为什么要学猪叫?”
  “怪事!佛祖爷爷要学猪叫、牛叫、马叫,与你何干?别找不到人出气,以为佛祖爷爷出家人好欺!”
  “秃驴,你……”
  “卡!”
  诸葛不亮大叫一声,喝阻了双方冲突,悻然道:“咱们是怎么啦?一个个像是吃错了药似的。”
  大家面面相觑,沉默了下来。
  如果他们冷静下来想想,就会发现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仙儿来这里之前,六个人欢聚一堂,情同手足,嬉笑怒骂时而有之,甚至拳打脚踢,从来不曾翻过脸,就算争得面红耳赤,哈哈一笑就没事了。
  但是自从仙儿来了之后,情况大不相同,除了魔宫的人骚扰,彼此之间心理上也同样受到骚扰,只有和尚例外。
  和尚之所以未受到骚扰,即是不为情所困,不为色所惑。
  而大嘴巴却是羊肉未吃,惹上一身骚,否则他怎会愤而出走,落入如意夫人手中,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如今又走了个愣头青,更是遭此不白之冤,义愤填膺偏又百口莫言。
  这一切,都是由仙儿而起。
  可惜当局者迷,和尚虽然旁观者清,却不便向他们每个人指点迷津,以免弄巧成拙,反被指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一旁哭得伤心欲绝的仙儿,突然止泣走过来道:“都怪我,为大家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承各位大哥相救,我会永远感激的,今生不能报答,来世愿变犬马相报,现在别无所求,只求让我去交换张大哥回来。”
  包光光断然道:“这绝对不可以!”
  仙儿热泪盈眶道:“我是出于自愿的……”
  “那也不行!”鱼肉郎中道:“这一来,咱们快乐营的招牌就砸啦!”
  和尚凑趣道:“没招牌,生意怎么做,没的混了!”
  仙儿唱作俱佳,双膝一屈,跪了下去,泣声道:“各位大哥成全我吧……”
  包光光与鱼肉郎中,不约而同,几乎同时上前扶起仙儿,连说的话都一样:“仙儿,快别这样……”
  两个人不禁互望一眼,似乎在说:“这是我的事,要你当什么鸡婆!”
  仙儿叹道:“你们何必为我树立强敌,金家庄、如意夫人、魔宫三方面,哪一方面都不是好惹的啊!”
  包光光道:“我们已经惹了!”
  鱼肉郎中也道:“而且是老少无欺,大小通吃!”
  仙儿忧形于色道:“如果魔宫主人或如意夫人亲自出马,洞外的阵式,根本阻挡不了他们!”
  沉默了半天的诸葛不亮,闻言惊问道:“他们也精于布阵?”
  仙儿微微点头,郑重道:“如意谷的情形我不清楚,只是听说而已。
  但魔宫四周,布满各种阵式,都是我亲眼所见,魔宫主人居然时常叹息,说跟如意谷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呐!”
  包光光咋舌道:“真的?”
  诸葛不亮不服道:“我倒不信,天下有比狂儒更高明的布阵专家!”
  和尚也道:“佛祖爷爷也不相信,否则如意夫人只要在金家庄布几个阵,咱们昨夜就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仙儿摇摇头道:“不!也许如意夫人布的阵在宅内,而你们只再庄内交手,并未闯入宅内救人,这是他们的失算,
  通常阵式都布在出入必经之处,就像诸葛大哥布的连环阵,布在洞口外附近,如果布在山下,对方可以从别处绕过,那就完全失去布阵的作用和意义了。”
  诸葛不亮赞道:“有道理,想不到你也是位行家,”
  仙儿道:“我根本不懂布阵,只是曾听魔宫主人说过而已。”
  包光光道:“照你这么说,如果如意夫人或魔宫主人亲自率人来犯,咱们的连环阵根本不管用罗!”
  仙儿神色黯淡道:“所以最好把我交给如意夫人,魔宫主人知道我落入她们手中,非但不会骚扰你们,可能会吓得赶快离开此地……”
  包光光面有难色道:“这……”
  眼光一扫诸葛不亮等人,似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包括和尚在内,三人齐声道:“咱们不信这个邪!”
  包光光道:“对!招牌不能砸!”
  和尚又重复那句道:“没招牌,生意怎么做,没的混了!”
  仙儿的提议被否决了。
  别无选择,只有全力一搏!
  日正当中。
  由金万山亲自率领的数十健骑,浩浩荡荡而来,包围了快乐营的整座山头。
  片刻后,继之而来的人马,赫然是如意夫人率领的娘子军。
  八名青衣少女开道,后面紧随着由四匹纯白骏马拖着的华丽马车,前座驾车的是两个自衫少女,车后又有十名白衫少女,阵容十分美丽壮观。
  尤其是车前插的那面“如意旗”,金边金如意在太阳照射下迎风招展,闪动着耀眼刺目的金光,象征着她的权威和气势。
  快乐营不过是几个小强盗的组合,居然惊动了名震武林的如意夫人,及财势独霸一方的金万山。
  他们不但双双亲自出马,而且劳师动众,几乎是倾巢来犯,未免有点小题大做吧!
  纵然快乐营被连根拨除,砸了招牌,也可算是江湖一大盛事,堪称虽败犹荣了。
  关雄遥见烟尘滚滚,心知是如意夫人的人马来到,立即拨转马头迎去。
  八名青衣少女中的大姐,将奔驰中的马一收丝缰,同时举起右手,示意后面的人马停止前进。
  关雄来到大姐面前,将马一勒道:“请姑娘禀知夫人,对方在山上果然布了阵式,诚如夫人所料。”
  大姐似已得到如意夫人指示,微微点头道:“好,知道了,请二庄主通知金庄主,所有人马不可轻举妄动,只需负责包围,严防任何漏网之鱼突围逃出,其他的一切由夫人自行料理。”
  好厉害的如意夫人,居然决心来个一网打尽!
  关雄应了一声,拨转马头,又向山下飞奔而去。
  大姐一挥手,人马继续前进。
  如果不明底细的人,见了这一行由娘子军组成的人马,尤其马车右首插着一面“如意旗”,还以为是什么“女子镖局”在走镖呢!
  来到山下,马车已无法登山,只得停了下来。
  金万山偕同关雄迎来,走近马车边,隔着车帘,向车内的如意夫人道:“杀鸡何需用牛刀,夫人不必亲自劳动,就让金某人带人杀上山去吧!”
  如意夫人冷声道:“不!先让八个丫头上山走一趟,让他们知道,那些破阵形同虚设,阻挡不了咱们。可能不需动手,他们就乖乖把人交出来了!”
  金万山虽担心金虎,但不敢争辩,只好唯唯应命。
  如意夫人随即吩咐道:“干儿,你们上山去吧!”
  干儿就是八婢中的大姐,恭应一声,立即翻身下马,带着七名青衣少女,直朝山上奔去。
  原来这如意八婢,名字是按八卦干、坤、震、艮、离、坎、兑、异顺序所起,可见如意夫人对八卦九宫之术的热衷与精深了。
  八少女的轻功个个了得,身轻似燕,哪消片刻已来到连环阵前。
  大姐干儿不屑道:“这么个破阵,也好意思摆出来丢人现眼!”
  八妹异儿笑道:“好像在办家家酒,真不怕笑掉人家的大牙!”
  七姐兑儿凑趣道:“大概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咱们待会儿满地找牙吧!”
  一阵大笑,八少女进入了阵内。
  干儿带头,领着七少女在阵内东转西弯,丝毫未受阻碍,轻轻松松地穿出了阵外去。
  定神一看,数丈外的洞口前,包光光、和尚、诸葛不亮和鱼肉郎中四人早已各据一方,严阵以待。
  八少女人阵内的情形,他们全看在眼里,个个都感到惊诧和失望,尤其是诸葛不亮,不但脸上无光,而且简直是奇耻大辱。
  干儿笑笑道:“喂!干吗一个个脸绷的那么紧,不欢迎咱们吗?”
  四个人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七姐兑儿故意道:“大姐,既然人家不欢迎,咱们知趣些快走吧!”
  干儿叹口气道:“只好如此了!”
  四个人仍毫无反应,目送她们离去。
  鱼肉郎中终于憋不住了,怒道:“他奶奶的!当咱们这儿是什么地方,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和尚道:“这分明是向咱们示威,表示连环阵阻挡不了她们!”
  包光光神色凝重道:“仙儿说对了,如意夫人确实是布阵的大行家。”
  和尚转向沉思不语的诸葛不亮道:“军师大人,现在怎么办?”
  诸葛不亮充耳不闻,似乎陷入沉思中。
  和尚急道:“喂!你怎么又变成了哑巴龙啦?”
  鱼肉郎中道:“这节骨眼上,装聋作哑也不是办法,总得拿出个主意来呀!”
  包光光也道:“哑巴龙,你别不说话呀!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可是,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了全力,只怪咱们对手太强,偏偏又是精于布阵的高手。”
  一时之间,诸葛不亮变成了众矢之的。
  沉默了一阵,突闻诸葛不亮笑道:“你们不要如丧考妣,哭丧着脸好不好。这又不是世界未日来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了不起!”
  和尚苦笑道:“我最敬爱的军师大人,连环阵已经不管用了,凭咱们四块料,你倒是说说,怎么挡、怎么掩啊?”
  诸葛不亮摇头晃脑道:“天机不可外漏,山人自有妙计!”
  说完哈哈一笑,径向阵内走去。
  和尚拦住他道:“你要干吗?”
  诸葛不亮惊道:“既然这阵不管用,何必等他们攻上来,我自下山去。”
  和尚道:“我最敬爱的表哥,最伟大的军师大人,表弟我小和尚年幼无知,方才说的那些话,绝不是故意损伤你的自尊,你千万不要为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想不开跑去自杀呀!”
  诸葛不亮道:“谁说我要自杀?”
  和尚道:“你一个人跑下山去,那不就等于送死……”
  “好了!”诸葛不亮不耐道:“你究竟有完没完?”
  和尚断然道:“你要一意孤行下山去,佛祖爷爷就没完了!”
  诸葛不亮道:“莫名其妙,我只是下山去谈判,好像我真要去死似的。”
  包光光赶过来道:“哑巴龙,你真是爱说笑,现在兵临城下,我们凭什么跟人家谈判?”
  诸葛不亮伸手指指舌尖道:“凭这个。”
  和尚凑近一看道:“睡眠不足,舌苔很重……”
  葛不亮骂道:“重你个大头鬼,我又不是要你看舌苔,是告诉你们,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就能使他们不战而退!”
  鱼肉郎中道:“你的舌功真那么厉害,能让如意夫人……”
  诸葛不亮怒道:“他奶奶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包光光急道:“你打算怎么跟他们谈判?不会用仙儿……”
  “你放心,我绝不会砸快乐营的招牌!”
  和尚又道:“没招牌,生意怎么做,没……”
  包光光一伸手,把他的嘴巴封住了。
  诸葛不亮充满自信道:“你们留守洞口,不用跟我下山,等着好消息吧!”
  说完,他就径自穿过连环阵,从容不迫地往山下行去。
  山下,仍然是按兵不动。
  如意夫人似乎已算准了,只要派八少女上山,进出连环阵一趟,使对方知道阵式形同虚设,必然会有反应。
  果见诸葛不亮摇着羽扇,迈着八字步,走到两丈开外停住,振声道:“喂!大拍卖,限时抢购,要买趁早,那一位要买的?”
  关雄上前道:“那要看你卖的是什么?”
  诸葛不亮摇摇头道:“你又做不了主,何必浪费时间,还是省省吧!”
  关雄正待发作,金万山已赶来阻止,示意他退开一旁,然后向诸葛不亮道:“老夫总可以做得了主吧!你卖什么?”
  诸葛不亮道:“我卖的是一个小混蛋。”
  “什么价钱?”
  “看你是要论斤还是要整只的?”
  金万山只好顺着他的口气道:“当然是整只买。”
  “那很好,一个大嘴巴,换一个小混蛋,公平交易,互不吃亏。”
  这条件金万山自然接受,但考虑到如意夫人,不得不问道:“还有个姑娘呢?”
  诸葛不亮冷冷道:“你还想买一送一?”
  金万山沉声道:“老夫没想占这个便宜,价码由你开,你开的出,老夫就出得起,绝不讨价还价!”
  他以为用金钱为诱,足可使小强盗心动。
  可是他估计错误,诸葛不亮开出的条件是:“好!用那个姑娘,换你这大混蛋!”
  金万山一听,怒道:“好小子,你是存心跟老子寻开心。”
  诸葛不亮道:“不是我寻开心,是你自己太贪心,小混蛋这笔交易还没定,你就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不是故意节外生枝吗?”
  金万山忍了忍道:“那你的意思呢?”
  诸葛不亮慢条斯理道:“生意嘛!要一笔一笔来,而且,要货卖识家,所谓红粉送佳人,宝剑赠英雄。小混蛋只有金家庄是个宝,送给如意夫人,她都不要,同样的,那个姑娘你要去也毫无用处,如意夫人却志在必得。所以嘛!咱们的交易,最好是分开来谈,混在一起就搅不清了,大混蛋,你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吗?”
  金万山只好勉强点头道:“唔……听起来好豫有点道理。”
  诸葛不亮乘机道:“那咱们是成交了?”
  金万山瞥了马车一眼,面有难色道:“这……”
  关雄再也按捺不住,怒声道:“大哥,以大嘴巴换回虎儿,尚属公平,无话可说,但昨日他们的人,无端伤我壮丁护院多人,夜间又再度硬闯,造成不少伤亡,这笔帐又怎么算呢?”
  金万山便向诸葛不亮道:“此事你打算如何交代?”
  关雄狐假虎威道:“哼!如果你们识时务,就乖乖地把那姑娘和少庄主一起交出,看你们年幼无知的份上,其他的事一笔勾销。否则,你们几个小混蛋,一个也休想活命。”
  诸葛不亮也不甘示弱道:“那样的话,小混蛋也活不成了,而且你们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关雄怒哼一声,身形一晃,直逼诸葛不亮面前。
  正待出手,诸葛不亮急叫道:“卡!买卖不成人情在,你干吗凶巴巴……”
  关雄可不理会他这么多,双掌一错,已向诸葛不亮攻去。
  诸葛不亮武功不济,轻功倒不输人,一个倒蹿,退后两丈有余。
  关雄哪放他走,正待追去,八婢中的大姐干儿已传话道:“夫人有令,金家庄的人各守原位,严防山上任何漏网之鱼逃走,夫人即刻亲自攻山!”
  诸葛不亮暗自一惊,哪敢怠慢,回身飞奔上山。
  哪知一头冲进自己布的连环阵里像是遇上了“鬼砌墙”,四面均是高墙阻隔,无路可通。
  这是怎么回事?
  仅仅不到一杯茶的时间,竟然发生如此不可思议变化,而这连环阵正是他自己所布设的啊?
  就在他惊疑之际,一个极熟悉的声音,不知来自何处道:“不亮,你真是不点不亮,看来你还得跟我回黄山,好好下一番功夫呐!”
  诸葛不亮惊喜道:“师父,是你老人家来了?”
  说话的正是狂儒,他深深一叹道:“唉!我要迟来一步,也许只能替你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收尸了。”
  诸葛不亮双膝一屈,跪在地上道:“弟子无能,使师父蒙羞……”
  狂儒又是一叹道:“唉!我倒是不在乎这张老脸,只是你们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上了如意夫人。”
  “说实在的,我改布的这个鬼门阵,等于孤注一掷,能否挡住那老婆子,一点儿握也没有,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诸葛不亮道:“师父,你在何处?”
  狂儒道:“为师不便露面……老婆子她们来了,你快跟着一道白光出阵,回到洞里去,无论阵内发生任何情况,切记千万不可闯入。”
  话声未落,数尺外果然出现一道白光。
  诸葛不亮哪敢怠慢,急忙起身,随着白光一阵乱转,终于出了阵外。
  豆豆书库图档,chzhjOCR,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