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四十三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夜色朦胧下,大批人马抬着木筏,来到了湖边。
  他们正将一个个木排列在湖边。
  突见一条人影疾奔而来,立即被十几名壮汉拦祝奔来正是杜小帅,他只好来个紧急刹车,弹了弹耳朵:“哇噻!有够的,是不是举行月光晚会?”
  一名锦衣壮汉喝问:“喂!你这小子是什么人?”
  杜小帅斜睨着眼:“你娘咧!连我这个阎王爷的传令兵都不认识?”
  锦衣壮汉一怔,诧异:“阎王爷的传令兵?”
  杜小帅正经八百地道:“是!阎王爷要我赶来通知你们,今夜阴曹地府已经客满啦,各位明日请早!”
  锦衣壮汉怒斥:“他妈的!你这小子满嘴在胡言乱语,是不是想找死?”
  古小帅嘻皮笑脸:“我要找死也得等明天,今夜鬼门关已经打烊……”怒喝声中,锦衣壮汉已扑向前来,抡拳就打。
  杜小帅一闪身,捉弄着道:“你娘咧!不让你们去送死,这样也错了?”
  锦衣壮汉连攻几拳,均被闪避开去,不由地怒从心起,霍地抽出腰间挂的厚背钢刀。
  其他人也纷纷亮出兵器,正要来个“公捶”,合力围攻,忽听有人喝阻:
  “住手!”众人刚一收势,只见正在湖边指挥,调动兵力的几个飞奔而来。
  出声喝阻的不是别人,正是丐帮四大护法之一,人称“火爆浪子”的勾宁!
  他老远已认出了杜小帅,奔近忙把双手一抱拳:“杜小帅,咱们找你好苦……”杜小帅笑声迎人:“有没有登‘寻人启事’?”
  勾宁哈哈大笑:“那一招是你老弟发明的,咱们可不敢冒用。
  你怎么也在这里?“
  杜小帅白了那壮汉一眼,憋声:“哼!要不是为了有贵帮的人在内,我才懒得甩他们,就让他们去死!”
  勾宁怔了怔:“杜老弟,如今各大门派的人马,都又包围了整个石臼湖,兵分三路,除了咱们这批人,另两批由望和护驾桥进攻,决心全力一举消灭‘一统帮’,老弟怎么说出这样不吉利的话?”杜小帅笑憋着嘴:“我光说吉利话有个屁用,到时候把命送了,还吉利个死个人骨头啊!”
  锦衣壮汉大概不知杜小帅是何方神圣,见他不过是个青少年而已,想必也不会有多大来头,上前怒斥:“他奶奶的,真是狗嘴里吐不出牙来,你不会说点吉利的话吗?”
  杜小帅嘻皮笑脸:“会呀,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说着把手向他一伸。
  锦衣壮汉正要发作,勾宁忙阻:“马兄,这位杜老弟一向喜欢开玩笑,不必介意。
  杜小帅斜眼:“谁跟他开玩笑!”
  锦衣壮汉怒喝道:“小子!你……”
  勾宁忙打圆场:“马史,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杜老弟,就是我曾向你提过,那日在蒙蒙谷中,曾力拚一统帮主,使对方身负重创的杜小帅!”锦衣壮汉一听,顿时一个大怔,一脸画满了问号:“杜,杜小帅就是你?怎么是个……”杜小帅截口讪笑:“怎么会是个‘破少年’!对吗?”锦衣壮汉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杜小侠如此年轻……?”
  哇噻!连“小侠”都用上了,蛮会拍马屁的吗!
  勾宁怕杜小帅又冒出一句,使锦衣壮汉太难堪,忙道:“杜老弟,这位马兄,就是名震大江南北,江湖中称‘翻江龙’的马飞……”杜小帅讪邪道:“吗啡不是毒品吗?居然有人叫这个名字,还自以为很拉风呐!”
  马飞居然不生气,笑道:“在下是姓牛马的马,单名一个飞字,是飞上天的飞。”
  杜小帅:“噢,你老兄既能翻江倒海,又能飞上天,那可真了不起,通吃了哪!”
  马飞被臭面红耳赤,但又不便发作。
  勾宁又从中打圆场:“马兄的水性功夫很厉害的,连他手下的这批弟兄,也个个精于水性。所以寒帮主这次特地亲往江北,请马兄出马相助,共襄盛举,为武林除去‘一统帮’这大害……”杜小帅没空听完这些废话:“你们今夜决心要攻打黄花岛喽??”
  勾宁点点头:“这次行动以丐帮为主,各大派为辅兵分三路,寒帮主亲自在博望督阵,李长老则在护架桥指挥,只等咱们这边一发动,他们就立即接应,来个三面夹攻,使黄花岛顾此失彼。”
  杜小帅猛摇头:“勾老哥,你们这样不行啦!最好大家再商量商量吧。”
  勾宁为难道:“这个……恐怕不行了,咱们已经约定初更发动,箭已在弦上,势在必发,怎能临时变卦埃”杜小帅郑重警告:“他们在湖中不知是搞了什么鬼,你们去很冒险的哦……”马飞振声道:“翻江倒海都不怕,还怕这小小的石臼湖?
  勾兄,更已经快到,咱们准备发动吧!”
  勾宁望望杜小帅,有点犹豫地道:“晤……杜老弟是否能助咱们一臂之力?”
  杜小帅眼皮一翻,讪言:“抱歉!我还没娶媳妇,打算多活几年,不想去送死。”
  马飞气愤道:“哼!胆小鬼!”
  杜小帅回敬一句:“爱现!”
  马飞气得把手一挥,喝道:“咱们走,别理这小子!”勾宁无可奈何,只好抱拳道:“那就请杜老弟在湖边为咱们掠阵吧。”
  杜小帅心知劝阻也没用,只有三声无奈,来个叹十声啦!眼见他们走向湖这,不由地唱了起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马飞等人充耳不闻,率众直奔湖边,指挥手下将木筏推进湖里,用绑有倒钧的长篙钩住待命,只等时刻一到,就发号施令进攻。
  勾宁仰望夜空,一弯新月已升起山头,初更时分将届,终于忍不住又转身奔向杜小帅:“杜老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杜小帅笑道:“我是天生看热闹的命,那里有热闹就往那里钻,这么热闹的场面,又不要花钱买门票,我能不来吗?!”勾宁笑皆非道:“杜老弟,我是说正经的……”杜小帅撇着嘴角:“怪了,怎么每个人都喜欢对我这么说,好像我这个人很不正经呢!”
  勾宁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杜老弟,刚才听你口口声声说咱们去送死,想必是有所依据,不会是无的放矢喽!”杜小帅仍然一副吊儿朗当的神情:“依据是没有,灵感倒有一点。
  依我看哪,那位卖吗啡的老兄印堂发黑,可能要倒大媚啦。“勾宁苦笑道:”
  咱们是一致行动,齿唇相关的,他既然要倒大楣,那我也不可能走运喽?“杜小帅捉惹讪笑:“所以你别学他‘爱现’,充什么好汉嘛,活得久倒是真的!”
  勾宁眉头一皱,面有难色:“可是,寒帮主有令,事关丐帮荣辱,甚至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我怎能……”杜小帅憋声道:“我听师父说过,妇人之仁,匹夫之勇都不足龋你们一定要去送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贵帮的人多,死儿百个也没什么了不起嘛!肮茨比绻系苣芨腋隼碛桑梦夷芩捣砝洗螅蛐矶判∷У溃骸昂冒桑揖透愀隼碛伞?
  我刚从黄花岛出来,发现他们在湖中不知布设了啥玩意。
  如果你们死心眼儿,非以木筏强行渡湖,恐怕要死得很难看喽!这个理由够不够!肮茨底砸痪淘ツ丫觯骸罢狻焙鎏叩穆矸烧裆溃骸肮葱郑背降嚼玻 ?

  勾宁听好当机立断:“多承老弟赶来警告;但勾某身为丐帮护法,不敢有违帮主令谕,只好听天由命了!”说完又一抱拳,转身直奔湖边。
  杜小帅歪着嘴。虽然不想他去“赴死”,却也没法度(办法)嘛!一条人影飞奔而来,杜小帅警觉一回身,见是唐诗诗,忙迎上前:“你怎么跑来了!”
  唐诗诗娇嗔道:“你把我一个人丢在树林里,我好害怕哦……!”
  杜小帅拍拍她的头:“树林有什么好怕的,刚才我搞清他们的身份,万一认出你这‘唐教主’,可就有乐子啦!”
  唐诗诗忙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杜小帅弹了弹耳朵:“一部份是丐帮的,另外那些是丐帮帮主请来助阵的。
  哼!我看他们是活腻了,想用木筏强行渡湖,攻打黄花岛,白痴才做的事嘛!
  疤剖熳∷氖直郏骸八Ц纾鹑ス芩牵甙伞!倍判∷疽樱骸罢獬∶嫒饶挚刹荒艽砉⌒章淼乃撬阑钍撬堑氖拢蛞回ぐ锏娜恕彼幕吧形此低辏<叽哪桥耍丫狭四痉ぁ?
  夜色朦胧下,载满人的几十个木筏,浩洁荡荡撑向湖中,缓向黄花岛进发了。
  杜小帅没时间再发表感言,一把拖了唐诗诗就奔近湖边。
  这时正是初更时分,木筏上的人先以长篙,将木筏撑向湖中,随即蹲下,以短桨齐划,速度便逐渐快了起来。
  不消片刻几十个木筏已离开岸边数十丈,浩浩荡荡向湖中的小岛快速前进。
  到了湖上,一切可得看马飞的了,只见他站立在最前面的木筏上,双手各持一面三角形小旗,一黑一白,像打“施语”似左右地挥动着。
  你娘咧!瞧他的神气,真有够拉风喔!
  突然,木筏像是撞到水面下什么玩意,一声巨响,只见水花四溅,使木筏受阻停止前进,筏上的人则纷纷跌落湖中。
  马飞的身手果然不弱,及时一个倒纵,满足在后距离两丈的木筏上。
  但就在同时,已有几十个木筏,撞上布设湖中的“刺椿”,顿时一片惊乱,场面开始热闹起来。
  只听最先落水的人,冒出水面大叫道:“老大,水面下布满了‘刺椿’啊!”
  马飞惊怒交加,喝令:“清除障碍,理出一条水道来!”他们这票人都是水上讨生活,纵横长江下游一的“下江帮”,势力什么扩展到大江南北,是近年崛起的一股新帮派。
  论武功,他们只能算是二三流的“卡斜(角色),成不了大气候,大局面,但帮众个个水中功夫不弱,所以在长江下游的两岸,“下江帮”都是一枝独秀。
  清除湖中的障碍,在他们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根本算不了回事,烧款代志(小意思)啦。
  马飞一声令下,就见十几个汉子潜入湖底。
  不料远没看清“刺椿”的位置,突然涌来一大群“怪鱼”,穷凶极恶地见人就咬。
  哇噻!这群“小家伙”还真凶犯,不但嘴巴特别大,而且利齿如此钢锯,张口一咬就去了一大块肉!
  他们水性再好,总比不上鱼。
  况且,这群“怪鱼”数以千计,咬得十几名汉子在水中呼救叫不出声,一张口就灌进了湖水。
  站在木筏上的马飞等,尚未看出湖底下的惊变,只见不断冒起无数水泡,远浮出一片鲜红的血。
  马飞见状,知道出了问题,急向好十几个木筏,相继落水的几十名手下喝令:
  “快下去看看!”
  那些汉子不敢抗命,只好硬着头皮向前游去。
  还没游近,鱼群已涌来,像一群饿了多日的土狼,疯狂地向牛群发动攻击。
  他们终日在江河中讨生活,什么样的鱼类都见过,可没见过这种凶猛的“怪鱼”。
  鱼群见“宵夜”送上门来,那还跟他们客气,涌上来张口就咬,又嘶又啃的大饱口福。
  只听一片惨叫声中,水花飞溅,鲜血迸射,刹时将湖面染成一大片红色。
  哎呀呀,真是有够可怕!
  马飞已吓呆了,站在木筏上都傻啦!
  幸而另一个木筏上的勾宁叫道:“大家快退!快退……”其实不用大吼大叫,后面的好几十个木筏,已没命地向岸边仓皇划去了。
  “食人鱼”虽凶悍残暴无比,但它只争食落水的人,并不攻击木筏,因为木头又不能吃。
  丐帮和下江帮的那批人,早已吓得屁滚尿流,裤底一包,木筏尚未划近湖边,就等不及争先恐后地往岸上跳了。
  惊乱中,不少人跌进水里。
  鱼群立即追来,又是一片惊呼惨叫。
  近湖边水深仅及腰部,丐帮弟子很多是“旱鸭子”,跌落水中只好涉水猛奔。
  可惜速度太慢,随即被鱼群追上来。
  这下他们可惨了,只觉两腿一阵剧痛,顿时腿上的肉便被鱼群争食,啃咬个清洁溜溜。
  惨叫声不绝,一个个扑跌进水里,被鱼群涌上张口大咬,片刻间只剩下了骨架,沉入海底。
  大难不死的人,已吓得神志不清,似乎怕鱼群追上岸来,跳上湖边就拔脚狂奔,随人顾性命哪。
  杜小帅紧拥着唐诗诗,他只当湖中设有机关,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吃人的“怪鱼!”
  也真是够绝的。
  一眼见勾宁纵身上了岸,忙拖着唐诗诗迎上前去,拦住他急问:“勾大哥,有没有办法阻止寒帮主和老哥哥他们?”勾宁也吓昏了头,被小伙子一语提醒,七手八脚麻袋中取出三个“火箭筒”,分别是红,黄,蓝三色。
  他取了其中中红色的一个,捧在手上,又摸出“火摺子”,迎风猛摇几下,便发出了火苗。
  那还能拖,勾宁立刻点燃“引信”,便见“火箭筒”冲天而起。
  射上几十丈高的空中,随即爆炸开来,飞射出无数讪烂夺红色焰花,在夜空中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煞是好看。勾宁这才惊魂甫定地道:“这红色信号,表示咱们这边情况危急,攻势受阻。只是不知是否来得及,阻止那两路人马,万一已经发动……”杜小帅双手一摊:“那他们也会一样的凄惨啦!”
  勾宁沮然道:“可惜现在已没有办法通知他们……”突见马飞冲到面前,指着杜小帅怒不可遏道:“他妈的!你这小子明知湖中有凶险,为什么不向咱们说明?”
  杜小帅回骂:“你娘咧,教你们别去送死,你们偏不信邪,现在还敢怪我?!”
  马飞已形同疯狂,暴喝一声,拔刀就向杜小帅砍来。
  勾宁也火了,转身飞起一踢,踢中马飞右腕,使他手中的钢刀飞了开去。
  勾宁这“火爆浪子”可也不是好脾气的,破口大骂:“他奶奶的!人家杜老弟特地赶来,好心好意劝阻,是咱们自己‘爱现’,怎么反而怪他来了。”
  马飞怔了怔,哼声道:“至少他该告诉咱们,湖中有那群吃人肉的‘怪鱼’吧!”
  杜小帅也冷哼一声瞪眼:“嘿!我要不是亲眼见到,就算你老兄告诉我,我也不相信鱼吃人呢!”
  马飞仍然气呼呼道:“那你怎么知道咱们去送死?”
  杜小帅习惯地揉揉鼻子讪嘲:“那还不简单,看你印堂发国赤,就知道你要倒楣啦!”
  马飞气得脸都绿了,但他自知武功比勾宁差上一大截,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忍了口气。
  杜小帅见他不“抓狂”了,这才捉笑:“老兄,你也不必吹胡子瞪眼的,老实告诉你吧,我只是看出湖中有名堂,并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飞机,更不晓理鱼居然还喜欢吃人,真是破天荒的听都没听过!”
  马飞忙抱拳道:“杜小侠,在下刚才一时冲动……”杜小帅呵呵笑起:“算啦,代志(事情)过去就甭提了,勾大哥,现在你们打算……”他的话尚未说完,遥见夜空又有两道火焰冲天而起,随即在空中爆炸开来,飞射出两团光彩夺目的黄色焰花。
  勾宁不由地庆幸道:“还好,还好,博望和护驾桥的两路人马,已经暂停攻击,按兵不动了。”
  杜小帅弹耳朵:“好极了!勾大哥,我要赶去见老哥哥,你怎么样?”
  唐诗诗来不及表示异议,勾宁已把头一点:“我要去向帮主报告这里的情况,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转向马飞道:“马飞,这里的善后就偏劳你了,最好先退出湖边,我会尽快回来。”
  马飞道:“好,咱们等勾兄的消息请速去速回。”
  唐诗诗见他们都打算好了,虽然不愿勾宁同行,也没有皮调啦。
  幸好,没有人对她特别注意,也未认出她这“唐教主”,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声!大概已经习惯这位花心杜小帅身边是不少了女人的吧!
  ※※※
  从这里顺着湖边往护驾桥,不过三十多里而已。
  臼石湖四周,方圆数十里之内,平时就很少有人,何况现在这么晚了,尽可施展轻功,也不会吓到活老百姓。
  但杜小帅顾虑唐诗诗,耽心她输入体办的功力尚未化为已有,恐怕力不心,不得不助她一臂之力。
  这样一来,奔行的速度被她拖累了,自然就较为缓慢了些。
  途中,小伙子才想起替勾宁介绍:“勾大哥,这位是唐姑娘。”他认为没有必要,并未说明“唐姑娘”的身份,免得又要多费唇舌,浪费口水释个半天。勾宁也未追问,只是彼此打了个招呼。
  奔行中,勾宁忽问:“杜老,那日在蒙蒙中,咱们见你受伤后被‘血轿’接走。当时各大门派的人正去追杀‘一统帮’,事后李长老和我接到处找你,都没有找到,你老弟上哪里去了?”
  杜小帅贼眼一转支吾道:“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咱们赶路要紧。”
  勾宁不便再追下去,只好默默赶路了。
  三十多里路,用不着半个时辰,已来到了护驾桥镇外的湖边。果见湖边聚集着好几百人,其中除了以李黑为首的丐帮弟子,尚包括其他各大门派的人物。
  李黑一见勾宁带了杜小帅和唐诗诗,不禁大感意外,来不及问战况,就振奋地招呼:“小兄弟,我就知道你命大,死不了的!”杜小帅捶他一拳,斥笑:
  “你娘咧!老哥哥,你是不是希望我死翘翘了,好没人跟你算帐?!”
  李黑怔怔地道:“算什么帐?”
  杜小帅睨眼笑:“你还跟我装,是不是捶得不够重?”
  李黑幸好还不算迟顿,心念一转生活上伙子必是为了隐瞒杨心兰身世,要跟他算这笔他才一肚子苦水呢!一眼认出了低着头的唐诗诗,不禁诧异道:“咦!
  唐教主……”老叫化曾见过云萍,却未见过唐诗诗,当然是把这少女人作是她娘了。
  杜小帅刚要开口,突见二三十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指着唐诗诗喝令道:
  “把这女魔拿下!”
  唐诗诗大惊,吓得急依偎着杜小帅。
  小伙子知道“代志双大条”(麻烦大)啦!只好充当护花使者,大叫:“你们想干嘛?”
  围上来的二三十人,被他这一声大喝,吓得往前一步退之后,没人敢接近。
  喝令那人四十开外,十分魁悟,长相也很威猛,挺身上前怒道:“姓杜的,不关你的事,最好站开一边去。这女魔最近连杀了一两百人,日前又跑到高淳县境来,在城外了批几个弟子,今夜非要她偿命不可!”
  杜小帅一听,猜也知道此人必是在城内开武馆的武师,他还是故意问道:
  “老兄是什么人呀?”
  车黑忙介绍:“小兄弟这位是高浮城里,‘雄风武馆’的馆主,‘威镇八方’陈一峰也是华山派邵掌门的同门师弟。因为得知邵掌门在蒙蒙谷受了重伤,‘一统帮’占据了黄花岛,所以带了馆内一批弟子,前来为咱们助阵的。”
  杜小帅弄笑:“哟,来头果然不小,难怪嗓门那么大呢!”陈一峰怒哼一声:
  “小子,既然知我来头不小,还不快滚开!”李黑心知小伙子跟云萍“交情”颇深,赶快打圆场护航:“陈馆主,别这样啦,今夜咱们要对付的是‘一统帮’……”陈一峰断然:“不!煌嘲铩淙蛔锎蠖窦馀П人呛貌坏侥抢锶ァ=褚辜热蝗迷勖亲采狭耍蔷拖冉饩鏊 崩詈诩钡猛磐抛骸罢狻倍判∷д媸怯直裼挚啵缓梅呱溃骸澳隳镞郑∮忻挥懈愦恚馕还媚锸恰平讨鳌穑浚 ?

  陈一峰喝道:“王冲!”
  一名年轻壮汉恭应道:“弟子在!”
  陈一峰指着唐诗诗问道:“王冲,昨日在固城湖边,被少林掌门他们截住的就是她?”
  “是,正是。”
  陈一峰冷哼一声,怒问道:“唐教主,你还有什么话说!”唐诗诗低着头……
  她能说什么?
  杜小帅却不能不说话,他装出嘻皮笑脸,捉惹:“老兄,这笔帐先挂上,咱们改天再算行不行?”陈一峰可不吃他这套:“不行!”
  杜小帅吃了大瘪,一脸无奈地转向唐诗诗:“唐教主,人家是吃了枰铊铁了心,不肯放过你,我看只有用‘跑功’。”、“功”字刚一出口,就见他抓住唐诗诗的胳臂一带,施展“幽灵十八扭”,连连闪避过七八个人的阻挡突围而出,拔腿就溜!
  陈一峰大喝道:“追!”领着他的弟子急起直追。
  但怪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陈一峰首当其冲,以及紧随在他身后的几名弟子,竟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地连声怪叫,纷纷倒地不起。
  杜小帅带着唐诗诗一眨眼已在十丈之外,回头一眼,见他们一个个扑倒地上,其他人也不追了,忙着去扶陈一峰等,憋想:“一定是老哥哥和勾大哥暗助咱们脱身,谢啦,改天好好请你们喝酒!”
  大笑声中,小伙子也设空骚包道谢,带着唐诗诗就勇往直前!绕跑!
  一口气奔出好几里,见山脚下有个破庙。小伙子才放缓脚步,停下来问道:
  “要不要歇一会儿?”
  唐诗诗噘着嘴,似乎惊魂未定,嗔声:“帅哥,教你别当鸡婆,你偏不听!”
  杜小帅一脸瘪笑:“谁知道会遇上这批想不开的肉呆,简直……算啦,别提他们了。那个破庙大概不会有人,我赶快助你运功调息一下,万一再遇上这种情况,至少你可以保护你自己。”
  唐诗诗娇笑:“有帅哥保护我,我才不怕呢!”
  杜小帅拥着她向前走去,轻点她的俏鼻子:“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两个双不能穿一条裤子,寸步不离,万一我要上‘一号’,正好发生情况,那……”唐诗诗接道:“那我就跟你上‘一号’!”
  杜小帅嘲道:“你不嫌臭?”
  唐诗诗“噗嗤”一笑,用力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娇斥:“讨厌!”杜小帅鬼叫连天:“哎哟!你手劲好大哦,是不是功力恢复了?”
  唐诗诗嗔声道:“你少装,我根本没有用力!”
  杜小帅怪叫道:“哇噻!没有用力就这么厉害,你要用力,我不就惨啦?!”
  唐诗诗斜瞄着他:“我那有那么大本事,能择本你杜小侠?”杜小帅捉笑:
  “那我昨夜在客栈房里的床上,一定是故意装的喽?!”
  唐诗诗没有搭腔,好象是想起昨夜的情景,不胜娇羞似的。杜小帅没有想到别的,不再逗她。
  两人加快脚步,走到破庙前一看,只见残垣断壁的,连庙门都不知去向,大概被人拿去当柴火烧了。
  看情形,至少有十年以上没香火啦!
  杜小帅故意大声嚷嚷:“咱们来烧香许愿哪!”其实他是试探庙内有没有人。
  唐诗诗却惹笑:“帅哥,你许什么愿?”
  杜小帅不加思索,顺口道:“只要能安安静静,没人来打扰,等我几时签中‘六合彩’发了财,就花钱雇人来修庙。”
  唐诗诗臭他:“那你一定‘扛龟’!”
  两人笑着走进庙内一看,真是有够旧的,不但蛛网遍结,到积处满厚厚的灰哇,连供奉的“土地公”,也成了“残障”,两条手臂断落在一旁,脑袋瓜只剩下了半边。
  哎呀呀!土地公也有走运不走运的呢!
  唐诗诗见状,眉头一皱:“帅哥,这地方好脏,怎么能……”杜小帅笑:
  “附近又没有‘观光旅馆’,别那么‘九怪’(挑剔)啦!教主委屈些,将就点吧。”
  唐诗诗也只是念一念,不将就得要睡外头,那就更惨了!杜小帅找来根带叶的枯树枝,先把蛛网清除,再打扫出一块地方,两人才能勉强的席地坐下。
  小伙子一向随遇而安,“拉萨”(肮脏)也没间系很满足地逗笑:“还不错吧?”
  唐诗诗苦笑道:“总比关在大岛笼里被水淋好些!”
  不说也就算了,这一提,杜小帅火就上来啦:你娘咧!想起来就有气,白让他们看了钞穿帮秀’,还是男女搭挡演出!疤剖可ξ剩骸彼Ц纾氵却琢耍俊岸判∷ё欤骸胺匣埃∧闳砬褰嗔锪锏模凰橇礁龀裟腥四憧匆谎郏颐橐幌拢也坏却祝购冉从湍牛 ?

  唐诗诗依偎着他:“看看有什么了不起,我又少不了一块肉,让他们看了长‘针眼’”杜小帅白眼一翻:“拜托!你当自己是‘屁股’啊?看了长‘针眼’!”
  唐诗诗推了他一把:“帅哥!”
  杜小帅憋声道:“他们要不把你当成‘桃花教’教主了,不敢碰你,否则早就……”唐诗诗脱口道:“我本来就是嘛!又不是假的!”
  杜小帅可呆了,憋想:“怪事,你分明是冒充你娘,怎么在我面前,居然也承认是‘桃花教’教主啦?不要是假戏真作,台下台上分不清了吧!”
  忽听唐诗诗柔声道:“帅哥,别去想这些了,你不是要助我运功吗!”
  杜小帅漫应一声,诧异道:“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变了,有些怪怪的……”
  唐诗诗暗自一怔,忙道:“关在大鸟笼,没穿衣服,又被冷水淋了,大概有些感冒吧。”
  杜小帅眨了眨眼:“说的也是……来吧,你先盘膝打坐,气纳丹田,自行动功一个周天……唉!真是废话,这些运功调息的方法。我娘早教过你了,何必我当鸡婆!”
  唐诗诗傻傻地道:“你娘?你是说钱……”杜小帅眯着眼瞄她:“诗诗,你是怎么啦?好像被吓得‘短路’了,还是得了健忘症,连我娘是谁都忘了,她老人家就是你师父呀!”
  唐诗诗忙掩饰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娘是我师父,我怎么会忘了。只是问你,是不是要用她老人家教的运功新法?”杜小帅歪头想了半天:
  “这个嘛……我倒没想到,还是你细心,幸亏你想到这一点,否则说不定真搞出麻烦来了。娘的武功得自天山神尼,可能跟我师父教的运功方法不同,你不要尽全力,先略微运气试试,看看功力能不能运行自如。”
  唐诗诗点点头,盘腿打坐,将两手放在膝上,闭起眼睛,作个深呼吸,将一股气纳入丹田,再缓缓运行起来。
  小帅也盘坐在她对面,默默地看着她。
  唐诗诗煞有其事地运功调息着,只见她屏住呼吸,将丹田之气运集,缓缓提升通过了“海”,刚达“阴交穴”部位,就听她轻呼了声:“哎哟!倍判∷С粤艘痪蔽实溃骸霸趺戳耍俊?

  唐诗诗皱起眉头:“好痛,气通不过。”
  杜小帅眼珠了转:“唔……我的功力得自龙血和内丹,跟一般人苦练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搞不好你无法呼吸,把衣服解开,让我助你运功。”
  唐诗诗惊问:“要我把衣服脱了?”
  杜小帅捉弄嘘笑:“免惊啦!只要上衣撩起,不必表演‘穿帮秀’啊?”
  唐诗诗娇斥一声:“讨厌!”便将上衣撩起,自行把裤腰褪下些,露出了整个小腹。
  杜小帅也深呼吸两下,运气纳入丹田,再化为功力运聚掌心,紧紧按在她“气海穴”部位。
  由于她是行功至“阳交穴”部位受阻,无法通过,所以小伙了须以本本功力,助她从“气海穴”开,向上运行冲破“障碍。”
  这个嘛,就好象水管受阻一样,要以一股强劲水力,将阻塞的障碍物冲去,才能畅通无阻。
  小伙子的功力由掌心发出,随着逐渐向上推动的手掌,缓缓达于她的“阴交穴”部位。但他感觉得出,自己掌心发出的功力,在通过这少女的“阴交穴”时,似乎并未受阻,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她是装的,故意找个借口,想要小伙子跟她亲热亲热!杜小帅虽然暗自起疑,但还是没拆她的台,仍然一本正经地继续把手掌向上移动。
  杜小帅道:“准备,开始了。”
  他重新深呼吸一下,力贯掌心,继续向上缓缓推动。杜小帅竖起耳朵一听,果然听出一阵快速杂乱的脚步声,正由远而近。
  脚步声尚在好几丈之外,唐诗诗又是正在“紧要关头”,居然能听出庙外的动静,哇佳佳,她不真不简单呐!
  小伙子马上软了,霍地撑身跳起,憋声道:“你留在这里别动,我出去看看。”
  唐诗诗却不依:“不!我怕……”
  杜小帅只好拖起她,等她匆匆把衣服整理好,一起掩向庙门口,向外看去。
  哎呀!来的这批男女,抬着的赫然是“血桥”!
  唐诗诗不禁声道:“是‘血桥’!”
  杜小帅可高兴啦。“好极了,娘终于来啦!”
  唐诗诗还来不及开口,已被杜小帅拖着行出庙门。
  走在前面的八名宫装少女,手上虽各提着一盏宫灯,却未点头着,当然是不顾招摇,一路摸黑来的。她们一见破庙里行出两个人,一时未能看清来人形貌,立即散开身形,如临大敌地严阵以待。
  杜小帅一奔近就兴奋地叫道:“娘!是孩儿和诗诗啊!”八名少女也已认出了他们,忙不迭恭然施声招呼道:“公子!小姐!”
  四名中年壮汉也停轿放下,便见娇帘一掀,走出了身披血红大披风的钱如意!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