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四十九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密室内,杜小帅耗了一个多时辰,想了各式各样怪点子,包括以他惊人的内力轰击,仍然无法把那千斤重的厚重铁门打开。
  密室不但筑在地下,而且像是一整块大坚石挖掘出来的除了正面的厚重铁门,其他三面石壁上,连个老鼠洞都没有。
  一丈来高的顶上,四角各有两个饭碗大小的通气孔,不知通往何处。
  幸好“一统帮”的人忙于应战,大概后来大势已去,又匆匆逃走,来不及“修理”他们,否则,如果从通气孔灌水,或是施放毒气进来,非把这些人淹死、毒死不可!
  但外面的情况,他们全都莫宰羊,尽管整个岛上喊杀连天,快被拆啦,密室里一点声息都听不到,仿佛置身在“隔音设备”极佳的房间里。
  杜小帅在“寝宫”内,已见过他们搞施毒气的飞机,怕他们再来一下,他这“怪胎”虽是百毒不侵,其他人可没有“防毒”的本事,那就惨啦!
  于是他扒下地上一名地上女守卫的衣服,打开铁栅,命那些少女进去为柳苔青松绑,把衣服给她穿上,免得干娘赤身露体的,实在很臭。
  其他的女子只能从门板上松下,没衣服给她们穿了!因为另第三个女守卫的衣服,已被杜小帅扒下,撕成一条条的布片。
  这是搞啥飞机?
  原来小伙子是就地取材,临时赶制“防毒面置”。
  他想的真绝,居然要大家集体撒尿,把布片浸湿,以防万一通气孔中施放毒气,至少可以暂时防毒,多支持一阵哦!
  如果是灌水,那他也莫法度,只好大家做同命鸳鸯啦!柳台青出了铁栅,没时间跟杜小帅闲嗑牙,也忙着想主意如何打开厚重铁门,不能在里面坐以待毙。
  可是这道铁门非常固执,任你有千方百计,它有一定之规,不让你们把这打开!
  杜小帅已累得精疲力尽,瘪样问道:“干娘,这鬼门打不开它,怎么办?”
  柳苔青想了想,眨眼道:“你那把‘心匕’呢?”
  杜小帅笑得很苦:“被一统帮主黑吃黑啦!”
  柳苔青又问道:“我送你的‘断魂剑’,是不是也被他‘暗杠’了?”
  杜小帅这才想起,那夜在苏州城的“如意赌坊”,把“断魂剑”交给了李圆圆,此后就一直未再见面。
  他只好瞎掰:“我把剑借给了别人,没有带来。”
  柳苔青大失所望,叹口气道:“唉!如果有这两件利器在手,你用‘玄天三剑’中的‘毁天灭地’,或许可以试试,现在……”杜小帅接口憋声道:“现在没戏可唱啦!”
  这道铁门设计非常有学问,它不是开、关,而是外面的机括控制,由上面升起和落下。整个门的里外两面,光溜溜的连个门把都没有,纵有千斤之力也无从着手把它举起。
  小伙子都认输于瞪眼,再也想不出点子,别人还有皮调?
  就在大家愁眉不展,准备要怎么死比较爽时,奇迹突然出现!只听一阵“轧轧”声响,厚重铁门竟缓缓升了起来。
  杜小帅又惊又喜,急忙示意大家退后,由他手握半截断刀,以一夫当先的姿态严阵以待着。
  门刚升起不两尺不到,突见一个小剑童伏地钻了进来。
  杜小帅一眼就认出这女扮男装的小剑童,惊喜交加地大叫:“小师妹!”
  原来这小剑童,竟是跟他从小在一起,由神龙子抚养长大的玲儿!
  玲儿站起来,也不管小帅身后还站了那么多人,而旦几乎全是没有穿衣服的少女,冲上前就跳起来,抱住他高兴地叫道:“帅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杜小帅也当别人全是透明的,抱起她又跳又叫,笑声不断:“小师妹,师父是不是也来了?”
  玲儿来不及回答,柳苔青已走上前问道:“小帅,这就是你师妹玲儿吗?”
  杜小帅这才想起,没替这对母女介绍,忙道:“对!对!她就是这时铁门已整个升起,首先出现在门口的,正是那白面书生,身后紧随着”潘安“与“钟馗”
  似的两人。
  杜小帅一眼认出白面书生,来不及放开玲儿就放声大叫:“娘!被他叫娘的,自然就是钱如意了。
  钱如意见爱子安然无恙,心中顿时一宽,她并不进来,站在门口急切招呼:
  “大家快出来。”
  杜小帅这才放下玲儿,一手拉着她,一手拉了柳苔青走出密室,其他人忙跟着出来。
  小伙子一见扳动石壁上转盘的女人,竟是西门飞凤,可觉得奇怪了,眼道:
  “你没死?”
  钱如意催促道:“话别这么多,有事到上面去再说。”大伙儿由西门飞凤带路,好在这会儿提了提宠进来,一路拐弯抹角地走出了秘道。
  西门飞凤这时又是主人了,她带着大伙来到“寝宫”后的起居室,向一名少女吩咐:“你带大家到里面去,各人自找衣服穿上。”这少女是她的近身侍婢,恭应一声,便带领那些没穿衣服的少女,走进里面的藏衣间去。
  钱如意这才向杜小帅道:“帅儿,快谢谢西门岛主,要不是她想到,你们可能被关在地下密室里,带我们下去看看,还真不知道你们要关到什么时候呢?”
  杜小帅揉揉鼻子,把手一拱,谢谢啦!拔髅欧缁嗣Υ鹄竦溃骸安挥每推皇悄愕哪俏慌笥丫攘宋遥乙丫缇兔幻恕!?
  杜小帅弹弹耳朵:“我的朋友救了你?是不是东方明……”玲儿接道:“不是啦,是那个姓李的老叫化。”
  杜小帅简直莫名其妙:“是他?”
  玲儿眨眼惹笑道:“老叫化不但救活了这位西门岛主,还把自己的毕生功力也传给了她呢?!”
  杜小帅瞪大双眼,向西门飞凰怒问道:“你也会‘阴阳合功’?”西门飞凰真是瘪死了:“不!不!我不会……”杜小帅哪里肯信,正待追问,忽听钱如意笑问道:“这位可是芙蓉玉女柳苔青?”
  柳苔青微微头了下头,也笑问道:“刚才听小帅叫你娘,你大概女扮男装吧?”
  她还没空听杜小帅讲古,所以还不知道,小伙子的娘就是钱如意,也就是“血轿”主人。
  这时玲儿却惊喜地问道:“这位前辈,您真是芙蓉玉女柳……柳前辈?”
  柳苔青又点点头,含笑道:“小帅叫你师妹,那你就是玲儿喽?”玲儿突然双膝一屈,自然跪下去,哭叫道:“娘!绷η嗝Π阉銎穑到忱铮部奚溃骸拔铱闪墓耘概嗳希偈笨拮髁艘煌拧?
  赴小帅一旁像个呆子:“怪了!我还没介绍,小师妹怎么知道……”钱如意笑道:“是杨小邪带女儿去九华山,告诉你师父和师妹的。”
  杜小帅这下可吃惊了,不等她说完,就紧张兮兮地问道:“小师妹来了,师父怎么没有来,是不是遭了他们的毒手?”
  钱如意斥笑道:“哪有这么严重,他们两对父女去九华山见你师父,是为了化解当年”亡魂谷‘的误会哪!岸判∷偷洌骸盎饪嗣挥校俊?
  钱如意道:“没有化解开,怎会一起出山……下山?”杜小帅高兴得像个孩子:“哇噻!师父也来啦,他老人家呢?”钱如意瞄了仍在拥泣的那对母女一眼,把杜小帅拉一旁,轻声:“你乘风筝飞上大,割断长索后,娘遥见风筝飘向这岛上来,心里实在放心不下,独自找一段树木渡湖赶来接应你,但红红极力劝阻,说湖内‘食人鱼’和‘铁鲨’,这样太危险……”杜小帅这时才注意到,那两个“潘安”和“钟馗”,原来是女扮男装的红红和范桃花。
  接着听钱如意道:“娘不顾她的极力劝阻,正决心要冒险渡湖时,忽见来了一行人,其中两人还抬着我留在山边的‘血轿’!”
  杜小帅惹笑不已:“谁有这么大胆把您的‘血轿’偷去?”
  钱如意笑道:“他们不是偷,只是借用‘血轿’抬你师父啊!”
  杜小帅还追问:“抬‘血轿’的是什么人?”
  钱如意道:“杨小邪和小小君!”
  杜小帅可意外啦,捉笑:“哇噻!大侠怎么改了行,干起轿夫来啦?”
  钱如意笑了笑,正色道:“你师父虽已练成‘御风飞行术’,可以代替不良于行的双退,便不能远行,从九华山到石头湖,一路上都是要小邪和小小君,两人替换着背你师父,到了山边,无意间发现藏在林内的‘血轿’,干脆就暂‘借’一用,用来抬你师父,同时,杨小邪的女儿认出,那天在蒙蒙谷中,你昏迷时是由诗诗,以那‘血轿’带走的,猜想我可能就在附近,所以沿着湖边一一路找来。”
  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几个姑娘一见有人抬着‘血轿’行来,顾不得上身没衣服,就冲了上去。
  娘急忙上前喝阻,问明双方的身份,才知道轿肉坐的是你师父。娘立即也表明身份,上前向你师父道谢,感谢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杨姑娘和李姑娘,却争着问你的下落,你可真有女人缘哦!我就把你想的怪点子,已经冒险“空降”黄花岛的情形告诉了他们。“杜小帅一脸好奇的脸色:“那娘是怎么上岛上来的?”
  钱如意道:“当时各大门派的人,正从护驾桥方面发动攻击,咱们一商议,决定留下娘的手下,以及那个叫桃儿的小姑娘,守卫你师父,其他的赶造木筏渡湖。
  幸好杨小邪他们是有备而来,带来几身乞丐装,他们两对父女扮成丐帮的人,以免惹人注意娘就穿了小小君的衣服,另外拿出三套给红红姑娘他们穿上……”
  玲儿这时已经不哭了,提着一把剑过来:“帅哥,那李姐姐说这把剑是你的,交给我替你保管,现在还你。”
  杜小帅接过剑,毫气于云:“哼!我正要需要它,把‘一统帮’杀个痛快!”
  钱如意摇头道:“不用哪,已经没人可杀了。”
  杜小帅还不知道激战已经结束,呆呆地:“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钱如意便将整个战况,大略说了一扁。
  杜小帅听毕,真快气昏了:“你娘咧!要不是被困在地下密室里,也不会错过这场衰啊!衰到了姥姥家!”
  钱如意问道:“帅儿,你怎么被困住了?”
  杜小帅也把受困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一脸臭相:“唉!费了不少心机,又冒了九死一生的险,结果却全部‘杠龟’,还要娘赶来把孩儿救出来!”
  柳苔青走过来笑道:“你要不闯进地下密室,干娘就是困死饿死在里面,恐怕也没人知道埃”钱如意接道:“当时西门岛主也不知道帅儿在哪里,幸亏她想起密室里还有柳姐,和她的一些手下被关着,带我们来救人,想不到帅儿真在里面。”
  柳苔青转向西门飞凰道:“多谢西门岛主!”
  西门风凰忙谦道:“不!不!不用谢我,应该谢那位丐帮的李长老……”杜小帅一拍脑袋:“啊,我忘了老哥,咱们快去看看他呀!”李黑一生游戏人间,放浪不羁,拿得起放得下,向来不知愁滋味,唯一令他发愁的就是没酒可喝。
  但这时却独自坐在后院的屋内,一脸白痴样,没有任何表情,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个不停。
  勾宁和丐帮弟子,都守在屋外,没人敢去惊扰他。
  这时杜小帅走了进来,一直老到老叫化面前,他还一点感觉也没有。
  杜小帅叫了声:“老哥哥!”
  李黑这才抬起眼来,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呃……”杜小帅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搭上他肩头:“老哥哥,还没到世界末日啦,咱们去找些酒来,痛快痛快……”没等他把话说完,李黑已转身抱住他,大哭特哭:“小兄弟,我,我完了,一切都完了,今后就像废人一样,不能再跟你一起走南闯北啦!呜呜……”
  杜小帅拍拍他肩膀,捉笑:“安啦,这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把功力输送一半给你!”
  李黑哭着脸:“小兄弟,别讲这些有的没的,难道不知道,我犯了运功的大忌?”
  杜小帅还真朱知道:“什么大忌?”
  李黑苦着一张脸,叹气问道:“小兄弟,你知道为什么运功疗伤时,必须有人在旁护法吗?”
  杜小帅白了他一眼:“老哥哥,我又不是白痴,要连这个都不知道,连练个屁功?这是为了怕受外力惊扰呀!”
  李黑又问道:“如果不幸受到惊扰呢?”
  杜小帅不思思索地道:“正在运功为人疗伤时,万一受了惊扰,就可能导致走火入魔,可是,老哥哥,又没有人去打扰你。”
  李黑声道:“受本身内魔攻心,比外力干扰更没救。尤其是在运功要关头,真元一泄如注,不但功力跟着狂泄而出,全身经脉血路也为之错乱,幸好老叫化功力深厚,才能把一条老命保住,否则就算没死,也走火人魔,真正成了个废人,但经脉错乱,血路走岔,就算你老弟把一身功力输入,老哥哥也接受不了啦。
  “杜小帅也没了辙:”唉!老哥哥,你既然知道这种严重性,怎么还会搞出这种飞机?”
  李黑头气:“那娘们实在太美了,太诱人了,尤其是光溜溜的没穿衣服,老叫化的两手,又按住她……唉!当时我只是不知不觉地,偷瞄了她一眼,警觉时已经来不及。
  算啦!算啦!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反正我也活了这把年纪,废人就废人吧,至少救了她一命。“西门飞凤突然走了直来,上前双膝一屈,跪在老叫化面前道:
  “妾身西门飞凤,拜见老前辈救命之恩!”
  李黑忙站起来,避开一旁:“这,这是干嘛?老叫化承受不走,西门岛主别这样,快请起来……”西门飞凰仍然跪着道:“身一事相求,如果老前辈不答应,那我就长跪不起!”
  李黑不知所措道:“我已功力尽失,形同废人,能答应你什么……”西门飞凰正色道:“正历为老前辈为了救我失尽功力,使妾身除了感恩之外,也深感于心难安,所以希望老前辈能成全,给妾身一个报恩的机会。”
  李黑忙问道:“西门岛主,你要老叫化恭应什么?”西门飞凰恳切道:“答应让妾身终身侍奉老前辈。”
  哇噻!这下可不应了那句老词,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啦!李黑惊道:
  “不行!不行!这算什么?我不答应!”
  杜小帅跳起来,指着他道:“为什么不行,现在很流行老少配呀!”
  李黑斥道:“你少跟着起哄!老叫化这把年纪,足可做她老爸、甚至爷爷……”杜小帅臭他道:“老哥哥,你别假正经啦!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那娘们实在太美太诱人了,尤其光溜溜的没穿衣服……”李黑情急喝阻:“小兄弟!
  不要说了…”杜小帅揉揉鼻子,噘着嘴道:“我偏要说!老哥哥,你要是不喜欢西门岛主,怎会在运功的紧要关头,还不知不觉地偷看人家?”李黑脸早红得像颗熟苹果,甚至一直红到了脖子,也许连全身都红了,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西门飞凤忽然泪光闪动:“妾身虽然连嫁七嫁、但至今仍属完壁,那七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别说碰触过我的身体,连看都没有看过,而前辈今夜……如果老前辈认为妾身是不祥之人,不愿接纳妾身,那我就把这条命还给老前辈!盎案账低辏舻卣酒鹄矗洳环腊研∷У慕3槌觯屯约翰弊由弦缓帷?
  幸好杜小帅跟疾手快,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大叫遁:“拜托,死不得呀?
  老嫂嫂这一死,老哥哥也话不成了,剑可是我的,不要闹出两条人命啊!”
  西门飞凰伤心欲绝地道:“我吃了自己亲弟弟的心,根本就不想活了。只是念在李老前辈,为了救我功力尽失,才想到偷生报此大恩,既然李老前辈对妾身不屑一顾,就请小侠放开手,成全了我吧!”
  杜小帅故意瞄眼问道:“老哥哥,让你自己说,是不是要我放开手,让她用剑一抹脖子算啦?”
  李黑一时没了主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西门岛主,老叫化一大把年纪,而且就这么一身光溜溜的,两手空空,我怎么能误你一生……”杜小帅接道:
  “这人家愿意嘛!”
  李黑为难道:“这……”。
  正僵持不下,突见钱如意走了进来,逗笑道:“李长老,西门岛主是出于一片诚意,就让我来做个现成的大媒如何?”杜小帅捉弄笑道:“娘,老哥哥是丐帮唯一的九袋长老,拽得像二五八万似的,才不会甩您呢!”
  李黑瞪眼道:“你少乱讲,老叫化一向对‘血轿’主人十分敬仰,哪敢在钱女侠面前托大……”杜小帅趁机捉狎问道:“那你给不给我娘一个面子,娘她当媒人啊?”
  李黑瞥了仍抓住剑的西门飞凤一眼,又看看钱如意,再向杜小帅苦瘪笑道:
  “小兄弟,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杜小帅讪笑道:“不!我赶的不是鸭子,是头鹅,而且是头假正经的呆头鹅!”
  李黑一脸无奈:“小兄弟,你实在有一套,老哥哥一生从不服人,就服了你。”
  杜小帅呵呵笑道:“老嫂子,老哥哥已经答应啦,你再不放手,他可要吃醋喽!”
  西门飞凤这才破涕为笑,把抓住剑柄的手放开。
  ※※※杜小帅好像自己要讨老婆似的,甚至比自己讨老婆更兴奋,要不是钱如意催他,快去湖边把他师父接上岛来,小伙子还要跟老叫化胡闹没完没了呢。
  那艘美轮美奂的彩风凰画航,已经被轰得七零八落,一塌湖涂了,好在各大门派的人离去时,留有几艘小船,准备给丐帮的人放火烧了城堡以后,撤退之时之用。
  勾宁和十几个丐帮弟子,陪同杜小帅乘船渡湖,去接候在“血轿”里的神龙子。
  不料登上岸,赶到大风筝起飞的湖边,“血轿”早已不知去向,却见从枝林内奔出那护轿的中年壮汉。
  杜小帅忙迎上前问道:“两位大叔‘血轿’呢?”
  中年壮汉道:“被杨大侠他们借去了呀。”
  杜小帅可呆,急问道:“轿内坐的那个老头……老人家呢?”中年壮汉似已知道神龙子是谁,恭声道:“杨大侠他们带着他人家,去追寻主人了。”
  杜小帅“哦?”了一声,追问之下,才知道杨小邪和小小君两对父女急急赶回这里,向神龙子说明了岛上钱如意她们四人,在岛上也没找到杜小帅,一定猜想杜小帅是追一统帮主了,所以也追去了。
  他们两对父女不能把神龙子留下不管,便赶来通知大伙儿一齐去找啦!”
  但两个中年壮汉唯恐钱如意在岛上寻杜小帅,不敢离开这里,而且他们和藏在树林内的八名少女,身上都等于没穿衣服,哪能一路裸奔……妨碍风化嘛!所以决心留下等候。
  杨小邪一想也对,便同意让他们留下等候,但得要借用“血轿”,好让不良于行的神龙子代步。
  他们不敢擅自作主借出“血轿”,便又不便断然拒绝,真是瘪样得很,不料杨小邪和小小君手脚乱快的,两个人抬起“血轿”就飞奔而去。
  说到这里,中年汉子叹了口气,一脸无奈:“杨大侠和李大侠两位,在江湖中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咱们又不敢得罪,只好……”杜小帅嘻嘻笑道:“烧款代志,我娘下会怪你们的,快把那些姑娘叫出来,跟我到岛上去吧。”
  中年壮汉忙问:“主人呢?”
  杜小帅惹笑道:“在岛上哪!”
  另一壮汉已奔回林内,把那八名运功御寒的少女叫了出来。
  哇噻!这下可把勾宁带来的十几名丐帮弟子,一个个乐歪了嘴,大喊:“解严万岁!唷呼!”
  大伙儿来到湖边,分乘小船回到岛上。
  既知神龙子他们已经走了,钱如意便把这事暂且搁在一边,吩咐两个中年汉子和八名少女,去找衣服穿上,决心先替李黑和西门飞凤办完喜事再说。
  大伙儿都很起劲,聚在一起猛出馊主意。
  喜事终于决定在黄花岛上办了。
  李黑是丐帮唯一的九袋长老,地位仅次于帮主,实际上论辈份还比寒竹高。
  他老人家的喜事,勾宁及留下的那批丐帮弟子,自是忙得不亦乐乎,格外起劲。
  西门飞凰的手下,只剩下几十名少女及侍婢,她们帮着丐帮的弟子,将各处扁地尸体,全部抬到岛后空地集中掩埋,处理完毕后就开始忙着张灯结彩了。
  岛上存的食物和酒多得很,足够几百人吃喝大半年的,可以尽量取用。
  几个女红不错的侍婢,还特地连夜为李黑赴缝新衣,要当新郎官了,总不能还穿那一身破破烂烂的乞丐装吧?!
  这时杜小帅、钱如意、柳苔青、玲儿、李黑、勾宁、范桃花、红红和雷行等人,都聚在厅内。
  本来各大门派的几位掌门人决议,是要把黄花岛上的一切烧毁,以免日后再被江湖败类利用,变成为非作歹的根据地。
  但杜小帅又有了新点子,他提出主张:“这黄花岛本来就时老嫂子的产业,别人凭什么烧它,如今老哥哥和老嫂嫂成婚,不妨就以岛为家,而且善加利用,保证财源滚滚,不久成了亿万富翁富婆呢!”
  钱如意微微点了点头,笑问道:“帅儿,你不是已经有了腹案?”
  杜小帅站了起来,一副发表演讲的气势:“过去人家一听黄花岛就吓得半死,谁也不敢走近,连附近的博望,漆桥,和护驾桥三镇都连带受到影响,市面萧条,谋生不易。
  如果把这里改为‘观光乐园’、‘渡假胜地’,再想些新点子,譬如豪华大赌场,‘牛肉朝的‘穿帮秀’、‘泰国辕哪,‘马杀鸡’啦……“钱如意接道:
  “慢着,慢着,帅儿,你说的除了赌场之外,其他的又是牛肉,又是马又是鸡的,怎么我一个也听不懂?”
  杜小帅揉揉鼻子,黠笑道:“娘,这些可是最流行的新鲜玩意,您不懂,可就落伍啦,不过也没关系,我是为老哥哥和老嫂嫂想,替他们想些生财有道的点子,对了,娘,有钱大家赚,咱们也可以投资呀!”
  钱如意斥笑道:“小小年纪就成了钱奴!”
  李黑也起哄:“小兄弟说得对,有兴趣大家一起来,欢迎在场的各位多多捧场,多多投资!”
  西门飞凰倒很大方,捉笑:“投什么资,今日在场的每一位都算于股,本钱由我全部负责,赚了大家分。”
  杜小帅睨眼斜笑:“哇噻!新嫂子就是新嫂子,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比老哥哥‘上路’多啦!”
  李黑一脸臭相:“度法度(没办法)啦,小兄弟,老哥哥我是叫化子命,从小讨饭,讨到老了还在讨……”杜小帅接口道:“现在你不是讨饭了,是讨老婆!”
  大伙儿听得哄堂大笑,老叫化是又乐又臭,不断拿眼光瞟着身旁的西门飞凰,直把她瞟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谈谈笑笑,已经到了饭口上。
  吃完午饭后,大家昨夜经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场面,都感到有些疲乏了,便各自休息。
  钱如意和杜小帅,始终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这会儿,母子俩到房间,不受干扰,钱如意便问道:“帅儿,一统帮主被‘心匕’刺心他自己,身受重伤,你为什么不杀他,反而用你的血救了他呢?”
  杜小帅瘪苦道:“我,我当做突然记起娘的话,即使使他要杀我,我也不能杀他……”钱如意愤声道:“他确实决心杀你,虽然你用自己的血救了他,他还是照样要杀!”
  杜小帅沮然道:“如果他真是爹,孩儿纵然死在他手里,是没办法的事,师父教过的书上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钱如意深深一叹:“唉!你这孩子聪明绝顶,又心地善良,有孝心,重义气……只可惜生的这么个命,有了这么个老爸,否则真是人中龙凤!”
  杜小帅皮笑脸:“娘,您别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了,我有这么好吗?”
  钱如意勉强扮出个笑容,正色道:“帅儿,我当初只是怀疑,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一统帮主就是当年的阎王堡主,也就是你老爸。”
  杜小帅笑得很难看:“这我也感觉得出来,娘,孩儿……”孩儿有句话,可是不知该不该问……“钱如意似乎已看穿他的心意,微带怒容道:“你是想问我,究竟你是不是‘阎王堡’堡主的亲骨肉,对吗?!”杜小帅惶恐道:“孩儿不敢……”钱如意怒哼一声,激动道:“如果不是,我就不会阻止你杀他!”说完泪水已夺眶而出。
  杜小帅这下吓到了,忙跪下:“娘!”……正在这时,忽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奔来,钱如意急道:“快起来,有人来了。”
  杜小帅刚站起来就听房门外有个娇柔的声音:“帅哥,你睡了没有!”
  一听是玲儿的声音,钱如意使个眼色,示意杜小帅出去。
  杜小帅走出房,只见玲儿已恢复了女装。
  哇噻!真是女大十八变,十几个月不见,这小不点的小师妹,俨然是个少女啦!
  尤其过去十多年来,住在九华山的深山石洞中,即使女装,也不过是普通粗布衣衫而已。
  这时她换上一身宫装,且刻意打扮了一番,简直像个小公主。
  小伙子看傻了眼,要不是她在门外已经先叫了声帅哥,真不敢相信她就是玲儿!玲儿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嗔声道:“看什么看!”杜小帅啧啧有声,惹笑道:
  “哇噻!小师妹,卡水哦(漂亮),好像是你要做新娘子嘛!”
  玲儿脸上一红,窘迫道:“喝喜酒,人家总要穿得像样些嘛!”杜小帅猛眨眼:“说的也是……”玲儿像模特儿表演似的原地转了一圈,弄笑道:“帅哥,你看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杜小帅向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媚笑着:“小师妹,你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不但看起来长大了,而且变成了个小美人!”玲儿这才转嗔为喜,羞窘直笑:
  “人家都一样啦,是这身漂亮的衣服不一样。
  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嘛。“
  一小师妹开始笑了,杜小帅道:“你来找我有事吗?”玲儿把小嘴一嘟: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一聊?”
  杜小帅怕她又生气,憋声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正想你,杨小邪他们找上九华山,去见师父的详细经过呐。”两人正好走过一个空房间,便走了进去,把房门顺手关上,在八仙桌前相对坐了下来。
  玲儿便将杨小邪等人前往九华山的情形,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杜小帅听毕,笑得更甜:“赞!他们之间的仇恨既然没有了,那我就轻松啦。”
  玲儿却道:“你才不轻松呢!”
  杜小帅眨了眨大眼睛,怎么说呢?“
  玲儿斜瞄着他:“我看杨小邪和小小君他们两个,对师父好巴结,一路上都争着背师父,本来我还以为是为了当年在亡魂谷,使师父两腿残废,心里歉疚,过意不去呢。
  有一天我无意间听到他们在争,才知道讨好师父,是为了争你呀!岸判∷У纱笱劬Γ骸罢遥俊?

  玲儿酸溜溜地道:“争你做他们的女婿呀!”
  杜小帅翻了个大白眼:“拜托,别臭弹,哪有这回事!”玲儿哼声道:“不但两个老的争,两个小的也在争,一路上为了李姐姐带着的那把‘断魂剑’,杨姐姐冷言冷语,没完没了的,说是你送的定情物,李姐姐一气之下,才把剑交给了我,要我替你保管。”
  杜小帅憋心解释道:“其实,其实我也没把剑给李姑娘,地次在苏州城一家关门大吉的赌场里,遭到‘一统帮’的突袭,后来杨小邪又闯来,我急着去追杨小邪,又怕没带兵器的李姑娘再次遭袭击,只好把剑当结她护身,等我追不上杨小邪,再转回赌场之时,李姑娘已经走了,以后就一直没有再遇见,根本不是什么定情物,杨姑娘黑白讲!”
  玲儿一厥嘴:“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数,跟我没有关系。反正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已经把剑当面交还给你了。”
  杜小帅见她又要生气了,憋声道:“真的没有这回事……”玲儿接口道:
  “好啦,我又不是要你招供干吗向我解释,帅哥,这大半年来,你遇上什么新鲜事儿,说些儿给我听听吧!”杜小帅正巴不得换话题,忙整理一下思绪,才把离开九华山后的一切,除了把有关“限制级”、“儿童不宜”的部分删掉,全部述说了一遍。
  自然有关杨心兰和李圆圆,以及唐云萍母女的部分,还是尽量避重就轻,不是点到为止,就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免得又有人要“呷醋”了。
  尽管如此,听在玲儿的耳里,还是一肚子酸味!这可是她从的神情和反应上看出。
  听完,玲儿果然酸溜溜地道:“哇噻!除了杨姐姐和李姐姐,还有个唐诗诗,帅哥,你可是真‘花’啊!判∷Э嘈Σ患海骸逼涫担腋侵洌裁匆裁挥校峁茄蛉饷怀裕炊橇艘簧砩В“玲儿默了默,忽问道:“帅哥,如果由你自己决定,你会挑选她们哪一个?”
  杜小帅揉揉鼻子:“小师妹,你真爱说笑,把我当成了谁?我又不是唐伯虎,还来个点秋香!”
  玲儿一咬嘴唇:“如果师父一定要你选一个呢?”
  杜小帅故意装出拿不定主意道:“……那……那我循…突然指着玲儿道:”
  选你!傲岫桓龃蟠簦苦恋溃骸昂撸∷Ц纾惚鹣朐倨鄹何伊耍衷谖矣心镌冢刹慌履憷玻 ?

  杜小帅惹笑问道:“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我有这个胆吗?”玲儿一时也说不上来了,只了撇了撇小嘴:“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有数!”杜小帅歪头想了想:
  “啊哈,我想起来了,欠你的债还没有还!”玲儿反而茫然了:“欠我什么债?”
  杜小帅邪笑道:“你记不记得,那天送我下山,你闭上眼睛,仰起脸来,要我……”玲儿猛然想起来了,当时她要杜小帅吻她,结果她闭上眼睛在等,她的帅哥却趁之溜之大吉,真瘪透了她的心!
  她愤然起身:“不跟你说了,我去告诉娘!”
  杜小帅忙跳起,蹦到她面前:“小师妹,别这样啦,让你自己说,要怎么罚都可以!”
  玲儿美目一转,一本正经地说:“罚你先还‘债’!”杜小帅暗自一怔,憋想,“哇噻!我还当真命犯桃花啊?!”但又想到,以前他们是师兄妹,怎么玩都可以,如今他已拜了柳苔青为干娘,成了玲儿的干哥哥,怎么可以对于妹妹……
  “正在伤脑筋,玲儿已催问道:”你还不还?不还我就去告诉娘,说你以前怎样欺负我!岸判∷ǘ攘耍晃糯印扒薰蹦潜撸匆黄疑恢⑸耸裁创笫隆?

  “债”也不必还啦,两人立即冲了出去,急向“寝宫”赶去。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