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二十六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赌,稀松平常得很,尤其是这批小叫化,聚赌几乎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也是取大的乐趣。
  但这几个小鬼头,身上竟然穿着“寻人”的白袍哩!
  杨心兰这下可毛了心,上前飞起一脚,将正抓起碗中骰子要掷的一名小叫化,踹得连翻带滚,满地乱爬。
  其他几个出其不意地一惊,还没看清搅局的是谁,已听杨心兰破口大骂道:
  “黑皮奶奶!花银子要你们办事,竟躲在这里给我赌上啦!”
  大家定神一看,这才认出眼前的小叫化,正是花银子雇他们的“老大”。
  本来嘛,谁有银子谁就是老大啊!
  一名小叫化站起来道:“老大,咱们可不是偷赖,事情已经办好了,何必还要满街乱跑呀。”
  杨心兰瞪眼道:“什么事情办好了?”
  小叫化陪着笑脸道:“咱们一早就出发了,转来转去,刚来到菜市场附近,就遇见宋姑娘带了个小丫头,提着菜蓝在跟一位大爷说话。说了没几句,她们就跟着那位大爷登上停在不远的马车上了。当时咱们心想,那位大爷大概就是宋姑娘要我的哥哥,既然人已经找到了,咱们何必……”杜小帅截口问道:“你们见到的那个人,多大年纪,长的是什么模样?”
  小叫化翻着眼皮想了想道:“穿的很体面,个子矮矮胖胖的,看上去大概三四十岁吧………另一个小叫化接道:“不止哪,至少有五十岁哦。”
  杜小帅断然道:“那绝不是宋一刀,他有二十出头就很不错了!”
  杨心兰斜眼:“那个人会是谁呢?”
  杜小帅笑得甚瘪:“走,咱们回去再说。”
  杨心兰见了赌就没命,那里还舍得走,很想赌上两把过过瘾。向那被踹跌开的小叫化招招手,逗惹道:“来,把骰子给我。”
  小叫化已知道这位“老大”不好惹,急忙爬起来,把还抓在掌里的三粒骰子,恭恭敬敬递了过去。
  杨心兰接在手中,握拳摇了几摇,口中喝道:“么点‘暴子’!”撒手便将三粒骰子投入海碗。
  一阵“叮叮当当”清脆声中,三粒骰子在碗内跳动几下,很快停止,果然是三只“么屁股”朝天,看得几个小叫化全呆傻了眼。
  杨心兰得意地一笑,才向杜小帅把嘴一歪,拽样道:“走吧!”
  二人出了菜市场,杨心兰有点苦笑:“搞了半天,连个鬼影子也没碰到。”
  社小帅困笑道:“这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这宋一刀不笨哪,而且相当精明。
  那天派去探虚实的小子一去不返,他已知道‘寻人’是个陷井,而且宅内藏有高手。这三天毫无动静,一定是在暗中监视观察,甚至已经探明宅内守株待兔的是什么人,大概他掂了掂自己的份量,不是咱们三人的对手,所以不敢乱来!
  杨心兰一点就通:“我明白了,这几天他在暗中观察,已经知道宋姑娘每天亲自去莱市场,所以派了马车在附近等候。宋姑娘一听那中年人说,是宋一刀派来接她的,她当然就跟那人上车走了。”
  杜小帅瘪样十足:“就是这样。他们兄妹见面了,说不定现在正在笑我们是‘大憨呆’!”
  杨心兰样子更瘪:“真够烂的,这下这个糗可出大了,真是肉呆一对!”
  杜小帅几乎苦出汁来:“说的也是……”不料话还没说完,突见杨心兰掉头拔脚就跑!
  杜小帅弄得莫名其妙,仔细一看,只见迎面走来几人,前面是两个中年文士,一个穿是吊儿郎当,另一个却是一身华服。“而紧随在他们身后的,竟是李圆圆和枫儿!
  杜小帅真是心里暗爽,想不到在苏州城里,会遇见做梦都思念的李圆圆。
  但猛然想到,自己此刻打扮成小叫化,实在不太好看,乱没面子的,不好意思上前去打屁。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间,他们已从他身边走过,李圆圆和枫儿在然没有认出低着头的小叫化是他。
  杨心兰这时,早不知跑到哪里去啦!
  杜小帅可搞不懂,她为什么见了这几个人,就吓得溜之大吉?
  既然遇见李圆圆,他那还顾得去找杨心兰,想都甭想,决心跟着这几人。
  这可不是他见色忘友,实乃——食色性也,英雄本“色”嘛!
  杜小帅不敢跟得太近,跟了一程,瞄到四人走进一家酒。正在乱打算盘,想用什么方法,把李圆圆引出来相见,冷不防射来块小石头。击中了他后脑。
  你娘咧!这出手有够重的,差点没他给打昏。
  猛一回头,只见街边转角处,杨心兰正探出半个身子在向他招手。
  杜小帅气呼呼地跑过去,劈头就骂:“你娘咧!你是嫌我的后脑太滑,想打个洞是不是……”杨心兰把他拖过转角,才干笑道:“帅哥,别生气,我不是有意的,一时失手嘛。”
  杜小帅怒哼一声,瘪透了心:“失手个屁,真失手就射不中我了。幸好你不是宋一刀,否则我就‘去了了’(完蛋)啦!”
  杨心兰嘲笑道:“这也算给你个警告,别当顾着看女人,小心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哇塞!这姑娘的醋劲倒不小呐!
  杜小帅嗤嗤窘笑:“说的也是……咦,你认识他们?”
  杨心兰迟疑了一下,才憋心道:“嗯!”
  杜小帅捉笑道:“他们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让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拼命三郎,竟然见了他们就逃?”
  杨心兰早已打好腹稿,掰得跟真的一样:“前面两个中年人是职业赌徒,我爹赌输欠了他们一百万两银子,把我姐弟两人,甚至连我娘都押给了他们,我见了他们能不溜吗!”啊哈!这姑娘还真能乱吹!
  杜小帅谑笑不已:“哦?连你的天才老爹也会扛龟?”
  杨心兰叹笑:“这业没办法,谁教咱们老爸神勇盖世遭天妒嘛!”
  杜小帅睨眼斜笑:“原来你老爸厉害得连老天爷都眼红啦……后面那两个姑娘你也认识?”
  他比较关心后面这个问题。
  杨心兰点点头,一脸不削道:“走在前面左边,那个穿得象‘衣冠禽兽’的就是她老子,有其父必有其女,还会是什么好玩意!”
  杜小帅歪着头:“有这么差吗?我在海上漂流,就是被她们主仆两个救起的啊!”
  杨心兰憋心道:“这有什么了不起,谁在海上发现了人会见死不救?况且你是‘怪胎’,不救也淹不死!”
  杜小帅得意的上笑:“这倒是真的……不过,不过我总欠人家一份人情嘛!”
  杨心兰眼皮一翻,嘲讽道:“那你也救过我姐姐,她也欠了你一份人情,如果她无以为报,想以身相许,你怎么说?”
  杜小帅干笑两声:“爱说笑!咱们是兄弟,情同手足,怎么能算这笔帐。
  再说,你姐姐那会看上我。“
  杨心兰趁机追问道:“如果她看上了你呢?”
  杜小帅一脸窘样道:“这,这……”
  杨心兰瘪死啦:“哼!是你根本没把我姐姐放在心上吧!”
  杜小帅可没想过这问题,只能露出苦脸窘笑着。
  杨心兰见他一副傻鸟相,不禁“叶嗤”一笑道:“安啦!别愁眉苦脸的,我又不是逼你非娶我姐姐不可!”
  杜小帅猛弹耳朵:“不是这个意思哪,我,我……”杨心兰把他一拖道:
  “好啦,咱们快回去吧!”
  杜小帅一心想见李圆圆,但杨心兰就是不让他如愿,拖了他就走。
  其实,他那里知道,杨心兰并不是怕他见李圆圆,而是她自己怕被那穿得七拼八挂的中年撞见,因为那人就是她老爸杨小邪!
  杨心兰担心的是,杜小帅一脑袋就是要为师父神驼子报仇,见了杨小邪和小小君,那不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万一双方要真是干起来了,互不示弱拼个你死我活的,她夹在间中哪,究竟帮谁呢?
  实在是伤脑袋啊!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把杜小帅骗走,使他们双方根本碰不上头。
  两个各怀鬼胎赶回旧宅,一进大厅,又是大吃一惊,只见洪薇躺在地上,胸前一大片鲜血,已经出气多吸气少了。
  杨心兰惊叫一声:“师父!比艘哑肆斯ァ?
  洪薇闻声张开眼睛,张口欲言已说不出话来。
  杜小帅马上开工,急忙上前蹲下,一控洪薇脉博,从怀中抽出“心匕”,伸出手来将中指割破,把绿色的鲜血滴入她张着的口中。
  绿血真比仙丹,“特效药”还灵,不到片刻,洪薇苍白的脸上已恢复了红润,惊叹道:“小鬼,我真不敢相信,你的血竟能救了我的命,你简直成了‘活宝’啊!”
  杜小帅呵呵惹笑道:“我是‘活宝’?”
  洪薇笑了笑道:“你的血比救命仙丹还管用,而你又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活宝’是什么?”
  杜小帅自我解嘲地捉笑道:“这倒好!以后我在江湖上的外号,就叫‘活宝’好了。”
  杨心兰给他一个大白眼,忙问道:“师父,你老人家被谁杀伤的?”
  洪薇沉声道:“宋一刀!”
  两人一脸瘪样,就有这么“准”的事!
  洪薇续道:“你们刚走不久,就闯来个年轻人,自称是宋一刀,要见他妹妹宋妙妙。当时我以为又跑来个冒牌货,出手想把他制住,那知这小子出刀快得简直令人无法相信,只见刀光一闪,我已被他砍中,但他肩上也中了我的‘红花血指’……”杜小帅急问道:“那小子伤了没有?”
  杨心兰瞪眼:“废话!中了师父的‘红花血指’,还能不伤!”
  洪薇接道:“那小子倒很识货,一受伤就惊呼一声‘红花血指’!立即转身急急逃走了。”
  这个瘪可吃大啦!
  杜小帅憋笑:“你娘咧!那有这么巧法,偏偏捡在咱们不在的时候,他就闯了来……”洪薇叹口气道:“唉!你们不在也好……小鬼,不是我看低你,凭你的武功和功力,绝不在那小子之下。但他出刀却比你快,根本不容你有拔剑的机会,他的刀已砍中你了。”
  杜小帅才不信邪,一脸拽样:“哼!早晚咱们会碰头的,到时候看看究竟谁怕谁!”
  杨心兰尖叫道:“不对啊!他已经派人用马车把宋姑娘接去了,怎么又亲自闯来要见宋姑娘?”
  杜小帅被她一语提醒,弄笑:“搞什么飞机!”
  洪薇诧异道:“宋姑娘被什么人接走了?”
  杨心兰便将去菜市场,撞见那几个聚赌的小叫化,告诉他们的情形说了一遍。
  洪薇听毕,沉吟了下道:“怪事,这下连我也搞不懂了。除非……除非接走宋姑娘的另有其人,但闯来的小子绝对是宋一刀!”
  杜小帅瞄眼:“说出理由!”
  洪薇正色道:“那小子的刀法出手和路数,与当年的‘疯刀’极为相似。
  矮东瓜的刀法以‘快’‘狠’闻名,而那小子的刀法不但更快更狠,且能借物传力制人死穴。
  方才要不是他也同时中了‘红花血指’内力大减,只怕等不及你们赶回来,我早翘啦!岸倭硕伲值溃骸盎褂幸坏悖诘笔钡那榭鱿拢乙阎械兜沟兀置挥械谌咴诔。罂刹槐毓思啊坏丁拿罚俑也股弦坏丁5淳粢簧旎ㄑ浮偷敉反掖姨尤ァ?

  由此看来,必定是‘疯刀’警告过他,‘红花娘子’是惹不起的,所以他一发现我就是当年的大魔头,才吓得赶快溜了。“杜小帅马上做出结论:“这么说,宋一刀就是‘一刀’,也就是当年‘疯刀’的徒弟喽?”
  洪薇肯定地道:“绝对错不了!”
  杜小帅因窘瘪笑道:“你娘咧!这回咱们”扛龟‘可扛大了,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杨心兰瞄眼斜笑:“宋姑娘是你‘夫人’?嗯!”
  杜小帅糗道:“不是啦,打个比喻嘛,宋姑娘被人骗走了,洪老前辈又捱了一刀,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吗。对了,老前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洪薇摇摇头道:“不用了,小杨,扶我到里面去。”
  杨心兰扶起洪薇,走了几步回过头警告道:“帅哥,你可不许溜哦,否则我永远不再理你!”
  杜小帅叹笑道:“安啦!”
  其实他才想溜呢,却马上被杨心兰堵住,只好看破不溜了。
  一老一少进入里面去,杜小帅才收起“心匕”,独自坐下来呆想着。
  憋想:“哇噻!坏丁徊还恰煌嘲铩纳笔郑陀姓饷蠢骱Α?
  据老哥哥探得消息,这个庞大秘密组织不下千人,高手如云,难怪敢目中无人,向天下武林各大门派发出‘生死贴’挑战。我吃下‘钱塘江血龙’的血和内丹,要是连一个宋一刀都打不过,还想去对付‘一统帮’?回家睡觉算了!!跋肫稹捌ü北簧钡氖信龈鲆坏侗忻透裼挚唷S绕溆谀锪η嗖恢侥抢锶チ耍啦皇牵椿鼐呕皆趺锤∈γ媒淮胗常鎏饷娲础八Ц纾∷Ц纭奔干?
  杜小帅猛然回过神来,霍地从椅子上跳起,一个箭步躲到厅外,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有见到。
  难道是想出了神,开始神经过敏,听错啦?
  正憋心不已时,突闻“卟卟”连声,一只白色可爱的鸟儿双天而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竟是李圆圆的那只九宫鸟——小乖哇!
  杜小帅可是爽呆了,忙将手臂一伸道:“小乖,快飞到我臂上来。”
  小乖却叫道:“不要!不要!帅哥是黄牛!”
  杜小帅笑瞥着嘴道:“我是黄牛?是黄色人种还差不多吧!”
  小乖又连叫几声:“黄牛!黄牛!黄牛……”杜小帅怔了怔,突然想起曾经答应这只灵巧的鸟儿,要替她介绍个‘男朋友’的,马上臭弹:“我已经替你找到好几个‘男朋友’了,可是不知道你主人中不中意,所以急着要见她……”叫乖收道:“主人才不管呐,要问小姐。”
  杜小帅立刻改口:“我说的主人就是小姐嘛,你能不能去告诉她,要她今夜二更,溜到‘如意赌坊’去跟我见面?”
  这鸟儿精得很,知道要“银货两清”,否则还被耍,叫道:“不行,不行,你先把‘男朋友’带给我看!!”
  杜小帅设想到它这么难缠:“这个嘛……”忽听又一声“帅哥!”,这回可不是鸟儿叫的。
  小乖非常机伶,立即振翅飞去。
  只见杨心兰气急败坏地从大厅冲出,见社小帅站在院中,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嘲讪道:“帅哥,我还以为你溜去见‘救命恩人’了呐!”
  杜小帅干窘直笑:“怎么会……”
  杨心兰面带怀疑:“你站在院子里干吗,我好象听见你在跟准说话?”
  杜小帅忙掩饰道:“没啦,我在自说自话!”
  杨心兰笑骂了声:“神经病!”随即正色道:“师父的伤口很深,恐怕还须要你一些血……”杜小帅惹笑:“烧款代志,‘捐血中心’随时供应,免费服务到家!”
  杨心兰赏他个大白眼,两人笑着跑了进去。
  ※※※
  二更天。
  往日“如意赌坊”这一带,这时候是最热闹不过的。
  由于赌场门庭若市,赌客川流不息,连带使附近卖宵夜的摊子,也一摊接一摊地摆设开来,成了夜市啦!
  赌客无论输赢,赌到深更半夜总得宵个夜,加油后再接再励。
  但自从几天前,“如意赌坊”突然关门大吉后,这一带就变得冷冷清清了。
  倏地,一条人影似幽灵般出现,正是换上一身华服的杜小帅。
  天刚黑,那些小姑娘就陆续回到了旧宅,她们还不知道宋妙妙已经出事。
  东奔西累了一天,又渴又慨,回来就让着要吃要喝。
  杜小帅拿出银子,要她们去买些依物,大伙儿一起吃。
  她们这几天大鱼大肉的,把嘴可吃刁了,居然对买回来的熟菜、馒头、大饼胃口缺缺,吃得一个个直叹大气。
  一名小姑娘突然发现宋妙妙半天不见人影,便问道?“咦,大姐头上那里去了?”
  杜小帅信口胡诌:“她出城去办点事,要两三天才回来,所以要我转告你们,从明天起放假三天,不必去‘游街’了。而且每人发十两银子,随你们爱上那儿去玩就上那儿去了。”
  几十个小姑娘一听,齐声欢呼道:“万岁!”
  等她们安静下来;杜小帅便问起这几天“游街”的情形。
  其中两个小姑娘争先恐后地,说出这两天在街上,曾遇见个陌生人,问起这里的地址及状况。
  她们有够合作,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那陌生人。
  老少三人听了,若笑三声,果然不出所料,人家早已对宅内的一切了若指掌,才会守在莱市场附近,伺机用马车把宋妙妙骗走。
  但他们有一个同样的疑问,就是既然骗去了宋妙妙,宋一刀又怎会再亲自我上门来?
  为了提防对方再闯来,老少三人决定轮流担任守夜,每人戒备两个时辰。
  杜小帅别有居心,自告奋勇担任三至五更,而要杨心兰负责初更至三更,让老人有洪薇好好休息。
  等小姑娘们都去睡了,二更不到,杜小帅就溜了出去。
  他先赶回客栈,把留在那里的华服换上,带着“断魂剑”,鬼鬼崇崇地前往“如意赌坊”。
  你娘咧!瞧他这身打扮,简直象赴情人约会的二百五!
  不过,他并没有把握,李圆圆一定会来趟约。
  如果那只刁钻的小鸟耍性子,发“小姐脾气”,没把口信带给李圆圆,她根本就不知道杜小帅在这里“痴汉等丫头”。
  就算口信带到了,李圆圆能不能溜得出来恐怕也大有问题哩。
  但是不管怎么说,约是杜小帅约的,他就不得不满怀希望,兴冲冲地准地赶来。
  门上挂的大铜锁,被他运劲用力一扭就摘了下来,推门进去一看,只见里面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
  跟以前的热闹场面相比,真是天差到地哦!
  幸好杜小帅服下血龙的血和内丹后,功力陡增数十年,已具有夜归目力,黑暗中照样能看清周围一切景物。
  他选了张四方大赌桌,跳上去盘膝打坐,趁机运起功来。
  好小子,倒真会利用时间,约会不忘练功。
  静!黑暗……
  远处传来二更的竹梆和铜罗声,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
  黑暗中,又恢复了沉静。
  杜小帅刚才进入后,反手将大门虚掩上,这时盘坐在大方桌面对大门,只要有人进来即可看到,除非是走后门或别处进来。
  怨然想起,后面的专用赌室内,地下就设有机关密室,壁后的秘道竟通过两条街,利用那废宅院内的枯井作为出口。
  但这条秘道,李圆圆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况且,若是那小鸟儿把口信带到,李圆圆既知约她来的是谁,又何必多疑。
  静寂中,大门突然发出“呀——”地一声,被人轻轻推开了条门缝。、杜小帅马上紧张起来,但不敢贸然出声,以免惊走了来人。
  当他凝神屏息时,一条人影已闪身而入。
  就看这娇小玲珑,且婀娜多姿的身影,就可以断下她是李圆圆了!
  杜小帅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圆圆!”
  爽歪啦!
  来要果然是李圆圆,她也轻唤了声:“帅哥!”
  杜小帅马上跳起;从方桌上纵下,冲上前去拥住她道:“圆圆,我好想你!”
  李圆圆并不抗拒,任由他紧紧拥着,柔声道:“我也……帅哥,你怎么想到约来这里?…杜小帅捉笑道:“这里以前是个赌场,现已关门大吉,不会有人闯来惊扰咱们。”
  李圆圆“噢”了一声,又问道:“帅哥,你来苏州多久了?”
  杜小帅干窘直笑道:“已经好几天了,本来打算来个‘暗扛’,结果变成了‘扛龟’!对了,你们在一起,那个穿得很体面的中年人,真的是你爸?”
  李圆圆美目猛眨,惊诧道:“你怎么知道的?”
  杜小帅逗笑道:“是我那结拜兄弟小杨告诉我的嘛。”
  李圆圆心知他指的是杨心兰,忙问道:“她还告诉了你些什么?”
  杜小帅对她最老实了,毫不保留道:“他说令尊跟另外那个中年人,是两个大赌徒,他的老爸输给他们一百万两银子,没钱还赌债,只好把妻子儿女押给他们,有没有这回事呢?”
  李圆圆笑而不答,反问道:“你那‘兄弟’有没有告诉你,另一个大赌徒是谁?”
  杜小帅摇头斜笑道:“没有啊,你一定知道他是谁喽?”
  李圆圆憋想:“看来杨心兰还没暴露身份,自然不敢告诉帅哥,她爹就是他师父的仇人杨小邪啊!”
  于是笑了笑道:“他就叫大赌徒!”
  杜小帅弄笑道:“没有姓名?”
  李圆圆道:“没有!”
  杜小帅问道:“那你爹呢?”
  李圆圆正经八百地道:“他老人家自然姓李,但名字却不愿让人知道,所以我不便告诉你。”
  杜小帅耸耸肩,憋心道:“奇怪,怎么你们都不告诉我老爹的名字……你们来苏州干嘛?“既然杨心兰不敢暴露身份,李圆圆那敢说出实情,迟疑一下,突然灵机一动道:“家父和那大赌徒,就是风闻你那‘兄弟’的父亲要苏州,特地赶来讨赌债的。所以哪,帅哥,你和你那‘兄弟’,最好暂时避一避,千万别被他们撞见。”
  杜小帅臭屁得可以:“爱说笑!欠钱的又不是我,谁怕谁?”
  李圆圆幽幽地道:“不是哪,欠人的总是理短的。再说,还有家父……”杜小帅这才想通,讪笑:“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总不能跟你爹翻脸嘛。”
  李圆圆不由地脸上一红,幸好黑暗中不易察觉,但她心里却有种甜甜的感觉。
  杜小帅每当想起那夜在海上,船头与李圆圆热吻的情景,总是“哈”得要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重享甜蜜的滋味。这时拥着这温柔的少女,使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打算来个热情的拥吻。
  那知李圆圆把脸一偏开,娇羞万状地扭怩道:“不要嘛!不要这节骨眼上,杜小帅还听她的,那就别玩啦!用力把她偏开的脸扳过来,相准她那樱桃小口,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强吻!
  李圆圆稍作挣扎和椎拒,随即便成了半推半就。
  其实,这少女情窦初开,从来尚未真正跟异性接触过,更未遇上过“来电”
  的少年郎。
  直到海上救起杜小帅,才被这“怪胎”闯进她的心扉,使她平静的心潮起了波浪。
  尤其那夜船头上的热吻,害她这些天来一直心神恍惚,日里茶饭都没胃口,夜里辗转不能成眠,还被枫儿讥笑她害了“相思脖。
  害了就害了吧!
  这少女确实有那种“脖的症状,成天恍恍惚惚的,干啥事都提不起劲儿,没事就坐在那里发呆,胡思乱想,好象对海上的那几日回味无穷。
  偏偏她老子看得太紧,几乎寸步不离,就差用裤带拴在腰上带着走,使她没皮调,连开溜都没机会。
  指望那只灵巧的鸟儿去寻找杜小帅,却怎么找都找不到人,直到今天黄昏时分,杨小邪和小小君正在酒楼上豪饮,小鸟儿突然飞临窗栏上,吱吱喳喳一阵乱叫,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告诉小主人。
  李圆圆胆子再也不能太嚣张,就怕她老子察觉生疑,便示意枫儿去照顾小鸟儿。
  等枫儿归座,对她窃笑不已,李圆圆就知道有消息啦。
  主仆二人借上厕所的机会,枫儿把小鸟儿带回的口信告诉了李圆圆。
  终于有了意中人的消息,而且定了今夜二更之约,使李圆圆乐得心花怒放,比签中“六合彩”还兴奋,但如何溜去赴约呢?“枫儿人小鬼大,想出个主意道:
  “小姐,待会儿劝老爷他们多灌些酒,让他们喝醉了回客栈呼呼大睡,咱们就溜出去。”
  李圆圆摇摇头,忧形于色道:“不行啊,爹和杨伯伯是天生大酒桶,怎么喝也喝不醉。尤其这几天来,他们不但没能查了出‘一统帮’的眉目,反而发现随时有些形迹可疑的人物在暗中监视咱们,所以他们两位老人家已提高警觉,绝不会喝醉的。再说,真醉倒了的话,我那以把他们两位老人家留在客栈,自己却溜了出去呢?”
  枫儿凉笑着:“小姐既然顾忌这么多,那让杜公子在那儿喝西北风吧!”
  李圆圆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轻叹一声道:“到时候再看吧,实在去不了,只有让小乖去送个口信。”
  主仆二人回到桌前,只见小小君和杨小邪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在生气。
  李圆圆看得直皱眉,忙坐下问道:“爹,怎么啦?”
  小小君怒哼一声,指着桌上捏成一团的信道:“你自己看吧!”
  李圆圆将信闭拿起,展开一看,只见信笺上写着:“劝君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否则后悔寞及!”
  信卦上是写着杨小邪和小小君两人的名字,但信笺上既无抬头,亦未署名。
  李圆圆看毕,心知这又是“一统帮”搞的飞机,急问道:“爹,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小小君又怒哼一声道:“刚才楼下伙计送上来的,送信人早溜啦!”
  杨小邪嗤嗤笑着:“黑皮奶奶,别去理他,这种飞机又不是第一次槁,他们几次三番想劫持咱们的宝贝女儿,就是想藉以威胁你我置身事外,别当鸡婆,搅了他们的局。可就是搞不过咱们,只好又搞这种飞机,何必甩他,咱们喝咱们的酒!”
  小小君仍然铁青着脸道:“哼!总算他们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要想逼咱们加入,那是棉花店关门——免弹(谈),所以只有退而求其次,威胁咱们别多管闲事,嘿嘿,本来我是不想浪费时间的,这一来我可管定了!”
  杨小邪惹笑:“要管也得把酒喝足才有精神管,来,喝酒吧!”
  小小君干了一大碗,忽道:“小邪,你打听出没有,这几天满街那些小姑娘和小叫化,穿着白袍寻找‘宋一刀’,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小邪讪嘲:“听一个拉客黄牛叫五三的说,那个找人的宋妙妙,是个年纪不大的”落翘仔‘,最近找了批跷家的’幼齿‘,当起了’大姐头‘,大概是别出心裁搞出的宣传花招吧。“小小君这下可抓住了他的小辫子,兴奋地大叫:
  “啊哈!小邪,你昨夜一定溜出去‘走私’了,不然怎么会认识拉客黄牛,连姓名都记下了。”
  杨小邪很糗地道:“说话保留点,当着你女儿的面,怎么可以随便破坏我这杨伯伯的形象!”
  小小君笑道:“你还有形象吗?圆圆已久仰你这位杨伯伯是‘十项全能’,少一项就不是杨小邪了!”
  杨小邪憋心道:“黑皮奶奶!你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这回是带着女儿……”
  小小君怕他揭疮疤,忙打哈哈道:“别废话一大堆了,咱们喝酒,喝酒!”
  李圆圆和枫儿一旁窃笑,看着他们一碗接一碗的猛喝,真希望两人喝醉了回客栈呼呼大上午,又担心他们当真醉倒。
  这少女的心情,真是矛盾啊!
  幸好两人都是海量,喝到大黑,才不过只有七分酒意。
  如果是一般人,七分酒意己是醉态毕露了,他们却是更清醒、更有精神。
  李圆圆早已打定主意,故意陪二老多喝了几杯,一回客栈就装头痛、先回自己的房去了。“机儿也想跟去凑热闹,却被李圆圆阻止,嘱她留在客栈,万一有特殊情况,立即赶往“如意赌坊”通知。
  李圆圆此刻被杜小帅拥在怀里的热吻,那种感受使她既兴奋又紧张,更充满了甜美与温馨,仿佛花覃沐浴在春风里。
  突然“嗖嗖嗖”地几件暗器已疾射而至。
  暗器一射出,几乎是同时,黑暗中几条人影也掠至。
  他们不知是从那儿冒出来的,一见暗器落空,立即各自亮出兵刃,一拥而上。
  杜小帅翻身双脚齐踢,将扑来的两人兵刃踢飞,趁着其他人尚未攻到,一把拖起李圆圆,掠上了附近一张长方大赌桌。
  眼光一扫,只见突如其来的这批家伙,竟有七八人之多,个个均是黑衣蒙面。
  黑衣蒙面人大出意料之外,想不到在这里跟李圆圆幽会偷情的小子,身手居然如此矫剑他们身形一散开,围住了赌桌上的一对年轻男女,便听一名黑衣蒙面人冷声道:“你们不必怕,只要乖乖地束手就缚,保证不伤你们一根汗毛!
  杜小帅根本不把他们放在心上,捉狭道:“你们是铺保,还是现金保?”
  黑衣蒙面人怒道:“小子,你少抽腔滑调的,咱们可没时间跟你罗索!”
  杜小帅一手拥着李圆圆,一手按在剑柄上,捉谑弄笑:“我的时间更宝贵,你们快自己用刀抹脖子吧,免得我动手!”
  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喝令道:“亮飞素!”
  一声令下,便听“嗖嗖”连声,各人已将缠在腰间的钢丝软索亮这“飞索”
  与软鞭相似,也有把手,但却长达一丈五尺,且只有麻绳般粗细。
  杜小帅从未见过这种兵器,但可以想象得到,必然是利用“飞索”的长度远攻,被它打缠住了就难脱身。
  但他们并不急于出手,只是一面又蹦又跳,一面抖动着“飞索”,使它忽而抖出波浪形,如同舞动彩带似的,忽而又抖成笔直一条线,大概在做“热身运动”
  吧。
  杜小帅看在眼里,故意糗他们道:“你娘咧!这可是叫‘仙人跳’?”
  黑衣蒙面人一怔,惊诧道:“好小子,你居然能认出咱们的阵式!”
  杜小帅听了,差点没笑昏。
  这真是瞎猫碰上死老鼠,想不到信口糗他们一句,竟然歪打正着,这阵式还真叫“仙人跳”呐!
  社小帅逗笑道:“这也叫阵式?你娘咧,我还以为你们发癫了呢!”
  好在他们蒙住脸,脸色绿了也看不见。
  突闻黑衣蒙面人一声喝令:“上!”。
  就见七八条“飞索”飞卷直射,分从四面八方同时攻到,欲向桌上的二人下盘打缠。
  杜小帅手揽李圆圆纤腰轻轻一带,两人拔身而起,便七八条“飞索”众他们脚下扫空,差一点卷缠在一起。
  但这几人的“飞索”绝技都不过苦功勤练,已能收发自如,随心所欲。
  眼看几条长索将卷缠在一起,各自运劲一抖,“飞索”便抖成笔直,一条条脱解开来。
  杜小帅尚不知李圆圆的武功如何,见她来赴约并未带防身兵器,就在拔起身时,已将“断魂剑”交在她手中,他自己则探手人怀,抽出了“心匕”。
  这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两人身形刚向下落,七八条如同飞蛇似的钢索,又从不同方向攻来。
  杜小帅看到“一统帮”的党羽,简直象是看到杀父仇人……不!比杀父仇人还恨!上回在海上,正跟李圆圆在船头热吻,被那几个突袭的家伙搅局,大煞风景。
  这回又才开始进入情况,不知打从那里冒出来这些黑衣蒙面人,真是差点没把他给气歪!
  尤其想到“飘花宫”被杀的几十名男女,更使小伙子火冒三丈,出手根本不留情。
  运足真力,“心匕”寒光暴射,剑罡已发出。
  黑暗中,只听连连几声惨叫,黑衣蒙面人已全部趴下。
  没有一个例外。
  李圆圆吓得紧紧抱住杜小帅的身子,惊叫了声:“帅哥……”她倒不是没见过杀人,而是从未见如此霸道的剑法!
  被杜小帅吓到了。
  杜小帅趁机搂紧她,豆腐猛吃安抚道:“圆圆,别怕,这些家伙死了活该……”不料话还未说完,忽听黑暗中有人鼓掌喝彩道:“精彩!精彩!再来一点香艳火辣的!”
  李圆圆和杜小帅不由地又惊又窘,想不到黑暗中居然还有人在看戏!
  杜小帅一个转头,循声向黑暗中那人憋心喝问道:“什么人?”
  黑暗中走出一个人,谑笑不已:“一男一女搂搂抱抱的,真是世风日下啊!
  想当年我那小丁可酸得很……”李圆圆一听这说话的声音,差点没当场吓昏,想不到这人竟是杨小邪!
  杜小帅可不知他是阿猫阿狗,毛样道:“你娘咧!你管得着吗?鸡婆!”
  杨小邪大刺刺地道:“哼!你最好以后问问你那‘兄弟’,看我管不管得着!”看来他还不知道女儿也在苏州。
  杜小帅憋想:“你娘咧!这人好大的口气,拽成这样!”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