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快乐强盗》

第十三章 诸葛布阵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二个时辰后,公鸡就像见鬼似的大喊大叫,连住在天边的太阳也被这恐怖的啼声吓得赶快跑到人多的地方来。
  一切整理妥当后,罗晓云很抱歉地道:“我很惭愧,收回晓云庄是我自己的事,竟然还累及各位……”
  诸葛不亮故意板着脸道:“你又来了,自己人嘛!”
  罗晓云低着头,轻声道:“谢谢你,诸葛兄。”
  包光光笑道:“哑巴龙说的对,客套话不必讲了!”
  “谢谢你,包少侠!”
  “哇!差这么多!”包光光叫了起来道:“大概是我侠义本色太重,只配当侠,不配当包兄!”
  鱼肉郎中笑道:“我下厨十几年,只听过包子、包肉,没听过‘包胸’什么的,嗯!很帅。”
  愣头青也笑道:“光光说包胸不好,他只配当‘包虾’。”
  和尚补充道:“而且只包小虾,不包大虾,我还通通包光光咧!”
  包光光道:“差点真变成了‘虾鱼本色’走啦走啦!上晓云庄去。”
  罗跷云叫陈嫂她们牵马来,一共有十二匹,由于前天晚上和青云寨的厮杀,晓云庄的女将有五人受了足以妨碍行动的伤,她们虽然急于收回自己的家,却只能出动七个人,七个人都是事主,在出力方面,还需凭藉着包光光他们。
  从小金村到晓云庄,须要半天的“马程”,卯时出发,午时到达。
  包光光远远地看着晓云庄,笑道:“这次该说是到晓云庄吃中饭。”
  和尚道:“最好别这样说。”
  “为什么?”
  “像上次说要回家吃晚饭,结果变成一连三餐都没吃。”
  愣头青笑道:“我还有点怀念那几株桑树。”
  鱼肉郎中道:“我最怀念何首乌了!”
  包光光笑道:“说的也是,以后吃饭和吃桑椹的日子可长的很,像那二块何首乌恐怕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了。”
  诸葛不亮勒住马道:“我看我们就在这儿下马好了!”
  罗晓云道:“也好,骑着马目标太大,我们人数上占劣势,一路潜行过去,以免让他们早做防备。”
  诸葛不亮下马,把缰递给罗晓云,笑道:“你说的对,对方人多,所以我想我们五个人先进去,找机会消灭他们的头,等我发出啸声,你们就骑马冲来,一举灭了外围的分子,如何?”
  “诸葛兄,这个……”
  “没什么这个那个的。”
  诸葛不亮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他们有将近二百个人,不是吗?”
  罗晓云不由地点头。
  诸葛不亮对包光光道:“该下马走了!”
  陈嫂道:“庄子后面的马厩左近,防守最弱。”
  诸葛不亮他们就从右边芦苇丛开始,绕到晓云庄后。
  果如陈嫂所说,马厩附近并没有防守,最近的守卫也在十丈外,并且是个缺手的残废,包光光叹道:“真辛苦,缺了手也要当守卫。”
  诸葛不亮道:“八大王没有以前风光了,晓云庄不小,而他们的人不多,为了怕有官家或是仇家找上门,只好加派人手放哨。残废的人也一样,反正他们的任务只是在看看有没有人,有人来了,只要放出警讯后就没他们的事了!”
  包光光道:“对我们来讲有用么?”
  “当然没用了。”
  晓云庄四周都有通路,最早罗晓云的父亲当家时,仅在对面路的那个墙上建了可以站一人的平台,以免有新朋好友来了,庄中还没人知道而失了礼。
  八大王决定在此设立新堂口,便加建了许多平台,而马厩只算是外围设施,所以并没有多加注意。
  包光光他们很快地溜到墙角下,再一个个翻进庄内。
  庄子后方都是一些柴房、茅厕和堆杂物的地方,再过去才是住人的房子,八大王派有人守卫。
  包光光对和尚和愣头青做了个手势,三个人一块冲出去,制服了一组三个人的守卫队,然后拉着他们进入一间柴房里。
  诸葛不亮向和尚拿过戒刀,帮一个留了小胡子的黑衣壮汉刮胡子,等刮得差不多了,就解开那个人的穴道,笑道:“你只是被制住了行动,神志还是很清楚的,我问你话,可要老老实实回答,你没多少胡子可刮。”
  那个人早冒出一身冷汗了。
  诸葛不亮开门见山地问:“龙凤剑在哪里?”
  黑衣人道:“我不知道。”
  “什么?”诸葛不亮很快地割下他一大把头发。
  黑衣人急得眼都红了地道:“我说的是真话啊!他们夫妇现在正在大厅和大王他们共餐,我不敢骗你们。”
  “我相信你也没有这个胆。”
  诸葛不亮道:“我再问另外一个人,骗我的就别想看到今晚的月亮。”
  黑衣人苦着脸道:“我哪敢骗你们!”诸葛不亮再点住他的穴道。
  和尚道:“再来问哪个?”
  诸葛不亮道:“不问了,应该不会假,罗庄主已把全庄形势告诉我们,现在先到大厅那里瞧瞧再说!”
  到达大厅,正好龙凤剑夫妇酒足饭饱告退。
  包光光轻声问诸葛不亮道:“要不要跟上去?”
  诸葛不亮点点头道:“好,你跟上去,看他们住哪间,小心点,呆会儿还是回这来集合,大伙一起下手。”
  包光光藉着屋子隐身,一路跟在龙凤剑夫妇后面。
  诸葛不亮等包光光走后,领着和尚三人躲到窗子下偷听屋内人说话。
  最先听到的是三大王和柳叶双刀的声音道:“大哥,我们真的要把大大王和二大王的位子让给龙怪凤剑吗?”
  刀中神君道:“我知道你的不满,龙凤剑一旦加入后,你的三大王宝座就要落到第五位,然而我的情形比你更呕,原来至高无上,变得头上有二个人管,但是你要想想,八大王只剩四个了。唉!连一些初出道的小辈也能骑到我们头上来,如果有像龙凤剑这样的高手入伙,至少以后若是碰到硬手,就可以叫他们扛着。”
  怒拳天尊道:“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我排最后,就算再加二个入伙,我还可以升到第六位。”
  铁掌道人道:“不谈了,我要回房打坐。”
  刀中神君呵呵笑道:“想开点,他们加入,对我们来说是好处大于坏处。”
  铁掌道人走出大厅,一直向东边去。
  诸葛不亮急道:“过二手你留下,表弟和愣头青随我走。”
  三人从后边绕过大厅,铁掌道人的背影还可以看见,诸葛不亮就跟他到进入一间屋子为止,道:“我们先把这个老道干掉。”
  愣头青道:“好,我去叫门。”
  诸葛不亮忙拉他道:“少傻了,来暗的就行了!”
  愣头青道:“老来这一套不好吧!”
  诸葛不亮道:“你也不想想,上次在临清时,有我师父帮忙,也只跟他们打成平手,何况我们现在又少了个大嘴巴,不来暗的,怎么能赢?”
  和尚道:“要是被师父知道了,不气死才怪!”
  诸葛不亮道:“他们要是敢一对一的打,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就像前天晚上光光说的,想想咱们是干哪一行的,强盗从来不管什么江湖规矩的。”
  和尚道:“那么要怎么偷袭呢?”
  诸葛不亮道:“很简单,这个铁掌道人的心情不好,警觉也就差了,我们三个不必隐藏身形地走到他面前,我叫门,你们就准备出手,他一开门就叫他死。”
  和尚摸摸光头道:“这个法子不太好。”
  诸葛不亮道:“管他的,只要实用就行了。”
  “如果你敲门,他叫你进去呢!”
  诸葛不亮一愣道:“说的也是,二大王就有二大王的架子,我得去找件他们的衣服来穿,好骗他出房。”
  愣头青道:“这儿又没有他们的人。”
  诸葛不亮道:“我们到那头去看看。”
  将近二百名的土匪,要碰到一个并非难事,诸葛不亮他们各抓一个人,扒下衣服,再点上穴道关进一间空屋子里。
  然后,就以整齐的步伐走到铁掌道人屋前。
  诸葛不亮示意和尚和愣头青如卫士般地站在门两边,然后再去敲门。
  “什么人?”
  “属下诸葛不亮。”
  铁掌道人“哦”了声道:“进来!”
  诸葛不亮心里暗笑道:“土匪那么多个,铁掌道人能叫出名字的还不满一百个。”
  诸葛不亮凭着一份自信而报出名字,铁掌道人还像认识地“哦”了一声。
  诸葛不亮一推开门进去,铁掌道人就问道:“有什么事吗?”
  诸葛不亮蛮像回事地低着头抱拳道:“启禀二大王,大大王有事请您去一趟。”
  铁掌道人疑道:“什么事呢?我刚刚才离开那里。”
  诸葛不亮早编好了说词道:“三大王和八大王都走了,大大王可能要和您秘商龙凤剑的事。”
  铁掌道人原是在床上打坐,闻言就放下腿,一边穿鞋地道:“好,你先回去告诉大大王,我马上到。”
  诸葛不亮就走出去,却不看和尚他们一眼。
  铁掌道人对诸葛不亮并没起疑心,连带着忽略了还有二个人站在门边没走,当他一走出房门,和尚的戒刀就刺向他的腰。
  和尚出刀的方向是斜向屋内,目的是要逼铁掌道人进前,如果他不动的话,也会受点小伤。
  若是不进反退的话,那戒刀正好整支刺进他的腰。
  诸葛不亮本想叫他俩偷偷地掩到门口,但由于轻功并非很好,若被铁掌道人听出动静,那就白费功夫了。
  所以,干脆用明的来,再利用铁掌道人的粗心,一举杀死他,使他一点声音也没能发出。
  诸葛不亮叫愣头青搬身体,和尚搬头,把整个铁掌道人放进房内。
  至于地上的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然后再去和鱼肉郎中会合。
  到了那儿,包光光也已回来了,若非诸葛不亮先出声,乍见之下,包光光差点把穿黑衣服的他们当成土匪了。
  鱼肉郎中问道:“怎么样了?”
  诸葛不亮笑道:“铁掌道人被我们宰了。”
  包光光道:“我知道龙凤剑住在哪儿了,现在是不是轮到他们了?”
  诸葛不亮摇摇头道:“先等一下,龙凤剑是两个人,我们看能不能再等一个落单的,捡好下手的先来。”
  大厅中的三个人又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然后柳叶双刀和怒拳天尊都起身要走了,因为刀中神君就住在大厅后的房间里,其他人另有住处。
  诸葛不亮想了一下,决定叫包光光和鱼肉郎中去对付功夫较差的怒拳天尊,自己带着原班人马为对付土匪婆陈红。
  同时约定得手后就可以放开来杀。
  包光光和鱼肉郎中到了怒拳天尊的住处,发觉怒拳天尊是住在楼上,而楼下住了一小队的人。
  包光光想不出一个办法可以到达楼上,而不被楼下守卫的人发觉,如果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又怕坏了诸葛不亮那边的事。
  因为诸葛不亮算定只要一方得手,那双方实力就相等了,自己冲上去只是想用硬吃的把怒拳天尊给埋葬掉,马上得手的机会只有六成,不如先等诸葛不亮那边得手了,自己再下手也不迟。
  柳叶双刀独自住在一间房里,诸葛不亮就用老方法,上前敲门,柳叶双刀就叫他进来说话。
  诸葛不亮推开门,刚一脚跨了进去,这土匪婆已看清楚了他的脸,尖声大叫道:“是你——”
  诸葛不亮微愕,他忘了柳叶双刀曾见过他两次,印象比铁掌道人深得多,一注意看就认出来了。
  柳叶双刀已持刀在手,诸葛不亮赶快往后跳,和尚就出来挡住土匪婆一刀。
  柳叶双刀一看还有埋伏,一边打一边大喊大叫,附近的土匪,都握刀冲来,愣头青就挥剑杀了起来。
  包光光听到声音,以为他们得手了,通知鱼肉郎中一声,两人飞身扑向楼上,一脚踹开门,包光光奋勇冲人。
  怒拳天尊刚想要出来看看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正好包光光攻来,忙退到床边,拿起棉被丢向包光光。
  棉被是软的,不容易施力,包光光便向左闪,怒拳天尊就趁此时由右边向门外逃,却又迎上了鱼肉郎中的刀,只好退回来,想穿窗而逃。
  包光光待棉被飞过,正好看到怒拳天尊一头跳起冲向窗户,短叱一声,追之不及,便把长剑射出。
  怒拳天尊冲破窗子,半身已探至外面,不料屁股一痛,破窗飞出成了破窗摔出,幸好皮厚肉多,没摔死。
  包光光跟着从窗子跳下,落在他的身边,拔起插在他左屁股上的剑,再挑断他双脚筋,点上昏穴,拖到墙角放下。
  楼下的土匪已到,连发三招杀光十二个人。
  鱼肉郎中下楼,包光光道:“我料理完了,到那边去看看!”
  刀中神君和愣头青交上手,诸葛不亮只好捡一把刀来应付其他的土匪喽罗。
  包光光和鱼肉郎中赶到,正好和龙凤剑夫妇碰头,没什么场面话好说的,刀来剑往,就开始厮杀。
  庄外的罗晓云七人正等的心急如焚,忽然听到了刀剑声,也不管诸葛不亮发不发信号,就杀进庄来。
  诸葛不亮一看,急急道:“你们怎么进来了?”
  罗晓云道:“我们总该为自己的庄子尽点力。”
  诸葛不亮自保有余,要保他人就不足了,他又不好意思说罗晓云进来增添他的负担,因为一个人的体力有限,在悬殊的比较下,除非武功比对方高出很多,否则后果就是死得很惨了。
  诸葛不亮的武功高过任何一个黑灰衣级的,但高不了多少。
  晓云庄女将武功最低的也可以和黑衣小队长打成平手,然而高的也有限,诸葛不亮有内功做后盾,而女将们内功最好的也只有诸葛不亮一半而已。
  和尚和柳叶双刀再度相遇,和尚的功力越是精深,柳叶双刀也就显得越是不济了。
  愣头青对刀中神君的情形也是一样,愣头青可握有六成胜算。
  尽管功力小进,包光光和鱼肉郎中联手,仍然敌不过龙凤剑夫妇。
  瞧人家双剑的威力,招式精妙而完美,内功深厚而不分上下,默契佳、配合适时,难怪那么厉害。
  想不到这时竟有人骑马进晓云庄。
  “嘿!想不到来的正是时候嘛!”
  鱼肉郎中骂道:“龟孙子、小王八蛋,你他奶奶的死到哪里去了,害老子找不到地方收你的尸。”
  诸葛不亮喊道:“大嘴巴,你还不快来帮忙!”
  大嘴巴笑着跳下马道:“从马口城经过三多镇到小金村,再从那里到多米村,赶到这来,快四个时辰了,屁股差点被磨掉一层皮,还没吃饭就要做工,还是跟我涵英妹妹住在五台山好。”
  大嘴巴手中握着一把新的雁翎刀,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打造的,光用看的就知道比以前那把好多了。
  和尚问道:“你跟小观音进展那么快啊?”
  大嘴巴一招砍翻三个人,笑道:“出家人不宜知道。”
  包光光揶揄道:“我看你是没追到人,不好意思就这么打道回府,不知跑去哪里躲了几天,现在才回来。”
  “谁说的!”大嘴巴道:“我要是没追到人,刚才看到郭二手就先一脚踢翻他。你看我手上这把刀,还是涵英她师父送给我的。”为了证明刀好,又有三个土匪被砍成两半。
  包光光问道:“那这些天,你都在五台山逍遥吗?”
  大嘴巴笑道:“废话,过的全是俪影成双,不羡神仙的日子。”
  “那你回来干什么?”和尚问。
  大嘴巴叹了口气。
  “怎么啦?”包光光疑道。
  大嘴巴道:“谁叫我这么恋旧,你们这几张鬼脸谁看了不会讨厌,偏偏我就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眨眼就像个十年没见似的,辞别了心上人,赶了几百里路,回来见你们一面。”
  包光光笑骂道:“我还以为你是回来让我们见你的最后一面,然后你就要骑马‘上路’了!”
  “我还驾鹤西归咧!”大嘴巴瞪了他一眼道:“实在是想不通怎么心里老惦着你们,实在没办法。”
  愣头青笑道:“嘿嘿!说不定你就是个兔二爷,不也是从京里来的吗?嘿!”
  诸葛不亮道:“你这么一走,小观音跟你的事不就没下文了吗?”
  大嘴巴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只是一时舍不得你们,可不是一辈子都舍不得,我临走时就告诉她……”
  诸葛不亮忙道:“告诉她什么?”
  大嘴巴笑道:“我说以后在一起的日子还长得很,她也笑着跟我挥别,还叫我有空一定要到五台山看她。”
  鱼肉郎中笑道:“我看你们两个也没什么特别的进展,至少她还没对你挥泪相送,关系普通得很。”
  大嘴巴道:“那是你没看到在山上她招待我的那股劲,所以才说这种话,连她师父都对我很满意。”
  “哼!卖瓜的没有一个不会自夸的,你怎么不说昨天已经入洞房了!”包光光故意作对地说。
  鱼肉郎中喊道:“大嘴巴,你那边可以放手了,过来一起打这对贤伉俪,光我们二人顶不住的。”
  大嘴巴说道:“还没到丢命的地步就不要紧,这边人多先处理,等你挨剑了,再来告诉我。”
  包光光道:“你干脆等会儿替我收尸好了。”
  大嘴巴只好杀向那边,忽然止步道:“差点忘了,你们二个主攻,我在旁边发飞刀助攻,保证有效,”
  包光光道:“好!”
  龙剑却叫道:“你们不可以这样!”
  大嘴巴哈哈笑了起来,道:“什么可不可以,我说可以就可以。”
  风剑尖声骂道:“刻薄的小混蛋!”
  大嘴巴射出一把飞刀,割断了她一把青丝,凤剑吓得招式一乱,差点被龙剑磕飞了她的剑。
  包光光笑道:“知道土匪这行饭不好吃吧!”
  龙剑悻悻地道:“谁说我入伙了?”
  罗晓云喊道:“龙大侠,你们既然没入伙,那又何苦为虎作伥呢?先父生前,贤伉俪也曾几度到庄中做客,就算不帮我晓云庄,也不能帮这群土匪呀!”
  和尚在柳叶双刀身上开了几道血槽,笑道:“佛祖爷爷是今非昔比了,上次是没带趁手的兵器,否则哪能叫你笑佛祖爷爷不行。”
  诸葛不亮道:“表弟你少说话,快结束她,好来帮我对付这些小鱼。”
  和尚喝:“好!”身形如弧光跳跃,包围着柳叶双刀,一刀刀地攻击,如狂风拍岸那等声势,光芒闪晃中,层层杀气在包围圈中弥漫。
  于是,柳叶双刀想以刀圈罩身在这惊涛骇浪中保命,却挡不住如空气侵透的戒刀,迅捷地噬着她的血肉。
  然后,她哀号着、嘶吼着……全身做此生最后一次肌肉收缩,而倒地气绝。
  和尚喘息地笑道:“护佛刀诀三大精髓,佛祖爷爷渐得其神矣!”
  愣头青闻言道:“少以为自己读过很多书,之乎者也这四个字我也懂,看我的独门绝招‘重兵刀诀’。”
  罗晓云忙喊道:“留个活口,要生祭死难的人。”
  愣头青招初发立收,喊道:“很难控制住。”
  刀中神君知道再不逃就没命了,身子往后拔地而起,空中转身,扭腰前挪。
  愣头青快步追上骂道:“你他妈的拆我的台。”
  左手握拳对准刀中神君捣出。
  虽然相距丈余,刀中神君却感到浑猛拳劲袭至,这才想起少林的隔山拳,慌忙吐气加速落地。
  愣头青赶到,一剑如掣电下劈,刀中神君举刀猛挡十余剑,却忍不住手腕下沉,几乎被压至脑袋上沿。
  刀中神君情知不敌,双脚交错左移,避其锋锐,不料左侧有连续掌风不断攻来,又想起少林的千层浪掌。
  千层浪掌如遇阻挡,前一波的余劲会助长后一波的威力,刀中神君知道如果还手就难以脱身了,便以右脚尖为轴,身子打了个转,溜出攻势之外。
  愣头青右手三棱剑早等着他,向前大跨一步,剑光如四面实墙快速地兜住了刀中神君周身。
  刀中神君虽知四方剑墙一实三虚,但自己分辨不出,正好空中日光照下,悟到下地无门、上天有路,于是就腾身飞起。
  此时四方剑墙消失,愣头青左手上伸一抓,刀中神君觉得右足踝一紧,自己就被人半空抓下来往地上摔。
  愣头青一脚踩在刀中神君腰上,三棱剑插在地面,刀锋离他的脖子只有一寸远。
  诸葛不亮大声叫好。
  和尚笑道:“愣头青就是愣头青,到底跟佛祖爷爷还是有点不同,换是我,就不能轻易无损地抓住他。”
  愣头青道:“你和尚最假了,我会的你也会,你如果要留土匪婆活口,还不照样可以办得到。”
  大嘴巴笑道:“自家人少在那里拍马屁了。我说你们二个先收拾了土匪兵,再来围攻这对夫妻俩。”
  现在眷恋着不溜的土匪都是傻子。
  站在一旁看风头的残废土匪早跑掉了,下场卖命的也开始脚底抹油。
  诸葛不亮看罗晓云没有追的意思,也就任他们溜了。
  龙剑喊道:“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大嘴巴道:“不要。”
  龙剑又道:“何必硬要逼虎伤人呢?”
  “要!”大嘴巴把玩着飞刀,笑容可掬地回答。
  凤剑道:“小伙子,我们也有着出必伤人的杀人绝招,大家何必一定要硬拚得你死我活呢?”
  刀中神君喊道:“龙兄,你不可以违背江湖道义啊!”
  龙剑骂道:“我去你的江湖道义,那是活人才配谈的玩意,要是命都没有了,你还谈个屁!”
  “可是你们收了我的银子。”
  “收你的银子是要减少你造的孽。”
  “你……”
  龙剑阴冷冷地笑道:“想想你的哪一份钱没染血,我帮你把钱发回人间,是替你造福,你知道吗?”
  诸葛不亮击掌叹道:“此高论也!真是好奇怪的论调,不是普通人想得到、讲得出来的!”
  龙剑嘿嘿地笑道:“嘿嘿!我夫妇已跟八大王毫无瓜葛,倒想跟这几位少年英雄做忘年之交,请别拒人于千里之外。”
  罗晓云道:“诸葛兄意下如何?”
  诸葛不亮道:“他们是八大王请来对付我们兄弟的,跟晓云庄的血仇无关,既然他们不怨跟我们为敌,放了他们也无妨。”
  包光光和鱼肉郎中都收招后退。
  龙凤双剑收入鞘中,龙剑笑道:“龙某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诸葛不亮笑道:“结局是很完美的,我们没事,你们也赚到钱,不过下一次如果有同样的情形发生,某一方就不好说话了。相信二次的打斗中,你们会发现对手的功力有小进,诸葛某人不说大话,一个月内就不输给别人了!”
  龙剑脸色有点难看道:“龙某知道,龙某夫妇有事待办,就此别过。”
  诸葛不亮笑道:“不送了,慢走!”
  龙凤夫妇走后,愣头青就把刀中神君押起来,送给罗晓云。
  包光光已去提怒拳天尊来,笑着道:“我也留了一个活口,罗庄主可以祭拜死难的人了。”
  罗晓云就带着刀中神君、怒拳天尊和铁掌道人、柳叶双刀的人头,到一个埋葬着抗匪而死的庄民大墓坑前,祭拜他们在天之灵。
  包光光他们就忙着整理满地的尸体。
  整个晓云庄显得阴风惨惨的……
  当晚,罗晓云摆出酒菜,向包光光他们致射,酒酣之际,罗晓云借口不胜酒力,离座到大厅外面去吹吹夜风,诸葛不亮随后也悄悄溜出去了。
  深呼吸地展开双手,诸葛不亮笑道:“夜色真美!”
  罗晓云低着头,想着心事。
  诸葛不亮问道:“有心事吗?”
  “嗯!”
  诸葛不亮道:“收复晓云庄,你该高兴才对。”
  罗晓云没有答话。
  “晓云庄只剩下你们十二个人了吗?”
  罗晓云点点头。
  诸葛不亮皱皱眉道:“十二个女人家要管偌大的庄子,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你还有没有亲戚什么的?”
  罗晓云摇摇头。
  诸葛不亮沉默了。
  突然,罗晓云抬起头来道:“诸葛兄……”
  “哦!什么事?”
  “我想……”
  “你想什么样?”
  罗晓云道:“你能不能留下来?”
  诸葛不亮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道:“我不能留下来,晓云,相信我,我是有原因的!”
  罗晓云咬着牙,忍着眼泪,想掉头就走。
  诸葛不亮毫不迟疑地抓住她的手道:“你听到下午大嘴巴讲的话吧!我确信他和小观音两人一定相处的很快乐,但是他还是回来了,他说的对,以后的日子还长的很,我们都还年轻。”
  罗晓云任他抓着手,背对着他,头也不回。
  诸葛不亮道:“我可以帮你重整晓云庄,但不是现在,否则我怎对得起那些共生死的兄弟,而且这件事也不是在短期之内就可以完成的,至少你的家有了,而我的家呢?它不是在小金村里,而是在小金山上。
  此刻我们的家正被白莲教的人占据着,那是我们亲手所建立的家,有过血汗、悲伤与欢乐,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
  罗晓云点点头。
  诸葛不亮放开她的手道:“当初我说要回山上时,你说会到山上来看我,同样的,你回晓云庄了,我就不会来看你吗?
  别小孩子气了,在小金村你可以找到许多帮手,晓云庄伯父生前,许多走镖的人都喜欢到这借宿,虽然这不是捷径或者官道,住在这的安全,却是人人都知道的,我相信在你的重建下,一定会比以前更好。”
  罗晓云低头玩弄着衣角。诸葛不亮笑道:“晓云,你知道我,我更知道你,老实说,我还真想留下来呢!该进去了,走吧!”
  罗晓云满脸羞红地道:“你先走!”
  诸葛不亮笑笑,快步走入大厅。
  休息一晚后,包光光他们就要告辞了。
  罗晓云委托诸葛不亮到小金村,通知留在那里养伤的五个女将,要她们就近聘请二十四位村民到晓云庄工作,她是抱定着越早使晓云庄步入正轨,自己就越早能把这付担了交给别人负责,然后自己就可安心地办私事了。
  到了小金村,办完罗晓云交待的事后,诸葛不亮计算着,小金山新建的据点可能已被白莲教的人发现了,此番上山,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于是就叫鱼肉郎中再去采购东西,这次棉被非带不可,否则睡觉就不能安眠了。
  鱼肉郎中嘀咕着道:“这个不像以前当强盗那样,大家都守在一个地方,现在可要轮流挑水才行。”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诸葛不亮叫道。
  “怎么了?”每个人都异口同声地问。
  诸葛不亮道:“白莲教那几个母的,一天要用二十桶水以上,每天派到河边挑水的人一定很多,咱们只要守在河边就不怕抓不到人了。”
  包光光想了想,也高兴地道:“你说的没错,但是对付王八教主的邪门法术,你到底行不行?”
  诸葛不亮笑道:“放心吧!这一次保证不会出错,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下工具,郭二手你也去弄齐东西,一个时辰后,咱们就上山去。”
  包光光无奈道:“好吧!算是把命卖给你了,希望你为我们的前途多想想,咱们六个都还没讨老婆。”
  诸葛不亮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在申时集合的时间,他抱着一个比人头还大的酒缸,笑嘻地走来。
  大嘴巴抱着两床棉被道:“你还想喝酒?”
  诸葛不亮笑着道:“这个可不是酒,而且它比酒还要难喝,也不容易能收集满一缸呢!”
  鱼肉郎中不信道:“这就是你的法宝?”
  “然也!走吧!到时候看我的就是了。”说着,人早已迈步走了。
  其他的人也只好跟上前去。
  和尚闭着眼睛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保佑佛祖爷爷长命岁,可别让邪术给制住了。”
  彷佛间,有个真的佛祖爷爷对他说:“和尚弟子,你别怕妖术,只要念一遍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就可破妖术。”
  和尚急道:“可是弟子不会念经啊!”
  真的佛祖爷爷沉默了一下,道:“那么你去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乘云而去。
  愣头青看和尚才走几步,就停着不动,便走过来打他一个响头,喊道:“走了啦!还呆着干什么?”
  和尚一惊,摸摸光头清醒过来,一边走一边心里惨兮兮地道:“这下完了,这下可真的完了!”
  由于并未加快脚步地走,所以到小金山那条河边时,天色已昏暗。
  六个人就吃了些干粮,然后各找干净的地方睡觉。
  次日黎明,诸葛不亮叫醒众人,说明他的计划。
  因为白莲教中,只有绝情白凤懂得阵法之学,而且白莲教的人一旦发现供水有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包光光他们几个小王八蛋又回来了,首脑人物一定会集体出动,去挡截这几个令他们头痛的人物。
  所以,诸葛不亮准备一次要布三个阵,以便达到牵制及个个击破的效果。
  三个阵共需竹子二百三十八根,分别是“诸葛不亮第三阵”四十九根,“诸葛不亮第四阵”八十一根,“诸葛不亮第五阵”一百零八根。
  幸好河边不远就有一大片竹林,否则不成了诸葛不亮一个人砍竹子才怪。
  二百多根竹子不到半个时辰就砍足了这个数目,实际上只砍了一百多根竹子,因为一株可以对半砍成二根来用。剪去旁枝的工作比较麻烦,所以鱼肉郎中先回去弄早饭,剩下来的人就呆在竹林里继续做。
  鱼肉郎中一回到溪就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衣裳的人往这边来,心想道:“那不正是骚狐狸吗?”
  就赶快跑去叫包光光他们来。
  淫天狐一个人坐在溪边大石头上,直盯着来路看。
  这时有一列挑着水桶的黑衣人出现,淫天狐很快的站起来,跳过溪边,满脸欣喜之色躲进树林里。
  包光光大悟,笑道:“我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了,就像以前想勾引我一样,大嘴巴你跟我一起去抓她。”
  大嘴巴觉得很刺味的跟去。
  诸葛不亮四人监视着刚来的黑衣人。
  一共有十名,都是白莲教徒,奉派到溪边来挑水的。
  其中一个三十出头的年纪,虎背熊腰,古铜色皮肤,长相不差的黑衣人,他放下扁担对同伴道:“我去方便一下。”
  一个瘦小的黑衣人笑了起来,道:“老张,你这个人很奇怪,每天一到这里,你就要想要去方便。”
  老张笑道:“到这里方便最方便了,有水可以洗。”
  瘦小的黑衣人骂道:“去你娘的,这水是要喝的,还有堂主她们要洗澡用,你还敢在水里洗屁股。”
  老张笑道:“别大惊小怪,我到下游去就是了。”
  其实别人不讲,他也一定会到下游林子里去的。
  包光光蹑手蹑脚地在下方树林里找淫天狐,就在一株大树下看到这只骚狐狸。
  大嘴巴掏出一把飞刀要射,包光光制止了他,自己咽了口痰,提气小脚步移动,接近淫天狐背后。
  紧跟着伸手,一指点住她的昏穴,眼看着她倒在地上,不敢去扶,因为她身上挂的布料不多了,包光光不敢碰她。
  大嘴巴道:“接下来怎么办?”
  包光光道:“咱们就在这儿等她的老相好。”
  “然后呢?”
  “也把他制住。”
  过了一会儿,老张一边走,一边轻声喊道:“教主夫人,我来了,宝贝,你等急了吧,我来了。”
  他来了,包光光赏他一下耳光,再点住他的穴道,让他完成心愿的和淫天狐宝贝儿躺在一起。
  大嘴巴和包光光回到诸葛不亮那儿。
  诸葛不亮问道:“收拾了吗?”
  包光光笑道:“一网打尽。”
  诸葛不亮笑道:“那好,剩下那九个人可以抓起来了,看样子,我们的事马上就可解决了。”
  诸葛不亮不亮,包光光他们五个人一下子冲了出去。
  那九个人刚想拿起扁担来抵抗就被他们制住了,一个个被抓去和他们梦寐以求的教主夫人躺在一起。
  鱼肉郎中煮饭去了。
  诸葛不亮督促大家,要赶快削好竹子,不久就要用列以阵法,而自己非但不加入削竹枝的行列,反而做起弓箭来。
  包光光问道:“你做这玩意干什么?”
  诸葛不亮笑笑,没说话。
  包光光又道:“三流的手艺,还射不远,打鸟用,我也嫌它没准头。”
  诸葛不亮这才笑着道:“克难式的,但是你可别看它不起眼,今天的大场面可就全看它的了。”
  大嘴巴道:“你是说用它来对付王八教主?”
  “当然要配合一些法宝喽!”
  和尚道:“表哥,你会不会像师父那样,请什么六甲阴神的,那一套才有效,用弓箭的方法,佛祖爷爷越看越没信心。”
  诸葛不亮笑道:“六甲阴神是很厉害,我师父光请五位,老和尚就支持不住了,我只懂得咒语,如果想练成的话,还要从基础练起,至少也要好几年,虽然那一套我不行,我这一套照样有效。”
  大嘴巴道:“你这一套是什么?”
  诸葛不亮笑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鱼肉郎中来喊大家吃粥了。
  诸葛不亮就叫包光光他们搬一部分削好的竹子到河边放好,自己拿着十二支三尺长的箭到那一个酒缸子内,打开盖子,把十二支箭的尖端朝下放人酒缸子内,再安心地去吃粥。
  六个人席地而坐,围着一锅粥,几样小菜,吃的稀哩哗啦。
  “张家雄、天大狗、赵山青,你们这些王八蛋又偷懒了,也不看看时辰,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去。”
  人还没看见,声音先传来。
  包光光放下碗筷子,笑道:“又是一位老朋友。”
  和尚也放下碗筷,笑道:“是那个姓张的护法,咱们赶快去迎接,免得让他们笑我们失礼了。”
  包光光道:“走!”
  邪刀张志成跑到了河边,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却没看到半个人影,连木桶扁担都看不见半个。
  “奇怪,他们会不会走别的路回去了!”
  包光光现身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张志成吓了一跳,大嘴巴和和尚很快地挡住了他的去路,愣头青也挡他左边,鱼肉郎中挡住在他右边。
  诸葛不亮笑道:“白莲教中,我对你的印象最好,现在东西南北条路任你选,选中大将,那你就可以免费游地狱;选中小将,那只好请你个做临时囚犯,这是最小的将了,其他的有断手将、缺腿将,可惜没有逃跑将。”
  张志成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可否考虑一下?”
  诸葛不亮笑道:“有强卖的,没有强买的,你当然有权利考虑考虑,不过越考虑,机会就越少了。”
  张志成道:“老朽有自知之明,敌不过诸位武功。”
  大嘴巴道:“既然如此,你自杀好了。”
  张志成道:“老朽自愿束手就缚。”
  包光光笑道:“你真聪明,我来点你穴道。”随即收剑入鞘,跳过山溪,走到张志成的面前,伸出右手要点他胸前昏穴。
  张志成并不聪明,而是老奸巨滑,原本自知逃不了,才愿意成囚犯,现在看包光光大意走过,反而改变主意,想要擒住包光光做为人质。
  包光光一指点去,张志成立即伸出手想施以擒拿手握住包光光右手腕麻筋,来制服他。
  哪知包光光将剑鞘送给他,张志成一看抓错了,就忙着退后,包光光早借机拔剑,手向前伸直,剑就横架在张志成脖子上。
  张志成怔住了,包光光一指刺破他的气海穴,再收剑冷笑道:“你不想合作,我也不勉强,你骗我,我就请你中大将。”
  张志成跌在地上,恨的咬牙道:“你不如杀了我,那样还会赢得我的感激!”
  诸葛不亮走过来笑道:“此事古难全,只好先请你休息一下再说。”点了他的穴道,对包光光他们道:“快吃完粥,早做事,大战就要来罗!”
  白莲教主或许不过问淫天狐的行踪,但派去挑水的十个人都没有回来,连去找他们的张护法也没回来,傻子才会不知道发生意外。
  诸葛不亮以最快的速度在不同的地点布上了三个阵,然后,再把入阵法对大家解说清楚。
  愣头青很努力地记,但是背住第三阵的走法,要背第四阵时,就把第三阵给忘了,背第五阵时,就把第四阵忘了。
  诸葛不亮摇摇头笑道:“我早料到了这点了,我看你就守在第五阵中央,帮我守着这缸宝贝。”
  说着,取出插在缸子里的十二支箭,封上盖子交给愣头青。
  鱼肉郎中看看箭上染了东西,闻一闻气味就道:“这是狗血吧!?你弄了这一缸狗血也算是宝贝?”
  诸葛不亮笑道:“对付别的,这一缸狗血的确没有用,要是用来对付邪门妖法,这就是宝贝了。”
  包光光怀疑地问道:“要是这玩意就能对付法术,那你上次怎么没想到?这次才去弄了一缸来。”
  渐葛不亮得意地道:“这一招是我自己悟出来的,龙虎宝典只记载着施法时,忌碰狗血,其他就是记了一些破法术的方法,原先我也不知道用狗血就可以破法术,昨天才想到师父他们以术制术,所以不能碰到狗血和秽物,否则就没效了。
  龙虎宝典是我师父写的,当然不会写着狗血的妙用,因为师父本身根本就没想到要用这个方法去破别人法术,所以这虽然是个简单的方法,由于忌讳的原故,反而使它不为人们所注意。”
  愣头青叹道:“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其中的道理……我还是不明白。”
  诸葛不亮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幸好我也没打算说到让你明白为止,只要其他的人知道就可以了。”
  大嘴巴乐道:“既然狗血可以破王八教主的妖术,那我们只要在兵器上沾满狗血,就不怕他使坏。”
  诸葛不亮道:“碰到铁器效果就差了。”
  大嘴巴笑道:“没有关系,我也去削一些竹飞刀来使用!”
  诸葛不亮看看天色道:“那么动作就要快点,我猜测中午以前,白莲教的人一定会攻来的。”
  包光光拉着大嘴巴往竹林走,道:“走吧!我也要去削一支竹剑来用。”
  包光光说要找一根材料好的竹子来做竹剑,就钻进竹林深处去。
  大嘴巴才刚削出一把简陋的飞刀模型,包光光已慌忙地跑过来轻声喊道:“大嘴巴,白莲教的人来了!”
  “这么快?我飞刀都还没削好。”
  包光光急道:“快回去通知哑巴龙他们。”
  “好!”
  没走多远,就和鱼肉郎中碰面了。
  鱼肉郎中也慌忙地指着河边说道:“白莲教的人从那边来了,哑巴龙要我来叫你们快回去。”
  包光光哼道:“看来他们还想用包抄的方式。”
  鱼肉郎中讶道:“怎么?你们也看到白莲教的人了?”
  包光光噘着嘴,把头摆向竹林那边道:“我看到八个丫头从竹林里找来。”
  大嘴巴道:“就那八个丫头吗?还有没有别人?”
  “就她们八人而已。”
  大嘴巴打了他一个响头,骂道:“没出息!怕别人还有话讲,光只有那八个丫头你也怕成这样!”
  包光光翻脸道:“以前只有我打你,现在你也敢打我了,当真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大嘴巴笑道:“你认了吧!要翻以前的旧帐,我差点没变成了韩信,要受你跨下之辱,现在只是扳回平等地位,做错了就要受罚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鱼肉郎中道:“没时间开玩笑了,快回到哑巴龙那里去。”
  大嘴巴道:“你先去告诉哑巴龙一声,我和光光要去抓那八个丫头,他们要想包抄,我们就个个击破。”
  包光光道:“这点我怎么没想到。”
  “这下子你被我打可没话讲了吧!”
  两个人又重新回到竹林里去。
  竹林中不好躲人,幸好可藉着地形与大石头掩护埋伏在白莲八侍的去路上。
  白莲八侍手中都握着亮晃晃的长剑,沿路搜寻着包光光他们和失踪的人,在白莲教人的想法,包光光他们一共有六个人,昨天发现了他们在洞口附近的竹床,就知道他们已识破洞口布有阵式,不会进入奇门而被缚,正想找包光光他们来总结,今天的水源就被切断了。
  白莲教主计算,二个师妹加上白莲八侍足可以对付包光光六个中的四个,自己绝对可以对付一个,包括武功修为不灵光的诸葛不亮。所以兵分四路,以河边为中心,二十余名黑衣教徒做正面骚扰,自己从左,无情蓝凤和绝情白凤从右,白莲八侍则绕到后再往前找,碰到敌人就以绝情白凤所制的五彩烟弹发出信号。
  白莲八侍只知道往一次能躲六个人的藏身处找,而忽略了小地方。当她们大意地经过包光光和大嘴巴的藏身大石头处,包光光俩就溜到落后的夏莲后面,一个负责捂住嘴巴和点穴,一个就等着夺剑,以免剑落地发出声音而惊动了前面的其他各人。
  夏莲被点住昏穴后,就被放倒在地上,长剑也放在她身旁,然后是日莲、冬莲、春莲、辰莲。
  秋莲和月莲、星莲三个人走的很近,包光光无法依样划葫芦,干脆挑开来,一个箭步点住秋莲的穴道。
  大嘴巴也大步向前,点向月莲的昏穴。
  因为包光光出手,秋莲被制,月莲眼角就感到有人偷袭,便娇叱一声回剑后刺,大嘴巴恰好肚子正对着这一剑,虽然他的体内罡气不如愣头青,却也是一流的,看着剑来,忙把真气凝在肚子上,双脚虽非并排在一起,也同时往后撑地而起。
  月莲一剑刺在大嘴巴的肚子上,遇到了一股阻力,月莲手腕加劲前送,大嘴巴就像被他推走似的落到丈外。
  大嘴巴低头看看被刺的地方,肚皮上有个红点,衣服当然破了一个洞,破口骂道:“好狠的凶婆子。”
  月莲不管他骂不骂,从衣内拿出一粒比鸡蛋略小的红球要往地下丢。
  包光光忙闪身到她面前,左手反握她的手腕,右手把这颗五彩烟弹抄到手中,再点住她的穴道。
  星莲也想拿出五彩烟弹,大嘴巴给她一把飞刀,非但割伤了她的手,刀尖也刺破她右肋下方的皮肉五分深,星莲不取五彩烟弹了,忙拿起飞刀。
  包光光点住了月莲的昏穴后,跨步挪身也点了她的穴道。
  包光光把飞刀丢还给大嘴巴,笑道:“你小子也真狠,辣手摧花。”
  大嘴巴笑道:“这边解决了,过去看哑巴龙那边怎样了。”
  白莲教徒那群黑衣人一直找到河边,然后就分散开,在附近寻找。
  诸葛不亮猜测白莲教主一定藏在某个地方按兵不动,所以也叫和尚他们别现身。
  渐渐的,有人踏入奇门阵中,这次布的阵法,第三阵的幻象是一片石林,第四阵的幻象是一阵阵的洪水,第五阵的幻象是无边的沙漠。
  突然又有一群人从左边奔跑来,诸葛不亮仔细一看,不正是早上来挑水被擒住的那群人吗?
  “表哥,快看!”和尚大喜道。
  诸葛不亮叫头看着右方的第四阵,不正有个呆子频频发拳抗拒着一阵阵来自幻象的洪水,他就是白莲教主。
  诸葛不亮兴奋喊道:“太好了!太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白婆娘来了。”愣头青喊着。
  绝情白凤正在参悟第三阵的破法,一旁站着无情蓝凤和怒气冲冲的淫天狐,被废了武功的张志成却没看到人。
  也不知道是诸葛不亮差劲,还是绝情白凤太厉害,不一刻的时间,诸葛不亮第三阵宣告被破。
  绝情白凤略一搜寻就看到了第五阵的所在,也看到了躲在阵中的诸葛不亮几人,走到阵边冷笑道:“阵法越布越高明了,懂的上方以树木为角,中央以大树联络各点,可惜缺少相克变化,破此阵只须一刻时间。”
  有个教徒喊道:“教主在那边。”
  诸葛不亮急忙道:“你们快出去挡住她,别让她破了第四阵,万一王八教主跑出来,那就麻烦了!”
  和尚忙出去挡住白凤。
  淫天狐道:“宣妹子我来!”
  鱼肉郎中出阵去,也被蓝凤挡住了。
  白凤走到第四阵去,开始参悟此阵破法,诸葛不亮急道:“愣头青,你还不快出去挡住她。”
  愣头青抱着向血缸子道:“是你叫我呆在阵里保护这个宝贝的。”
  诸葛不亮抢过缸子骂道:“哎呀!大哥,拜托你聪明一点好不好,还不快出去挡住她……”
  愣头青只好走出阵去,骂绝情白凤出气道:“你在搞什么鬼?害我被骂。”
  白凤的思路被打断,气的扬掌劈向愣头青。
  愣头青可不怕她,跟她硬拚一掌,竟然将她打的身形一晃,小胜一筹,无情蓝凤见情势并未因已方人多而占上风,非等八个丫头帮忙不可,就喊道:“放五彩烟弹。”
  手底下的教徒得令,便拿出五彩烟弹猛往地上甩,五彩烟弹一碰地就起爆炸,黑、白、红、蓝、黄五色烟雾,在爆炸的火光中冒出向空中飘去。
  “哈哈!好漂亮的五彩烟雾。”
  包光光笑着说,大嘴巴跟在他身后,竟然押着白莲教护法张志成。
  诸葛不亮在阵里道:“八个丫头解决了?”
  包光光笑道:“都躺下了。”
  “躺下了?”诸葛不亮装成很惊讶地道:“你把小姑娘怎么了?”
  包光光闭着左眼,眨着右眼道:“唉呀!也没怎样啦!”
  本来就没怎么,他说的也没错,为了怕白莲八侍被点住昏穴后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发出声音,而引起未受制者的注意,他两都会先扶她们,然后再放倒地上,包光光扶了五个,大嘴巴扶了三个。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就是有人不信。
  白凤骂道:“下流的混蛋。”
  淫天狐也骂道:“不知好歹的外行人,老娘给你机会,你不会把握,偏偏要去找那些青苹果。”
  “哎呀呀我的妈!”包光光叫道:“我点你穴道时,你身上就只挂着一块布,我连扶都不敢扶你,管你摔死在地上。我点八个丫头时,好心地扶了她们一下,别让她们摔的太重而已,说是用抱的也不过分,你们可别想歪了!”
  淫天狐怒道:“好啊!点我穴道的竟是你。”
  包光光向前走几步道:“不信吗?我再点一次给你看看。”
  这么一来,变成了二打一,淫天狐今天出来打野食,为了宽衣解带方便,没有带独门兵器红罗绫出来,只好以一对肉掌对敌。
  大嘴巴三两刀杀的白莲教徒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然后就去帮鱼肉郎中对付蓝凤,因为他最讨厌见死不救,贪财好物而又装成一付无情的嘴脸。
  蓝凤正惊讶于对手的功夫在短短的几天内竟进步如此快,几乎被他打赢了,这时又来个大嘴巴围攻,那不败定了。
  一不做二不休,蓝凤手中长剑力退鱼肉郎中三步,一手伸入怀中拿出一个小玉瓶,打开盖子,对准大嘴巴扔去,一股黑色粉未撒出。
  大嘴巴扬掌击飞大部分,仍被不少粉未沾到身体,也闻了一些进去,却只打了一个喷嚏而已。
  蓝风收剑后退,冷笑道:“你死定了!”
  大嘴巴笑道:“开玩笑也别太离谱了。”
  蓝凤指着地上道:“姑奶奶的断肠散,不是用来开玩笑的。”
  大嘴巴低头一看,地上的草枯了一片,如果是那个什么散造成的,那自己不就……惊叫了一声。
  蓝凤道:“我只要数到七,你就会倒地而死。”
  大嘴巴开始感觉身体有异样。
  “一……二……”蓝凤慢慢数着。
  大嘴巴脸色黯淡下来,直冒冷汗。
  “三……四……”
  “大嘴巴!”包光光他们都停手过来。
  “五……”
  大嘴巴抱着肚子弯着腰,哑地道:“不要碰我,闪开,有毒!”
  “六……”
  “大嘴巴,你可别死啊!”愣头青都哭出声来了。
  蓝凤大喝道:“七!”
  “哎唷!”大嘴巴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不动。
  包光光忍不住上前抱住大嘴巴,哭道:“呜呜……大嘴巴,你……就这么死了吗?呜呜……”
  鱼肉郎中他们也靠过来哭着,连诸葛不亮也冲出阵来哭着。
  蓝凤冷冷地笑道:“哭得好、哭得好,你们每个人都染了毒粉,很快地就可以去见他了!”
  包光光猛站起来道:“我要杀……”
  “哎唷……”
  包光光原先抱着大嘴巴,这激动地站起来,想说要杀了蓝凤替大嘴巴报仇,却把大嘴巴放掉了,大嘴巴这一跌,正好后脑着地,竟有知觉叫痛。
  每个人都怔怔地看着大嘴巴。
  大嘴巴喊了一声后,还站了起来。
  “你竟然没死?”蓝凤怀疑地叫着。
  大嘴巴搔搔头道:“就是说嘛!我也觉得奇怪。”
  “难道你吃过什么抗毒解药?”
  诸葛不亮叫道:“我想到了!”
  蓝风问道:“是什么东西?”
  诸葛不亮不理会她,径向包光光叫道:“在临清时,我师父说了一种药的故事,咱们不是每个人都吃了二块吗?那就是克毒的宝贝,知道了别说出来,让蓝婆娘带个闷结进棺材。”
  蓝凤含愤出手攻向诸葛不亮,鱼肉郎中出手替诸葛不亮挡住了,各路原班人马又战在一起了。
  白莲教能动的只剩下这三个人了,张志成被点穴道,躺在地上不能动,而白莲教主可能是想要以静制动来排除幻象,就在第四阵的中央打坐不动,其余能动的白莲教徒全部都溜光了。
  大嘴巴急于讨回断肠散之仇,虽然没受到伤害,却害他丢足了脸,就拔出飞刀道:“老子要用飞刀了。”
  蓝凤吓了一大跳,飞刀就在此时射到,忙横剑挡开,不料飞刀一次来了三把,心慌害怕变得手忙脚乱。
  第二把飞刀擦身而过,第三把就插在她的左手腕上,刀尖出现在另一边,如果割断了筋,她的左手就报废了。
  大嘴巴这个人也真喜欢辣手摧花,习惯坏的很,人跟在飞刀后面冲上去,一拳打歪了她美丽的脸孔,不用第二拳,她便倒地不动了。
  和尚、包光光合攻一个没带兵器的淫天狐,打了那么久还没分出胜负,羞死人了。
  和尚叫包光光退开,一把戒刀开始散发异常的光芒,四周的空气也渐渐有了沉重的气息,宛如一团随着戒刀搅动的稀泥巴,正慢慢凝结着。
  淫天狐的出招也慢了下来,因为空气中无形的压力罩着她,惊天霹雳将在一刹那出现,淫天狐心里有数,慢慢地聚集真力。
  和尚怒劈一刀,那股锐势直叫人似将变化成千丝万絮的碎裂,就像四周的空气有着许多无情魔手同他一起挥刀,刀有千万把。
  淫天狐双手护头,身体卷成一团圆球,头发散开飘荡,罡气从全身七孔溢出,架式如即将脱弦的矢;如果和尚未能伤的了她,那淫天狐的反击,就不是锐气已失的和尚所能抵挡的了。
  就在双方实体接触的一瞬问,淫天狐身体卷成的球体突如地上的沙石,耐不住罡风激荡的逼迫滚走,然而身上已负着纵横交错的血槽。
  包光光在一旁等淫天狐滚来,待她无力的肢体一摊,轻易地点了她的昏穴。
  砰砰!剥剥!
  地面震动着,夹杂着些许爆裂声,莫名其妙的怪风从四面吹来。
  “快退回阵中!快!”诸葛不亮吼着。
  包光光回头一看,不知何时,白莲教主宛如一尊恶魔地站着,身体外游离着无形又似有形的气体,模糊、神秘、诡谲,矮胖的身体竟变的高大而壮硕,围着他的第四阵竹子,由近而远一根根地从中爆裂,被震飞似的凌空拔起,阵式很快的瓦解,彷佛在他四周不容存有任何阻碍。
  白凤使劲一拳逼退愣头青,喊道:“师兄,快散功,你不可以遣背师父的遗嘱,师兄……”
  白莲教主缓缓转动颈部,两眼如幽灵般的瞪着白凤,青光闪烁,阴森极了!
  愣头青一看,不由呼道:“我的妈呀!”
  诸葛不亮喊道:“愣头青,快回阵来。”
  这话还用说,愣头青已没有勇气一个人站在那里,早拖着三棱剑溜进诸葛不亮第五阵。
  白凤也吓退两步,喊道:“你会后悔的,使用通冥大法会让你应誓!”说完,赶忙抱起蓝凤和淫天狐,一直跑到河的那边,才停下来回头往这边看。
  诸葛不亮拿起沾满狗血的长箭,架在自制的弓弦上,对准了白莲教主,拉满弓迅速射出。
  很明显的威力并不算小,而箭越接近白莲敦主,沾着黑狗血的前端就嗖嗖地响着,距离还有八尺远,箭就如撞墙般落地。
  诸葛不亮再射出第二箭,情形更差。
  白莲教主笑着,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所能发出的声音,他向前踏出一步,地面为之震动,诸葛不亮硬着头皮再射出一箭,因为心中的恐惧,减少了手上的力道,箭落地更早,毫无作用。
  和尚急道:“表哥,箭的力道太小了。”
  诸葛不亮道:“是他的无形罡气太强了。”
  包光光道:“这算哪门子罡气,简直是邪门嘛!”
  愣头青打了个寒颤,问道:“哑……哑巴龙,这是什么邪术?你……你可以破……破的了吗?”
  诸葛不亮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我操你奶奶的祖宗十八代,那么多法术不用,偏偏选这个没读过的。”
  鱼肉郎中哭着脸道:“这下不就死定了吗?”
  大嘴巴抱过一支箭,用甩手箭的手法,用力地甩向白莲教主,由于力道沉猛,一直逼近到三尺远才落地。
  和尚叫道:“好哇!再来一次!”
  大嘴巴很兴奋地再拿一支箭,折掉没沾血的部分,依样射箭,这次成绩更好,只剩下二尺的距离就射到了。
  “再射!”每个人都喊着。
  “桀桀桀!”白莲教主阴笑着前进。
  大嘴巴又甩出一支箭,彼此距离虽缩短了,而箭竟然在一丈外就落地了。
  每个人都忍不住的背脊发冷,虽然白莲教主四周的邪气无法渗进阵里,每次竹箭射出,阵里的光线就有着明暗的晃动,感觉中,他已入阵了。
  愣头青拿起三棱剑就要甩出,诸葛不亮抓着他的手道:“别傻了,这个竹阵就只有竹子才能进出,别枉费了你的剑。”
  “那要怎么办呢?”大嘴巴的大嘴快张不开地问。
  白莲教主在阵边上站定,整个阵式都摇动着。
  “哑哑……哑巴龙……这儿能…不能撑……下去?”愣头青脸发青口吃而又牙齿打颤地问。
  包光光抢过一支箭,狠狠地甩向白莲教主,像是要把全身害怕的战栗丢给他,其他的人都学着做,但箭都甩光了,又有什么用?
  剥剥剥!第五阵外围的竹子开始爆裂了。
  诸葛不亮掀开缸子盖,右手伸入缸子里沾满了狗血再伸出来,看着右手掌兴奋地喊道:“有了!大家快把手浸到缸子里,两手都要沾满狗血。”
  每个人都迅速地照办了。
  诸葛不亮左手抱起缸子,右手中、食指沾着黑狗血在他们眉心上点一点血红,然后指着白莲教主喊道:“冲!”
  黑狗血上身,勇气增加百倍,阵式已破,不必顾虑出阵步法,和尚冲了几步,便双掌朝前飞扑而上。
  白莲教主万分忌惮地闪开,那种挪移速度犹如光,身法如幽灵,给人一种他根本就不曾移动过的感觉。
  包光光紧接扑上,再来愣头青、大嘴巴、鱼肉郎中扑上,五个人不断追击、夹击,却没有一次能碰到白莲教主身体。
  诸葛不亮就用没爆裂的竹子,抹上一些黑狗血,在白莲教主移动的范围全插上竹子,两根之间的距离小到侧身也无法通过,竹子不够用,就去折树枝来代替,一直到排成一个半径有一丈长的圆圈为止。
  白莲教主在这小小范围内,依然身法灵活,不时发出怪笑。
  诸葛不亮开始缩小围圈,当白莲教主往左,他就把右边的竹子拔出来,往里面移进些插下,这是很简单的工作,也是费时又累人的工作。
  豆豆书库图档,chzhjOCR,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